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後來 地點:何宅
    (何老婆站在何濤身後,何濤走向後方叫著。)
何 濤:兄弟,前面來坐坐。
    (何清從廚方走了出來。)
何 清:哥哥找我何事?
何 濤:(陪著笑臉說)兄弟,你既知此賊去向,如何不救我?
何 清:我不知甚麼來歷,我自和嫂子說耍。兄弟如何救的哥哥?
何 濤:好兄弟,休得要看冷煖。只想我日常的好處,休記我閒時的歹處,救我這條性命
    !
何 清:哥哥,你管下許三二百個多眼明手快的公人,何不與哥哥出些大氣?量兄弟一個
    ,怎救的哥哥!
何 濤:兄弟休說他們,你的話眼裏有些門路,休要把與別人做好漢。你且說與我些去向
    ,我自有補報你處。正教我怎地心寬!
何 清:有甚麼去向,兄弟不省的!
何 濤:你不要慪我,只看同胞共母之面。
何 清:不要慌。且待到至急處,兄弟自來出些氣力,拿這夥小賊。
何老婆:阿叔,胡亂救你哥哥,也是弟兄情分。
何 清:嫂嫂,你須知我只為賭錢上,喫哥哥多少言語。但是打罵,不曾和他爭涉。閒常
    有酒有食,只和別人快活,今日兄弟也有用處。
    (何濤見他話眼有些來歷,慌忙取一個十兩銀子,放在桌上)
何 濤:兄弟,權將這錠銀收了。日後捕得賊人時,金銀緞匹賞賜,我一力包辦。
何 清:(笑)哥哥正是急來抱佛腳,閒時不燒香。我若要你銀子時,便是兄弟勒掯你。
    你且把去收了,不要將來賺我。你若如此,我便不說。既是你兩口兒我行陪話,
    我說與你。不要把銀子出來驚我。
何 濤:銀兩都是官司信賞出的,如何沒三五百貫錢?兄弟,我且問你:這夥賊卻在那裏
    有些來歷?
何 清:(拍著大腿)這夥賊,我都捉在便袋裏了。
何 濤:(大驚)兄弟,你如何說這夥賊在你便袋裏?
何 清:哥哥,你莫管我,自都有在這裏便了。你只把銀子收了去,不要將來賺我,只要
    常情便了。我與你知。
何 濤:這錠銀子,是官司信賞的,非是我把來賺你,後頭再有重賞。兄弟,你且說這夥
    人如何在你便袋裏?
    (只見何清去身邊招文袋內摸出一個經摺兒來,指)
何 清:這夥賊人都在上面。
何 濤:你且說怎地寫在上面?
何 清:不瞞哥哥說。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兄弟前日為賭博輸了,沒一文盤纏。
    有個一般賭博的,引兄弟去北門外十五裏,地名安樂村,有個王家客店內,湊些
    碎賭。
    為是官司行下文書來,著落本村,但凡開客店的,須要置立文簿,一面上用勘合
    印信。
    每夜有客商來歇宿,須要問他:那裏來?何處去?姓甚名誰?做甚買賣?都要抄
    寫在簿子上。
    官司查照時,每月一次,去里正處報名。為是小二哥不識字,央我替他抄了半個
    月。
    當日是六月初三日,有七個販棗子的客人,推著七輛江州車兒來歇。
    我卻認得一個為頭的客人,是鄆城縣東溪村晁保正。
    因何認得他?我此先曾跟一個賭漢去投奔他,因此我認得。
    我寫著文簿,問他:客人高姓?
    只見一個三髭鬚白淨面皮的搶將過來,答應:我等姓李,從濠州來販棗子,去東
    京賣。
    我雖寫了,有些疑心。
    第二日,他自去了,店主帶我去村裏相賭,來到一處三叉路口,只見一個漢子挑
    兩個桶來。
    店主人自與他廝叫:白大郎,那裏去?那人應:有擔醋,將去村裏財主家賣。
    店主人和我說:這人叫做白日鼠白勝,他是個賭客。
    後來聽得沸沸揚揚地說:黃泥岡上一夥販棗子的客人,把蒙汗藥麻翻了人,劫了
    生辰綱去。
    我猜不是晁保正,卻是兀誰!如今只捕了白勝,一問便知端的。
    這個經摺兒,是我抄的副本。
    (何濤聽了大喜,隨即引了兄弟何清,逕到州衙裏見了太守。)
    
    
2**時間:後來 地點:太守府 
府 尹:那公事有些下落麼?
何 濤:(稟)略有些消息了。
    (府尹叫進後堂來說,仔細問了來歷。)
    (何清一一稟說了。)
    (當下便差八個做公的,一同何濤、何清,連夜來到安樂村。)
    
    
3**時間:夜 地點:安樂村 
    (何濤叫了店主人做眼,逕奔到白勝家裏,卻是三更時分。)
    (店主人賺開門,白勝老婆開了門,大吃一驚。
    (何濤向內一看,空無一人,只床上褥隆起。)
何 濤:(大喝)白勝!
老 婆:人不在。
    (何濤走到床邊,只聽得白勝在床上做聲。)
何 濤:(問他老婆)他怎麼了?
老 婆:害熱病,不曾得汗。
    (何濤把白勝從床上拖將起來。
    (白勝面色紅白,何濤就把索子綁了,喝)
何 濤:黃泥岡上做得好事!
白 勝:黃泥岡在哪裡?
    (何濤把那婦人綑了。
    (婦人句話都不說。)
    (眾做公的繞屋尋贓,尋到床底下,見地面不平。
    (眾人掘開,不到三尺深。)
    (眾多公人發聲喊。
    (白勝面如土色,公人就地下取出一包金銀。
    (隨即把白勝頭臉包了,帶他老婆,扛抬贓物,都連夜趕回濟州城裏來。)
    
    
4**時間:次日 地點:府衙 
    (天明時分,白勝被押到廳前,公人們用水火棒抽打白勝。)
    (白勝咬牙抵賴。)
    (連打三四頓,打的皮開肉綻,鮮血迸流。)
府 尹:(喝)告的正主招了贓物,捕人已知是鄆城縣東溪村晁保正了,你這廝如何賴得
    過!你快說那六人是誰,便不打你了。
    (白勝又捱了一歇,打熬不過,只得招)
白 勝:為首的是晁保正。他自同六人來糾合白勝與他挑酒,其實不認得那六人。
知 府:這個不難。只拿住晁保正,那六人便有下落。
    (先取一面二十斤死枷枷了白勝,他的老婆也鎖了。)
    (隨即押一紙公文,就差何濤親自帶領二十個眼明手快的公人,逕去鄆城縣投下
    (,著落本縣,立等要捉晁保正並不知姓名六個正賊。)
    
    
5**時間:後來 地點:鄆城 
    (眾人星夜來到鄆城縣,先把一行公人並兩個虞侯,都藏在客店裏。
    (何濤只帶一兩個跟著,來下公文,逕奔鄆城縣衙門前來。)
    
    
6**時間:後來 地點:縣衙
    (當下巳牌時分,卻值知縣退了早衙,縣前靜悄悄地。)
    (何濤走去縣對門一個茶坊裏坐下,喫茶相等。)
    
    
7**時間:接上 地點:茶店
    (何喫了一個泡茶,問茶博士)
何 濤:今日如何縣前恁地靜?
茶博士:知縣相公早衙方散,一應公人和告狀的,都去喫飯了未來。
何 濤:今日縣裏不知是那個押司直日?
茶博士:(指著)今日直日的押司來也。
    (何濤看時,只見縣裏走出一個吏員來。)
何 濤:你可認得?
荼博士:押司姓宋,名江,表字公明,排行第三,祖居鄆城縣宋家村人氏。為他面黑身矮
    ,人都喚他做「黑宋江」;又且於家大孝,為人仗義疏財,人皆稱他做「孝義黑
    三郎」。上有父親在堂,母親早喪。下有一個兄弟,喚做「鐵扇子」宋清,自和
    他父親宋太公在村中務農,守些田園過活。
何 濤:是否又稱及時甘雨四方稱,山東呼保義,豪杰宋公明?
荼博士:正是。他刀筆精通,吏純熟;更兼愛習鎗棒,學得武藝多般。平生只好結識江湖
    上好漢,但有人來投奔他的,若高若低,無有不納,便留在莊上館穀,終日追陪
    ,並無厭倦。若要起身,盡力資助,端的是揮金似土。
    
    
8**時間:接上 地點:店前
    (當時宋江帶著一個伴當,走將出縣前來。)
    (何觀察當街迎住,叫)
何 濤:押司,此間請坐拜茶。
    (宋江見他似個公人打扮,慌忙答禮)
宋 江:尊兄何處?
何 濤:且請押司到茶坊裏面喫茶說話。
宋 江:謹領。
    
    
9**時間:接上 地點:茶店 
    (兩個人到茶坊裏坐定,伴當都叫去門前等候。)
宋 江:不敢拜問尊兄高姓?
何 濤:小人是濟州府緝捕使臣何觀察的便是。不敢動問押司高姓大名?
宋 江:賤眼不識觀察,少罪。小吏姓宋名江的便是。
何 濤:(倒地便拜)久聞大名,無緣不曾拜識。
宋 江:惶恐。觀察請上坐。
何 濤:小人安敢占上?
宋 江:觀察是上司衙門的人,又是遠來之客。
    (兩個謙讓了一回,宋江坐了主位,何濤坐了客席。)
    (宋江便叫茶博士將兩盃茶來。)
    (沒多時,茶到。)
    (兩個喫了茶。)
宋 江:觀察到敝縣,不知上司有何公務?
何 濤:實不相瞞,來貴縣有幾個要緊的人。
宋 江:莫非賊情公事否?
何 濤:有實封公文在此,敢煩押司作成。
宋 江:觀察是上司差來捕盜的人,小吏怎敢怠慢?不知為甚麼賊情緊事?
何 濤:敝府管下黃泥岡上一夥賊人,共是八個,把蒙汗藥麻翻了北京大名府梁中書差遣
    送蔡太師的生辰綱軍健一十五人,劫去了十一擔珍珠寶貝,計該十萬貫正贓。今
    捕得從賊一名白勝,指說七個正賊,都在貴縣。這是太師府特差一個幹辦,在本
    府立等要這件公事,望押司早早維持。
宋 江:休說太師處著落,便是觀察自齎公文來要,敢不捕送?只不知白勝供指那七人名
    字?
何 濤:不瞞押司說:是貴縣東溪村晁保正為首。更有六名從賊,不識姓名,煩乞用心。
宋 江:(一驚,卻道)晁蓋這廝,姦頑役戶,本縣內上下人,沒一個不怪他。今番做出
    來了,好教他受!
何 濤:相煩押司便行此事。
宋 江:不妨,這事容易,瓮中捉鱉,手到拏來。只是一件,這實封公文,須是觀察自己
    當廳投下,本官看了便好施行發落,差人去捉,小吏如何敢私下擅開?這件公事
    ,非是小可,不當輕泄於人。
何 濤:押司高見極明,相煩引進。
宋 江:本官發放一早晨事務,倦怠了少歇。觀察略待一時,少刻坐廳時,小吏來請。
何 濤:望押司千萬作成。
宋 江:理之當然,休這等說話。小吏略到寒舍,分撥了些家務便到,觀察少坐一坐。
何 濤:押司尊便,小弟只在此尋等。
    (宋江起身,出得閣兒,吩咐茶博士)
宋 江:那官人要再用茶,一發我還茶錢。
    
    
10**時間:後來 地點:宋宅 
    (宋江離了茶坊,飛也似跑到下處。)
    (宋江先吩咐伴當。)
宋 江:若知縣坐衙時,便可去茶坊裏安撫那公人。押司穩便,叫他略待一待。
    (宋江卻自槽上鞁了馬,牽出後門外去;拿了鞭子,慌忙的跳上馬,慢慢地離了
    (縣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