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劇本 - 水滸傳 - 第五集 點閱數:3821
返回 開放劇本 - 改編劇本 本劇資訊       建議討論   領主: weiren  領主登錄

到第 (目前1 / 6)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1**時間:稍後 地點:書房 
    (那吳用還至書齋,掛了銅鏈在書房堙A吩咐主人家)
吳 用:學生來時,說先生今日有幹,權放一日假。
    (吳用拽上書齋門,將鎖鎖了。)
    
    

2**時間:稍後 地點:晁莊 
    (吳用同晁蓋、劉唐到晁家莊上。)
    
    

3**時間:接上 地點:後堂
    (晁蓋逕邀入後堂深處,分賓而坐。)
吳 用:保正,此人是誰?
晁 蓋:江湖上好漢,此人姓劉,名唐,是東潞州人氏。因此有一套富貴,特來投奔我。 
    夜來他醉臥在靈官廟堙A卻被雷橫捉了,拿到我莊上,我因認他做外甥,方得脫 
    身。
吳 用:是何富貴?
晁 蓋:北京大名府梁中書收買十萬貫金珠寶貝,送上東京,與他丈人蔡太師慶生辰,早 
    晚從這婺g過。
吳 用:(笑道)此等不義之財,取之何礙!
晁 蓋:他來的意,正應我一夢。我昨夜夢見北斗七星,直墜在我屋脊上,斗柄上另有一 
    顆小星,化白光去了。我想星照本家,安得不利?
吳 用:(笑)此一事卻好,只是一件,人多做不得,人少又做不得。宅上空有許多莊客 
    ,一個也用不得。如今只有保正、劉兄、小生三人,這件事如何團弄?便是保正 
    與劉兄十分了得,也擔負不下。這段事須得七八個好漢方可,多也無用。
晁 蓋:莫非要應夢之星數?
吳 用:兄長這一夢也非同小可,莫非北地上再有扶助的人來?
    (吳用尋思了半晌,眉頭一縱,計上心來)
吳 用:有了!有了!
晁 蓋:先生既有心腹好漢,可以便去請來,成就這件事。
吳 用:我尋思起來,有三個人,義膽包身,武藝出眾,敢赴湯蹈火,同死同生。只除非 
    得這三個人,方纔完得這件事。
晁 蓋:這三個卻是甚麼樣人?姓甚名誰?何處居住?
吳 用:這三個人是弟兄三個,在濟州梁山泊邊石碣村住,日常只打魚為生,亦曾在泊子 
    堸筐p商勾當。本身姓阮,弟兄三人,一個喚做立地太歲阮小二,一個喚做短命 
    二郎阮小五,一個喚做活閻羅阮小七。
晁 蓋:我也曾聞這阮家三弟兄的名字,只不曾相會。
吳 用:小生舊日在那埵矰F數年,與他相交時,他雖是個不通文墨的人,為見他與人結 
    交真有義氣,是個好男子,因此和他來往。今已好兩年不曾相見。若得此三人, 
    大事必成。
晁 蓋:石碣村離這堨u有百十里以下路程,何不使人請他們來商議?
吳 用:著人去請,他們如何肯來?小生必須自去那堙A憑三寸不爛之舌,說他們入夥。
晁 蓋:(大喜)先生高見,幾時可行?
吳 用:事不宜遲,只今夜三更便去,明日晌午可到那堙C
晁 蓋:最好。
    (當時叫莊客且安排酒食來喫。)
吳 用:北京到東京也曾行到,只不知生辰綱從那條路來?再煩劉兄休辭生受,連夜去北 
    京路上探聽起程的日期,端的從那條路上來。
劉 唐:小弟只今夜也便去。
吳 用:且住,他生辰是六月十五日,如今卻是五月初頭,尚有四五十日。等小生先去說 
    了三阮弟兄回來,那時卻教劉兄去。
晁 蓋:也是,劉兄弟只在我莊上等候。
    
    

4**時間:稍後 地點:晁莊 
    (至三更時分,吳用取了些銀兩,藏在身邊,穿上草鞋。)
    (晁蓋,劉唐送出莊門,吳用連夜投石碣村來。)
    
    

5**時間:稍後 地點:石碣村 
    (行到晌午時分,吳用早來到石碣村中。)
    (吳用自來認得,不用問人,來到石碣村中,逕投阮小二家來。)
    
    

6**時間:稍後 地點:阮家
    (到得門前看時,只見枯樁上纜著數隻小漁船,疏籬外晒著一張破魚網。)
    (倚山傍水,約有十數間草房。)
吳 用:(叫一聲)二哥在家麼?
    (那阮小二走將出來,頭戴一頂破頭巾,身穿一領舊衣服,赤著雙腳。)
阮小二:(慌忙聲喏)教授何來?甚風吹得到此?
吳 用:有些小事,特來相浼二郎。
阮小二:有何事,但說不妨。
吳 用:小生自離了此間,又早二年。如今在一個大財主家做門館,他要辦筵席,用著十 
    數尾重十四五斤的金色鯉魚,因此特地來相投足下。
阮小二:(笑了一聲,說)小人且和教授喫三盃,。
吳 用:小生的來意,也欲正要和二哥喫三盃。
阮小二:隔湖有幾處酒店,我們就在船媬滷N過去。
吳 用:最好。也要就與五郎說句話,不知在家也不在?
阮小二:我們去尋他便了。
    
    

7**時間:稍後 地點:岸邊
    (兩個來到泊岸邊。
    (阮小二將枯樁上纜的小船解了一隻。
    (扶著吳用下船去。)
    
    

8**時間:稍後 地點:湖泊 
    (早蕩將開去,望湖泊堥荂C)
    (正蕩之間,只見阮小二把手一招,叫)
阮小二:七哥,曾見五郎麼?
    (那阮小七頭戴一頂遮日黑箬笠,身上穿個棋子布背心,腰繫著一條生布裙,把 
    (那只船蕩著)
阮小七:二哥,你尋五哥做甚麼?
吳 用:(叫一聲)七郎,小生特來相央你們說話。
阮小七:教授恕罪,好幾時不曾相見。
吳 用:一同和二哥去喫盃酒。
阮小七:小人也欲和教授喫盃酒,只是一向不曾見面。
    (兩隻船廝跟著在湖泊堙C)
    
    

9**時間:稍後 地點:草房 
    (不多時,划到個去處,團團都是水,高埠上有七八間草房。)
阮小二:(叫)老娘,五哥在麼?
婆 婆:說不得,魚又不得打,連日去賭錢,輸得沒了分文。卻纔討了我頭上釵兒,出鎮 
    上賭去了。
    (阮小二笑了一聲,便把船划開。)
阮小七:(便在背後船上說)哥哥,正不知怎地,賭錢只是輸,卻不晦氣!莫說哥哥不贏 
    ,我也輸得赤條條地。
    (兩隻船廝並著,投石碣村鎮上來。)
    
    

10**時間:稍後 地點:石碣村 
    (划了半個時辰,只見獨木橋邊一個漢子,把著兩串銅錢,下來解船。)
阮小二:五郎來了。
    (那阮小五斜戴著一頂破頭巾,鬢邊插朵石榴花,披著一領舊布衫,露出胸前刺 
    (著的青鬱鬱一個豹子來,堶掠苳蒺_褲子,上面圍著一條間棋子布手巾。)
吳 用:(叫一聲)五郎得采麼?
阮小五:原來卻是教授,好兩年不曾見面,我在橋上望你們半日了。
阮小二:我和教授直到你家尋你,老娘說出鎮上賭錢去了,因此同來這奡M你。且來和教 
    授去水閣上喫三盃。
    (阮小五慌忙去橋邊解了小船,跳在艙堙A捉了樺楫,只一划,三隻船廝並著划 
    (了一歇,早到那個水閣酒店前。)
    (當下三隻船撐到水亭下荷花蕩中,三隻船都纜了。)
    
    


到第 (目前1 / 6)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