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袁術府
    (袁術與眾將議事。)
長史楊:主公欲攻劉備,必須用計。
袁 術:計將安出?
長史楊:劉備屯軍小沛,雖然易取,無奈呂布虎踞徐州,前次許他金帛糧馬,至今未與,
    恐其助備;今當令人送與糧食,以結其心,使其按兵不動,則劉備可擒。先擒劉
    備,後圖呂布,徐州可得也。
袁 術:具粟二十萬斛,令韓胤齎密書往見呂布。並遣紀靈為大將,雷薄、陳蘭為副,統
    兵三萬,進攻小沛。
    
    
2**時間:後來 地點:府中
    (玄德聚眾商議。)
劉 備:袁術來攻,如何是好?
張 飛:哥有甚說頭?決一死戰便是。
孫 乾:今小沛糧寡兵微,如何抵敵?可修書告急於呂布。
張 飛:那廝如何肯來!
劉 備:乾之言善。
    (遂修書與呂布。
    (書略曰:
    (    伏自將軍垂念,令備於小沛容身,實拜雲天之德。
    (今袁術欲報私讎,遣紀靈領兵到縣,亡在旦夕,非將軍莫能救。
    (望驅一旅之師,以救倒懸之急,不勝幸甚!)
    
    
3**時間:後來 地點:徐州
    (呂布看了書,與陳宮計議曰。)
呂 布:前者袁術送糧致書,蓋欲使我不救玄德也。今玄德又來求救,如之奈何?
陳 宮:劉備與袁術,何者為強?
呂 布:玄德屯軍小沛,未必遂能為我害;若袁術併了玄德,則北連泰山諸將以圖我,我
    不能安枕矣。
陳 宮:既如此,不若救玄德。
    (遂點兵起程。)
    
    
4**時間:後來 地點:小沛城外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紀靈起兵長驅大進,已到沛縣東南,紮下營寨。
    晝列旌旗,遮映山川;夜設火鼓,震明天地。
    玄德縣中,止有五千餘人,也只得勉強出縣,布陣安營。
    忽報呂布引兵離縣一里,西南上紮下營寨。
    紀靈知呂布領兵來救劉備,急令人致書於呂布,責其無信。
呂 布:我有一計,使袁、劉兩家都不怨我。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乃發使往紀靈、劉備寨中,請二人飲宴。
    玄德聞呂布相請,即便欲往。
張 飛:哥哥不可去。呂布必有異心。
劉 備:我待彼不薄,彼必不害我。
    
    
5**時間:接上 地點:呂寨
    (劉關張到呂布寨中,入見。)
呂 布:吾今特解公之危。異日得志,不可相忘。
劉 備:謝吾兄之德。
    (呂布請玄德坐。
    (關、張按劍立於背後。
    (人報紀靈到。)
旁 白:紀將軍到。
    (玄德大驚,欲避之。)
呂 布:吾特請你二人來會議,勿得生疑。
    (玄德未知其意,心下不安。
    (紀靈下馬入寨,卻見玄德在帳上坐,大驚,抽身便回。
    (呂布向前一把扯回,如提童稚。)
紀 靈:將軍欲殺紀靈耶?
呂 布:非也。
紀 靈:莫非殺大耳兒乎?
呂 布:亦非也。
紀 靈:然則為何?
呂 布:玄德與布乃兄弟也,今為將軍所困,故來救之。
紀 靈:若此則殺靈也?
呂 布:無有此理。布平生不好鬥,惟好解鬥。吾今為兩家解之。
紀 靈:請問解之之法?
呂 布:我有一法,從天所決。
    (乃拉靈入帳與玄德相見。
    (二人各懷疑忌,不發一語。
    (呂布乃居中坐,使靈居左,備居右,且教設宴行酒。)
呂 布:(酒行數巡)你兩家看我面上,俱各罷兵。
    (玄德無語。)
紀 靈:吾奉主公之命,提十萬之兵,專捉劉備,如何罷得?
    (張飛大怒,拔劍在手,叱曰)
張 飛:吾雖兵少,覷汝輩如兒戲耳!你比百萬黃巾何如?你敢傷我哥哥!
關 公:(急止之曰)且看呂將軍如何主意,那時各回營寨廝殺未遲。
呂 布:我請你兩家解鬥,須不教你廝殺。
    (這邊紀靈不忿,那邊張飛只要廝殺。
    (呂布怒,教左右)
呂 布:取我戟來。
    (呂布提畫戟在手,紀靈、玄德,盡皆失色。)
呂 布:我勸你兩家不要廝殺,盡在天命。
    
    
6**時間:接上 地點:轅門外
    (令左右接過畫戟,去轅門外遠遠插定。)
    (乃回顧紀靈曰。)
呂 布:轅門離中軍一百五十步。吾若一箭射中戟小枝,你兩家罷兵;如射不中,你各自
    回營,安排廝殺。有不從吾言者,併力拒之。
紀 靈:(眼珠一轉)且看你射!
    (玄德自無不允。
    (呂布都教坐,再各飲一盃酒。
    (酒畢,呂布教取弓箭來。)
劉 備:(暗祝曰)只願他射得中便好!
    (只見挽起袍袖,搭上箭,扯滿弓,叫一聲)
呂 布:著!
    (弓開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星落地,一箭正中畫戟小枝。
    (帳上帳下將校,齊聲喝采。
    (當下呂布射中畫戟小枝,呵呵大笑,擲弓於地,執紀靈、之手曰)
呂 布:此天令你兩家罷兵也!
    (喝教軍士斟酒來,各飲一大觥。
    (玄德默然半晌,告呂布曰)
紀 靈:將軍之言,不敢不聽;奈紀靈回去,主人如何肯信?
呂 布:吾自作書覆之便了。
    (酒又數巡。)
紀 靈:請將軍賜書。
呂 布:(謂玄德)非我則公危矣。
    (玄德拜謝,與關、張回。
    (次日,三處軍馬都散。)
    
    
7**時間:後來 地點:淮南
    (紀靈回淮南見袁術,呈上書信。)
袁 術:(大怒曰)呂布受吾許多糧米,反以此兒戲之事,偏護劉備;吾當自提重兵,親
    征劉備,兼討呂布!
紀 靈:主公不可造次。呂布勇力過人,兼有徐州之地;若布與備首尾相連,不易圖也。
袁 術:此辱實不可忍。
紀 靈:靈聞布妻嚴氏有一女,年已及笄。主公有一子,可令人求親於布,布若嫁女於主
    公,必殺劉備。此乃『疏不間親之計』也。
袁 術:如此可行,遣韓胤為媒,齎禮物往徐州求親。
    
    
8**時間:後來 地點:徐州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韓胤到徐州見呂布,稱說。
韓 胤:主公仰慕將軍,欲求令愛為兒婦,永結『秦晉之好』。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呂布入謀於妻嚴氏。
    原來呂布有二妻一妾:先娶嚴氏為正妻,後娶貂蟬為妾;及居小沛時,又娶曹豹
    之女為次妻。
    曹氏先亡無出,貂蟬亦無所出,惟嚴氏生一女,呂布最鍾愛。
嚴 氏:(謂呂布曰)吾聞袁公路久鎮淮南,兵多糧廣,早晚將為天子。若成大事,則吾
    女有后妃之望;──只不知他有幾子。
呂 布:止有一子。
嚴 氏:既如此,即當許之。縱不為皇后,吾徐州亦無憂矣。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呂布意遂決,厚款韓胤,許了親事。
    韓胤回報袁術。
    術即備聘禮,仍令韓胤送至徐州。
    呂布受了,設席相待,留於館驛安歇。
    次日,陳宮竟往館驛內拜望韓胤。
    講禮畢,坐定。
陳 宮:(叱退左右對胤曰)誰獻此計,教袁公與奉先聯姻?意在取劉玄德之頭乎?
韓 胤:(失驚,起謝曰)乞公臺勿洩!
陳 宮:吾自不洩,只恐其事若遲,必被他人識破,事將中變。
韓 胤:然則奈何?願公教之。
陳 宮:吾見奉先,使其即日送女就親,何如?
韓 胤:(大喜,稱謝曰)若如此,袁公感佩明德不淺矣!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陳宮遂辭別韓胤。
陳 宮:(入見呂布曰)聞公女許嫁袁公路,甚善。但不知於何日結親?
呂 布:尚容徐議。
陳 宮:古者自受聘成婚之期,各有定例:天子一年,諸侯半年,大夫一季,庶民一月。
呂 布:袁公路天賜國寶,早晚當為帝,今從天子例,可乎?
陳 宮:不可。
呂 布:然則仍從諸侯例?
陳 宮:亦不可。
呂 布:然則將從卿大夫例矣?
陳 宮:亦不可。
呂 布:公豈欲吾依庶民例耶?
陳 宮:非也。
呂 布:然則公意欲如何?
陳 宮:方今天下諸侯,互相爭雄;今公與袁公路結親,諸侯保無有嫉妒者乎?若復遠擇
    吉期,或竟乘我良辰,伏兵半路以奪之,如之奈何?為今之計,不許便休;既已
    許之。當趁諸侯未知之時,即便送女到壽春,另居別館,然後擇吉成親,萬無一
    失也。
呂 布:公臺之言甚當。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遂入告嚴氏。
    連夜具辦妝奩,收拾寶馬香車,令宋憲、魏續一同韓胤送女前去。
    鼓樂喧天,送出城外。
    時陳元龍之父陳珪,養老在家,聞鼓樂之聲,遂問左右。
    左右告以故。
陳 珪:此乃『疏不間親』之計也。玄德危矣。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遂扶病來見呂布。
呂 布:大夫何來?
陳 珪:聞將軍死至,特來弔喪。
呂 布:(驚曰)何出此言?
陳 珪:前者袁公路以金帛送公,欲殺劉玄德,而公以射戟解之;今忽來求親,其意蓋欲
    以公女為質,隨後就來攻玄德而取小沛。小沛亡,徐州危矣。
呂 布:袁公路不會誤我。
陳 珪:若彼或來借糧,或來借兵。公若應之,是疲於奔命,而又結怨於人;若其不允,
    是棄親而啟兵端也。況聞袁術有稱帝之意,是造反也。彼若造反,則公乃反賊親
    屬矣,得無為天下所不容乎?
呂 布:(驚曰)陳宮誤我!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急命張遼引兵追趕。
    至三十里之外將女搶歸;連韓胤都拏回監禁,不放歸去。
    卻令人回復袁術,只說女兒妝奩未備,俟備畢便自送來。
    陳珪又說呂布,使解韓胤赴許都。
    呂布猶豫未決。
探 子:玄德在小沛招軍買馬,不知何意。
呂 布:此為將者本分事,何足為怪?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正話間,宋憲、至,告呂布曰。
魏 續:我二人奉明公之命,往山東買馬,買得好馬三百餘匹;回至沛縣界首,被強盜劫
    去一半。打聽得是劉備之弟張飛,詐妝出賊,搶劫馬匹去了。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呂布聽了大怒,隨即點兵往小沛來攻張飛。
    玄德聞知大驚,慌忙領兵出迎。
    兩陣圓處,劉備出馬曰。
劉 備:兄長何故領兵到此?
呂 布:(指罵曰)我轅門射戟,救你大難,你何故奪我馬匹?
劉 備:備因缺馬,令人四下收買,安敢奪兄馬匹?
呂 布:你便使張飛奪了我好馬一百五十匹,尚自抵賴!
張 飛:(挺鎗出馬曰)是我奪了你好馬!你今待怎麼?
呂 布:(罵曰)環眼賊!你累次渺視我!
張 飛:我奪你馬你便惱,你奪我哥哥的徐州便不說了!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呂布挺戟出馬來戰張飛。
    飛亦挺鎗來迎。
    兩個酣戰一百餘合,未見勝負。
    玄德恐有疏失,急鳴金收軍入城。
    呂布分軍四面圍定。
    劉備喚張飛責之曰。
劉 備:都是你奪他馬匹,惹起事端!
張 飛:早殺了他,就沒有事端了!
劉 備:如今馬匹在何處?
張 飛:都寄在各寺院內。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玄德隨令人出城,至呂布營中說情,願送還馬匹,兩相
    罷兵。
    呂布欲從之。
陳 宮:今不殺劉備,久後必為所害。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呂布聽之,不從所請,攻城愈急。
    玄德與糜竺、孫乾商議。
孫 乾:曹操所恨者,呂布也。不若棄城走許都,投奔曹操,借軍破布,此為上策。
劉 備:誰可當先破圍而出?
張 飛:小弟情願死戰!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玄德令飛在前,雲長在後;自居於中,保護老小。
    當夜三更,乘著月明,出北門而走。
    正遇宋憲、魏續,被翼德一陣殺退,得出重圍。
    後面張遼趕來,關公敵住。
    呂布見玄德去了,也不來趕,隨即入城安民,令高順守小沛,自己仍回徐州去了
    。
    玄德前奔許都,到城外下寨,先使孫乾來見曹操,言被呂布追逼,特來相投。
曹 操:玄德與吾兄弟也。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便請入城相見。
    次日,玄德留關、張在城外,自帶孫乾、糜竺入見曹操。
    曹操待以上賓之禮。
    玄德備訴呂布之事。
曹 操:布乃無義之輩,吾與賢弟併力誅之。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玄德稱謝。
    曹操設宴相待,至晚送出。
荀 彧:(入見曰)劉備英雄也,今不早圖,後必為患。
    曹操不答。
    荀彧出,郭嘉入。
曹 操:荀彧勸我殺玄德,當如何?
郭 嘉:不可。主公興義兵,為百姓除暴,惟仗信義以招俊傑,猶懼其不來也;今玄德素
    有英雄之名,以困窮而來投,若殺之,是害賢也。天下智謀之士,聞而自疑,將
    裹足不前,主公誰與定天下乎?夫除一人之患,以阻四海之望,安危之機,不可
    不察。
曹 操:(喜曰)君言正合吾心。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次日,即表荐劉備領豫州牧。
程 昱:(諫曰)劉備終不為人之下,不如早圖之。
曹 操:方今正用英雄之時,不可殺一人而失天下之心,此郭奉孝與吾有同見也。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遂不聽昱言,以兵三千、糧萬斛送與玄德,使往豫州到
    任,進兵屯小沛,招集原散之兵,攻呂布。
    玄德至豫州,令人約會曹操。
    曹操正欲起兵,自往征呂布,忽流星馬報說張濟自關中引兵攻南陽,為流矢所中
    而死;濟姪張繡統其眾,用賈詡為謀士,結連劉表,屯兵宛城,欲興兵犯闕奪駕
    。
    曹操大怒,欲興兵討之,又恐呂布來攻許都,乃問計於荀彧。
荀 彧:此易事耳。呂布無謀之輩,見利必喜;明公可遣使往徐州,加官賜賞,令與玄德
    解和。布喜,則不思遠圖矣。
曹 操:(大喜)善。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遂差奉軍都尉王則,齎官誥并和解書,往徐州去訖;一
    面起兵十五萬,親討張繡。
    分軍三路而行,以夏侯惇為先鋒。
    軍馬至淯水下寨。
賈 詡:(勸張繡曰)操兵勢大,不可與敵,不如舉眾投降。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張繡從之,使賈詡至曹操寨通款。
    曹操見賈詡應對如流,甚愛之,欲用為謀士。
賈 詡:某昔從李傕,得罪天下;今從張繡,言聽計從,不忍棄之。
    乃辭去。
    次日引張繡來見曹操,曹操待之甚厚。
    引兵入宛城屯紮,餘軍分屯城外,寨柵聯絡十餘里。
    一住數日。
    張繡每日設宴請曹操。
    
    
9**時間:後來 地點:曹營
    (一日曹操醉,退入營中,私問左右曰)
曹 操:此城中有妓女否?
曹安民:昨晚小姪窺見館舍之側,有一婦人,生得十分美麗,問之,即繡叔張濟之妻也。
曹 操:可領五十甲兵往取之。
    
    
10**時間:接上 地點:館舍
    (曹安民率軍衝入館舍,
    (軍士趕走人眾,將鄒氏掠走。
    (眾人見狀,噤聲不敢言動。)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