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後來 地點:楊宅 
    (潘公已安排下些素酒食,請石秀坐定吃酒。)
潘 公:叔叔遠出勞心,自趕豬來辛苦。
石 秀:丈丈,禮當。且收過了這本明白帳目。若上面有半點私心,天地誅滅。
潘 公:叔叔何故出此言?並不曾有個甚事。
石 秀:少人離鄉五七年了,今欲要回家去走一遭,特地交還帳目。今晚辭了哥哥,明早
    便行。
    (潘公聽了,大笑起來)
潘 公:叔叔且住,老漢已知叔叔的意了。叔叔兩夜不曾回家,今日回來,見收拾過了家
    火什物,叔叔已定心裏只是不開店了,因此要去。休說恁地好買賣,……便不開
    店時,也養叔叔在家。
石 秀:卻是多有不便。
潘 公:不瞞叔叔說,我這小女先嫁得本府一個王押司,不幸沒了,今得二週年,做些功
    果與他,因此歇了這兩日買賣。明日請下報恩寺僧人來做功德,就要央叔叔管待
    則個。老漢年紀高大,熬不得夜,因此一發和叔叔說知。
石 秀:既然丈丈恁地說時,小人再納定性過幾時。
潘 公:叔叔今後並不要疑心,只顧隨分且過。
    (當時吃了幾杯酒,並些素食,收過了杯盤。)
    (只見人挑將經擔到來,鋪設壇場,擺放佛像、供器、鼓鈸、鐘磬、香花、燈燭
    (。)
    (廚下一面安排齋食。)
    
    
2**時間:後來 地點:楊宅 
    (楊雄到申牌時分,回家走一遭,吩咐石秀)
楊 雄:賢弟,我今夜卻恨當牢,不得前來,凡事央你支持則個。
石 秀:哥哥放心自去,晚間兄弟替你料理。
    (楊雄去了,石秀自在門前照管。)
    (沒多時,只見小和尚裴如海揭起簾子入來。)
    (裴如海人到裏面,深深地與石秀打個問訊。)
石 秀:(答禮)師父少坐。
    (隨背後一個人,挑兩個盒子入來。)
石 秀:(便叫)丈人,有個師父在這裏。
    (潘公聽得,從裏面出來。)
裴如海:乾爺如何一向不到敝寺。
潘 公:便是開了這些店面,卻沒工夫出來。
裴如海:押司週年,無甚罕物相送,些少掛麵,幾包京棗。……
潘 公:阿也,甚麼理,教師父壞鈔!(對石秀)叔叔收過了。
    (石秀自搬入去,叫點茶出來,門前請裴如海喫。)
    (巧雲從樓上下來,不敢十分穿重孝,只是淡粧輕抹。)
    
    
3**時間:後來 地點:後間
巧 雲:叔叔,誰送物事來?
石 秀:一個和尚,叫丈人做乾爺的送來。
巧 雲:(笑)是師兄裴如海裴如海,一個老實的和尚。他便是裴家絨線鋪裏小官人,出
    家在報恩寺中。因他師父是家裏門徒,結拜我父做乾爺,長奴兩歲,因此上叫他
    做師兄。他法名叫做海公。──叔叔,晚間你只聽他請佛念經,有這般好聲音。
石 秀:原來恁地。
    (自肚裏已有些瞧科。)
    (巧雲便下樓來見裴如海,石秀卻背叉著手,隨後跟出來,布簾裏張看。)
    
    
4**時間:後來 地點:前堂
    (巧雲出到外面,那裴如海便起身向前來,合掌深深的打個問訊。)
巧 雲:甚麼理,教師兄壞鈔!
裴如海:賢妹,些少薄禮微物,不足掛齒。
巧 雲:師兄何故這般說?出家人的物事,怎的消受得?
裴如海:敝寺新造水陸堂,也要來請賢妹隨喜,只恐節級見怪。
巧 雲:家下拙夫卻不恁地計較,老母死時,也曾許下血盆願心,早晚也要到上剎相煩還
    了。
裴如海:這是自家的事,如何恁地說?但是吩咐如海的事,小僧便去辦來。
巧 雲:師兄,多與我娘念幾卷經便好。
    (裏面婭嬛捧茶出來,巧雲拿起一盞茶來,把帕子去茶鐘口邊抹一抹,雙手遞與
    (裴如海。)
    (裴如海一頭接茶,兩隻眼涎瞪瞪的只顧看巧雲身上,巧雲也嘻嘻的笑著看裴如
    (海。)
    (石秀在布簾裏張見。)
石 秀:(自肚裏暗忖)莫信直中直,須防仁不仁。我幾番見那婆娘常常的只顧對我說些
    風話,我只以親嫂嫂一般相待,原來這婆娘倒不是個良人。莫教撞在石秀手裏,
    敢替楊雄做個出場,也不見的。(石秀此時已有三分在意了,便揭起布簾,走將
    (出來。)
    (裴如海放下茶盞。)
裴如海:大郎請坐。
巧 雲:(巧雲便插口)這個叔叔,便是拙夫新認義的兄弟。
    (裴如海虛心冷氣,動問)
裴如海:大郎貴鄉何處?高姓大名?
石 秀:我姓石,名秀,金陵人氏。因為只好閒管,替人出力,以此叫做拚命三郎。我是
    個粗鹵漢子,禮數不到,和尚休怪!
裴如海:不敢,不敢。小僧去接眾僧來赴場。
    (相別出門去了。)
巧 雲:師兄早來些個。
裴如海:便來了。
    (巧雲送了裴如海出門,自入裏面來了。)
    
    
5**時間:後來 地點:前堂 
    (裴如海打須眾僧卻來赴場,潘公、石秀接著,相待茶湯日罷,持劫鼓鈑,歌詠
    (讚揚。)
    (只見裴如海同一個一般年紀小的和尚做闍黎,播動鈴杵,發牒請佛,獻齋讚供
    (諸大護法,監壇主盟,追薦亡夫王押司早生天界。)
    (巧雲喬素梳粧,來到法壇上,執著手爐,撚香禮佛。)
    (那裴如海越逞精神,搖著鈴杵,念動真言。)
    (這一堂和尚見了楊雄老婆這等模樣,都七顛八倒起來。)
    (石秀卻在側邊看了,也自冷笑)
    
    
6**時間:後來 地點:後間 
    (眾和尚就裏面喫齋。)
    (裴如海卻在眾僧背後,轉過頭來,看著巧雲嘻嘻的笑。)
    (巧雲也掩著口笑。)
    (兩個都眉來眼去,以目送情。)
    (石秀都看在眼裏,自有五分來不快意。)
    (眾僧都坐了喫齋,先飲了幾杯素酒,搬出齋來,都下了嚫錢。)
    
    
7**時間:後來 地點:前堂 
    (少刻,眾僧齋罷,都起身行食去了。)
    (轉過一遭,再入場。)
    (石秀心中好生不快意,只推肚疼,自去睡在板壁後了。)
    (巧雲一點情動,那裏顧的防備人看見。
    (巧雲支持眾僧,又打了一回鼓鈸動事,把些茶食果品煎點。)
    (裴如海著眾僧用心看經,請天王拜懺,設浴召亡,參禮三寶。)
    
    
8**時間:夜 地點:同上 
    (追薦到三更時分,眾僧困倦,這裴如海越逞精神,高聲看誦。)
    (巧雲在布簾下看了,慾火熾盛,不覺情動,便教婭嬛請裴如海說話。)
    (裴如海慌忙來到巧雲面前。)
巧 雲:(扯住裴如海袖子說)師兄明日來取功德錢時,就對爹爹說血盆願心一事,不要
    忘了。
裴如海:小僧記得。只說要還願,也還了好。你家這個叔叔好生利害。
巧 雲:這個倸他則甚!又不是親骨肉。
裴如海:恁地小僧卻纔放心。我只是節級的至親兄弟。
    (兩個又戲笑了一回。)
    (裴如海自出去判斛送亡。)
    (石秀卻在板壁後正張得著,都看在肚裏了。)
    
    
9**時間:後來 地點:同上 
    (當夜五更場滿散,送佛化紙已了,眾僧作謝回去,巧雲自上樓去睡了。)
石 秀:(卻自尋思了氣)哥哥恁的豪傑,卻恨撞了這個淫婦。
    (忍了一肚皮鳥氣,自去作坊裏睡了。)
    
    
10**時間:次日 地點:楊宅 
    (楊雄回家,俱各不提。)
    (飯後楊雄又出去了。)
    (只見裴如海又換了一套整整齊齊的僧衣,逕到楊家來。)
    (巧雲聽得是裴如海來了,慌忙下樓,出來接著。)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