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劇本 - 水滸傳 - 第二十六集 點閱數:3809
返回 開放劇本 - 改編劇本 本劇資訊       建議討論   領主: weiren  領主登錄

到第 (目前1 / 9)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1**時間:白天 地點:忠義堂
    (梁山泊眾頭目商議。)
宋 江:我看高俅此去,未知真實。
吳 用:(笑)此人蜂目蛇形,是個轉面忘恩之人。他折了許多軍馬,廢了朝廷許多錢糧 
    ,回到京師,必然推病不出,朦朧奏過宋徽宗,權將軍士歇息。蕭讓、樂和軟監 
    在府堙C若要等招安,空勞神力!
宋 江:似此怎生奈何?招安猶可,又且陷了二人。
吳 用:哥哥再選兩個乖覺的人,多將金寶前去京師,探聽消息。就行鑽刺關節,把衷情 
    達知今上,令高俅藏匿不得,此為上計。
燕 青:(起身說)舊年鬧了東京,是小弟去李師師家入肩。不想這一場大鬧,他家已自 
    猜了八分。
吳 用:他卻是宋徽宗心愛的人。
燕 青:正是,官家不會疑他。如今小弟多把些金珠去那堣J肩,枕頭上關節最快。
宋 江:賢弟此去,須擔干係!
戴 宗:小弟幫他去走一遭。
    (神機軍師朱武道。)
朱 武:兄長昔日打華州時,嘗與宿元景有恩。若得此人於宋徽宗前早晚題奏,亦是順事 
    。
宋 江:是了,九天玄女曾言:「遇宿重重喜」,莫非正應著此人身上。
吳 用:可請聞參謀來堂上同坐。
    (林沖請聞煥章出來。)
宋 江:相公曾認得太尉宿元景麼?
聞煥章:他是在下同窗朋友,如今和聖上寸步不離。此人極是仁慈寬厚,待人接物,一團 
    和氣。
宋 江:實不瞞相公說。我等疑高太尉回京,必然不奏招安一節。宿元景舊日在華州降香 
    ,曾與宋江有一面之識。今要使人去他那堨揚蚚鷏`,求他添力,早晚於天子處 
    題奏,共成此事。
聞參謀:將軍既然如此,在下當修尺書奉去。
    (宋江大喜。)
    (隨即教取紙筆來,一面焚起好香,取出玄女課,望空祈禱,卜得個上上大吉之 
    (兆。)
    (隨即置酒,與戴宗、燕青送行。)
    (收拾金珠細軟之物,兩大籠子,書信隨身藏了,仍帶了開封府印信公文。)
    (兩個扮作公人,辭了頭領下山,望東京進發。)
    
    

2**時間:接上 地點:路上 
    (戴宗托著雨傘,背著個包裹。)
    (燕青把水火棍挑著籠子,拽扎起皁衫,腰系著纏袋,腳下都是腿繃護膝,八搭 
    (麻鞋。)
    (於路免不得饑餐渴飲,夜住曉行。)
    
    

3**時間:後來 地點:東京 
    (不則一日,來到東京,不由順路入城,卻轉過萬壽門來。)
    (兩個到得城)
    (門邊,把門軍當住。)
    (燕青放下籠子,打著鄉談說)
燕 青:你做甚麼當我?
軍 漢:殿帥府有鈞旨,梁山泊諸色人等,恐有夾帶入城,因此著仰各門,但有外鄉客人 
    出入,好生盤詰。
燕 青:(燕青笑)你便是了事的公人,將著自家人,只管盤問。俺兩個從小在開封府勾 
    當,這門下不知出入了幾萬遭,你顛倒只管盤問,梁山泊人,眼睜睜的都放他過 
    去了。
燕 青:(便向身邊取出假公文,劈面丟將去)你看,這是開封府公文不是?
    (那監門官聽得,喝)
監 門:既是開封府公文,只管問他怎地?放他入去!
    (燕青一把抓了公文,揣在懷堙A挑起籠子便走。)
    (戴宗也冷笑了一聲。)
    (兩個逕奔開封府前來,尋個客店安歇了。)
    
    

4**時間:次日 地點:客店 
    (燕青換領布衫穿了,將搭膊繫了腰,換頂頭巾,歪戴著,只妝做小閒模樣。)
    (燕青從籠內取了一帕子金珠,吩咐戴宗)
燕 青:哥哥,小弟今日去李師師家幹事,倘有些撅撒,哥哥自快回去。
    (燕青逕奔李師師家去。)
    
    

5**時間:接上 地點:李宅
    (李宅門前依舊曲檻雕欄,綠窗朱戶。)
    (燕青便揭起斑竹簾子,從側首邊轉將入來,早聞的異香馥郁。)
    
    

6**時間:接上 地點:室內
    (入到客位前,見週迴吊掛,名賢書畫。
    (階簷下放著三二十盆怪石蒼松,坐榻盡是雕花香楠木,小床坐褥,盡鋪錦繡。 
    ()
    (燕青微微地咳嗽一聲,婭嬛出來見了,便傳報李媽媽出來。
    (李媽媽看見是燕青,吃了一驚。)
李媽媽:你如何又來此間?
燕 青:請出娘子來,小人自有話說。
李媽媽:你前番連累我家,壞了房子。你有話便說。
燕 青:須是娘子出來,方纔說的。
    (李師師在窗子後聽了多時,轉將出來。)
    (李師師輕移蓮步,款蹙湘裙,走到客位堶情C)
    (燕青起身,把那帕子放在桌上,先拜了李媽媽四拜,後拜李行首兩拜。)
李師師:(謙讓)免禮!俺年紀幼小,難以受拜。
燕 青:(拜罷,起身)前者驚恐,小人等安身無處。
李師師:你上次鬧了一場,不是我巧言奏過官家,別的人時,卻不滿門遭禍!
燕 青:(作禮)娘子擔驚了。
李師師:他留下詞中兩句,是:六六雁行連八九,只等金雞消息。我那時便自疑惑,正待 
    要問,誰想駕到。今喜汝來。且釋我心中之疑。你不要隱瞞,實對我說知。若不 
    明言,決無干休!
燕 青:前番來的那個黑矮身材,為頭坐的,正是呼保義宋江;第二位坐的白俊面皮,三 
    牙髭鬚,那個,便是柴世宗嫡派子孫,小旋風柴進;這公人打扮,立在面前的, 
    便是神行太保戴宗;門首和楊太尉廝打的,正是黑旋風李逵;小人是北京大名府 
    人氏,人都喚小人做浪子燕青。
李師師:果然不差!
燕 青:當初俺哥哥來東京求見娘子,教小人詐作張閒,來宅上入肩。俺哥哥要見尊顏, 
    非圖買笑迎歡,只是久聞娘子遭際今上,以此親自特來告訴衷曲,指望將替天行 
    、保國安民之心,上達天聽,早得招安,免致生靈受苦。
李師師:(沈吟半嚮)我且作商議。
燕 青:若蒙如此,則娘子是梁山泊數萬人之恩主也!如今被奸臣當,讒佞專權,閉塞賢 
    路,下情不能上達。因此上來尋這條門路,不想驚嚇娘子。今俺哥哥無可拜送, 
    只有些少微物在此,萬望笑留。
    (燕青便打開帕子,攤在桌上,都是金珠寶貝器皿。)
    (虔婆一見便喜,忙叫嬭子收拾過了。)
    
    

7**時間:接上 地點:閣樓
    (虔婆請燕青進堶惜p閣兒內坐地。
    (安排好細食茶果,殷勤相待。)
    (當時鋪下盤饌酒果,李師師親自相待。)
燕 青:小人是個該死的人,如何敢對花魁娘子坐地?
李師師:休恁地說!你這一班義士,久聞大名,只是奈緣中間無有好人,與汝們眾位作成 
    ,因此上屈沉水泊。
燕 青:前番陳宗善來招安,詔書上並無撫恤的言語。第二番領詔招安,又於文字作怪, 
    不曾歸順。童樞密引將軍來,被殺的片甲不歸。次後高俅被俺哥哥活捉上山,他 
    在梁山泊說了大誓,如回到朝廷,奏過宋徽宗,便來招安。因此帶了梁山泊兩個 
    人來,一個是秀才蕭讓,一個是能唱樂和,眼見的把這兩人藏在家堙A不肯令他 
    出來。損兵折將,必然瞞著天子。
李師師:他這等破耗錢糧,損折兵將,如何敢奏?這話我盡知了。且飲數杯,別作商議。
燕 青:小人天性不能飲酒。
李師師:路遠風霜,到此,開懷,也飲幾杯。
    (燕青被央不過,一杯兩盞,只得陪侍。)
    (李師師見了燕青這表人物,能言快說,口舌利便,倒有心看上他。)
    (酒席之間,用些話來嘲惹他。)
    (數杯酒後,一言半語,便來撩撥。)
    (燕青是個百伶百俐的人,如何不省得?
    (他卻是好漢胸襟,怕誤了哥哥大事,那奡惆茤虓S?)
李師師:久聞的哥哥諸般樂藝,酒邊閒聽,願聞也好。
燕 青:小人頗學的些本事,怎敢在娘子跟前賣弄?
李師師:我便先吹一曲,教哥哥聽!
    (便喚婭嬛取簫來。)
    (錦袋內掣出那管鳳簫,李師師接來,口中輕輕吹動,端的是穿雲裂石之聲。)
    (燕青聽了,喝采不已。)
    (李師師吹了一曲,遞過簫與燕青。)
李師師:哥哥也吹一曲,與我聽則個!
    (燕青卻要那婆娘歡喜,只得把出本事來,接過簫,便嗚嗚咽咽,也吹一曲。)
    (李師師聽了,不住聲喝采說)
李師師:哥哥原來恁地吹的好簫!
    (李師師取過阮來,撥個小小的曲兒,教燕青聽。)
    (果然是玉珮齊鳴,黃鶯對囀,餘韻悠揚。)
燕 青:(拜謝)小人也唱個曲兒,伏侍娘子。
    (頓開咽喉便唱,端的是聲清韻美,字正腔真,唱罷又拜。)
    (李師師執盞擎杯,親與燕青回酒謝唱。)
    (口兒堭y悠放出些妖嬈聲嗽,來惹燕青。)
    (燕青緊緊的低了頭,唯喏而已。)
    (數杯之後,李師師笑)
李師師:聞知哥哥好身紋繡,願求一觀如何?
燕 青:(笑)小人賤體,雖有些花繡,怎敢在娘子跟前揎衣裸體?
李師師:錦體社家子弟,那堨h問揎衣裸體!
    (三回五次,定要討看。)
    (燕青只的脫膊下來,李師師看了,十分大喜。)
    (把尖尖玉手,便摸他身上。)
    (燕青慌忙穿了衣裳。)
    (李師師再與燕青把盞,又把言語來調他。)
    (燕青恐怕他動手動腳,難以回避,心生一計,便動問)
燕 青:娘子今年貴庚多少?
李師師:師師今年二十有七。
燕 青:小人今年二十有五,卻小兩年。娘子既然錯愛,願拜為姊姊!
    (燕青便起身,推金山,倒玉柱,拜了八拜。)
    (當時燕青又請李媽媽來,也拜了。)
    乾娘,請受一拜。
    (燕青辭回,李師師)
李師師:小哥只在我家下,休去店東宿。
燕 青:既蒙錯愛,小人回店中,取了些東西便來。
李師師:休教我這堭M望。
燕 青:店中離此間不遠,少刻便到。
    
    

8**時間:稍後 地點:客店 
    (燕青逕到客店中,把上件事和戴宗說了。)
戴 宗:如此最好!只恐兄弟心猿意馬,拴縛不定。
燕 青:大丈夫處世,若為酒色而忘其本,此與禽獸何異?燕青但有此心,死於萬劍之下 
    !
戴 宗:(笑)你我都是好漢,何必說誓!
燕 青:如何不說誓,兄長必然生疑!
戴 宗:你當速去,善覷方便,早幹了事便回,休教我久等。宿元景的書,也等你來下。
    
    

9**時間:稍後 地點:李宅 
    (燕青再回李師師家,將金銀一半送與李媽媽,一半散與全家大小,無一個不歡 
    (喜。)
    (便向客位側邊,收拾一間房,教燕青安歇。)
    (合家大小,都叫叔叔。)
    
    

10**時間:黃昏 地點:客房 
    (有人來報。)
報 子:天子今晚到來。
    (燕青聽的,便去拜告李師師)
燕 青:姊姊做個方便,今夜教小弟得見聖顏,告的紙御筆赦書,赦了小弟罪犯,出自姊 
    姊之德!
李師師:今晚定教你見天子一面,你卻把些本事,動達天顏,赦書何愁沒有?
    
    


到第 (目前1 / 9)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