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後來 地點:快活林
    (蔣門神喫了一驚,踢翻了交椅,丟去蠅拂子,便鑽將來。)
    (武松卻好迎著,正在大闊路上撞見。)
    (蔣門神見了武松,心裏先欺他醉,只顧趕將入來。)
    (說時遲,那時快,武松先把兩個拳頭去蔣門神臉上虛影一影,忽地轉身便走。
    ()
    (蔣門神大怒,搶將來;被武松一飛腳踢起,踢中蔣門神小腹上,雙手按了,便
    (蹲下去。)
    (武松一踅,踅將過來,那只右腳早踢起,直飛在蔣門神額角上,踢著正中,望
    (後便倒。)
    (武松追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這醋缽兒大小拳頭,望蔣門神臉上便打。)
    (打的蔣門神在地下叫饒。)
武 松:(喝)若要我饒你性命,只要依我三件事。
蔣門神:(在地下叫)好漢饒我!休說三件,便是三百件,我也依得!
武 松:第一件,要你便離了快活林,將一應家火什物,隨即交還原主金眼彪施恩。誰教
    你強奪他的?
蔣門神:(慌忙應)依得,依得。
武 松:第二件,我如今饒了你起來,你便去央請快活林為頭為腦的英雄豪傑,都來與施
    恩陪話。
蔣門神:小人也依得。
武 松:第三件,你從今日交割還了,便要你離了這快活林,連夜回鄉去,不許你在孟州
    住!在這裏不回去時,我見一遍,打你一遍,我見十遍,打十遍;輕則打你半死
    ,重則結果你命。你依得麼?
蔣門神:(聽了,要掙扎性命,連聲應)依得,依得,蔣忠都依。
    (武松就地下提起蔣門神來,看時,打得臉青嘴腫,脖子歪在半邊,額角頭流出
    (鮮血來。)
武 松:(指著蔣門神說)休言你這廝鳥蠢漢!景陽岡上那只大蟲,也只三拳兩腳,我兀
    自打死了!量你這個,值得甚的!快交割還他!但遲了些個,再是一頓,便一發
    結果了你這廝!
    (蔣門神此時方纔知是武松,只得喏喏連聲告饒。)
    (施恩早到,帶領著三二十個悍勇軍健,都來相幫。
    (見武松贏了蔣門神,不勝之喜,團團擁定武松。)
武 松:(指著蔣門神)本主已自在這裏了。你一面便搬,一面快去請人來陪話。
蔣門神:好漢,且請去店裏坐地。
    
    
2**時間:後來 地點:店裡
    (武松帶一行人都到店裏看時,滿地都是酒漿。)
    (這兩個鳥男女,正在缸裏扶牆摸壁掙扎。)
    (蔣敬妻纔方從缸裏爬得出來,頭臉都喫磕破了,下半截淋淋漓漓都拖著酒漿。
    ()
    (那幾個火家酒保,走得不見影了。)
    (武松與眾人入到店裏坐下,喝)
武 松:你等快收拾起身!
    (一面安排車子,收拾行李,先送那婦人去了。)
    (對酒保道)
    你等快去鎮上請十數個為頭的豪傑,都來店裏,替蔣門神與施恩陪話。
    
    
3**時間:後來 地點:同上
    (儘把好酒開了,有的是按酒,都擺列了桌面,請眾人坐地。)
    (武松叫施恩在蔣門神上首坐定。)
    (各人面前放隻大碗,叫把酒只顧篩來。)
    (酒至數碗,武松開話)
武 松:眾位高鄰,都在這裏,小人武松,自從陽穀縣殺了人,配在這裏,便聽得人說:
    快活林這座酒店,原是小施管營造的屋宇等項買賣;被這蔣門神倚勢豪強,公然
    奪了,白白地占了他的衣飯。你眾人休猜是我的主人,他和我並無干涉。我從來
    只要打天下這等不明德的人。我若路見不平,真乃拔刀相助,我便死也不怕。今
    日我本待把蔣家這廝一頓拳腳打死,就除了一害。我看你眾高鄰面上,權寄下這
    廝一條性命。只今晚便叫他投外府去。若不離了此間,再撞見我時,景陽岡上大
    蟲,便是模樣。
    (眾人纔知他是景陽岡上打虎的武都頭,都起身替蔣門神陪話)
土 豪:好漢息怒。教他便搬了去,奉還本主。
    (那蔣門神喫他一嚇,那裏敢再做聲。)
    (施恩便點了家火什物,交割了店肆。)
    (蔣門神羞慚滿面,相謝了眾人,自喚了一輛車兒,就裝了行李,起身去了。)
    (武松邀眾高鄰,直喫得東倒西歪。)
    
    
4**時間:後來 地點:店裡
    (施老管營,騎了馬,直來店裏。
    (相謝武松,連日在店內飲酒作賀。)
    (快活林一境之人,都知武松了得,絡繹前來拜見武松。)
    (自此重整店面,開張酒肆,老管營自回安平寨理事。)
    
    
5**時間:後來 地點:
    (自此施恩的買賣,比往常加增三五分利息,各店裏並各賭坊兌坊,加利倍送閒
    (錢來與施恩。)
    (施恩得武松爭了這口氣,把武松似爺娘一般敬重。)
    (施恩似此重霸得孟州快活林。)
    
    
6**時間:一個月後 地點:店裡 
    (荏苒光陰,早過了一月之上。)
    (炎威漸退,玉露生涼,金風去暑,已及深秋。)
    (當日施恩正和武松在店裏閒坐說話,論些拳棒鎗法。
    (只見店門前兩三個軍漢,牽著一匹馬,來店裏尋問主人)
隨 人:那個是打虎的武都頭?
    (施恩卻認得是孟州守禦兵馬都監張蒙方衙內親隨人。)
施 恩:(便向前問)你等尋武都頭則甚?
軍 漢:奉都監相公鈞旨:聞知武都頭是個好男子,特地差我們將馬來取他,相公有鈞帖
    在此。
施 恩:(便對武松)兄長,這幾位郎中是張都監相公處差來取你。他既著人牽馬來,哥
    哥心下如何?
武 松:他既是取我,只得走一遭,看他有甚話說。
    (隨即換了衣裳巾幘,帶了個小伴當,上了馬。)
    
    
7**時間:後來 地點:張宅 
    (到得張都監宅前,武松下了馬。
    (跟著那軍漢,直到廳前參見那張都監。)
    
    
8**時間:接上 地點:大廳
    (那張蒙方在廳上,見了武松來,大喜。)
張蒙方:教進前來相見。
    (武松到廳下,拜了張都監,叉手立在側邊。)
張都監:(便對武松)我聞知你是個大丈夫,男子漢,英雄無敵,敢與人同死同生。我帳
    前見缺恁地一個人,不知你肯與我做親隨梯己人麼?
武 松:(跪下稱謝)小人是個牢城營內囚徒。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當以執鞭隨鐙,伏侍
    恩相。
    (張都監大喜,便叫取果盒酒出來。)
    (張都監親自賜了酒,叫武松喫的大醉。)
    (就前廳廊下,收拾一間耳房,與武松安歇。)
    
    
9**時間:次日 地點:張宅 
    (張都監差人去施恩處,取了行李來,只在張都監家宿歇。)
    (早晚都監相公,不住地喚武松進後堂與酒與食,放他穿房入戶,把做親人一般
    (看待。
    (又叫裁縫與武松徹裏徹外做秋衣。)
    (外人俱送些金銀、財帛、緞疋……等件。)
    (武松買個柳藤箱子,把這送的東西,都鎖在裏面。)
    
    
10**時間:八月中秋 地點:樓下 
    (張都監向後堂深處鴛鴦樓下,安排筵宴,慶賞中秋,叫喚武松到裏面飲酒。)
    (武松見夫人宅眷,都在席上,喫了一杯,便待轉身出來。)
張都監:(喚住武松問)你那裏去?
武 松:恩相在上:夫人宅眷在此飲宴,小人理合迴避。
張都監:(大笑)差了,我敬你是個義士,特地請將你來一處飲酒,如自家一般,何故卻
    要迴避?
    (便教坐了。)
武 松:小人是個囚徒,如何敢與恩相坐地?
張都監:義士,你如何見外?此間又無外人,便坐不妨。
    (武松三迴五次,謙讓告辭,張都監那裏肯放,定要武松一處坐地。)
    (武松只得唱個無禮喏,遠遠地斜著身坐下。)
    (張都監著丫嬛養娘相勸。)
    (飲過五七杯酒,張都監叫抬上果桌飲酒,又進了一兩套食,次說些閒話,問了
    (些鎗法。)
張都監:大丈夫飲酒,何用小杯!
    (叫取大銀賞鍾斟酒與義士喫。)
    (連珠箭勸了武松幾鍾。)
    (看看月明光彩,照入東窗。)
    (武松喫的半醉,卻都忘了禮數,只顧痛飲。)
    (張都監叫喚一個心愛的養娘,叫做玉蘭,出來唱曲。)
張都監:(指著玉蘭)這裏別無外人,只有我心腹之人武都頭在此。你可唱個中秋對月時
    景的曲兒,教我們聽則個。
    (玉蘭執著象板,向前各個萬福,頓開喉嚨,唱一隻東坡學士中秋水調歌,唱是
    (:
    (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  我欲乘風歸去,只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高捲珠簾,低綺戶,照無眠。)
    (  不應有恨,何事常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
    (  但願人長久,萬里共嬋娟。)
    (這玉蘭唱罷,放下象板,又各了一個萬福,立在一邊。)
張都監:玉蘭,你可把一巡酒。
    (這玉蘭應了,便拿了一副勸盤,丫嬛斟酒,先遞了相公,次勸了夫人,第三便
    (勸武松飲酒。)
    (張都監叫斟滿著。)
    (武松那裏敢抬頭,起身遠遠地接過酒來,唱了相公夫人兩個大喏,拿起酒來,
    (一飲而盡,便還了盞子。)
張都監:(指著玉蘭對武松)此女頗有些聰明伶俐,善知音律,極能鍼指。如你不嫌低微
    ,數日之間,擇了良時,將來與你做個妻室。
武 松:(起身再拜)量小人何者之人,怎敢望恩相宅眷為妻?枉自折武松的草料。
張都監:(笑)我既出了此言,必要與你。你休推故阻,我必不負約。
    (當時一連又飲了十數杯酒。)
    (約莫酒湧上來,恐怕失了禮節,便起身拜謝了相公夫人,出到前廳廊下房門前
    (。)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