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夜 地點:翠屏峰洞口
    (  第十回 苦戀雙棲 多情成孽累  虔心獨任 無意識先機
    (任壽、鄧隱二人方要開口,申無垢首先搖手止住,不令言動,隔洞靜聽。
    (任壽、鄧隱見她面帶憂疑之容,心中不解。)
旁 白:(大凶)任道友,你將來雖是一派宗祖,此時初得藏珍,功力尚說不到。我二人已修煉千年,難
    道還見不得你?何苦拒人太甚呢!
旁 白:(二凶怒喝)本來我們好心好意,因蒼虛老兒說得厲害,只想看看是何等人物,那幾件藏珍是否
    果有那麼大威力。我二人得道千年,素無虛言,道號一經說出,便如律令,不容違背。稍一支吾
    ,休說你們幾個凡人,連整座翠屏峰我們都要碾成粉碎,到那時,悔之晚矣!
旁 白:(陳紫芹)無知妖孽,少吹大氣。誰還不知北海雙凶的惡行醜態,你待唬誰?此時太元祖師和樗
    散子二位前輩仙長便在洞內,如非神遊未歸,就是身有要事。你們要早自投羅網,不妨請便。
    (二妖人暴怒,厲聲大喝。
    (隨聽轟轟發發,雷電交鳴,雜以天風海濤之聲,似向那人夾攻。)
旁 白:(陳紫芹毫不理會,依然說個不休,直到說完,方始冷笑道)無恥妖孽,你們烏煙瘴氣,賣弄了
    這一陣,可能傷我分毫?
    (在一陣雷鳴風吼之中,內一妖人好似吃了大虧。
    (一聲厲嘯,響出老遠,底下聲息全無。
    (知道洞外三人已全飛走。)
任 壽:師父在嗎?
申無垢:二位師長尚在入定,不便打擾。
任 壽:洞外引走妖人之人是何許人?
    (申無垢聞言,若有所悟,先朝鄧隱看了一眼,轉臉向任壽說了經過。)
申無垢:我大姐有一至交,姓陳名紫芹。
    
    
2**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申無垢之言化為影像)
    她法力高強,兼正邪之長。
    只是行事任性,過重感情,不計是非,但她本身卻無惡跡。
    她師父是前輩散仙,夫婦同修。
    門人不禁婚嫁,成道以前,所有男女門人,差不多都是成雙配對。
    獨她一人至今仍是雲英未嫁,人又極美,法力更高。
    一般海外散仙和左道旁門中人向她追求的不知多少,不是受盡閒氣,便是為她所殺。
    近百十年法力越高,威名更大。
    群邪稱她九天魔女,誰也不敢再去惹她,端的厲害非常。
申無妄:貴門多是夫妻同修,你守貞不字,欲修上乘道業,其志可嘉。但又引逗群邪,肆意殺戮,是何原
    故?
陳紫芹:過去諸生因為誤會曾愧一位良友,後來始知對方心地光明,情深義重。至於所殺妖邪,皆係宿孽
    。現今只等我那前生良友轉世重來,我已無人世兒女之想。
申無妄:待他轉世重逢,又將如何?
陳紫芹:不向他交代幾句,心實難安。重逢後,到了時機,陪他修煉些年,等他道成,我再自覓明路。
申無垢:聽那口音,頗似此人,只不知她為何來此。
    我與鄧弟倒是蒙神僧指點,來此拜謁仙師,
    我二人先和你一樣,跪求不納。
    後神僧又趕來,代向二位仙師求說,才蒙恩允。
    據我所知,師父早知你在外跪求,但怪以不該提前入山,以致招惹惡孽。
    與太元祖師商議了一陣,說要罰你遲十四年始允入門。
    鄧弟著了急,已知你尚在門外,退下來後,便想要撤禁放人。
    我見二位師長對你似有深意,始而不允,但又舉棋不定。
    後來二位師長要做功課,將我二人趕了出來。
    這些天,我們明知你在外跪求,奈何不敢違命。
    及至我由神僧所賜寶鏡之中,發現兩道極強烈的妖光破空沖雲而來,聲勢十分驚人。
    我心中一慌,鄧弟不由分說,已將你拉了進來。
    
    
3**時間:接上 地點:洞中
任 壽:師父既不令拜見,我想機緣未至,十四年不過一瞬,我還是下山去吧。
申無垢:師父雖不許大哥入內,卻說事尚難定,大有聽其自然之意。陳仙子自視甚高,表面溫柔和善,實
    則胸有成竹,性情堅忍。她此來必非無故,師父必然知道這段因果,大哥既已來此,何不入內請
    示一二?
任 壽:我虔心向道,心滅緣絕,師父道妙通玄,二弟放我進來,必在算中。二弟熱心義氣,固有徇私之
    嫌;我不在外待罪,擅自入洞,也有違命之咎。倒是自從拜別師父,已逾三年,每日想望慈顏,
    情切饑渴。如能拜見,雖百罪亦無悔。
鄧 隱:(笑道)拜師只我一人,弟妹本是自來求教,幸蒙師恩指示玄機,傳了一些道法,並不能算門人
    。你不妨在此等候,待小弟引大哥前去便了。
    (隨引任壽往甬道中走去。)
申無垢:我看二位師長至少還有個把時辰才得回醒。我此時越想那位女仙越覺奇怪,意欲乘此時機,往洞
    外探看一回。你代我封閉洞門如何?
鄧 隱:你去不得,方才那兩個妖人來勢何等兇惡。萬一邪法厲害,陳仙子不是對手,你去觀戰,豈不吃
    虧?
申無垢:(嗔道)你怎如此自私?如非北海雙凶邪法厲害,怕她吃虧,我還不想去呢。如論法力,我固不
    是妖人對手,但是古神圭自經大姊指點,用以防身,決可無害。並且大姊、二姊均在家中等我回
    音,如有不測,稍一告警,立可來援。
    (鄧隱見她不快,慌道)
鄧 隱:姊姊不要見怪,依你就是。
    (申無垢朝任壽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任壽急於見師,也未理會。
    (申無垢去後,鄧隱對任壽道)
鄧 隱:弟妹仙風道骨,秀外慧中,小弟對她敬愛已極。只惜性情稍剛,小弟尚難駕馭。
任 壽:我看弟妹外和內剛,向道堅誠,實在難得。二弟有此仙福奇緣,須知人生百年,猶如夢幻,繁華
    快樂,轉眼成空。
鄧 隱:大哥所說甚是,小弟省得。
任 壽:你如若只圖眼前情好恩愛,不特自誤仙業,并使弟妹失意傷心,豈非愛之適以害之?務以千秋道
    業為重,情關一念,必須勘破才好。
    (二人本順甬道前行,任壽見他沉吟未答,恐其心志不堅,還想勸說幾句,忽聽遠遠一聲清磬。
    (鄧隱連忙搖手示意,低聲說道)
鄧 隱:今早來時,師父也在入定,後聽磬聲,人便醒轉。我們快往參拜。
    (說罷,一同加急前馳。
    (那洞深藏山腹之中,內外相隔約三四里。)
    
    
4**時間:稍後 地點:廣場
    (任壽、鄧隱走完甬道,忽然開朗,現出大片廣場。
    (對面一座高約七八丈,形若穹頂的大洞,通體玉質,氣象莊嚴,光明如晝。
    (比起魔宮所見,又是一種光景。
    (到了門前,任壽忙和鄧隱跪倒,重又虔誠祝告,向師請罪。
    (這時,兩扇玉門忽然開放。
    (樗散子走來,笑呼)
樗散子:徒兒來了也好,難得你三師叔剛由月兒島回來,福緣不淺,快些隨我進見。
    (二人應命起立。
    (任壽一見大喜,師父果是余道人,所穿道裝非絲非棉,霞光隱隱,與以前所見迥不相同。)
    
    
5**時間:接上 地點:大堂
    (任壽、鄧隱隨樗散子進入。
    (裏面乃是一座形似宮殿的廣堂,中坐一個身材高大,年約七旬,白髮紅顏的道裝老人。
    (師父樗散子在上首陪坐,下首玉墩上坐著一個羽衣星冠,相貌清秀的中年道者。
    (兩旁另有八個小玉墩,上面各坐一人,男女都有,裝束不一,內有兩人還是僧裝。
    (俱都盤膝坐定,和偶像差不多。
    (任壽、鄧隱連忙朝上跪拜,拜罷垂手而立。
    (樗散子手指中坐老人和下首道者,笑說)
樗散子:此是你大師伯太元真人,此是你三師叔連山大師。我本命你在無漏天尊處躲過這災孽,你偏性急
    ,以致生出好些枝節。雖是定數,能免則免,今你已答應元天神魔,茲事體大,必將誤你正果。
    
太 元:師弟言之差矣,自開天闢地以來,人間累積的乖戾之氣,豈是黑地獄神魔所能消除?瘋和尚有他
    的打算,無漏天尊不曾阻止,自是因果爽然。壽兒應運而生,非此,峨嵋派怎能發揚光大?群仙
    劫難又怎能善終?
樗散子:話雖如此,若任那些妖魔在天慾宮中自生自滅,世人也省卻許多苦惱。那瘋和尚只為一己之私,
    就算邪不勝正,壽兒天命在身,但餘事多舛,處理不當即成禍殃。
    (中坐太元真人方要開口,下首連山大師忽然笑道)
連 山:二師兄行事太已謹慎,小弟至今仍主人定勝天。我意欲將鄧隱帶往月兒島修煉三年,再令往東海
    師門待命如何?
樗散子:(笑道)三弟你莫兒戲,事關本教他年興衰,如能挽回,固是求之不得。否則,又為二代門人多
    添煩惱,並還多傷無辜,還是慎重些好。
太 元:(笑道)三弟固是積習難忘,自恃神通,行事每多出人意表。二弟也實過於謹慎,和方才一樣,
    明知壽兒夙根深厚,向道堅誠,今生必能成就,仍不放心。
    適才徒令壽兒無辜受苦,在洞外忍著饑渴勞倦,跪了幾天。如非鄧隱徇私放進,北海雙凶邪法厲
    害,即使有人暗助,彼時三弟未到,虛驚不免。
樗散子:(笑道)大哥話雖如此,但我昔年和三弟一樣,發願太宏。為此延誤仙業,連大哥也同受累,至
    今未成正果。
太 元:何謂正果?人間要修,天界亦然,早去遲去何別?
樗散子:難得徒兒轉劫重歸,他本大哥門下惟一傳人。他因我累次助他脫難,心中感激,謂重返師門後,
    連我一起拜師。大哥又因功行圓滿,不久坐關,我才力任其難。
太 元:道業承先啟後,何分你我?
樗散子:大哥說得輕鬆,他偏生心軟性慈,歷劫難改。這次獨攬重責,就算天意如此,若稍有疏失,其後
    患也是無窮。
太 元:(笑道)這本是天劫的前兆,在劫難逃。可笑老魔為了他的愛女,不惜觸犯天條。情之一字,果
    真是沾惹不得。
連 山:道魔消長,古今一同,我門下資質參雜,倒有多半難以自拔。
    (任壽連氣都不敢出,跪在地上,仔細地聽著。)
太 元:(對任壽頷首道)人受心縛,心隨境移,凡人不過波上浮萍。無怪千年以降,多少人諸生修為,
    營營碌碌,而列名仙籍者寥寥可數。
樗散子:天尊告我,元會運世,此會將終。舉凡貶謫人世諸仙,或是已有成就之散仙、地仙,盡將應那天
    劫,以資考核。自後,仙凡亙隔,除了少數天職在身者,人間歸諸人間了。
連 山:以我所知,千五百年大劫為時尚遠,壽兒雖可運籌帷幄,預為之謀,其間錯綜複雜,當非易事。
    
太 元:天機前定,代有傳人。所幸各代仙珍奇寶逐一問世,壽兒既一力承當,機緣自是集聚峨嵋,水到
    渠成。
樗散子:大哥說得甚是,玄機道長不自量力,被天尊以一殘局點醒。壽兒得天尊青睞,又以渡化地獄妖魔
    自命,人天仰賴。我只嫌他多事,致誤正果。
太 元:(笑道)二弟且看他二人,一個滿心情色,身不由己;一個憂世憂民,兢兢業業。這莫非機緣和
    合,所謂正果,也只是因因果果罷了!
    (這時鄧隱一顆心已隨申無垢而去,師長在說些什麼,他一句話也沒聽到。
    (任壽則聚精會神,一面聆聽,一面縝思,深怕遺漏了一點細節。)
樗散子:(點頭道)我送他轉世,是看中任家福緣深厚。不久我便尋去,暗中考察,他不特夙根未昧,比
    起以前諸生更有進境。事已過去,不必說了。
    (太元真人微笑不語,樗散子又轉身對任壽道)
樗散子:我天明便去東海,本來使你暫緩入門,可免許多煩惱。因見你心志虔誠,不沾不染,劫數已應。
    你二人可向三師叔領了教訓,我再將那兩部道書傳授你們。
    此書經我三人多年勤習,每章注解甚詳,以你二人天資,一學即會。不過各人志趣不同,各自用
    功,無須勉強便了。
太 元:你等學時,應與無垢一起,切記,千萬不可分離。
    (鄧隱一聽自己能與無垢同修,心中大喜。
    (任壽、鄧隱二人立刻叩領教誨。)
樗散子:那兩部道書乃仙府秘笈奇珍,將來峨嵋開府,須拜錄章,奉還九天仙府。當初約定由大哥執掌,
    門人只在洞中勤習,不能帶走。除非師弟只帶鄧隱一個人去,三年之後,再令去往東海,或來此
    洞,再修太清仙法。
連 山:(笑問鄧隱)你願隨我去否?
    
    
6**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說書者之言化為影像)
    鄧隱自初遇樗散子,一時錯過仙緣,又因偷覷藏珍書頁,知道仙師怪罪,心中惶恐。
    及至瘋和尚授以機宜,來此求師,始而不允入門,後經再四誠求,方允收為記名弟子。
    鄧隱尚自不解,自己一表人材,向道心切,何以些許過失,師父竟然如此狠心?
    拜師後,瘋和尚帶鄧隱與無垢二人走到前洞。
    瘋和尚見鄧隱心神不寧,於心不忍,將鄧隱的頭頂輕輕一拍,頓時鄧隱靈光一閃。
    鄧隱方知,自己前兩生本是師父門下,因為罪孽太重,連犯師規,本應逐出師門。
    鄧隱知道一離師門,不是形神俱滅,便是萬劫不復。
    於首次時心中憂惶,在師父洞前跪哭了數十天。
    後經前生之大師兄(任壽前生)代為求恩,只求不離師門,情願領受飛劍之誅,再去轉世。
    就這樣,師父還說罪深孽重,此舉實是委曲求全,不容再犯。
    時大師兄因犯規受罰,無心之過,本來不至於死。
    大師兄平日性情剛毅,向道堅誠,自覺誤了師長使命,心中悲愧。
    當著三位師長,自陳罪狀,便行自殺。
    以師長的法力,揚手即可阻止,但竟會聽其自然,無一攔阻,卻將元神收往後洞。
    及後師長在後洞中設有一壇,三位師長輪流以太清仙法,為大師兄凝煉元神,看得十分慎重。
    昔年師父常說,本門不久便要發揚光大,將來應在轉世門人身上。
    三師叔收徒雖多,十九旁門,又多是逆數而行,用以承繼未來道統,絕難勝此大任。
    偏偏自己孽重,累犯師規,幾被逐出,可見應在大師兄身上。
    怎料大師兄又應一劫,可見修為之艱難。
    及至大師兄轉世不久,鄧隱受了魔女引誘,真元喪失。
    想起師父前言,心膽皆寒。
    無奈身被逐出,一任跪在洞外苦苦哀求,終置不理。
    跪到末一天上,恰有強敵尋仇,猛下毒手。
    正當危急、身受重傷之際,幸三師叔同大師兄飛來,將幾個左道妖邪除去。
樗散子:(由洞中走出)你罪孽雖重,到底隨我三世,能有今日,也非容易。只是在我門下,外功修為絕
    不可少,而你每世都因塵擾,半途而廢。為師為你借得八十三年陽壽,必須以功德補償,否則大
    限難逃。
    現有兩條路走:一是即日兵解,當時轉世,索性拜在海外一位旁門散仙門下。只要心志堅定,不
    為大惡,在海外熬過八十三年,或能有所成就。二是由我將你封閉後洞地底,依我所傳,苦煉三
    百年。等到將來本教昌明,再行轉世,仍返師門,再補外功。你意如何?
旁 白:(說書者)這兩條路均非鄧隱所願,重又苦求。
鄧 隱:弟子孽重,為眷念師恩,甯甘百死,不捨違顏。還望師父大發宏恩,寬恕既往,哪怕受盡千災百
    難,只求不離師門,於願已足
樗散子:你既如此哀求,我也不忍堅拒。切記轉世後,最好拜在別人門下,萬一魔孽難解,尚可重返師門
    。若仍回本門,當寸功未立,你再失元貞,八十三年期限便是你數盡之日。為師話盡於此,你自
    去吧。
旁 白:待樗散子說完,鄧隱隨即兵解。
    這時在瘋和尚用法力解除其桎梏,鄧隱如夢初醒,心神大慟。
    但究竟犯了什麼過失,仍然不復記憶。
    見瘋和尚尚在面前,隨即跪求道。
鄧 隱:神僧慈悲,弟子明知罪孽深重,能否詳加指點,以便改過自新?
    (瘋和尚拉起鄧隱,嘆了一口氣說)
瘋和尚:佛家最重因果,我為了渡你,已受連累不小。
鄧 隱:(苦求道)若弟子不知錯在何處,今生將在劫難返。
瘋和尚:我原許下宏願,要渡盡天下有情人。料不到,人人有情人人無,誰都是受肉慾之誘,情只是嘴巴
    包舌頭!害我東奔西走,忙成一團爛泥!真是難返呀難返。
鄧 隱:難道弟子頑冥如此,不堪救藥嗎?
瘋和尚:不是嗎?想想你一見無垢的醜態,還不憬悟?
    (鄧隱心中一動,知瞞不過,只好道)
鄧 隱:弟子只是真心愛她。
瘋和尚:多辯無益,以你之材,搏個功名利祿,封妻蔭子,綽綽有餘。偏偏你要走修道之路,需知玄門正
    宗最忌情色,修為愈深,報應愈重,一旦破身,便墮塵埃。你已連墮兩劫,再若自制不了,形神
    俱滅,不要說我,連你師父也救你不了。
鄧 隱:弟子只是貪好美色,別無大惡。
瘋和尚:罷了罷了,善本善、惡本惡,山是山、水是水,你本野狐,我自作孽。為今之計,千萬善事任壽
    ,他得天獨厚,為千年來玄門第一人,或能救你,不可忘了。
    
    
7**時間:接5第5場 地點:大堂
    (這時,鄧隱一聽連山大師之言,分明要自己與申無垢分開,此事大難。
    (最可恨的是,夙因盡昧,只憑神僧略示神機,餘盡茫然,一時拿不出主意。
    (自己已隨師父三世,怎麼說師徒情分終較深些,又和大哥同在一起,自較安全妥當。
    (鄧隱正想婉言辭謝,連山大師見他跪在身前,低頭沉吟,笑問道)
連 山:你不願隨我去麼?
鄧 隱:(忙答)師叔深恩成全,弟子感激萬分。無如曾和任師兄約定同修,不忍食言。
    (連山大師朝樗散子對看了一眼,笑對鄧隱道)
連 山:你幾生都是為自作聰明所誤,不去也好。我和你師父、師伯雖然心志略有不同,結果也有遲早難
    易之分,但都是玄門正宗。你妻申無垢,乃我至友之女,心性純厚,你只要不負她,以後如有危
    難,我絕不置身事外。
鄧 隱:謝謝師叔。
連 山:月兒島本是前古火山,常年烈焰飛揚,紅光黑煙上沖霄漢,外觀直似一片火海。當中矗立著一根
    沖天火柱,把附近三千里方圓海面和天空都映成了暗赤顏色,形勢十分險惡。無論仙凡,均所難
    進。我在火山下修建了一座宮室,更有埋伏禁制,威力絕大,不經我允許,誰也不能擅入一步。
    我現傳你通行火穴之法,以防萬一有人尋你為難,前往逃避。今日之言,關係你未來成敗甚大,
    除此八十三年有限數命而外,休說轉世投生,連殘魂剩魄都無法保全了。
    (鄧隱聞言,想起瘋和尚和以前初遇師父時所說之言,不禁心驚。
    (太元真人始終神態莊嚴,面帶笑容,這時卻道)
太 元:你師父昔年收你時,原知你魔孽太深。只因見你資質靈慧,心性強毅,一念憐才,幾鑄大錯。今
    生本不許你入門,念在你大師兄慈悲渡眾,特降殊榮。將來禍福成敗,全在自身,倚賴別人,有
    何用處?飛劍、法寶均在左邊石室之內,快向你師父求教去吧。
    (鄧隱含淚應命,跪向樗散子面前,剛哭喊得一聲)
鄧 隱:弟子罪該萬死!
    (樗散子意似傷感,手持兩本道書道)
樗散子:人貴力行,不尚多言。最後一次機會,成敗在你。此是《紫清寶籙》中冊,學成之後,只要能加
    功勤習,循序漸進,便是天仙也非無望。另外一部《少清秘笈》中有降魔防身諸般妙用,今賜你
    二人,一同練習。
任 壽:謝謝師父。
樗散子:鄧隱之妻申無垢可以同修,在三年之內,除臥眉峰外,不許離山一步。尤其第四年,你夫妻不可
    須臾分離,切記切記!我東海之行,時日太久,且到後不久便要封洞坐關。為此先將你二人靈智
    恢復,只須略微指點,便可照以修煉。
    (隨說,將兩本道書交給任壽,二人叩謝領受。)
樗散子:(又對鄧隱道)你妻尚在外邊,且先去門外等候吧!
    (鄧隱去後,樗散子隨喚任壽近前,揚手一片霞光,透身而過。
    (任壽本來坐在一旁待命,及經神光照體,也全醒悟。
    (因想起師恩深厚,不禁流下淚來。)
太 元:徒兒不必悲苦,你此時靈智已全恢復,前生之事,只是修行的過程。欲行萬里路,必有各種折磨
    ,尤其是你銳身危難,一肩承擔起正邪兩界的千載災孽,務必好自為之。
    (任壽前生本是真人嫡傳弟子,聞言忙跪過去。)
任 壽:師父所說,弟子尚未能領會。
太 元:(笑道)徒兒忘了在黑地獄中,釋放諸天窮凶極惡之妖鬼,與那天魔碎石之約?
任 壽:弟子不敢或忘。
太 元:這就是了,如今諸魔轉世,妖孽盡起。此後千五百年,人間凶狠暴戾、奸狡刁猾之徒層出橫行。
    徒兒需有無比神通,方能逐一化解,導乖戾為祥和。
    (任壽大驚,向真人叩頭道)
任 壽:弟子只是一時於心不忍,未料影響如此之大。
太 元:世事無非因果機緣,我輩不過依緣行止。徒兒既已發心,如此億萬功德,非同小可。當應盡心盡
    力,慎思遠慮,助善去惡,為修行人樹立萬世典範。
任 壽:弟子只恐能力不足,有誤天下蒼生。
太 元:徒兒累世修為,福緣深厚,兼以心性端正,已積得功德無數。若非上天垂佑,怎有大任臨身?為
    師等有鑒於此,已請得玉旨金章,將授你九天先機玄經,使你上體天理,下合人情。
    (真人忽然伸手,朝任壽頭上一按。
    (任壽當時覺著心身舒暢,神智空靈,前兩生所學道法全都復原,經過事蹟卻一件也想它不起。
    (樗散子隨喚任壽近前,手持靈符,朝天一揚,一道金光閃過,任壽心神又為之一顫。)
樗散子:九天先機玄經已經交付於你,此經詳載本會人世間一應細節,今得無漏天尊授命,將本會第廿六
    至廿九運之流程交付。徒兒再以太清仙法修煉,三年後,將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無所不能,當
    為仙界第一人。
    (任壽早知,此經係將時間視為數,從宇宙開天闢地到重歸鴻濛過程,一一細列。
    (因人有私心,只顧私利,若知此經,必將依一己之意願,擅改宇宙之流程。
    (是故,連大羅金仙在內,只要一私猶存,就無緣接觸此經。
    (因此宇宙得恆保自然,於變易中維持不變。
    (想不到的是,自己居然得到昊天垂青,榮膺重任,一時嚇得說不出話來。)
太 元:(笑道)徒兒勿憂,一切都已註定,不偏不倚即是。
任 壽:既已註定,又須弟子做什麼?
太 元:人生於兩重世界,一主內,純屬主觀;一主外,是稱客觀。從主觀看主觀,譬如一管,一端入,
    一端出,是稱註定不變。但若從管外視之,此管粗細直曲,變化無窮。其機緣雖早註定,但於主
    觀則無從知曉。唯因人類修行者眾,緣孽交互累積,法力道術日見精深,雖云道法自然,自然亦
    有因應。若有人逆勢而行,且其神通法力廣大,百密一疏,將肇滔天大禍。天界本有無漏天尊全
    盤主掌,但也須分層負責。這次天劫為四會之合,須有能者一以貫之。徒兒累世修積,三尸不染
    ,再經地獄宏願,因果相循,天尊特降殊榮,令你獨任此責。
任 壽:何以只到第二十九運,莫非末運另有變化?
太 元:為師祇知,人類文明至第三十運將被物質取代,此類後事,唯後人能知。
    (  第十一回 一徑入魔宮 鏡殿春生 忽驚奇豔
    (       雙修多樂事 蓬萊路遠 重話危機
    (樗散子正欲開口,忽見一片形如樹葉的金光,由外面冉冉飛來。
    (太元真人伸手接過,看了看,往外一揚,金光飛去,一閃不見。)
連 山:(笑道)無垢現在洞外待命,喚她進來如何?
樗散子:(笑說)此時見否,均是一樣,好在二徒均可傳授。時已不早,三弟和我走吧。
    (說罷,同了連山大師,齊向太元真人辭別,一同起身。
    (任壽方在跪送,眼前倏地一亮,金霞電閃。
    (回顧太元真人雙目垂簾,已在座上入定。
    (同時一片金霞,宛如雲幕下垂,剛一到地,眼前又是一暗。
    (再看正面,太元真人已連座位一齊隱去。
    (太元真人一去,只見大堂兩旁另有八個小玉墩,上面各坐一人。
    (男女都有,裝束不一,內有兩人還是僧裝。
    (俱都盤膝坐定,和偶像差不多,仍是端坐如僵。
    (任壽難理解,便將鄧隱喚入,問道)
任 壽:我前生法力靈智雖全恢復,前生之事已全數遺忘。你可聽師父說起這八位仙人的輩分來歷麼?
鄧 隱:這便是你前兩生所收八位弟子,他們相隨多年,見大哥兵解,悲憤欲死。三師叔見他們對師忠義
    ,甚是憐愛,特用玄門妙法,命其自行屍解,將玄關閉住,各自靜修。
任 壽:方才神光透體時,彷彿想起許多的事。大恩師將我喚到面前,朝我頭上按了一下,由此又茫無所
    知。
鄧 隱:我也不知底細,僅聽神僧向我說過大概罷了。
    (任壽細朝那些人一看,男女僧道老少都有,果似相識。
    (內有男女二人,並排坐在第七、八座上,神態如活,彷彿情分更深。)
任 壽:第七座上道裝少年和同座少女,可知名姓?
鄧 隱:只知此人姓李,與少女夫婦同修。將來建立教宗,光大本門,便應在這二人身上。師父已行,我
    們可去西邊石室之內,一同用功如何?
    (時申無垢忽由外面飛進,笑問鄧隱)
申無垢:師父對我如何,可允傳授?
鄧 隱:師父行前留話,對你方才所求,已然默許。以後許你往來臥眉峰,和我一同修煉呢。
申無垢:(笑道)我試你的,師父許我來此,隨同大哥和你同修,早知道了。你夙孽甚重,再不用功,老
    往臥眉峰作什?
    (鄧隱知被識破,臉上一紅,便未往下再說。)
    
    
8**時間:接上 地點:石室
    (三人隨去室內一看,內中几榻用具,無不齊備,並有丹爐藥灶之類。)
申無垢:(笑道)這好地方與你修煉,意還不足,看你將來怎好?
    (三人當日便在一起練習,鄧隱夫婦也未回家。)
    
    
9**時間:後來 地點:同上
    (鄧隱愛極無垢,因三人同習,無垢雖另有一間居室,礙著任壽,不便說笑親熱。
    (每在暗中催促申無垢回去,申無垢均不理會。)
    
    
10**時間:某日 地點:同上
    (申無垢告別,回臥眉峰去。
    (鄧隱見她一走,以為可以追去親熱,好生心喜。
    (任壽獨自用功,入定打坐。
    (鄧隱等了一會,悄悄起身,便立往臥眉峰追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