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劇本 - 第二十集 - 是非分明 點閱數:3792
返回 開放劇本 - 改編劇本 本劇資訊   本劇下載     建議討論   領主: 不二老人  領主登錄

到第 (目前1 / 8)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1**時間: 地點: 
        (後三年,晉景公游於新田,見其土沃水甘,因遷其國,謂之新絳。)
        (以故都為故絳。)
        (百官朝賀,景公設宴於內宮,款待群臣。)
        (日色過晡,左右將治燭。)
        (忽然怪風一陣,捲入堂中,寒氣逼人,在座者無不驚顫。)
        (須臾,風過,景公獨見一蓬頭大鬼,身長丈餘,披髮及地,自戶外而入,攘臂大罵曰)
蓬頭鬼:天乎!我子孫何罪,而汝殺之?我已訴聞於上帝,來取汝命!
        (言畢,將銅錘來打景公。)
晉景公:(大叫)群臣救我!
        (拔佩劍欲斬其鬼,誤劈自己之指。)
        (群臣不知為何,慌忙搶劍。)
        (景公口吐鮮血,悶倒在地,不省人事。)
        
        

2**時間: 地點: 
        (內侍扶晉景公入內寢,良久方醒。)
        (群臣皆不樂而散。)
        (景公遂病不能起。)
左 右:(左右或言)桑門大巫,能白日見鬼,盍往召之?
        (桑門大巫奉晉侯之召,甫入寢門,便言)
大 巫:有鬼!
晉景公:鬼狀何如?
大 巫:(對曰)蓬頭披髮,身長丈餘,以手拍胸,其色甚怒。
晉景公:巫言與寡人所見正合,言寡人枉殺其子孫,不知此何鬼也?
大 巫:先世有功之臣,其子孫被禍最慘者是也。
晉景公:(愕然曰)得非趙氏之祖乎?
        (屠岸賈在旁,即奏曰)
屠岸賈:巫者乃趙盾門客,故借端為趙氏訟冤,吾君不可聽信。
        (景公嘿然良久,又問曰)
晉景公:鬼可禳否?
大 巫:怒甚,禳之無益。
晉景公:然則寡人大限何如?
大 巫:小人冒死直言,恐君之病,不能嘗新麥也。
屠岸賈:麥熟只在月內,君雖病,精神猶旺,何至如此?若主公得嘗新麥,汝當死罪!
        (不繇景公發落,叱之使出。)
        (大巫去後,景公病愈深,晉國醫生入視,不識其症,不敢下藥。)
魏 相:(言於眾曰)吾聞秦有名醫二人,高和高緩,得傳授於扁鵲,能達陰陽之理,善攻內外之症 
        ,見為秦國太醫。欲治主公之病,非此人不可。盍往請之?
臣 甲:秦乃吾之仇國,豈肯遣良醫以救吾君哉?
魏 相:(又曰)恤患分災,鄰國之美事。某雖不才,願掉三寸之舌,必得名醫來晉。
臣 甲:如此,則舉朝皆拜子之賜矣!
        
        

3**時間: 地點: 
        (魏相即日束裝,馳軺車星夜往秦。)
        (秦桓公問其來意。)
魏 相:(奏曰)寡君不幸而沾狂病,聞上國有良醫和緩,有起死回生之術,臣特來敦請,以救寡君 
        。
秦桓公:晉國無理,屢敗我兵,吾國雖有良醫,豈救汝君哉?
魏 相:(正色曰)明公之言差矣!夫秦晉比鄰之國,故我獻公與爾穆公,結婚定好,世世相親。爾 
        穆公始納惠公,復有韓原之來戰;繼納文公,又有汜南之背盟。不終其好,皆爾為之。文公 
        即世,穆公又過聽孟明,欺我襄公之幼弱,師出崤山,襲我屬國,自取敗衂。我獲三帥,赦 
        而不誅,旋違誓言,奪我王官。靈康之世,我一侵崇,爾即伐晉。及我景公問罪於齊,明公 
        又遣杜回興救齊之師。敗不知懲,勝不知止,棄好尋仇,莫不由秦。明公試思:晉犯秦乎? 
        秦犯晉乎?今寡君有負茲之憂,欲借針砭於高鄰,諸臣皆曰:『秦絕我甚,必不許。』臣曰 
:『不然。秦君屢舉不當,安知不悔於厥心?此行也,將假國手以修先君之舊好。』明公若不許,則 
        諸臣之料秦者中矣!夫鄰有恤患之誼,而明公廢之;醫有活人之心,而明公背之。竊為明公 
        不取也。
        (秦桓公見魏相言辭慷慨,分剖詳明,不覺起敬曰)
秦桓公:大夫以正見責寡人,敢不聽教!
        (即詔太醫高緩往晉。)
        (魏相謝恩,遂與高緩同出雍州,星夜望新絳而來。)
        
        

4**時間: 地點: 
        (時晉景公病甚危篤,日夜望秦醫不至。)
        (忽夢有二豎子,從己鼻中跳出,一豎曰)
豎子甲:秦高緩乃當世之名醫,彼若至,用藥,我等必然被傷,何以避之?
豎子乙:若躲在肓之上,膏之下,彼能奈我何哉?
        (須臾,景公大叫心膈間疼痛,坐臥不安。)
        (少頃,魏相引高緩至,入宮診脈畢,緩曰)
高 緩:此病不可為矣!
晉景公:何故?
高 緩:(對曰)此病居肓之上,膏之下,既不可以灸攻,又不可以針達;即使用藥之力,亦不能及 
        。此殆天命也。
晉景公:(嘆曰)所言正合吾夢,真良醫矣!
        (厚其餞送之禮,遣歸秦國。)
        (時有小內侍江忠,伏侍景公辛苦,早間不覺失睡。)
        (夢見背負景公,飛騰於天上,醒來與左右言之。)
        (值屠岸賈入宮問疾,聞其夢,賀景公)
屠岸賈:天者陽明,病者陰暗;飛騰天上,離暗就明,君之疾必漸平矣。
        (晉侯是日,亦自覺胸膈稍寬,聞言甚喜。)
忽 報:甸人來獻新麥。
        (景公欲嘗之,命饔人取其半,舂而屑之為粥。)
        (屠岸賈恨桑門大巫言趙氏之冤,乃奏曰)
屠岸賈:前巫者言主公不能嘗新麥,今其言不驗矣,可召而示之。
        (景公從其言,召桑門大巫入宮,使岸賈責之曰)
屠岸賈:新麥在此,猶患不能嘗乎?
巫 者:尚未可知。
        (景公色變。)
屠岸賈:小臣咒詛,當斬!
        (即命左右牽去。)
大 巫:(大巫嘆曰)吾因明於小術,以自禍其身,豈不悲哉!
        (左右獻大巫之首,恰好饔人將麥粥來獻,時日已中矣。)
        (景公方欲取嘗,忽然腹脹欲泄,喚江忠)
晉景公:負我登廁。
        (纔放下廁,一陣心疼,立腳不住,墜入廁中。)
        (江忠顧不得污穢,抱他起來,氣已絕矣。)
        (上卿欒書,率百官奉世子州蒲舉哀即位,是為厲公。)
        (眾議江忠曾夢負公登天,後負公以出於廁,正應其夢,遂用江忠為殉葬焉。)
        
        

5**時間: 地點: 
        (時宋共公遣上卿華元,行弔於晉,兼賀新君。)
        (因與欒書商議,欲合晉楚之成,免得南北交爭,生民塗炭。)
欒 書:楚未可信也。
華 元:元善於子重,可以任之。
        (欒書乃使其幼子欒鍼,同華元至楚,先與公子嬰齊相見。)
        
        

6**時間: 地點: 
        (嬰齊見欒鍼年青貌偉,問於華元,知是中軍元帥之子,欲試其才)
嬰 齊:上國用兵之法何如?
欒 鍼:(對曰)整。
嬰 齊:(又問)更有何長?
欒 鍼:(答曰)暇。
嬰 齊:人亂我整,人忙我暇,何戰不勝?二字可謂簡而盡矣!
        (遂引見楚王,定議兩國通和,守境安民,動干戈者,鬼神殛之!遂訂期為盟。)
        
        

7**時間: 地點: 
        (晉士燮,楚公子罷,共歃血於宋國西門之外。)
        
        

8**時間: 地點: 
        (楚司馬公子側,自以不曾與議,大怒曰)
公子側:南北之不相通久矣!子重欲擅合成之功,吾必敗之。
        (探知巫臣糾合吳子壽夢,與晉、魯、齊、宋、衛、鄭各國大夫會於鐘離。)
        (公子側遂說楚王曰)
公子側:晉吳通好,必有謀楚之情。宋鄭俱從,楚之宇下一空矣。
楚共王:孤欲伐鄭,奈西門之盟何?
公子側:宋鄭受盟於楚,非一日矣,惟不顧盟,是以附晉。今日之事,惟利則進,何以盟為?
        (共王乃命公子側帥師伐鄭,鄭復背晉從楚。)
        (此周簡王十年事也。)
        
        

9**時間: 地點: 
        (晉厲公大怒,集諸大夫計議伐鄭。)
        (時欒書雖則為政,而三郤擅權。)
(那三郤:乃郤錡、郤犨、郤至。)
        (錡為上軍元帥,犨為上軍副將,至為新軍副將,犨子郤毅,至弟郤乞,並為大夫用事。)
        (厲公素性驕侈,兼好內外嬖幸甚多。)
        (外嬖胥童、夷羊五、長魚矯、匠麗氏等一班少年,皆拜為大夫。)
        (內嬖美姬愛婢,不計其數。)
        (日事淫樂,好諛惡直,政事不修,群臣解體。)
        (士燮見朝政日非,不欲伐鄭。)
郤 至:不伐鄭,何以求諸侯?
欒 書:今日失鄭,魯宋亦將離心,溫季之言是也。
        (楚降將苗賁皇亦勸伐鄭,厲公從其言,獨留荀罃居守,遂親率大將欒書、士燮、郤錡、荀 
        偃、韓厥、郤至、魏錡、欒鍼等,出車六百乘,浩浩蕩蕩,殺奔鄭國。)
        (一面使郤犨往魯衛各國,請兵助戰。)
        
        

10**時間: 地點: 
        (鄭成公聞晉兵勢大,欲謀出降。)
姚鉤耳:鄭地褊小,間於兩大,只宜擇一強者而事之,豈可朝楚暮晉,而歲歲受兵乎?
鄭成公:然則何如?
姚鉤耳:依臣之見,莫如求救於楚。楚至,吾與之夾攻,大破晉兵,可保數年之安也。
        (成公遂遣鉤耳往楚求救。)
        
        


到第 (目前1 / 8)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