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早上(清明) 地點:劉氏祖墳
    (家人甲、乙將三牲酒醴擺至碑前。
    (劉元普、王夫人焚香三拜,劉元普澆酒墳前。)
劉元普:(拜伏墳前)堪憐弘敬年垂邁,不孝有三無後大。七十人稱自古稀,殘生不久留塵界。今
    朝夫婦拜墳塋,他年誰向墳塋拜?膝下蕭條未足悲,從前血食何容文?天高聽遠實難憑,
    一脈宗親須憫愛。訴罷中心淚欲枯,先靈英爽知何在?
    (劉元普放聲大哭。)
王夫人:(拭淚,上前勸道)相公請免愁煩,雖是年紀將暮,但筋力未衰。妾身縱不能生育,當別
    娶少年為妻,子嗣尚有可望,相公徒悲無益。
    (劉元普勉強收淚起身。)
劉元普:(吩咐王文用)你送夫人乘轎先回,但留一個家人相隨,老夫自行徐步回宅。
    
    
2**時間:中午 地點:劉府(門前)
    (劉元普準備走進大門,家人乙隨後。)
旁 白:(全真子)使君請留步。
    (劉元普、家人乙止步回頭,全真子手執招牌,向劉元普迎面走來。)
劉元普:(趨前拱手問禮)道長留住老夫,不知何事見教?
全真子:(拱手)貧道路過於此,一時口渴難耐,不知使君能否惠賜茶水一杯?
劉元普:(點頭)此乃舉手之勞,道長何需客氣?老夫正想卜問子嗣,但請先生到家中一坐。
全真子:(撫髯微笑)貧道打擾了。
    (劉元普延請全真子進門。)
    
    
3**時間:接上 地點:劉府(大廳)
    (劉元普、全真子兩人就坐。)
劉元普:有請先生為老夫細相,不知今生可有子嗣?
全真子:(仔細相了一回,搖頭)請恕貧道直言,我觀使君氣色,今生非但無嗣,壽命亦在旦夕之
    間。
劉元普:(略驚,旋又平復)學生年近古稀,雖死亦非夭折。子嗣之事,至此暮年想必也是水中撈
    月了。(嘆息)但學生自想,生平雖無大德,濟弱扶傾也矢心已久。只是不知造何罪業,
    遂至殄絕祖宗之祀?
全真子:使君此言差矣!所謂富著怨之叢,使君廣有家私,豈能一一綜理?若任事者只顧肥家不存
    公道,大斗小秤,侵剝百端,以致小民愁怨。使君縱然行善,也只功過相酬。使君今日無
    嗣,若非一己所致,必然是任事之人所為不善。
    (劉元普默然聽受。)
全真子:(拱手)上天公允至極,使君但當悉杜其弊,益廣仁慈,子嗣之事或許還有機會。(起身
    (作別)貧道就此告辭!
    (劉元普亦起身,從袖中取出白金數十,準備酬謝全真子。)
全真子:(出手止之)使君與我茶水解渴,我為使君看相解惑,禮尚往來,相金就免了!
    (全真子不受謝金,飄然離去。)
    
    
4**時間:同上 地點:李府(主房)
    (李克讓躺於床上,張氏坐在床前,李春郎立於張氏身後。)
李克讓:(嘆息,對張氏)我病已重,死期將至。然我苦志一生,得登黃甲,死亦無恨。但只無家
    可奔,無族可依,撇下寡婦孤兒,如何是了?可痛!可憐!
    (李克讓說罷,淚如雨下。)
張 氏:相公莫做此說,妾身當再聘醫,療治相公之疾。
李克讓:(搖頭,忽然想起一事,對張氏)娘子,快扶我起來坐著。
    (張氏扶李克讓起身。)
李克讓:(對李春郎)郎兒,你取文房四寶及書封來。
    (李春郎走到桌旁,從桌上拿起筆、墨、紙、硯、書封並一小几,置於李克讓前。
    (李克讓正待舉筆,忽又停止,心中好生躊躇。)
張 氏:(疑問)相公怎麼了?
李克讓:(靈光一閃,對張氏)夫人,我腹甚饑,妳熬碗熱湯與我吃。(對李春郎)郎兒,你至後
    房取水,父親要洗手臉。
    (張氏起身,與李春郎俱各離房。
    (李克讓見張氏、李春郎遠去,遂取白紙一張,摺疊放入書封中,復把書封重重封固,並
    (取筆於書封上面寫十五字:辱弟李遜書呈洛陽恩兄劉元普親拆。)
李克讓:(擱筆自語)久聞洛陽劉元普仗義疏財,名傳天下,不論識與不識,只要以情相求,無有
    不應。我與他從來無交,難敘寒溫。冀此空函之計,能夠托妻寄子。(仰天長嘆)但願天
    佑吾妻吾兒!
    
    
5**時間:接上 地點:李府(主房)
李克讓:(將書封遞與張氏)夫人,我有個八拜為交的故人,乃青州刺史劉元普,本籍洛陽人氏。
    此人義氣干霄,妳帶我書前去投他,他必能濟妳母子。妳可多多拜上劉伯父,說我生前不
    及相見了。
    (張氏含淚,收下書封。)
李克讓:(嘆息,吩咐張氏)二十載恩情,今將長別。倘蒙劉伯父收留,全賴小心相處。務須教子
    成名,補我未逮之志。妳已有遺腹兩月,如果生子,使其仍讀父書﹔若生女時,將來許配
    良人,我雖死亦得暝目。(吩咐李春郎)你當事劉伯父如父,事劉伯母如母,又當孝敬母
    親,勵精學業以圖榮顯。我死猶生,如違我言,九泉之下,於心難安。
    (李春郎拭淚點頭。)
李克讓:(又囑咐張氏)我身死之後,權寄棺木於浮丘寺中,待投過劉伯父後,再徐圖殯葬。但得
    安土埋藏,不須重到西粵。(心中硬咽,大叫道)老天!老天!我李遜如此清貧,難道要
    做滿一個縣令,也不能如願嗎?
    (李克讓驀然倒在床上。)
張 氏:(伏在李克讓身上大哭)相公撇得我孤孀二人好苦!倘劉使君不肯相容,如何是好?
李春郎:(安慰張氏)娘!如今無計可施,只得依從遺命。爹爹最是識人,劉伯父必無阻拒。
    (張氏點頭拭淚。)
    
    
6**時間:白日(半個月後) 地點:劉府(書齋)
    (劉元普坐在椅上把玩古玉。
    (家人甲進門,走到劉元普前。)
家人甲:(手指門外)老爺!門外有母子二人,口稱西粵人氏,說是老爺至交親戚,今來有書拜謁
    。
劉元普:(心下著疑,沈吟)我哪裡有這樣的遠親?(對門人甲)且請二人到大廳相候。
    (家人甲領命離去,劉元普將古玉收好,起身走出書齋。)
    
    
7**時間:接上 地點:劉府(大廳)
    (劉元普坐在中堂,家人甲領張氏、李春郎走進大廳。)
    (劉元普起身向前,對張氏、李春郎施禮,施禮畢分賓主而坐。)
劉元普:(微笑)老夫與賢母子在何處識面?老夫實有遺忘,伏乞詳示。
李春郎:家母、小佷其實不曾得會,先君卻是伯父至交。
劉元普:(訝異)請問尊父姓名?
李春郎:先君李遜字克讓,母親張氏,小佷名彥青字春郎,本貫西粵人氏。先君因赴試流落京師,
    及後得第除授錢塘縣尹。先君月前身亡,臨終時憐我母子無依,說有洛陽劉伯父,是幼年
    八拜至交,特命亡後齎了手書,自任所前來拜懇。故此母子造宅,多有驚動。
    (劉元普聞言,茫然不知就裡,李春郎便將書封呈上。
    (劉元普接下書封,看了書封簽上十五字,好生詫異,拆開書封一看,卻是一張白紙。
    (劉元普默然不語,左右想了一回。
    (張氏、李春郎見劉元普沉吟,母子倆相視無言,面有憂色。)
劉元普:(猛然省悟,收書搖頭嘆息,對張氏、李春郎)李兄果是我八拜至交,原指望再得相會,
    誰知已作古人?可憐!可憐!今後你母子倆就是我自家骨肉,在此居住便了。
    (張氏、李春郎相視大喜,齊向劉元普跪下。)
李春郎:(感激叩頭)多謝劉伯父收留我母子二人!小佷尚有一事,懇請劉伯父玉成。
劉元普:(急忙扶起張氏、李春郎)二位快快請起,如此大禮,老夫承受不起。(問李春郎)公子
    何事要老夫相助?但說無妨。
李春郎:(流淚)小佷無力為先父安葬,靈樞尚寄於錢塘浮丘寺中,冀望劉伯父協助,以安先父在
    天之靈。
劉元普:兩位放心。李兄殯葬之事,老夫必定相助。
李春郎:(跪下叩頭)伯父大恩大德,小佷沒齒難忘。
劉元普:(扶起李春郎)快快請起!此乃舉手之勞,何足掛齒?你母子兩人不用擔心,老夫刻日安
    排門人前往錢塘扶柩,為先君另覓福地安葬。
李春郎:(感激落淚)多謝劉伯父。
    
    
8**時間:下午(一個月後) 地點:劉府(書齋)
    (劉元普坐在書桌前,王夫人侍立一旁磨墨。
    (劉元普正待舉筆,不知不覺掉下淚來。)
王夫人:(見劉元普流淚,忙問)相公忽然流淚,這是為何?
劉元普:(嘆息)我觀李氏之子,儀容志氣不凡,將來必然大成。我若得這般一個兒子,真可死而
    無恨。只是年華已去,子息杳然,為此不覺傷感。
王夫人:(責備口吻)我屢次勸相公娶妾,只是執意不肯。如今定為相公覓一側室,管取宜男。
劉元普:(不認同)夫人休說這話,我雖垂暮,妳卻尚是中年。若是天不絕我劉門,難道妳不能生
    育?若是命中該絕,縱使姬妾盈前,也是枉然。
    (劉元普起身,獨自走出門外。)
    
    
9**時間:白日(隔日) 地點:劉府(客廳)
    (薛婆陪王夫人進門,兩人分賓主坐下。)
薛 婆:(笑)不知夫人今日央老身前來,有何要事吩咐?
王夫人:媽媽近日領來女子,我都不甚中意,此處尚有可適佳人嗎?
薛 婆:(搖頭)此間女子,水準只是這樣,除非汴梁帝京五方雜聚去處,才有出色女子。
王夫人:既然如此。恰好王管家有別事要進京,就請薛婆同走一遭,代為物色佳人。
薛 婆:(點頭)老身恰好有一頭媒事也要進京,(拍胸脯保證)此事交由老身去辦,請夫人放心
    。
    
    
10**時間:白日(半個月後) 地點:清真觀(內)
    (一具靈樞停在觀中。
    (裴蘭孫手拿草標進門,走到靈樞前跪下四拜。)
裴蘭孫:(放下草標,禱告)爹爹陰靈不遠,保孩兒前去得遇好人。
    (裴蘭孫流下眼淚,再拜起身,拿著草標出門。)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