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 本站書目 >> 封神演義 >> 上一回 下一回
第十四回     哪吒現蓮花化身

  詩曰:
    仙家法力玅難量,起死回生有異方。一粒丹砂歸命寶;幾根荷葉續魂湯。
    超凡不用骯髒骨,入聖須尋返魄香。從此開疆歸聖主,岐周事業借匡襄。
  且說金霞童兒進洞來,啟太乙真人曰:「師兄杳杳冥冥,飄飄蕩蕩,隨風定止,不知何故。」真人聽說,早解其意,忙出洞來。真人吩咐哪吒:「此處非汝安身之所。你回到陳塘關,托一夢與你母親,離關四十里,有一翠屏山,山上有一空地,令你母親造一座哪吒行宮,你受香煙三載,又可立於人間,輔佐真主。可速去,不得遲誤!」哪吒聽說,離了乾元山往陳塘關來。正值三更時分,哪吒來到香房,叫:「母親,孩兒乃哪吒也。如今我魂魄無棲,望母親念為兒死得好苦,離此四十里,有一翠屏山上,與孩兒建立行宮,使我受些香煙,好去托生天界。孩兒感母親之慈德甚於天淵。」夫人醒來,卻是一夢。夫人大哭。李靖問曰:「夫人為何啼哭?」夫人把夢中事說了一遍。李靖大怒曰:「你還哭他!他害我們不淺。常言『夢隨心生,』只因你思想他,便有許多夢魂顛倒,不必疑惑。」夫人不言。且說次日又來托夢;三日又來。夫人合上眼,殿下就站立面前。不覺五七日之後,哪吒他生前性格勇猛,死後魂魄也是驍雄,遂對母親曰:「我求你數日,你全不念孩兒苦死,不肯造行宮與我,我便吵你個六宅不安!」夫人醒來,不敢對李靖說。夫人暗著心腹人,與些銀兩,往翠屏山興工破土,起建行宮,造哪吒神像一座,旬月功完。哪吒在此翠屏山顯聖,感動萬民,千請千靈,萬請萬應,因此廟宇軒昂,十分齊整。但見:
    行宮八字粉牆開,硃戶銅環左右排。碧瓦雕簷三尺水,數株檜柏兩重台。神廚寶座金蛓N,龍鳳幡幢瑞色裁。帳幔懸鉤吞半月,猙獰鬼判立塵埃。沉檀嬝嬝煙結鳳,逐日紛紛祭祀來。
  哪吒在翠屏山顯聖,四方遠近居民,俱來進香,紛紛如蟻,日盛一日,往往不斷。祈福禳災,無不感應。不覺烏飛兔走,似箭光陰,半載有餘。
  且說李靖因東伯姜文煥為父報仇,調四十萬人馬,遊魂關大戰竇榮,榮不能取勝。李靖在野馬嶺操演三軍,緊守關隘。一日回兵往翠屏山過,李靖在馬上看見往往來來,扶老攜幼,進香男女,紛紛似蟻,人煙湊積。李靖在馬上問曰:「這山乃翠屏山,為何男女紛紛,絡繹不絕?」軍政官對曰:「半年前,有一神道在此感應顯聖,千請千靈,萬請萬應,祈福福至,禳患患除;故此驚動四方男女進香。」李靖聽罷,想起了,問中軍官:「此神何姓何名?」中軍回曰:「是哪吒行宮。」李靖大怒,傳令:「安營!待我上山進香。」人馬站立,李靖縱馬往山上來進香,男女閃開。李靖縱馬逕至廟前,只見廟門高懸一扁,書「哪吒行宮」四字。進得廟來,見哪吒形相如生,左右站立鬼判。李靖指而罵曰:「畜生!你生前擾害父母,死後愚弄百姓!」罵罷,提六陳鞭,一鞭把哪吒金身打的粉碎。李靖怒發,復一腳蹬倒鬼判。傳令:「放火,燒了廟宇。」吩咐進香萬民曰:「此非神也,不許進香。」嚇得眾人忙忙下山。李靖上馬,怒氣不息。有詩為證,詩曰:
    雄兵纔至翠屏疆,忽見黎民日進香。鞭打金身為粉碎,腳蹬鬼判也遭殃。
    火焚廟宇騰騰焰,煙透長空烈烈光。只因一氣沖牛斗,父子參商有戰場。
  話說李靖兵進陳塘關帥府下馬,傳令:「將人馬散了。」李靖進後廳,殷夫人接見。李靖罵曰:「你生的好兒子,還遺害我不少,今又替他造行宮,煽惑良民。你要把我這條玉帶送了纔罷!如今權臣當道,況我不與費仲、尤渾二人交接,倘有人傳至朝歌,奸臣參我假降邪神,白白的斷送我數載之功。這樣事俱是你婦人所為!今日我已燒毀廟宇。你若再與他起造,那時我也不與你好休!」
  且不言李靖;再表哪吒那一日出神,不在行宮;及至回來,只見廟宇無存,山紅土赤,煙焰未滅,兩個鬼判,含淚來接。哪吒問曰:「怎的來?」鬼判答曰:「是陳塘關李總兵突然上山,打碎金身,燒毀行宮,不知何故。」哪吒曰:「我與你無干了,骨肉還於父母,你如何打我金身,燒我行官,令我無處棲身?」心上甚是不快。沉思良久:「不若還往乾元山走一遭。」哪吒受了半年香煙,已覺有些形聲,一時到了高山,至於洞府。金霞童兒引哪吒見太乙真人。真人曰:「你不在行宮接受香火,你又來這堸筋し礡H」哪吒跪訴前情:「被父親將泥身打碎,燒毀行宮。弟子無所依倚,只得來見師父,望祈憐救。」真人曰:「這就是李靖的不是。他既還了父母骨肉,他在翠屏山上,與你無干;今使他不受香火,如何成得身體。況姜子牙下山已快。也罷,既為你,就與你做件好事。」叫金霞童兒:「把五蓮池中蓮花摘二枝,荷葉摘三個來。」童子忙忙取了荷葉、蓮花,放於地下。真人將花勒下瓣兒,鋪成三才,又將荷葉梗兒折成三百骨節,三個荷葉,按上、中、下,按天、地、人。真人將一粒金丹放於居中,法用先天,氣運九轉,分離龍、坎虎,綽住哪吒魂魄,望荷、蓮堣@推,喝聲:「哪吒不成人形,更待何時!」只聽得韾一聲,跳起一個人來,面如傅粉,唇似塗硃,眼運精光,身長一丈六尺,此乃哪吒蓮花化身,見師父拜倒在地。真人曰:「李靖毀打泥身之事,其實傷心。」哪吒曰:「師父在上,此仇決難干休!」真人曰:「你隨我桃園堥荂C」真人傳哪吒火尖鎗,不一時已自精熟。哪吒就要下山報仇。真人曰:「鎗法好了,賜你腳踏風火二輪,另授靈符秘訣。」真人又付豹皮囊,囊中放乾坤圈、混天綾、金磚一塊:「你往陳塘關去走一遭。」哪吒叩首,拜謝師父,上了風火輪,兩腳踏定,手提火尖鎗,逕往關上來。詩曰:
    兩朵蓮花現化身,靈珠二世出凡塵。手提紫焰蛇矛寶;腳踏金霞風火輪。
    豹皮囊內安天下;紅錦綾中福世民。歷代聖人為第一,史官遺筆萬年新。
  話說哪吒來到陳塘關,逕進關來至帥府,大呼曰:「李靖早來見我!」有軍政官報入府內:「外面有三公子,腳踏風火二輪,手提火尖鎗,口稱老爺姓諱,不知何故,請老爺定奪。」李靖喝曰:「胡說!人死豈有再生之理!」言未了,只見又一起家人來報:「老爺如出去遲了,便殺進府來!」李靖大怒:「有這樣事!」忙提畫戟,上了青驄,出得府來。見哪吒腳踏風火二輪,手提火尖鎗,比前大不相同。李靖大驚,問曰:「你這畜生!你生前作怪,死後還魂,又來這媊魋Z!」哪吒曰:「李靖!我骨肉已交還與你,我與你無干礙,你為何往翠屏山鞭打我的金身,火燒我的行宮?今日拿你,報一鞭之恨!」把鎗㨪一㨪,劈腦刺來。李靖將畫戟相迎。輪馬盤旋,戟鎗並舉。哪吒力大無窮,三五合把李靖殺的馬仰人翻,力盡筋輸,汗流脊背。李靖只得望東南逃走。哪吒大叫曰:「李靖休想今番饒你!不殺你決不空回!」往前趕來。不多時,看看趕上。──哪吒的風火輪快,李靖馬慢。李靖心下著慌,只得下馬,借土遁去了。哪吒笑曰:「五行之術,道家平常,難道你土遁去了,我就饒你!」把腳一登,駕起風火二輪,只見風火之聲,如飛雲掣電,望前追赶。李靖自思:「今番趕上,被他一鎗刺死,如之奈何?」李靖見哪吒看看至近,正在兩難之際,忽然聽得有人作歌而來,歌曰:
    「清水池邊明月,綠柳隄畔桃花。別是一般清味,淩空幾片飛霞。」
  李靖看時,見一道童,頂著䯼巾,道袍大袖,麻履絲絛,來者乃九宮山白鶴洞普賢真人徒弟木吒是也。木吒曰:「父親,孩兒在此。」李靖看時,乃是次子木吒,心下方安。哪吒架輪正趕,見李靖同一道童講話。哪吒落下輪來。木吒上前,大喝一聲:「慢來!你這孽障好大膽!子殺父,忤逆亂倫。早早回去,饒你不死!」哪吒曰:「你是何人,口出大言?」木吒曰:「你連我也認不得!吾乃木吒是也。」哪吒方知是二哥,忙叫曰:「二哥,你不知其詳。」哪吒把翠屏山的事細細說了一遍:「……這個是李靖的是,是我的是?」木吒大喝曰:「胡說!天下無有不是的父母!」哪吒又把「剖腹、刳腸,已將骨肉還他了,我與他無干,還有甚麼父母之情!」木吒大怒曰:「這等逆子!」將手中劍望哪吒一劍砍來。哪吒鎗架住曰:「木吒,我與你無仇,你站開了,待吾拿李靖報仇。」木吒大喝:「好孽障!焉敢大逆!」提劍來取。哪吒道:「這是大數造定,將生替死。」手中鎗劈面交還。輪步交加,弟兄大戰。哪吒見李靖站立一旁,又恐走了他,哪吒性急,將鎗挑開劍,用手取金磚望空打來。木吒不隄防,一磚正中後心,打了一交,跌在地下。哪吒登輪來取李靖。李靖抽身就跑。哪吒叫曰:「就趕到海島,也取你首級來,方泄吾恨!」李靖望前飛走,真似失林飛鳥,漏網游魚,莫知東南西北。往前又趕多時,李靖見事不好,自歎曰:「罷!罷!罷!想我李靖前生不知作甚孽障,致使仙道未成,又生出這等冤愆。也是合該如此,不若自己將刀戟刺死,免受此子之辱。」正待動手,只見一人叫曰:「李將軍切不要動手,貧道來!」信口作歌,歌曰:
    「野外清風拂柳,池中水面飄花。借問安居何地?白雲深處為家。」
  作歌者乃五龍山雲霄洞文殊廣法天尊,手執拂塵而來。李靖看見,口稱:「老師救末將之命!」天尊曰:「你進洞去,我這媯孕L。」少刻,哪吒雄赳赳、氣昂昂,腳踏風火輪,持鎗趕至。看見一道者,怎生模樣:
    雙抓髻,雲分靄靄;水合袍,緊束絲絛。仙風道骨在逍遙,腹隱許多玄妙。
    玉虛宮元始門下,群仙首會赴蟠桃。全憑五氣煉成豪,天皇氏修仙養道。
  話說哪吒看見一道人站立山坡上,又不見李靖。哪吒問曰:「那道者可曾看見一將過去?」天尊曰:「方纔李將軍進我雲霄洞堨h了。你問他怎的?」哪吒曰:「道者,他是我的對頭。你好好放他出洞來,與你干休;若走了李靖,就是你替他戳三鎗。」天尊曰:「你是何人?這等狠,連我也要戳三鎗。」哪吒不知那道人是何等人,便叫曰:「吾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徒弟哪吒是也。你不可小覷了我。」天尊說:「我不曾聽見有甚麼太乙真人徒弟叫做哪吒!你在別處撒野便罷了,我這所在撒不的野。若撒一撒野,便拿去桃園內,弔三年,打二百扁拐。」哪吒那媥撅o好歹,將鎗一展,就刺天尊。天尊抽身就往本洞跑。哪吒踏輪來趕。天尊回頭,看見哪吒來的近了,袖中取一物,名曰:「遁龍樁」,又名「七寶金蓮」,望空丟起。只見風生四野,雲霧迷空,播土揚塵,落來有聲,把哪吒昏沉沉不知南北,黑慘慘怎認東西,頸項套一個金圈,兩只腿兩個金圈,靠著黃鄧鄧金柱子站著。哪吒及睜眼看時,把身子動不得了。天尊曰:「好孽障!撒的好野!」喚金吒:「把扁取來!」金吒忙取扁拐,至天尊面前稟曰:「扁拐在此。」天尊曰:「替我打!」金吒領師命,持扁拐把哪吒一頓扁拐,打的三昧真火七竅齊噴。天尊曰:「且住了。」同金吒進洞去了。哪吒暗想:「趕李靖到不曾趕上,倒被他打了一頓扁拐,又走不得。「哪吒切齒深恨,沒奈何,只得站立此間,氣沖牛斗。──看官:這個太乙真人明明送哪吒到此磨他殺性。真人已知此情。哪吒正煩惱時,只見那邊廂大袖寬袍,絲絛麻履,乃太乙真人來也。哪吒看見,叫曰:「師父!望乞救弟子一救!」連叫數聲,真人不理,走進洞去了。有白雲童兒報曰:「太乙真人在此。」天尊迎出洞來,對真人攜手笑曰:「你的徒弟,叫我訓教。」他二仙坐下。太乙真人曰:「貧道因他殺戒重了,故送他來磨其真性;孰知果獲罪於天尊。」天尊命金吒:「放了哪吒來。」金吒走到哪吒面前道:「你師父叫你。」哪吒曰:「你明明的奈何我,你弄甚麼障眼法兒,教我動展不得?你還來消遣我!」金吒笑曰:「你閉了目。」哪吒只得閉著眼。金吒將靈符畫畢,收了遁龍樁;哪吒急待看時,其圈、樁俱不見了。哪吒點頭道:「好,好,好,今日吃了無限大虧,且進洞去,見了師父,再做處置。」二人進洞來。哪吒看見打他的道人在左邊,師父在右邊。太乙真人曰:「過來,與你師伯叩頭!」哪吒不敢違拗師命,只得下拜。哪吒道:「謝打了。」轉身又拜師父。太乙真人叫:「李靖過來。」李靖倒身下拜。
  真人曰:「翠屏山之事,你也不該心量窄小,故此父子參商。」哪吒在旁只氣得面如火發,恨不的吞了李靖纔好。二仙早解其意。真人曰:「從今父子再不許犯顏。」吩咐李靖:「你先去罷。」李靖謝了真人,逕出來了。就把哪吒急的敢怒而不敢言,只在旁邊抓耳揉腮,長吁短歎。真人暗笑,曰:「哪吒,你也回去罷。好生看守洞府。我與你師伯下棋,一時就來。」哪吒聽見此言,心花兒也開了。哪吒曰:「弟子曉得。」忙忙出洞,踏起風火二輪,追趕李靖。往前趕有多時,哪吒看是李靖前邊駕著土遁,大叫:「李靖休走,我來了!」李靖看見,叫苦曰:「這道者可為失言!既先著我來,就不該放他下山,方是為我。今沒多時,便放他來趕我,這正是為人不終,怎生奈何?」只得往前避走。
  卻說李靖被哪吒趕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正在危急之際,只見山崗上有一道人,倚松靠石而言曰:「山腳下可是李靖?」李靖抬頭一看,見一道人,李靖曰:「師父,末將便是李靖。」道人曰:「為何慌忙?」靖曰:「哪吒追之甚急,望師父垂救!」道人曰:「快上崗來,站在我後面,待我救你。」李靖上崗,躲在道人之後,喘息未定,只見哪吒風火輪響,看看趕至崗下。哪吒看見兩人站立,便冷笑一番:「難道這一遭又吃虧罷!」踏著輪往崗上來。道者問曰:「來者可是哪吒?」哪吒答曰:「我便是。你這道人為何叫李靖站立在你後面?」道人曰:「你為何事趕他?」哪吒又把翠屏山的事說了一遍。道人曰:「你既在五龍山講明了,又趕他,是你失信也。」哪吒曰:「你莫管我們。今日定要拿他,以泄我恨!」道人曰:「你既不肯──」便對李靖曰:「你就與他殺一回與我看。」李靖曰:「老師,這畜生力大無窮,末將殺他不過。」道人站起來,把李靖一口啐,把脊背上打一巴掌:「你殺與我看。有我在此,不妨事。」李靖只得持戟刺來。哪吒持火尖鎗來迎。父子二人戰在山崗,有五六十回合。哪吒這一回被李靖殺的汗流滿面,遍體生津。哪吒遮架畫戟不住,暗自沉思:「李靖原殺我不過,方纔這道人啐他一口,撲他一掌,其中必定有些原故。我有道理:待我賣個破綻,一鎗先戳死道人,然後再拿李靖。」哪吒將身一躍,跳出圈子來,一鎗竟刺道人。道人把口一張,一朵白蓮花接住了火尖鎗。道人曰:「李靖,且住了。」李靖聽說,急架住火尖鎗。道人問哪吒曰:「你這孽障!你父子廝殺,我與你無仇,你怎的刺我一鎗!倒是我白蓮架住。不然我反被你暗算。這是何說?」哪吒曰:「先前李靖殺我不過,你叫他與我戰,你為何啐他一口,掌他一下。這分明是你弄鬼,使我戰不過他。我故此刺你一鎗,以泄其忿。」道人曰:「你這孽障,敢來刺我!」哪吒大怒,把鎗展一展,又劈腦刺來。道人跳開一旁,袖兒望上一舉,只見祥雲繚繞,紫霧盤旋,一物往下落來,把哪吒罩在玲瓏塔堙C道人雙手在塔上一拍,塔堣黤o,把哪吒燒的大叫:「饒命!」道人在塔外問曰:「哪吒,你可認父親?」哪吒只得連聲答應:「老爺,我認是父親了。」道人曰:「既認父親,我便饒你。」道人忙收寶塔。哪吒睜眼一看,渾身上下,莫莫有燒壞些兒。哪吒暗思:「有這等的異事!此道人真是弄鬼!」道人曰:「哪吒,你既認李靖為父,你與他叩頭。」哪吒意欲不肯,道人又要祭塔;哪吒不得已,只得忍氣吞聲,低頭下拜,倘有不忿之色。道人曰:「還要你口稱『父親』。」哪吒不肯答應。道人曰:「哪吒,你既不稱『父親』,還是不服。再取金塔燒你!」哪吒著慌,連忙高叫:「父親,孩兒知罪了。」哪吒口內雖叫,心上實是不服,只是暗暗切齒,自思道:「李靖,你長遠帶著道人走!」道人喚李靖曰:「你且跪下,我秘受你這一座金塔。如哪吒不服,你便將此塔祭起燒他。」哪吒在旁,只是暗暗叫苦。道人曰:「哪吒,你父子從此和睦,久後俱係一殿之臣,輔佐明君,成其正果,再不必言其前事。哪吒,你回去罷。」哪吒見是如此,只得回乾元山去了。李靖跪而言曰:「老爺廣施道德,解弟子之危厄,請問老爺,高姓大名?那座名山?何處洞府?」道人曰:「貧道乃靈鷲山元覺洞燃燈道人是也。你修煉未成,合享人間富貴。今商紂失德,天下大亂,你且不必做官,隱於山谷之中,暫忘名利。待周武興兵,你再出來立功立業。」李靖叩首在地,回關隱跡去了。──道人原是太乙真人請到此間磨哪吒之性,以認父子之情。後來父子四人,肉身成聖,托塔天王乃李靖也。後人有詩曰:
    黃金造就玲瓏塔,萬道毫光透九重。不是燃燈施法力,難教父子復相從。
  此是哪吒二次出世於陳塘關。後子牙下山,正應文王羑里七載之事。不知後節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返回 首頁 >> 本站書目 >> 封神演義 >> 上一回 下一回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