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峰頂山洞中
    (  第四回 對枰試藏珍 紫電青霜森劍氣  深宵尋異境 清溪明月豔桃花
    (任壽心中大喜,相隔又近,往前一探身,剛用右手把雙匣接住,猛覺身後奇亮。
    (回顧紫郢、青索雙劍,光芒大盛,暴長了好幾倍,正在向外掙扎。
    (劍鋒伸縮不停,精芒電射,耀眼欲花。
    (任壽知道劍將還匣,時機已迫,忙用收法朝前一指。
    (剛將匣口朝外,紫郢、青索雙劍忽似驚虹電射,連掙兩掙,離峰而起,對準自己飛來。
    (任壽看出玉圭妙用,行法時雙手倒換,本是極快。
    (一見飛劍來勢純熟,試用玉圭朝前一指,紅光二次飛起,雙劍竟被擋住。
    (經此一來,看出寶光竟能隨意伸縮,越發心定。
    (便用寶光指住雙劍,任其緩緩飛來,手中劍匣往上一抬。
    (方覺冷氣逼人,毛髮皆立,瑲瑲兩聲,寶光斂處,劍已入匣。
    (試用手握劍柄,往外微拔,地的一聲龍吟,那青索劍宛如一道碧電,出匣尺許。
    (拔將出來再看,和常劍差不許多,只是形制奇古,寶光強烈。
    (微一舞動,劍上芒尾立似靈蛇吐信,閃爍不停,最長時光芒竟達丈許以上,紫郢劍也是如此。
    (雙劍一柄頭作龍形,前有長鼻;一柄上盤青蛇,糾結如繩。
    (試了幾次,收發均無異狀,並能由心運用,後又試出握在手裏當兵器,也能一樣運用。
    (任壽方自狂喜,忽然想起)
任 壽:此次好些遇合,全由鄧隱而來,當初又曾約定,無論是何法寶飛劍,俱都平分。只不知他人在何
    處?如往臥眉峰尋那神僧,為何至今不見回轉?且喜法寶飛劍巧得到手,何不趕往尋他,大家高
    興?也顯得弟兄義氣。
    (心念才動,便聽壁中風雷又起,四壁搖搖,似要崩塌神氣。
    (任壽卻是知足,雖聽風雷之聲與前聞相似,不特未生貪念,反覺得意不可再留。
    (又忙著去尋鄧隱,便一手拿了翠峰,當時便退了出來。
    (任壽剛出內洞,猛覺身後霞光連閃,似有一股極大力量由後湧來。
    (再也立足不住,未容回顧,便被逼出外洞,忙往洞側山徑跑去。)
    
    
2**時間:接上 地點:洞上
    (任壽剛到上面,便聽一片隆隆之聲響過,緊跟著山崩地裂,一聲大震。
    (俯視身後,原洞已然合攏。
    (任壽不禁吃了一驚。
    (由於只顧忙著尋找鄧隱,也忘了回轉鄧家。
    (因服靈藥,也忘了饑渴,只覺身輕體健,心神爽快,並未留意,一路飛步前行。
    (試再加遠,也是輕輕一躍,毫不費力,便已飛過。
    (任壽本就心急,便飛一般往前馳去。
    (一路躥山過澗,縱躍攀援,端的捷逾猿鳥,其行如飛。)
    
    
3**時間:接上 地點:山峰
    (任壽正走在高興頭上,遙望前面,有一峰矗立,嵐光如帶。
    (白雲繚繞,橫亙山腰,上面嘉木蔥蘢,形勢十分靈秀。
    (細查附近景物,知道臥眉峰已將到達。
    (便照鄧家老僕所說,往峰下趕去,快要到達,忽見大溪前橫。
    (因值日前大雨之後,山洪暴發,遠近山水由此匯流,往老河口流去。
    (所經正是溪面最寬之處,兩岸相隔竟達十餘丈。
    (又見溪流太猛,奔騰澎湃,聲若雷轟,看去聲勢驚人。
    (任壽只得沿著溪流,往上走去。
    (見空山寂寂,四無人蹤,時見麋鹿遊行,白鶴沖霄,飛鳴翔集。
    (對岸洞壑玲瓏,花樹繁茂。
    (側面崖壁上又掛著兩條瀑布,玉龍夭矯,飛舞而下,直墜溪中。
    (俯視下面,水煙溟蒙中,飛濺起千重玉雪,億萬銀花。
    (越顯景物清麗,仙景無殊,瀑布發源之處,已到盡頭。
    (峭壁排空,削立百丈,上面苔滑如油,又肥又厚。
    (細查形勢,簡直無路可上。
    (方悔走錯了路,想要回身,猛聽見對崖唱歌之聲。
    (其音宛如龍吟,與附近泉響松濤互相應和,合成一部極雄渾美妙的音樂,聽去十分娛耳。
    (任壽抬頭一看,對岸大片松林中,似有一人,口發狂歌,手舞足蹈,正在邊唱邊走。
    (那人是一個矮胖和尚,赤著雙腳,身穿一件破舊僧衣,又長又大,身後拖有一兩尺長。
    (走起路來連跳帶舞,瘋瘋癲癲,神態十分滑稽。
    (那和尚所發歌聲,宛如黃鍾大呂,響振林樾,隔老遠便覺震耳。
    (任壽見瘋和尚似要繞林走去,連喊)
任 壽:神僧老禪師留步,容弟子過來拜見。
    (和尚並未理會,快要走往松林深處。
    (任壽猛一眼瞥見兩岸上下相隔雖有三四十丈,中心壑底長年受那激流沖刷,越淘越深。
    (兩岸本是石質,上面水寬,壑底溪流最窄處才只丈餘,並且均有斜坡。
    (立就斜坡急駛而下,越過溪水,再往對崖飛馳,趕進松林。)
    
    
4**時間:接上 地點:松林
    (和尚正往松林盡頭崖壁後轉去,因為僧衣長大,拖泥帶水,行動似頗遲緩,歌聲也剛住不久。
    (任壽知能追上,忙即趕去。
    (及至轉過崖去一看,倏地眼前一花,神僧不知何往,面前卻現出一片奇景。)
    
    
5**時間:接上 地點:崖後
    (原來崖那面也是一道溪流,春波溶溶,清可見底,水流卻不甚急,漲將齊岸。
    (來路這面,沿溪儘是垂楊高柳,對岸滿是桃花,比起初來桃花坡所見還要繁豔。
    (桃林深處,現出一幢精舍,四外繁花環繞,燦若雲錦。
    (門前空出一片草地,淺草成茵,整齊如剪。
    (桃林旁邊,放著幾件坐具,如琴几、玉墩、棋桌之類,多是羊脂白玉所制。
    (景物清麗,從來少見,料是山中高士所居。
    (和尚又到此不見,決計過溪尋那人家一問。
    (溪不甚寬,本可躍過。
    (因覺當地主人不是庸流,冒昧登門,又是縱將過去,有失敬意,並還近於賣弄。
    (遙望溪水,蜿蜒如帶,上流頭似有朱欄橫跨水上,忙即趕去。)
    
    
6**時間:接上 地點:園林
    (到後一看,果是一橋,紅欄低亞,十分華美。
    (一頭垂柳條條,低浮水面;一頭通著大片桃林。
    (前見房舍,早被花樹擋住,這時重又出現。
    (橋對面並有一條用五色石子砌成的花徑,寬約丈許,兩旁種滿草花,五色繽紛,甚是整齊好看
    (,似與林中精舍相連。
    (任壽略一端詳,走過橋去。
    (林中忽飛起一道銀光,宛如長虹貫日,破空直上,映著黃昏前的日華,比電還亮。
    (那銀光剛到空中,好似發現生人登門,重又掉轉,朝自己頭上飛來。
    (快要臨近,在離地十餘丈處略一盤旋,忽又升空往東南方飛去,隱聞光中有人笑語之聲。
    (任壽忙把衣冠一整,正待前走,忽見前面花徑上走來一個肩挑花鋤的垂髫少女。
    (前頭鋤柄上挑著一個平底花籃,中有幾枝桃花,花朵特大。
    (隱聞異香,花也疏落落的,比起沿途所見桃花不同。
    (少女好似採花經過,忽見來了生人,面現驚疑之容。
    (任壽並不因為對方年幼而存輕視,見其立定,朝著自己上下打量,忙即躬身為禮,笑問道)
任 壽:仙姑,此是何處?哪位仙長居此?可容塵凡下士登門拜見麼?
    (少女先頗驚奇,及見對方言動謙恭,尊之為仙,由不得笑了起來。
    (任壽見她聞言也不回答,只管憨笑,方覺此女生得十分娟秀靈慧,怎的問話不答,一味憨笑?
    ()
旁 白:(忽聽桃林深處靈鵑嬌呼)二妹,怎還不來,和誰說話?難道這裏還有外人來麼?
秋 雁:姊姊快來,你看這人是怎麼來的?
    (又一垂髫少女由花林中走出,見了任壽,也是面帶驚疑之容。)
靈 鵑:大姑剛走,此人想已早到,無論如何,也必看見。就說他能穿入禁地,大姑怎會置之不問,各自
    飛走?莫非又是那位老人家引來的不成?
    (靈鵑較長,自一見面,便緊盯任壽腰間所佩雙劍和手中法寶。
    (任壽來時,原將雙劍掛向腰間,玉圭藏向胸前。
    (只那翠峰高約七寸,約有兩寸來粗,無處存放,始終拿在手上。)
任 壽:二位仙姑所說大姑,可是方才駕著一道銀光飛走的麼?
秋 雁:(驚問)那正是我大姑,你怎認得?
任 壽:我只看到劍光,無緣得見本人。
秋 雁:(笑道)原來你是無心至此,和我們鄧叔一樣,怪不得喊我仙姑呢。
任 壽:(大喜)你說的鄧叔,莫非便是住在桃花坡的鄧隱?
秋 雁:正是,莫非你便是鄧叔新拜兄弟麼?
任 壽:是的,我正在找他。請問二位姑娘如何稱呼?
秋 雁:我名秋雁,她叫靈鵑。
    (二女見任壽人甚和善,隨即談起。)
    
    
7**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秋雁之言化為影像)
    我大姑名叫申無妄,二姑申無咎,俱是散仙。
    此地是武當後山臥眉峰,為三姑申無垢隱居之所。
    因三姑生就仙骨仙根,將來成就,實在兩位姊姊之上。
    但大姑深恐機緣未至,誤入旁門,便在此闢建房舍,令其隱居,以待良機。
    三姑最喜桃花,兩位姐姐特意在海內外搜尋了好幾百株異種,把方圓二百畝內全都種滿。
    其中一種名為長春桃,花開四季,終年不斷。
    每樹年結仙桃十二枚,其大如瓜。
    常人服了,可以長生不老,消災延壽。
    山居四圍均用仙法封禁,平日休說桃林,連那溪水也看不見。
    外人眼裏,只是一條絕壑,對岸不是怪石如林,便是雲霧堆滿。
    除卻常時往來本山與大姑交厚的瘋和尚外,從無外人登門。
    前數日鄧叔不知怎會越過禁地,遊山來此,見桃花盛開,留連不去。
    三姑見有男子登門,一時緊張,將埋伏發動。
    等到來人受傷,毫未抗拒,方始警覺,將他放下,人已受了重傷。
    三姑見鄧叔英俊豪爽,性情強毅,再四挽留他在此養傷。
    
    
8**時間:接上 地點:園林
任 壽:(急道)二弟傷勢如何?能否容我探視?
靈 鵑:(笑道)若是鄧叔還在,我們早就帶你去了。
秋 雁:今日清早,三姑往他房內撫琴對談,瘋老前輩忽然走來,贈了兩粒丹藥,當時治好。
任 壽:瘋老前輩?
秋 雁:後來瘋老前輩談起,紫青雙劍已經出世。鄧叔一聽就急著要回去,我們三姑怎麼勸說都是無用,
    這陣子兩個人已經走了多時。
    (任壽聞言,才知鄧隱曾在此養傷,現已回家,好生心喜。)
任 壽:二弟等一會走就好了,紫青雙劍被我無心得到,正拿來給他看呢!
靈 鵑:(大驚)紫青雙劍被你得到?真的?
秋 雁:瘋老前輩說過,紫青一出,群魔披靡,能不能讓我們開開眼界?
任 壽:(笑答)這雙劍寶光太強,不宜炫露。
靈 鵑:這裏禁制已全發動,寶光劍氣絕不至於被人發現,略試無妨。我姊妹只想一開眼界,便放你走如
    何?
任 壽:我也只剛剛到手,還不知用法。
秋 雁:(嗔道)一個凡人,怎配得此至寶奇珍?我們也拿不準你深淺和所說真假,可是你不讓我們見識
    ,也決回不去。不信,回頭再看,就知道了。
    
    
9**時間:接上 地點:霧中
    (任壽回望,身後白雲堆滿,來路已成了一片雲海,白茫茫上與天接,哪還分辨得出道路。
    (再看前面,二女也已失蹤,全身立陷雲霧之中)
秋 雁:(嬌笑道)任叔莫怪,你和鄧叔是弟兄,我們小輩決不敢於無理,只不過想看此寶威力而已。聞
    說紫郢、青索雙劍前古奇劍,一經合壁,多厲害的禁制也難阻擋。如果是真,這裡小小禁制,只
    請一試,自能衝過。
    (任壽不知對方用意,也不知此舉是否可行,但因急於回去與鄧隱相見,迫於無奈,想了想,問
    (道)
任 壽:我一則不知此劍威力大小,二來目前不明方向,只恐無心出手傷人,或是毀傷主人靈景,能否請
    加指示一二?
秋 雁:不妨,這裡自有禁制防護,你要回去,只要轉向正後方即可。
    (任壽做事穩重,為怕雙劍難以駕馭,便先把玉圭取出,手掐法訣,朝前一指。
    (一股紅光剛才飛射而出,前面白雲立被衝破了一條雲巷,雲煙飛揚中,發現溪水前橫。
    (滿擬雙劍無須取用,只將寶光指定前面,便可沖雲而過。
    (不料二女狡獪,靈鵑天性刁鑽,看出對方心意。
    (一面把當地埋伏一齊發動,一面疾呼)
靈 鵑:任叔,不將雙劍發出,莫要想走。再不取用,受驚莫怪。
    (任壽正指寶光覓路前行,猛覺眼前一暗,緊跟著風雷水火之聲同時大作,四外茫茫,暗如深夜
    (。
    (黑影中現出大蓬雷火,無數金刀,排山倒海,狂湧而來,聲勢猛惡,甚是驚人。
    (任壽畢竟初次經歷這等猛惡的場面,立時情急,更不暇再顧別的。
    (任壽初意二女志在觀劍,只要將劍取出,略一演習飛舞,便可脫身。
    (便用左手持圭,右手端著翠峰,口中疾喊)
任 壽:二位姑娘不要逼我,全取出來就是。
    (任壽匆匆準備停當,如法施為,紫郢、青索雙劍立化為兩道長虹,飛舞而出。
    (那雷火金刀原本已經快要湧到面前,這時吃劍光往外一擋,竟如雪遇火,紛紛消滅。
    (任壽見雙劍如此靈效,心中大喜,忙指劍光,往前掃去,試驗雙劍是否能將主人禁制破去。)
    
秋 雁:(驚呼)快收仙劍,莫傷我們。
    (同時眼前一亮,金刀無影,雷火全消,連那雲霧也同散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園林
    (現出天光,一輪落山斜陽,正射在大片桃林之中,花光瀲灩,映射起無限霞輝,奇麗無濤。
    (目光到處,瞥見二女各縱著一道銀色遁光,滿林飛逃,紫郢、青索雙劍分追在後,相隔已不甚
    (遠。
    (劍光所過之處,那萬樹桃花稍被劍上芒尾掃中,便成粉碎。
    (一時殘花亂落,宛如紅雨,映著斜陽,滿天飛舞,頓成奇觀。
    (任壽見狀大驚,忙以全力用寶光將劍光裹住,不令前進。
    (誰知吃力異常,雖仗玉圭之力將其制住,也只進勢稍緩,仍是追逐不捨,始終收它不回。
    (秋雁、靈鵑二女無奈,分頭逃走,雙劍也分兩路追趕。
    (玉圭紅光雖也分成兩股,光力便弱。
    (秋雁、靈鵑再如東西飛逃,任壽更是無法照顧。
    (任壽一面忙著回收,一面疾呼)
任 壽:二位姑娘,快合為一路,免我照顧不到。
    (秋雁、靈鵑先因事出強求,心疑任壽故意使其難堪,年輕好勝,不由愧憤交集。
    (聞言回顧,見任壽也是手忙腳亂,滿臉惶急之容,方始相信。
    (忙照所說,並在一起,向前飛逃。
    (總算雙方俱都機警,雙劍威力雖猛,畢竟此舉由於二女妄發埋伏,激動劍上罡煞之氣。
    (事乃氣機相引,所生反應與劍主人心意違背,又被玉圭制住,要差不少威力。
    (任壽先因手持二寶,難於兼顧。)
任 壽:兩位姑娘,快繞到我身後來!
    (這時紫郢、青索雙劍已被秋雁、靈鵑引往林中一座小峰之間,二人兩劍,走馬燈也似,環峰而
    (馳。
    (秋雁、靈鵑聞言,也立即掉轉方向,向任壽後方飛來。
    (任壽手掐劍訣,全力回收,又將玉圭寶光發出,攔向秋雁、靈鵑後方。
    (雙劍果然回勢較緩,再被寶光一擋,便即停空而立,劍芒漸漸縮小。
    (秋雁、靈鵑也已到任壽身後,嚇得花容失色,面紅氣喘。
    (任壽方覺僥倖,不曾傷人。
    (再看那幢青霞,高達丈六,離地丈許,停空不動。
    (比起洞中所見,要大數十倍。
    (又不知道收縮之法,方才原是冒險發出,這麼大一幢寶光,心正為難,如何帶走?
    (秋雁、靈鵑驚魂乍定,見任壽所用飛劍、法寶如此神妙,俱都驚贊不置。
    (任壽心中愁急,更恐寶光劍氣太強,引來妖邪。
    (急切間打不出主意,只得先收雙劍,看那神峰能否縮小,再作計較。
    (立把心氣沉穩,運用真氣,先試收劍。
    (只見紫青兩道光煞,精芒電射,伸縮不停,彷彿兩邊都在爭奪,那劍無所適從,竟不能如意收
    (轉。
    (任壽初得奇珍,不知此中微妙,儘管平日剛毅鎮靜,到此地步,也自不免發愁。)
旁 白:(忽聽明河低語道)雙劍煞氣太重,回去照你平日所習坐功,全神目注此劍,真氣吸引,不消多
    日,便能由心應用。倒是你這靈翠峰乃九天仙府至寶奇珍,不特能大能小,內中並有兩儀六合諸
    般妙用。此時我暫借一用,彼此有益。
    (任壽此時仙緣快要遇合,處處福至心靈,加以素來量大知機,一聽語音就在耳旁,四顧卻不見
    (人。
任 壽:(笑道)多蒙仙長好意,悉隨尊便。只請現出仙容,使弟子稍微領教如何?
旁 白:(明河)道友太謙,樗散子對於道友,尚不肯以師長自命,何況於我?此時此地,不是你我良晤
    之所,不久自會相見。事不宜遲,請道友收劍便了。
    (任壽因為收劍艱難,心正疑慮,聞言姑且二次回收。
    (才一施為,雙劍光華突然暴長,劍尖上並有一股細如遊絲的光線十分剛勁,直射峰尖。
    (兩下裏互相伸縮,也分不出由何方發出。
    (時未容轉念,只聽一聲輕雷,帶著一蓬銀色火花,突自峰頂冒起。
    (本是一大蓬向外激射,才一出現,只閃得一閃,忽分為二。
    (火花被雙劍尖上光線裹住,一閃無蹤,劍立縮小回飛。
    (任壽伸手一招,雙劍便自投入匣內。
    (同時一片金雲罩向那幢青霞之上,恰將翠峰裹住,連閃幾閃,一齊縮小,先往斜刺裏花林深處
    (飛去,一閃不見。
    (隨聽破空之聲穿雲而來,宛如流星自空下瀉,落地現出一人。
    (任壽剛看出是前見和尚,一道金光已由右側湧起,當中好似裹著尺許長一幢青色霞影,其急如
    (電,帶著風雷之聲,往東南方密雲層中破空飛去。
    (瘋和尚一見,滿臉都是憤怒之容,大喝)
瘋和尚:難道我還不知此中因果,要你多管閒事?
    (隨說,大袖展處,滿地紅光,瘋和尚人已不見。
    (再看前頭金光,早穿入遙天密雲之中。
    (紅光後起,流星趕月一般,由後追去,晃眼相繼投入雲中不見。)
旁 白:(天都)這瘋和尚與我為弟兄之交,他因犯清規,現正受師嚴罰。乘他被我同伴明河引走,我特
    意留下,和道友略說幾句。道友累世修積,今生成就極大。瘋和尚對你十分看重,決無惡意。因
    此時愚兄弟不便露面,請朝西北方一看,便知形貌了。相見當不在遠,等將法寶奉還時,再作長
    談吧!
    (任壽聞言忙照所說抬頭一看,果見西北方高空中現出一片霞光,中擁兩個老人,都是白髮童顏
    (,慈眉善目,頷下各有一部銀髯,身材微胖。
    (一個略微高些,手持一根朱紅色的拐杖,上掛葫蘆,形制古雅;另一個稍矮,腰懸長劍,左手
    (端著那座小翠峰,望去和畫上仙人一樣。
    (剛看出兩老人在朝自己微笑點頭,高的一個把手一揮,一片青色雲煙似風吹過,立同隱去。
    (任壽側顧秋雁、靈鵑站在一旁,面有愧容,正要開口慰問。
    (一道紅光自空飛墮,正是瘋和尚飛回,怒容已斂,笑嘻嘻手指任壽罵道)
瘋和尚:你真沒出息,到手寶貝,又被人巧借了去。本來一人一半,這樣便成三條腿,看你如何分人?
    (任壽聞言,慨然答道)
任 壽:弟子如無鄧隱,無此仙緣遇合。即此已出於望外,如何還敢再起貪心?修道須仗自身修為,不在
    僥倖。至於法寶被二位老仙借去,那也是緣,何足道介。
瘋和尚:(哈哈笑道)你果然是好,無怪樗散子誇你,真有一點意思。既然這樣,我送你回去如何?
    (秋雁、靈鵑在旁正朝瘋僧行禮,靈鵑道)
靈 鵑:老前輩,這位任叔真好。我想三姑少時必回,意欲連老前輩一齊請到裏面,等我三姑回來吃上幾
    杯,再走如何?
瘋和尚:(罵道)放屁!不是你兩個淘氣,人家早已回家,怎會被天都、明河兩個老不死的趕來,把那最
    好的一件法寶借去?我還沒和你們算賬呢。以為我瘋和尚只要有酒吃,便由你們擺佈麼?今天我
    老人家偏不吃酒!
靈 鵑:(笑道)瘋老前輩如不賞臉,以後再犯饞癆,沒地方找酒,休怪我們小氣。
瘋和尚:(笑道)你兩個小鬼不要高興,此人將來也是你們剋星,到時就知厲害了。
    (任壽原本急於回去,見瘋和尚不住和二女說笑,已然答應同行,不好意思再催,只得說道)
任 壽:二位姑娘,我出來時久,恐我兄弟想念,改日還要登門拜訪,向三位仙姑領教呢!
瘋和尚:(忽然大怒道)你忙著回去,嫌她們討厭麼?
    (任壽見他瘋瘋癲癲,也未理會。
    (瘋和尚也不再理秋雁、靈鵑,拉了任壽,便往前跑,邊走邊說道)
瘋和尚:談得好好的,正在高興頭上,偏要趕回惹厭!你這等心急,走起路來,如追我不上,該怎麼說法
    ?
    (  第五回 桃花牽孽債 男歡女愛不羨仙  禁網累仙機 女怨男哀難為道
    (任壽見他生得肥頭大耳,身材又矮又胖,偏穿著一件又肥又大的僧衣,拖著兩片破爛草鞋。
    (走起路來絆腳礙手,無論如何也跑不快。
    (如非先前目睹神奇,說好同行,換在尋常,早已謝絕,先自上路了。)
任 壽:(笑答)除非老禪師不嫌棄濁骨凡胎,攜帶弟子空中飛行,要是地上步行,自信還能追隨。
瘋和尚:(哈哈笑道)是真的麼?
    (任壽聞言,忽想起對方是有道神僧,自來真人不露相,如何能與打賭?忙道)
任 壽:弟子怎敢放肆,只是急於回去,如蒙攜帶,無不唯命!
瘋和尚:(笑道)你這人果然誠實,毫無虛假,我只好實話實說。道佛同源而異教,道家講究道法自然,
    多生累進,逐步修為。佛重明心見性,一念可結萬緣,而萬緣又生於一念。我昔年因己嗔念未除
    ,誤犯師規,被逐出門牆。這些年來受盡災厄危難,只為化果為因,消災去孽。
    我結廬在西崑崙絕頂星宿海後、唐古剌山黑風窩旁一座崖洞裏面。有件事需你協助,你累世修為
    ,不特根骨福緣並世無兩,為人更具至性厚德,言出必踐。若你答應,必須全力以赴,卻是反悔
    不得。
    (任壽一聽修道人應為之事,自無不允之理。)
任 壽:既是除惡積善,便無老禪師之命,只要知道,也是義不容辭。弟子遵命,到時必往便了。
瘋和尚:如此甚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任壽平日不輕然諾,話已出口,連答)
任 壽:弟子怎敢食言。
瘋和尚:向你借法寶的兩個老人,一名天都,一名明河,人太謹慎小心。他們想與你結為忘年之交,還寶
    時聞知你所答允之事,恐你涉險,必加勸阻,你卻不可聽從。
    (任壽忙著回見鄧隱,初意瘋和尚必用法力送其起身,比自己走要快得多。
    (及見上路之後,只顧說話,走了一陣,還只過橋兩三里路,心正不耐。
    (見他還在絮聒不休,忙笑答道)
任 壽:弟子已然應命,任是何人勸阻,也無用處。
瘋和尚:有道是君子易交,小人難防!你那二弟鄧隱正與良友談心,故此想你到遲一點。既然忙著回去,
    可見為人忠實,毫無私念。早點到達,與此女先見一面,日後便於來往,使她早見奇珍也好。
    (說罷,把那又肥又大的袍袖微微一擺。
    (任壽聞言,知要行法,忙即留神查看。
    (見瘋和尚拉了自己,仍是並肩同行,開頭並未覺異,人也不曾飛起,依舊步行。)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