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某日 地點:縣衙前 
    (武松走出縣前來閒翫,只聽得背後一箇人叫聲)
旁 白:(武大郎)武都頭,你今日發跡了,如何不看覷我則箇?
武 松:(回顧頭來看了,叫聲)阿呀!你如何卻在這裏?
    (武都頭撲翻身便拜。)
    (拜罷)一年有餘不見哥哥,如何卻在這裏?
武大郎:二哥,你去了許多時,如何不寄封書來與我?我又怨你,又想你。
武 松:哥哥如何是怨我想我?
武大郎:你當年喫酒醉了,和人相打,時常喫官司,教我要便隨衙聽候,便是怨你處。想
    你時,我近來取得一箇老小,清河縣人不怯氣,都來相欺負,沒人做主;我如今
    在那裏安不得身,只得搬來這裏賃房居住:因此便是想你處。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武大郎與武松,是一母所生兩箇。這武大郎,身不滿五
    尺,面目醜陋,頭腦可笑;清河縣人,見他生得短矮,起他一箇諢名,叫做「三
    寸丁穀樹皮」。
    那清河縣裏有一箇大戶人家,有箇使女,小名喚做潘金蓮;年方二十餘歲,頗有
    些顏色。
    因為那箇大戶要纏他,這女使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從。
    那箇大戶以此記恨於心,卻倒賠些房奩,不要武大郎一文錢,白白地嫁與他。
    自從武大郎娶得潘金蓮之後,清河縣里有幾箇奸詐的浮浪子弟們,卻來他家裏薅
    惱。
    原來這婦人,見武大郎身材短矮,人物猥獕,不會風流。
    這婆娘倒諸般好,為頭的愛偷漢子。
    那潘金蓮過門之後,武大郎是箇懦弱依本分的人,被這一班人不時間在門前叫:
    好一塊羊肉,倒落在狗口裏!
    因此武大郎在清河縣住不牢,搬來這陽谷縣紫石街賃房居住,每日仍舊挑賣炊餅
    。
武大郎:兄弟,我前日在街上聽得人沸沸地說:景陽岡上一箇打虎的壯士,姓武,縣裏知
    縣參他做箇都頭。我也八分猜是你,原來今日纔得撞見。我且不做買賣,一同和
    你家去。
武 松:哥哥家在那裏?
武大郎:(用手指)只在前面紫石街便是。
    (武松替武大郎挑了擔兒,武大郎引著武松,轉灣抹角,一逕望紫石街來。)
    
    
2**時間:後來 地點:武宅 
    (轉過兩箇灣,來到一箇茶坊間壁。)
武大郎:(叫)大嫂開門。
    (只見蘆簾起處,潘金蓮出到簾子下應。)
潘金蓮:大哥,怎地半早便歸?
武大郎:你的叔叔在這裏,且來廝見。
    (武大郎接了擔兒入去,便出來)
武大郎:二哥,入屋裏來,和你嫂嫂相見。
    
    
3**時間:後來 地點:內室
    (武松揭起簾子,入進裏面,與潘金蓮相見。)
武大郎:大嫂,原來景陽岡上打死大蟲新充做都頭的,正是我這兄弟。
潘金蓮:(叉手向前)叔叔萬福。
武 松:嫂嫂請坐。
    (武松當下推金山,倒玉柱,納頭便拜。)
潘金蓮:(向前扶住武松)叔叔,折殺奴家。
武 松:嫂嫂受禮。
潘金蓮:奴家也聽得說:有箇打虎的好漢,迎到縣前來。奴家也正待要去看一看。不想去
    得遲了,趕不上,不曾看見,原來卻是叔叔。且請叔叔到樓上去坐。
    (當下潘金蓮叫武大郎請武松上樓,主客席裏坐地。)
    
    
4**時間:後來 地點:樓上 
    (三箇人同到樓上坐了,潘金蓮看著武大郎。)
潘金蓮:我陪侍著叔叔坐地,你去安排些酒食來,管待叔叔。
武大郎:最好。二哥,你且坐一坐,我便來也。
    (武大郎下樓去了。)
    (潘金蓮在樓上,看了武松這表人物,心裏七上八下,尋思不已。)
潘金蓮:叔叔,來這裏幾日了?
武 松:到此間十數日了。
潘金蓮:叔叔在那裏安歇?
武 松:胡亂權在縣衙裏安歇。
潘金蓮:叔叔,恁地時,卻不便當。
武 松:獨自一身,容易料理。早晚自有士兵伏侍。
潘金蓮:那等人伏侍叔叔,怎地顧管得到,何不搬來一家裏住?早晚要些湯水喫時,奴家
    親自安排與叔叔喫,不強似這夥腌臢人。叔叔便喫口清湯,也放心得下。
武 松:深謝嫂嫂。
潘金蓮:莫不別處有嬸嬸,可取來廝會也好。
武 松:武二並不曾婚娶。
潘金蓮:叔叔青春多少?
武 松:虛度二十五歲。
潘金蓮:長奴三歲。叔叔今番從那裏來?
武 松:在滄州住了一年有余,只想哥哥在清河縣住,不想卻搬在這裏。
潘金蓮:一言難盡!自從嫁得你哥哥,喫他忒善了,被人欺負,清河縣裏住不得,搬來這
    裏。若得叔叔這般雄壯,誰敢箇不字!
武 松:家兄從來本分,不似武二撒潑。
潘金蓮:(笑)怎地這般顛倒說?常言:人無剛骨,安身不牢。奴家平生快性,看不得這
    般三答不回頭,四答和身轉的人。
武 松:家兄卻不到得惹事,要嫂嫂憂心。
    (正在樓上說話未了,武大郎買了些酒肉果品歸來,放在廚下,在樓梯叫)
旁 白:(武大郎)大嫂,你下來安排。
潘金蓮:你看那不曉事的,叔叔在這裏坐地,卻教我撇了下來。
武 松:嫂嫂請自便。
潘金蓮:(對外喊)何不去叫間壁王乾娘安排便了?
    
    
5**時間:接上 地點:間壁 
    (武大郎出屋,去間壁叫出王婆。)
    (武大郎對王婆說了些話,王婆應了。)
    (武大郎與王婆回到屋內。)
    
    
6**時間:接上 地點:屋內
    (大郎燙了酒,備妥杯子,)
    (王婆安排果品,一一放置盤中。
    (王婆安排畢,武大郎謝了,王婆自去。
    (武大郎將果品等搬上樓來。)
    
    
7**時間:後來 地點:樓上
    (武大郎叫婦人坐了主位,武松對席,武大郎打橫。)
    (三箇人坐下,武大郎篩酒在各人面前。)
潘金蓮:(拿起酒來)叔叔休怪,沒甚管待,請酒一杯。
武 松:感謝嫂嫂,休這般說。
    (武大郎只顧上下篩酒盪酒。)
潘金蓮:(笑容可掬,滿口兒叫)叔叔,怎地魚和肉也不喫一塊兒?
    (潘金蓮揀好的遞將過來。)
    (潘金蓮喫了幾杯酒,一雙眼只看著武松的身上,武松喫他看不過,只低下頭,
    (不恁麼理會。)
    (喫了十數杯酒,武松便起身。)
武大郎:二哥,再喫幾杯了去。
武 松:只好恁地,卻又來望哥哥。
    (大郎與潘金蓮都送下樓來。)
    
    
8**時間:後來 地點:樓下
潘金蓮:叔叔是必搬來家裏住。若是叔叔不搬來時,教我兩口兒也喫別人笑話,親兄弟難
    比別人。
武 松:我在衙裡方便。
潘金蓮:大哥,你便打點一間房,請叔叔來家裏過活,休教鄰舍街坊箇不是。
武大郎:大嫂說的是。二哥,你便搬來,也教我爭口氣。
武 松:既是哥哥、嫂嫂恁地說時,今晚有些行李,便取了來。
潘金蓮:叔叔是必記心,奴這裏專望。
    
    
9**時間:後來 地點:縣衙 
    (武松別了哥嫂,離了紫石街,逕投縣裏來,正值知縣在廳上坐衙。)
武 松:(上廳來稟)武松有箇親兄,搬在紫石街居住。武松欲就家裏宿歇,早晚衙門中
    聽候使喚。不敢擅去,請恩相鈞旨。
知 縣:這是孝悌的勾當,我如何阻你?你可每日來縣裏伺候。
    (武松謝了。)
    
    
10**時間:後來 地點:街上 
    (武松在前,士兵挑了擔子在後,武松引到哥哥家裏。)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