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說書人之言化為影像)
    朱人虎剛嚇得面無人色,已看出那就是山女的青鸞,不由得緊緊抓住翎毛,一顆心撲通跳個不停
    。
    不消片刻,便見前面一座大山高矗天半,上有不少樓臺殿閣,良田美池。
    男女山人何止千數,連同無數山人所居竹樓洞窟,參差位列於半山之間。
    晃眼之間,青鸞飛向近頂大片平崖之上。
    剛一降下,便見月姑姊妹帶了幾個山女,由一座高樓中飛迎出來。
    落處本是山女所居的一所花園,山女愛花,寨主又喜營建,二女平日染有父風。
    再加常去點蒼山,見女仙陳淑均仙府景物清麗,再一模仿,風景已是好極。
    寨主子女姬妾雖多,因二女美慧出群,各拜異人為師,學會好些法術,並還收養了不少奇禽怪獸
    ,大長自己威風。
    山主格外鍾愛,特意將這所花園賜與二女同居,以便馴養禽獸蟲蟒之類。
    又行法助其興建,父女合力,把當地點綴成了一片仙山樓閣,到處雲樓飛閣,花樹森列,美不勝
    收。
    那樓共是上下五大間,平地突起,前有平湖,後倚叢山,左立翠峰,右列疏林。
    相隔均遠,四外滿植奇花。
    樓前大片平地,原備平日調養靈禽異獸,訓練毒蟲惡蟒之用。
    巧姑頗喜文墨,因有一隻青鸞最是靈異,便取名呼鸞樓。
    樓為巧姑別運匠心所建,因和月姑同母,以前姊妹情厚,原是同居樓內。
    巧姑已先有靈鳥報信,知人虎必被擒回,為博乃姊歡心,又知人虎必從,便和月姑說。
巧 姑:你二人如能成婚,我便遷往別處,將樓讓你。
旁 白:(說書人)月姑見她說時淚流滿面,知道趙霖不肯要她,而自己卻與情人成了夫妻。
    相形之下,未免傷心,見狀也頗感動,再四溫言勸解。
    巧姑乘機正拿話為自己先留異日地步,人虎已騎青鸞飛來。
    月姑自是心花怒放,飛迎出去。
    山女情真心直,不知做作矜持,月姑一見就把人虎一把抱住。
    一面親熱,一面媚笑,嬌問。
月 姑:情哥哥,你肯要我麼?
旁 白:(說書人)人虎本就好色怕死,回家後難耐枯寂。
    再見山女貌比花嬌,柔肌勝雪。
    又當天暖之時,裝束半裸,原易動人,暖玉溫香,忽然入抱。
    明眸送媚,吐氣如蘭,何況又是心愛的人對他這等遷就。
    摟抱之間,不禁心神陶醉,色情大動。
    人虎不僅沒有絲毫推辭,反而回手緊抱,乘機獻媚。
朱人虎:此次私自出山,便為尋你而來。
旁 白:(說書人)邊說邊和月姑親熱,一個丁香頻吐,玉靨生春;一個輕憐蜜愛,著意溫存。
    都是色情奔放,心魄交融,恨不得把兩個身子並成一體,才稱心如意。
    巧姑見了這等惡形醜態,對於人虎既更鄙薄,又想到趙郎絕情。
    即使不忘這薄命人,但他仙凡天各一方,偶垂憐念,決難比於同游鴛鴦。
    相形之下,已是難堪,何況明年中秋,便是他的生死關頭。
    父親法力高強,黨羽眾多,來了十有九死。
    巧姑想到這裏,方覺心如刀紮,酸痛萬分。
巧 姑:(自忖)我已心許情人,百死不二,他如身死,我活在世上有何生趣?到時本著全力,捨身相救
    ,好了便罷,如有不測,我便同死。不能作那雙棲鶼鰈,也作同命鴛鴦;今生無福,再結來生。
    也比獨活孤棲,要強得多。
    (巧姑想到得意處,反倒高興起來。
    (月姑只顧和情人摟抱纏綿,也忘了別的。
    (後來發現妹子時悲時喜,神態失常,知受刺激。
    (月姑性雖兇狠,這時未受朱人虎蠱惑,尚有骨肉之情。
    (又以巧姑助她成功,本身婚姻卻無望,情人還有性命之憂,心中不忍,方想開口。
    (朱人虎雖恨極巧姑,因對方是姊妹,還不敢當時進讒。
    (只乘機試探,悄聲說道)
朱人虎:好心肝,鬆手吧,你妹子有氣呢。
    (月姑還未及答,巧姑早看出朱人虎不時偷覷自己,知他不懷好意,早晚是個禍害。
    (巧姑挺身近前,抗聲說道)
巧 姑:姊姊,祝你二人同生同死!但你須守前言明誓,天神在上,對我這薄命苦心妹兒,不可再存惡意
    呢。
    (月姑見她面容悲憤,聲調激昂,忙喊)
月 姑:妹兒,我姊妹從小長大,一向親熱。又蒙你助我成功,將樓讓我,怎會對你有什惡意?
    (巧姑朝朱人虎看了一眼,冷笑答道)
巧 姑:姊姊,只要他不背叛姊姊,忘情負義,我決不動他一根毛髮。好在你已折箭為誓,彼此憑心便了
    。
    (說完,轉身便走。
    (月姑聞言,方想喚她回來,吃朱人虎一把抱緊,口喚)
朱人虎:心肝,我還有好多話說呢。
    
    
2**時間:接上 地點:寨樓中
旁 白:(說書人)月姑貪戀新歡,便和人虎去往樓中,安頓之後,自向寨主稟告。
    老人早想二人成婚,又聽月姑說人虎本來愛她,因受趙、王二人阻止,不敢答應。
    如今私自來投,情願入贅,永不回家。
    寨主聞言大喜,再把人虎喚去一看,人品武功全好,越發高興。
    當時傳令,定日寨舞。
    遠近邊寨酋長得信,齊來赴會。
    行完儀式,便即成婚。
    人虎貪戀美色,如魚得水,寨主又引介一位妖師。
    人虎既有美色可餐,又有法術可習。
    這時早已把柳湖妻子忘到腦後,樂得逍遙。
    
    
3**時間:日 地點:玉龍山
    (趙霖哪裡知道,一算日期,離中秋約會還有數日。
    (兩人不急不徐,安步當車,向玉龍山走去。
    (才走了一天,在途中突聞破空之聲,一道青光迎面飛來。
    (二人正自驚惶,青光落處,現出平旋。)
趙 霖:(王瑾同)師姊。
    (平旋神色匆匆,急道)
平 旋:你們可知柳湖大難臨頭了?師父叫我來找你們回去。
    (  第二十八回 苦志戀檀郎 月明有恨傳青鳥  癡情憐倩女 劍遁如虹上玉山)
趙 霖:(大驚道)什麼大難?
平 旋:快走,路上再告訴你。
    (說罷,三人急駕遁光而起。)
    
    
4**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平 旋:知道勿惡是誰吧?
趙 霖:是魯師弟的哥哥嗎?
平 旋:是的,他與妖人勾結,打算到柳湖大肆殺戳,攝取魂魄以煉妖法。
    
    
5**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平旋之言化為影像)
    原來魯孝之母魯瑾前生原係散仙,因有夙緣,與百禽道人之異獸門徒有染。
    及經轉世後,夢該異獸而孕,生有二子,勿惡為魯孝之兄。
    出生時百禽道人公冶黃到來,賜了兩枚金靈蕷。
    道人並謂初出生的大兒,乃是惡質,生性偏激,易淪於左道。
    為了警戒於未來,特命名勿惡。
    次兒稟性純孝,故名一個孝字。
    兩兒因金靈蕷之功效,成長甚速,一滿周歲,便如十五六歲常童,此後卻不再長。
    二子生具伏獸之能,身輕力健,又都孝母。
    日子一久,魯瑾便將百禽道人的話忘得乾乾淨淨。
    及至二兒長到十餘歲,先是魯孝拜在陶泗門下,魯瑾則遇到前師睡尼潘度,家中留下勿惡一人。
    勿惡不甘寂寞,私自出走,被白老翁收歸門下。
    這次為了趙王二人拜山之事,龍家寨主知道非同小可,特四出邀請幫手。
    白老翁便派了魯勿惡來應寨主約會,勿惡一到,就與朱人虎相遇,人虎口巧,又善恭維。
    勿惡覺著此人有趣,雙方甚是投機。
    山女原甚敏慧,月姑見勿惡對她目光不定,大有垂涎之意。
    恐其生出淫心,特意選了一個山女歡姑,配與為妻。
    歡姑貌甚美豔,但已有情人,迫於小主淫威,如若違命,自己與情人全家性命難保。
    莫奈何委屈忍受,本就恨在心裏。
    偏生山民情重,見愛人被迫嫁與妖人,心中恨極。
    表面強勸歡姑允諾,抱頭痛哭了半日別去。
    暗中藉故與家屬爭鬥,照著寨規脫去親族關係,還抽了一頓荊條。
    次日便帶毒刀、吹弩埋伏道旁,等勿惡走過,假說傷重求治。
    忽惡信以為真,剛用靈丹、邪法將傷醫好。
    山民突然發難,手口並用,連毒藥吹弩和手中毒刀一齊施為。
    勿惡枉有一身邪法,因見主人對他十分禮敬,萬沒想到有人行刺,驟不及防。
    毒刀雖是白砍,不曾受傷,那吹弩比繡花針還細,奇毒無比。
    吹筒含在口中朝外一噴,便是百十根作一蓬,暴雨也似向人頭面上射去。
    來勢既猛,相隔又近,山民死生早置度外,發得又狠又準。
    勿惡天生異稟,又煉了多年邪法,尋常暗器刀箭本不能傷。
    無如毒針太細,常人一經刺中毛孔,不出百步,必死無疑。
    如被射中雙目等容易見血之處,死得更快。
    勿惡百忙中覺出對方行刺,急切間施展妖法,知中箭毒,忙把氣血閉住。
    急切間不顧醫治,當時怒火上沖,急欲洩憤。
    不料山民抱著必死之志而來,一見仇人未倒,怒吼一聲,早已回刀自殺。
    方在恨上加恨,山女忽然亡命般跑來,抱著死屍大哭,欲以身殉。
    勿惡極愛歡姑,便用邪將歡姑制住,強迫就範。
    勿惡為煉邪法,要攝取多人生魂,便與月姑商議,擬去柳湖。
    月姑是求之不得,但為拜山之事,山人早已定下規矩,嚴禁事前有所騷擾。
    既是勿惡前往,可少好些顧忌,心中甚喜,連蛇獸也任其差遣。
    加上朱人虎自習妖法以來,天良雖然喪盡,但仍常為柳湖的家人親友煩惱。
    於是,在月姑慫恿下,勿惡便率了蛇獸,和一干玉龍山人,浩浩蕩蕩,向柳湖進發。
    平旋本來不知此事,因在衡山算計前與趙、王二人約期將近,正在盼望,女仙凌雪鴻忽然飛來。
    和金姥姥密談了一陣,便喚平旋進去,指示機宜,告以前事,令即起身。
    金姥姥並說勿惡之母醜仙人魯瑾,曾向嵩山二老及凌、金二女仙再三求告。
    說乃子雖然陷身邪教,並非無可挽救,萬望憐念,看她薄面,到時饒其一命。
    平旋領了師示和所傳法寶、靈符飛來,中途遇見青衫老人之子李洪同洪璟、阮徵。
    李洪說起忽惡已經動身,玉龍山山人多會邪法,養有惡蠱。
    山女歡姑更是左近榴花寨主蔡姑婆的義女,為報深仇,假說恨極朱人虎,想看勿惡殺人,令帶同
    行,中途又說要往榴花寨訪一姊妹。
    勿惡惟恐不得她的歡心,特別陪她前往。
    為此耽延了半日,不然此時已然到達。
    
    
6**時間:接上 地點:柳湖
    (說畢,三人已抵柳湖,先尋一僻靜處落下,趕回村中,將情況向村中長老略事稟報。
    (長老們驚恐萬分,不知如何是好。)
平 旋:無礙,我雖未必是他對手,但有師傳法寶、靈符在此。不過除他也難,除非另有機緣,否則只能
    將他驚走了事。
趙 霖:這玉鉤連前古奇珍,不知有用否?
平 旋:(喜道)我聽師父說,這是古仙人壺公遺留的前古奇珍。有此至寶,便我不來,也無敗理。
趙 霖:來時奉師密令,非將玉龍山圍子衝破,玉鉤連不可妄用。
平 旋:即使此寶不用,也能應付。只由我和二位師兄應敵,免有誤傷。
    (正在說時,遙聞空中傳來異聲,但是聽去極遠。)
平 旋:(驚道)這廝來了,我三人最好迎頭趕去,免得不知邪法底細,致令村人多受虛驚。
    (三人隨同飛去。)
    
    
7**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在空中,平旋揚手便是一片金霞,罩在柳湖上空,一閃不見。)
平 旋:家師靈符已將全湖護住,縱令邪法厲害,也難作怪了。
    (柳湖三面叢山,一面森林。
    (異聲本由水洞危崖那面飛來,金霞隱現極快,離地又低,被山擋住。
    (估量敵人決看不見,便同迎上前去。
    (飛到危崖上空,方覺敵人破空之聲已早聽出,如何還不見到?
    (當晚雖近中秋,因值天陰,暗雲密佈,星月無光。
    (大地上黑沉沉靜蕩蕩的,稍微隔遠便難發現。
    (細聽破空之聲,是在大鵬頂那一面,不知何故中途停住。
    (時起時輟,但又不見飛來,心中奇怪。
    (定睛一看,原來遠遠有一道灰白色的妖光和一道青光糾纏不捨。
    (白光一飛,青光便飛上前攔阻;白光回鬥,青光又復逃去;白光前飛,青光又再追攔。
    (似這樣追逐糾纏了好幾次,漸追漸近。
    (霧氣甚濃,看不甚真。
    (方想這兩道遁光一邪一正,何事糾纏?又非真鬥。
    (正指點觀察,待要迎上,白光忽然大盛,光中又飛起大片碧螢星雨。
    (青光似出不意,兩下裏才一接觸,忽聽厲嘯一聲,青光立似隕星下瀉,往側飛墜。
    (白光正指碧螢追去,同時又飛起一道斧形寶光,往下急降。
    (斜刺裏忽冒起大蓬紫焰,將那斧光、碧螢一齊托住,青光也便落地。)
趙 霖:魯孝!
王 謹:那紫焰乃神吼姑茫所噴內丹。
    (不由激動義憤,忙縱遁光,飛身趕去。)
    
    
8**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相隔不遠,晃眼飛到,臨近一看,魯孝已然中邪,受傷下落。
    (魯勿惡見寶斧、妖光為神獸內丹所阻,又將壺公洞所得兩柄神戈飛起。
    (避開正面,由左右兩側往下追殺,口中厲聲怒罵,要將人獸一齊殺死。
    (趙霖、王謹見魯孝身處危境,二人為友情急,也沒招呼平旋,急縱遁光飛去。
    (魯勿惡見有敵人,揚手一指,兩柄神戈先自飛起,將二人劍光敵住。
    (緊跟著,又是一片挾有好些惡鬼影子的碧光朝二人撲去。
    (還未近身,二入便覺陰風透骨,頭腦昏昏。
    (如非身帶玉玦,隨著心念一動,各飛起一片銀光將身護住,幾乎暈倒。
    (二人不禁大驚,情急之下,頓忘師誡,各把玉鉤連化成兩彎亮若銀電的交尾精虹飛將出去。
    (迎著妖光鬼影一絞,便聽一片慘嗥鬼嘯之聲。
    (魯勿惡見狀,忙即回收,已被絞滅一半。
    (平旋也已飛到,將手一揚,一聲驚天價大震,數十百丈金光雷火直朝勿惡打去。
    (緊跟著又放出一枝金箭,夾著霹靂之聲,朝前飛射。
    (魯勿惡神戈本非玉鉤連之敵,再見來勢如此猛惡,幾面夾攻,又吃神雷將護身妖光震散,如非
    (飛遁神速,不死必受重傷。
    (急切間摸不準敵人深淺,又為平旋太乙神雷先聲所奪,知非對手,不敢戀戰。
    (急得怒吼一聲,收轉法寶妖光,只一閃,便隱遁飛去)
平 旋:無知妖孽,如不看你母親情面,今日早教你形神皆滅。如敢犯我柳湖一草一木,休想活命!
魯勿惡:(怒吼道)那玉鉤連應是我的,現被你們偷來。趁早還我便罷,否則休看你們厲害,早晚踏平柳
    湖,雞犬不留!
平 旋:二位師兄,理他做什?此時除他雖極容易,已然答應他娘,只好放過。除非他再三纏繞,自去送
    死,那也無法。我們先救人吧。
    
    
9**時間:接上 地點:地面
    (三人到地一看,魯孝通身冷戰,人已昏迷不醒。
    (姑茫正將內丹化作一股紫焰,罩向魯孝頭上。)
趙 霖:可有救法?
平 旋:此是邪法寒毒之氣。總算道基堅固,元神未被攝走。又有神獸拼耗丹元,捨命相救,才得保命。
    (魯孝見了三人,張口便問)
魯 孝:我哥哥呢?
趙 霖:此非人類,已逃走了,你還問他做什?
魯 孝:我也知他不好,但他若死,娘會傷心。但盼他能回頭才好。
    (平旋忙將身帶靈丹取出與他服下。
    (趙霖、王謹二人因他災難已驗,再往柳湖便無妨礙,便將魯孝扶上獸背。
    (二人隨請平旋坐向獸頸,一同騎上,往柳湖飛回。)
    
    
10**時間:先前 地點:大鵬頂
    (魯孝在大鵬頂左近擇一山頂守候,見前面亂山中有一山人部落。
    (後見山凹中有不少桃樹,結實肥大,欲往採吃。
    (剛採了十幾個,忽聽崖後有山女說話,竟提到勿惡的名字,心中一動。
    (同時兩山女由崖後轉來,內中一個正是勿惡強逼成婚的山女歡姑,同了榴花寨主的愛女金娘,
    (正在邊走邊哭,訴說心事。)
金 娘:勿惡神通廣大,他準備夜入柳湖,去殺人虎妻子。
歡 姑:快教我殺他之法,趁他害人之前,先殺了他!
金 娘:這蠱只須在飲食內稍下分厘,任他真個仙人,也無生理。但是事須縝密,不可累我。
    (歡姑應諾,辭色甚是悲壯。
    (忽聽「格格」怪笑,甚是耳熟。
    (一片彩煙飛動中,魯勿惡倏地現身,只一照面,揚手一片碧光鬼影,便將金娘罩住。
    (歡姑知道事泄,哭喊)
歡 姑:要殺殺我,與她何干?
魯勿惡:(獰笑道)你是我的心肝美人,想死如何能夠?等我快活夠了之後,你就想活,也辦不到。此女
    助你害我,焉能活命?快快將那妖蠱獻出,少受好些活罪。
    (說時,金娘已被碧光中的惡鬼緊附身上,制得花容慘變,痛苦非常,悲號之聲,慘不忍聞。
    (魯孝實在看不下去,但知乃兄惡性,盛怒之下,出去勸說,必不肯聽,徒傷感情,正在進退兩
    (難。
    (歡姑急怒交加,滿臉悲憤,口喝一聲)
歡 姑:我與你這妖賊拼了!
    (隨說,揚手飛起一條兩尺來長形似蜈蚣的紅影,朝魯勿惡飛去。
    (魯勿惡揚手一道碧光,先將蜈蚣罩住。)
魯勿惡:(獰笑道)這類惡蟲,豈能害我?我先不殺它,等到事完,再用此蠱嚼吃這山女與你看。
    (魯勿惡話言未了,叭的一聲,臉上早中了一巴掌,當時打跌老遠。)
朱 梅:該死畜生!如此凶淫,今日遇見我夫妻,休想活命。
    (人影一晃,現出一個身材矮小,年約五十的黃衣老頭和一道裝美婦。
    (剛一現身,少婦揚手飛起一片金霞,照向山女身上,邪法立解。)
    (魯勿惡冷不防吃了這一掌,打得半邊臉腫起老高,兩太陽穴直冒金星,空有一身邪法,並無用
    (處。
    (又見來人神態和常人差不許多,也不想想,自己生具異稟,身堅似鐵,豈是常人所能打跌?暴
    (怒之下,哪知利害輕重,厲吼一聲,由地縱起,將手一指,先是幾道灰白色的妖光朝老頭、少
    (婦飛去。
    (少婦方要伸手,老頭嘴皮微動,便即停住。
    (二人被妖光圍住,但是言笑自若,若無其事。
    (魯勿惡見所發飛刀無功,反更暴怒,又將大片碧光放起,中現好些惡鬼影子,飛舞上前。)
朱 梅:(哈哈笑道)你這不孝畜生,累得你娘為你耽誤仙業,還敢在我夫妻面前放肆行兇。休說你這小
    妖孽,便你妖師白老翁,遇上我也休想活命。
    (說時,煙光中惡鬼本是伸爪前撲,神態獰惡已極,整個山凹已全在碧光籠罩之下。
    (老頭也未用什麼法寶、飛劍抵禦,始終不加理會。
    (魯勿惡方覺敵人不是庸手,神情可疑。
    (又聽口氣不妙,正待收回,另施邪法,不料竟收不回來,心中驚疑。
    (定睛一看,那些惡鬼乍看似在飛舞抓撲,實則是在奮力掙扎。
    (好似暗中被人禁住,不能脫身神氣,才知厲害。
    (於是奮力回收,想將飛叉放出,還未出手。)
凌雪鴻:這類妖孽,容他不得。我還要回開元寺,早些打發了吧。
    (老頭話也說完,袍袖微展,先是一線奇亮如電的金光,由碧光中激射而出。
    (晃眼展布,化為一片金霞,反照下來,將碧光鬼影一齊兜住,勢子比電還疾。
    (魯勿惡看出那是太清玄門有無形劍氣,方才膽寒。
    (少婦將手微揚,霹靂一聲,數十百丈金光雷火隨手暴發,外層金霞再往裏一收。
    (只聽鬼嘯慘號之聲,所有妖光鬼影全數消滅,無影無蹤。
    (魯勿惡心膽皆裂,哪裡還敢戀戰,一縱妖光,便想逃遁。
    (剛一飛起,眼前人影一晃,面上又中了一掌,打落下來。
    (一看又是那矮老頭,慌不迭又往側面飛逃。
    (仍是原樣,身剛離地,老頭便在面前現身,又吃了一掌重的。
    (似這樣,無論逃向何方,都是如此,一任邪法高強,飛遁神速,均無效用,到處被老頭擋住,
    (每打必中,決躲不脫。
    (一會便被打得昏頭轉向,耳鳴心跳,周身痛楚,空自急怒交加,無計可施,但又不甘屈服。)
    
凌雪鴻:(喝道)我凌雪鴻,向來不容惡人在我手下漏網。似你這等不孝不悌的忤逆之子,更是神人共憤
    ,罪不容誅!如不念在你娘再三向我苦求,早已形神俱滅。既是如此淫凶強傲,情理難容。
    (隨說,將手一揚,一道金紅色的刀光剛朝空飛起。
    (忽聽叭叭連響,面前人影一閃,又多出了一個瘦矮老頭,才一出現,也未和人說話,便打了勿
    (惡幾個大嘴巴。
    (魯勿惡因為逃便挨打,除卻聽人擺佈,毫無辦法。
    (又見飛刀神異,飛舞半空,把崖凹一帶山石林木全映成了金紅顏色。
    (光影閃變,瑞彩騰輝,精光射目,不可逼視。
    (身子已在刀光籠罩之下,知是佛門煉魔之寶,往下一落,形神皆滅。
    (儘管天性兇橫,當此危機一髮之間,也不由膽落魂飛,震驚失措。
    (魯勿惡正待開口喊饒命,忽見兄弟魯孝突由斜刺裏趕來,往敵人身前撲地拜倒。
    (未及開口,矮老頭已將飛刀止住,不令下落,跟著說笑起來。
    (心正尋思,那矮老頭又揚手打來,看去瘦小,打也更重。
    (料與敵人一路,先前吃過大虧,強敵尚在對面,不敢還手。
    (躲又躲不了,負痛情急,正在亂跳亂吼。
    (魯孝忽然縱身趕來,搶在前面,朝老頭跪下,大聲疾喊)
魯 孝:老仙長,可是嵩山朱真人麼?求看家母薄面,饒了弟子的哥哥吧。
    (剛跪在地,未及求說,朱梅忽然現身,下手特重。
    (打得乃兄滿地滾跳疾喊,宛如籠中之鼠,任人凌虐,狼狽已極。
    (魯孝實在心痛,忙又翻身搶向前去,求告討饒。
    (哪知朱梅性情更怪,正打得起勁,忽見魯孝跪求,便用腳亂踢。
    (魯孝被他連踢了幾下,雖覺疼痛異常,因見朱梅腳踢自己,並未停手,依然把勿惡打個不休。
    (而且不知怎的,勿惡老在他的面前,不知逃避,竟疼得慘叫起來。
    (心更不忍,一時情急無計,便縱身朝勿惡撲去,一把抱住,大聲哭喊)
魯 孝:這二位仙長,許是嵩山白、朱二仙,哥哥你快認錯,改邪歸正吧。
    (一面不住哀求)仙長饒我哥哥,弟子情願代他挨打。
    (朱梅直如未聞。
    (因勿惡被魯孝護住,朱梅便將二人一齊亂打。
    (魯孝早聽師父說過這兩人的神通,一味忍痛,哭喊不休,福至心靈,竟未倔強。
    (朱梅打法甚是巧妙,一任魯孝攔擋維護,抽空便給勿惡一下重的。
    (有兩次,勿惡幾乎疼暈過去。
    (不多一會,魯孝也被打得周身疼痛,支援不住。
    (魯勿惡更不必說,後見兄弟為他挨打,不由激動天良,心想)
魯勿惡:逃決逃不掉,照此下去,定被打死,連兄弟也受重傷。
    (魯勿惡念頭一轉,打算假意降伏,試他一下。
    (忽見凌雪鴻走來,笑對朱梅道)
凌雪鴻:二弟,他兄弟並無過惡,你打得他遍體是傷,何苦來呢?
朱 梅:(怒道)大嫂,我最恨人和我裝矮子,有話好說,跪地做什?我未答應饒這畜生,他偏搶前維護
    。我打不成這孽種,只好拿他出氣了。
    (說時,白谷逸也已走過來,笑說)
白谷逸:朱矮子不講理,不能因為逆子該死,便傷好人。
朱 梅:(怒道)這類忤逆畜生,不打他一頓,惡氣難消。既這等說,我將他們分開,打個樣兒出來,與
    他見識見識。
    (隨說,把手一指,弟兄二人便已分開。
    (魯孝覺著前面似被什麼東西擋住,力大無窮,怎麼也衝不過去,空自著急,無計可施。
    (魯勿惡全仗魯孝擋護,少挨好些毒打。
    (及被法力分開,萬分驚惶之下,待往一旁閃避,身上又中了兩下。
    (痛徹心肺,再也禁受不住,翻身栽倒,伏地不起。
    (周身皮骨似均碎裂,方覺凶多吉少。
    (魯孝見兄重傷倒地,越發悲痛愁急,重又跪地哭求。)
魯 孝:(剛喊)仙長饒命!
    (朱梅忽捨勿惡,過來怒喝道)
朱 梅:你真想替他挨打麼?我就打你一頓,看是真假。
魯 孝:(忙答)弟子甘代受責,只求饒我哥哥。
    (朱梅已一腳把魯孝踢了個大筋斗。
    (緊跟著手腳齊用,連打帶踢。
    (魯孝和先前勿惡一樣,疼得滿地亂滾,覺著對方手腳中在身上比鐵還堅。
    (為示誠敬,出於心願,也不敢用仙法防身。
    (索性停嘴,連饒也不求,任憑毒打,一味咬牙忍受。
    (  第二十九回 三仙懲巨惡 手足情深  二俠拜蠻山 禽鳥恩重
    (魯勿惡驚魂乍定,見乃弟在敵人拳腳交加之下,滿地翻滾,周身泥污。
    (鼻青臉腫,頭上凸起好幾個大包,衣服也成粉碎,身上滿是青紫傷痕,越看越可憐。
    (魯勿惡想起兄弟連救自己幾次,雖不和自己一心,手足之情到底深厚。
    (從而激發天良,哭喊)
魯勿惡:三位仙長,我兄弟並未冒犯,饒了他吧。
    (人卻不敢過去。)
朱 梅:(冷笑道)你這孽種,也配說話?我不打他,打你可好?
    (魯勿惡不敢還言,又無勇氣應聲相代,心頗悲痛。
    (凌雪鴻好似看不過意,忽然搶前說道)
凌雪鴻:二弟,你氣已出,看我薄面,饒這可憐人吧。
白谷逸:李道友久未晤面,難得今日閒暇,何苦為這逆種慪氣,我們走吧。
    (朱梅方始停手,先朝勿惡怒喝道)
朱 梅:如非你弟拼命護你,今日休想活命!大大便宜了你。再敢倚仗邪法,欺害善良,犯我三人手內,
    連死後殘魂也休想逃脫。
    (隨對魯孝道)我素恨虛假,受不了自私自利的小人。你身為修道人,見你兄如此奸惡,怎能置
    身事外?他罪孽滔天,你母跟著受過!這筆帳該怎麼算?
    (說完,拉了白谷逸便要走去。)
凌雪鴻:(笑說)你們兩個先走,我還有點事,隨後就來。
白谷逸:此舉頗增後孽,還是不多事的好呢。
    (說罷,金霞一閃,二人不見。)
凌雪鴻:(隨取一丸靈丹)你且服下,服後即癒。
    (魯孝連忙跪謝,凌雪鴻已化一道金霞破空飛去。
    (魯孝側顧勿惡,委頓地上,好生憐惜。
    (不顧自身疼痛,一顛一拐,走將過去,將靈丹分成兩半,自吃半粒,想令勿惡同吃。
    (魯勿惡自覺慚愧,但又周身奇痛難忍,不得不受,把牙一咬,接丹服下。
    (山女早已逃走,越覺愧憤,正在暗打復仇主意。
    (魯孝見他周身鱗傷,服藥以後,隔了一會,似稍見好。
    (不時目射凶光,咬牙切齒,知其心中毒恨。)
魯 孝:娘久未見,師祖偏又不許上門,看想什方法,同見娘去。
魯勿惡:(怒答道)娘一出山,早晚尋我兄弟,你無須藉口設詞,我決不聽。多說廢話,我心有氣。
    (魯孝見他凶睛怒突,聲色皆厲,分明陷溺已深,萬難挽救。
    (心雖愁急,不敢勸說,淒然答道)
魯 孝:我是想娘太甚,巴不得能夠早見。哥哥不要多心,難得相遇,我們多玩一會如何?
    (說時,二人已行法把衣服整理清潔,傷痛也止。
    (魯勿惡見魯孝滿臉真誠,想起自己一味兇惡逞強,全無手足情分,也實愧對。)
魯勿惡:我要回玉龍山去。
魯 孝:我們兄弟,會少離多,玩一會吧!
魯勿惡:我有要事,你且回山去。
魯 孝:有何要事?莫非要去殺朱人虎妻子麼?
魯勿惡:(怒道)我的事你管不著!
魯 孝:我不是管你,剛才你被三位仙人教訓,難道還不知過麼?
魯勿惡:(暴怒)我有何過?我答應了月姑,我就要做到!
魯 孝:哥哥,看在娘的份上,不要去吧!
魯勿惡:你敢壞我好事?
    (魯勿惡見他不知進退,頓發野性,便用邪法將魯孝迷倒,竟生惡念,想下毒手。
    (幸而姑茫突然搶前,將人救下,噴出內丹護住全身。)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