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劇本 - 峨嵋仙蹤 - 第八集 點閱數:3790
返回 開放劇本 - 改編劇本 本劇資訊   本劇下載     建議討論   領主: 不二老人  領主登錄

到第 (目前1 / 4)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1**時間:十多年前 地點:各地 
    (  第二十五回 極樂真人 高徒遇天狐  優曇大師 靈柬賜雙姝
    (寶相夫人本是天狐,歲久通靈,神通廣大。
    (平日專事採補好色青年,以為修煉之基。
    (秦漁一表人材,風度翩翩。
    (因來黃山採藥,被天狐看中,引進洞去。
    (寶相夫人愛上秦漁。
    (寶相夫人對秦漁真情相待,生了紫玲姊妹。)
    
    

2**時間:數年後 地點:石室內
    (寶相與秦漁對坐談天,兩個女兒在一旁玩耍。)
寶 相:我同桂花山福仙潭的紅花姥姥最為友好,她得了一部天書,改邪歸正,機緣一到,即可脫 
    劫飛升。你我雖然失了真元,但如借得紅花姥姥的天書,尚可修煉正果。
秦 漁:(一怔)幸你提及,我幾乎忘了。(想了一想)師父曾言,我宿孽深重,今生難成正果。
寶 相:(詫道)也真是,我倆相處多年,居然還不知令師何人哩!
秦 漁:(滿臉慚愧)過去事,何必多談?
寶 相:每次談起令師,你就支吾其詞,今天我非問個明白不可。
秦 漁:何必呢?
寶 相:(微慍)什麼何必不必?你我已成夫妻,就算令師是百惡不赦,又有何礙?
秦 漁:唉!你有所不知,一談到家師,我就有些糊塗。
寶 相:(輕握秦漁之手)你是怕他?
秦 漁:(努力地想,緩緩地地逐字道出)家師﹍極﹍樂﹍真人﹍
    (一提及真人之名,室內頓時金光一閃。)
寶 相:(聞言大驚)極樂真人?莫不是﹍
    (秦漁停了半晌,頗為不解地環顧左右。
    (對寶相夫人看了又看,一臉茫然。
    (又看看玩耍的二個稚女,更是迷糊。
    (寶相夫人知道事跡敗露,神色緊張。
    (過了許久,秦漁一陣震顫,突然才清醒過來。)
秦 漁:(長歎一聲)是的,恩師給了我一道靈符,曾說當我情慾一生,則師道頓忘。
    (再環望室內)我分明記得是在採藥,怎地落到今日地步?
寶 相:(懊惱不已)夫君,是我害了你,當年是我施展迷魂之法,將你帶來洞中。
秦 漁:(神志略清,悔恨不已)是了,我已在此住了多年,失了真陽,不能脫劫飛升。
    (秦漁又急又悔,不由痛哭起來。
    (天狐知道闖了大禍,也情急不已。)
寶 相:夫君,我錯了!
秦 漁:(慨然道)此事不能怪你,既然靈符發生功效,我只有自行投誠,向恩師負荊領罪。
    (話方畢,真人現身,對秦漁嘆道)
李靜虛:只可惜我一身本領,即將化為虛無!
    (秦漁與天狐連忙跪下,雙雙叩頭如搗蒜。)
李靜虛:當年曾錯收了兩個弟子,我已決意不再收徒。滿想你根基異于常人,雖不能傳我道統,也 
    可得成正果。不想你遇見天狐,迷了本性,沒有克欲的功夫。
寶 相:請真人鑒諒,此事與秦郎無干。
秦 漁:弟子一時糊塗,道心不淨。
李靜虛:固然你二人前世孽緣,也是你咎由自取。
秦 漁:弟子知錯,乞恩師恕罪。
李靜虛:罪可恕,但因果難免,欲求自贖,需在此室內閉關十年。
    (對天狐說)妳昔日曾迷戀諸葛警我,因知是玄真子得意弟子,未敢妄動,並且還助他脫 
    了三災,採到千年紫河草。由於這點因果,妳到十年期滿,可拿我書信向玄真子求助。等 
    到嬰兒煉成,第三次雷劫只有壬寅四正之人,才能救你脫難,到時玄真子自會設法物色這 
    人前來解劫。
寶 相:(叩地有聲)真人慈悲!小畜罪該萬死!
李靜虛:世間因果不爽,這事怪不得你。
寶 相:謝真人大恩。
李靜虛:(又對秦漁道)十年後你去雲南,在我岩前自行兵解,那時為師再度你出世。
    (說罷,滿洞金光,留下一封書信,極樂真人已去。
    (秦漁同了天狐連忙朝天跪叩,謝了真人點化之恩。)
    
    

3**時間:十年後 地點:同上
    (紫玲姊妹已長大成人,寶相將二女叫到面前道)
寶 相:蒙真人恩惠,你父與我經此十年苦修,消彌了無邊罪孽,如今就要各奔前程,去應劫數。
    (紫玲已通人事,聞言,面帶戚色。
    (寒萼尚年幼,傻傻地依偎在寶相懷中。)
寶 相:我將過去所用之法寶盡數留給你們,谷口也用雲霧封鎖,你二人不許出外。待我到了東海 
    ,諸事底定,到時再命你二人前往一晤。
    (夫妻二人各灑了許多離別之淚,一家四口相互擁抱,難分難捨。
    (寶相掙脫二女糾纏,一拉秦漁,二人隨即隱去。)
    
    

4**時間:之後 地點:雲路
    (紫玲與寒萼已長大成人,二人騎在神鷲背上,往海上飛去。)
秦寒萼:玄真子是誰呀?為什麼母親要我們去拜見他?
秦紫玲:玄真子是長眉真人的大徒弟﹍
秦寒萼:長眉真人又是誰呢?
秦紫玲:虧你修道多年,這些事都不知道?
秦寒萼:(撒嬌)有你這個好姊姊知道就行了,好姊姊告訴我吧!
秦紫玲:長眉真人是峨嵋派的開山鼻祖。
秦寒萼:姊姊儘說些怪話,峨嵋派又是誰呢?
    
    

5**時間:稍後 地點:東海釣鰲磯洞府中
    (玄真子坐在雲榻上,後面諸葛警我站立。
    (紫玲和寒萼站在榻前,靜聆真人說話。)
玄真子:汝母嬰兒煉成後,將有雷劫。此劫關係汝母成就甚大,只有壬寅四正之人,才能救你母脫 
    難。這人名叫司徒平,即將到來,且與你姊妹有姻緣之份。
    (寒萼到底年幼,有些憨態,還不怎麼。
    (紫玲聽了大驚,一陣傷心,便向玄真子跪下哭求。)
秦紫玲:(哭泣)請真人可憐弟子,弟子自幼修行,無意塵緣。雖然為了救母,一切不計,但除了 
    姻緣,總有其他兩全之法才是。
玄真子:(笑道)你癡了,學道飛升,全仗自己努力修為。慢說劉樊、葛鮑,以及許多仙人,都是 
    雙修合籍,同駐長生。就是你知道的,如峨嵋教祖乾坤正氣妙一真人夫婦,嵩山二老中的 
    追雲叟夫婦,以及已成散仙的怪叫花窮神凌渾夫婦,都是夫婦一同修煉。凡事在人,並未 
    聽說於學道有什麼妨礙。
    (紫玲垂淚無言,寒萼則睜大兩眼,聽得有趣。)
玄真子:那司徒平雖是異派門下,因他心行端正,不久就要棄邪歸正。他與你母親相生相剋,解這 
    雷劫非他不可。再加上你姊妹二人同他姻緣締結,何止三生,前因已定。你母親二千年修 
    煉苦功頗非容易,成敗全繫在你夫婦三人身上,千萬不要大意。
    (紫玲只得跪謝起來)
秦紫玲:弟子除真人同白真人幾位先母的至交前輩外,一向隱居紫玲谷內參修,從未見過生人。那 
    司徒平從未見過,又不便前去相會,遭人輕賤,還以為弟子等不知羞恥。還望真人作主。
玄真子:上年給你們那一對白兔,雖是畜類,業已通靈。你們只須回去對牠們說了,自會去引他前 
    來就你們。追雲叟近在九華,與你們相隔甚近,我已用飛劍傳書,托他從旁指引。婚姻之 
    事,我托優曇大師到紫玲谷走一遭便了。
    
    

6**時間:後來 地點:紫玲谷
    (在紫玲谷中,紫玲站在谷崖上閑眺。
    (寒萼逗弄著那一對白兔。
    (忽然追雲叟來到。
    (紫玲姊妹參見畢。)
白谷逸:恭喜!牛鼻子給你們定了親事,快去把人找來呀!
    (紫玲聞言含羞不已。
    (寒萼嘻笑依然。)
白谷逸:年輕人總怕害羞。你們既不好意思尋上門去,我想法叫他來尋你們如何?
    (說罷,便在那兩個白兔身上腳上畫了一道符。)
秦紫玲:師伯,弟子不解,此人雖與家母脫劫有關,但為何一定要有婚姻之份呢?
白谷逸:女大當嫁呀!
秦紫玲:弟子虔心修行,無意婚姻。
白谷逸:難道你不計母親安危?到那天劫到臨之時,只有親人才得參與護法,誰教你不是壬寅正命 
    ?
    
    

7**時間:二日後之白天 地點:飛娘洞府
    (許飛娘要出門,看到薛蟒瞎了左眼,法力還未恢復。)
許飛娘:(大叫)司徒平過來。
薛 蟒:師父叫那個小雜種做什麼?
許飛娘:這次有毒龍尊者出面,正好與峨嵋派一決高下。我還想去邀鳩盤婆出山,要好多天才回來 
    。先交待他一些事,你且多多休息一下。
薛 蟒:我也正在找他呢,誰知道他死到那裡去了!
許飛娘:(眉頭一皺)那你快去找他回來!好好教訓一頓!省得我不在,你受他欺負!
薛 蟒:為什麼不把他趕出山門算了?
許飛娘:我在此修練,是衝著餐霞老尼在旁,以免敵人防備。司徒平原是孤兒,做個樣子給老尼看 
    ,免得誤事。
薛 蟒:那好辦,把他當佣人使,不就得了?
許飛娘:其實他資質不錯,如能調教出來,為本門發揚光大,也免峨嵋派小覷。
薛 蟒:師父看錯了,那小雜種故作清高,衝著我和飛燕,專講要童貞入道的鬼話!
許飛娘:(嘆了口氣)其實,他說對了,修道人本該清心寡欲。我們五台原是玄門正宗,只是男女 
    大欲把持不住,一個個壞了道基。
薛 蟒:為什麼要控制男女大欲呢?
許飛娘:因為修上乘功課不能有一絲雜念,一沾上男女大欲,人心就濁了。
薛 蟒:那不修上乘功課就得了,只要有神通,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許飛娘:正因如此,為師為爭這口氣,煉了幾件旁門法寶,一定要與峨嵋一爭高下!
薛 蟒:(大喜)師父快教我!
許飛娘:你修為本淺,資質也比不上他,加上色欲太重,不學也罷。
薛 蟒:師父上次打了他五百牛筋鞭,我看他恨得牙癢癢的,師父千萬別教他。
許飛娘:徒兒放心,為師自有分寸,快去找他來吧!
    
    

8**時間:稍早 地點:後山 
    (司徒平在山後一株樹下,呆坐石頭上,望著遠山雲嵐出神。
    (崖下樹林中深草叢裡沙沙作響,一會工夫跑出一對白兔,渾身似玉一般。
    (通體更無一根雜毛,一對眼睛紅如朱砂,在崖下淺草中相撲為戲。
    (司徒平回見無人,動了惻隱之心,縱身下崖,想將這一對兔兒轟走。
    (白兔見司徒平跑來趕牠們,全沒一些懼意,反都人立起來,口中呼呼,張牙舞爪,大有 
    (螳螂當車之勢。
    (這一對白兔竟比平常兔子大好幾倍,又那樣不怕人。
    (司徒平覺著奇怪,打算伸手去捉。
    (內中一隻早蓄勢以待,等司徒平才低下身去,倏地縱起五六尺,朝司徒平臉上抓個正著 
    (。
    (這兩隻兔子竟非常敏捷伶俐,也不逃跑,雙雙圍著司徒平身前身後跑跳個不停。
    (司徒平兔子未捉到手,手臂上反被兔爪抓了幾下,又麻又癢。
    (不由逗上火來,一狠心便將飛劍放出,打算將牠們圍住好捉。
    (這一對白兔知道飛劍厲害,回頭就跑。
    (司徒平用手指著飛劍,拔步便追。
    (司徒平居心不肯傷牠們,眼看追上,又被沒入叢草之中。
    (等到司徒平低頭尋找,這一對白兔又不知從什麼洞穴穿出,在前面發現,一遞一聲叫喚 
    (。
    (等司徒平去追,又回頭飛跑,老是出沒無常,好似存心和司徒平嘔氣一樣。)
    
    

9**時間:稍後 地點:山峰
    (追過兩三個峰頭,引得司徒平興起,倏地收回劍光,身劍合一,朝前追去。
    (那一對白兔回頭見司徒平追來,也是四腳一蹬,比箭還快,朝前飛去。
    (但畢竟劍遁快速,一轉瞬間,便追離不遠,只須加緊速度往前一撲,便可捉到手中。
    (眼看手到擒來,那一對白兔忽地橫著一個騰撲,雙雙往路側懸崖縱將下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崖際 
    (這裡碧峰刺天,峭崖壁立,崖下一片雲霧遮滿,也不知有多少丈深。
    (司徒平再尋白兔,竟然不見蹤跡。
    (這崖壁下面光滑滑地寸草不生,崖頂突出,崖身凹進,無論什麼禽獸都難立足。
    (司徒平望著下面看了一會,見崖腰雲層甚厚,深不見底,不便下去。
    (正要回身,忽聽空中一聲怪叫,比鶴鳴還要響亮。
    (舉目一望,只見一片黑影,隱隱現出兩點金光,風馳電掣直往自己立處飛來。
    (只這一轉瞬間,已離頭頂不遠,因為來勢太疾,也未看出是什麼東西。
    (司徒平知道不好,來不及躲避,忙將飛劍放出,護住頭頂。
    (一隻怪鳥,滿身五色繽紛的毛羽,露出一隻鋼爪,抓了飛劍從司徒平頭上飛過。
    (一片光華,連那一團黑影俱都投入崖下雲層之中。
    (司徒平明知那怪鳥非常厲害,這會竟忘了處境的危險,一時進退兩難。
    (不得已,將身靠著崖側短樹,想到傷心之際,不禁流下淚來。)
旁 白:(白谷逸)你這娃娃年歲也不小了,太陽都快落西山了,還不回去,在這裡哭什麼?難為 
    你長這麼大個子。
    (司徒平聞言,回頭一看,原來是一個穿著破爛的窮老頭兒。
    (司徒平忿不欲生的當兒,見這老頭子倚老賣老,言語奚落,不由也有些生氣。
    (後來一轉念,自己將死的人,何必和這種鄉下老兒生氣?)
司徒平:(勉強答道)老人家,你不要挖苦我。這裡不是好地方,危險得很。下面有妖怪,招呼吃 
    了你,你快些走吧。
白谷逸:你說什麼?這裡是雪浪峰紫玲谷,我常來也沒遇見什麼妖怪。難道你在這裡哭了一場,就 
    哭出一個妖怪來?莫不是你看中秦家姊妹,被她們用雲霧將谷口封鎖,你想將她姊妹哭將 
    出來吧?
    (〔第二十四回 傻小子 誤闖入仙窟  俏姑娘 有意趨紅塵〕
    (二人目光相對,司徒平才覺出那老者雖然貌不驚人,那一雙寒光炯炯的眸子,仍然掩不 
    (了他的真相,愈知自己猜想不差。
    (靈機一動,便近前跪了下來)
司徒平:弟子司徒平,因追一對白兔到此,被遠處飛來一隻大怪鳥將弟子飛劍抓去,無法回見師父 
    。望乞老前輩大發慈悲,助弟子除了怪鳥,奪回飛劍,感恩不盡!
白谷逸:(自言自語)我早說大家都是年輕人,哪有見了不愛的道理?連我老頭子還想念我那死去 
    的黃臉婆子呢。我也是愛多管閒事,又惹火上身了!
司徒平:求求仙師慈悲,救救弟子則個!
    (那老頭好似吃他糾纏不過,頓足說道)
白谷逸:你這娃娃真呆!牠會下去,你不會跟著下去嗎?朝我老頭子訴苦,我又不能替人家嫁你做 
    老婆,有什麼用?
司徒平:弟子微未道行,全憑飛劍防身。如今飛劍已被怪鳥搶去,下面雲霧遮滿,看不見底,不知 
    虛實,如何下去?
白谷逸:人家是嘔你玩的,有什麼打緊?你有這麼好的八字,只管跳下去,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說罷,拖了司徒平往崖邊就走。
    (司徒平平日生不如死,早已看穿一切。
    (隨在老頭身後走向崖邊,往下一看,崖下雲層愈厚,用盡目力,也看不出下面一絲影跡 
    (。)
    
    


到第 (目前1 / 4)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