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亭上 
    (張順拎了數尾鮮魚,來琵琶亭上陪侍宋江。)
宋 江:(謝)何須許多,但賜一尾,也十分勾了。
張 順:些小微物,何足掛齒!兄長食不了時,將回行館做下飯。
    (兩個序齒,李逵年長,坐了第三位,張順坐第四位。)
    (再叫酒保討兩樽玉壺春上色酒來,並些海鮮、按酒、果品之類。)
張 順:(吩咐酒保)一尾魚做辣湯,用酒蒸,一尾叫酒保切鱠。
    (酒保拎了魚,去了。)
    (四人飲酒中間,各敘胸中之事。
    (一個女娘,年方二八,穿一身紗衣,來到跟前,深深的了四個萬福,頓開喉音
    (便唱。)
    (李逵正待要賣弄胸中許多豪傑的事務,卻被他唱起來一攪,三個且都聽唱,打
    (斷了他的話頭。
    (李逵怒從心起,跳起身來,把兩個指頭去那女娘子額上一點,那女子大叫一聲
    (,驀然倒地。)
    (眾人近前看時,只見那女娘桃腮似土,檀口無言。)
    (那酒店主人一發向前攔住四人。)
店主人:四位官人如何是好?
    (酒保過賣都向前來救他,就地下把水噴噀,看看甦醒,扶將起來。)
    (看時,額角上抹脫了一片油皮,因此那女子暈昏倒了,救得醒來,千好萬好。
    ()
    (他的爹娘聽得說是黑旋風,先是驚得呆了半晌,那裏敢說一言。)
    (看那女子,已自說得話了,娘母取個手帕,自與他包了頭,收拾了釵環。)
宋 江:你姓甚麼?那裏人家?
宋老兒:不瞞官人說,老身夫妻兩口兒,姓宋,原是京師人。只有這個女兒,小字玉蓮,
    他爹自教得他幾個曲兒,胡亂叫他來這琵琶亭上賣唱養口。為他性急,不看頭勢
    ,不管官人說話,只顧便唱,今日這哥哥失手,傷了女兒些個,終不成經官動詞
    ,連累官人。
宋 江:你著甚人跟我到營裏,我與你二十兩銀子,將息女兒,日後嫁個良人,免在這裏
    賣唱。
    (宋氏夫妻兩口兒便拜謝)
宋老兒:怎敢指望許多!
宋 江:我說一句是一句,並不會說謊。你便叫你老兒自跟我去討與他。
宋老兒:(拜謝)深感官人救濟。
戴 宗:(埋冤李逵)你這廝要便與人合口,又教哥哥壞了許多銀子。
李 逵:只指頭略擦得一擦,他自倒了,不曾見這般鳥女子恁地嬌嫩。你便在我臉上打一
    百拳,也不妨。
    (宋江等眾人都笑起來。)
    (張順便叫酒保去說,這席酒錢我自還他。)
酒 保:(酒保)不妨,不妨,只顧去。
宋 江:兄弟,我勸二位來喫酒,倒要你還錢!
張 順:(苦死要還)難得哥哥會面,仁兄在山東時,小弟哥兒兩個也兀自要來投奔哥哥
    ,今日天幸得識尊顏,權表薄意,非足為禮。
戴 宗:公明兄長,既然是張二哥相敬之心,只得曲允。
宋 江:既然兄弟還了,改日卻另置杯復禮。
    
    
2**時間:後來 地點:街上 
    (張順大喜,就將了兩尾鯉魚,和戴宗、李逵帶了這個宋老兒,都送宋江離了琵
    (琶亭。)
    
    
3**時間:後來 地點:抄事房
    (來到營裏,五個人都進抄事房裏坐下。)
    (宋江先取兩錠小銀二十兩,與了宋老兒,那老兒拜謝了去。)
    (天色已晚,張順送了魚,宋江取出張橫書,付與張順,相別去了。)
宋 江:(取出五十兩一錠大銀對李逵)兄弟,你將去使用。
    (戴宗、李逵也自作別,趕入城去了。)
    
    
4**時間:夜 地點:同上 
    (宋江至夜四更,肚裏絞腸刮肚價疼。)
    
    
5**時間:天明 地點:同上 
    (天明時,一連瀉了二十來遭,昏暈倒了,睡在房中。)
    (營裏眾人都來煮粥,燒湯,看覷,伏侍他。)
    
    
6**時間:次日 地點:同上 
    (次日,張順因見宋江愛魚喫,又將得好金色大鯉魚兩尾送來,就謝宋江寄書之
    (義,卻見宋江破腹,瀉倒在床,眾囚徒都在房裏看視。)
張 順:我這就去請醫人來。
宋 江:自貪口腹,喫了些鮮魚,壞了肚腹,你只與我贖一貼止瀉六和湯來喫便好了。這
    兩尾魚,一尾送與王管營,一尾送與趙差撥。
    (張順應了自去。)
    
    
7**時間:次日 地點:同上 
    (戴宗、李逵備了酒肉,逕來抄事房看望宋江。)
    (只見宋江暴病纔可,喫不得酒肉,兩個自在房面前喫了。
    (直至日晚,相別去了。)
    
    
8**時間:後來 地點:同上 
    (宋江自在營中將息了五七日,覺得身體沒事,病症已痊。
    (決定入城中去尋戴宗。)
    (揣了些銀子,鎖上房門,離了營裏。)
    
    
9**時間:後來 地點:街上
    (宋江信步出街來,逕走入城。
    (去州衙前左邊尋問戴院長家。)
鄰 人:(指點宋江)他又無老小,只在城隍廟間壁觀音庵裏歇。
    (宋江聽了,尋訪直到那裏。
    (門已鎖,無人在。)
    
    
10**時間:後來 地點:另一處 
    (宋江來尋問黑旋風李逵,多人說)
鄰 人:他自個沒頭神,又無家室,只在牢裏安身。沒地裏的巡檢,東邊歇兩日,西邊歪
    幾時,正不知他那裏是住處。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