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教場
    (此時雷橫監造鉤鐮鎗已都完備。)
    (宋江、吳用等啟請徐寧,教眾軍健學使鉤鐮鎗法。)
徐 寧:小弟今當盡情剖露,訓練眾軍頭目,揀選身材長壯之士。
    (眾頭領都在聚義廳上看徐寧選軍,說那個鉤鐮鎗法。)
    (當下徐寧選軍已罷,便下聚義廳來,拿起一把鉤鐮鎗自使一回。)
    (眾人見了喝采。)
徐 寧:(便教眾軍)但凡馬上使這般軍器,就腰胯裏做步上來,上中七路,三鉤四撥,
    一搠一分,共使九個變法。若是步行使這鉤鐮鎗,亦最得用。先使八步四撥,蕩
    開門戶;十二步一變,十六步大轉身。分鉤鎌搠激,二十四步,挪上攢下,鉤東
    撥西;三十六步,渾身蓋護,奪硬鬥強。此是鉤鐮鎗正法。
    (不到半月之間,教成山寨五七百人,宋江並眾頭領看了大喜,準備破敵。)
    
    
2**時間:後來 地點:水寨
    (呼延灼自從折了彭、凌振,每日只把馬軍來水邊搦戰。)
    (山寨中只教水軍頭領牢守各處灘頭,水底釘了暗樁。)
    (呼延灼雖是在山西山北兩路出哨,決不能夠到山寨邊。)
    
    
3**時間:後來 地點:山寨 
    (梁山泊卻叫凌振製造了諸般火砲,克日定時,下山對敵。)
宋 江:不才淺見,未知合眾位心意否?
吳 用:願聞其略。
宋 江:明日並不用一騎馬軍,眾頭領都是步戰。孫吳兵法,卻利於山林沮澤。今將步軍
    下山,分作十隊誘敵。但見軍馬衝掩將來,都望蘆葦荊棘林中亂走。卻先把鉤鐮
    鎗軍士埋伏在彼,每十個會使鉤鐮鎗的,間著十個撓鉤手,但見馬到,一攪鉤翻
    ,便把撓鉤搭將入去捉了。平川窄路,也如此埋伏。此法如何?
吳 用:正應如此藏兵捉將。
徐 寧:鉤鐮鎗並撓鉤,正是此法。
    (宋江當日分撥十隊步軍人馬:劉唐、杜遷引一隊;穆弘、穆春引一隊;楊雄、
    (陶宗旺引一隊;朱仝、鄧飛引一隊;解珍、解寶引一隊;鄒淵、鄒潤引一隊;
    (一丈青、王矮虎引一隊;薛永、馬麟引一隊;燕順、鄭天壽引一隊;楊林、李
    (雲引一隊。)
    (這十隊步軍,先行下山誘引敵軍。)
    (再差李俊、張橫、張順、三阮、童威、童猛、孟康九個水軍頭領,乘駕戰船接
    (應。)
    (再叫花榮、秦明、李應、柴進、孫立、歐鵬六個頭領,乘馬引軍,只在山邊搦
    (戰。)
    (凌振、杜興專放號砲。)
    (卻叫徐寧、湯隆總行招引使鉤鐮鎗軍士。)
    (中軍宋江、吳用、公孫勝、戴宗、呂方、郭盛總制軍馬,指揮號令。)
    (其餘頭領俱各守寨。)
    (宋江分撥已定,是夜三更,先載使鉤鐮鎗軍士過渡,四面去分頭埋伏已定。)
    
    
4**時間:後來 地點:水面 
    (四更卻渡十隊步軍過去。)
    (凌振、杜興載過風火砲,架上高埠去處,豎起砲架,擱上火砲。)
    (徐寧、湯隆各執號帶渡水。)
    
    
5**時間:後來 地點:水邊 
    (平明時分,宋江守中軍人馬,隔水擂鼓吶喊搖旗。)
    
    
6**時間:後來 地點:軍帳 
    (呼延灼正在中軍帳內,聽得探子報知,傳令便差先鋒韓滔先來出哨。)
    (隨即鎖上「連環甲馬」,呼延灼全身披掛。
    (騎了踢雪烏騅馬,仗著雙鞭,大驅車馬,殺奔梁山泊來。)
    
    
7**時間:後來 地點:水邊 
    (隔水望見宋江引著許多人馬,呼延灼教擺開馬軍。)
韓 滔:(來與呼延灼商議)正南上一隊步軍,不知多少的?
呼延灼:休問他多少,只顧把連環馬衝將去!
    (韓滔引著五百馬軍,飛哨出去。)
    (又見東南上一隊軍兵起來,卻欲分兵去哨,只見西南上又有起一隊旗號,招颭
    (吶喊。)
    (韓滔再引軍回來,對呼延灼)
韓 滔:南邊三隊賊兵,都是梁山泊旗號。
呼延灼:這廝許多時不出來廝殺,必有計策。
    (說猶未了,只聽得北邊一聲砲響。)
呼延灼:(罵)這砲必是凌振從賊,教他施放。
    (眾人平南一望,只見北邊又擁起三隊旗號,呼延灼對韓滔)
呼延灼:此必是賊人奸計。我和你把人馬分為兩路,我去殺北邊人馬,你去殺南邊人馬。
    (正欲分兵之際,只見西邊又是四隊人馬起來,呼延灼心慌。)
    (又聽的正北上連珠砲響,一帶直接到土坡上。)
    (那一個母砲周回接著四十九個子砲,名為「子母砲」,響處風威大作。)
    (呼延灼軍兵,不戰自亂,急和韓滔各引馬步軍兵四下衝突。)
    (這十隊步軍,東趕東走,西趕西走,呼延灼看了大怒,引兵望北沖將來。)
    (宋江軍兵盡投蘆葦中亂走,呼延灼大驅連環馬,捲地而來。)
    (那甲馬一齊跑發,收勒不住,盡望敗葦折蘆之中,枯草荒林之內跑了去。)
    (只聽裏面胡哨響處,鉤鐮鎗一齊舉手。)
    (先鉤倒兩邊馬腳,中間的甲馬,便自咆哮起來。)
    (那撓鉤手軍士一齊搭住,蘆葦中只顧縛人。)
    (呼延灼見中了鉤鐮鎗計,便勒馬回南邊去趕韓滔。)
    (背後風火砲當頭打將下來。)
    (這邊那邊,漫山遍野,都是步軍追趕著。)
    (韓滔、呼延灼部領的「連環甲馬」,亂滾滾都攧入荒草蘆葦之中,盡被捉了。
    ()
    (二人情知中了計策,縱馬去四面跟尋馬軍奪路奔走。
    (那幾條路上,麻林般擺著梁山泊旗號,不敢投那幾條路走,一直便望西北上來
    (。)
    
    
8**時間:後來 地點:山路 
    (行不到五六里路,早擁出一隊強人。
    (當先兩個好漢攔路,一個是沒遮攔穆弘,一個是「小遮攔」穆春,撚兩條朴刀
    (大喝)
穆 弘:敗將休走!
    (呼延灼忿怒,舞起雙鞭,縱馬直取穆弘、穆春。)
    (略鬥四五合,穆春便走。)
    (呼延灼只怕中了計,不來追趕,望正北大路而走。)
    
    
9**時間:後來 地點:大路 
    (山坡下又轉出一隊強人,當先兩個好漢)
    (攔路,一個是「兩頭蛇」解珍,一個是「雙尾蝎」解寶。)
    (各挺鋼叉,直奔前來。)
    (呼延灼舞起雙鞭,來戰兩個。)
    (鬥不到五七合,解珍、解寶拔步便走。)
    
    
10**時間:後來 地點:山路 
    (呼延灼趕不過半里多路,兩邊鑽出二十四把鉤鐮鎗,著地捲將來。)
    (呼延灼無心戀戰,撥轉馬頭望東北上大路便走,又撞著王矮虎、一丈青夫妻二
    (人,截住去路。
    (呼延灼見路徑不平,四下兼有荊棘遮攔,拍馬舞鞭,殺開條路,直沖過去。)
    (王矮虎、一丈青趕了一直趕不上,呼延灼自投東北上去了。)
    (殺的大敗虧輸,雨零星亂。)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