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嵋仙蹤前傳 - 第十二集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一七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夜 地點:崖頂台上
        (  第三十四回 月下起蠻謳 豔侶如雲 笙歌匝地  花前驅異獸 光煙似海 雷火崩山
        (月姑不知此寶來歷,正想遁避,急忙施展法寶抵敵時,魏赤霞看出那銀光厲害,忙喝)
    魏赤霞:月姑速退!
        (把手一揚,一片黃雲剛剛電馳飛出,想將月姑護住,霹靂一聲,那團銀光已經爆炸。
        (月姑只被黃雲護住上半身,腳底空虛,被那比電還亮的銀色火花射中兩條玉腿,一條齊腿彎炸
        (成粉碎,右腳也被炸斷,當時痛徹心肺。
        (等到黃雲將人擁護回來,人已暈死。
        (在座諸妖人自然更加憤怒,二次又要上前。
        (司太虛在旁先使眼色,止住寨主,再對眾人道)
    司太虛:來人雖然可惡,只是開端,還有不少強敵未到,如將陣法發動,易被敵人看出虛實。不如暫緩,
        好在敵人決逃走不脫。
        (說時,三女已被二妖人邪法異寶敵住,正在相持不下。
        (趙霖、王謹二人看出紅衣少女打傷月姑,乃是敵人疏忽,一時僥倖,對面二妖人邪法甚高,三
        (女已被一片中雜彩練的妖光包圍在內,雖仗法寶飛劍防身,未遭毒手,人已掙扎不脫。
        (臺上諸妖人已將月姑救轉,多半毒口咒罵,要將三女擒住,為月姑報仇洩憤。
        (月姑醒來,經寨主行法止痛之後,見自己成了殘廢,也不悲哭,只令人虎將她抱住,靜候擒到
        (敵人報仇。
        (朱人虎似因月姑周身臭穢,已然重傷殘廢,還不肯走,表面溫言撫慰,實則面帶厭惡之容。
        (趙霖眼看三女相形見絀,心正愁急,忽聽李洪笑呼)
    旁 白:(李洪)大師兄,再不出手,我又要淘氣了。
    旁 白:(隨聽申屠宏低喝)洪弟不可造次。
        (數十百丈金光雷火已自空中下擊,三女身外環繞的彩練妖光立被擊散,滿地雷火星飛,全山皆
        (震。
        (時一青一黃兩道光華已由司太虛手上發出,直似長虹射空,朝那發雷之處射去。)
    司太虛:(大喝)豎子怎不現身,鬧這玄虛做什?
        (同時寶光照處,空中現出一個大頭麻臉的矮胖少年-申屠宏,同一個十來歲左右,身著短裝,
        (生得粉裝玉琢的俊美幼童-李洪。
        (正指下面待要施為,吃青黃二光一照現出全身。
        (申屠宏面色微驚,李洪卻是若無其事,笑道)
    李 洪:無恥妖道,助紂為虐,誰還怕你不成?你那面破鏡子,就能奈何我兄弟麼?我先叫你嘗點厲害。
        
        (剛一伸手,申屠宏忙把李洪拉住,待往一旁飛去,金霞一閃,正要飛走。
        (眾妖人除司、魏二人和寨主知道對方來歷,暗中叫苦,尚在尋思進退兩難外,餘人哪知厲害。
        (先前三女乘著二妖人敗退已先逃走。
        (因見敵人又要逃,自覺來人無名幼童,如此猖狂,面上難堪,全都大怒。
        (各施邪法異寶,朝空追去,數十道妖光邪焰相繼飛起,山堂上面光焰百丈,向空斜射,頓成奇
        (觀。
        (內有數人更連身飛起向空急追,眼看追上。
        (忽聽轟轟雷電之聲,一道五色星火會合成的經天長虹,宛如星河倒傾,又似正月裏的大花筒,
        (由東方高空中斜射下來。
        (勢子比電還快,方圓竟達十丈以上,才一出現,便將所有邪法異寶數十道煙光一齊裹住。
        (先飛起的幾個妖人驟不及防,也被那五色火星裹住。
        (只聽大串輕雷連珠爆炸聲中,五色星虹裏面花雨如潮,只起了幾縷輕煙,連人帶寶,一齊消滅
        (。
        (旁坐眾妖人全部心驚膽寒,不知如何是好。
        (寨主和司太虛、魏赤霞二人見狀不禁大怒。)
    寨 主:(厲聲大喝)我與青衫老人素無仇怨,鼠輩真要欺人,也說不得了。
        (巧姑剛在地上悠悠醒轉,勉強掙起,仰望情人被困血光之內,行動艱難,正在傷心情急,向二
        (人哭訴被攝不屈之事。
        (一見雙方惡鬥,星虹倒掛,眾妖人紛紛傷亡,惟恐射向臺上,巧姑奮身縱起,迎上前去,哭喊
        ()
    巧 姑:請先殺我。
    旁 白:(隨聽申屠宏喝道)無知老頭,如非我師父不許干預此事,今夜只是小師弟淘氣,沒想殺你,不
        必白、朱二老前輩到來,你便遭報應了。
        (說罷,星虹早已收回,等寨主發動妖陣,星虹已全隱。
        (寨主早已揚手發出一圈血光向空照去,另有萬千縷血絲和座前金鼎中綠煙,箭雨一般向空激射
        (。
        (那等神速之勢,百獸惡陣又早隱去形跡,佈滿崖上,照理敵人只吃血光一照,立時陷入陣內,
        (便難脫身。
        (就在這時機不容一瞬之際,竟會被敵人遁走。
        (聲才入耳,人已不見,末兩句語聲竟在數十百里之外。
        (寨主知道青衫老人家法素嚴,既許愛子門人來此,就他自己不出面,也必有後文。
        (寨主正在又急又怒,把血光隱去,暫停發難,打算先殺巧姑,再殺趙霖、王謹二人出氣。
        (剛把邪法一收,又聽破空之聲,又見兩道青光橫空飛來,看出是正教門下。
        (猛然想到同坐妖婦賽紅線陶銀姑自從寨舞之後,便不時向空凝望,從未動手,似在等人神氣。
         
        (寨主知她邪法高強,淫凶無比,煉就攝魂迷陽之寶。
        (多高法力的人,只要驟出不意,被那五色迷魂香霧罩住,或被胸前那面太陰迷陽鏡一照,人便
        (迷倒,任其擺佈。
        (出手又是絕快,險毒非常。
        (只不知何故不肯出手,卻將一雙水汪汪的色眼不時朝趙霖、王謹二人瞟去。
        (寨主近一甲子雖然倒行逆施,與群邪為伍,多行惡事。
        (畢竟昔年曾在天都、明河二老門下,尚知邪正之分,因而暗罵無恥淫婦。
        (及至青光一到,陶銀姑突然滿面喜容,口喝)
    陶銀姑:老山主暫停,此是我的好友。
        (趙霖、王謹二人認出來人正是韋萊和朱嵩雲,不知怎會和妖婦成了一黨。
        (緊跟著又有極強烈的破空之聲,又見兩道青虹凌空飛瀉,跟蹤追來。
        (寨主和眾妖人因見這兩起人的劍遁同一家數,前後相繼直落台口,誤以為又是妖婦勾結來的正
        (教中少年男女,均未在意。
        (後來這兩道遁光更是神速,落地現出一個美少年-丁韶和一個裝束淡雅美如天仙的少婦-林瑜
        (。
        (剛一落向台口,丁韶揚手便是一片金光祥霞,朝前韋萊、朱嵩雲二人透身而過。
        (韋萊、朱嵩雲當時機伶伶打了一個冷戰,好似邪法已解,面現驚疑之色。
        (陶銀姑正往前趕,瞥見後來兩人似是新被自己迷惑的韋萊和朱嵩雲的同門,功力根骨更強得多
        (,人更俊美。
        (當時心花大放,認作網中之魚,舉手可擒。
        (這兩人是丁韶、林瑜,因體師父心意,知道韋萊、朱嵩雲為妖婦邪法所迷。
        (不特棄正歸邪,並受妖婦挾制,參與玉龍山鬥法之事。
        (事完,還要去往點蒼山盜寶,自取滅亡。
        (於是受了前輩女仙雷姑婆指教,求得一道靈符,又向李洪借了一件法寶,冒著奇險,乘機趕來
        (。
        (想殺死妖婦,破去邪法,救走二人。
        (雙方剛一對面,丁韶便將靈符發動。
        (林瑜還未落地,便覷準陶銀姑下手。
        (知她胸前所懸太陰迷陽妖鏡最是陰毒,只要被照中,不論仙凡,均被攝去,強迫淫樂,端的陰
        (毒非常。
        (最厲害的是,妖婦所攝少年男女的元神,全都禁制在妖鏡之上。
        (如不破去,被害人決難復原。
        (一見陶銀姑迎來,手已按向胸前,不等鏡光發出,揚手便是豆大一團金光朝鏡射去。
        (同時妖婦胸前妖鏡上也正發出一股粉紅色的妖光迎面照到。
        (丁韶、林瑜二人立時心神一蕩,覺得不妙,但可支持。
        (陶銀姑原見金星從對面射來,雙方勢子都急,相隔又近,因平日自恃太甚,以為凡是威力厲害
        (的法寶,多與敵人心靈相連。
        (只要人被鏡光迷倒,立時無效。
        (那團金光打向陶銀姑胸前,霹靂一聲,一團金色雷火突在鏡中一閃,當胸爆炸。
        (當時連鏡帶人齊成粉碎,血肉紛飛,濺射滿台。
        (陶銀姑連聲都未出,便遭慘死,形神皆滅。
        (邪法一破,丁韶、林瑜二人見已成功,立時手指金光,擁了韋萊、朱嵩雲,向空飛去。
        (寨主見狀大怒,手掐法訣往外一揚,萬千縷血絲,又似暴雨一般向空射去。
        (丁韶等四人雖被圍困在內,仗著護身金霞十分強烈,滿空血絲竟被衝斷,正待突圍而出)
    寨 主:(厲聲喝道)無知小狗男女,來得去不得了!
        (手指處,當時天昏地暗,星月無光,一片血雲宛如天幕,當頭下壓,只一閃,便將四人一齊罩
        (住。
        (趙霖見巧姑戰兢兢跪伏地上,本就萬分憐惜,偏生隔著一層血光不能上前。
        (又恐巧姑蠱毒發作,多受痛苦,大援未來,玉鉤連能否衝破血雲也不知道。
        (正在愁慮,丁韶等四人又被邪法困住,雖有金霞護身,絲毫行動不得。
        (眼看上下四外千百種奇形怪狀的猛惡獸頭影子已各口噴毒焰,目射凶光,碧瞳如電,注定眾人
        (,不時出沒隱現,往來飛舞。
        (知道妖陣將要發動,兀自惶急叫苦,無計可施。
        (寨主早就遷怒巧姑,犯了平日凶野之性,欲下毒手。)
    寨 主:(戳指巧姑喝道)不孝畜生,我臉被你丟盡。今日是你自請服毒,你姊月姑現已殘廢,方才又有
        幾個小畜生乘機暗算,傷了我幾個好友。事情全由你而起,快將生魂獻上,否則必用神蠱將你全
        身由內而外嚼成粉碎,休說我狠。
    旁 白:(說書人)巧姑本受高人指教而來,知道今晚雖不免受一場痛苦,終可轉禍為福。
        因知父親不久大禍臨身,意欲冒險報警,哭勸收陣逃走,免遭形神俱滅之禍。
        哪知寨主天性兇惡,喜怒無常,先見趙霖英俊膽大,也頗贊許,打算委曲求全,只要肯降服入贅
        ,不背山規,損及自己威望,便可容讓。
        敵人偏是寧死不屈,最可恨是已和巧姑約定為夫妻,還說了好些刺心的話,不由犯了凶野之性。
        如非司太虛、魏赤霞深知當晚形勢不妙。
        惟恐惡陣發動,被未來強敵看破虛實,再三勸阻,已早發難。
        略一遲疑停頓,失意之事已接連而來:月姑重傷殘廢,同黨傷亡慘重。
        滿腔怒火,再也按捺不住。
        巧姑見寨主要下毒手,知難倖免,哀聲悲鳴。
        求念父女之情,容自己和情人抱頭痛哭,再見一面。
        月姑強迫朱人虎抱在懷中觀戰,因看出人虎變心,雙眉緊皺之狀。
        心中悲憤萬分,也不說破,見寨主暴怒,要下毒手。
        妹子又在哭喊求饒,惟恐寨主被妹子感動。
    月 姑:(哭喊)妹子害我殘廢,丈夫無良,已無生趣,情願獻出生魂,加增此陣威力。但是妹子是罪魁
        禍首,容她不得,欲在生前消此仇恨,望乞恩允,代爹爹下手。
    旁 白:(說書人)寨主怒火正盛,
        側顧月姑身受重傷,為助自己成功,抵禦未來強敵,竟不惜身受煉魂之慘。
        又知她暴戾兇狠,性情殘忍,邪法較巧姑為高,本身更具制伏群獸之長,用作主幡生魂,比巧姑
        要強得多。
        自己原因司太虛當日一到便加警告,說伏魔真人姜庶因奉天都、明河二老遺命,久欲行誅。
        因念多年同門之誼,只要斂跡,不再為惡,便拜錄章,代向二老求免寬恕。
        又因自己兼習左道,法力日高,惟恐一擊不中,有損威信,因此遲不發動。
        這次邀了大師兄矮叟朱梅,又把追雲叟白谷逸、凌雪鴻夫妻約來相助,還有散仙中的怪人怪叫花
        凌渾、白髮龍女崔五姑夫妻和另外兩個幫手,這些人個個法力高強,飛劍神奇。
        自己得信以後,方始害怕。
        無如勢成騎虎,無可挽回,沒奈何,只得一面重訂山規,約束子女、門人,不令私自出山惹事;
        一面勾結長狄洞哈哈老怪的兩個門人,暗中重煉百獸惡陣,以圖一拼。
        候了好幾年,敵人未來。
        不意二山女和趙、朱二人婚姻之事惹出大禍,竟將敵人引動。
        那百獸惡陣係按照哈哈老怪傳授,重用邪法祭煉,威力雖比以前增加十倍,但那最後一關最是惡
        毒,不特煉時血焰飛騰,上衝霄漢,並還缺少兩個生魂鎮壓那面主幡。
        雖聽司太虛連次警告,終想仇敵如來,應該早到,不應寨舞已過,尚無跡兆。
        直到李洪、阮徵相繼在空中出現,把人救走,他想起青衫老人門下既然來此,決非無故。
        這才情虛膽怯,斷定仇敵必來無疑。
        驚懼之下,只圖自保,凶性一發,哪還管什父女之情。
    寨 主:(獰笑道)你才是我的好女兒,既然痛恨你妹,現將神牌竹符交你,照我傳授任意施為。等她為
        惡蠱咬死,速將你的生魂獻上,主幡由你鎮壓。適才已向哈哈祖師和赤身寨主發出信火,即便姜
        庶老賊約了矮鬼他們同來,也是送死。時近子夜,快下手吧。
        (月姑聞言,接過寨主手中神牌,朝朱人虎媚笑道)
    月 姑:我愛你勝如性命,嫁你那夜,你我曾有同生共死之言。當時郎才女貌,互相思愛,原在意中,誰
        也考驗不出真心。此時彼此變成殘廢,是否情愛不變,立可證明。我已拼獻生魂,為老山主出力
        殺敵。你和我那樣恩愛,剩下你孤身一人,也無趣味。想必心口如一,記著以前盟誓,不捨得我
        一人去死吧?
    旁 白:(說書人)人虎以前愛極月姑,恨不得老是暖玉溫香,終日纏綿,把兩個身子連在一起。
        想不到早晨起來共商陰謀毒計害人之時還是柔肌勝雪,吐氣如蘭,千嬌百媚,萬種風流,一日之
        間竟成陳跡,變成一個殘廢的醜鬼。
        通身創傷,肢體殘缺,再加上一身腥穢之氣,中人欲嘔,抱在懷中,已是不住噁心,萬分難耐。
        只因積威之下,邪法厲害,不敢稍微抗拒。
        還得忍氣吞聲,捏鼻屏氣,格外溫存敷衍,這罪孽真比死還難受。
        本在悔恨,這時見她一臉瘡疤,血痕狼藉。
        那等醜怪污穢之容,偏和平日一樣,低聲俏語,媚眼連拋,看去已極厭惡。
        所說的話卻又隱蘊凶機,還不知道心情被其看破,只當山女恩愛情濃,不重同生,而重同死,照
        此語氣,分明想拉自己同上死路。
        當時心中大震,幾乎失態。
        月姑心中鄙恨,仍然假意媚笑道。
    月 姑:你不捨得我死麼?話已出口,無可挽回。既捨不得我,一同上路,為老山主殺敵,不更好麼?
    寨 主:(怒喝道)命你便宜行事,捨不得這廝,便帶了同走,還怕他逃上天去不成?
        (月姑聞言,滿口銀牙一錯,答聲)
    月 姑:遵命!
        (人已走至巧姑面前。
        (朱人虎聽出他父女口氣不善,這懷抱中人面容獰厲,腥穢醜惡,直似羅剎變相,由不得心驚膽
        (寒。
        (月姑見他勉強抱著自己,愁眉苦臉,周身抖顫,齒牙震震有聲。
        (想起自己什麼人都不肯嫁,偏嫁與這等喪心昧良的無恥懦夫,不禁怒從心起。
        (巧姑婉轉地上,正在哀鳴哭訴,見朱人虎抱了月姑,惡狠狠凶神一般走來。
        (知她心狠意毒,手下殘忍,不由想起惡蠱發難時的殘酷,哀聲疾叫道)
    巧 姑:姊姊,你我同胞一母,從小長大,以前飲食起居都在一起,姊妹情分何等深厚。為何為了朱人虎
        這個喪盡天良的無義之人,害我受盡辛苦危害?
    月 姑:(厲聲喝道)不錯,你我姊妹以前確實情厚。只是我見你和那個姓趙的先苦後甜,居然真心相愛
        ,不問死活,到底如願。而我枉用心機,癡情熱愛,卻嫁了這個無恥無情的膿包漢子。我氣難平
        ,故非殺你不可。這漢人是你的仇人,不先使他死在你的前頭,你也不能瞑目。
        (巧姑聞言,好似喜出望外,接口說道)
    巧 姑:朱人虎,你這豬狗,想不到也有今日。
        (又轉對月姑道)你今日居然明白過來,蒙你念在姊妹之情,使我眼見仇人死在你手,我便被惡
        蠱嚼成粉碎,也甘心了。
        (朱人虎知道山女心毒,說出必做,決難免死。
        (心驚膽寒之下,正趕月姑回臉看他,面容獰厲,似要發難。
        (人當生死關頭,格外情急,心想冷不防逃走試試,萬一脫身也說不定。
        (朱人虎心神不定,手頭一鬆,月姑幾乎跌落地上。
        (月姑面容慘變,目射凶光,厲聲喝道)
    月 姑:你這無情無義的豬狗!當我非要你抱不可麼?
        (隨說,左手一揚,立飛起一片綠色煙光將身擁住,停立空中。
        (右手惡蠱神牌照準朱人虎一晃,
        (立有一股黑煙擁著一條尺許長的金蠶惡蠱影子,張牙舞爪,朝朱人虎撲去。
        (朱人虎知道厲害,反正難逃活命,也把心一橫,取出青衫老人前賜靈符往外一揚,立有一片銀
        (色神光將全身護住。
        (那條金蠶也正撲到,冷不防神光暴起,躲避不及,當時震成粉碎,血肉紛飛。
        (朱人虎為人機智陰險,被擒入贅那一天,想起青衫老人命人轉賜此符時曾說,此符如善使用,
        (將來仍可仗以防身脫難。
        (因此雖和山女恩愛,從不吐實,也未當面再用,一直密藏身旁。
        (這時因見山女翻臉,早就準備妥當。
        (一見金蠶撲來,情急之下,貿然取用,只想暫保一時。
        (不料青衫老人道法高深,今日之事早已算就,特意假手人虎除此妖蠶。
        (靈符神光竟生反應,比前兩次強烈得多,兩下裏才一接觸,妖蠶便已消滅。
        (寨主見狀大怒,伸手一指,面前金鼎中便飛射起一股綠煙,朝朱人虎射去。
        (朱人虎想逃無及,綠煙爆散,化為一片血光,將人虎罩住。
        (雖仗神光護身,人已不能行動,只覺四面壓力重如山嶽,奇熱如焚,痛苦萬分,忍不住在裏面
        (悲號起來。
        (月姑一見,心下一軟,無奈事已至此,不禁遷怒巧姑,厲聲怒喝)
    月 姑:都是你這起禍根苗,害得我夫妻受此罪孽,教你好死,情理難容!
        (巧姑因金蠶惡蠱已死,神牌失了反應,對蠱毒已能忍受,心中大定。
        (料知仙人之言已驗,忙由地上縱起,淒然答道)
    巧 姑:姊姊你摸著良心想一想,我有何對你不起,如此狠毒?
        (月姑見她縱起,越發暴怒,厲聲喝道)
    月 姑:你敢抗我不成?
        (隨將神牌晃動,巧姑竟如未覺。
        (月姑揚手飛起一股黑煙,急向巧姑發去。
        (巧姑知是寨主新賜的黑煞絲,只一上身,便被綁纏,身受楚毒。
        (又見寨主怒目相視,神態兇惡,決無父女之情。
        (當此用人之際,必任月姑暢所欲為,稍一抗拒,身受更慘。
        (一時悲憤情急,口中哭喊)
    巧 姑:情哥哥,你讓我死吧。
        (邊說,邊朝趙霖那幢血光撲去,黑絲也快追上。
        (就在這時機危急不容一瞬之際,忽聽一聲冷笑,面前人影一晃,一片碧光過處,白老翁突然現
        (身,伸手一招,便將那大蓬黑絲抓去。
        (再伸右手,發出一面綠光,將巧姑罩住。)
    白老翁:(朝月姑道)她是我徒兒心愛的人,你父已然許婚,便不是你們的人了。趁早滾開,免遭無趣。
        
    月 姑:(怒喝)婚姻之事,須憑自願,你問她肯嫁魯勿惡麼?
    白老翁:(獰笑道)賤婢無禮,想找死不成!
        (月姑還未及答,猛覺心頭一涼,一根灰白色的妖針長約五寸,正由自己的身上向白老翁手中飛
        (回。
        (知中妖人喪門針暗算,料無生理,忙喊)
    月 姑:女兒已獻生魂,請爹爹為我報仇,殺這妖孽。將我丈夫放掉,不要殺他。
        (說到末句,月姑人已周身冷顫,骨髓皆似凍凝。
        (月姑實不忍那痛苦,自拔腰間金刀,咬牙切齒,朝胸前刺去,血花飛濺中當時身死。
        (寨主因百獸惡陣已然發動,來人無論敵友,非經自己開放門戶,全是能入而不能出。
        (先見白老翁兇橫狂傲,目中無人,本就憤怒。)
    寨 主:(自忖)妖孽已然自投陣內,這廝煉有許多神魔,現當用人之際,如非其敵,反多牽制。何況事
        完除他也來得及,二女本是必死,只要妖人不將生魂攝走,暫時便不同他翻臉,相機而作。
        (同時司太虛又朝寨主暗中搖手,左手寶鏡中現出魯勿惡隱身在側,已然入陣。
        (一雙怪眼凶光注定妖師,似頗憤恨神氣。
        (白老翁站在前面,手指妖光,困住巧姑,竟未覺察。
        (料知師徒二人全是兇殘狠毒,毫無人理,也許就要內鬨。
        (適才暗中連發信火,所約的人也還未到,事關存亡,還是暫忍一時為是。
        (旁坐同黨見白老翁突然現身逼死月姑,又將巧姑制住,欺人太甚,多半憤怒。
        (內有兩人剛要上前喝問,忽見血光飛散中,兩道銀虹已雙雙交尾電掣而出。)
        
        
    2**時間:方才 地點:同上
        (趙霖、王謹二人見巧姑悲號求死慘狀,本就萬分憤急。
        (趙霖更是關心,一時情急無計,決意冒險一拼。
        (正和王謹打手勢,放出玉鉤連,同時發難,試它一試。
        (心念才動,白老翁忽在面前現身,一照面便將月姑逼死,巧姑也被妖光制住。
        (這一對面,才看出妖人好似半截身子,有足無腿,下半身雖被長袍遮住,凌空而立。
        (看去裏面卻似只有兩腳,相貌醜怪,從所未見。
        (巧姑先被妖光籠罩,手腳還能舞動。
        (後因怒罵妖人,將白老翁激怒,把手一指,妖光忽然往前猛壓。
        (巧姑當時被妖光迫緊,不能絲毫轉動,目定口張,滿臉痛苦之容,其狀甚慘。
        (趙霖、王謹激發義憤,再忍不住怒火。
        (剛互相把手一揮,待要同時衝出。
        (趙霖覺著公孫道人賜與巧姑的太乙青靈劍不住在身旁震動,猛觸靈機,想起前言,低聲祝告)
        
    趙 霖:公孫真人與龍老先生開恩默佑,助弟子除此妖邪。
        (心念才動,身旁那口長才七寸的短劍突化作一道青熒熒的冷光電掣而出。
        (只一閃,便將二人身外血光衝破。
        (王謹惟恐玉鉤連一個衝不出去,使妖人有了警覺以後,除他更非容易,緩得一緩,青光突由趙
        (霖身旁飛起,比電還快,只一閃,連自己身外血光也被衝破,不禁大喜。
        (這一來,兩柄玉鉤連恰好同時出動。
        (白老翁見趙霖、王謹二人被困血光之內,不曾留意,性又驕狂,自恃神通,連寨主也未放在心
        (上。
        (猛瞥見青色冷光一閃,血光立破,四下飛散,看出青光來歷,心中一驚。
        (猛又瞥見那銀光耀眼,兩道精虹已交頭剪尾而至,來勢絕快,相隔又近,驟出不意,連第二個
        (念頭都未容轉,雙鉤合壁已將全身裹住。
        (這才想起此寶是他剋星,忙由玄功變化,想要掙逃,已經無及。)
    白老翁:(口剛急喊)徒兒,神魔何在?
        (護身煙光首被玉鉤連寶光擊散,跟著往上一絞,當時成了肉泥。
        (老妖元神化為一股黑煙,剛由寶光叢中沖起,忽聽一聲大喝。
        (一團雷火迎面打來,震天價一聲霹靂,神雷爆炸。
        (數十百丈五色金光雷火朝那黑煙圍繞上去,只一裹,妖魂便已消滅。
        (同時空中飛落一個道童,正是魯孝,手揚處,又是一團五色雷火打將下來。
        (巧姑身外妖火立被震散,人也嚇暈過去。
        (趙霖因見雷火猛烈,惟恐巧姑受傷,連忙搶前救護。
        (心正埋怨魯孝冒失,忙搶過去將人抱起一看,那神雷竟是隨人心意發動,巧姑並未受傷,只是
        (驚懼大甚,嚇暈在地,剛抱起人便醒轉。
        (三人剛一會合,前兩個妖人本意想向白老翁喝問,稍有不合,便即動手。
        (不料敵人如此厲害,旁坐諸妖人也都激怒,紛紛發動。
        (魯孝震散妖光之後,更不怠慢,左肩一搖,發出身後神梭,朝寨主飛去。
        (寨主不曾想來人是幾個無名後輩,竟這等厲害,把心一橫,正待施為。
        (不料來勢神速非常,未容施為,一道金紅色的梭光已迎面飛來。)
    司太虛:龍道友留意,這廝持有壺公洞藏珍五雷神珠,留神震破金鼎。
        (魯孝揚手一團五彩雷火,已朝金鼎之中打下,當時震成粉碎,邪煙四濺。
        (如非寨主收得尚快,旁坐妖黨幾遭波及,為鼎中魔火所傷。
        (這一來,全鬧了個手忙腳亂。
        (寨主暴怒如狂,剛厲聲大喝)
    寨 主:何方小狗,今日教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罷,把手一揮,眾人立覺眼前一暗,寨主和眾同黨忽然失蹤,高樓平臺也全不見,上下四外
        (全成了一片暗紅色的霧海。)
        
        
    3**時間:方才 地點:大竹峰
        (  第三十五回 勿惡縱陰謀 眾鬼授首  姜庶清門戶 群仙發威)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
        勿惡因攝走巧姑時,中途聞得姑茫吼聲,想起柳湖傷敗,事由魯孝而起,便在大竹峰洞內布下魔
        陣,想殺死兄弟,再尋趙、王二人報仇。
        後來又聽平旋說巧姑已被救走,越發激怒,先放出十八個神魔,意欲與洞中所伏內外夾攻。
        不料魯孝所得五雷珠恰是專破邪魔的剋星,數十百丈五色雷火金光連珠爆炸,三十六個神魔先被
        擊滅了一半。
        如非魯孝手下留情,只朝勿惡苦勸幾句,便自飛走,連勿惡帶那殘餘的十八神魔都幾乎不保。
        白老翁也已警覺趕來,見狀大怒,剛要發作。
        勿惡突然變臉,轉而要脅,求白老翁設法,強娶巧姑為妻,群魔也紛紛怒吼抵抗。
        白老翁因勿惡功力雖還不如自己,魔牌尚在他的手內,不曾交還。
        加以自己只有這一個愛徒,將來尚有大用,略一盤算,竟然容忍,允其所請。
        勿惡見白老翁飛走,深知妖師兇殘,未來危險,始終提心吊膽。
        隨同入陣,本意只想與神魔合力,相機行刺。
        及見妖師為趙、王二人所殺。
        魯孝神雷威力大得出奇,想起此寶與玉鉤連均是壺公洞中藏珍,應為自己所有,越發痛恨。
        見百獸惡陣發動,仗著主人曾經指點門戶與應敵之法,索性隱身在側,待機報仇,暫時不再出面
        。
        這面魯孝由大竹峰飛走,姑茫忽然飛來,口銜柬帖。
        魯孝接過來一看,才知巧姑已從勿惡的魔爪下救出,此時已由平旋送往山堂,令魯孝照柬行事。
        
        魯孝問知這是矮叟朱梅仙示,因姑茫不宜同行,忙向山堂趕去。
        到後只見巧姑又被邪法所困,連用雷珠破去邪法,救起巧姑。
        一時貪功心盛,破了金鼎,還待追殺眾妖人
    旁 白:(忽聽李洪在空中大喝)魯師兄,你還不與他們聯合一起,苦守待援。否則要被你那畜生哥哥暗
        算,少時你娘來此,就見不到了。
        (魯孝聞言,心中一動,忙朝趙霖、王謹、巧姑三人身前飛去。
        (滿擬二人玉鉤連的寶光就在前面,晃眼便可會合。
        (哪知寶光就在側面,老飛不到,上下四外,全是一片暗沉沉的紅霧。
        (心方驚疑,眼前倏地一暗,身外一緊。
        (就這晃眼之間,邪法發動,魯孝全身已被困在萬丈血海之中。
        (血焰滾滾飛湧,上下前後現出無數奇形怪狀的猛獸,為數不下百種。
        (都是有頭無身,大如車輪,小如盤碗。
        (碧瞳若電,凶光遠射,血口開張,利齒森列。
        (口鼻皆噴毒焰,一起環攻上來。
        (魯孝自恃近來功力日高,法寶神奇,尤其新得五雷珠威力更大,妖人神魔尚且除去,哪把這些
        (惡獸凶魂放在心上。
        (因見趙霖、王謹二人玉鉤連的寶光已然不見,急於相會,便將身劍合一,在寶光防身之下,手
        (發雷珠朝前亂打。
        (只見五色雷火金花紛紛爆炸,古仙人所留至寶果不尋常,連珠霹靂所到之處,打得血焰魔火宛
        (如紅雪山崩,怒濤驚退。
        (那無數口噴毒焰,神態猛惡的獸類,也齊聲慘嗥怒嘯,紛紛驚退。
        (緩得一緩,被雷火打中,登時炸成粉碎,沒入血浪之中不見。
        (可是邪法厲害,當時雖被衝開一條血路,雷火過處,宛如長刀劃水,分而又捨。
        (那無數獸頭剛退下去,重又張口噴煙,狂嗥怒吼,滾滾撲來。
        (趙霖、王謹、巧姑三人更不再見。
        (無論左衝右突,全是如此。
        (魯孝正在憤急,無計可施,猛瞥見勿惡突在前面出現,也是陷身血海之中。
        (剛閃得一閃,人影便自不見。
        (魯孝知他師徒已與主人反目,定必陷身獸陣。
        (想起母親鍾愛兄長,如若遇害,豈不傷心?
        (魯孝不禁激發孝友天性,高呼)
    魯 孝:哥哥,你在何方?我決不記恨怪你,快來會合,一同應敵。熬到諸位師長前來,你妖師已死,就
        此棄邪歸正多好!
        (說時,耳聽魯勿惡厲聲疾呼。
        (隨又見一團碧光,擁護魯勿惡全身,在血海中強掙著現了一現,又復隱去,神情甚是狼狽。)
        
    魯 孝:(忙喊)哥哥!
        (手發神雷開路,催動遁光,向前急追。
        (血雲閃變,仍是不曾追上,由此便無形無聲。
        (想起各位師長,均說勿惡罪孽太重,該遭慘劫之言,心憂如焚。
        (身外血焰的威力又越來越強,眼看敵勢越盛,全身已被無數猛獸怪頭圍住,數十百對凶睛明燈
        (也似,連同口鼻間所噴毒煙,一齊注定自己,兇猛異常,越逼越近。
        (雷火打將上去,也和血焰一樣,只慘嗥得一聲,重又復原,前仆後繼,隱而復現。
        (好似全是凶魂虛影,雖經雷火猛擊,一個也未真個消滅。
        (如非護身寶光強烈,雷珠威力甚大,幾乎行動艱難。
        (正在無計可施,忽聽趙霖疾呼)
    趙 霖:魯師弟速往左側飛來,便可會合。
        (魯孝聽出聲音似在右側不遠,剛一回應,底下又沒了聲息。
        (心料人在右面,便往右行,飛行了一陣,始終是在血焰火雲之中往來衝突,哪有一點人影,高
        (聲呼喊,也無回應。
        (倏地面前紅光連閃,上下四外的血焰妖光一齊不見,眼前一暗,又換了一種景象。
        (定睛一看,好似換了一個地方,高樓平臺,流泉花樹,早都不見。
        (四望無邊無涯,天空中也不見星月,只是一片似霧非霧,似煙非煙的黃影。
        (那霧好似極淡,但是四外茫茫,死氣沉沉,什麼也看不出。
        (自己仍在寶光護身之下,停空未動。
        (知道妖陣又起變化,比起先前必更厲害。
        (斷定趙霖、王謹、巧姑三人和魯勿惡均在附近,只不知用何邪法將人隔斷,查看不出。
        (忽然血焰一退,四外壓力隨同消失,飛行立轉輕快。
        (又見身側不遠,似有一道青熒熒的冷光閃了一閃,內中還有兩道銀虹掣動。
        (看出是玉鉤連的寶光,光甚微細,似被濃霧遮往,再看已是無蹤。
        (暗中盤算好了方向遠近,然後聲東擊西,先縱遁光故意往相反一面猛衝。
        (冷不防突然撥轉遁光,揚手一雷珠,先朝寶光現處打去。
        (趙、王二人因先縱遁光,滿陣飛舞,不見魯孝人影,連嘯聲也聽不見。
        (想起李洪之言,恐魯孝為妖人勿惡所傷,急於尋見,以便三人合力,保住巧姑,等待救援。
        (及至在血海中飛行多時,只瞥見勿惡被一蓬黃霧裹住,滿臉均是獰厲憤怒之容,在前面一閃不
        (見。
        (玉鉤連銀虹所到之處,身外血焰妖光雖被沖散,人卻聲影皆無。
        (後來陣勢改變,忽然悟出陣法倒轉,便想用聲東擊西之法再試一下。
        (巧姑服藥之後,因聽二人說公孫師祖賜劍之事,心中狂喜。
        (趙霖原抱巧姑與王謹同在玉玦神光護身之下,外加雙鉤合壁,一同飛行。
        (患難之後,對於巧姑自更憐愛,見她喜極欲涕,便把青靈劍交她。
        (巧姑問明用法,把劍一揮,立有兩三丈長一道青色冷光由劍上飛出,隨意施為,與尋常飛劍不
        (同,越發喜極。
        (此劍專破邪法,就這略微揮動之際,身外邪霧已被沖散好些。
        (趙霖尚不知道,卻被魯孝發現,跟蹤趕來,那雷珠又是威力極大的至寶。
        (等趙霖、王謹二人改進為退,魯孝恰是同時發動,由雷火光中衝到。
        (寨主和哈哈老祖派來的妖徒黃雲羅漢,同在法台之上主持陣法。
        (因見敵人雖然被困,所用法寶威力神妙,急切間制他不住,本意分頭下手,不令會合。
        (正在倒轉陣法,準備乘隙暗算,猛瞥見銀霞中飛起一道青色冷光,黃雲邪霧立被衝破了好些。
        (黃雲羅漢認出此寶來歷,又知寶主人的性情古怪,不幫那人則已,只一出手,從無敗理。
        (既將這類自煉奇珍與人,必有極深淵源,決不容其為人殺害。
        (無如妖師法令森嚴,不敢違背,非將這幾個人的生魂在期限內攝去不可。
        (沒奈何,只得連施邪法,準備敵那冷光。
        (趙霖、王謹、巧姑等三人剛把遁光突然掉轉,忽見面前一蓬雷火細如星沙,連閃兩閃。
        (看出是魯孝的五雷珠,猛力往前一衝,果是魯孝迎面飛來。
        (兩下裏剛一對面,妖人也已警覺施為,正以全力倒轉陣法,想先隔斷,不令會合。
        (無奈雙方相隔不到丈許,寶光又極強烈,互相對衝,飛行神速,再想隔斷,已是艱難。
        (黃雲羅漢乃哈哈老怪門下有名妖徒,邪法甚高。
        (深知妖師言如律令,再有個把時辰不將敵人生魂攝回山去,必受嚴罰。
        (一時情急,竟將向不輕用的一件法寶施展出來。
        (巧姑在趙霖左手攔腰抱持之下,隨同前飛。
        (見血焰全收,陣法驟變,表面好似壓力已去,但是上下四外均被黃影籠罩,一任往來飛行,老
        (是無邊無涯。
        (仗著生長本山,深知地理,暗中留神查看,早覺出當地決非大寨山堂。
        (否則山主最愛花木,如在山堂,縱令邪法掩蔽,照此飛行神速,也不能無有殘毀。
        (看神氣,分明用邪法移往紅魔谷中窪地之上。
        (當地四面高山,形如仰盂,恰好可以隱蔽獸陣,免被正教中人發現。
        (當地深居亂山之下,隱僻幽險,只要在四面山頂設下一層禁網,便不致被人看破。
        (日前寨主曾說起黃雲羅漢的邪法,正與此時形勢相同。
        (如真將這妖僧請來,照著平日耳聞,妖僧師徒邪法甚高。
        (心正愁急,忽聽形似吹笛的異聲,宛如裂帛,尖厲刺耳。
        (猛想起乃父平日所說長狄寨中三徒六寶的威力,果然異聲才住,便見一片深黃色的暗影,中雜
        (無數花花綠綠的邪煙,狂濤怒湧一般,由魯孝身後電馳而來。
        (老遠便聞到一股血腥奇穢之氣,刺鼻難聞,頭腦立即昏暈。
        (身在玉玦神光與法寶防護之下尚且如此,趙霖、王謹二人身劍合一,雖比巧姑稍好,也覺不支
        (。
        (三人均覺不妙,那黃、綠二色的暗影已照向魯孝頭上,快要下壓。
        (倏地一亮,百十丈長一道金光夾著轟轟雷電之聲,突向空中飛降,所到之處,邪煙黃雲一掃而
        (空。
        (等到掃至魯孝前面,金虹橫亙,朝前捲去。
        (邪煙飛散處,面前立著一個胖老道婆,手中拿著一枝拐杖,趙霖、王謹、巧姑三人均不認識來
        (人是誰。
        (這時,魯孝正往前衝,緊跟著又有黃綠二色的暗影當頭罩下。
        (方覺壓力重如山嶽,先受邪毒也已發作,心神欲飛,不能自制,周身酸痛麻癢,如受針刺。)
        
    魯 孝:(顫聲疾呼)師兄快來,我不行了。
        (百丈金虹突然飛墜,
        (魯孝認出來人正是從小受恩,想念多年的前輩女劍仙雷姑婆,人已不支,往後便倒。
        (幸而救星來得正是時候,趙霖、王謹二人也已搶上前去,將其護住。
        (魯孝身雖痛苦,知覺未失,一經會合,便把飛劍法寶收去。
        (趙霖、王謹二人搶前扶住,見他面如死灰,通體冰冷,神情痛苦。
        (雷姑婆手指金虹,擋在前面,回頭笑道)
    雷姑婆:孝兒,你夙孽太重,本應死於你兄之手。幸仗天性孝友,轉禍為福,免卻慘死。無奈定數難移,
        仍須驗過。我與各位道友均想以人力挽回命運,救你這場孽難。我更由海外借用心如神尼佛光飛
        遁趕來,仍是慢了這瞬息之間。不過這樣也好,你只要把這片刻痛苦熬過,災孽全盡,仙業也必
        成就無疑了。
        (說時,那百丈金虹已如一片長城也似的光牆,將對方妖雲邪霧擋住,隨同一起上升。
        (這半面的妖陣黃雲已被擊散,現出大片窪地,眾人也落在一片山石之上。
        (當地果是巧姑所料的紅魔谷,四面高山環繞,石土均作紅色,寸草不生,約有好幾里方圓;所
        (有山崖全都壁立,前突後凹,山頂齊向當中縮攏,勢欲向下壓倒,險惡異常。
        (地雖廣大,山高地低,看去仿佛一個極大的石洞,當中頂上開著一個天窗。
        (近山腳一帶被陰影擋住,除向陽一面,終年不見日光。
        (地既低濕陰晦,而且叢莽怒生,沼澤縱橫。)
        
        
    4**時間:晨 地點:崖頂
        (此時天剛放亮,上空殘月已被高山擋住,只浮雲暗影之中,閃爍著兩三點疏星。
        (正當邊山瘴起之際,一片片的彩煙湧現在沼澤卑濕之處,浮空不動。
        (吃金光反照,色彩分外鮮明,十分好看。
        (另一大半地面,依舊暗影重重,黃雲萬丈,綠氣千重。
        (妖煙邪霧轉更濃密,隔著金光透視過去,一片沉冥迷茫,吃金光一映,五顏六色。
        (稍往前去,更暗沉沉的,也看不出敵人是在何處。
        (趙霖、王謹、巧姑三人見魯孝周身發抖,面無人色,神態痛苦已極,心中不忍。
        (又聽出來人是雷姑婆,禮拜之後,便請醫救,聽雷姑婆一說,才放下心來。)
        
        
    5**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
        勿惡先前雖在患難之中,還想暗算魯孝,奪那五雷神珠。
        他聽寨主說過陣中門戶,邪法妙用,本可無事。
        也因性太淫凶,害人害己。
        他如逃走,並非不能,因想害人,逗留陣內。
        寨主本就對他厭惡,昨晚連遭失利,白老翁又逼死月姑,更激發了天生兇暴之性。
        雖然預定要用月姑生魂去鎮那面主幡,
        晚月姑自獻生魂,終於必死,然而發自外人,便覺情面難堪。
        勿惡急於想害兄弟,並防寨主記恨遷怒,又將殘餘神魔放起防身,滿陣中搜尋魯孝下落。
        寨主見他用一幢妖光擁護著他和神魔往來飛行,如入無人之境,只當示威輕視,仍在妄想搶奪巧
        姑,不由勾動舊恨,本要下手。
        因覺神魔厲害,與他心靈相合,只要被逃脫一個,便是後患。
        正在遲疑,長狄寨妖徒黃雲羅漢忽然奉命趕來,人在途中,尚還未到。
        勿惡也是該當遭報,正用邪法傳聲尋找魯孝,正趕上赤身寨妖人火修羅,奉乃師列霸多之命飛到
        。
        這時陣法未變,火修羅自恃邪法,不向主人通知,自行衝入陣中相見。
        寨主見敵人法寶神雷威力大強,
        恐陣法倒轉不及,傷毀他的靈景花木,正打算把陣地移到紅魔谷。
        因司太虛、魏赤霞二人雖是他的好友,但是相交較早,彼此為人不同。
        彼時天都、明河二老成道不久,寨主尚遵師誡,無什惡跡。
        又幫過司太虛一次大忙,三人交情甚厚。
        司、魏二人雖在旁門,卻知邪正之分,除非萬不得已,從來不肯妄用邪法傷害生靈。
        這次原因雙方交厚,不得不來。
        來前聽到好些同道警告,知勸寨主不聽,老想釜底抽薪。
        看出當晚情勢十分兇險,已然好幾次婉言警告。
        後見寨主發動惡陣,並用親生子女的生魂助長邪法兇焰,料其倒行逆施,自取滅亡。
        偏生當初受過他的好處,曾經答應助他主持此陣。
        因寨主知道司太虛不喜妖邪,全是多年情面,事前不曾詳說此陣微妙,只說須人相助守護法壇金
        鼎和那面百獸主幡。
        司太虛誤認此舉專為防禦寨主本身劫難,心想
    司太虛:寨主近年已頗斂跡,所習雖是邪法,迫於逃命,情有可原,助他脫難,義不容辭。
    旁 白:(說書人)遂貿然答應。
        不料邪法這等惡毒,好生憂慮。
        一聽又要將惡陣移往紅魔谷,知道當地還有極厲害的邪法埋伏,法壇主幡也設在彼。
        此陣如全發動,妖徒妖黨再趕來助紂為虐,登時邪煙妖氣上衝霄漢。
        被正教中人發現,定必不容,便那幾個大對頭,也必趕來就此除害。
        此時天已將亮,強敵一個未至,也許本來無事,自己卻不願去惹火燒身。
        於是苦口力勸,詳說利害,勸其適可而止。
        好在被困陣中的均是無名後輩,又有你的女兒在內,何值大舉?使他們多吃一點苦難,稍微出氣
        ,放走更好;真要報仇,也無須施展這等毒手。
        寨主自是不聽,三人正在爭論,一時疏忽。
        火修羅開頭又是火遁入陣,本是行家,血焰不曾衝動,入陣時未現警兆。
        火修羅迎頭遇見勿惡,見他東衝西突,好似被困陣內,不能脫身。
        誤認作敵人,一言未發,便即動手。
        勿惡見血海中飛來一個形如猿猴,其醜若鬼的紅人。
        知道寨主恨他,生性又兇暴,不論是哪一面,既然動手,便是敵人。
        一照面,便下殺手。
        火修羅不經寨主行法查看,自然看不出勿惡帶有那麼多的神魔。
        剛把飛叉放起,猛瞥見一片碧光魔影罩上身來。
        心頭一涼,便被神魔制住。
        勿惡正想攝他元神,妖僧黃雲羅漢也恰趕到。
        寨主見狀大怒,首先發動陣勢,千百惡獸凶魂突然湧現,口噴毒煙,一齊翻滾而來。
        勿惡忙放神魔抵禦時,猛又瞥見血海中飛來一圈黃影,停在面前。
        內裏射出淡微微的一股黃氣,好似具有一種極大的吸力。
        神魔立被裹住,紛紛厲吼慘嗥,手舞足蹈,身不由己,一路掙扎翻滾,往黃圈中投去,一閃不見
        。
        勿惡也被吸住,覺出吸力大得出奇。
        連掙幾掙,剛剛掙脫,一縱妖遁往旁逃去。
        卻瞥見魯孝手發神雷,穿行血海之中。
        危急之際,也就不再記仇,正要求救。
        話未出口,一片黃色暗影二次罩向身上,當時聞得奇腥,身上一緊,元神便被攝去,昏倒地上。
        
        寨主恨勿惡入骨,將他肉身倒吊在法台之上。
        意欲完事之後,再用毒刑,使其生前飽受痛苦,以邪法祭煉他的生魂。
        他雖已飽受苦孽,生機尚未斷絕。
        雷姑婆對魯孝四人說了當前情勢,又道
    雷姑婆:我和凌雪鴻,受魯瑾屢次苦求,意欲乘機化解這場冤孽。待白、朱二老到達後,乘群仙鬥法之時
        ,魯孝同了趙、王、巧姑等三人,往法台衝去。為首妖人雖然自顧不暇,法臺上的邪法禁制仍極
        厲害,幸有雙鉤合壁、青靈劍和五雷珠等專破邪法的至寶,必可成功。魯瑾見魯孝捨命救兄,固
        是感動,便勿惡經此大難,雖然惡性未必去盡,也必悔悟許多。這實是兩全其美之事,務要忍耐
        才好。
    旁 白:(說書人)魯孝聞言大喜,因知此舉可使勿惡棄邪歸正。
        儘管連冷帶痛,周身針刺,疼得牙齒錯得山響,一毫不以為意。
        雷姑婆正在一面指揮金虹迎敵;一面向四人傳聲指示機宜,對陣寨主和眾妖人見敵人從天而降,
        法力驚人,竟難抵敵,俱都大驚。
        內中妖僧黃雲羅漢因妖師冷酷無情,犯者無赦,照例不許門人敗退。
        當日如敗在敵人手裏,不特無法復命,情面上也實難堪,便以全力應敵。
        雷姑婆那道金虹本是心如神尼所贈的一道靈符,一開始妖僧當是佛門至寶,也頗害怕。
        時候一久,見敵人一味抵禦防護,既不進逼,也未另用法寶飛劍還攻,漸被看破。
        黃雲羅漢暗用邪法傳聲,告知寨主和眾同黨,意欲另用詭謀,出奇制勝。
        寨主知道所約諸人,除火修羅一上來冷不防受了勿惡暗算外。
        勿惡性本兇橫倔強,甘受毒刑,不肯把神魔撤去。
        後竟用以挾制,欲與火修羅同歸於盡。
        欲用邪法解破,無奈那神魔已與火修羅的元神合為一體,未免投鼠忌器。
        又當緊急之時,妖僧無暇兼顧,只得強捺怒火,停了毒刑。
        由於向赤尸寨借的幾件法寶,因均在火修羅身上,用法不明,其元神為神魔所制,並無用處。
        此外同黨中,只司太虛法力最高,欲令暗用土遁繞向敵人之後,兩下裏夾攻。
        哪知司太虛和魏赤霞早看出形勢不妙,眾仙奉二老遺命行誅,少時必到。
        否則雷姑婆早將被困的人救走,怎會長此相待,不戰不退,神態那等從容?念在舊交分上,意欲
        到時相機保全,不願離開。
        寨主大劫臨身,哪知良友苦心,毫不領情,反怪二人不肯出力,滿面憤容。
        二人知他毛臉,不願決裂,只得告辭別去。
    黃 雲:(冷笑道)這廝分明膽小怕事,料他此去也無用處。我已看出敵人有詐,請道友代我主持此陣和
        這葫蘆,自有道理。
        
        
    6**時間:接上 地點:台上
        (寨主大喜,便將妖僧葫蘆接過,如法施為。
        (妖僧袍袖展處,一片黃光閃過,留下一個幻影,暗中隱形往地底鑽去。)
        
        
    7**時間:接上 地點:崖頂
        (雷姑婆原知當日事情兇險,無此平安,早有準備。
        (果然正說之間,忽聽地底微聲。)
    雷姑婆:(忙喝)眾人留意。
        (伸手一招,空中金虹忽然倒卷過來,罩在眾人頭上,當時成了一個大金球,將人裹在其內。
        (這裏剛一發動,便聽驚天動地一聲大震,宛似地雷爆發,黃塵沙土,高湧數十百丈。
        (左近山崖,當時震倒了一大片,聲勢猛惡,從所未見。
        (眾人身外的金光也受了震撼,這種邪教中的戊土陰雷,好不厲害。
        (如非雷姑婆見機得早,縱令眾人防身法寶神妙,不至於死,輕傷也必難免。
        (妖僧出土見狀,越發得意,厲聲怒喝)
    黃 雲:老乞婆!我當你多大本領,原來是個障眼法兒。今日教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罷,把手一招。)
        
        
    8**時間:接上 地點:台上
        (寨主在法臺上看見金光回撤成一大球,將人護住,
        (早把葫蘆中的妖雲全數放出。)
        
        
    9**時間:接上 地點:崖上
        (妖僧將手連指,那中雜綠煙的暗黃影子,重又將眾人圍困在內,金光之外,重如山嶽。
        (上下四外,先是暗沉沉不見一物。
        (隔不一會,妖僧突在光外現身,通身均放黃光,直似一個發光的怪人。
        (戳指喝罵了幾句,忽然咬破舌尖,張口一噴,一片血光過處,暗影中的綠煙忽發烈火,轟轟怒
        (吼,晃眼便將光球包沒,燃燒起來。)
    黃 雲:(口喝)老乞婆,速急降伏,免被魔火化煉成灰,形神皆滅。
    雷姑婆:(笑罵道)無知妖孽,死在臨頭,還敢行兇,少時教你知道厲害。
        (妖僧大怒,將手一搓,往外一揚,立有大蓬火星打到。
        (紛紛爆炸,越來越密,宛如千百團雷火連珠爆發,震得光球上面精芒電射。
        (開頭還好,末了雷火越強,衝擊越猛,光層竟有碎裂之勢。
        (經此一來,連雷姑婆都覺出凶僧五行陰雷厲害。
        (光外更有血焰包圍,燃燒不已,火力猛烈,金光漸被煉成了紅色。)
    雷姑婆:妖僧情急拼命,只要血焰陰雷得入,光球立被震破。速令用玉鉤,仙劍護住四人,千萬留意,不
        可露出絲毫縫隙,以防不測。
        (趙霖、王聞言,立即放出玉鉤,將血焰隔離外。)
        (妖僧見持久無功,越發急怒,猛攻不已。
        (在血焰千重包圍之下,光球已成了一個極大的火團,將眾人包在其內。
        (那五行陰雷更是五顏六色,火雨星飛,生生不已,如狂潮暴雨一般,向上下四外一齊衝擊。
        (光層已被煉得逐漸消滅,如非雷姑婆加意防護,早已攻破。)
        
        
    10**時間:接上 地點:台上
        (臺上寨主和眾妖人見狀大喜,
        (除司太虛、魏赤霞二人一去不歸外,紛紛出動邪法異寶,一齊施為。)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