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夜 地點:途中 
    (眾莊客卻尋著蹤跡趕將來,只見倒在雪地裏,花鎗丟在一邊。)
    (莊客一齊上,就地拿起林沖來,將一條索縛了。)
    (趁五更時分,把林沖解投一箇去處來。)
    
    
2**時間:後來 地點:莊院
    (眾莊客將林沖綁縛,解送至柴進莊院。)
莊 客:(從院裏出來)大官人未起,眾人且把這廝高弔起在門樓底下。
    
    
3**時間:後來 地點:同上 
    (看天色曉來,林沖酒醒,打一看時,果然好箇大莊院。)
林 沖:(大叫)甚麼人敢弔我在這裏?
    (那莊客聽得叫,手拏著白木棍,從門裏走出來,喝)
莊 客:你這廝還自好口!
老莊客:休要問他,只顧打!等大官人起來,問明送官。
    (莊客一齊上,林沖被打,掙扎不得,只叫)
林 沖:不要打我,我自有說處。
莊 客:(叫)大官人來了。
    (林沖看時,只見箇官人,背叉著手,行將出來,至廊下問)
柴 進:你們在此打甚麼人?
莊 客:昨夜捉得箇偷米賊人。
    (那官人向前來看時,認得是林沖,慌忙喝退莊客,親自解下)
柴 進:教頭緣何被弔在這裏?
    (眾莊客看見,一齊走了。)
    (林沖看時,不是別人,卻是小旋風柴進,連忙叫)
林 沖:大官人救我!
莊 客:教頭為何到此,被村夫恥辱!
林 沖:一言難盡!
    
    
4**時間:後來 地點:內室
    (兩箇且到裏面坐下,把這火燒草料場一事,備細告訴。)
柴 進:兄長如此命蹇!今日天假其便,但請放心。這裏是小弟的東莊,且住幾時,卻再
    商量。
    (叫莊客取一籠衣裳出來,叫林沖徹裏至外都換了。)
    (請去暖閣裏坐地,安排酒食杯盤管待。)
    
    
5**時間:後來 地點:衙門
    (滄州牢城營裏管營首告:林沖殺死差撥、陸虞侯、富安等三人,放火延燒大軍
    (草料場。)
    (州尹大驚,隨即押了公文帖。
    (仰緝捕人員將帶做公的,沿鄉歷邑,店村坊,四處張掛,出三千貫信賞錢,捉
    (拿正犯林沖。)
    (看看挨捕甚緊,各處村坊講動了。)
    
    
6**時間:後來 地點:莊院
    (林沖在柴大官人東莊上,聽得箇信息緊急,俟候柴進回莊,林沖便說)
林 沖:非是大官人不留小人,只因官司追捕甚緊,排家搜捉,倘或尋到大官人莊上,猶
    恐負累大官人不好。既蒙大官人仗義疏財,求借林沖些小盤纏,投奔他處棲身,
    異日不死,當效犬馬之報。
柴 進:既是兄長要行,小人有箇去處,作書一封與兄長前去。
林 沖:若得大官人如此周濟,教小人安身立命。只不知投何處去?
柴 進:是山東濟州管下一箇水鄉,地名梁山泊,方圓八百餘里,中間是宛子城、蓼兒窪
    。如今有三箇好漢在那裏紮寨。為頭的喚做白衣秀士王倫,第二箇喚做摸著天杜
    遷,第三箇喚做雲裏金剛宋萬。那三箇好漢,聚集著七八百小嘍囉,打家劫舍。
    多有做下迷天大罪的人,都投奔那裏躲災避難,他都收留在彼。三位好漢,亦與
    我交厚,嘗寄書緘來。我今修一封書與兄長,去投那裏入夥如何?
林 沖:若得如此顧盼,最好!只是滄州口見今官司張掛榜文,又差兩箇軍官在那裏搜檢
    把住口。兄長必用從那裏經過。
柴 進:(低頭一想)再有箇計策,送兄長過去。
林 沖:若蒙周全,死而不忘。
    
    
7**時間:後來 地點:野外
    (柴進當日先叫莊客背了包裹出關去等。)
    (柴進卻備了三二十匹馬,帶了弓箭旗鎗,駕了鷹鵰,牽著獵狗。
    (一行人馬都打扮了,卻把林沖雜在裏面,一齊上馬,都投關外。)
    
    
8**時間:後來 地點:關口
    (把關軍官坐在關上,看見是柴大官人,卻都認得。)
軍 官:(起身)大官人又去快活!
柴 進:(下馬問)二位官人緣何在此!
軍 官:滄州太尹行移文書,畫影圖形,捉拿犯人林沖,特差某等在此守把。但有過往客
    商,一一盤問,纔放出關。
柴 進:(笑)我這一夥人內中間夾帶著林沖,你緣何不認得?
軍 官:(也笑)大官人是識法度的,不到得肯夾帶了出去?請尊便上馬。
柴 進:(又笑)只恁地相託得過,拿得野味回來相送。
    (作別了,一齊上馬出關去了。)
    
    
9**時間:後來 地點:野外
    (行得十四五里,卻見先去的莊客在那裏等候。)
    (柴進叫林沖下了馬,脫去打獵的衣服,卻穿上莊客帶來的自己衣裳。
    (林沖繫了腰刀,戴上紅纓氈笠,背上包裹,提了袞刀,相辭柴進,拜別了便行
    (。)
    (暮冬天氣,彤雲密布,朔風緊起,又見紛紛揚揚,下著滿天大雪。)
    (行不到二十餘里,只見滿地如銀。)
    (林沖踏著雪只顧走,看看天色冷得緊切,漸漸晚了。)
    (遠遠望見枕溪靠湖一箇酒店,被雪漫漫地壓著。)
    
    
10**時間:後來 地點:酒店
    (林沖看見,奔入那酒店裏來,揭開蘆帘,拂身入去,倒側身看時,都是座頭。
    ()
    (揀一處坐下,倚了袞刀,解放包裹,抬了氈笠,把腰刀也掛了。)
酒 保:(來問)客官打多少酒?
林 沖:先取兩角酒來。
    (酒保將箇桶兒打兩角酒,將來放在桌上。)
林 沖:有甚麼下酒?
酒 保:有生熟牛肉、肥鵝、嫩雞。
林 沖:先切二斤熟牛肉來。
    (酒保去不多時,將來舖下一大盤牛肉,數盤菜蔬,放箇大碗,一面篩酒。)
    (林沖喫了三四碗酒,只見店裏一箇人背叉著手,走出來門前看雪。)
朱 貴:(問酒保)甚麼人喫酒?
    (林沖叫酒保只顧篩酒。)
林 沖:酒保,你也來喫碗酒。
    (酒保喫了一碗。)
林 沖:此間去梁山泊還有多少路?
酒 保:此間要去梁山泊,雖只數里,卻是水路,全無旱路。若要去時,須用船去,方纔
    渡得到那裏。
林 沖:你可與我覓隻船兒。
酒 保:這般大雪,天色又晚了,那裏去尋船隻?
林 沖:我多與你些錢,央你覓隻船來,渡我過去。
酒 保:卻是沒討處。
林 沖:(尋思)這般卻怎的好?
    (又喫了幾碗酒,悶上心來,自語。)
    我先在京師做教頭,每日六街三市游玩喫酒,誰想今日被高俅這賊坑陷了我這一
    場,文了面,直斷送到這裏,閃得我有家難奔,有國難投,受此寂寞!
    (林沖因感傷懷抱,問酒保借筆硯來,乘著一時酒興,向那白粉壁上寫下八句)
    (仗義是林沖,為人最朴忠。江湖馳譽望,京國顯英雄。身世悲浮梗,功名類轉
    (蓬。他年若得志,威鎮泰山東。
    (林沖撇下筆,再取酒來。)
    (正飲之間,朱貴走向前來,把林沖劈腰揪住。)
朱 貴:你好大膽!你在滄州做下迷天大罪,卻在這裏!現今官司出三千貫信賞錢捉你,
    卻是要怎地?
林 沖:你我是誰?
朱 貴:你不是豹子頭林沖?
林 沖:我自姓張。
朱 貴:(笑)你莫胡說,現今壁上寫下名字,你臉上文著金印,如何要賴得過?
林 沖:你真箇要拿我!
朱 貴:(笑)我卻拿你做甚麼?你跟我進來,到裏面和你說話。
    (朱貴放了手,林沖跟著。)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