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夏口
    (孫權督眾攻打夏口。
    (黃祖兵敗將亡,情知守把不住,遂棄江夏,望荊州而走。
    (甘寧於東門外伏兵等候。
    (黃祖帶數十騎突出東門。
    (正走之間,一聲喊起,甘寧攔住。)
黃 祖:(於馬上謂寧曰)我向日不曾輕待汝,今何相逼耶?
甘 寧:吾昔在江夏,多立功績,汝乃以劫江賊待我,今日尚有何說?
    (黃祖自知難免,撥馬而走。
    (甘寧衝開士卒,直趕將來,只聽得後面喊聲起處,又有數騎趕來。
    (甘寧視之,乃程普也。
    (甘寧恐普來爭功,慌忙拈弓搭箭,背射黃祖。
    (祖中箭翻身落馬;寧梟其首級,回馬與程普合兵一處。
    (回見孫權,獻黃祖首級。)
孫 權:(喜曰)且以木匣盛貯,待回江東祭獻於亡父靈前,重賞三軍,升甘寧為都尉。
甘 寧:(作禮)謝主公。
孫 權:(問張昭)誰可守江夏?
張 昭:孤城不可守,不如且回江東。劉表知我破黃祖,必來報讎;我以逸待勞,必敗劉
    表;表敗而後乘勢攻之,荊、襄可得也。
    
    
2**時間:後來 地點:路途
    (蘇飛在檻車內,寫下密書。
    (使人持密書向甘寧求救。)
甘 寧:飛即不言,吾豈忘之?
    
    
3**時間:後來 地點:吳會
    (大軍至吳會。)
孫 權:將蘇飛梟首,與黃祖首級一同祭獻。
    (甘寧乃入見權,頓首哭告曰)
甘 寧:某向日若不得蘇飛,則骨填溝壑矣,安能效命於將軍麾下哉?今飛罪當誅,某念
    其昔日之恩情,願納還官爵,以贖飛罪。
孫 權:彼既有恩於君,吾為君赦之;但彼若逃去,奈何?
甘 寧:飛得免誅戮,感恩無地,豈肯走乎?若飛去,寧願將首級獻於階下。
孫 權:既如此,赦蘇飛,止將黃祖首級祭獻。
    
    
4**時間:後來 地點:大廳
    (祭畢設宴,大會文武慶功。
    (正飲酒間,忽見座上一人大哭而起,拔劍在手,直取甘寧。
    (甘寧忙舉坐椅以迎之。
    (孫權驚視其人,乃凌統也。)
凌 統:甘興霸,汝殺吾父之仇,豈可不報?
    (孫權連忙勸住,謂統曰)
孫 權:興霸射死卿父,彼時各為其主,不容不盡力。今既為一家人,豈可復理舊讎?
凌 統:(叩頭大哭曰)父仇不共戴天!
孫 權:萬事皆看吾面。
    (孫權與眾官再三勸之,凌統只是怒目而視甘寧。)
    (對甘寧)汝即日領兵五千,戰船一百隻,去夏口鎮守。
    (甘寧拜謝,領兵自往夏口去了。)
    
    
5**時間:後來 地點:
    (玄德在新野衙中,探子入報。)
探 子:東吳已攻殺黃祖,現今屯兵柴桑。
    (正話間,又有差人入。)
差 人:劉州牧來請主公赴荊州議事。
孔 明:此必因江東破了黃祖,故請主公商議報讎之策也。某當與主公同往,相機而行,
    自有良策。
    (玄德從之,留雲長守新野,令張飛引五百人馬跟隨往荊州來。)
    
    
6**時間:接上 地點:途中
    (行軍途中。)
劉 備:(在馬上謂孔明曰)今見景升,當若何對答?
孔 明:當先謝襄陽之事。他若令主公去征討江東,切不可應允。但說容歸新野,整頓軍
    馬。
    (來到荊州,館驛安下。
    (留張飛屯兵城外。
    (玄德與孔明入城見劉表。)
    
    
7**時間:後來 地點:荊州城
    (劉備孔明禮畢,玄德請罪於階下。)
劉 表:吾已悉知賢弟被害之事。當時即欲斬蔡瑁之首,以獻賢弟。因眾人告免,故姑恕
    之。賢弟幸勿見罪。
劉 備:非干蔡將軍之事,想皆下人所為耳。
劉 表:今江夏失守,黃祖遇害,故請賢弟共議報復之策。
劉 備:黃祖性暴,不能用人,故致此禍。今若興兵南征,倘曹操北來,又將奈何?
劉 表:吾今年老多病,不能理事,賢弟可來助我。我死之後,弟便為荊州之主也。
劉 備:兄何出此言?量備安敢當此重任?
    (孔明以目視玄德。)
    容徐思良策。
    (遂辭出。)
    
    
8**時間:後來 地點:館驛
    (玄德、孔明回至館驛。)
孔 明:景升欲以荊州付主公,奈何卻之?
劉 備:景升待我,恩禮交至,安忍乘其危而奪之?
孔 明:(歎曰)真仁慈之主也!
    (正商論間,外報。)
旁 白:(軍士)公子劉琦來見。
    (玄德起身接入。)
劉 琦:繼母不能相容,性命只在旦夕,望叔父憐而救之。
劉 備:此賢姪家事耳,奈何問我?
    (孔明微笑。)
    (玄德求計於孔明。)
    先生高見?
孔 明:此家事,亮不敢與聞。
    
    
9**時間:後來 地點:館門
    (少時,玄德送劉琦出,低言曰。)
劉 備:來日我使孔明回拜賢姪,待求之再三,彼定有妙計相告。
    (劉琦謝而去。)
    
    
10**時間:次日 地點:劉宅
    (孔明來至公子宅前下馬,入見公子劉琦。
    (劉琦邀入後堂。)
劉 琦:(茶罷)琦不見容於繼母,幸先生一言相救。
孔 明:亮客寄於此,豈敢與人骨肉之事?倘有洩漏,為害不淺。
    (說罷,起身告辭。)
劉 琦:既承光顧,安敢慢別?
    (乃挽留孔明入密室共飲。)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