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後來 地點:
    (金老漢將魯智深拉到一個小巷中說。)
金老漢:恩人,你好大膽!見今明明地張掛榜文,出一千貫賞錢捉你,你緣何卻去看榜?
魯智深:灑家不看怎生得知?
金老漢:若不是老漢遇見時,卻不被做公的拿了。榜上寫著你年甲、貌相、貫址。
魯智深:不瞞你說,那日回到狀元橋下,正迎著鄭屠那廝,被灑家三拳打死了。你緣何不
    回東京去,也來到這裏?
金老漢:自從得恩人救了,老漢尋得一輛車子,本欲要回東京去,又怕這廝趕來,亦無恩
    人在彼搭救。
魯智深:在此如何營生?
金老漢:老漢撞見一個京師古鄰,來這裏做買賣,就帶老漢父子兩口兒到這裏。虧他與老
    漢女兒做媒,結交此間一個大財主趙員外,養做外宅,衣食豐足,皆出於恩人。
魯智深:(喜)如此甚好。
金老漢:我女兒常常對他孤老說提轄大恩,那個員外也愛刺鎗使棒,常說:怎地得恩人相
    會一面也好。想念如何能夠得見。且請恩人到家過幾日,卻再商議。
    
    
2**時間:後來 地點:金宅
    (魯智深便和金老行不得半里,到門首。
    (金老漢揭起簾子,叫)
金老漢:我兒,大恩人在此。
    (金翠蓮濃粧豔飾,從裏面出來。
    (請魯智深居中坐了,插燭也似拜了六拜)
金翠蓮:若非恩人垂救,怎能夠有今日。
    (拜罷,便請魯智深)請恩人上樓去坐。
魯智深:不須生受,灑家便要去。
金老漢:恩人既到這裏,如何肯放教你便去?
    (金老嘆接了桿棒包裹,請到樓上坐定。)
    
    
3**時間:接上 地點:樓上 
金老漢:(吩咐翠蓮)我兒陪侍恩人坐坐,我去安排飯來。
魯智深:不消多事,隨分便好。
金老漢:提轄恩念,殺身難報。量些粗食薄味,何足掛齒。
    (金翠蓮留住魯智深在樓上坐地。)
    
    
4**時間:後來 地點:同上 
    (春臺上放下三個盞子、三雙箸,鋪下菜蔬、果子、嗄飯等物。
    (婭嬛將銀酒壺盪上酒來。
    (金老漢同金翠蓮二人輪番把盞。
    (金老漢倒地便拜。)
魯智深:老人家如何恁地下禮,折殺俺也。
金老漢:恩人聽稟,前日老漢初到這裏,寫個紅紙牌兒,旦夕一炷香,父女兩個兀自拜哩
    。今日恩人親身到此,如何不拜?
魯智深:卻也難得你這片心。
    (三人慢慢地飲酒。)
    
    
5**時間:後來 地點:樓台 
    (將及天晚,只聽得樓下打將起來。
    (魯智深開窗看時,只見樓下三二十人,各執白木棍棒,口裏都叫拿將下來。
    (人叢裏趙員外騎在馬上,口裏大喝)
趙員外:休教走了這賊!
    (魯智深見不是頭,拿起凳子,從樓上打將下來。)
金老漢:(連忙搖手叫)都不要動手。
    
    
6**時間:接上 地點:樓下
    (金老漢搶下樓去,直至那騎馬的官人身邊,說了幾句言語。
    (趙員外笑將起來,便喝散了那二三十人,各自去了。
    (金老漢跑進樓上,趙員外下馬入到裏面。)
    (金老漢請魯智深下來,趙員外撲翻身便拜。)
趙員外:聞名不如見面。見面勝似聞名,義士提轄受禮。
魯智深:(便問金老漢)這官人是誰?素不相識,緣何便拜灑家?
金老漢:這個便是我兒的官人趙員外。卻纔只老漢引甚麼郎君子弟在樓上喫酒,因此引莊
    客來廝打。老漢說知,方纔喝散了。
魯智深:原來如此。怪員外不得。
趙員外:(對魯智深)請上樓小坐。
    
    
7**時間:接上 地點:樓上
    (金老漢重整杯盤,再備酒食相待。
    (趙員外讓魯智深上首坐地。)
魯智深:灑家怎敢!
趙員外:聊表相敬之禮,小子多聞提轄如此豪傑,今日天賜相見,實為萬幸。
魯智深:灑家是個粗鹵漢子,又犯了該死的罪過。若蒙員外不棄貧賤,結為相識,但有用
    灑家處,便與你去。
    (趙員外大喜,說些閒話。
    (喫了半夜酒,各自歇了。)
    
    
8**時間:次日 地點:同上 
    (次日天明,趙員外對魯智深道。)
趙員外:此處恐不穩便,可請提轄到敝莊住幾時。
魯智深:貴莊在何處?
趙員外:離此間十里多路,地名七寶村便是。
魯智深:最好員外先使人去莊上叫牽兩疋馬來。
    
    
9**時間:後來 地點:途中
    (趙員外與魯智深騎馬。
    (莊客擔了行李,一行人投七寶村來。
    (不多時,早到莊前下馬。
     
     
10**時間:後來 地點:草堂 
    (趙員外攜住魯智深的手,直至草堂上。
    (二人分賓主而坐。
    (趙員外叫殺羊置酒相待。)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