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東晉末年 地點:孝感-善人村
    (  第一回 濁世見凶災 奇人浪跡天涯  仙山逢妙事 赤子甘入地獄)
旁 白:(說者之言化為影像)
    東晉末年,湖北孝感縣離城十六里,有一善人村。
    村人大多姓任,聚族而居。
    中有一家,乃任氏么房,主人任幹,是個博學之士。
    任幹做了兩任縣令,五十歲上便即歸隱。
    因其平日居官清廉,好客喜施。
    不特沒得一個造孽錢,反把祖遺田產耗去大半。
    任幹有四子,長子任孝,宦遊時已死;次子生時,因值祖母生日,取名任壽;三子任節,么子任
    義。
    任壽聰明異常,讀書十行俱下,過目不忘。
    但是頑皮也到了極點,頗遭人厭。
    其長相又瘦又乾,貌不驚人,卻自信篤篤,每每自行其是。
    任妻周氏,也是世家望族,因嫌任壽頑皮,而幼子乖巧,難免偏心。
    自來知子莫若父,任幹早看出次子剛毅忠勇,天性最厚。
    雖然不得乃母歡心,任壽從無絲毫怨言忤色。
    只因天性好動,愛管閒事,惹出不少事故,以致時受責打。
    其實任壽所行所為,合理的多,並非尋常頑童可比,為此乃父對他格外鍾愛。
    任妻以為丈夫偏心,對任壽越發厭惡。
    人情無真是非,家人親族見任妻不喜,再一附和,任壽更成眾矢之的。
    任氏詩禮之家,尊卑長幼之分甚嚴,任壽的冤枉氣不知受了多少。
    但他恐父親知道,徒增困擾。
    即令受了委屈,他也咬緊牙關,從不吐露半字。
    任幹歸田之後,每喜結伴外出遊山,任壽照例隨行。
    這年夏天,任壽已十五歲,偏因出行前染了風寒。
    任父所邀遊伴都是師友之交,行期已定,不能更改,便將任壽留在家中。
    誰知第二日,任壽的病不藥而癒。
    因父親不在家,母親耳軟,嫂和叔嬸多視自己如仇。
    起初也頗小心,終日獨坐書房,門都不出。
    骨肉連心,任妻並非絕情。
    只是任壽淘氣惹事,再一遇父親呵護,老夫妻賭氣使然。
    及見丈夫走後,任壽除晨昏問安視膳而外,終日苦讀。
    時天氣酷熱,老師都告假回家避暑,任壽病後體弱,偏生獨守在書房以內。
    想想兒子是自己生的,以前毒打,委實太過。
    再想任壽不論遭受何等重責,從未向父親面前說過一句,甚至多方隱瞞。
    
    
2**時間:接上 地點:書房
    (任壽在書房內讀書,任妻走進屋去,笑說)
任 妻:天氣太熱,你還是到後園涼爽一會,免得苦讀受暑。你不合群,又喜惹事,只不要走出園門便了
    。
    (任壽得到母氏慈愛,喜出望外,幾乎流下淚來。)
任 壽:(連忙笑答)以前兒子不孝,淘氣惹事,累娘生氣。現在兒年漸長,日前病中醒悟,決計痛改前
    非。只求娘不生氣,任人打罵欺侮,決不計較。
任 妻:(作色道)你不欺人,誰來欺你?快到後園洗澡乘涼,也該吃夜飯了。
    (任壽見母面有怒容,不敢再往下說,只得連聲應諾。)
    
    
3**時間:接上 地點:菏池畔
    (任壽獨往後園取水沐浴,換上新衣,獨坐荷池柳蔭之下納涼,等吃夜飯。
    (坐了一會,聞得園外喧嘩之聲,任壽走往園門一看。)
    
    
4**時間:接上 地點:園門外
    (任壽迎頭遇見兩個年長同宗。)
同 宗:鄰村劉家為爭河水,將本村人打傷了好幾個。今日雙方集眾評理,一個不巧,還要發生械鬥呢!
    
任 壽:(忿道)怎麼劉家人老鬧事?
同 宗:他兒子在朝中當大官,我們這些小老百姓,誰不怕他?
任 壽:(怒道)簡直欺人太甚!我去看看再說!
    
    
5**時間:接上 地點:河邊
    (任壽到後一看,雙方聚人甚眾,有的還拿著刀槍器械。
    (只等一聲號令,便即動手,大有劍拔弩張之勢。
    (另有數人,似是鄰村長老,想要從中說和。
    (無如一方理直氣壯,一方倚勢凌人,雙方說話強橫,正在相持不下。
    (任壽正看得有氣,猛覺身後有人拉了自己一下。
    (回頭一看,乃是平日最信服的余道人。)
    
    
6**時間:以前 地點:幻境
旁 白:(說者之言化影像)
    任壽性雖剛烈,對人卻最仁慈,平日惜老憐貧,好行善事,大有父風。
    乃父深知愛子為人,拿些錢也是施捨寒苦,於是無求不允,從不阻止。
    那道人身材矮小,正當中年,三年前由別州來到當地。
    憑著一雙空手,在人家祠堂後面闢了塊荒地,種了畝許菜園,將就度日,看去十分清苦。
    村人因他對人謙和,輕易不出門一步,誰也不曾留意。
    任壽觀察敏銳,年前偶在無意之中,發現道人從不舉火。
    所種蔬菜,也似藉以掩飾,多用作周濟寒苦。
    任壽心中奇怪,始而藉故攀談,漸漸升堂入室。
    道人自稱姓余,沒有名字,無親無友,向無外人登門。
    因其規避極巧,態度溫和,看去毫無異狀,村人習久漸安。
    最初,任壽是因雙方閒談間,隨同走進其室中。
    
    
7**時間:接上 地點:小廟
    (任壽入門一看,裏面只有一榻一几,四壁蕭然,更無長物,簡直連個水火之物都沒有。)
樗散子:我知公子義俠好善,現有一為難之事,不知可能相助麼?
任 壽:只要力所能及,但請告知。
樗散子:我要十兩銀子。
任 壽:十兩夠嗎?
樗散子:夠了。
    
    
8**時間:以前 地點:幻境
旁 白:(說者之言化影像)
    任壽立刻回家,向父親要了十兩銀子,交給道人。
    由此道人時常開口求助,多少不等。
    事也真巧,道人每次開口,都是任壽力所能及,並沒有為難的時候。
    任幹雖知愛子不會亂用,但是要錢回數太多,又非大富之家,便向愛子詢問用途。
    任壽照實說了,任幹也覺奇怪,暗中向村人打聽,均說道人安分守己。
    任幹素來灑脫,相信道人必無惡意,也就放到一邊,可是道人從此卻不再開口。
    日子一久,連任幹也覺奇怪起來,覺著事情太巧,故意命任壽送去幾兩銀子。
    
    
9**時間:接上 地點:小廟
    (余道人固執不收,笑說)
樗散子:前借銀兩,原為府上積福消災。府上現在家景不甚寬裕,以後再說吧。
任 壽:道長為何不動水火?
樗散子:出家人山行野宿,慣以瓜果果腹,不需水火。
    
    
10**時間:以前 地點:幻境
旁 白:(說者之言化影像)
    余道人學識淵博,尤精道術,任壽常向道人請教修煉之法。
    道人有問必答,而且常教任壽打坐吐納之術,任壽學習甚勤。
    道人常暗中借話示意公子不是塵俗中人,最好出家,可免許多孽難。
    任壽年紀雖輕,對於世情卻極淡薄,早認為人生朝露,無什意思,聞言深以為然。
    只說父母在堂,親恩未報,且待將來再說。
    任壽年歲漸長,越看越覺道人氣度沖和,眉宇間似有道氣,由不得心生敬仰。
    任壽事之如師,兩人也越來越親近。
    這次患病甚重,本非短時期可癒。
    昏迷中任壽偶然想起道人所傳打坐之法,說可祛病延年,如法一試。
    始而心神煩躁,呼吸艱難。
    及至耐心靜坐下去,先用下層功夫,將竅守住,不多一會,豁然貫通。
    等到氣機流行,走完了一周天,出了一身冷汗,輕快許多。
    再試上層吐納,澄神定慮,潛光內視,又坐了兩個時辰,病便霍然而愈。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