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夜 地點:山頂
    (  第二十五回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空餘遺恨  古道無跡空山有難 累示仙蹤)
    (月姑、巧姑在山頂逼趙霖、朱人虎成婚未遂,王謹在旁。)
月 姑:(獰笑道)我知朱郎愛體面,也愛我,事情本是你那情郎一人作梗。我今天非要人不可,他把朱
    郎留下,立時無事。
巧 姑:趙郎是漢人,不知本山規禁。
月 姑:只要出得了我的九龍百獸陣,便放他三人。拜山的話,如他向我服低,看在姊妹情分,還可商量
    。
    (巧姑聞言,面容慘變,拉緊月姑,顫聲說道)
巧 姑:他是我最愛的情郎,我決不會死在他後頭。你這樣做,莫非一點姊妹情分都沒有麼?
月 姑:(冷笑道)我還不是愛極朱郎,我眼看有指望,他偏作梗鬼叫,如何不恨?
    (趙霖還想遷延待援,及見久候無人,兩女只管爭論,心中厭煩。
    (意欲速決,遂由巧姑身旁一閃,手指月姑喝道)
趙 霖:你無須欺人太甚!此時逞兇發狂,有何用處?什麼蛇獸,快喚出來,見識完了好走。
    (朱人虎、王謹兩人早得暗示,準備停當,聞言立湊向趙霖身前。
    (月姑看出來朱人虎神態激昂,迥與適才並肩共話的柔和神情大不相同,越發憤恨遷怒。
    (月姑手指朱人虎,苦笑道)
月 姑:你也這樣無情無義麼?
    (一言甫畢,倏地獰目怒視趙霖道)
    我今年今日好些關礙,先不殺你。明年今日,叫你知我的厲害!
    (說罷,引吭朝天,一聲長嘯,余響幽厲,蕩漾遙空。
    (趙霖、朱人虎、王謹三人身後來路崖頂上的洞簫之聲倏地重又奏起,其音清越,宛如天聲飛墜
    (,從來未聞。
    (大壑回音,響震林間。
    (三人先因簫聲奇異,還當嵩雲等所說援兵,又見山女在石上張惶四望之狀。
    (及後簫聲雖然中斷,人終未見,心仍不無盼望。
    (及聽簫聲再起,竟與山女呼嘯相應,料是望絕。
    (三人立分三角形,面向外站定,把玉塊、靈符準備妥當,打算一拼。
    (就在這三人心念微動之際,山女又是一聲怒嘯,聲更悲壯。
    (餘音未歇,忽然驚風四起,石怒沙飛,林木騷然,聲如濤湧。
    (同時四面八方猛獸咆哮,蛇蟲怒鳴,吼嘯怪聲,轟然大作。
    (原本清清靜靜的一處平野峻崖,高林月夜,絕好談情說愛,娓娓談心之地。
    (立化大片修羅廣場,人間地獄。)
    (當時只見月花掩隱,塵霧迷空,獸蹄騰踏,震撼林野。
    (暗影昏茫中,首先瞥見前面高林陰影之下,突現出百數十團碗大紅藍色光華,高低錯落,凶光
    (兇惡,電炬也似。
    (每一對紅藍光之後,各帶著一條龐大黑影,齊朝三人立處緩緩擁來。
    (趙、王兩人智勇沉著,心想反正如此,見這些野獸凶睛相隔最近的還在十丈以外,來勢甚緩。
    (知山女只是恐嚇威逼,圍困不放,志在得人,不致傷害;樂得看清之後,再行發動。
    (各把手伸胸前,按緊玉玦,相機而發。
    (如真具有威力,便冷不防給山女看個好的。
    (二人正尋思間,猛覺身後朱人虎用指連點,忙側身回看。
    (第一個入目的,是那三個比人高出幾乎一半,火眼金睛,爪大如箕的猛獸白猩子。
    (正立在離身兩三丈處,血口微張,露出鉤牙利齒,凶眼如電;巨爪怒張,作出攫拿之勢,形態
    (獰惡,無與倫比。
    (另一面是先見那些大蟒,共有九條。
    (有的盤踞在地,只把尺多粗的蟒身樹幹也似挺起;有的後半身盤在樹上,把前半身蜿蜒伸出。
    ((都是紅信如焰,吐吞不已。
    (此外,還有各種蜈蚣蠍蝗等大小毒蟲,細一注視,好似不曾噴毒,神態也較初遇時稍軟,沒有
    (那等猛惡。
    (而崖頂簫聲仍是清吹徐送,逸響高飄,奏之不已。
    (依了趙霖,知道局勢雖是萬分險惡,只要不妄動,這些惡物也許不起撲。
    (無如四面俱被包圍,萬難脫身。
    (尤可慮的是山女久候不降,難保不率獸行強,被她擒去卻是麻煩。
    (尋思未已,漸漸風靜月明,重現清光。
    (那些毒蛇猛獸全身畢現,數目比前見多了兩倍。
    (除去虎、豹、象、熊、猩猩外,又添了不少奇怪猛惡之物。
    (多是鋸牙鉤齒,凶睛電射,身長一二丈外,極少見到的異獸。
    (在相隔兩三丈餘,現身蹲踞,作勢發威,四面俱被圍緊,更無空隙。
    (兩山女已退往大石之上,雖料對方示威,不致猛肆爪牙,暴起傷人,看去也頗驚心。
    (這等凶毒猛惡性野之物,長此相持,怎能保其無事?尤其朱人虎吃過苦頭,偏巧所立這一面正
    (對著那三個凶猩,知它們性野力大,身如精鋼,非人可敵。
    (又見三對拳頭大的凶睛齊注自己,越發膽寒。
    (王謹為友心熱,旁觀者清。
    (又看出山女不似有惡意,只要倔強到底,她也無可如何,只不知何時方能解圍罷了。
    (及聽朱人虎一說,知他驚弓之鳥,怕極那白猩子,立處又只一肩之隔。
    (遂用手一碰趙霖,打個暗號。
    (想和走馬燈一般,三人聯臂轉將過來,由自己去當白猩子這一面。
    (哪知這些蛇獸毒蟲俱頗通靈,奉有主人密令。
    (三人不動還可,三人一動,立即發威咆哮,合擁上來。
    (只聽轟轟連聲怒吼,萬嘯雜作,當時林木蕭蕭,風沙又起。
    (三人不知這是虛張聲勢,一見蛇蟲還未動,野獸已分三面騰撲過來。
    (有那性烈勢猛的,撲離身前只三數尺,本就發慌膽寒。
    (而三猩中一隻黃的,又是狡猾淘氣,早就躍躍欲試。
    (三人本來按定胸前所懸玉玦,作勢相待,見狀大驚。
    (各自慌不迭將胸前玉塊朝外一翻,同時左手靈訣往上一揚,
    (立有兩道丈許粗的白光自兩人身上發出。
    (只一閃,便倒卷而下,將三人全身一同包沒。
    (光外電芒如雨,細如牛毛,紛飛四射。
    (雖然射出不遠,那撲勢較猛,相隔較近的幾隻猛獸,似各受了一點創傷。
    (尤其那只黃猩,相隔最近,受創最重。
    (一聲慘嚎,先自縱退出十多丈以外。
    (因驟出不意,用力太猛,百忙中沒想到身後有樹,猛撞在一株幾近合抱的柏樹上面。
    (卡喳一聲,整株巨木竟被撞斷,疼得在地上狂跳亂蹦,悲嘯不已。
    (經此一來,當頭獸群竟被嚇退,後面的有些還未看見,互相衝撞擠軋。
    (黃猩本有伏獸之威,再一暴跳,兩隻白猩見乃於吃了人虧,同聲怒嘯。
    (只見驚飆四起,沙石旋飛,塵霧彌空,月星齊暗。
    (獸群吼嘯,騰踏之聲,更震得山搖地動,比起先前聲勢,還要猛惡得多。
    (山女萬想不到三人有這一手,見狀又驚又急。
    (月姑立發長嘯,由雲肩後取出一柄三迭小叉,隨手抖直,約有三尺長短。
    (左手再由腰間豹皮囊內取出一隻小金鐘,將頭一搖,滿頭秀髮便自披散。
    (跟著左手搖鍾,右手一晃,叉頭上便飛起三朵血紅也似的烈焰,浮在空際。
    (那些蛇蟒毒蟲本未前攻,白光一現,更自退縮。
    (見了血焰,首先噓噓卿卿怪叫起來,聲甚慘厲。
    (獸群也自回身馴伏,仍踞伺在兩丈以外。
    (雖仍跟著三人照舊吼嘯發威,但都零零落落,裝腔作勢,無一再敢挨近。
    (玉玦雖有辟禦邪毒蛇獸之功,只能防身待援,不宜輕易移動。
    (又知山女尚精邪法,並不止此。
    (無如照此僵持已有多時,終非了局,便想乘機詐她一詐。
    (仗著寶光環護,內圈光大丈許,行動自如,便不再三角分立。
    (招呼朱、王二人先把丁韶夫妻所贈乾糧食物取出,飽餐之後,再作計較。
    (二人會意,索性故作從容,互相說笑,大吃起來。
    (山女見寶光突起,那崖上簫聲又來得奇怪,此時雖是清吹細奏,並無異狀,不似預想之惡,終
    (摸不清是什路道。
    (明知十九不是好相識,然而對方未發,不便自去招惹。
    (本就心慌,再見這等從容言笑,不以為意之狀。
    (月姑自然更情急,幾次催迫巧姑,將所豢神禽招來。
    (巧姑性情雖也剛烈,但比月姑靈慧,用情尤深。
    (知道這等強暴威逼,轉使對方生出惡感,不以乃姊此舉為然。
    (又看出趙霖生性純厚,雖未相愛,並不似對乃姊那等厭惡。
    (自己本欲以柔克剛,至情感動,不願使心上人有傷毫髮,焉肯助紂為虐,使其心中不快?一任
    (乃姊數說嗔怪,只是不肯出手。
    (一會,三人吃完起立,趙霖特意在光圈中戳指喝道)
趙 霖:月姑,你看見麼?我們俱帶有仙傳法寶護身,曉事的,急速撤去獸陣,彼此婚嫁雖辦不到,仍可
    結個朋友;再如不服,後年拜山,自有了斷。如真不聽良言,我們就在寶光環護之下走去,你豈
    能奈何?
    (趙霖單指月姑發話,無意中成了反間之計。
    (巧姑心有成見,聞言越認定心上人說話,一句不傷自己,事情大有轉機。
    (心中暗喜,拿定主意,任憑乃姊一人鬧去,決不參與。
    (凡是片面相思,十九多疑善妒。
    (月姑原以為事非無望,只是趙霖作梗。
    (及見趙霖、王謹二人寶光飛起,細一注視。
    (朱人虎一樣手掐靈訣,終未發動,本是面對自己。
    (後來趙霖說了幾句,席地而食,便改作以背相向,更認定趙霖作梗,越發痛恨。
    (再聽發言,對於乃妹一語未及,早聞趙霖未娶,誤疑對方有了默契,卻專和她為難。
    (月姑不由急怒攻心,厲聲喝道)
月 姑:我和你深仇似海!只憑你一說就走了麼?想走不難,除非將我殺死,或是將我這九龍巨獸陣破去
    ,否則你便上天,我姊妹也必追去,決不甘休。
    (趙霖聽出山女不特未為護身所懾,反更情急,結仇已深。
    (尤厲害是山女拼命死纏,不肯放鬆。
    (就能突圍,也必被她尾隨不捨,追上門去,盡泄柳湖機密,更是遺患無窮。
    (似此軟硬不吃,自身又無實力制她。)
旁 白:(忽聽崖上李洪說道)我們好好在此吹簫玩月,不料被許多畜生,鬧得烏煙瘴氣,鬼叫怪吼,惹
    厭已極。有人不肯賣身投靠,有人卻是死不要臉苦纏。這些活把戲,我也看得夠了,讓他們換個
    地方,往別處鬧去,省得吵人心煩,阻我們夜遊清興。
    (說罷,簫聲忽止。)
旁 白:(阮徵笑道)不通不通!我們師兄弟生平服過誰來?憑什麼讓人?我們先來此地,孽畜嗥叫,我
    們難道不會把簫聲也吹得怪些,比比看是誰禁不住?否則,還當我兄弟蛇獸都怕,傳說出去,豈
    非笑話?
    (說罷,簫聲突變宮商。
    (始而只覺裂石穿雲,音聲激越,四山回應,震撼搖空。
    (先前月姑話完時,手中鋼叉連指,浮空血焰立即大盛。
    (所有猛獸蟲蟒也跟著發威,狂吼怒嘯。
    (在那等震山撼嶽的威勢之下,崖上人對語之聲依然清朗真切,未為所掩,雙方全都聽得逼真。
    (山女因料吹簫人,不是什好相識,暗中打著主意。
    (及聽蛇獸叫囂聲中,簫聲忽變,響振林樾,那麼猛惡的獸哄竟似不敵。
    (始而還在厲聲怒抗,可是好些獸類神態已逐漸萎縮,只零零落落偶然昂首一鳴,迥無先前之盛
    (。
    (蛇蟒毒蟲之類更是縮頸低頭,噤若寒蟬。
    (回顧三隻凶猩,也不知去向。
    (待不一刻,簫聲越吹越奇。
    (時如巨霆天崩,怒濤海嘯;時如神龍血戰,長吟曳空;再不便是繁音促節,巨響密擂。
    (宛如一部鈞天廣樂,雜著百萬天鼓一齊鳴奏。
    (三人雖在寶光環護之下,兀自覺得心戰神搖,勢欲昏眩,不能自制。
    (同時風起雲飛,驚沙匝地,木葉蕭蕭,亂落如雨。
    (所有在場蛇獸俱都縮尾駭伏,先前咆哮威勢已化烏有,反倒周身顫抖,作出馴善乞憐之狀,休
    (說吼嘯,連頭也不敢抬起。
    (那二女也似體顫口噤,不能禁受,面色卻是悲憤已極。)
旁 白:(李洪道)大好美景明月,竟然騷氣薰天!姑念你們想老公的心盛,春情發動,還是另找對象吧
    !如不見機,連老寨主也要受你們拖累了。
    (崖上人發話時,簫聲一度停歇。
    (二山女好似立釋重負,月姑略微緩了口氣,霍地戳指怒罵道)
月 姑:你們是何人,何故作對?是好的,快現出身來答話,和你們分個死活高下。
旁 白:(李洪笑答道)我弟兄現在懸崖上未動,你看不出麼?
旁 白:(阮徵道)這等無知山女,只會撒野。如果性情溫和,人家也不會不要她們了。她們嫌我們吹那
    降龍伏虎之曲,簫聲雄烈,不能承當。待我改吹一個好聽的,省得她們像蟒蛇一般扭來扭去。
    (三人暗中查看,崖上仍不見現出形影。
    (巧姑面色沉毅,目光仍始終注定趙霖,側耳向上靜聽,一言未發。
    (月姑連氣帶急,已是咬牙切齒,神情獰厲。
    (未等聽完,便自發作,手指處,浮空三朵血紅煙花先朝崖上方斜飛過去。
    (緊跟著口中喃喃誦咒,手中短叉又連搖帶指,叉頭上立有朵朵血焰帶起一蓬紅雨,似正月裏的
    (花炮,向上激射不已。
    (哪知對方仍說他的,宛如未覺。
    (數十百朵血焰到了崖口,眼看暴脹欲裂,紅光焰火中似有一片極淡霞影微微一閃,便已煙消火
    (滅,一瞥無蹤。
    (月姑似知不妙,趕緊停手,未及另行施為。
    (那旁巧姑容態忽轉悲憤,倏地引吭一聲長嘯,聲如駕鳳,但極激昂悲壯,響震林野。
    (空山回音尚在搖曳未終,簫聲又起。
    (二女方在驚惶悲憤間,哪知這簫聲與前大不相同。
    (初發時清吹細細,宛如好鳥嬌鳴,水流花放,聽去十分娛耳。
    (一會宮商忽變,轉為雄放,卻不似前黃鍾大呂,天鼓齊鳴。
    (只是稍微清越,如聞鈞天廣樂,起自天半。
    (威儀棣棣之中,別具雍容華貴氣象,令人自起敬畏之思。
    (致使二山女此時心情,好似一個懷仇報復的刺客,強仇對面,正待暴起狙擊。
    (不知怎的,竟為對方威儀神采所懾,心怯意沮,不敢妄發。
    (三人心無敵意,又自不同。
    (覺著簫聲只是好聽,不似先前石破天驚,威力厲害,山女那等悲憤激烈,怎會忽然安靜起來?
    (忽聽狂飆驟起,沙石驚飛,萬樹搖風,聲如潮吼。
    (來去兩路,似各有幾片大小顏色不同的黑白影子,雜著好些大小星光。
    (在月光之下鋪天蓋地而來,疾如電馳,晃眼臨近,當時星月潛形,天被遮黑了半邊。
    (定睛一看,乃是大小七八隻怪鳥,小的只有一隻。
    (最大的一隻兩翼橫開,竟有好幾丈寬。
    (先前途中所遇長尾翠毛怪鳥,也在其內。
    (多是鐵爪金睛,目光如電,神態兇猛已極。
    (相隔危崖還有七八丈,在空中略微停頓,七八雙橫空鐵翼只煽動了兩三下。
    (近側幾株半抱粗細的松柏樹立被連根拔起,折倒地上,帶起來的砂石土塊如雨雹一般滿空激撞
    (,四下紛飛。
    (轟轟呼呼之聲,雜著林木折斷倒地之聲,彙成一片巨響,山搖地撼,似欲崩頹。
    (三人如非寶光護身,就人不被搧走,也必被沙石折傷無疑。
    (威勢之猛惡驚人,端的從來未見。
    (這些怪鳥,想是應召而來,主人還未發令,只環繞當地一帶高空停飛不進,並未下擊。
    (崖上好似視若無睹,並未有什麼舉動,簫聲反倒逐漸轉細。
    (先添出好些抑揚幽咽之聲,恍如思歸離人,所思不見,窮途悵望,腸斷天涯。
    (使人聽了,引起無限傷心,情消意沮。
    (一會兒,忽又似春和景明,日麗花開,幽情脈脈,芳意纏綿。
    (令人空自體軟神虛,四肢綿軟,春愁莫遣,無可奈何。
    (山女固是空自心急,連說句話似都無力出口。
    (便那七八隻大鳥,初來何等威勢,這時也是兇焰漸殺。
    (有的還在停空旋迴,有的竟束翼下投,往崖下飛去。
    (連那只翠色怪鳥在內,也只剩下兩大一小未退。
    (三人正在奇怪間,猛聽一聲極轟烈巨響,震得山鳴谷應,木葉驚飛。
    (空中三隻怪鳥立似剛鬥敗了的公雞,嚇得顫聲亂叫,低頭束翼,各自分散飛逃。
    (小的一隻逃得最先最快,還不十分狼狽。
    (兩隻大鳥飛出不遠,便似身軟翼疲,無力飛騰,慌不擇地,自行墜落。
    (連聲急叫悲鳴中,接連騰撲了兩三次,方始勉強飛起,往先前來路逃去。
    (三人在光幢環護之下,只覺心神有點搖搖,聞之生悸,想不到簫聲竟有如此厲害。
    (最妙是崖上人始終不曾現身動手,只憑幾曲簫聲,竟將那麼兇惡的怪鳥制得膽戰心寒,全數逃
    (退。
    (法力之高,可想而知,三人心中自是驚佩。
    (因怪鳥來勢太猛,只顧注視空中,不曾留意下面。
    (鳥退以後,再往四處查看,那些蛇獸更糟。
    (有的軟癱地下,宛若死物;有的搭垂樹上,幾無生意。
    (全都目呆口閉,聲息全無,似已僵斃,不能走動。
    (二山女一個暈倒石上;一個半坐半臥,雙手據地,似在掙扎欲起,卻又無力自拔之狀。
    (這時崖上簫聲又轉,變為清和靈渺之音,與開頭所聞相似,更好聽得多。
    (趙霖首覺對方人獸蛇鳥已全披靡,這還不走,等待何時?
    (忙使眼色,起身手指二女,喝道)
趙 霖:此是仙人神簫,看在居停情面,不願還手傷害你們。曉事的急速息念回山,事無人知,不算丟臉
    ,就此拉倒最好。我已說過拜山的話,真要任性胡為,我們後年定必踐約便了。
    (趙霖見山女仍在掙扎欲起,並沒回應,料已無力作梗,便命起身。
    (玉塊本帶身上,護身寶光隨人移動。
    (走了幾步,回顧山女,不曾跟來。
    (三人便朝崖上遙為躬身拜謝,徑在寶光籠罩之下,避開地上擋路的蛇蟲,從容走了下去。
     
     
2**時間:晨 地點:山路
    (夏日夜短,這時月亮雖仍斜掛遙山,東方啟明星耀,已有曙意。
    (趙霖心細,料定山女必不甘休。
    (照著山女性情習俗,當夜已算慘敗,當著情人的面出此大醜。
    (天亮之後,崖上吹簫人一去,必定尾隨跟蹤。
    (就此引上門去,將來隱患無窮。
    (好在柳湖在元江下游哀牢山支脈深山之中,出口連同掌管運輸出入的水站俱都臨江,水道洞徑
    (幽密曲折,更有重重掩蔽,外人不易查出。
    (一過大鵬頂,為想把山女引入歧途,改往亂山中走去,並在路上故意作出許多停留痕跡。)
    
    
3**時間:稍後 地點:
    (繞出七八十里,然後再由絕壁懸崖之間攀援上下,取道折轉,天色已然亮透。
    (路上除空中不時有鳥高飛,時南時北,橫空而過外,什麼也未遇見。
    (幾次登高四望,均未發現有人尾隨窺探。
    (所經不是深林密菁,便是亙古無有人跡,連個樵徑都無的峻嶺危峰,崎嶇險峻,甚是難行。
    (三人一直在驚險中生活,毫無休歇。
    (又跋涉繞越了三數百里的荒山野棧,鳥道羊腸,任是武功精純,終難免於疲乏。
    (尤其朱人虎兩處絕處逢生,思家心切,恨不能當時趕到,才稱心意。
    (無如引敵入室,關係太大,不能不加仔細,強忍心急,勉力偕行。
    (路再如此險惡,人早累得汗流浹背,心身交疲。
    (性又好高,心中不迭地叫苦,只管咬牙忍受,不肯出口。
    (後來還是王謹看出他狼狽神情,便喊趙霖道)
王 謹:大哥,想不到這一帶如此難走,我們稍歇一會再走如何?
    (趙霖一端詳地勢,嶺這面雖然顯露,奇石大樹到處都有,還可藏伏。)
    
    
4**時間:接上 地點:松下
    (便擇了兩株蔭覆畝許的駢生古松後面,坐下歇息。
    (荒山空寂,四無人蹤,野草蓬蒿,晨露猶濃,景物甚是荒涼。)
王 謹:(笑道)此山草莽縱橫,森林野石甚多,我們由未明起,來回繞行了二百來裏山路,不時登高查
    看,竟未遇到一樣生物,豈非怪事?
    (趙霖想了想,答道)
趙 霖:我也覺得奇怪。但是昨夜簫聲神奇,那些凶禽猛獸,毒蟲惡蟒,聞聲全都不能支持。這一帶必在
    簫聲籠罩之下,鳥獸想都聞聲遠避,所以見不到了。
朱人虎:(忽指空中道)那飛來的,不是一隻大鳥麼?
    (趙霖、王謹二人心中一動,那鳥已然飛臨頭上不遠。
    (日光下看時,一身黃毛,宛如金織,閃閃生光。
    (偏又非雕非鶴,健羽橫張,翔風而駛,甚是勁急。
    (估計雙翼少說也有七八尺寬,雖非昨夜大鳥之比,這等猛鷙卻也少見。
    (因自柳湖去路一面飛來,在近空中略一盤旋,往元江上流飛去,以為無心相值,便未在意。
    (趙霖一看,這裡是個斜坡,三人腳底本快,加以大難初脫,家山在望,忙著回去,其行如飛。
    ()
    
    
5**時間:稍後 地點:嶺腳
    (趙霖、朱人虎、王謹邊想邊走,不覺到了嶺腳,對面還有一片綿亙不斷的危崖,崖下面便是元
    (江。
    (三人平日來往,每喜在對崖頂上,望著下面江流行走。
    (這時因覺山溝裏地勢彎曲,比較隱秘得多,如在遠方憑高眺望,溝底人物絕看不出。
    (因此三人不上對崖,徑由崖嶺夾峙中的峽溝裏,沿嶺麓往右折去。
    (走出不過十來丈,忽見一隻五色鸚鵡由對崖樹梢飛落。
    (越過三人頭頂,落在前面不遠路旁崖石之上。)
鸚 鵡:(高聲急叫道)趙霖哥哥,巧姑姑請你們等一等,有話說呢。
    (三人先未聽清,鸚鵡又說第二遍,三人才聽出語意,不禁大驚。
    (因離水寨已近,還恐引敵上門,不敢再進,只得暫停。
    (趙霖知此鳥靈慧,喝道)
趙 霖:回告你主人,後年拜山再見。
鸚 鵡:(叫道)巧姑姑來了。
    (跟著便聽遙天空際一聲極洪厲的鳥鳴。
    (同時日光底下,由大鵬頂那一面天空中飛來一點金星,凌空遙駛,神速已極。
    (晃眼臨近,現出全身,正是先前路上所見似鶴非鶴怪鳥之一。
    (身並不大,背上還馱著一個山女。
    (剛認出是巧姑,連人帶鳥,已似流星電射,朝三人身前斜射下來。
    (三人見那鳥翼闊身小,形如蝙蝠,通體金黃色的細毛油光水滑,映日生輝。
    (頭上生著一隻獨角,怪眼怒凸,其紅如火。
    (一張似鶴非鶴的怪嘴,露出稀落落兩排利齒。
    (身形短瘦,腹下卻生著兩隻又長又粗的腿,還有一雙尺許大小鋼鉤也似的利爪。
    (雙翼伸張,竟寬達一丈左右,落時收縮在背上,迭起了三四折。
    (周身大小比例,全不相稱。
    (比起高空所見,更加醜怪,顧盼卻極威猛,昨晚並未見過。
    (巧姑已自鳥背縱落,走向趙霖身前,滿面愁容,說道)
巧 姑:我知你不愛我,我也不是那等下賤山女。不過你昨晚行事冒失,我姊認定是你作梗,痛恨切骨,
    誓報此仇。你又說後年拜山,這事對我們龍家視同生死大事,加上我姊姊尋仇,你們全村也難逃
    毒手。
趙 霖:我們來自遠方,你們找不到的。
巧 姑:我家山主神通廣大,不論你們掩藏地方如何隱秘,再遠都可尋到。我冒險趕來,只要你一句話,
    如果想出家修道,我就終生不嫁。如要娶妻,便必娶我。這樣,你就是我的人,我一定在老山主
    面前,拼命維護你。如何?
    (趙霖原本向道心切,只是實話實說)
趙 霖:我已經拜得仙師,即將入山修行。
    (巧姑轉怒為喜,蜇近身前,媚笑說道)
巧 姑:你請安心,我此後不但不會纏你,並還捨了性命,也必助你脫難,不信你看。
    (口中隨即一聲清嘯。
    (那只怪鳥本盤空不下,似在瞭望神氣。
    (這時聞聲立時下降,離地兩三丈,鳥嘴回向翼間一理,跟著甩下一隻短箭。
    (巧姑伸手一招,便即接住,口中唸了幾句咒語,將箭一折兩段,擲向地上。)
巧 姑:(並對趙霖問道)霖哥哥,你相信我麼?
趙 霖:我相信妳,我們漢人,對友相見以誠,相知以心,不重形式。
巧 姑:(苦笑道)你說這幾句話,我死也甘心了。算我貪心,還不知足,我求你說出心裏的話,你肯說
    出,使我快活這一輩子麼?
旁 白:(說書人)趙霖本就覺她芳姿玉潤,美豔如仙,比起嵩雲更有過之。
    以前只為心存敵視,怪她言動過於率直。
    少女本應矜持含蓄,溫柔嫻雅。
    即或知音相對,靈犀暗通,偶然一顰一笑,便可撩人無限情思,使其魂消心醉。
    那一根無質無形的情絲,須有彈性韌力,隨時伸長縮短。
    自然一上身,便將情人粘牢縛緊,深嵌入骨。
    哪怕被這根情絲縛得嵌肉切膚,被縛者反倒引為至樂。
    不特不會斷絕,根本還惟恐縛之不深,越入骨越好。
    不論男女,表面上,一方為一方俘獲愛玩。
    實則倒成了袋中之鼠,儘管蠢動不休,終不能越出範圍一步。
    然而如是一味坦然蠻來,死命牽纏,出諸男的尚且惹厭,何況出諸女方?任她相貌多美,真情多
    癡,也減了成色。
    這時,情絲成為鎖鍊,溫柔化為猙獰,平白讓人恐怖萬分。
    巧姑這次感動趙霖,主要還是大鵬頂不曾出手,一力維護之故。
    這時明明愛極,欲效雙飛,卻不以自己為念,處處維護情人。
    其音聲柔婉,詞更哀豔誠摯,癡情專注,又是那等美人胎子。
    人心終是肉做的,哪得不被感動?
    趙霖是一個至誠血性的人,見她說到末兩句時媚目波瑩,淚花亂轉,聲音已帶哽咽。
    雖然仍無燕婉之思,心腸早軟。
趙 霖:我確是沒有家室之念。
    (  第二十六回 轉世護雙鬟 百丈虹霞飛玉杖  求援逢二老 千山雷雨拜仙真)
巧 姑:(喜道)照此說法,你不問娶我與否,均不會要別的女人了?
趙 霖:似你這等美貌多情的人,尚不能動我的心,怎會再要別的女子?不過我三人情勝骨肉,你叫我不
    問二弟的事,卻辦不到。
    (巧姑聽頭兩句,本已轉了喜容。
    (聽完,忽又面帶悲愁,猛伸雙手抓緊趙霖雙肩,用力連搖道)
巧 姑:你管不到的,有害無益,還是聽我的好。
    (趙霖雙手叉腰而立,被她搖撼,也不分解,慨然答道)
趙 霖:我決不口是心非騙你,既說拜山,後年必往你山寨一行,萬無更改。你姊如在期前鬧鬼來犯,焉
    知我沒有抵禦之法?你不助紂為虐,足感盛情,想我說話不算,卻是不行。
    (巧姑一雙媚目注定趙霖,面色陰暗不定。
    (呆了一會,忽然跪下,抱住趙霖雙腿,喊道)
巧 姑:你真是我的好丈夫,既然這樣,我拼著性命,也必幫你到底。你回去以後,急急約請能人相助,
    以解此難。我全家老少,均會法術,單是武功好的人無用。
    (趙霖掙脫不了,只得道)
趙 霖:放心,我們已有週全準備。
    (巧姑把趙霖的腿抱得更緊,輕輕用秀臉摩擦著說)
巧 姑:天神鑒憐,哪怕把我粉身碎骨,只求保得老山主和你平安,就心滿意足了。
趙 霖:我們不會傷害老山主的。
    (巧姑把趙霖的腿親了個遍,最後狠下心仰著臉,充滿期望,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
巧 姑:我該回去了,你如可憐我對你這番心,抱我一抱,應個景如何?
    (趙霖一則深明利害,雖得有此極好內應,將來減去不少阻力。
    (再說也實為巧姑至情感動,不忍過使傷心。)
趙 霖:依你就是。
    (巧姑大喜過望,立即就勢搭上身來,雙手摟住趙霖,兩人面對面緊緊擁抱。
    (巧姑仍是昨晚半裸的裝束,天熱衣單,當地又是兩邊山峽當中極涼爽的所在。
    (趙霖從來未與女子接近,立覺柔肌涼滑,軟玉盈懷。
    (巧姑更似志得意滿,百媚橫生,一雙含有無限深情的明眸覷定情人,喜孜孜叫了一聲)
巧 姑:情哥哥。
    (朱唇皓齒,紅白相映,款啟之間,溫香微逗。
    (趙霖豔遇初經,任是意志堅決,也不由得心旌搖搖,周身俱覺有些異樣。
    (趙霖方在按捺心神,巧姑已不由分說,朝趙霖口頰等處,用力連親了三四次。
    (倏地鬆手掙起,笑對趙霖道)
趙 霖:今日了我心願,從今以後,便是你的人了。情哥哥,多多保重,我先走了。
    (趙霖尚在憑空眺望,王謹笑道)
王 謹:想不到山女如此情癡。
趙 霖:(搖首歎息道)據我觀察,此女性烈,將來必為此私犯山規。山人法嚴,犯者不論親疏,萬一為
    了犯規而死,也實可憐可惜呢。
    
    
6**時間:後來 地點:村中
旁 白:(說書人)三人回村後,為了避免村人驚恐,並未提及山女及青衫老人之事。
    趙、王二人要去往終南投師,後年又須赴拜山之約,各自得到家中的同意,便立刻起身。
    二人平日足跡只在雲南省境以內,前年曾到過一次貴州邊界,只把祖先由湘經黔入滇,涉險避世
    經過所留記載記在心裏。
    卻並不知道由滇入川,再經棧道秦嶺,直赴終南的路徑。
    上來打點,先經平彝、盤縣、鎮寧,到了貴州,再照祖先附記的驛路官程,由鎮遠東行,經芷江
    、沉澧等地入湘。
    到了湖南,便道一觀從小所讀范希文《岳陽樓記》中渴想多年而未得往的洞庭君山諸勝。
    再往武昌,登黃鶴樓,一訪古仙人騎鶴靈跡,然後問路入陜。
    哪知上輩因避元族之禍,流離轉徙,遠竄災荒。
    途程既多繞越,所行又均山野,附記所載驛路並不周詳。
    這還是二人恐怕山行迷路,又極難行,除開頭一段外,均未照上輩所記山路行走。
    特意改走官驛大道,否則,冤枉路更要走得多了。
    夏日山行,食物不能多帶,二人在林中走了二日,用去好些。
    尚幸生長深山,認得好些土中山糧。
    走到第三日,又遇見兩處山人,因通土語,竟蒙款待,還問出一條藥夫子慣走的途徑,才行上路
    。
    且喜沿途平安無事,不消數日,便趕上驛路大道。
    二人到了湘西,遇見一個老江湖,才知以二人的體力,若由四川走,要快得多,並且來路還繞遠
    了不少里程。
    既然已到湖南,如改走小路,經由巴東三峽溯江西上,更費時日。
    二人只得仍照預定,便道先往巴陵,一覽君山洞庭之勝,再計水陸遲速,以定途向如何走法。
    二人雖是文武皆通,因為從小生長邊荒,局處柳湖一隅之地,儘管當地得天獨厚,物產豐美,到
    底地方不大,眼界不寬。
    平日出山,最多也只在雲南省境以內,如宣威、楚雄、大理、騰越等有限幾處城邑。
    人情原喜新奇,二人一入湘境,便換了一副眼界。
    再一看到三湘七澤之勝,益覺到處山明水秀,物阜民豐,與滇黔兩地大不相同。
    那意想中的岳陽樓,以為不知如何好法。
    及至趕到一看,樓便建在城上,除了面向洞庭,可以遠眺湖光而外,還沒有所居柳湖因山臨水而
    建的幾處樓閣來得清麗。
    尤其洞庭魚米之鄉,水陸要衝,商賈所聚,人煙過於稠密。
    樓上酒茶客既多紈絝市儈,一味喧語囂雜,酒肉蒸騰。
    樓下又是千頭蠕動,行人往來,市聲盈耳,噪成一片。
    照此情形,休說純陽仙人不會再有來此買醉的雅興,便自己也不耐久留下去。
    倒是湖中煙波浩渺,風帆片片。
    遠望君山十二螺,黛染煙籠,隱浮千頃碧波之上。
    遙望過去,令人心曠神怡,果為別處所無。
    二人正在湖邊商議,忽然有個穿得又髒又破的道士,身揹一個大紅葫蘆,醉氣薰薰地拍了一下趙
    霖的肩膀道。
    
    
7**時間:接上 地點:洞庭湖邊
醉道人:酒錢都沒付,還敢在這裡鬼混?
    (趙霖回頭一看,正好那道士張口欲吐,花花綠綠的一大片,正自撲面而來。
    (趙霖大驚,立刻撤腿移步,詎料仍是慢了些,被那隔夜的酒食,從頭到尾噴了一身。
    (王謹就在趙霖的身邊,那嘔心薰鼻的臭氣雖聞了不少,卻是一點穢物也未沾著。
    (急切間,趙霖將臉上穢物順手一抹,氣往上衝,正待動手。
    (猛一看那道人眼睛,神光內蘊,非比尋常。
    (趙霖福至心靈,二話不說,立刻納頭便拜道)
趙 霖:請恕弟子不知之罪。
    (醉道人忽然大怒,罵道)
醉道人:無知業障,你當我土地公嗎?我剛混到手,才吃飽的酒食,被你糟蹋了,叩頭有什麼用?
趙 霖:(恭恭敬敬道)弟子二人擬赴終南山拜師,一時不察,走錯了路,請仙師指點。
醉道人:(更氣了)你既要拜師,為什麼對我叩頭?
    (王謹也看出道人有異常人,也叩拜道)
王 謹:請仙長賞臉,容弟子孝敬一二。
醉道人:(擺出笑臉)這麼說還像人話,你打算孝敬什麼?
王 謹:弟子們方來不久,請上仙定奪。
醉道人:(哈哈大笑道)老朱收得好徒弟,二位快快起來,我是來接你們的。
    (趙霖王謹大喜過望,連忙又叩了三個頭,方才站起。)
趙 霖:(恭問道)請問道長仙號。
醉道人:我沒名字,人稱醉道人。你們的事我都知道,我先送你們去拜見兩位前輩,要搗龍窩,非求他們
    幫助不可。
    (說完,醉道人將手一揮,趙霖、王謹二人但覺金光一閃,身體便騰空而起。)
    
    
8**時間:接上 地點:山頂
    (不瞬眼的功夫,便落在十畝方圓的平地上。
    (這裡奇花異草處處,另有七八根約三兩丈高的石筍參差矗列,雲骨撐空,甚是靈秀。
    (略一回顧,衡山全景齊收眼底。
    (湘江蜿蜒如帶,環繞其下,加上許多支流湖沼三五錯列,宛如銀玉。
    (平疇沃野,極目青蒼,山高氣清,雲霧如在腳下。
    (遙望祝融、紫蓋、錦屏、玉女諸峰,以及山下來路,已被雲霧遮蓋,只剩峰尖三五,若沉若浮
    (。
    (這時辰光已是不早,只剩大半輪夕陽浮向天邊,紅光萬道,照得林野大地到處都是金紅顏色。
    (空山無人,晚風蕭蕭,白雲如帶,依舊橫亙峰半。
    (落霞散綺,晴彩浮空,嶺列峰連,山光如染,襯得眼前景物分外雄麗。)
    
    
9**時間:接上 地點:石洞中
    (醉道人領著趙霖、王謹二人,走向頭層左側的一間石室,隨道)
醉道人:這是金姥姥羅紫煙款客之所,尚有嵩山二老白谷逸與朱梅兩位在坐,你們進來吧。
    (趙霖、王謹二人一看,室內陳設用具均頗精美。
    (上首玉榻上坐著兩個矮瘦老頭:一個圓臉,頷下稀落落生著一叢黃鬚,穿著甚是破舊,一臉風
    (塵之色;另一個相貌清灌,頷下三絡短鬚,根根見肉,瞇縫著一雙細長眼睛,葛衫雖舊,卻甚
    (清潔。
    (二老相貌均不驚人,只二目神光映射,迥異尋常。
    (下手玉墩上坐著一個白髮紅顏,慈眉善目的老道婆。
    (道婆身旁站著一個少女-平旋,面帶微笑。
    (趙霖、王謹二人不敢多看,進門便即跪倒,分別叩拜。
    (正要跪陳來意)
金姥姥:(笑道)你二人快起來說話,白、朱二老素不喜人過於謙恭,越隨便越好。
    (趙霖、王謹二人偷看二老,已有不快之容。
    (趙霖為人豪爽,聞言先起。
    (王謹素來恭謹,稍微遲疑,忽聽瘦的一個發話道)
朱 梅:金姥姥,我最不願人無緣無故矮下半截。這姓王的小子沒出息,懶得管他閒事,我先走了。
白谷逸:朱矮子等一會。
    (座上金光微閃,朱梅人已不見。
    (趙霖、王謹二人方在駭異,平旋忙對王謹道)
平 旋:還不快些起來,留神這位白矮師伯再一走,你們的事就難辦了。
    (王謹聽了,連忙站起。)
平 旋:我叫平旋,兩位來歷我們盡知,不必客氣。
金姥姥:(笑道)旋兒無禮,稱呼白師伯,為何加一矮字?
    (白谷逸二目一瞪,笑道)
白谷逸:還不是你這胖老太婆慣的,我知你辛辛苦苦,代人收了三個徒弟。卻被妖道害死了兩個。剩這麼
    一個小鬼,自然心疼放縱,你早晚保得住她長命百歲才怪。
    (金姥姥微笑未答。)
平 旋:(笑道)弟子怎敢無禮,嵩山二矮,由南宋起便威震群邪。二位師伯本以矮字宣揚德威,現以年
    時久遠,道高望重,仙凡崇敬,才改稱二老。但是弟子不才,覺著矮字親切些,
白谷逸:小鬼油滑!矮字有什麼親切?當是妳便高我一截麼?
平 旋:弟子怎敢與師伯比矮?
金姥銠:(喝道)旋兒放肆!
平 旋:(抗聲道)二位師伯遊戲人間,喜以滑稽玩世,於嬉笑怒罵之中扶善鋤惡,修積無量功德。本來
    仙壽無疆,萬劫難老,這老字本來不通,何況二老?
醉道人:(對白谷逸笑說)你們兩位平素沒大沒小的慣了,我看這丫頭老太婆沒寵,倒是被你們兩個寵壞
    了!
白谷逸:(眉頭一揚道)老太婆沒寵才怪,小妮子平素不叫她胖師父麼?
平 旋:其實,我是為了這位王師兄初次拜謁,不知二位師伯心性。朱師伯已不知為了何事藉故飛走,萬
    一白師伯再一飛走,柳湖數千人的生命財產固是可慮。而玉龍山寨主平素驕橫,只得豁出受責,
    借此一呼,將師伯仙駕留住。
白谷逸:(笑道)妳這小鬼,狡猾陰險,還想算計我老頭子?
平 旋:師伯如嫌弟子放肆,實是師伯平日縱容。只求師伯容趙王二位說完了話再走,任何嚴罰,心甘領
    受,以為師伯消氣如何?
白谷逸:玉龍山的事已成局,無須多言。小鬼平日守著你師父下苦功,怕人欺負,這次竟肯代人出此大力
    !你既多事,明年端午,罰你往玉龍山走一趟,你敢去麼?
    (平旋聞言,正合心意,表面上卻不露出。)
平 旋:弟子雖多災多難,有二位矮師伯在前頭,多厲害的地方也敢去。只不知恩師允否,弟子不敢作主
    。
白谷逸:只要敢去,都有我兩個呢。
醉道人:(笑道)此女真個靈心慧舌,明明想往玉龍山趁熱鬧,試她年來功力,就便撿點便宜。就這樣心
    還不足,她知你們新在月兒島火海之中得了連山師祖的龍雀環和金鱗劍等奇珍,可以借用。你還
    拍胸脯,卻不知這麼大年紀,中了女娃的計算呢!
白谷逸:(瞪眼道)醉鬼胡說,各有各的打算,你當這事是容易的麼?
醉道人:(笑道)好好,由你。
    (金姥姥始終微笑不語。
    (趙霖、王謹等三人笑語稍停,平旋已回立到金姥姥身側,二次想要開口。)
醉道人:(笑道)見過正經主兒,我送你二人一同往終南去吧!
金姥姥:(對趙霖、王謹道)你二人此去終南,又未斷絕煙火,日常不免出外採掘山糧,而當地為終南後
    山僻險之區。今贈你們每人飛叉一枝,雖無什大用,仗以防身禦邪,驅逐山中猛獸毒蟲,頗有靈
    效。你兩人喜氣已透華蓋,此行拜師之外,必有所獲,許有遇合也說不定。
    (趙霖、王謹欣喜,拜謝接過。
    (金姥姥傳完用法口訣,趙霖、王謹福至心靈,一學便會。)
醉道人:金道友提攜後進,真個熱心。那一對玉鉤連,關係不小。這多年來,只七師兄在未轉世前說過一
    次,不是道友想起,我倒忘了此寶出世期近,就在這半年之內呢。我想七師兄將他二人引往終南
    朱五兄門下,許與此事有關。
    (金姥姥微笑點頭,醉道人隨率二人向白谷逸與金姥姥師徒作別,一同走出洞外。
     
     
10**時間:接上 地點:洞外
    (醉道人吩咐趙霖、王謹二人暫閉雙目。
    (醉道人將手一揮,立縱遁光飛起,往終南山駛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