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劇本 - 水滸傳 - 第十七集 點閱數:1976
返回 開放劇本 - 改編劇本 本劇資訊       建議討論   領主: weiren  領主登錄

到第 (目前1 / 12)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1**時間:日 地點:梁卜泊聚義廳 
    (眾人正飲宴間,只見山下有人來報)
小嘍囉:林子前大路上一夥客人經過,小嘍囉出去攔截,數內一個稱是鄆城縣都頭雷橫, 
    朱頭領邀請住了。見在店媔慾嬤珧s食,先使小校報知。
    (晁蓋、宋江聽得報了,大喜)
宋 江:既是這恩人上山來入夥,足遂平生之願。
    
    

2**時間:後來 地點:山下 
    (晁蓋、宋江聽了大喜,隨即同軍師吳用三個下山迎接。)
    (朱貴早把船送至金沙灘上岸。)
    (宋江見了,慌忙下拜)
宋 江:久別尊顏,常切思想。今日緣何經過賤處?
雷 橫:(連忙答禮)小弟蒙本縣差遣,往東昌府公幹回來,經過路口,小嘍囉攔討買路 
    錢,小弟提起賤名,因此朱兄堅意留住。
宋 江:天與之幸!
    
    

3**時間:後來 地點:大寨
    (眾人將雷橫請到大寨,教眾頭領都相見了,置酒管待。)
晁 蓋:朱仝近況如何?
雷 橫:朱仝見今參做本縣當牢節級,新任知縣好生歡喜。
    
    

4**時間:後來 地點:同上 
    (一連住了五日,每日與宋江閒話。)
    (宋江宛曲把話來說雷橫上山入夥,雷橫推辭老母年高,不能相從。)
    (雷橫當下拜辭了下山,宋江等再三苦留不住。)
    
    

5**時間:後來 地點:山下
    (眾頭領各以金帛相贈,宋江、晁蓋自不必說。)
    
    

6**時間:後來 地點:聚義廳
    (晁蓋、宋江回至大寨聚義廳上。
    (請軍師吳用定議山寨職事。)
    (吳用已與宋公明商議已定,會合眾頭領聽號令。)
宋 江:孫新、顧大嫂原是開酒店之家,著令夫婦二人替回童威、童猛別用。
    時遷去幫助石勇,樂和去幫助朱貴,鄭天壽去幫助李立。
    東南西北四座店內賣酒賣肉,招接四方入夥好漢。
    每店內設兩個頭領。
    一丈青、王矮虎後山下寨,監督馬匹。
    金沙灘小寨,童威、童猛弟兄兩個守把。
    鴨嘴灘小寨,鄒淵、鄒潤叔侄兩個守把。
    山前大路,黃信、燕順部領馬軍下寨守護。
    解珍、解寶守把山前第一關。
    杜遷、宋萬守把宛子城第二關。
    劉唐、穆弘守把大寨口第三關。
    阮家三雄守把山南水寨。
    孟康仍前監造戰船。
    李應、杜興、蔣敬總管山寨錢糧金帛。
    陶宗旺、薛永監築梁山泊內城垣雁臺。
    侯健專管監造衣袍、鎧甲、旌旗、戰襖。
    朱富、宋清提調筵宴。
    穆春、李雲監造屋宇寨柵。
    蕭讓、金大堅掌管一應賓客書信公文。
    裴宣專管軍政司賞功罰罪。
    其餘呂方、郭盛、孫立、歐鵬、馬麟、鄧飛、楊林、白勝分調大寨八面安歇。
    晁蓋、宋江、吳用居於山頂寨內。
    花榮、秦明居於山左寨內。
    林沖、戴宗居於山右寨內。
    李俊、李逵居於山前。
    張橫、張順居於山後。
    楊雄、石秀守護聚義廳兩側。
    (一班頭領,分撥已定,每日輪流一位頭領做筵席慶賀,山寨體統,甚是齊整。 
    ()
    
    

7**時間:後來 地點:鄆城
    (雷橫回到鄆城縣。
    (到家參見老母,更換些衣服,賫了回文,逕投縣堥茷籊ㄓF知縣。
    (回了話,銷繳公文批帖,且自歸家暫歇。)
    (依舊每日縣中書畫卯酉,聽候差使。)
    
    

8**時間:後來 地點:街上 
    (因一日行到縣衙東首,只聽得背後有人叫)
旁 白:(李小二)都頭,幾時回來?
    (雷橫回過臉來看時,卻是本縣一個幫閒的李小二。)
雷 橫:我卻纔前日來家。
李小二:都頭出去了許多時,不知此處近日有個東京新來打踅的行院,色藝雙絕,叫做白 
    秀英。那妮子來參都頭,卻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現在勾欄婸※蛗戙諞~調,每 
    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是戲舞,或是吹彈,或是歌唱,賺得那人山人海價看。都頭 
    如何不去睃一睃?端的是好個粉頭!
    (雷橫聽了,又遇心閑,便和那李小二逕到勾欄堥茯搳C
    (只見門首掛著許多金字帳額,旗桿吊著等身靠背。)
    
    

9**時間:後來 地點:勾欄 
    (入到堶情A便去青龍頭上第一位坐了。)
    (看戲臺上,卻做笑樂院本。)
    (那李小二人叢媞J了雷橫,自出外面趕碗頭腦去了。)
    (一個老兒裹著磕腦兒頭巾,穿著一領茶褐羅衫,繫一條皂絛,拿把扇子,上來 
    (開呵。)
白玉喬:老漢是東京人氏,白玉喬的便是。如今年邁,只憑女兒秀英歌舞吹彈,普天下伏 
    侍看官。
    (鑼聲響處,那白秀英早上戲臺,參拜四方,撚起鑼棒,如撒豆般點動,拍下一 
    (聲界方,念了四句七言詩。)
白秀英:今日秀英招牌上明寫著這場話本,是一段風流蘊藉的格範,喚做豫章城雙漸趕蘇 
    卿。
    (說了開話又唱,唱了又說,合棚價眾人喝采不絕。)
    (雷橫坐在上面看那婦人時,果然是色藝雙絕。)
    (那白秀英唱到務頭,這白玉喬按喝)
白玉喬:雖無買馬博金藝,要動聰明鑒事人。看官喝采是去過了,我兒且回一回下來,便 
    是襯交鼓兒的院本。
白秀英:(拿起盤子,指著)財門上起,利地上住,吉地上過,旺地上行,手到面前,休 
    教空過。
白玉喬:我兒且走一遭,看官都待賞你。
    (白秀英托著盤子,先到雷橫面前,雷橫便去身邊袋媞N時,不想並無一文。)
雷 橫:今日忘了,不曾帶得些出來,明日一發賞你。
白秀英:(笑)頭醋不釅徹底薄,官人坐當其位,可出個標首。
雷 橫:(通紅了面皮)我一時不曾帶得出來,非是我捨不得。
白秀英:官人既是來聽唱,如何不記得帶錢出來?
雷 橫:我賞你三五兩銀子,也不打緊,卻恨今日忘記帶來。
白秀英:官人今日見一文也無,提甚三五兩銀子,正是教俺望梅止渴,畫餅充飢。
白玉喬:我兒,你自沒眼,不看城堣H、村堣H,只顧問他討甚麼?且過去自問曉事的恩 
    官,告個標首。
雷 橫:我怎地不是曉事的?
白玉喬:你若省得這子弟門庭時,狗頭上生角。
    (眾人齊和起來。)
雷 橫:(大怒,便罵)這忤奴,怎敢辱我?
白玉喬:便罵你這三家村使牛的,打甚麼緊?
村 人:(認得的喝)使不得,這個是本縣雷都頭。
白玉喬:只怕是驢筋頭。
    (雷橫那塈埻@得住,從坐椅上直跳下戲臺來,揪住白玉喬,一拳一腳,便打得 
    (脣綻齒落。)
    (眾人見打得凶,都來解拆開了,又勸雷橫自回去了。)
    (勾欄堣H,一鬨盡散了。)
    
    

10**時間:後來 地點:縣衙 
    (白秀英見父親被雷橫打了,又帶重傷,叫一乘轎子,逕到知縣衙內。
    (白秀英訴告雷橫毆打父親,攪散勾欄,意在欺騙奴家。)
知 縣:(大怒)快寫狀來。
    (白秀英寫了狀子,驗了傷痕,指定證見。)
    
    


到第 (目前1 / 12)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