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日 地點:姚宅
旁 白:(話書人之言化為影像)話說浙江溫州府有一個公子姓姚,父親是兵部尚書。
    丈人上官翁也是顯宦,家世富饒,積累巨萬。
    周匝百里之內,田圃池塘、山林川藪,盡是姚氏之業。
    姚公子父母俱亡,並無兄弟,獨主家政。
    妻上官氏,生來軟默,不管外事。
    公子凡事憑著自性而行,自恃富足有餘,豪奢成習。
    只有一班捷給滑稽之人,利口便舌,脅肩諂笑,一日也少不得。
    市井無賴少年,多來倚草俯木,獻技呈能,掇臀捧屁。
    姚公子要人稱揚大量,不論好歹,一概收納。
    百來個人多吃著公子,還要各人安家,分到按月衣糧。
    姚公子皆千歡萬喜,給派不吝,見他們拿得家去,心裡方覺爽利。
    
    
2**時間:夜晚 地點:草屋(前)
    (賈清夫與老人甲、老婦甲在門前談話,並拿出一兩銀交與老人甲,老人甲恭敬接著,賈清夫隨
    (即離去。)
    
    
3**時間:白日(隔日) 地點:郊外
    (姚公子、趙能武騎馬並轡而行,忽見一兔從草叢中驚起騰出飛跑。
    (姚公子策馬追趕免去,連射兩箭,俱射不著。
    (恰好趙能武策馬隨至,一箭射個正著,兔遂倒地。
    (姚公子拍手大笑,賈清夫與少年甲、少年乙、少年丙、少年丁、少年戊年隨後都到。)
    (姚公子環視周圍,只見山明水秀,光景甚好。)
姚公子:好一個所在!只該聚飲一回。可惜是個荒野去處,無酒店飯店。
趙能武:眼面前就有東西,怎苦沒肴?
賈清夫:有甚麼東西?
趙能武:只方才射倒的兔兒,尋些火煨起,也勾公子下酒。
賈清夫:若要酒時,做一匹快馬不著,跑他五七里路,遇個村訪去處,好歹尋得些來,只不能勾多帶得,
    可以暢飲。
姚公子:此時便些少也好。
    (正在商量處,只見路旁有老人甲、老婦甲、青年甲、少婦甲、少男甲手裡各拿著物件,走近前
    (來。)
老人甲:某等是村野小人,不曾識認財主貴人之面。今日難得公子貴步至此,謹備瓜果雞黍、村酒野簌數
    品,聊獻從者一飯。
    (姚公子聽說酒肴,喜動顏色,回顧一班隨從的道)
姚公子:天下有這樣湊巧的事,知趣的人!
賈清夫:(拍手道)此皆公子吉人天相,酒食之來,如有神助!
老人甲:既然公子不嫌飲食粗糲,何不竟到舍下坐飲?椅桌俱便,乃在此草地之上吃酒,不象模樣。
賈清夫:妙!妙!知趣得緊。
    (老人甲恭身在前引路,眾人跟隨。)
    
    
4**時間:稍後 地點:草屋(內)
    (姚公子、趙能武、賈清夫就坐;少年甲坐椅;少年乙坐凳;少年丙、少年丁、少年戊圍坐稻牀
    (上。
    (老婦甲、少婦甲、少男甲忙端出菜餚與眾人吃。)
賈清夫:(對老婦甲道)多拿些酒出來,我們要吃得快活,公子是不虧人的!
    (老人甲、青年甲忙拿酒出來,眾人吃得爽快,姚公子不勝之喜。)
少年甲:(幫襯道)這樣湊趣的東道主人,不可不厚報他的!
姚公子:這個自然該的!(便問賈清夫道)你估他約費了多少?
賈清夫:該有二十兩銀。
姚公子:那就償他三倍!
    
    
5**時間:傍晚 地點:草屋(前)
    (姚公子上馬,老人甲、老婦甲、青年甲、少婦甲、少男甲來馬前拜謝。)
姚公子:(一發快活道)這家子這等慇懃!
趙能武:不但敬心,且有禮數。
姚公子:(對賈清夫道)拿點錢賞這家子吧!
賈清夫:(策馬上前說道)賞他多少?
姚公子:打開銀包來看!
    (賈清夫打開銀包一看,只剩幾兩零碎銀子。)
姚公子:都與他們罷!論甚麼多少?
    (賈清夫將銀包往地上倒去,銀子塊塊落地,只剩得一個空包。
    (老人甲、老婦甲、青年甲、少婦甲、少男甲看見銀子落地,齊上前來搶,也顧不得尊卑長幼,
    (扯扯拽拽,磕磕撞撞。
    (青年甲拾了大塊子,又來拈撮;老婦甲將拾到手,又被少婦甲先取了去。
    (老人甲戰抖抖的拿得一塊銀子,死也不放,還翻了兩個滾。)
姚公子:(看此光景,拍手大笑道)天下之樂,無如今日矣!
    
    
6**時間:白日 地點:姚宅前廳(內)
    (姚公子與賈清夫、趙能武、少年甲、少年乙等喝酒呼白,忽見張三翁拿盒點心進門,姚公子乃
    (呼道)
姚公子:老丈,今日何事把你吹來?
張三翁:你家上官丈人,央我來給公子家送個點心,順道拜見娘子。
姚公子:我家娘子就在後堂。
    (然後繼續與眾人飲酒作樂,張三翁見姚公子見如此,甚為心疼,便勸道)
姚公子:宅上家業豐厚,先尚書也不純仗做官得來的宦橐,多半是算計做人家來的。老漢曾經眼見先尚書
    早起晏眠,算盤天平、文書簿藉,不離於手。如此掙來的家私,非同容易。今郎君十分慷慨撒漫
    ,與先尚書苦掙之意,大不相同了。
    (姚公子面色通紅,未及回答,賈清夫、趙能武等一班兒朋友大嚷道)
趙能武:這樣氣量淺陋之言,怎麼在公子面前講!公子是海內豪傑,豈把錢財放在眼孔上?況且人家天做
    ,不在人為。先尚書這些孜孜為利,正是差處。公子不學舊樣,盡改前非,是公子超群出眾。英
    雄不羈之處,豈田舍翁所可曉哉!
    (姚公子聽得這一番說話,方才覺得有些吐氣揚眉,心裡放下。
    (張三翁見不是頭,嘆氣搖頭,自入後堂去。)
趙能武:這老頭掃興,不如我等到外面去喝個痛快,公子以為如何?
姚公子:好!
    (眾人遂起身出門。)
    
    
7**時間:數年後 地點:酒樓包廂(內)
    (賈清夫、趙能武就坐。)
趙能武:姚公子經我等這幾年揮霍,已弄得囊中空虛,看看銀子將盡,我等若少了如此好主顧,豈不可惜
    ?
賈清夫:(奸笑道)囊中雖然空虛,但尚有一大片世業不曾動損呢!
趙能武:什麼世業?
賈清夫:土地田產!
趙能武:(拍首道)是啊!我怎麼沒想到?
    (賈清夫遂湊近趙能武耳邊密語。)
趙能武:(大笑)好主意!
    
    
8**時間:白日 地點:姚宅中堂(內)
    (姚公子正坐著發愁,忽見趙能武、賈清夫、門客甲、門客乙進堂來。)
賈清夫:公子!我找到名馬一匹,價值千金,可日走數百里,今日來找公子一同去看。
姚公子:今日沒個心情。
趙能武:公子何事煩心?
姚公子:手頭沒銀子了。
    (賈清夫、趙能武故作商議,賈清夫遂開口道)
賈清夫:有一妙著,公子再不要愁沒銀子用了。
    (姚公子正苦銀子短少,一聞此言,欣然起問)
姚公子:有何妙計?
賈清夫:公子家田連阡陌,地占半州,而今荒蕪的多,開墾的少。粗利沒有,錢糧要緊。這些東西留在後
    邊,貽累不淺。公子看來,不過是些土泥;小民得了,自家用力耕種,才方是有用。公子若把這
    些作賞賜之費,不是土泥盡當銀子用了?亦且自家省了錢糧之累。
姚公子:(拍手稱道)我最苦的是時常來要我完甚麼錢糧,激聒得不耐煩!今把來推將去,當得銀子用,
    這是極便宜的事了。
    
    
9**時間:白日 地點:富宅大廳(內)
    (富豪甲將二包銀子分別交給趙能武、賈清夫,道)
富豪甲:這姚家湖邊田產事,就有勞二位了!
    (遂送趙能武、賈清夫出門。)
    
    
10**時間:傍晚 地點:富宅門前
    (姚公子、賈清夫、趙能武、門客甲、門客乙乘馬經過門前,賈清夫道)
賈清夫:公子,時已近晚,我識得這家主人,今兒個不妨在此借宿,如何?
姚公子:也好!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