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夜 地點:亭上
    (  第四十回 無意儆凶頑 湖上笙歌喧碧羽  有心防邪魅 盆中宇宙演紅花
    (猛聽身後震天價一聲霹靂,帶著千百丈雷火金光,電也似急,斜飛過來。
    (眇女立被震落地上,驚遽中瞥見碧光向空四散。
    (魏皓和先逃妖婦兩條人影,先後倒退回來,自空飛過,往隔牆墜去。
    (眇女內行,知是正教中極有威力的太乙神雷,情知出了變故。
    (雙方妖邪俱都無幸,又驚又喜,忙喊)
眇 女:恩主快看,不妨事了。
    
    
2**時間:接上 地點:林中
    (沈琇雖然膽大,見此情勢,也頗驚惶。
    (聞言忙站高了一看,林中地上倒著么十三娘、天花娘兩個妖婦,似已雷擊死去。
    (劉家婆不見,黑女、和尚護身法火全散,也是震暈在地。
    (剛剛爬起,隨同神篙師魏皓,呆呆驚站在一起。
    (妖婦鄔二娘一臂早斷,頭臉已被雷火燒焦,身上也燒焦了一大片。
    (跪伏在地,瑟瑟亂抖,神情似痛楚已極。
    (這四人面前卻多了一個容光照人、氣度高華的道裝少婦-荀蘭因,似對四人發話。
    (眇女一見大喜,忙對沈琇道)
眇 女:那便是將來引進恩主的仙人,雷火金光便是她所發。快去拜見。
    (沈琇見那道裝少婦儀態萬方,宛如神仙,由不得心生嚮往,聞言大喜。
    (無如土山隔牆尚有丈許,兩面離地均高,看不出落腳之所,從未跳過。)
    
    
3**時間:接上 地點:土山
    (時當深夜,園門上鎖,沈琇只得同了眇女,跑下土山。
    (尚幸臨著後門一帶,圍牆較低,眇女先縱上牆,再把沈琇援上,一同縱落。)
    
    
4**時間:接上 地點:林中
    (沈琇、眇女繞到林內一看,妖婦已然裂成四片,屍橫就地。)
荀蘭因:(向魏皓等三人笑道)昔年餐霞大師初入師門,偶因採藥,誤入妖山。承你師祖鬼母朱道友以禮
    相待,反贈靈藥之惠。而她雖然名列四惡,平日為人頗講情理,並不殘殺生靈。你三人此次報仇
    ,也頗近情。這些死屍,由我埋葬,你們各自去吧。
    (魏皓、黑女、和尚三人同聲稱謝,答說遵命,逕直往林外走去。
    (沈琇、眇女二女忙即上前拜倒。)
沈 琇:仙師,請收弟子為徒。
    (荀蘭因一把拉起,笑道)
荀蘭因:師妹,你怎才隔一世,便忘本來?還不如你那令高足麼?
    (沈琇聞言不解,荀蘭因笑道)
荀蘭因:當初佛波大師托人送你投生時,曾將你靈光閉去,難怪茫然。我是你前生至友,今世同門荀蘭因
    。你不久即有遇合,時機未至,不便恢復你的法力靈智。為踐前約,且贈你靈丹一粒,稍悟夙因
    吧。
    (荀蘭因隨取一丸丹藥遞過,手朝沈琇頭上一拍道)
荀蘭因:還不速醒。
    (語聲清細,沈琇聽去,卻如轟雷貫耳,心神一震,不由省悟了好些。)
    
    
5**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
    沈琇才知眇女最前諸生,曾在佛、道兩門修煉多年,只因冤孽相尋,幾遭墮落。
    兩生以前,眼看遭劫,彼時沈琇也是一位散仙,憐她遭遇,犯著奇險,將她救出,法力又比她高
    ,由此結為師徒。
    沈琇也因救她時造了惡因,師徒二人不久兵解轉世,改投在神尼佛波大師門下。
    大師算出她師徒玄門中尚有好些因果,自己成道在即,為消前孽,任其為前生仇敵所殺。
    一面重托長眉真人,等其轉世收歸門下;一面托神尼芬陀護她們元神,前往投生。
    妙一夫人荀蘭因乃她前生好友,此次專為踐約,指點而來。
    沈琇不禁感激涕零,將靈丹咽下,改稱姊姊,堅請家中一敘。
荀蘭因:不久即可日常相見,何在此日時之聚,徒驚世人耳目呢。
旁 白:(說書人)隨即行法,將手一指,陳屍之所立陷深坑,屍首下落,重又行法,復原封禁。
    又命眇女當場拜師,仍用原名眇女,分別指示機宜。
    告以眇女父母近已改邪歸正,令先回家省親,叫沈琇可給她一點盤川。
    眇女看出妙一夫人要走,忙又跪下道。
眇 女:師伯說弟子師徒重逢,便是成道之始。但是師父此時是個富家少女,防身本領一點俱無,不久入
    山拜師。此去關山遙遠,她一閨中幼女,豈不可慮?還望師伯多少傳一點防身法力吧。
荀蘭因:她前生法寶飛劍均為佛波大師收去,須自往川邊尋求。她雖是本門弟子,在未拜師以前,不便私
    相傳法。現將我新得的一口寶劍,連同兩枚太乙神針奉贈,以備深山獨行,防禦蛇虎和尋常妖物
    之用,略壯行色吧。
旁 白:(說書人)夫人隨由囊中取出一劍二針遞過。
    沈琇服了靈丹,益發領悟。
    劍長尺許,晶瑩如雪,那針長約二寸,托在掌上,宛如兩根寒碧精光,耀眼生芒。
    沈琇知是神物,大喜拜謝。
    妙一夫人又傳了用法,命即回家,照口訣勤習數月,即可由心收發運用了。
    夫人又取兩針,遞與眇女道。
荀蘭因:此針乃我用海底萬年寒鐵與太乙真金合煉而成,剩這兩針,與了你吧。
    (眇女跪謝收了。)
荀蘭因:(笑道)師妹前途努力,我在峨嵋山候你良晤了。
旁 白:(說書人)說罷,一道金光,人已破空而去。
    二女重又向空拜謝,喜慰非常。
    沈琇在家中素來任性,這一明白夙因,問出眇女前生為師報仇,受盡苦難,終於兵解。
    想起前兩生師徒情分,益發愛憐,便拉眇女一同回轉,仍是越牆而入。
    東方已有了曙色,恐人看見,匆匆回房。
    把小時衣服取出,又把小婢喚起,命領眇女洗沐更衣,只不許對人說起。
    從此更不出門,每日晨昏定省而外,師徒二人便在閨中打坐,煉那劍和飛針。
    眇女本想先走,沈琇堅留將針煉好再去。
    眇女素敬師父,只得遵從。
    哪知日子一多,小婢見小姐忽然收了一個醜怪瘦小的女花子在旁,每日鮮衣美食,親熱已極,時
    常閉目對坐,一坐就是半天。
    往往坐到半夜不睡,並還常在天亮前同往後園無人之處,也不許人跟去,偶一偷看,便遭怒斥。
    又奇怪,又不服氣,不敢告訴主母,便在背後向人談說。
    到第十天上,便吃沈琇生母知道,喊去細問。
    本就不喜女兒,又見眇女醜怪,益發大怒,當時罰跪打罵,並將眇女逐出。
    正鬧得凶,恰值沈父闖進,說女兒年紀漸大,應為留臉。
    此舉不過出於憐貧恤苦,何故這等重打?互相爭論,幾乎大吵。
    後經嫡母勸開,但終不肯收容眇女。
    沈琇苦求不允,只得暗中給了些衣銀遣走,師徒揮淚分別。
    越想家中越無趣味,恨不能當時入山,才稱心意。
    無奈妙一夫人所說日期未到,飛針雖可由心運用,劍術未成,又不捨得老父,只得權忍一時。
    過了兩年,沈琇飛劍早能自行出動,收發由心。
    向道之心更切,每日勤練,除問安外,房門不出。
    仗著前生法力雖失,門徑修為還想得起,又經仙人指點,不消半年,已有根基。
    沈父本憐愛她,見她自從眇女走後,日守閨中,輕易足不出戶。
    先以為快成人的姑娘,當著僕婢受責,羞愧氣在心裏,還不知女兒生有自來,不久即去。
    沈父惟恐愛女悶出病來,這日特意帶她一人出門遊玩,就便勸勉。
    始而沈琇推託說不想去,後經催促,方始走來。
    日常問安相見,沈琇急於用功,老是略坐即去。
    沈父不甚留意,日間多在書房,或集文酒之會。
    父女相見之時極少,當日喚往書房,本心是想察愛女有無憂鬱氣苦,再帶出去,遊船散心。
    及至對面一看,容貌未變,但是神采煥發已極。
    尤其那炯炯雙瞳,隱蘊精光,亮得奇怪。
沈丕緒:你兄弟說,多日未見你面,連去你房中看你三次,你均呆坐,不似以前愛玩說笑。小小年紀,氣
    苦作什?隨爹爹出門散心去吧。
    (話還未畢,沈琇已流下淚來。)
沈丕緒:(驚問)何故傷心?
    (沈琇忽然跪下,抱住沈父雙膝,揮淚答道)
沈 琇:女兒知道爹爹疼我,親恩未報萬一,女兒卻要走了。遊船女兒不去,還是陪爹爹談這半日吧。
    (沈父大驚,連忙喚起。)
沈丕緒:何出此言?
沈 琇:爹爹忘了外婆常說,神尼催生時所說的話麼?女兒前生原是散仙,遭劫轉世。本來昨日該走,因
    聞外婆明早要來。外婆自小疼愛女兒,她年已老,恐來不及報恩,為此暫留,見上一面,傳以延
    年祛病之法,然後拜別父母,入山尋師。
沈丕緒:(大驚)此事我幾乎忘了。
沈 琇:爹爹尚未很老,又是積善之家,壽運甚長。最好趁此三日,請爹爹婉告二位母親,勸其同習吐納
    之術。此是前兩生所習,近始逐漸回憶醒悟。如能勤習無間,便女兒不得靈丹孝敬,也可祛病延
    年了。
旁 白:(說書人)沈父聞言,方想起女兒初生時的異事,雖然憐愛,幸尚達觀。
    一面命人傳轎,提前去接岳母;一面盤問此去何往,孤身少女,如何走法。
    沈琇知乃父憂疑,決不放心,便將前事說了。
    又把所煉飛劍、飛針取出,同往無人之處,用山石大樹演習。
    沈父見那劍、針已似神物,再見出手便是一道白虹和兩針尺許長的青光,整塊大石挨上即成粉碎
    。
    並且縱橫電舞,收發由心,生平從未見過。
    照此本領,怎會吃虧?才自驚喜放心。
    女兒已近神仙中人,阻她不住。
    只是驟然失蹤,恐啟親友外人猜疑,便同沈琇去往內室,明告妻妾。
    一會,岳母也已接到,摒退下人,細一商說。
    生母本不喜她,又聽丈夫勸說女兒法力甚好,飛劍、飛針如何神奇,也就聽之。
    田氏倒還有點不捨,經田母一勸說,也就罷了。
    連同沈弟,闔家老少六人,強留沈琇又多聚了兩日。
    最後商定,作為觀音庵神尼令田母傳語。
    沈琇不久有點災病,必須出門,避往戚家,寄居三數年,才可免患。
    仍由沈父送去,以免物議。
    互相惜別,自所不免。
    (場景,路途)
    到日,父女二人一同上路,連換了好幾次舟車,到了江西鄱陽湖附近。
    沈琇再三勸說,方始步行。
    到了無人之處,父女揮淚而別。
    沈琇因與眇女約在廬山含鄱口相見,想起前兩生出家修道,海內外名山勝境幾乎踏遍,只廬山因
    住有兩個著名的妖邪,不欲招惹。
    (場景-鄱陽湖)
    九江鄱陽一帶,均由空中飛過,不曾下落遊玩。
    今生又是初次登臨,仗著相貌奇陋,又故意扮作一個游方道姑神氣,無人在意。
    鄱陽湖澄波萬頃,遙望廬山,高矗雲際,山光水色,疊翠鋪青,心神為之一快。
    好在眇女所約時日,還差一天,說定不見不休,先到先等,便起遊湖之思。
    打算由湖濱放舟,遊完大孤山,直駛姑塘,再上含鄱口。
    主意打定,獨個兒帶了隨身包裹,往湖口走去。
    鄱陽為有名大湖,幅員五七百里。
    湖面水量,因季節而有廣狹深淺。
    雖不似洞庭湖承湘、沅、資、澧諸水,成為八百里巨浸,浪駭濤驚,氣勢雄擴。
    但當夏秋水漲,長江之水倒灌入湖,一樣是波瀾浩瀚,上與天接,風帆沙鳥往來如畫,比起洞庭
    也差不了多少。
    尤妙是湖水來源多在沿湖深山溪谷之中,一派澄泓,清可鑒人。
    加以青山倒影,上下同清,雲鬢擁黛,月鬢含煙,到處水木明瑟。
    不論花晨月夕,風雨晦冥,皆有佳趣,如論景物,彷彿還在洞庭以上。
    (場景-大孤山湖面)
    大孤山乃是一塊長方形的獨石,高約數十丈。
    林樹鬱森,蔚然蒼秀,屹立中流。
    宛如海中孤島,為湖中風景最勝之地。
    沈琇到了湖口,見湖濱木排甚多,隨意雇了一船。
    操舟的是婆媳兩人,同著一個十六七歲的舟童,人甚和氣。
    見沈琇是個孤身道姑,出手大方,便道
沈 琇:孤山只有和尚廟,沒有住處,師姑定是宿在船上,可要預備齋飯?
旁 白:(說書人)沈琇才想起自己又人地生疏,便取出三兩銀子,令其代辦。
    告以自己雖是道裝,師還未拜,此行是往含鄱口,與一道友會合同行,入川尋師,不忌葷酒。
    遊完孤山,不論天色早晚,均須趕往含鄱口。
    (舟童聞言,方說)
徐祥鵝:這兩天湖中有事,夜裏開船,如何能行?
旁 白:(說書人)操舟老太婆姓徐,媳婦王氏,均是老江湖。
    因見道姑年輕,覺出異樣,忙道。
徐 婆:我們原隨客便,且等到時再說。莫非師姑修道人,還使我們為難麼?快同你娘買東西去。
旁 白:(說書人)舟童看了沈琇一眼,取了提籃,自和乃母上岸去訖。
    徐婆隨請客人入艙坐定,泡茶端過。
    船不甚小,專為載客遊湖之用。
    沈琇見船上陳設極為清潔,徐婆滿頭白髮,布衣漿洗齊整,步履行動均極矯健,不像是個老年人
    。
    沈琇心生好感,便令坐下談話,徐婆謙謝不止。
沈 琇:我們出門人,拘什禮數?
旁 白:(說書人)徐婆告罪坐了,說起她丈夫、兒子先開木行為生。
    十五年前為爭碼頭,受人欺侮,父子二人,於兩年內先後被仇敵請出惡人,用邪法和下手暗算身
    死。
    剩下婆媳二人,帶了兩歲孫兒,由湘鄉逃來此地,以操舟度日。
    沈琇聽她丈夫、兒子死時慘狀,激動俠腸,甚是憤慨。
    便問她仇人姓名,今在何處,什叫下手。
    徐婆老淚縱橫,一面述說心事,一面在暗中窺察沈琇辭色。
徐 婆:(拭淚反問道)師姑年紀甚輕,孤身一人在江湖上走動,你那一雙眼睛和你上船時步法,分明是
    會家,怎連下手也不知道呢?
    (沈琇面上一紅,答道)
沈 琇:亦不過有點氣力,並未學過武藝。下手是什麼,實不知道。但我師父,朋友,卻有本領。你婆媳
    只要真為惡人所害,等我赴約之後,與我同伴商議,許能助你一臂也說不定。即便現時急於入川
    尋師,無暇及此。三數年後,也必再來,助你雪此奇冤大仇。有什麼話,只管說好了。
    (徐婆沉吟了一會,慨然說道)
徐 婆:我年近八十,始終未尋到一個能手。這山海深仇,懷藏多年,不能再等。遇上師姑這樣好人,不
    問有無此力,只好一試。就為此洩露,再遭仇人迫害,也說不得了。
沈 琇:(笑道)我就無力相助,也斷無壞事泄機之理,你放心實說吧。
旁 白:(說書人)
    原來徐婆丈夫徐成,在排上頗有盛名,為人正直義氣,愛抱不平,因此得罪了披麻教中一個小賊
    。
    徐成有一好友黃四先生,法力頗高,也是排上出身。
    先是小賊上門欺人,吃徐成和黃四先生,連所約幫手一齊擒住。
    當時如將來人禁物留下一些,憑著黃四先生法力,敵人永遠受制,也不會有後來亂子。
    偏生一時疏忽,見小賊年紀輕輕,雙方師友均有淵源,不忍下手毀他,只告誡了幾句,輕易放掉
    。
    後來仇人大舉出動,木行被奪,剩下寡母、蠕媳、孤兒一家三口,流落江湖。
    仇人先還不容,到處搜尋孤兒寡母下落。
    彼時徐婆孫兒祥鵝才六七歲,本來危險已極。
    幸媳婦先前不曾露面,徐婆對於仇人門徑也知道些,隱藏更秘,才得勉強保全性命,開頭兩年簡
    直不敢露面。
    那黃四先生,已在出事前為黑煞教中一個妖婦所殺,更是無人能助。
    徐祥鵝十歲時,風火道人吳元智見其骨格清奇,收為弟子,修煉了六年。
    去年十二月,才令回轉,等報完親仇再去。
    徐祥鵝雖已學會劍術,仍非妖人邪法之敵,加以人少力薄,對方勢眾,必須在事前留心物色幫手
    。
    沈琇知風火道人為其前生師兄,隨道。
沈 琇:令孫之師父來否?
徐 婆:(忙搖手道)仙師曾對小孫提起,人有頭,事有主,這件事要等正主兒到來,我家大仇才能洗雪
    。
沈 琇:這正主又是何人?
徐 婆:這就不是老身所知了。前幾天排上傳出消息,說仇人要獨霸全湖生意。各木排上師父,也在約請
    能人,就此數日之內,雙方鬥法。我祖孫婆媳悲苦多年,早想冒險一拼。難得這次仇人親自出面
    ,過後尋他更難。反正非拼不可,又看出師姑人好仗義,才敢吐出真情。
沈 琇:我實初次離家遠遊,不知江湖上事。你可知劉家婆、天花娘與么十三娘三個有名的妖婦麼?
    (徐婆聞言大驚,回顧岸側無人。
    (只媳婦王氏同了孫兒祥鵝,買了魚肉酒食,剛走回來。)
徐 婆:(低囑)師姑少時再說。
    (匆匆走出,和王氏耳語,問答了兩句,立命開船。
    (王氏母子便去了跳板,撐船離岸,往孤山搖去。)
    
    
6**時間:接上 地點:船上
    (徐婆重又走進,問道)
徐 婆:師姑年紀這麼輕,怎會知道這黑煞、披麻兩邪教中隱退多年的三個著名妖婦凶星?
沈 琇:我親眼看到,這幾個妖人被一位仙人殺死了。
徐 婆:(驚喜交集道)真個報應昭彰,三妖婦竟為仙人所殺。少此三妖婦,便無幫手,也可一拼了。老
    身仇人名叫粉郎君神手許泰,一向以妖婦為靠山無惡不作。許賊如知此事,還許為此減了氣焰呢
    。
    (沈琇一聽,對方強有力的幫手竟是前見三妖婦,不禁心膽一壯。
    (但因自己法力未復,藏珍尚未取得,不可冒失。
    (想了想,答道)
沈 琇:我本心原想助你,但是此時還難定局。須等我明日含鄱口尋到我那同伴,方可決定,卻不要倚仗
    我。
    (徐婆沉吟了一會,隨命王氏母子入拜。
    (沈琇見徐祥鵝目蘊神光,一臉道氣,喜道)
沈 琇:我轉世不久,你那師父風火道人,均我師兄。可惜我法力太差,身邊僅帶有妙一夫人所贈的兩件
    防身法寶,只恐不能出什大力呢。
    (徐祥鵝聞言,忙跪下道)
徐祥鵝:弟子不知師叔來歷,多有簡慢,還望師叔寬恕,請示法諱。
    (沈琇喚起,笑道)
沈 琇:我姓沈,你再見令師,只說十八年前,東海三仙座上,與曉月禪師曾有爭執,蒙妙一真人夫婦和
    解的道姑。現在改名沈琇,他就知道了。
    (徐婆聞言,越發心喜,笑說)
徐 婆:真人面前不說假話,我老婆子有眼無珠,雖看出仙姑有點來歷,卻不料會是孫兒師叔。又見年紀
    太輕,一直未敢十分信賴,千乞恕罪才好。
    (說罷,又要把先收船飯錢退還。)
沈 琇:老人家,不要如此。你的水上生涯何等清苦,我出身富家,身邊金銀帶有不少。此行入川,一到
    地頭,便無用處。令孫是我同門師侄,理應相助。
    (徐婆祖孫見她意誠,只得謝了。
    (留下祥鵝陪侍,退了出去。
    (一會,便備了幾樣酒菜,進來請用,全家殷勤。)
    
    
7**時間:接上 地點:湖中
    (沈琇憑窗一看,舟已行至中途,日朗天青,萬頃澄碧,平波浩渺,極目蒼茫。
    (遙望大孤山,宛如一個極大青螺,背著一個古塔,橫浮湖上。
    (廬山諸峰,高插雲際,煙嵐雜遝,掩映明晦,令人有天外神山之思。
    (忽見側面駛來一個大木排,天日晴美,湖面寬大,湖中風帆片片,時有舟船往來,原不足奇。
     
    (但當地是大水碼頭,江湘一帶木排常有經過,湖口一帶木行更多。
    (這類木排,走起來往往成群結隊,首尾銜結一連串,長達兩三里。
    (似這樣單排獨遊,已是少見;排的形式佈置,又與常排不同。
    (通體長只三丈,卻有兩丈寬廣。
    (當中一段稀落,立著一圈竹竿。
    (上張布幔,旁設茶酒灶,幔中鋪著錦茵文席。
    (一個華服少年,同一中年胖和尚,隔著一張矮桌,正在舉杯飲酒,旁立俊童四人。
    (船頭上堆著不少食物,還有簫鼓等樂器。
    (另外四個搖船的,分向兩邊搖櫓前駛,其行甚速,晃眼已越向前去。
    (偶一回顧,瞥見徐婆祖孫也在探頭前望,剛剛回身。)
沈 琇:(笑問)這類木排,湖中常有麼?
徐 婆:我也是日前聽人說起,新近甘棠湖中有了一隻木排,主人是個姓岳的少年公子。大約家裏有錢,
    人又豪爽好施,性情風流,每當晴日月夜,便在湖上逍遙。
沈 琇:那和尚又是何人?
徐 婆:沒有見過。看他們行向,應是神鴉港,那裡住有我一個熟人。仙姑如若有興,我們便托詞跟去看
    看,就便一探仇人虛實好麼?
沈 琇:如此甚好。
    (沈琇一答應,立即將舵一扳,朝那木排尾隨下去。
    (船走了一陣,遙望神鴉港,相隔只有里許。
    (前面木排忽在半箭外停住,排上少年竟率俊童奏起樂來。
    (徐婆命王氏緩緩向前搖去,一面留神查看最前面港口停泊船排上有無異狀。
    (左側水面上突然駛來一條二尺來寬的船板,前頭點著一對粗如人臂的大素蠟、一爐高香和一盞
    (七星燈,燈前用長釘釘著一隻大雄雞和一些小刀叉。
    (後面立著一個披頭散髮,黑衣赤足的巫師,似由孤山往神鴉港的一面斜射過去。
    (船板長只六七尺,無篙無槳。
    (那巫師獨立其上,逆風亂流而渡,遠看直似一個木偶,不類生人。
    (其行若飛,晃眼越過前排,往港口駛去。
    (港口木排上立時鞭炮鑼鼓齊鳴,響成一片,似在迎接情景。)
沈 琇:(悄問)這是你們仇人麼?
徐 婆:這是仇人邀來的妖黨。
旁 白:(忽又聽船側眇姑低呼)師父,快命他們停船,不可前進。
    (沈琇聽去耳熟,心動回顧,果是眇女。
    (她坐在一個不到兩尺的木盆中,由水面上泅來。)
沈 琇:快過來。
    (眇女也一手提盆,連身躍上。
    (見面便朝沈琇跪拜,歡呼恩師。
    (沈琇見徐婆面有驚疑之色,便令雙方見禮)
沈 琇:此是我徒弟眇女,她父閔烈,原也妖山四惡門下,近已改邪歸正。含鄱口所約伴侶便是她,雖然
    是我兩世徒弟,年紀也輕。但對於黑煞、披麻兩教邪法卻都知悉。有什麼話,問她好了。
徐 婆:(大驚)你是長笑天君小七煞閔老師父的女兒麼?亡兒金生,你想必也知道,還有好友黃四先生
    。
眇 女:太伯母不消說了,我三日前便趕到此地,在水陸路口尋訪,問出恩師已到。如今事情已迫,也許
    今日便要發難。太伯母原是行家,快些準備,先保自己要緊。
    (不久妖巫已經駛到,被港口船排上一夥人歡呼禮拜,迎往一條大船上去。
    (眇女原是行家,本在留心注視,見妖巫越過木排時曾回頭斜視少年,面帶獰笑。
    (少年正舉杯勸客,毫未理睬。
    (便疑妖巫固是忿怒,不肯善罷,排上兩人也決不是好惹。
    (看那行徑,就許有心向妖巫尋事,都在意中。
    (港口船排上又有一塊木板放落水面,跟著縱下一個通身只穿一條短褲的披髮壯漢,和妖巫一樣
    (,獨立板上,向少年木排駛來。)
眇 女:(大驚)太伯母,我們還不快退?你也是行家,木排上一僧一俗必非常人。仇敵虛實,我在路上
    已然聽說。他們即將鬥法,為防波及,急速避開為是。
    (因水面太寬,離陸已遠,只孤山最近。
    (又是仇人對頭在彼,忙今回舟,改往孤山駛去。
    (  第四十一回 妖巫鬥鬼母 有仇有恨  徒弟找師父 無影無蹤
    (那壯漢正在挺立逞威,凌波急駛之際。
    (少年也正由侍童手中要過一枝鐵簫,止了鼓樂,獨自吹奏。
    (音聲甚是清妙,響動水雲,好聽已極。
    (少年一曲未終,壯漢所乘木板相隔木排也還有半箭多路,忽聽風聲呼呼,神鴉港左近陸地及孤
    (山上面的烏鴉,千百為群,紛紛飛起,直似烏雲翻滾,鋪天映水而來。
    (群鴉到了木排上空,一齊停住,密壓壓蓋黑一大片,各把兩翅緩緩招展,翔空不動。
    (這時壯漢也已駛到,口中大喝)
壯 漢:排主人快出答話。
    (沈琇見相隔漸遠,觀聽不真,便令眇女將上次家中隔牆觀戰之法施為。
    (眇女心雖不願,不敢違逆,略一尋思,便自依了。
    (經此一來,沈琇的船雖然走遠,神鴉港一帶形勢觀聽逼真。
    (壯漢連喝兩聲,少年連理也未理,只朝侍童說了句)
岳 韞:喂吧。
    (船上侍童共是四人,早各拾起一根小鐵叉,將船頭木盤中切好的豬羊肉條叉起,爭先恐後向空
    (中甩去。
    (頭排群鴉立即紛紛飛鳴,凌空接去,不論甩得多高多遠,全被接住,無一下墜。
    (那肉條約有寸許粗,五六寸長,每鴉只銜一條,便即飛走。
    (未得到的,仍是凌空微翔,更不爭先搶奪,也不亂飛。
    (前列得肉飛走,次列方始跟進,面向少年,排成一片黑雲。
    (侍童動作也極矯健,晃眼烏鴉便去了一大半。
    (壯漢想是看出少年氣度高華,又作這等豪舉,摸不清是什麼來路。
    (喝問未理,便即止住,似等肉散完後再說。
    (徐婆、眇女卻是旁觀者清,見壯漢來路乃是順流,而少年木排穩停水上,前頭激起來的水花高
    (達二三尺。
    (木板駛離木排還有丈許,忽似被什東西阻住,不能再進。
    (壯漢只顧仰望群鴉攫肉,竟未在意。
    (鴉群得肉以後,也未遠走,就在空中爪喙齊施,翻飛撕吃。
    (吃完便百十為群,各做一隊,在木排左近湖面上回翔不已。
    (一會,到場群鴉俱得肉而退,只剩兩隻身作純碧的大鴉,在排前飛翔。
    (壯漢-馬二想起此來使命,重又厲聲喝問道)
馬 二:誰是排主人,沒長耳朵麼?
    (壯漢原是披麻教下門人,武功甚好,又會一點邪法。
    (說時見排上主僕多人說笑自如,仍是不理,怒火上攻,不由犯了平日兇橫習性。
    (自恃本領,意欲縱上排去,打傷幾個再說。
    (誰知身已吃人定在板上,先不覺得,這一縱,竟似生了根一般,不曾縱起。
    (排上有一侍童-岳雯,向少年-岳韞躬身說道)
岳 雯:狗賊惹厭。
    (岳韞秀眉微聳,冷笑道)
岳 韞:麼麼小丑,也值多說。鴉兒吃飽,須有個發付,就命雙翠他們打發了吧。
    (岳雯應諾,手一指。
    (當空兩隻初次見到的碧鴉,倏地一聲怒鳴。
    (那百十為群,四外環飛的鴉隊,立時疾飛而至,齊朝壯漢當頭壓下。
    (壯漢名叫馬二,是妖巫向化之徒弟。
    (妖巫向化,乃粉郎君許泰師叔,也是披麻教中有數人物。
    (這次應邀而來,把事看得太易。
    (本意令馬二,前往相機行事,找個落場便罷。
    (不料人未到達,鴉群已經飛集木排上空。
    (當時雖見木排停水不動,覺出有異,卻未看出別的異兆。
    (那些烏鴉,多是當地鴉神廟原有鴉群,每日照例飛逐行舟求食,一般商旅常買食物拋空施捨。
    (向化見馬二停在木排前面旁觀,雙方並無動作。
    (忙中有錯,竟未仔細觀察,立和同黨趕往萬家去訖。
    (這裏馬二見勢不妙,未及施為,湖上萬千烏鴉已風馳雲集,飛撲而下。
    (馬二自恃邪法,哪知厲害。
    (因見來勢疾如飄風,只顧迎禦,忘了先向妖巫報警。
    (他手還不曾揚起,猛覺狂風撲面,又勁又疾。
    (休說行法傷害群鴉,連口氣都被逼得不能透轉。
    (那風來得奇怪,更似夾有千萬斤的大力,無法與之相抗。
    (馬二眼前一黑,身子往側一歪,就此翻落水中。
    (晃眼淹死,板上禁法也解,就此隨流而去。)
    
    
8**時間:接上 地點:港口
    (港口船排均是萬和手下,瞥見群鴉飛撲,馬二入水。
    (及見木板漂去,群鴉飛散,馬二人未再見,方覺不妙。
    (木板上邪法一破,妖巫也自警覺。)
向 二:(急道)不好!我徒兒被害了!
    (妖巫尚恃大援在後,縱上原乘木板,點上身前香燭,飛駛而至。)
    
    
9**時間:接上 地點:湖面
    (見排上一僧一俗,仍和沒事人一般,知非弱者。
    (相隔丈許,將手一指,木板便停。)
向 化:(大喝道)我適才已與秦老定好約會,明早雙方分個高下。你們是否與他同黨,為何無故傷人?
    有本領的,通名領死。
岳 韞:我們本來遊湖,不想管什閒事,你們自己不好,無故欺人。你那徒黨現已淹死,隨水流往孤山,
    被你那對頭命人將屍首撈起。他不合兩次用力,腳筋已斷,雖成殘廢,性命許能保全。我佛家以
    慈善為懷,依我相勸,最好免動貪嗔,縮頭回去。否則不等明早,你們今日便難討公道了。
    (妖巫向化素來兇狠陰毒,加以成名多年,明知對方必不好惹。
    (無如惡氣難消,無法落場,聞言獰笑一聲,問道)
向 化:你兩個叫什名字?
岳 韞:(冷笑道)憑你這披麻教下無知餘孽,也配問我姓名來歷麼?
    (隨說,將手中蕭剛往起一揚,吃和尚隔座伸手阻住。)
和 尚:這班餘孽小丑,伏誅在即,師弟何苦又開殺戒?由他去吧。
    (妖巫向化本是借著說話,以待後援,就便準備邪法,暗下毒手。
    (猛又聽和尚末句話一聲「去吧」,入耳直似迅雷暴發,震得心神悸越,幾欲散落。
    (知道不妙,還想交代兩句再退時,腳底木板已不由自主,箭也似急往來路退去。)
岳 韞:(轉向和尚道)神鴉港群邪盤踞,欺凌善良。偏生木行所約幫手也非善類,意欲任其火拼,自行
    生滅。內中雖然牽涉吳道友的門人,到時也能自了。我又奉有恩師之命,不久回山。本心不想多
    事,連港口均未去,他們反來犯我,真個不知自量。
和 尚:(笑道)這夥餘孽惡貫已盈,時至自然全盡,我們不值與他們計較。
岳 韞:話雖如此,群邪恐我作梗,定將老鬼招來。另一面所助終是善良,豈不多了阻力?事因我起,老
    鬼不出,我不伸手如何?
和 尚:此事我適已算定,老鬼不出,令師侄必有後患。他來最妙,到時自有人制,與我們何干?遊湖清
    興已為所敗,你與家人分手在即,人事也須早為料理,且歸去吧。
    (沈琇、眇女諸人在船上觀聽逼真,方覺二人必有極大來頭,所說也有深意。
    (這時木排已經掉轉,往來路遊去,相隔已遠。
    (行時似見岳韞將手一揚,眇女行法遙望,便不清切,語聲更聽不出。
    (轉瞬煙水迷漾,影跡皆逝,船也行近孤山腳下。
    (先前沉水的壯漢馬二,不知何時吃人救轉。
    (周身濕泥血污,神情若死,狼狽已極。
    (身側似有兩人扶住,由前面山坡上,拖住半截腿足,飛也似往水中撲落。
    (先前所乘木板,也正順流而來,人撲其上,恰好接住,如飛往神鴉港一面逆流駛去。)
眇 女:轉往僻處停泊,等我上岸查明情況,再定行止。
沈 琇:我也去。
徐祥鵝:我也要隨往。
眇 女:(對徐婆)停舟處務要避開直對神鴉港的一面。
    (徐婆點䔈應了。
    (眇女悄向徐祥鵝、沈琇二人道)
眇 女:看神氣,這一僧一俗來頭甚大,與本門各位師長有交。他說木行所約也非善良,分明是點醒我們
    ,不要為了同仇敵愾,便與一路。他所說老鬼,可能是披麻教中第二長老矮仙翁尤南旺。師父和
    徐師兄去只管去,但須留意,無論什事暫由弟子出頭便了。
徐 婆:黃四先生便是被這尤南旺破了防身法寶,才死在妖婦手內。老鬼陰毒險詐,照例殺人不見血,邪
    法更高。如若是他,我們真須留意呢。
    (說時,船已靠在後山。)
    
    
10**時間:接上 地點:後山
    (沈琇、眇女、徐祥鵝等三人上岸。
    (停舟之處離岳廟甚近,徐祥鵝領往廟前,沈琇已然走進山門。
    (二門內跑出一個道士,人還未到,便將手連搖,高呼)
道 士:道友留步,不可進廟。
    (徐祥鵝年小氣盛,搶前說道)
徐祥鵝:這是官家小姐,因為病好還願,改扮道裝,坐我的船來此,為何不令入廟燒香?
    (道士想了想,拉了徐祥鵝走向一旁,悄聲說道)
道 士:現在話不好說,你們船上人難道不知這幾天排上鬥法的事?
徐祥鵝:(假裝不知)他們鬥法,與我何干?
道 士:(忙說)我師父有命,如有人來,必須設詞婉拒。
    (這時大殿東角跑來一個少年,見面便朝道士道)
少 年:你師父已改了主意,說我們有事,不能攔住各方施主遊客隨喜,命你進去呢。
道 士:這樣再好沒有,我正為難呢,施主請進吧。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