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嵋仙蹤前傳 - 第十五集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三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三

    1**時間:接上 地點:金鳳山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
        沈琇前生之洞府在金鳳山陰,因設有玄門太清仙法禁制,沈琇一到,禁法自解。
        洞前煙雲雜遝,風雷交應,金光電耀,一閃即滅,緊跟著現出一座洞門。
        一隻獅面虎尾,獨角龍鱗,目光宛似電炬的金毛怪獸,口中狂噴煙火,怒吼連聲,由洞中飛將出
        來,待朝二人撲來。
    眇 女:你連恩主也認不得麼?
    旁 白:(說書人)
        神犼前隨沈琇多年,沈琇轉劫時,因牠性太猛烈,又不忍將其殺死,命其留洞守候,不許倚仗地
        行本能,變化裂地而出。
        神犼居然知道厲害,獨在洞中隱藏修煉,從未離開。
        因聽洞外有人說話,當有外人前來盜寶,不由暴怒。
        同時禁制失效,洞門大開,越料禁法為人所破,一時情急,飛撲出來。
        聞言立即倒退,瞪著一雙金光四射的怪眼,朝二人上下一看,果是舊主回來。
        一聲歡嘯,二次撲向身前,不住擺尾搖頭,做出許多親熱神態。
        沈琇師徒本極愛牠靈慧,一面撫摸,一面取出法寶,同去洞內。
        內中還有一部道書,乃是少清仙籍的副本。
        前生剛剛得到,未及修煉,便遭兵解。
        曾經英姆嚴姑婆指點,仔細回憶,尚還記得。
        一算日期,才第六天,此去峨嵋甚近,不消多時,便可到達。
        想乘這二三日的閒空,試為練習。
        沈琇師徒本就夙根靈慧,而道書第一張便附有解破禁制之法,不等拜師,法力便恢復了一多半。
        到了第八日午後,想起前生所遇老龍場的民女,順道往訪,就此起身。
        尋到那家一打聽,原來那民女自受沈琇前生指教,回去便閉門修道,不問外事,後不知所之。
        沈琇正待回去,忽聽嬰兒啼哭之聲甚急。
        回頭一看,原來是一中年貧婦,懷中一個生才兩三月,滿頭癩瘡的女嬰。
        遙伸兩手,朝著沈琇亂撲亂掙,哭得甚急,意似求抱,已然力竭聲嘶,看去情急異常。
        沈琇見那女嬰相貌奇醜,全身滿是瘡疤,膿血狼藉。
        隨來丈夫恐其惹人生厭,正在喝罵。
        嬰兒好似懂得人言,一著急,兩眼翻白,小手腳一掙,身子望後一仰,當時暈死過去。
        沈琇急於起身,見那一對夫婦穿得甚是貧苦,未及細問,先將男的喚住,貧婦已撲地跪求救命。
        
    沈 琇:(笑說)無妨。
        便將餘剩金銀贈與貧婦。
        手朝女嬰微一撫摸,「哇」的一聲,便自哭醒。
        說完,便自起身。
        那女嬰仍是怒啼索抱,大哭不止。
        沈琇走出老遠,猶聽身後嬰啼甚急,急於去往峨嵋見師,當時也未注意。
        走到無人之處,便駕起遁光,朝峨嵋金頂後面鎖雲洞飛去。
        彼時凝碧仙府尚未開闢,地在千尋絕壑之下,甚是廣大,琪花瑤草,靈泉怪石,到處都是。
        下面雖然別有天地,風景靈秀,由上下望,卻是一片沉冥。
        離頂數十丈,終年雲霧佈滿,其深莫測,遊山的人輕易足跡不至。
        縱有大膽遊客,沿著金頂後面危崖削壁攀援到此,見當地除有一座三數丈大的石洞和洞側幾樹梅
        花、一片石地而外,毫無足觀。
        路又險滑難行,也必興盡回去,決想不到絕壑下面藏有神仙宮宅。
        沈琇前生到過,知道凝碧崖太元洞仙府一頭通著鎖雲洞外絕壑,一頭通著同門師兄髯仙李元化所
        居飛雷洞外平崖,也是山中最隱僻難到之地。
        沈琇心想,同門師兄弟中,只曉月禪師與己不和。李元化為人雖好,但他乃是曉月禪師引進,二
        人交厚。此去相遇,難免被其輕視,不如徑由鎖雲洞前絕壑穿雲而下,直達凝碧崖前,見了恩師
        ,再與眾同門相見。並且妙一真人夫婦正同在仙籟頂旁練那六合旗門,望見自己,必要出迎,如
        能先與相見,由其引進,豈不更好?
        哪知剛剛越過金頂,便見斜刺裏飛來三道白光。
        內中一道光最強烈,宛如太白經天,長虹飛瀉,與眾不同,一見便認出是髯仙李元化。
        二人原是同門至好,許久不見,自是想念。
        方要搶前相見,無如轉世不久,功力尚淺,
        對方卻是與日俱進,比起前生同門又加強了許多,本追不上。
        那三道劍光來勢絕快,沈琇師徒又被崖腳擋住,對方不曾發現,
        只看得一眼,便往絕壑之中飛射下去。
        等沈琇師徒跟蹤追到,崖前已無影跡。
        素常心熱情厚,劫後重歸,遙望宮牆,早生依戀,況是同門至好,急於見人,也未想到有不願見
        之人在內,急忙穿雲直下。
        剛到凝碧崖古楠巢下,便見仙籟頂旁迎來男女五人。
        定睛一看,當前四人,乃是髯仙李元化,坎離真人許元通,妙一夫人荀蘭因,同了黃山餐霞大師
        。
        後面一個相貌清奇的老和尚,正是前生對頭曉月禪師。
        沈琇不禁想起一段往事。
        當初因為大師兄玄真子再四向長眉真人堅辭,說他本人道淺力薄,不堪承繼道統。
        二師弟苦行頭陀將來又要重歸佛門,算來算去,只有妙一真人齊漱溟九世修積,道高福厚。
        二人又是夫妻同修,歷劫多生,從未離過師門。
        並為恩師代完三千萬外功的宏願,不論內功外行,法力心性,全都高人一等,為眾表率。
        玄真子事前為此曾向眾同門商議,多無異詞,實是眾望所歸。
        本派不久二次開山,發揚光大。
        真人仙去以後,非像齊師弟這樣道高德重的人,實不足以排除萬難,當此重任。
        為此集眾請求,敬祈恩師先期傳以衣缽,使其早正名分,就便考查他的功行,而令眾心悅服,免
        得日後另生枝節。
        長眉真人雖未當時答應,其實早已有了安排。
        同門多和齊氏夫婦交厚,道法也多弗如,再經過玄真子、苦行頭陀三次請求,均認為將來必行之
        事。
        齊氏夫婦由此越發勤奮,功力大進。
        一班男女同門心悅誠服,個個歸心。
        內中只有曉月禪師一人私心忌刻,前聽說玄真子、苦行頭陀兩位追隨師父六七百年的開山門大弟
        子,一個謙抑退讓,一個只等恩師仙去,便要重歸佛門。
        眾同門只他最長,從師年久,法力又高,對於繼承教主,二次開山,從不作第二人想。
        不料玄真子忽然薦賢自代,好生嫉憤。
        無如詢謀企同,眾無異詞,當然不能獨持異議。
        當時默然,無所表示,心中實是氣極。
        當玄真子第三次請求下來,恰值齊漱溟奉命出山未歸。
        沈琇因聽師父不特面示允意,並還說起荀蘭因的功力仙福不亞乃夫,將來正可分掌男女弟子,為
        本門留一佳話,語多嘉獎。
        本是至好,自然心喜,一見面,便向其道賀。
        卻瞥見曉月禪師在旁冷笑,恩師說完前言,立即飛走,不在洞中。
        沈琇知他不服,向其責問,言語失和,因而生嫌,後便惹出好些事來。
        便自己上次兵解,一半也是因為此人。
        如今事隔多年,見他仍然沉著一張臉,全不似前行四人神氣,不禁想起前生屢受愚弄經過。
        心雖有氣,但想到劫後重逢,終是多年同門之誼,如何剛見,便與人計較?
        沈琇念頭才轉,妙一、餐霞兩同門姊妹已先迎上,執手殷勤起來。
        李、許二人也各禮見,互詢別況,全都欣喜非常。
        談不兩句,曉月禪師也緩步走到,因是師兄,便先向其行禮。
    曉 月:想不到師妹居然前因不昧,未假師長之力,劫後重歸。可同我洞中小坐如何?
    沈 琇:妹子此來,尚未拜見恩師;再者,前生誤犯教規,方遭此劫,也應先去請罪。請諸位師姊妹先領
        妹子前往參拜,領命之後,再往師兄洞中,一作良晤暢談吧。
    曉 月:(微笑道)本門教規,最忌無故殘殺。便遇妖邪惡人,也必分別首從,但可原恕,無不許其自新
        ,重在化惡為善,不許操切。適才我由川峽飛過,發現江中有一盜船,內有三十多人,一齊被人
        殺死,又將屍首和船用禁法沉入江心。當時見那禁法,似是本門中人所為,現時想起,定是妹子
        所為無疑。此事如被恩師知道,於你大是不便。難得恩師近日所煉太清仙篆功行完滿,正在神遊
        靈空仙界,不曾醒轉。見時最好不要提起,日子一多,師父也就忽略過去,否則,不免怪罪,你
        又要吃苦了。
    沈 琇:(慨然答道)妹子雖然無心犯規,但對恩師豈可隱瞞,幸蒙師兄提起。妹子先去中元洞外待罪便
        了。
    旁 白:(說書人)隨命眇女拜見各位師伯叔。
        眇女早就恭立待命,立即下拜。
    曉 月:(笑道)令高足和師妹一同轉劫,怎也還是這等形象?
    旁 白:(說書人)沈琇知他譏刺自己師徒同樣醜陋,越發不快。
        方要開口,妙一夫人知道二人嫌怨,全由自己而起。
        沈琇性剛心熱,見曉月禪師本是同門至好,為了丈夫承繼統道,忽然忌妒,先還隱而不露,後竟
        當眾明言,說自己夫婦決難勝此重任,由此遇事作梗。
        沈琇看不慣,始而背著師父爭論,終成仇隙。
        方要約集眾同門為之釋嫌修好,解除嫌怨,沈琇師徒已然轉世。
        事隔多年,雙方嫌怨依然不解,雙方暗鬥,不便明勸,沈琇此時法力尚差,人又梗直,一個不留
        神,便吃大虧。
        只得暗使眼色,令其住口,想等曉月走開,再與明言厲害。
        (同時餐霞大師和李元化、許元通二人也同聲笑道)
    餐 霞:師妹初回,我們理應暢談,師父神游未歸。那夥水賊,我們日前已有耳聞,本定前往除害,因事
        遲延。縱令處治稍重,也是無心之失,師父回來,至多警戒幾句,不致重責,只管放心。還是同
        去曉月師兄那裏敘闊吧。
    沈 琇:(苦笑道)妹子因為心粗氣盛,不知吃過多少虧苦。好容易重返師門,不料又犯無心之過。此時
        心中實是畏懼,除了自知罪重,去往洞前長跪候命,恩師見我意誠心苦,或能寬恕一二外,更無
        善策。再要逐出師門,重遭苦劫,豈不為親者所痛,而仇者所快麼?
    旁 白:(說書人)
        沈琇說罷,慨然往中元洞走去。
        眇女知道本門法嚴,犯者無赦,好生愁急,戰戰兢兢隨在身後。
        到了洞前,沈琇首先虔誠下跪。
        眇女也隨同禮拜,虔誠祝告,跪在身後。
        此是峨嵋派門人待罪舊例,一經通誠,自供罪狀之後,不奉師命,便跪一年,也不能起來,誰也
        不敢近前與之問答。
        這時,開山教主長眉真人功行已將完滿。
        飛升之後,眾門人除玄真子、苦行頭陀、妙一真人奉命東海煉法煉丹而外,餘均各回自己洞府。
        真人所煉許多法寶、飛劍,均封藏中元洞內。
        凝碧崖老楠巢已讓與白眉禪師暫居,
        餘者數十百處靈景石室,連同通往飛雷洞快捷方式,一齊行法封閉。
        門下眾弟子因為別遠會稀,又想多得教訓,各把所居洞府封閉,一齊趕來,隨侍在側,不奉師命
        ,誰也不肯離山一步。
        眾弟子全都修煉年久,道法高深,平日相處,情意至厚。
        只曉月禪師與風火道人吳元智,不久劫運將臨。
        一個因為覬覦道統,妄動貪嗔;一個疾惡太甚,樹下不少強敵,日後在劫難逃。
        下餘諸人,因沈琇俠腸剛直,勇於赴義,對人又極誠懇。
        門人貌雖奇醜,但她屢生修積甚厚,只因夙孽難解,歷劫多生,始終未迷本性。
        對於乃師更是忠義,始終追隨,同生共死,對她師徒全都看重。
        玄真子和妙一真人夫婦,對她師徒更是情厚。
        這時眾人恰均同在太元洞中修煉,聞訊紛紛趕出,問知經過,不便上前談問。
        待了一日夜,沈琇師徒儘管轉世不久,功力尚差,卻始終神情絲毫不懈。
        眾人商議,待師父神游回來,萬一怪罪,將一起為她們跪求寬恕。
        洞中值班弟子萬里飛虹佟元奇出喚沈琇師徒和眾弟子入見,眾人應命,同去洞中。
        參拜之後,沈琇師徒仍跪地上,自供罪狀。
    長 眉:(笑道)徒兒起來,你昨日行事雖然稍過,一則你元靈初復,行事不免魯莽,實是無心之過。二
        則那夥水寇無惡不作,並未枉殺一人,只是心粗罷了。你師徒又深知戒懼,念在初犯,料你下次
        必知改悔,故從寬免。
    沈 琇:(感激涕零)謝謝恩師。
    長 眉:我功行圓滿,不久飛升天闕。本門心法,你好些不曾傳授,又經過這一劫,照你此時法力,尚難
        下山行道。少時我便詳為傳授,只要用功,兩三年後,異教妖邪便少敵手。努力修為,毋負我望
        。再犯殺戒,便難容了。
        (沈琇喜出望外,重又拜謝,侍立於側。)
    真 人:(向眾說道)昨游北海居羅島毒龍礁,偶遇心如神尼。說她以前出身旁門,後歸佛法,煉就極大
        伏魔法力。想收一女弟子,傳授她本門衣缽。因在北極荒島,坐禪多年,無暇到中土來,托我代
        為物色。並說她以前便是最惡的人,忽然悟道,立時參修上乘功課。
        所收弟子,只要資質真好,不問以前行為如何。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善惡均能度化。我如為她
        援引,便是有緣。這女弟子如是在佛、道兩門修煉多年的,更合她意。行時並交我兩件東西,等
        我將她心目中的女弟子尋到,代為交付,到了時機,便會尋去。
        心如道友與我多年至交,再三囑託,不應置之度外。可惜你們未必肯去從她,否則此人佛法無邊
        ,不可思議,具有極大降魔威力,如往拜她為師,必有成就。
    旁 白:(說書人)眾女弟子聞言,全未答話。
        沈琇更是感激師恩,正圖常在師門,一意修積,助本門發揚光大,聞言毫未理會。
        真人又將眇女喚至面前,諭勉幾句,令其從師同修。
        再向眾弟子分別考問了幾句,便令退去。
        只留玄真子、苦行頭陀、妙一真人夫婦隨侍待命,跟著便傳沈琇太清仙籙。
        (  第四十四回 心如神尼徵高徒  曉月禪師任推手)
        這時曉月禪師雖因夙孽太重,一念之差,妄動貪嗔。
        但以真人法力無邊,除與眾同門貌合神離而外,並不敢於稍微放肆。
        先還恐怕滿腹私心,被真人看破。
        及見真人相待如常,以為不曾覺察。
        眼看沈琇雖因轉劫吃了大虧,師父對她反多憐愛,又賜她師徒好幾件法寶。
        不消兩三年,功力大進,便和自己竟成伯仲之間,法力較差的同門,反不如她。
        沈琇對於自己,又是意存輕鄙,望而遠避,非到不得已,難與對面。
        便是遇上,也只照例禮見,喊聲師兄,略拜即去,一言不發。
        有時當眾談論,一味尊崇齊氏夫妻,話多刺心。
        又不便公然計較,越想越恨,本就憤急,無可如何。
        沈琇師徒第三年便下山行道,想在恩師飛升以前,為本門多積一點善功。
        而且又眷懷師恩,每次下山辦完一件事,必要回山一行,本意是捨不得離開恩師。
        曉月禪師見她時常獨奉師命,下山修積,偏又積功甚多,幾乎無往不利。
        師父除說她疾惡太甚,樹敵太多,常加告誡而外,無一次不加獎勉。
        既覺師父偏心,又當她回山志在表功,本來積恨已深。
        這次眾弟子只玄真子、苦行頭陀奉派陪侍,餘人全奉命下山。
        恰值沈琇師徒與一妖人鬥法,一時疏忽,被其逃去。
        曉月禪師遇見,深知妖人乃東海散仙邱允之弟,必去投奔。
        乃兄雖也旁門成道,為人甚好,門徒眾多,教規甚嚴。
        所居呼龍島更是海外仙山,風景靈異。
        當沈琇轉劫那些年,邱允還曾想拜長眉真人為師,意甚虔誠。
        真人嫌他門徒太多,品類不齊,與乃弟時常暗中勾結,出外為惡,根骨福緣也都太差。
        雖然堅拒未允,對他本人卻頗嘉許。
        行時並還賜他一道靈符,以為將來轉劫之用。
        沈琇卻不知道此事,而邱允宮室華美,壯麗非常,不像正經修道之士所居。
        邱允也極好勝,只一動手,沈琇敗固吃虧,勝必多殺。
        曉月禪師知道,就算師父偏心,如沈琇殺伐過甚,必會加以責罰。
        便用巧言愚弄激將,暗示妖人之兄為邱允,其法力極高,無人能敵,且死有餘辜。
        沈琇因先逃妖人淫兇狠毒,本欲除害,再聽這等說法,果然上當。
        眇女在旁,本曾力勸不可造次,沈琇也料曉月不懷好意,但心想。
    沈 琇:至多對方邪法厲害,自己帶有兩件師傳至寶,勝固可喜,敗了也能全身而退,何必示弱,求人相
        助?真要不行,再尋幾個交厚的同門相助不晚。
    旁 白:(說書人)剛一尋到島上,正遇妖人約了同黨,在彼祭煉妖陣,越發怒從心起。
        那妖人原因乃兄訪友他出,先勾結門下惡徒,盜了一件法寶。
        仗著弟兄情厚,不致為此反目,竟在島上煉那妖陣。
        一時邪霧迷漫,高湧天半。
        只說遼海窮邊,無人得知,一演習成功,便往中土尋仇。
        不料到才兩三天,敵人便尋上門來。
        沈琇見邪法陰毒,因為孤身深入,惟恐失機,上來便用全力,劍、寶齊施,驟出不意,全島二百
        多個門人侍者傷亡大半,妖人也全伏誅。
        沈琇自覺此行痛快非常,還在得意。
        歸途又和軒轅老怪、九烈神君等幾個著名魔頭的門下相遇,連鬥了幾次法,均占上風,依然不知
        魔法厲害。
        還待窮追,忽奉真人千里傳聲,令用所傳法寶防身,隱形飛遁,立即回山,不許遲延。
        彼時她正與群邪一路惡鬥,已快被引到軒轅老怪所居魔宮前面,心還不欲隱形示怯,無如師命不
        敢違背,只得朝著妖徒去路大喝道。
    沈 琇:我奉師命,有事回山,改日再尋爾等這夥妖孽,為世除害。
        說完,剛一轉身飛起,便聽身後遙空中異聲大作,一片烏金色的妖雲魔光,夾著陰風鬼嘯,漫天
        蓋地,疾如奔馬,潮湧追來,晃眼被他迫上。
        如非防身法寶威力神妙,聞令回飛,早已取用,幾乎受了大傷,這才知道厲害。
        幸而身形寶光已先隱去,一見不妙,立縱劍遁,急忙回路飛馳。
        妖雲原是軒轅老怪門下大弟子五淫尊者所煉金烏神障,一名玄武烏煞羅喉血焰神罡,厲害非常。
        老怪師徒因為威名至大,無人敢惹。
        卻被兩個年輕醜女傷了兩人,一時憤極,已然布就羅網,等其投到。
        對頭忽似警覺,隱形遁去。
        妖人如何肯捨,立將元神合在一起,施展全力追來。
        雖因對方飛遁神速,不曾將人擒去,但那邪法厲害無比,稍微接觸,立有感應。
        料知仇敵在前,為防改變方向,妖雲展布越廣,天都遮黑了大半邊。
        只見黑煙滾滾,疾如奔馬,千萬點金花血焰,似電一般閃爍不停,陰風怒號,鬼嘯淒厲,聲勢猛
        惡,比起前在孤山所遇妖人,還要厲害十倍。
        沈琇師徒正在有些發慌,忽然一道金光由橫裏飛來,比電還快,只一閃,便成了其長無際的金虹
        ,放過自己,擋向妖雲前面。
        只聽一聲厲嘯,一直響到天邊,金光立隱,重返清明,僅剩妖人嘯聲晃蕩遙空。
        那奔山倒海一般的妖雲,早已退去,一閃不見。
        定睛一看,四外並無形跡,知有前輩師執暗中相助,仍往回飛。
        到了凝碧崖前,剛剛下降,便見玄真子和妙一真人並肩走來,面有愁容,也未想到自己身上。
    沈 琇:師父喚我何事?二位師兄可知道?
    玄真子:你前日去往海外追殺妖人,不應不加考查,一到便即下手,以致傷亡太多。適才師父說你近一年
        來屢犯殺戒,屢戒不悛,這次反更變本加厲,大為震怒。聽那口氣,大是不妙,師妹還須留意才
        好。
    沈 琇:(心想)此行雖未查問對方門人,所煉諸天六丁神煞乃左道中最陰毒的邪法,煉時必須殘殺許多
        生靈,任誰見了,也不放過。師父如問,也有話說。
    旁 白:(說書人)沈琇隨口應諾,理直氣壯入洞,跪下聽命。
        見旁邊立著一個道人,與前殺妖人相貌相似,滿臉悲憤之容,無什邪氣。
    長 眉:你知罪麼?
    旁 白:(說書人)沈琇知師父素來寬厚,從無如此嚴厲神色,知道犯過不輕,哪裡還敢開口。
        真人便歷數她近年自恃驕狂,疾惡太甚,凡是左道,遇上便即窮追,不殺不止。
    長 眉:因你以前所殺雖皆窮凶,為防由此開端,妄肆殺戮,自毀前修,再三告誡,未加責罰。誰知始終
        不知悛悔,反而變本加厲,任性妄為。對方妖陣雖然狠毒,但是島上二三百人,即令妖人門下,
        豈無脅從在內?為何一到便下毒手?本門教規最忌妄殺,現在島主人又前來訴冤。你凶心不改,
        罪孽已多,我門下哪有你這樣徒弟?本應封閉靈智、法力,追回法寶、飛劍,逐出門外,任你自
        受孽報。姑念累世相隨,事出無知,從寬發落,由此逐出師門,不許再來見我。你徒眇女,雖也
        從你行兇,但她事由從師,自然不敢違背。事前又曾勸阻,理應未減,去留聽其自願。你師徒均
        是美質,只因本門法嚴,犯者無赦。你雖被逐,仙業並非無望,各自勉力虔修去吧。
    旁 白:(說書人)沈琇明知師父春溫秋肅,恩威各得其分,一向言出法隨,照例不容寬假。
        既然說出這等絕決的話,勢在必行,已難挽回。
        再一回憶前生,本是人家棄嬰,由懷抱之中,蒙師長虎口救去,始而轉托同道女仙撫養。
        年才十歲,女仙坐化,由此長侍師門,隨同修煉,小小年紀,便得玄門正宗傳授。
        因為自己天性疾惡,樹敵太多,如非師父愛護解救,早已形神俱滅,墮入輪迴。
        而曉月禪師本名滅塵子,本係一得道散仙,後轉投橫山禪師學佛,更名曉月。
        禪師入寂後,將曉月推薦給真人,時真人前生諸弟子除原名曾寧的玄真子外,俱已轉劫重修。
        曉月氣量偏狹,自以為得道年久,兼以玄真子個性恬淡,無意繼承道統,曉月以為非己莫屬。
        及至妙一真人齊漱溟歷劫七世歸來,未幾得了長眉真人的真傳,道行反倒後來居上。
        長眉真人道法高深,早知曉月與眾弟子的因果,並不把此事放在心上。
        長眉真人臨去時,把眾弟子叫到面前,把道統傳與了玄真子與齊漱溟。
    長 眉:你等修行多世,應知三尸不除,正果難成。本就各有機緣,此番承繼道統,原看那人的根行厚薄
        、功夫深淺為標準。不過大劫未臨,人心未經考驗,各人又都身懷絕技,難免日後為非作歹,遺
        羞門戶。我走後,倘有不守清規者,我自有制裁之法。
        (說罷,取出一個石匣,又道)
        這石匣內,有我煉魔時用的飛劍,交與齊漱溟掌管。無論門下何人,只要犯了清規,便由玄真子
        與齊漱溟調查確實,只須朝石匣跪倒默祝,這匣中之劍,便會凌空而起,去取那人的首級。如果
        你二人所聞非實,或顛倒是非,就是怎樣默祝,這石匣也不會開,甚或反害了自己。大家須要緊
        記。
        兩百年後,峨嵋大興,第二代弟子分別轉世歸來,法寶神通遠勝往昔。同時妖邪鬼魔也一一孽滿
        待誅,待一千五百年群仙大劫,清濁頓分。自後三百六十年,進入末運,濁世滔滔,仙佛避位。
        人們追新求異,自由放縱,道德淪喪,是非不明。
        為師當年與玄天老魔之約,本係定數,後虔修九天先機玄經,始知所以。元數及於各元,會數止
        於各會,運數及於運,世數合於世。為師一念之仁,承擔了四運之數,特此累積千萬善功,以期
        於各運中,得以調整時機之變化。凡此機宜,均書於柬帖中,齊漱溟修為嚴謹,可當此運之任。
        今將柬帖及新舊弟子名冊,收藏於石匣之中,至時逐一分發。
    旁 白:(說書人)眾同門知道真人神算通天,今交由齊漱溟負責,事關重大,俱都來致賀。
        惟有曉月失望之極,滿心不快,強打笑顏,敷衍了一陣。
        後來越想越氣,再見沈琇到來,更是火上加油。
        乘此機會,狠狠在真人面前參了一本,以快心意。
        沈琇滿擬這次重返師門,永修仙業,不料中了曉月禪師陰謀暗算,鑄此大錯,誤犯教規。
        雖然師父行法太嚴,不念師徒情義,但自己粗心大意,也實有不對之處。
        想起師恩深厚,從此宮牆遠隔,不禁悲從中來,放聲大哭,跪伏地上,哀求不已。
        真人始而未理,最後說道。
    長 眉:你隨我多年,難道還不知我對門人平時雖甚寬厚,持法素嚴,向不循情寬縱麼?你自有你前途,
        求告無益,各自去吧。
    沈 琇:弟子實為那妖人邪法淫毒,積惡如山,到時又正值布那妖陣。心想正經修道之士,不會有那情景
        。加以地介海荒,弟子師徒二人,惟恐有失,貽羞師門。又有曉月師兄先入之言,一時疾惡貪功
        ,致多殺傷。雖犯教規,實是無心之失。
        本門法嚴,恩師不肯原情寬恕,弟子也不敢強求。至於徒兒閔眇女,全是奉命行事,事前還曾勸
        阻,與她無干。弟子見嫉群邪,樹敵眾多,在弟子固是除惡務盡,群邪也必不肯相容。
        況離師門,敵人更無忌憚,勢孤力弱,終必不保。眇女相隨受累,實是無辜,伏望師父恩憐,許
        其仍在門下,令拜荀師姊為師,使得勉修仙極,感恩不盡。
    旁 白:(說書人)眇女本嚇得戰戰兢兢,跪伏在沈琇身後,一聽師父詞意剛直,方在代她膽寒。
        偶然偷覷真人,不但不怒,口角上反是含有一絲笑意,不由心中一動。
        眇女不等真人開口,忙即跪叩道。
    眇 女:孫兒誓隨恩師,出門待罪,等到功行稍可自贖,再求師祖開恩,恕其既往。伏望師祖恩允,永世
        銘感,無有盡期。
    長 眉:(微笑道)理應如此,念你忠義,特賜降龍寶珠二粒。只須一珠,任何海中精怪,決難加害。可
        隨你師,去見齊漱溟夫婦作別,我已先有吩咐,由他代為傳授。去吧。
    旁 白:(說書人)沈琇還要開口求說,不令眇女同行,以免兩誤,真人座前忽起一片金霞,擋在前面。
        旁立道人未退,料還有事神遊,再說無效,只得強忍悲憤,拜辭出洞。
        當時負氣,本想就走,忽見妙一夫人走來。
        二人情感至厚,想起前事,越發酸心。
        沈琇暗忖,師父行事,每在無意之中,微露仙機。所說降龍珠,必有大用,並且用時只消一粒,
        為何兩粒同賜?分明師徒合用無疑。再者,恩師師徒情分最厚,犯規乃無心之失,怎會如此心狠
        ,連眇女也被連累?莫非有什要事,故意將我逐出,使我立功自見,並為本門立法不成?
        想到這裏,悲懷略解。
        暗察妙一夫人,滿臉惋惜之容。
        料他夫婦最得恩師器重,必已早知此事,如可挽回,怎會這等惜別?心又一涼,忍不住淚流下來
        。
        妙一夫人便拉她師徒同往所居石室,殷殷婉勸道。
    荀蘭因:師妹不必愁苦,此後只要奮志修為,有了成就,縱然不在師門,一樣不負師恩栽培。你修道多年
        ,如何這等著相?你和眇女成就定必遠大。但你為人疾惡太甚,以後遇事,還是放寬一些。
    沈 琇:我如非這些妖邪,怎會被逐出去?此後誓以全力與群邪拼個存亡,非為世人除害不可。
    旁 白:(說書人)妙一夫人知她性情剛烈,不便再勸,隨將降龍珠取出傳授。
        沈琇見那寶珠約有兩寸圓徑,形如青灰色的玉球,乍看只形體特大,與常見寶珠不同。
        細一照看,內裏彩氣氤氳,光霞徐徐流轉,變幻不停。
        拿在手中微一撥動,隱聞到一股異香,知是一件異寶。
        妙一夫人再一說那妙用,心更驚奇。
    荀蘭因:此珠專制各種精怪,寶主人功力越高,靈效越大。眇女雖然同受本門心法,到底還差,最好師妹
        先行煉過,再交與她自煉。一與本身元靈相合,便成第二元神。日後就遇群邪圍攻,你師徒各有
        一珠,至少可免許多苦難,不致傷害本身真靈。千萬不可輕視呢。
    沈 琇:(苦笑道)師姊當我因為師父心腸稍硬,便敢忘卻深恩,負氣不受麼?
    旁 白:(說書人)夫人早識未來之事,防其性剛負氣,以為此珠傳與眇女,她便不再同煉。
        沈琇聞言心定,立現喜容。
        眾同門也都得信,紛紛趕來,互相話別。
        沈琇見曉月禪師也隨了來,想起屢受陰謀捉弄,以師長之明,不會不知。
        卻只對自己一人處罰,並還這麼重,越想越有氣,待要發洩幾句。
    玄真子:師妹無須失意,師父雷霆雨露,皆是恩澤,此舉焉知不是玉汝于成?你自有你前途去處。送君千
        里,終須一別,請仍返金鳳山舊居清修,以待機緣遇合吧。
    李元化:師妹雖不在此,同門情義,仍是一樣,只有更厚。以後如有什事,只管尋來便了。
    旁 白:(說書人)沈琇見曉月禪師微笑不語,越發有氣。
        又以李元化和曉月禪師私交最厚,疑心奚落,冷笑道。
    沈 琇:小妹不才,已拼以身殉道,誓與群邪相搏,甯甘百死,也不畏縮。我乃本門逐徒棄材,性又疾邪
        ,除惡如同剪草,何敢再勞師兄弟姊妹為我任過?只是恩師不久成真,此後白雲在天,去德日遠
        ,不知飛升之時,能否容我拜送,是個心事而已。
    旁 白:(說書人)二十年中,同門除妙一真人夫婦、白雲大師、餐霞大師四人而外,俱都避而不見。
        內中妙一夫人情分最厚,時往訪看。
        偶然回山,談起她的心志,被曉月禪師聽去,想起前嫌,故意向外宣揚。
        一班妖邪本恨沈琇入骨,早已風聞被逐之事,想要尋她報仇。
        這一宣揚,越發證實,紛紛趕來尋仇。
        沈琇雖仗法力高強,未吃什虧,無如仇敵眾多,此去彼來,鬧得沈琇不勝其煩,終被激怒。
        往往不等敵人上門,先自尋去。
        殺戮既多,威名雖然大震,雙方仇恨也越深,結果把幾個著名妖邪首腦全都引了出來。
        師徒相依,孤立無援,又不願受人幫助。
        平常遇到極兇險的局面,幸仗妙一夫人等暗中將護。
        沈琇發覺以後,為爭昔日之氣,雖然不願,良友好心,不便明拒,只在暗中想盡方法隱避,老是
        獨往獨行。
        那幾個著名的妖邪全都神通廣大,心計周密。
        儘管對她恨極,因有兩次命人前往加害,每佔上風,必有她的同門至好解救。
        心疑長眉真人必有用意,恐怕由此牽動,心存顧忌。
        又以多年威望,不出手則已,出手便須必勝,未敢造次。
        沈琇因此也得無事,僅經過幾次險難,也都逢凶化吉。
        這日,聞得長眉真人就要飛升,心想。
        身雖被逐,師恩仍極深厚,此後除非修到天仙,永無再見之日。自己以前不合負氣,被逐這些年
        ,從未前往參謁,也未露過悔意,托人求情。
        越想越問不過心,萬分依戀之下,便往峨嵋趕去。
        因是棄徒,不敢齒於眾弟子之列,只在後洞門外通誠遙拜,跪伏待命,想等師父飛升時見上一面
        。
        哪知只聽傳言,時日不對,連跪伏了三日夜,不見真人仙雲飛起。
        又見師門一些至交陸續到來,飛升之事一定無訛,決計無論跪多少天,也要候到師父飛升才罷,
        心更誠敬。
        明知好些師執同道由身側經過,只把雙目垂簾,虔心恭候,既不招呼,也不探詢。
        師徒二人恭恭敬敬跪到第六天上,真人方始飛升仙闕。
        沈琇見師父過時手指西方,目注自己,似在含笑點頭。
        仙雲電馭,瞬息直上天心,沒入蒼雯遝霜之中。
        看出恩師對己仍是昔年期愛神情,這些年來如往悔過苦求,未必不能原恕。
        偏生好勝負氣,以致從此違顏,人天永隔。
        方在悔恨,心中依戀。
        妙一夫人忽然飛來,見面便遞過一封柬帖和一件法寶。
        說起真人因她一意孤行,不知悔過,這多年來,雖經門人請求,不曾允准。
        教規謹嚴,師徒之分已絕,師徒之情猶在。
        此次飛升,眾同門各有法寶留賜,沈琇也得一份,寶名屠龍刀。
        柬帖現尚空白,到時自會現出形跡靈效。
        外附戒刀一柄,以備異日之用。
        沈琇聞言,心更悲痛,知道師恩至重,法寶雖好,不過留念。
        這張空白柬帖,定必關係他年成敗。
        重又望空下拜,跪謝深恩,感激涕零。
        妙一夫人溫言勸起,沈琇略敘別況和恩師去時情景,正要作別回山。
        玄真子、齊漱溟等舊同門和許多外來的平輩道友,都由洞中走出,與之敘闊,並請入洞聚談。
        沈琇因曉月禪師尚在洞內,兩生受罰,犯規被逐,多半由他而起。
        這次恩師將道統傳與妙一真人,曉月心正氣憤,入洞難免受他冷言譏嘲。
        再則此時也實無顏見他,便用婉言謝絕。
        眾人知她心意,也未相強。
        師徒二人便自辭別回山。
        過了不幾天,這日眇女去往山場,忽然發現一個相貌奇醜,滿頭癩瘡的小女花子,認出根骨甚佳
        ,好似哪裏見過。
        回來一說,沈琇忽想起那年去往峨嵋,所遇女嬰眉間有一小紅痣,頗與前生定約的民女相似。
        彼時眼力相差太遠,急於見師,女嬰相貌醜怪,與民女前生迥乎不類,也未留意。
        二次回山,並未再往山場,心疑是那民女轉世。
        前生本曾許她,等自己轉劫再來,收她為徒。
        如何違約,使其失望?又想起女嬰見時痛哭求抱,急得暈死過去情景,越料十九是她。
        心念一動,留下神犼守洞,一同尋去。
        到後一問,才知醜女姓王,名叫癩姑。
        家甚寒苦,父母已死,被人收去為奴。
        因她膽大力大,淘氣頑皮,常受打罵,往往逃入深山,多日不歸。
        收養人家如不因她力大,肯受勞苦,早不想要。
        日久成習,也就任其去留,不以為意。
        問她何往,她也不說,只朝人打聽往金鳳山如何走法。
        再問生日,恰是民女死時。
        斷定不差,跟蹤往尋。
        癩姑已於前半日出走,照例不知去向。
        眇女原因昨日路過山場時偶然降落,無心路遇,因尚有事出山,和土人說了幾句話,便即飛走,
        匆匆不曾探詢。
        正在盤空查看,忽聽崖後女子哭聲甚急,正在狂喊沈琇前生姓名求救。
        過去一看,人在崖洞之中,已被邪法禁閉。
        剛破法入內,癩姑已然認出沈琇,撲抱上來,跪地大哭。
        對於眇女,卻只看去眼熟,說不出她姓名。
        沈琇知她和眇女以前未見幾次,故不相識。
        對於自己,卻是精誠專注,又得過一點初步傳授,剛被惡人逼死,便自投生。
        故此前因未昧,一見即知。
        再一問她別的事,果多遺忘,只前生所傳坐功尚還記得,但也不全。
        只知前生有一女仙,曾允轉世重來,收她為徒。
        出生不久,女仙果然尋來,偏為父母所阻,不能近身。
        生只數月,心中有話,說不出口,女仙也自走去,失望欲死。
        五歲父母雙亡,才想到師父也許嫌她年幼,於是按照前生所習坐功,避人修煉,又不時入山尋訪
        。
        不知怎的,金鳳山前生去過的,竟找不到,連去過的人也都迷路。
        心終不死,今日決計帶了乾糧,再往金鳳山尋去,不尋到地頭,寧死不回。
        哪知途中遇一美貌道姑,同了兩個怪人,說是要往金鳳山報仇。
        癩姑正苦無路,不合由林中趕出,向其打聽道路。
        道姑忽令拜她為師,癩姑聽出是沈琇對頭仇人,自更不肯。
        道姑發怒,將其封閉洞內。
        走時說,要佈置好了埋伏,再去金鳳山誘敵。
        因見對頭去時會飛,周身俱有電光,既恐師父打她不過,又防本身受害,所以哭喊。
        沈琇問完前話,忽聽破空之聲,沈琇剛飛身空中,便見守洞神犼負傷逃來,後有三妖人追趕。
        沈琇藏起癩姑,放過神犼,揚手一道金光,迎上前去,眇女也飛劍助戰。
        那道姑乃崆峒派有名人物,下餘二人均是軒轅老怪門下,一名紅羽神君菇合索畢,是個番人;一
        名萬靈童子茅壯,邪法甚高。
        此次原是奉命先來佈陣,乘著長眉真人飛升,無什顧忌,想將沈琇師徒煉化成灰,將生魂擒去,
        使其永受煉魂之慘。
        少時,幾個最厲害的妖邪首腦都要前來。
        沈琇哪知厲害,加以年來用功苦煉,法寶、飛劍無不神妙,近又得了師門至寶屠龍刀,威力更大
        。
        明見前面不遠方圓五里之內,全被邪氣籠罩,內中隱現數十百座大小旗門幡幢,邪法似甚厲害。
        依然自恃,不以為意,立意不令妖人生還。
        上來故用飛劍對敵,暗中運用全力,與屠龍刀合為一體。
        冷不防化成一彎金碧光華,朝為首妖人和那妖婦電也似急捲去。
        菇合索畢乃軒轅老怪第五弟子,邪法甚高,此刀本是他剋星。
        因敵人尚在陣外,一心只想移動妖陣,致其於死,心神已分。
        等到瞥見金碧精光耀目難睜,看出有異,想要逃避,已被刀光裹緊。
        只一絞,便已伏誅。
        妖婦也被刀光掃中,身成兩段。
        沈琇意猶未足,雙手齊揚,發出本門太乙神雷。
        兩道數十百丈金光雷火,一道打向妖婦身上,全身震成粉碎;一道便朝茅壯迎頭打去。
        當時滿空電掣雷轟,精芒雨射,震得天驚地動,山嶽崩頹,聲勢驚人。
        (  第四十五回 魔光陰雷 血焰火箭 狂風捲殘雲
        (        道法寶劍 祥雲金蓮 駭浪驚宏願)
        眇女本非茅壯之敵,全仗這一雷,方免於難。
        沈琇二次飛刀朝茅壯射去,雙手太乙神雷又打個不住,當地直成了一片雷山火海。
        茅壯見同黨被殺,本是暴怒如雷,一面發出求援信號,一面移動妖陣,待下毒手。
        眼看敵人門徒已被妖光罩住,不曾想敵人法力甚高,來勢神速,神雷先已迎面打到,金碧刀光又
        電馳飛來。
        如照平日,定必自恃玄功變化,任其上身。
        不但不退,反想就勢暗算,本來也難逃此一刀之劫。
        但因同黨先死,看出厲害,不敢硬對,怒吼一聲,化做一片雲光,遁向一旁。
        沈琇見三妖人才一照面,便死了兩個,滿想這一個也難逃一刀之劫。
        及見刀光到處,妖人化做一片烏金色的雲光,比電還快,一閃不見,同時前面所布妖陣也已失蹤
        。
        雖然性剛膽大,畢竟累世修為,此生又得玄門真傳。
        功力大進,見聞廣博,原非昔比。
        見狀知道敵人必是大舉前來,妖陣厲害,決不會就此撤去。
        不是另有餘黨隱藏陣中,尚未出面,便是幾個首惡要來為害。
        心念一動,忙令眇女速與自己聯合,相機應付,不可離開。
        一面發出太乙神雷,朝前面打去,原想試探妖陣是否撤退。
        猛覺雷聲喑啞,不似方才強烈,雷火金光也暗淡得多。
    沈 琇:(忙喊)徒兒留意。
    旁 白:(說書人)剛把屠龍刀連同兩人飛劍、法寶一齊放出,倏地眼前一暗。
        數十百座幡幢旗門突似轉風車一般忽隱忽現,連閃幾閃。
        再用慧目定睛一看,四面已被密層層的烏金色妖光雲煙籠罩在內,這才認出此是老怪軒轅法王獨
        門邪法玄武烏煞羅喉大陣,身已入網。
        四外烏金色妖雲陰毒非常,只要絲毫上身,立遭慘死,並且得隙即入,最難防禦。
        如用法寶、飛劍護身迎敵,難免不被暗算。
        如不輕動,當時無妨,時候一久,妖人勢成騎虎。
        必然發動魔火血焰,全陣立成火山血海。
        多高法力,只要被困住,也經不起它多日化煉。
        早晚連人帶寶同歸於盡,連元神也保不住,不是被魔火消滅,便被攝去,永受煉魂之慘。
        這一急真非同小可,所幸久經大敵,事前警覺,戒備尚快。
        一見不妙,立將法寶、飛劍緊護全身,暫時才保無事。
        就這樣,只差分毫,定遭毒手,形勢端的奇險。
        沈琇驚魂乍定,自知平日不要人助,勢力最孤。
        雖有幾個至好同門,一則變生倉促,未必得知;二則就令有人趕來,除非全數到達,這等厲害的
        妖陣,也是難破。
        當時無計可施,方和眇女小心戒備,敵人已經現身。
        敵人為數不下二三十人,均是平日所樹強敵。
        一個個咬牙切齒,厲聲咒罵,百般污辱挑戰。
        沈琇師徒知道妖人誘敵,想激自己發怒動手,以便夾攻暗算。
        這時陣中已現出一片奇景,金雲彌漫,邪焰飛揚,烏光電閃,妖火空飛。
        數十百座旗門幡幢矗立在大片妖雲之中,時隱時現。
        兼以邪煙如潮,妖光壓頂,上下四處全被逼緊膠住,難於動轉。
        沈琇由寶光中把太乙神雷以全力向外打去,不特雷火威力大遜先前,即使衝蕩開去,轉眼又復緊
        壓上來,才知無用。
        雷火衝光而出,稍微疏忽,邪煙侵進,立遭毒手。
        只得連用太清仙法守定心神,在寶光環護之下,任其叫囂咒罵,毫不理睬。
        似這樣相持了三日夜,並無人來解救,護身法寶已被妖光煉毀了兩件。
        憤急之下,心痛至寶被毀,幾次想要強衝出去,與敵拼命,拼得一個是一個,省得束手待斃,均
        被眇女再三勸住。
    沈 琇:我豈不知此舉萬無生路,無如邪法厲害,你我師徒早晚同歸於盡,反正難逃,不如拼卻兩個妖人
        ,還可夠本,只是連累了你。總算癩姑不曾同來,否則又是白送。
    眇 女:弟子受恩深重,死何足惜。不過我想師父如應遭劫,師祖必有先示,便各位師伯叔也無坐視不救
        之理。這裏離峨嵋甚近,難道就無一人經過?到了急時,降龍珠也可抵擋一陣,決可無礙。
    旁 白:(說書人)沈琇早想取珠一試,因料強敵還有極厲害的未來,心正盤算,聞言忽生一計。
        使用傳聲吩咐眇女,授以機宜。
        等到準備停當,恰值內一妖人乃九烈神君愛徒金蒙子,曾有斷臂之仇。
        見沈琇師徒被困三日,只毀了兩件法寶,人尚無恙。
        屠龍刀光照樣精芒若電,護定二人全身。
        因為以前幾次約集同黨,剛快將她困住,定必有人來援,功敗垂成。
        當地又離峨嵋近,空中不時有人飛過,惟恐夜長夢多,有人發現來援。
        一著急,重又上前辱罵,連全身衣服也全脫去,赤身露體,形態醜惡已極。
        沈琇本就急怒交加,打算相機給妖人一個厲害,師徒二人雙雙把手一揚,兩團五彩洋霞突然飛起
        ,在寶光層內由頂倒捲而下,將全身裹了個風雨不透。
        同時手指處,屠龍刀立朝當前妖人電馳射去。
        金蒙子做夢也沒有想到,敵人三日夜不曾動手,自顧不暇之際,竟會遽然發難。
        刀光過處,屍橫就地。
        旁立眾妖人全出意料,也傷亡了好幾個。
        沈琇精神一振,正指飛刀想再加功施為。
        忽聽異聲淒厲,起自遙空,比起那年奉召回山以前妖人所發異嘯,還要尖銳刺耳,知有首惡到來
        。
        又見眾妖人邪法均高,先前傷亡多因驕敵大意,疏於防範之故,一經警覺,飛刀已難奏功。
        恐有閃失,剛剛把刀撤回,異聲由遠而近。
        妖人還未現身下落,猛瞥見豆大碧光一閃。
        立時驚天動地,一聲大震,大蓬慘碧妖光已似火山崩墮、億萬螢潮暴雨一般,當頭爆發,聲勢猛
        烈,從來未見。
        沈琇當時奇熱灼身,上下四外重如山嶽,知道魔火陰雷同時夾攻,不禁心膽皆寒。
        接著宛如千萬急雷當空爆炸,連人帶寶全被碧色雷火罩住,全陣立成火海。
        四外烏金色雲光也似狂濤惡浪,激湧過來。
        近身化成血焰,中雜無數烏金色的光箭,環身攢射,當時奇熱如焚。
        始而上下四外重如山嶽,不能移動分毫。
        後來魔火陰雷同時夾攻,越來越盛。
        這為首兩強敵,正是軒轅法王、九烈神君兩個最厲害的妖人。
        因見沈琇護身寶光神妙,互一商議,便把陰雷血焰此起彼伏,相繼夾攻。
        沈琇師徒身困其中,四外均受重壓,那萬千陰雷連續爆炸,震得護身寶光金芒暴射。
        人在光中儘管心驚目眩,如運玄功鎮壓心神,勉力抵禦,暫時還不妨事。
        敵人這一改變方式,師徒二人卻吃了大苦。
        先是無數陰雷時輕時重,上下左右,此去彼來,炸個不休。
        軒轅老怪玄武烏煞羅喉血焰神罡再從旁進逼,相助施威,互相應和。
        二人便如拋球也似,隨同敵人陰雷來勢,在血焰火海之中星丸跳擲,上下飛滾。
        沈琇知道敵人詭計陰毒,護身寶光稍有空隙,被魔火、血焰侵入分毫,立遭慘死,連元神也無幸
        免。
        心膽交寒之下,總算近來功力大進,法寶神妙。
        降龍珠已煉成第二元神,只要把心靈守住,還可勉力抵禦。
        初以悲憤心橫,豁出遭劫,抗得一時是一時,先還觸目驚心,幾難自制。
        後把死生置之度外,專心運用師傳心法忍受苦難,不去理他,果然好了一些。
        兩老怪見沈琇師徒連受這等猛烈攻擊,身外彩光反更鮮明,看出敵人功力甚深,急切間傷她不了
        。
        但知此時真人已然飛升,敵人又是棄徒。
        被困多日,並無一人來援,可知同門已早斷絕往來。
        自身法力高強,即便對方幾個能手來援,至多不勝,也無敗理。
        如有人來,只消分頭應敵,怎麼也能將這兩人殺死,報那殺徒之仇,有何顧忌?
        兩老怪重又變計,將陰雷撤去,由軒轅老怪用那千重血焰,將沈琇師徒先圍了個風雨不透。
        然後逐漸施威,魔火血焰化為實質,層層包圍,想把二人煉化。
        又將陰雷妖光包在外面,以防萬一。
        經此一來,果然生效。
        二人身困火中,開頭還能支持。
        到了後來,魔火熱力逐漸加強,比起常火不知要熱多少倍。
        只見四外一片血紅,什麼也看不見。
        火勢奇熱,隔著丈許厚一層主光,依舊烤炙難受。
        那億萬烏金光箭,密如飛蝗暴雨,環身攢射,吃寶光一擋,立時爆發,化為紅雨,血焰也自加盛
        。
        沈琇還好,眇女已熱得氣透不轉。
        第二日晚上,妖人發揮全力,火力更大,看去萬難久持。
        最可怕的是,身外寶光已由五色異彩,漸漸轉成紅色。
        此寶本是降龍珠煉成的第二元神,魔火猛烈,不能反擊相抗,立生反應。
        漸覺奇熱難耐,便由於此。
        其勢又不能收轉,另用別的法寶防護,端的進退兩難,眼看形勢萬分危急。
        到了第三日黃昏,二人身外主光漸成一色,身子如在洪爐之中,如非功力尚深,又服了兩粒靈丹
        ,不等魔火上升,早已烤死。
        眇女已兩眼通紅,氣喘汗流,口裏似要冒出火來。
        沈琇雖在拼死奮鬥,也是周身火熱,眼紅心跳,毛髮欲焦。
        知道危機一髮,只要寶光變成深紅,全身立被煉化,成了劫灰。
        眇女實忍不住那苦痛,悲喊。
    眇 女:恩師,弟子明知師祖既賜寶珠,今日之事必早算就,不致便遭慘劫。但是弟子實在熱痛難禁,望
        祈恩師賜弟子兵解,由恩師將兩粒寶珠合為一體。弟子元神再與相合,必能多延時日,以待救援
        ,免得玉石俱焚,同歸於盡。
    旁 白:(說書人)沈琇聞言,立被提醒,猛想起恩師長眉真人所賜無字素柬。
        當兩老怪未來以前,形勢也頗危急,百忙中曾經取視,並未現有字跡。
        心中失望,又忙禦敵,未再取看。
        恩師既賜仙柬,必非無用,現已萬分危急,也許現出解救之法。
        心念一動,剛由懷中取出,猛瞥見護身寶光只剩薄薄幾色彩影。
        通體光色全轉深紅,被上下四外的千重魔光血焰一映,幾似敵我成為一色。
        料知轉眼煉化成灰,不禁亡魂皆冒,手中仙柬未及注視。
        就這一瞬之間,柬上突現出一行朱篆,電也似閃得一閃,便自化去。
        方料是道求救靈符,還未及想到來人是誰,如何能救自己。
        猛聽霹靂一聲,身外千重魔光血焰,億萬陰雷,首先衝散。
        同時血焰洶湧橫飛中,三丈多高一幢祥光紫焰忽自天空飛墮,照頭下壓。
        護身寶光先吃魔火燒紅,本將消盡,經此祥光一罩,竟被壓碎。
        方拿不定是吉是凶,同時腳底突湧起丈許大一朵金蓮花。
        將身托住,與那祥光紫焰上下一合,身上火熱全止,立轉清涼。
        師徒二人齊被祥光包沒,騰空而起。
        眇女也已心神清爽,恢復原狀。
        師徒二人各用慧目外望,那滿空四外的陰雷魔光,血焰火箭,何止數百丈方圓一片。
        正如驚濤雪崩,狂風之捲殘雲,隨同數十百座旗門妖陣紛紛消散。
        一道烏金色的妖光,中捲一個身材高大,相貌猛惡的妖人;另外一溜黑煙,中裹一個形似天神打
        扮,相貌奇醜的妖人和電一般急,一西一南,同時飛起,只閃得一閃,便投向天邊密雲之中,晃
        眼無跡。
        沈琇知道首惡軒轅老怪與九烈神君已先逃走,再看下餘妖人,更是手忙腳亂。
        各縱妖光,四散飛遁,多半受有重傷,神情狼狽已極。
        料知伏誅的必也不少。
        祥光金蓮,其去如電。
        就這升空一瞥之際,才瞟得一二眼,已飛出千百里外。
        那消滅未完的魔火血焰,已只剩了極小一片殘影,晃眼消盡。
        緊跟著眼前一花,祥光大盛,好似越飛越高,四外光霞閃閃,耀目難睜,什麼也看不見。
        耳聽天風海濤之聲洋洋盈耳,卻一點也吹不到身上。
        沈琇自忖,照此飛法,少說也有萬里,怎還未到?
        待不一會,眼前又是一花一暗,忽然停住。
        定睛一看,人已落在大海中心一座無人荒島之上。
        那島乃是海中一座礁石,四外惡浪滔天,無邊無際,濕雲低幕,悲風怒號。
        全島石黑如墨,草木不生,距離海面又低,方圓不過數十畝。
        有時一個激浪打來,漫島而過,彷彿連島帶人,均要被浪捲去。
        前面不遠,有一危崖壁立,崖前略有兩三丈大小一片平地。
        此外全是怪石錯落,長滿海苔,險滑難行,無一平處。
        景物荒寒陰晦,從所未見。
        遙望崖前暗影沉沉中,好似坐有一人。
        忙走過去一看,山石上坐定一個衰年老尼,短髮如雪,面容黑瘦,臉上滿是皺紋,牙已全落,雙
        目卻是神光炯炯。
        猛想起昔年被逐下山以前,曾聽恩師說起,東北兩海盡頭交界,有一居羅島。
        老友神尼心如,在彼隱修多年。
        新近島上相遇,說她想收一女弟子承受衣缽,只因荒島坐禪多年,未來中土,托恩師代為物色。
        並說她以前便是最惡的人,忽然悟道,改修禪業。
        所收弟子,第一資質要好,不問過去為人如何,放下屠刀,立即是佛,以前善惡無關,自能度化
        。
        道友肯為接引,便有佛緣。
        這人如已在佛、道兩門修煉有根基的尤妙。
        聽那口氣,好似把師父的門人要上一個,更對心思。
        今日靈符威力大得出奇,那麼厲害的兩老怪和眾妖黨,竟不堪一擊,全數死亡逃散。
        自己才得升空,便被接引來此,兩下應證,分明預有前約。
        久聞神尼以前所習,乃是專一伏魔功夫,近始參修上乘功果。
        佛法無邊,不可思議,如蒙收錄,豈非幸事?相貌又與恩師所說一般無二,定是此人無疑。
        沈琇不由福至心靈,手拉眇女,撲向前去,雙雙膜拜在地,虔心跪稟道。
    沈 琇:弟子沈琇,率領徒孫眇女,為邪魔所困,眼看九死一生,多蒙恩師接引到此。因而想起先恩師長
        眉真人之言,悟知昔年被逐師門的深意。為此叩謝恩師救命之恩,並乞恩師大發慈悲,允許弟子
        和徒孫眇女一同拜在恩師門下,勤修佛法,同歸正果,感恩不盡。
    旁 白:(說書人)說完,跪伏待命,不再起立。
        心如神尼似正坐禪,不曾答理。
        沈琇師徒連跪了好些時,神尼方始開眸。
    心 如:戒刀帶來也未。
    旁 白:(說書人)沈琇取呈師賜戒刀,神尼將手一指,戒刀便自飛向二人頭上,當時落髮,賜以披剃,
        收為弟子。
        再說起前因,沈琇才知長眉真人因她善善惡惡,性情偏激,殺孽太重,早晚必遭大劫。
        念在累世相從,所建善功也實不少,除疾惡太甚外,從無大過。
        人又至誠剛毅,根骨功力無不深厚。
        惟恐遭劫時元神受傷,轉世難於修為,強敵又多,危機四伏。
        真人飛升在即,非得神尼這樣法力高深之人為師,終不免禍。
        並算出她與佛門有緣,便往居羅島與神尼商議。
        神尼本早算出前因,便真人不去,也要請托接引。
        雙方約定以後,依言行事。
        昔年被逐,實是有心玉成。
        沈琇聽完前事,自是感恩刺骨。
        師徒二人隨在島上,從神尼勤修佛法。
        光陰易過,一晃十年,神尼也已道成坐關。
        沈琇因師父降魔法力之高,不可思議。
        不特有時想念,一經通誠祝告,立現法身。
        有時神尼昔年舊友,如大方真人神駝乙休之類偶然來訪,索討靈丹神符。
        人還未到,已先備就相待,直和昔日差不許多。
        知道師父昔年孽重,因見自己代發宏願,修積善功,以報師恩。
        惟恐降魔法力功候未到,遇上強敵吃虧,特為自己多留一甲子。
        師恩如此深厚,修為越勤。
        那居羅島僻居遼海,風濤險惡,濕雲低壓,寒霧迷漫,陰風刺骨,終年不見日光。
        全島荒涼淒厲,陰森森的,直非人境,沈琇師徒一毫不以為意。
        這日見師傳大小諸天伏魔大法已然煉成,休說自己,連眇女也把佛家最具威力的金剛掌法煉成。
        揚手能放佛光,遇見強敵決可無慮。
        想往中土行道,就便探望妙一真人夫婦與諸同門好友。
        又想起另一愛徒癩姑,在魔陣被困時失去。
        後來居羅島,曾向恩師求問。
    心 如:現被一旁門中人度去,雖是左道,人卻甚好。她本有事求你,為此把癩姑收去,等你將來往尋,
        以為進身之地。癩姑夙根甚厚,與你有緣,心性又極純良忠義,苦盼入門已歷兩世,不可辜負她
        的誠心,但此時無須前往。
    旁 白:(說書人)自己雖未往尋,平時和眇女談起,頗為惦念。
        也想就便將她收回,以免久在旁門,染了習氣。
        還有守洞神犼,也被那人暫時收去,想念故主,時常悲嘯。
        師徒二人略一商議,覺著自從出家以來,每次在外行道,總要還鄉省親。
        末次分手時,曾與老父說好,明年准定回家多住些日。
        不久便遭魔難,在居羅島一住十年,不曾歸省。
        父母雖仗靈丹之力,得享高年。
        尤其父親有志向道,修為頗勤,雖然今生無什成就,等到壽終轉世,便有成道之望。
        一算老父今年八十三歲,再有半月,壽限將終;庶母嫡母,也都六七十歲的人,同是本年壽終。
        雖然不便過於逆數而行,轉世度化卻可如願。
        難得機緣湊巧,決計先回故鄉,送終之後,再去尋訪癩姑、神犼,並與峨嵋諸友相見。
        主意打定,立往安徽故鄉飛去。
        到了徽州臨溪景賢村家中一看,正在張燈結綵,賓客滿門。
        想起當日正是生母鳳珠七旬整壽,忙往後園飛落。
        見了父母家人一問,才知兄弟沈瑤已做大官,新告終養。
        兩個侄兒又是兄弟連科,中了進士。
        沈老夫妻三人見愛女一別十幾年,音信渺無,只說道成飛升,忽在此時回家,這一來成了四喜臨
        門,怎不喜出望外,歡騰滿室,全家高興,自不必說。
        沈琇早想背人告知父母壽限將終,準備後事,因全家都在高2**時間:接上 地點:竹林
        (一進竹林,便朝上首坐下,拿起一個大桃子,咬了一口,喋喋怪笑道)
    向大元:難為徐二娘,還認得我這老不死的。
        (說時,已然目射凶光,左手微抬。
        (那貓頭鷹本來瞑目若死,忽然雙睛怒睜,翅膀微展,作勢欲飛。
        (胖子伸手將鷹按住,獰笑說道)
    向大元:你忙什麼?
        (倏地人影一晃,只聽啪的一聲,又砰的一聲,胖子臉上中了一掌,胸前中了一拳。
        (胖子怪叫了一聲,往旁縱開,人早疼得面無人色。
        (微一定神,瞥見面前站定一個頭長癩瘡的醜女,看年紀還不滿二十,生得又矮又胖,相貌奇醜
        (,搖頭晃腦。)
    癩 姑:(笑嘻嘻喝罵道)你是什麼東西,也敢來此撒野?這桃子也配是你吃的麼?
        (向大元冷不防,驟中暗算,負痛縱起。
        (略一定神,驚慌激怒中,看出打他的是個醜怪少女。
        (不由怒火上攻,暴跳如雷,將手一揚,立有五條黑手影,照準癩姑抓去。
        (滿擬所煉黑白喪門鬼手最是厲害,抓上必死,連魂也被攝去。
        (又見醜女其貌不揚,除了力大身靈,似會武功而外,毫無奇處。
        (打人之後,咧著一張醜嘴,不住笑罵,分明是個常人,這還不是手到擒來。
        (  第四十六回 鬼母遺志 黑女殉師  神尼宏願 北海屠龍)
    徐 婆:且慢動手,聽我一言。
        (聲才入耳,向大元還未聽完,眼前黑影一閃,敵人已經失蹤,一下抓空。
        (瞥見徐婆口說著話,手揚處,面前現出一片青霞;同時手持金針,正待往麻布上刺去。
        (看出對方不特早有防身之策,乃夫昔年所用法物尚在。
        (越發激怒,二次揚手,待向徐婆抓去。
        (猛聽瞠的一聲,後心上早又中了一下。
        (這一拳打得更重,當時心脈皆震,兩太陽穴直冒金星,晃了一晃,幾乎跌倒。
        (怒急之下,不顧傷人,連忙回顧。
        (見又是那醜女站在身後,笑嘻嘻扮著醜臉,口罵)
    癩 姑:無恥老賊,教你嘗嘗我的厲害。
        (向大元怒喝一聲,重又揚手抓去。
        (這次黑影更長,全林幾乎全在鬼手所及之下,又是改抓為撈,滿擬抓中必死,萬難逃命。
        (眼看黑影縱橫,上下飛舞,敵人身形也是忽隱忽現,出沒無常,也不往左側青霞後閃避,只管
        (在身前身後滴溜溜亂轉,抽空便打他一下重的。
        (向大元自己一把也未撈上,卻挨了不少打,枉自急得怒發如狂,咬牙切齒,分毫奈何不得。
        (那貓頭鷹也隨同厲聲怒嘯,作勢欲起。
        (因見對方準備嚴密,持有厲害法物,惟恐妖鳥中了暗算,未敢輕易放出,欲發又止。
        (後來實忍不住怒火,一聲斷喝,將左膀鳥架一揚。
        (那鷹立時飛起,全身暴長丈許大小,二目凶光宛如明燈,環著竹林上空飛舞不停,也不下擊。
        (向大元跟著左手起處,又飛起五條白影,正向敵人亂抓。)
    旁 白:(忽聽癩姑笑罵道)這老胖鬼鬼爪子厲害,徐老太太,你自動手除害,我不逗他玩了。
        (說完,人影連晃幾晃,便即失蹤。
        (這時,向大元連遭重打,已看出敵人厲害,早放起一片灰白色的邪氣籠罩全身。
        (雖然不再挨打,敵人仍未抓中。
        (等雙手鬼影一起,人忽失蹤,疑心又有別的暗算,正目注視。)
    徐 婆:老不死的妖賊,今日惡貫滿盈,你那邪法全無用處了。
        (向大元聞言,才想起只顧急怒,和醜女相持,還忘了兩個仇人。
        (立把鈕釦解開,大肚子上原畫有五個鬼頭,忽化五個惡鬼影子,厲嘯飛起。
        (空中妖鳥本在繞林急飛,突然飛下,朝徐氏婆媳當頭撲去。
        (眼看鷹爪離頭不遠,徐婆手中麻布已早停針放下,並無抵抗之意。
        (向大元正在得意,猛見一片佛光突在青霞上面出現,妖鳥立時驚遁。
        (妖鳥想係復仇心急,未等發令,便急叫了一聲。
        (如換往日,這聲急叫,敵人生魂縱不出竅,也必心神欲飛,不能自制。
        (那五個鬼頭本已大如車輪,口噴黑煙,飛舞向前,也被佛光捲去,一片慘嗥聲中,佛光、惡鬼
        (一齊不見。
        (這類邪法,多有反應,害人不成,反害自身,元神立時受傷。
        (向大元心越驚惶,估量醜女無此法力,如是正教中能手隱形暗算,焉有活路。
        (一時情急,咬破舌尖,向空一噴,一片血光先罩向身上,跟著拔刀一揮。
        (隨聽風火之聲十分洪烈,大股暗赤色的紅光血焰火龍也似,立由林外飛來。)
    旁 白:(火雲來路空中黃虯大喝道)無知妖孽,敢用邪法害人,你那惡報到了。
        (聲才入耳,猛瞥見一片碧光電馳飛來,竟搶向自己火雲前面,全數往回一兜,晃眼消滅。
        (緊跟著,空中落下兩人:一個是道裝少年,一個是瞎了一隻眼的小眇尼。
        (向大元認出道人正是鬼母門下強敵黃虯,知道不妙。
        (還待行法飛遁,並作最後一拼,回手舉刀,朝胸便刺。
        (另一手也拔出腰間小刀,正待向空中妖鳥擲去。
        (面前人影一晃,又現出一個少年醜尼,一揚手,佛光重又飛起。
        (隨聽頭上妖鳥慘嗥,百忙中瞥見先前醜女突在空中現身,妖鳥已被撕成兩半。
        (連人飛墮,帶著血淋淋兩片鳥身,迎面打來。
        (向大元知道萬難免死,手中刀本早刺入腹內,就勢往下一按,血光冒處,妖魂飛起。
        (正待遁走,佛光已經上身,當時消滅,屍橫就地。
        (眾人也便停手相見。)
        
        
    3**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
        原來沈琇師徒先見醜女打人,神情滑稽,方在好笑。
        忽發現其眉間紅痣,認出正是癩姑,好生驚喜。
        沈琇恐其受傷,正要出手,身形忽隱。
        後看出得有旁門和鬼母教下高明傳授,又見打得可笑,便停了下來。
        眇女知不妨事,請沈琇暗中保護,暫勿現身,自己去往林外,破了妖巫接應,再行除害,以免逃
        走。
        沈琇隨用傳聲告知癩姑和徐氏婆媳;三人聞言大喜,癩姑更是喜出望外。
        癩姑因妖巫已有邪法防身,又急於見師,不願再打,立隱身形,趕往相見。
        行禮匆匆,說了幾句,便往空中去殺妖鳥。
        眇女剛到林外,便見黃虯由側飛到。
        黃虯是由外回山,見癩姑私逃,知她膽大好勝,恐有閃失。
        想起日前探詢沈家住處,知來此地,跟蹤趕來。
        老遠發現邪氣籠罩,妖鳥飛翔,不顧先到沈家,忙即來援。
        黃虯並不知沈琇師徒三人均在林內,前面田岸埋伏的妖徒相隔尚遠,也未發現。
        眇女一見,便迎頭攔住,剛談了兩句來意。
        妖巫埋伏發動,火雲已經飛來。
        黃虯立放出大片碧光,破了妖火。
        二妖徒主持行法,受了反應,火雲一破,全數慘死燒焦,受了惡報。
        黃虯原因北海兜率仙芝已將成熟,
        盤踞當地的二十三條毒龍也都成了氣候,均在覬覦那煉毒龍丸的靈藥。
        此事關係恩師轉世後的成敗,沈琇偏尋不見下落。
        心正愁急,不料在此巧遇,大家相見,喜出望外。
        沈琇說起今日殺死三人,恐驚俗眼。
    黃 虯:來時府上正在奏樂開席,左近鄉民全數去湊熱鬧,田野中並無一人。弟子已早防到邪法反應,曾
        經行法掩蔽。空中妖鳥,遠望只是一片邪霧;火雲雖猛,發動極快,一閃即滅,想必無礙。這三
        具死屍,弟子自會移往遠處深山之中消滅。
    徐 婆:當地人民富足,夜不閉戶。府上好善,遠親近鄰,全往道賀,人都鎖門前往。老身為防波及無辜
        ,特約妖巫今日鬥法,也由於此,大概無妨。
    旁 白:(說書人)黃虯隨請沈琇稍待,隨即行法,一片碧光,將林內外三具殘屍連同血跡一齊捲走。
        一會飛回。
        沈琇因覺前遇黑女可憐,曾允他年相助,問其可曾見過。
    黃 虯:黑女自知孽重,意欲轉世歸正。近奉恩師遺命,已往北海相待,準備以身殉道,去應昔年誓言。
        仙姑如允助她轉劫,再好沒有。
    旁 白:(說書人)黃虯隨即說起北海仙芝之事。
        原來妖山四惡中,只鬼母朱櫻一人所習雖是邪法,人卻剛正,法規至嚴。
        除因剛愎強傲,行事任性,氣量褊小而外。
        對於常人,向不無故加害。
        晚年自知孽重,門人良莠不齊,自己兵解以前,強迫門人殉師,一同轉世,改歸正教。
        其中有一人故意後到,鬼母惟恐激變,迫令發下永不為惡重誓,方始化去。
        黃虯先在鬼母門下,因覺所習不正,背後腹誹。
        鬼母見他根骨深厚,心性純良,對師又極忠義。
        表面將他逐出,實是有意成全,欲命從此棄邪歸正,並為自己求取毒龍丸,以備轉世成道之用。
        黃虯得知此丸須用三千六百四十七種靈藥合煉而成。
        其中最主要的仙草,道家名為靈蘇,又名毒龍珠,本是太清仙卉,萬年前不知是何因緣,由靈空
        仙界,隨著乾天罡風,飄墮了兩粒種子。
        此草天府奇珍,種子奇堅,生長極慢,乃西方太乙精英所萃。
        長過一尺,本身便能發出威力,仙凡所不能近。
        但它初落時,小如灰沙,並具反五行的特效。
        分明是元金賦質,偏是見土不生。
        只有南北兩極元磁真氣,始能培養,初期並還要生在兩極磁光所照之區。
        似此一粒微塵,飄揚大千世界,種子未發芽前,又有好些禁忌危害它的生育,據說萬千億兆之一
        ,也難存活。
        誰知無數機緣湊巧,落到居羅、未名兩島旁海底泉眼之中。
        下面正是元磁真氣,地脈所經,兩下裏各生感應妙用。
        始而不過是浮在海眼裏面,吃地脈中引出的元磁真氣凌空托住的一粒微塵,渺小得目所難見。
        但它四外均有元磁真氣護托,一任海泉猛力衝擊,連經多少次地震海嘯,從未搖動。
        到了於三百年期滿,忽然子裂發芽,立即成長。
        四外元磁真氣吃它分裂,化為一個形如六角形的星光托盤,仍將下面托住,隨同長大,此草便植
        根在這六角磁星之上。
        初發芽時,雖只尺許高下,但它本身奇光迸射,遠及數丈,無論人物魚介,沾上立斃。
        年時一久,威力更大。
        任何金質法寶、飛劍,只一近前,立被下面星盤吸去,連人捲走,晃眼化盡。
        此寶深居海眼之下,共是兩株。
        尋常修道人,連名字都不知道。
        只有幻波池聖姑伽因,費了十年心力,歷盡艱危,取走一株,僅存一株。
        不論仙凡,得此靈丹一粒,可抵千年苦功。
        尤其邪教中人轉世重修,更是無上靈藥。
        師父鬼母得一前輩散仙指點,參詳前因後果。
        得知此草將來要落在沈琇手內,預示先機,令其隨時留意。
        不久巧遇沈琇,結為同道之交。
        孤山分手以後,便照師言,修積外功。
        靜待時機一到,立往尋人,一同下手,採那靈藥。
        黃虯因聽人說沈琇重返師門以後,法力大進,好生欣喜。
        這日想起沈琇不久有難,雙方道路不同,當初雖然投緣,年久難免疏遠,意欲先往結納。
        等到趕往金鳳山一看,正值沈琇師徒受強敵圍攻,仗著佛家法力,由一朵金蓮花托住,衝破千重
        魔火妖光,往東北方電馳飛去。
        除軒轅、九烈等首惡法力高強,負傷逃去而外。
        到場群邪多半傷亡,數千丈火海一般的魔光血焰,晃眼全盡。
        黃虯見此猛烈威勢,好生敬佩。
        正順山路閑行,忽聽遠遠神犼嘯聲。
        過去一看,原來是一個滿頭癩瘡的少女,藏身崖凹中,正在痛哭。
        面前有一神犼,正在搖尾吼嘯。
        看出中有仙法禁制,便問何事啼哭。
        雙方一談,才知癩姑乃沈琇門人,已然餓了數日。
        神犼本在遠方山頭遙望,見主人為群邪所困,魔火厲害,不敢走近。
        正在悲急,忽見主人轉敗為勝,破空飛去,追了一陣未追上。
        聞得癩姑哭聲尋來,知是主人未入門的愛徒,便往就近咬了些山果,連枝帶來。
        無如仙法禁制,不能越過,一人一獸,正在連吼帶叱,被黃虯聞聲尋來。
        雙方談完前事,黃虯因那禁法難破,特由崖後穿山入內,將癩姑救出。
        與此同時,沈琇也到了居羅島,想起癩姑尚在禁地之內,應敵匆忙,忘傳出入之法,也將禁法撤
        去。
        雙方見面,黃虯便說。
    黃 虯:適才想起師父仙示,曾說沈琇日內有難,此別須要十二年,才能再見。
    旁 白:(說書人)遂勸癩姑、神犼隨他同回黔靈山修煉,到時再往尋師。
        癩姑人甚機智,看出黃虯人甚至誠,不似有假,自身本無法力。
        心想隨他暫時修煉,日後尋師,方便得多。
        便隨了去。
        黃虯見她貌雖奇醜,根骨甚厚,又想借此見好,每日盡心傳授各種法術,一晃十一二年。
        癩姑前三年因私自下山一次,染了一身麻風,被救回山。
        計算日期將近,不知黃虯因那仙芝已將成熟,比她更急,竟俟黃虯出外探詢之際,二次私逃下山
        。
        癩姑心知,已過十二年,人海茫茫,何處尋找?
        正在發愁,忽遇黑女。
        雙方本不相識,因為同管一件不平之事,黑女見她是本門傳授,好生奇怪,問起前情。
        癩姑才知黑女正奉師祖遺命,去往北海守伺毒龍,助沈、黃二人斬龍採芝。
        又問出師父家鄉,便尋了來。
        黃虯問出沈琇已由居羅島回轉中土,只不知人在何處,正想帶了癩姑,同往沈家試探,訪問歸未
        。
        回山人已不見,心中大驚,便令神犼守洞,連夜尋來。
        本意沈琇父母尚在,也許歸省;如仍未回,到日只得趕往北海。
        如不採到仙芝,便以身殉。
        誰知不期而遇,連癩姑也在當地,自是喜出望外。
        沈琇由居羅島起身時,早查見毒龍礁和居羅、未名兩島一帶聚有不少毒龍,終日興風作浪。
        本想除完毒龍,再來中土。
        因奉師命,這類萬古難逢的靈藥仙草,難得結實期近,不必忙此一時。
        只恐成熟之際,被異派中人取走,生根星盤,隨同爆炸,勢必引發地火,闖下大禍,又忙著回家
        省親,便未下手。
    沈 琇:(笑道)這事情還有半年呢,你忙做什?我還有點家事未了,到時我再下手。將來煉就靈丹,定
        必分贈令師,放心好了。
    黃 虯:恩師遺命,必須期前三月趕往,不知仙姑何時起身?
    沈 琇:既然如此,你可先去。
    旁 白:(說書人)黃虯隨即告辭,沈琇也未留他。
        沈琇隨和徐氏婆媳,帶了二徒,同返家中,住到喜事辦完。
        過了數日,背人暗告父母,壽限將終。
        沈氏夫妻三人因年已老,後事早有準備。
        知道愛女已是仙佛中人,此去轉世,只比今生更好,並有成道之望,聞言反而喜歡。
        在沈琇主持之下,到了日期,全都無疾而終,子孫自然節哀盡禮。
        沈琇候到喪葬之後,又往東海、九華、黃山等處,訪看齊氏夫婦和諸同門至好。
        然後帶了二徒,往居羅島飛去。
        剛一到達,遙望隔海未名島、毒龍礁,相隔數十里的海面上,惡浪如山,波濤洶湧,水氣迷茫,
        一片沉黑,彷彿天和海連成一起。
        陰雲如墨之中,隱隱見有許多鱗爪閃動飛舞。
        毒龍怒吼之聲,與驚濤駭浪相應,宛如海嘯。
        知道海眼中大小毒龍又在興風作浪,互相追逐,爭鬥為戲。
        一算時期,還有三十天。
        因恐芝實尚未成熟,又因出外時久,懷念恩師。
        意欲叩關求見,參拜法身之後,看看有無恩諭,再作計較。
        哪知回到島上,照著往日跪祝通誠,法身並未出現,只在石壁上現出金字,述明原委。
        那海中毒龍,各色皆備,為數幾達百條之多。
        小龍多是藍色,無什神通。
        大的共是二十三條。
        為首一條紅龍,早就通靈變化,近更將內丹元珠煉成,越發厲害。
        紅龍因知芝實將要成熟,每日盤踞海眼之下,將那百丈長身盤繞仙芝生根星盤之外。
        張著一張大口,對準仙芝所結毒龍珠,只等果實成熟,張口一吸,便即吞下,竄入海眼之內。
        因牠本身能發烈火,而吞芝實不久,必須昏臥些時始能成道。
        為防同類搶奪環攻,群起為難,定必就勢引發地火,想將同類燒死,當時定成大禍。
        昔年聖姑伽因早防到此,曾在海底留有一塊神木,除書明除龍之法外,並具別的妙用。
        下餘群龍,因紅龍最凶,又非同族,全都恨極。
        無如紅龍神通變化,一經激怒,千尋海水立成沸湯。
        見牠近兩月盤踞芝旁,寸步不離,無可如何。
        均想芝實未熟以前,暫由牠去,等到成熟,再與一拼。
        這些日來,各在附近自煉元丹,意圖到時拼鬥。
        紅龍明知眾怒難犯,生性貪殘,不特想吞仙芝,並想一齊殘殺。
        本定期前二三日故意裝睡,等群龍乘隙暗算,立發烈火,燒死一些立威。
        吞完芝實,再圖一網打盡。
        不料紅龍天賦奇淫,芝實成熟的前數日,正當每隔九十八年一次的交合之期。
        到時色欲旺盛,不能遏制。
        雖有不少雌龍,一則是仇敵,再則龍陰奇寒,須尋生人始有樂趣。
        性又奇毒,對方一交必死。
        鬼母經人指點,特命黑女用她所傳邪法引誘紅龍,與之交合,以便沈、黃二人下手。
        命沈琇期前二日趕去,先將神木乘隙取出,照以行事。
        這時,紅龍因以前所淫女子一交必死,黑女卻是百戰不疲,初經奇趣,不捨分離。
        可是到了末一天上,自知中計,必將黑女吞吃洩憤。
        黑女夙孽雖重,一則今生過惡不多;二則那紅龍如不引開,即使沈琇法力多高,也難免不引出大
        禍,此舉功德不小,捨身殉師,心志可憐。
        但此女死志已決,無須救她。
        只在事前用佛家慧光護住,索性用她本門邪法屍解。
        經過慧光一照,不特免去毒火損耗元神,並將邪氣去盡,轉世更多智慧。
        另賜癩姑靈丹一粒,服後傳以法術,便可速成。
        沈琇師徒看完,大喜謝恩。
        靈丹也在石上出現。
        沈琇立照師命行事,到日帶了眇女,隱形飛往一看。
        毒龍礁上本有一片平崖,陰雲中突現出一所高大樓臺,知是黑女邪法所建,正絆住妖龍不令歸巢
        。
        再用慧目下視,不禁吃了一驚。
        原來黃虯孤身一人,仗著法寶、飛劍,正與群龍惡鬥。
        小龍雖有幾條被殺,那二十二條大毒龍,一條未傷,各吐出一粒龍珠,向前夾攻。
        這才想起居羅島有佛法隱形,師父不許來人往見,休說入島,連個島影也看不見。
        黃虯必因尋不見自己,日期已迫,乘著為首妖龍迷戀黑女之際,犯險入海,致被群龍圍困。
        見他雖被二十二團各色龍珠環攻,難於脫身,因有法寶防護,暫時尚還無害,立即乘機飛下。
        到後一看,見那六角形的磁光星盤大約畝許,上生一株十三葉的靈芝。
        高約丈許,宛如碧雲輪園,姿態靈奇,從來未見。
        更有奇光迸射,精芒萬道,遠達十丈。
        當中生出一柄形如蓮萼的朱莖,萼瓣似有開意,隱聞異香。
    沈 琇:(暗忖)此時群龍不在,如遇不知底細的妖邪妄想採取,時機未至,星盤不能封閉海眼,立成巨
        禍。總算事還隱秘,只黃虯一人得知。期前採取雖然冒失,幸被群龍圍困,無法下手。否則一個
        不巧,也成了滔天浩劫。
    旁 白:(說書人)再細查看聖姑所留針形神木,長約尺許,凌空懸在芝下近星盤處。
        方想運用佛法去取,猛覺一股奇大無比的吸力從對面吸來,幾乎連身裹去。
        知道身旁帶有五金之寶,忙運玄功掙脫磁圈,差一點星盤上銀電也似的光雨就要射到身上。
        沈琇忙將屠龍刀和身帶金質法寶交與眇女,令其走遠相待。
        為防萬一,並將長眉真人留賜的寶珠放起,化為第二元神,飛身入內。
        剛達星盤磁圈之內,神木突往手上飛來,匆匆一看,好生心喜,忙即飛出。
        那磁圈左近,海水全空。
        師徒二人正待按照神木留書,沖波而上,猛瞥見三條妖龍張牙舞爪,各噴著一團寒光,迎面飛來
        。
        知將寶珠放起,被其發現追來。
        那龍兩黃一青,身長約七八十丈。
        還未近前,海水便崩山一般迎面壓到,力大異常。
        法力稍差,不必近身,就這海水壓力,也擋不住。
        妖龍口中又各噴出青黃二色的毒氣,老遠便覺冷氣森森,侵入肌髮。
        沈琇將手一指,屠龍刀化為一彎金碧長虹,電掣迎上,環腰一絞,當頭二龍首先被斬為兩段。
        眇女再飛劍過去,將另一條小的青龍殺死。
        方覺除龍容易,那三團寒光已經當頭打到。
        沈琇覺出奇冷難禁,知道厲害。
        忙把手一揚,一片佛光飛起,迎著寒光只一裹,當時消滅。
        不料此是妖龍內丹元珠,破後腥香強烈,上面圍困黃虯的大群妖龍,也都警覺,一齊掉頭追來。
        
        大小數十百條,最長的竟達百丈以上,最小也二三十丈。
        來勢比前更凶,海水群飛,幾與天連。
        龍吟波吼之聲,宛如地震海嘯,猛惡異常。
        沈琇師徒各指飛劍、飛刀,迎上前去,虹飛電舞中,當頭幾條大的又被殺死,小龍全都驚逃。
        只剩十四條大妖龍,兀自不退。
        因見敵人飛刀厲害,各噴出一片毒氣,將身護住。
        然後飛騰變化,時小時大,隱現無常。
        沈琇師徒再想殺牠們,便非容易。
        跟著黃虯趕到,三人合力,又殺了五條。
        沈琇見下剩九條功力較高,急切間難於誅殺。
        忽想起神木留書之言,忙即如法施為:
        先將仙芝星盤方圓十里用移形換景仙法掩蔽,再將神木往前一擲。
        當時左側海底現出一片幻象,照樣現出海眼,上有星盤,仙芝凌空懸立,芝頂蓮萼已將開放。
    沈 琇:(再用傳聲暗告眇女)如見龍群投入幻景之內,不可攔阻,免其驚逃,又留異日之害。
    旁 白:(說書人)說完,丟下群龍,往毒龍礁上趕去。
        飛到樓外一看,黑女已被蹂躪得一息奄奄。
        妖龍幻化成一個周身火也似紅,人頭龍鱗,身材高大的壯漢,正在縱淫。
        兩爪抓定黑女雙膀,不時回顧窗外怒吼,好似又想走,又不捨的神氣。
        妖龍遙聞海嘯龍吟之聲,意似激怒,瞪著一雙凸出的龍目,凶光電射,注定黑女面上,忽用人言
        怒喝。
    妖 龍:我已聞出生人氣味,你說隨我同修,全是假話,分明與人勾結,來盜仙芝。我先把你嚼成粉碎,
        再找你那同伴。
    旁 白:(說書人)話未說完,黑女似早準備,一見妖龍翻臉,突然身形一閃,脫出妖人懷抱。
        同時兩道其細如針的碧光,便朝妖龍射去。
        妖龍閃避不及,左眼早中了一針,當時射瞎,怒吼一聲,
        張口先噴出一團烈火,碧光立化,緊跟著周身齊射火焰,身形倏地暴長,化為一條百丈火龍。
        那所樓臺共只十多丈方圓,哪裏禁受得起。
        這一來,隨著妖龍現形,微一昂首掉尾之際,立即粉碎,飛舞空中,宛如平地鏟去。
        僅留下少許石台殘址,也被龍尾打成粉碎。
        所噴火球也自暴長,本待向人打去,忽又停住,由龍口內噴出火箭也似大股毒氣,似想將黑女吸
        入口中,嚼吃洩憤。
        說時遲,那時快,就這黑女縱身飛遁,晃眼之間。
        沈琇恰好趕到,揚手一片佛家慧光,將黑女全身護住,雙方恰是同時發動。
        妖龍先還自恃毒焰烈火和那龍珠厲害,一見沈琇突然現身,將仇人護住,越發激怒,全身一振,
        周身齊起烈火,向人撲來。
        黑女本定挨到正日,好讓黃虯下手,不料被妖龍看出破綻,所用護神法竟支援不住。
        心一發慌,妖龍越發生疑,再聽龍鬥之聲,自知上當,立時翻臉。
        黑女見勢不佳,只得施展最後一著,想將龍目刺瞎,就便逃走,去尋黃虯兵解。
        免被妖龍吞食,損耗元神。
        沒想到救星天降,沈琇飛來,不由喜出望外,忙在慧光中跪倒,帶愧哭喊。
    黑 女:難女無顏求生,且喜師恩已報,夙孽已消,只求仙姑賜難女一劍。
    旁 白:(說書人)說時,沈琇屠龍刀已朝妖龍飛去。
        妖龍才知厲害,又惦記海中仙芝,便即變化逃去。
        就這樣,還斷了三丈多長一段龍尾。
        沈琇見黑女可憐,忙告來意,令自屍解消孽。
        黑女越發喜極涕零,先向神尼謝恩,並求沈琇轉世度化,連拜了幾拜。
        然後施展邪法,連身躍起,震裂成了八塊,墜於地上。
        元神跟著飛起,由沈琇用慧光收入袖內,再往海中趕去。
        到後一看,前設幻景之處,海水已成沸湯,滿海龍屍飄浮,滾轉不休,為數不下五六十條。
        那條紅龍,已被神木所化一根長約十丈,粗約丈許的針形光柱,齊頸釘在地上。
        氣仍未斷,尚在狂噴毒焰,身發烈火,攪得海水通紅。
        前面九條妖龍,想係耐不住海水奇熱,先各負了點傷。
        看出兩敵人法力有限,紅龍又被乙木神雷針打死,去了一個強敵。
        妄想將人逐走,取那仙芝,升出海面,依舊向人環攻不退。
        沈琇知道妖龍誤入幻景,見那群小龍環伺在外,怒火攻心,意欲殘殺出氣。
        群龍誤入禁地,無法脫身,吃妖龍施展神通,環繞上去,猛發烈火,群龍均被燒死。
        時乙木神雷針也生出了妙用,將妖龍釘在海底。
        沈琇忙指屠龍刀過去,先將紅龍由頭到尾劈為兩半。
        再將先埋伏的佛光發動,上前助戰。
        飛刀、法寶一齊施為,四面再用佛法禁制,一照面,便連斬了五條。
        下餘數條妖龍,也全被太乙神雷震死。
        隨向黃虯說起黑女業已屍解。
        一算時期,已鬥了一日夜,群龍一齊伏誅,當地直成了血海,腥穢異常,便用佛法逼開海水,飛
        身直下,一同守在星盤之外。
        約有個把時辰過去,眼看兜率仙芝頂上花萼已將徐徐開展,奇光精芒飛射如雨。
        沈琇知到時機,忙照預計,運用玄功,將元神飛起,直投蓮萼之上。
        剛一到達,蓮瓣忽開,中現百子蓮房,隨手摘下。
        同時施展佛法,飛起一片慧光祥霞,將那星盤裹住,不令飛起。
        芝實成熟,採到手後,星盤本應上飛,經佛家慧光一壓,方始停止,緩緩往下降去,直落海眼深
        處。
        沈琇再用法力禁制,使其封閉嚴密。
        大功告成,方同飛回。
        先去毒龍礁,將黑女埋葬。
    沈 琇:家師仙示,曾說芝實到手,尚須採取千餘種靈藥,始能煉成毒龍丸。令師雖然轉世,正積外功,
        也還不到用時。我索性人情做到底,將丹煉成,再行奉贈如何?
    黃 虯:(大喜)家師遺命,曾說此丹應用尚早,採煉均難,尤其內有多種靈藥,均是對頭所有。如蒙煉
        成再賜,越發感謝。弟子意欲隨侍仙姑,採藥煉製,不知可否?
    沈 琇:(笑答)如此甚好。
    旁 白:(說書人)隨即同返居羅島,帶了癩姑,四人同向心如神尼謝恩叩別。
        先送黑女轉世,再往海外仙島採集靈藥,煉那毒龍丸。
        黃虯丹成之後,和黑女全被引進到正教門下,各有成就。
        沈琇法力日高,峨嵋開府,將癩姑送回師門,與易靜、李英瓊開府幻波池,為後輩群仙中有名人
        物。
        沈琇因在北海連除二十三條毒龍,小龍不算,於是眾稱屠龍師太善法大師。
        
        
        (--劇終--)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