返回 首頁 >> 本站書目 >> 封神演義 >> 上一回 下一回
第七十七回     老子一爇化三清

  詩曰:
    一氣三清勢更奇,壺中妙法貫須彌。移來一木還生我,運去分身莫浪疑。
    誅戮散仙根行淺,完全正果道無私。須知順逆皆天定,截教門人枉自癡。
  話說眾門人來看誅仙陣,只見正東上挂一口誅仙劍,正南上挂一口戮仙劍,正西上挂一口陷仙劍,正北上挂一口絕仙劍,前後有門有戶,殺氣森森,陰風颯颯。眾人貪看,只聽得堶惕@歌曰:
    「兵戈劍戈,怎脫誅仙禍;情魔意魔,反起無名火。今日難過,死生在我。玉虛宮招災惹禍,穿心寶鎖,回頭纔知往事訛。咫尺起風波。這番怎逃躲。自倚才能,早晚遭折挫!」

  話說多寶道人在陣內作歌,燃燈曰:「眾道友,你們聽聽作的歌聲,豈是善良之輩!我等且各自回蘆篷,等掌教師尊來,自有處治。」話猶未了,方欲回身,只見陣內多寶道人仗劍一躍而出,大呼曰:「廣成子不要走,吾來也!」廣成子大怒曰:「多寶道人,如今又是在你碧遊宮,倚你人多,再三欺我;況你掌教師尊吩咐過,你等全不遵依,又擺此誅仙陣。我等犯了殺戒,畢竟你等俱入劫數之內,故造擺此業障耳。正所謂:『閻羅註定三更死,怎肯留人到五更』!」廣成子仗劍來取多寶道人。道人手中劍赴面交還。怎見得:
    仙風陣陣滾塵沙,四劍忙迎影亂斜。一個是玉虛宮內真人輩;一個是截教門中根行差。一個是廣成不老神仙體;一個是多寶西方拜釋迦。二教只因逢殺運,誅仙陣上亂如麻。
  話說廣成子祭起番天印,多寶道人躲不及,一印正中後心,撲的打了一跌,多寶道人逃回陣中去了。燃燈曰:「且各自回去,再作商議。」眾仙俱上蘆篷坐下。只聽得半空中仙樂齊鳴,異香縹緲,從空而降。眾仙下篷來,迎掌教師尊。只見元始天尊坐九龍沉香輦,馥馥香煙,氤氳偏地。正是:
    提爐對對煙生霧,羽扇分開白鶴朝。
  話說燃燈眾人明香引道,接上蘆篷。元始坐下,諸弟子拜畢,元始曰:「今日誅仙陣上,纔分別得彼此。」元始正坐,弟子侍立兩邊。至子時正,元始頂上現出慶雲,垂珠瓔珞,金花萬朵,絡繹不斷,遠近照耀。多寶道人正在陣中打點,看見慶雲昇起,知是元始降臨,自思:「此陣必須我師尊來至,方可有為;不然,如何抵得過他?」
  次日,果見碧遊宮通天教主來了。半空中仙音響亮,異香襲襲,隨侍有大小眾仙,來的是截教門中師尊。怎見他的好處,有詩為證:
    鴻鈞生化見天開,地丑人寅上法臺。煉就金身無量劫,碧遊宮內育多才。
  話說多寶道人見半空中仙樂響亮,如是他師尊來至,忙出陣拜迎進了陣,卜了八卦臺坐下,眾門人侍立臺下,有上四代弟子,乃多寶道人、金靈聖母、武當聖母、龜靈聖母;又有金光仙、烏雲仙、毘盧仙、靈牙仙、虯首仙、金箍仙、長耳定光仙相從在此。通天教主乃是掌截教之鼻祖,修成五氣朝元,三花聚頂,也是萬劫不壞之身。至子時,五氣沖空。燃燈已知截教師尊來至。次日天明,燃燈啟曰:「老師,今日可會誅仙陣麼?」元始曰:「此地豈久居之所?」吩咐弟子:「排班。」赤精子對廣成子;太乙真人對靈寶大法師;清虛道德真君對懼留孫;文殊廣法天尊對普賢真人;雲中子對慈航道人;玉鼎真人對道行天尊;黃龍真人對陸壓;燃燈同子牙在後;金、木二吒執提爐;韋護與雷震子並列;李靖在後;哪吒先行。只見誅仙陣內金鐘響處,一對旗開,只見奎牛上坐的是通天教主,左右立諸代門人。通天教主見元始天尊,打稽首曰:「道兄請了!」元始曰:「賢弟為何設此惡陣?這是何說?當時在你碧遊宮共議『封神榜』,當面彌封,立有三等:根行深者,成其仙道;根行稍次,成其神道;根行淺薄,成其人道,仍隨輪迴之劫。 此乃天地之生化也。成湯無道,氣數當終;周室仁明,應運當興,難道不知,反來阻逆姜尚,有背上天垂象。且當日『封神榜』內應有三百六十五度,分有八部列宿群星,當有這三山五岳之人在數,賢弟為何出乎反乎,自取失信之愆。況此惡陣,立名便自可惡。只『誅仙』二字,可是你我道家所為的事!且此劍立有『誅』、『戳』、『陷』、『絕』之名,亦非是你我道家所用之物。這是何說,你作此禍端?」通天教主曰:「道兄不必問我,你只問廣成子,便知我的本心。」元始問廣成子曰:「這事如何說?」廣成子把三謁碧遊宮的事說了一遍。通天教主曰:「廣成子,你曾罵我的教下不論是非,不分好歹,縱羽毛禽獸亦不擇而教,一體同觀。想吾師一教傳三友,吾與羽毛禽獸相並;道兄難道與我不是一本相傳?」元始曰:「賢弟,你也莫怪廣成子。其實,你門下胡為亂做,不知順逆,一味恃強,人言獸行。況賢弟也不擇是何根行,一意收留,致有彼此搬鬥是非,令生靈塗炭。你心忍乎!」通天教主曰:「據道兄所說,只是你的門人有理,連罵我也是應該的?不念一門手足罷了。我已是擺了此陣,道兄就破吾此陣,便見高下。」元始曰:「你要我破此陣,這也不難,待吾自來見你此陣。」通天教主兜回奎牛,進了戮仙門;眾門人隨著進去。且看元始進來破此陣。正是:
    截闡道德皆正果,方知兩教不虛傳。
  話說元始在九龍沉香輦上,扶住飛來椅,徐徐正行至東震地,乃誅仙門。門上挂一口寶劍,名曰誅仙劍。元始把輦一拍,命四揭諦神撮起輦來,四腳生有四枝金蓮花;花瓣上生光;光上又生花。一時有萬朵金蓮照在空中。元始坐在當中,逕進誅仙陣門來。通天教主發一聲掌心雷,震動那一口寶劍一㨪,好生利害!雖是元始,頂上還飄飄落下一朵蓮花來。元始進了誅仙門,媄鉹S是一層,名為誅仙闕。元始從正南上往堥哄A至正西,又在正北坎地上看了一遍。元始作一歌以笑之,歌曰:
    「好笑通天有厚顏,空將四劍挂中間。枉勞用盡心機術,獨我縱橫任往還。」
  話說元始依舊還出東門而去。眾門人迎接,上了蘆篷。燃燈請問曰:「老師!此陣中有何光景?」元始曰:「看不得。」南極仙翁曰:「老師既入陣中,今日如何不破了他的,讓姜師弟好東行?」元始曰:「古云:『先師次長。』雖然吾掌此教,況有師長在前,豈可獨自專擅?候大師兄來,自有道理。」話說未了,只聽得半空中一派仙樂之聲,異香縹緲,板角青牛上坐一聖人,有玄都大法帥牽住此牛,飄飄落下來。元始天尊率領眾門人前來迎接。怎見得,有詩為證:
    不二門中法更玄,汞鉛相見結胎仙。未離母腹頭先白,纔到神霄氣已全。室內煉丹攙戊己,爐中有藥奪先天。生成八景宮中客,不記人間幾萬年。
  話說元始見太上老君駕臨,同眾門人下篷迎接,二人攜手上篷坐下,眾門人下拜,侍立兩旁。老子曰:「通天賢弟擺此誅仙陣,反阻周兵,使姜尚不得東行,此是何意?吾因此來問他,看他有甚麼言語對我。」元始曰:「今日貧道自專,先進他陣中走了一遭,未曾與他較量。」老子曰:「你就破了他的罷了。他肯相從就罷;他若不肯相從,便將他拿上紫霄宮去見老師,看他如何講。」二位教主坐在篷上,俱有慶雲彩氣上通於天,把界牌關照耀通紅。至次日天明,通天教主傳下法旨,令眾門人排班出去:「大師兄也來了,看他今日如何講?」多寶道人同眾門人擊動了金鐘玉磬,逕出誅仙陣來,請老子答話。哪吒報上篷來。少時,蘆篷堶遠玅G靄,瑞彩翩翩,你看老子騎著青牛而來。怎見得,有詩為證:
    騎牛遠遠過前村,短笛仙音隔隴聞。闢地開天為教主,爐中煉出錦乾坤。話說老子至陣前,通天教主打稽首曰:「道兄請了。」老子曰:「賢弟,我與你三人共立『封神榜』,乃是體上天應運劫數。你如何反阻周兵,使姜尚有違天命?」通天教主曰:「道兄,你休要執一偏向。廣成子三進碧遊宮,面辱吾教,惡語詈罵,犯上不守規矩。昨日二兄堅意只向自己門徒,反滅我等手足,是何道理?今兄長不責自己弟子,反來怪我,此是何意?如若要我釋怨,可將廣成子送至碧遊宮,等我發落,我便甘休;若是半字不肯,任憑長兄施為,各存二教本領,以決雌雄!」老子曰:「似你這等說話,反是不偏向的?你偏聽門人背後之言,徹動無明之火,擺此惡陣,殘害生靈;莫說廣成子未必有此言語,便有,也罪不致此。你就動此念頭,悔卻初心,有逆天道,不守清規,有犯嗔痴之戒。你趁早聽我之言,速速將此陣解釋,回守碧遊宮,改過前愆,尚可容你還掌截教;若不聽我言,拿你去紫霄宮,見了師尊,將你貶入輪迴,永不能再至碧遊宮,那時悔之晚矣!」通天教主聽罷,須彌山紅了半邊,修行眼雙睛煙起,大怒,叫曰:「李聃!我和你一體同人,總掌二教,你如何這等欺滅我,偏心護短,一意遮飾,將我搶白,難道我不如你!吾已擺下此陣,斷不與你甘休!你敢來破我此陣?」老子笑曰:「有何難哉!你不可後悔!」正是:
    元始大道今舒展,方顯玄都不二門。
  老子復又曰:「既然要我破陣,我先讓你進此陣,運用停當,我再進來,毋令得你手慌腳亂。」通天道人大怒曰:「任你進吾陣來,吾自有擒你之處!」道罷,通天道人隨兜奎牛進陷仙門去,在陷仙闕下,等候老子。老子將青牛一拍,往西方兌地來;至陷仙門下,將青牛催動,只見四足祥光白霧,紫氣紅雲,騰騰而起。老子又將太極圖抖開,化一座金橋,昂然入陷仙門來。老子作歌,歌曰:
    「玄黃外兮拜明師,混沌時兮任我為。五行兮在我掌握,大道兮渡進群迷。清靜兮修成金塔,閑遊兮曾出關西。兩手包羅天地外,腹安五嶽共須彌。」
  話說老子歌罷,逕入陣來。
  且說通天教主見老子昂然直入,卻把手中雷放出。一聲響亮,震動了陷仙門上的寶劍。這寶劍一動,任你人仙首落。老子大笑曰:「通天賢弟,少得無禮,看吾扁拐!」劈面打來。通天教主見老子進陣,如入無人之境,不覺滿面通紅,遍身火發,將手中劍火速忙迎。正在戰間,老子笑曰:「你不明至道,何以管立教宗?」又一扁拐照臉打來。通天教主大怒曰:「你有何道術,敢逆誅我的門徒?此恨怎消!」將劍攩拐,二聖人戰在誅仙陣內,不分上下,敵鬥數番。正是:
    邪正逞胸中妙訣,水清處方顯魚龍。
  話說二位聖人戰在陷仙門堙A人人各自施威。方至半個時辰,只見陷仙門堣K卦臺下,有許多截教門人,一個個睜睛豎目,那陣內四面八方雷鳴風吼、電光閃灼、霧氣昏迷。怎見得,有讚為證:
    風氣呼嚎,乾坤蕩漾;雷聲激烈,震動山川。電掣紅綃,鑽雲飛火;霧迷日月,大地遮漫。風刮得沙塵掩面,雷驚得虎豹藏形,電閃得飛禽亂舞,霧迷得樹木無蹤。那風只攪得通天河波翻浪滾;那雷只震得界牌關地裂山崩;那電只閃得誅仙陣眾仙迷眼;那霧只迷得蘆篷下失了門人。這風真是推山轉石松篁倒;這雷真是威風凜冽震人驚;這電真是流天照野金蛇走;這霧真是彌彌漫漫蔽九重。
  話說老子在陷仙門大戰,自己頂上現出玲瓏寶塔在空中,那怕他雷鳴風吼。老子自思:「他只知仗他道術,不知守己修身,我也顯一顯玄都紫府手段與他的門人看看!」把青牛一拎,跳出圈子來;把魚尾冠一推,只見頂上三道氣出,化為三清。老子復與通天教主來戰。只聽得正東上一聲鐘響,來了一位道人,戴九雲冠,穿大紅白鶴絳綃衣,騎白而來;手仗一口寶劍,大呼曰:「李道兄!吾來助你一臂之力!」通天教主認不得,隨聲問曰:「那道者是何人?」道者答曰:「吾有詩為證:
    混元初判道為先,常有常無得自然。紫氣東來三萬里,函關初度五千年。」
  道人作罷詩曰:「吾乃上清道人是也。」仗手中劍來取。通天教主不知上清道人出於何處,慌忙招架。只聽得正南上又有鐘響,來了一位道者,戴如意冠,穿淡黃八卦衣,騎天馬而來;一手執靈芝如意,大呼曰:「李道兄!吾來佐你共伏通天道人!」把天馬一兜,仗如意打來。通天教主曰:「來者何人?」道人曰:「我也認不得,還稱你做截教之主?聽吾道來。詩曰:
    函關初出至崑崙,一統華夷屬道門。我體本同天地老,須彌山倒性還存。
吾乃玉清道人是也。」通天教主不知其故:「自古至今,鴻鈞一道傳三友;上清、玉清不知從何教而來?」手中雖是招架,心中甚是疑惑。正尋思未已,正北上又是一聲玉磬響,來了一位道人,戴九霄冠,穿八寶萬壽紫霞衣;一手執龍鬚扇,一手執三寶玉如意,騎地吼而來,大呼:「李道兄!貧道來輔你共破陷仙陣也!」通天教主又見來了這一位蒼顏鶴髮道人,心上不安,忙問曰:「來者何人?」道人曰:「你聽我道來。詩曰:
    混沌從來不計年,鴻濛剖處我居先。參同天地玄黃理,任你傍門望眼穿。
吾乃太清道人是也。」四位天尊圍住了通天教主,或上或下,或左或右,通天教主止有招架之功。
  且說截教門人見三位來的道人身上霞光萬道,瑞彩千條,光嬋燦爛,映目射眼,內有長耳定光仙暗思:「好一個闡教,來得畢竟正氣!」深自羨慕。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返回 首頁 >> 本站書目 >> 封神演義 >> 上一回 下一回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