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紅龍壁峰凹
    (  第三十一回 古洞喜同棲 玉軟香溫情曷限  梨花春帶雨 生離死別恨難窮)
    (此時天色又是格外晴明高爽,碧空萬里,秋陽滿山。
    (偶有朵雲如雪,隨風飄揚,掠山而過。
    (點綴得當地景物分外清麗鮮妍,令人觀之不盡。
    (只是到處靜悄悄的,除了鳥啼花落,泉響松濤而外,不見一條人影。
    (趙霖、王謹行入一片花林之中,王謹方在笑說)
王 謹:照此日麗風和,美景無邊,誰能想到此中伏著好些危機?
旁 白:(忽聽朱人虎遙呼)大哥、三弟!
    (兩人聽出是朱人虎的口音。
    (至交分別,又始終以為人虎出於被迫無奈,未必便似巧姑所說那樣狠毒。
    (聞聽先就驚喜,循聲一看,果是朱人虎。
    (只見他穿著一身極華美的漢裝,由前面花林中飛步趕來,滿臉笑容,親熱異常。
    (兩人本是半信半疑,見裝束未改,以為不曾忘本。
    (朱人虎再一殷勤,王謹還在留意察看,趙霖已經把平日耳聞忘卻十之八九。
    (認為同盟至好,親若骨肉,平日又無什嫌怨。
    (朱人虎多不好,對於自己也不會存什惡意。
    (方要開口,朱人虎已先笑道)
朱人虎:大哥、三弟,一言難盡。本來不能見面,經我向老山主再四懇求,才允在寨舞以前見上一面,並
    還答應前途兩處關口無須犯險。前面花林盡頭,備有水酒,請大哥、三弟同往一醉,聊表寸心如
    何?
    (趙霖首先點頭,三人邊談邊走,已快出林。
    (王謹眼快心細,早瞥見林外竹樓上有山女影子一閃,似是月姑。
    (王謹心中一動,三人已同走出林外。)
    
    
2**時間:接上 地點:林外
    (這地方乃是一片平崖,大只數畝,三面花樹環繞。
    (左側一道飛瀑,由半山凹玉龍飛舞,蜿蜒而來。
    (到了崖前,分為兩股,沿溪流去。
    (溪中大小怪石,疏立若劍,瀑洪流急,撞到石上,激起老高。
    (灑雪噴珠,琤瑽之聲,宏細相聞。
    (那一幢幢的水煙,被陽光一照,宛如霧縠輕絹,幻為祥雲彩氣。
    (光彩浮泛,五色繽紛,甚是好看。
    (那樓似是新建不久,竹尚青色,分外高大,形式雅潔,地無纖塵。
    (樓前花林空處,早設盛筵相待。)
    
    
3**時間:接上 地點:樓前
    (朱人虎便請入座再談,先令隨侍山女上完酒菜,揮手令退。
    (再去樓內走了一轉,回來把酒斟上,自飲一杯,以示無他,然後舉杯相敬。)
朱人虎:(淒然說道)想我弟兄三人,當初曾約禍福相共,生死一起。誰知小弟不才,愛上山女,致有這
    段孽緣。偏生巧姑又癡愛大哥,大哥因見此女淫賤,不肯答應,才有今日拜山之事。小弟雖愛莫
    能助,但知本山厲害,山主法力高強,異人甚多,瞞他不得。
趙 霖:拜山之事原係我三人所定。
朱人虎:大哥、三弟如肯聽勸投降,萬事皆休;真要固執,小弟心已盡到,不敢勉強。
趙 霖:二弟可記得家中妻兒,柳湖父老?
朱人虎:你我且圖這暫時快聚,不提未來。只等東山月上,親送大哥、三弟去往大寨。小弟也不忍心再看
    雙方勝敗,但盼逢凶化吉,好來好去而已。
    (趙霖本想勸他幾句,後見他面容雖帶愁苦,並不自然,目光不時掃向樓上,若有什事情景。
    (雖未疑他存在惡意,但已看出天性涼薄。
    (王謹終較心細,看出人虎神情可疑,恐其有詐。
    (山女忽送上大盤肥桃,鮮香異常。)
朱人虎:(笑說)此是本山特產明月仙桃,只中秋前後三日才熟,採時也在月光之下,一日變色,兩日變
    味,三日無香。此是昨夜採後,用仙法保存,和新採的一樣,大哥、三弟酒後請嘗。
    (兩人見這桃大如碗,其白如玉,只頂尖有寸許大一片鮮紅彩暈,看去吹彈欲破。
    (還未進口,便聞異香,中間還帶有一點桂花香味。
    (休說是吃,聽也不曾聽過。
    (王謹愛吃水果,剛伸手想拿,忽見盤中似有一條金紅色的蜈蚣影子一閃,不禁驚疑。
    (心才一動,同時瞥見趙霖背上有一條蠶形醜惡的怪蟲,約有尺許來長,剛剛離背而起。
    (兩頭亂動,不住掙扎,彷彿被人暗中抓起一樣。
    (王謹知被料中,深知山人蠱毒厲害,況是邪法所養,如何能當。
    (臉色一變,待要當面叫破。)
旁 白:(李洪在耳旁低語道)這麼好的桃子,為何不吃?怕那一點大的惡蟲做什?我倒想吃,只不願偷
    人東西。你取兩個給我,算是你送我的,就無妨了。
    (王謹一聽,正是前遇幼童口音,心中一喜,笑說)
王 謹:這桃真香,我帶兩個回家可否?
    (朱人虎對趙霖雖存惡意,比較還是事出不得已,問心有愧。
    (對於王謹,本就忌妒,又見他目注自己,隨時留意,剛伸手取桃,忽又沉吟放下。
    (不知異人暗制,惡蠱陰謀被人發現,露出破綻,還當王謹對他疑忌,心中憤恨。)
朱人虎:(詭笑道)此桃過了十六,便吃不到口。三弟任取無妨。
    (王謹見他說時目射凶光,臉帶獰笑,越知凶謀將發。
    (便取了三個,假裝揣向懷中,手才垂下,那桃便被人接去。
    (朱人虎正勸趙霖用桃,也未看破。
    (趙霖見桃香甚濃,沾牙即破,汁水直流,用口一吸,便剩了薄薄一層桃皮和一個極小的桃核,
    (滿是漿汁。
    (甘腴非常,芳騰齒頰,涼沁心脾。
    (正在誇好,人虎又遞過一個。
    (王謹三桃只被接去兩個,耳聽低語道)
旁 白:(李洪)你也嘗嘗,包你沒事。
    (王謹吃完,正同誇好。
    (朱人虎見二人把桃吃完,忽把面色一沉,冷笑道)
朱人虎:我朱人虎與月姑已成恩愛夫妻,為了她,雖背惡名,也所不計。今日設此別酒,朋友之情已然盡
    到。本來我想送你二人夜來入寨,無如姓王的對我生疑。這裏本是一層關口,我好意相待,既不
    領受,我也何必多事?
趙 霖:二弟何出此言?
朱人虎:麻神姑在此設壇,因你二人方才口出不遜,生了氣,已將神蠱放出。我自無力攔阻,你們神蠱附
    身,如非老山主想要當面問話,早已屍骨無存。
    (話未說完,隨聽一幼童口音接口笑罵道)
旁 白:(李洪)你這禽獸,少吹大氣。你到樓上看看去,不要害不了人,反害自己。
    (朱人虎聞言大怒,方在循聲查看,待施邪法,偏是不見人影。
    (趙霖、王謹二人也一個未倒,聞言已然離席而起。
    (王謹尚無表示,趙霖已氣得臉都變色,因聽隱形人發話,欲言又止。
    (朱人虎心正驚疑憤怒,忽聽樓內驚呼之聲,連忙趕去。
    (趙霖、王謹知道朱人虎果是天良喪盡,如非異人暗助,已為陰謀所害。
    (方在憤怒)
旁 白:(李洪)你二人還不快走!蜈蚣背尚有一險,但我不能前去,遇事小心,當無妨害。這裏事情,
    已攬在我的身上,與你們無干,慢慢走去,蜈蚣背還有一點耽擱,事完也差不多了。
趙 霖:遵命。道長大恩,感謝不盡。法號可能見示麼?
幼 童:(李洪)不要如此稱呼。此時想不起來,少時自知。最好不提,我還要收拾那妖婦呢。
    (說完不聽聲息
    (兩人剛走不遠,猛覺身後金霞一閃。
    (回顧樓窗內,連飛起好些條蜈蚣金蠶等毒蟲,都只二三尺長。
    (周身煙光環繞,目光如電,口噴毒煙。
    (本朝席前飛撲,吃那金霞迎頭一罩,全被裹住,只閃得兩閃,便聽吱吱喳喳的慘叫過處,紛紛
    (碎裂,再絞得一絞,便已無影無蹤。
    (末了一條蠶形惡蠱,在一片血光繞護之下,剛由窗中飛出。
    (一見大群惡蠱全數傷亡,似想縮頭逃回。
    (猛又瞥見幾絲奇亮如電的銀色光線比電還快,只一閃便朝那血光環繞的金蠶惡蠱由頭到尾穿過
    (,一陣極輕微的爆音響過,連身外血光一齊炸成粉碎。
    (金霞電掣飛上,裹住一絞,全數失蹤。
    (席上卻多出一條同樣金蠶,正似王謹前見由趙霖背上飛起的惡蠱,尚在蠕蠕亂動。
    (似想逃遁,卻被人暗中制住,不住掙扎,無法脫身。
    (同時又見朱人虎同了月姑由樓內飛出,神色張惶,同朝席前撲去,似想救那金蠶。
    (月姑晃動妖叉,發出大股血焰。
    (朱人虎手持一刀,刀尖上也有火花向前激射。
    (二人剛一現身,便聽隱形人喝道)
旁 白:(李洪)你兩個狗男女,罪惡太多,須受慘報,便宜你們多活半日。此是我路見不平,與別人無
    干。再不知趣,當下叫你們報應。
    (話未說完,席上金蠶忽然飛起。
    (月姑、朱人虎好似恨極敵人,只顧各用刀、叉朝那發聲之處殺去,沒想到刀、叉剛飛出手,金
    (蠶倏地飛了上來,兩下都是猛急異常。
    (月姑見狀大驚,想要收勢,那金蠶已被刀、叉砍中,斷為三段。
    (隨聽樓內老婦慘嚎了一聲。
    (幼童話也說完,哈哈大笑,晃眼笑聲便到了天空。
    (月姑見金蠶一死,好似闖了大禍,急得雙腳亂跳,狀類瘋狂。
    (側顧趙霖、王謹二人已然上路,手朝朱人虎一揮,一聲長嘯,立有好些猛獸吼嘯之聲遠近相應
    (,隨即口中咒罵,待要飛步追去。
    (朱人虎滿面惶急,已往樓中飛去。)
旁 白:(空中李洪喝道)大膽山女,真不怕報應麼?有本事,今夜逃得活命,日後到點蒼山天蒙禪師那
    裏尋我李洪去。
    (話未說完,下面三段蠶屍忽然炸成粉碎,血肉紛飛,齊朝月姑身上飛去。
    (月姑驟不及防,敵人法力又高,便打得滿頭滿身都是,全部深透入內。
    (一個花容月貌,粉滴酥搓的山女,鬧得血肉狼藉,簡直成了一個血人。
    (這還不說,金蠶奇毒,再加上仙法禁制,不是粘在肉上,而是深透皮裏。
    (山女只覺奇痛麻癢,比千萬把刀紮在身上還要難受,性又好潔愛美,如何能耐。)
月 姑:情哥哥快來!
    (當時落下,急得回手亂抓亂跳,口中狂喊,狼狽已極。)
    
    
4**時間:稍後 地點:山峰
    (趙霖、王謹二人順著山路緩步前行,走出三數里,將那一帶美景走完,山勢越高。
    (途中時遇男女山人往來,見了二人全都不理。
    (回顧下面,正有不少猛獸朝先前花林中趕去。
    (月姑、朱人虎連那獸群,多被高林擋住,看不見有什麼舉動,也未見人追來。)
    
    
5**時間:稍後 地點:平地
    (最後行到一處,乃是半山上一片平地,大約畝許。
    (當中立著一個玉石牌坊,上有「神鬼之門」四字。
    (左右兩條上山道路,宛如倒寫的人字。
    (兩邊路口,均有身材高大、手持長矛、背插梭鏢弓矢的壯漢把守。
    (趙霖、王謹二人知道拜山的人應往右走,便不去理他,往右走去。
    (守路山人見未走錯,也未答話攔阻。
    (那山路斜行向上,並不甚長,只有半里多路。
    (到了盡頭,忽現一洞,往裏一看,乃是一條天然洞徑,高只數尺,有的地方人須俯身而過,便
    (走了進去。)
    
    
6**時間:稍後 地點:石洞
    (趙霖、王謹行約二十丈,地勢漸低,再走不遠,越發下溜。
    (出口一看,眼前忽現奇景。
    (原來當地本是一座山腹,以前經過極猛烈的地震,前半山形完好未變。
    (由入口起,到處崩裂,成了一條高下曲折,直往下溜的洞徑。
    (出口一帶山腹,一直崩裂到頂,現出大片溝壑,方圓不下二三十里。
    (到處都是奇石怪峰,倒懸森列。
    (腳底山石錯落,崎嶇難行,絕少平處。
    (兩旁多是深溝大壑,加上許多大小深坑。
    (時有黑煙白氣,噴泉地火,往上湧起,奇臭難聞。
    (稍不留意,立墜其中。
    (地下裂縫縱橫,宛如蛛網,最寬的裂縫有兩三丈以上,下臨無地,深不可測。
    (那些怪石,有的朵雲滯空,平地拔起;
    (有的宛如巨靈當道,向人飛撲;有的又似刀山劍樹,杈丫林立。
    (必須由這亂石叢中,縱躍飛越過去。
    (前半形勢已是奇險,等往前走了一段,地勢越來越低,石形也越奇醜。
    (走著走著,遙望前面,隱有彩煙浮動,色甚鮮豔。
    (二人久居南疆,方疑那是毒風惡瘴,彩煙已散。
    (遙望前途,好似直臥著一條長大的蓑衣蟲,竟有十多丈長短。
    (定睛一看,乃是橫跨絕壑之上的一條紅石樑,遠望相連,實是一排接一排的怪石。
    (長長短短,似斷還連,直達對岸。
    (中斷之處甚多,石形甚奇,又是黑紅相間。
    (乍看彷彿一條百足怪蟲,橫臥兩崖之上。
    (二人知已到了蜈蚣背難關,想起龍鐵子、巧姑、李洪前後所說的話,不由生出戒心。
    (老遠停住,仔細觀察,除先見彩煙好似瘴氣而外,別無異狀,也未見有敵人。)
    
    
7**時間:接上 地點:娛蚣背
    (王謹向較趙霖心細,上來便看出那彩煙收得太快,知道各種毒瘴多是一片彩雲,停滯在那污濕
    (之地,怎會說收就收。
    (離蜈蚣背只三四丈遠近,看出下面兩旁均是無底深壑,黑暗沉冥,什麼也看不見。
    (王謹因記龍鐵子來時之言,忽然想到所贈茶葉。
    (剛取出來含在口內,想告趙霖留意,話還沒有說幾句,壑底忽然吹來一陣香風,聞去好似極濃
    (郁的蘭桂香味。
    (王謹只覺香氣奇怪,微微有點頭暈。
    (趙霖也把茶葉取出,還未入口,猛覺異香入腦,人便當時暈倒。
    (王謹忽然醒悟,此是極猛烈的瘴毒,暗道)
王 謹:不好!
    (剛把趙霖手中茶葉搶過,急匆匆塞向他的口內,人已面如金紙,知覺全失。
    (王謹耳聽「格格」怪笑,對面山坡上現出一個身材矮胖,紅衣赤足的年老男妖巫,手持一個葫
    (蘆,往外一甩,一股粉紅色彩煙立時激射而起,朝空飛去。
    (同時兩旁溝壑中的黑氣,也蓬蓬勃勃潮湧上來。
    (王謹見勢不佳,知道危急萬分,不再顧忌。
    (剛把玉塊取出,意欲將身護住,再打主意抵禦。
    (忽聽空中兩聲鳥鳴,一團黃影和一片碧雲電馳飛來,正是前見巧姑所養青鸞、靈鶴。
    (巧姑坐在靈鶴背上,滿臉都是驚惶之容,晃眼飛到。
    (這時彩煙已把蜈蚣背前半天空佈滿,快要展布過來,壑中黑煙也將湧到二人面前,來勢神速異
    (常。
    (巧姑一到,口中疾呼)
巧 姑:秋端公慢放百花瘴,要殺殺我。
    (隨喊)快把情哥哥抱上鸞背,隨我逃走。
    (青鸞已早飛下,揚爪便抱。
    (王謹正在張惶四顧,一見趙霖被青鸞強抱了去,知道山女心癡情熱,決無惡意。
    (又見趙霖昏迷不醒,心中愁急,不暇再照預計,忙喝)
王 謹:且慢!
    (立時飛身縱上鸞背,伸手想將趙霖拉起。
    (青鸞已往斜刺裏衝去,上空煙網也快佈滿,只剩兩三丈空隙。
    (巧姑見人救走,妖人邪法未收,不禁激怒,喝道)
巧 姑:秋端公,你受我姊姊蠱惑,想和我為難麼?我已得山主允許,與情郎見上一面,到時赴會,他已
    過火,未背山規。
    (話畢,將手一按鶴頭,那形似蝙蝠的靈鶴張口噴出一股紫色煙光,立將彩煙黑氣沖蕩開去。
    (巧姑隨即騎鶴斷後,側飛而起。
    (耳聽妖巫怒吼連聲,人卻不見追來。
    (王謹在鸞背上回顧,見妖巫仍坐原處未動,只由手上飛出一道梭形黃光,眼看追上。
    (吃巧姑回手一揚,一團茶杯大的寒光朝下打去。
    (兩下裏迎個正著,寒光忽然爆炸,銀雨橫飛,將黃光炸成粉碎,同時消滅。
    (耳聽下面厲聲咒罵,巧姑也未回顧,飛到青鸞腳下,一把將趙霖抱過,摟在懷中。
    (始而玉容失色,滿面悲惶,雙淚交流,臉偎臉剛哭喊得一聲)
巧 姑:情哥哥,怎不聽話?
    (忽然面現喜色,抱緊趙霖,不住親熱,口中疾喊)
    王三弟不要多疑,我拼百死,才蒙山主答應與他見上一面。如今死活都在一處,只要他醒來對我
    說兩句好話,為他粉身碎骨也甘心了。
    (坐下青鸞更知人意,緊傍靈鶴飛行,相去咫尺。)
王 謹:大嫂多情,我大哥對你已早心許,不是不愛,只因向道心誠,恐你情熱太甚,有誤仙業。如能夫
    妻同修,我想他定必心願,放心好了。
    (巧姑好似喜出望外,答道)
巧 姑:你叫我大嫂,我真喜歡。他真的願意要我麼?可惜晚了。就你說這幾句話,只要是真,我死一百
    回,也心滿意足了。
    
    
8**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王謹見二鳥似往山外飛走,飛行迅速,已離玉龍山境。
    (俯視山口竹樓平臺,公孫師徒仍在對坐飲茶,和來時所見一樣,方想起那茶葉奇怪。
    (耳聽群鳥歡嘯,聲如潮湧,隨見無數奇形怪狀的大小猛禽靈鳥紛紛飛起,青鸞靈鶴同聲長嘯相
    (應。
    (鳥群也飛迎上來,連同三人二鳥,一齊往下面山凹中飛去,晃眼到地。)
    
    
9**時間:接上 地點:寨內
    (巧姑首抱趙霖縱下,王謹連忙飛過一看,面色漸復原狀,似將回醒,心中略放。
    (當地乃是一座極大的山寨,寨前聚著不少山女,見了人來,紛紛迎上。
    (巧姑把手一揮,群鳥立時四下分散,覓地棲息。
    (只一鸞一鶴,盤空不下,似在瞭望。)
    
    
10**時間:接上 地點:洞內
    (巧姑仍抱趙霖,匆匆隨兩山女同去洞內,將人放在上鋪獸皮的大石榻上。
    (忙要水來,親口含了,嘴對嘴哺向趙霖口內。
    (又把身旁丹藥取了兩粒,緊抱趙霖,用口哺入。
    (趙霖先中瘴毒,因含仙茶,毒已漸解,人早回醒。
    (只是暫時不能言動,心中明白。
    (見巧姑那等真誠熱烈,悲喜交集之狀,又把他緊緊偎抱,水和靈丹都用櫻口哺喂。
    (人既美豔,情義又深,似此檀口相親,雞舌頻渡,玉軟香溫,著體欲融,便是鐵石心腸,也自
    (心動,況又受她救命之恩。
    (趙霖始而還想強制情感,後見巧姑百計溫存,相親相愛,嬌呼情郎,熱烈之至,再也按捺不住
    (。
    (只是平日把話說滿,又王謹在旁,不便驟然改口。
    (巧姑見情人,久未復原,雖然認得口中所含香茶來歷,關心過甚,仍是惶急。
    (又含了一粒丹藥,抱住趙霖,用舌尖哺喂。
    (巧姑知他生出情愛,喜出望外,料定神志回復,就快復原。
    (自己還有許多話說,惟恐漢人臉嫩,當著好友,不肯傾吐情悻。
    (再一想到情人雖被感動,但是當夜亥子之交便到生死關頭,並還凶多吉少。
    (喜極之下,一回想到死時慘狀,不禁傷心流淚,悲聲嗚咽起來。
    (趙霖見她愁容初斂,玉頰春生,方覺此女以前不曾細看。
    (這時一見,果是天生麗質,美麗絕倫。
    (忽又見她轉喜為悲,哀泣起來,由不得心生憐愛。
    (恰好人漸復原,四肢已能轉動,忍不住將身一側,回手抱定,低喚)
趙 霖:好妹妹,莫傷心,我實愛你。
    (巧姑本來哭得傷心,一見情人對她憐愛,立時縱體入懷,緊緊偎抱,任憑親熱撫摸,一言不發
    (。
    (半晌方始含悲帶喜,哽咽說道)
巧 姑:我得有今日,死也瞑目,只是生來苦命,好容易盼得哥哥回心轉意,偏遇大難當前,好景不長,
    眼看今晚便是凶多吉少。我又知你英雄好漢,雖然憐我癡情,決不肯對山主屈服,怎不教人傷心
    呀!
趙 霖:你說那七重圍子,我已過了六重,法寶飛劍一件未用,偶然疏忽,方始中毒倒地。我又請有幾位
    仙師相助,你怎說得那等厲害,彷彿非死不可?
    (巧姑聞言,驚喜拭淚,問道)
巧 姑:你所約各位仙師,可有青衫老人在內麼?
趙 霖:老人現正閉關,不會來此。
    (巧姑似頗失望,重又愁急道)
巧 姑:你哪知我爹爹的厲害呢,今夜只青衫老人來了能佔上風,別位仙師就難說了。但我也不願外人傷
    我爹爹,為此萬般無奈,以死殉情。就你能脫危險,我也只有一日夜的活命。你看我著急傷心,
    是為我麼?
    (趙霖聞言,大驚問故。)
巧 姑:我如非拼捨性命,爹爹怎能許我見你,並和他所約來的妖巫秋端公為敵?不問你今夜吉凶安危,
    至多明日中午,我便活不成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