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夜 地點:鐵硯峰洞穴中
    (上官紅拎了妖鬼,與呂靈姑到洞中一看,那地方深居懸崖之下,絕壑中腰,相隔地面不下百丈
    (。
    (由上俯視,暗影沉沉,一片深黑,望不見底。
    (壁間滿是數百年以上古藤,雜草怒生,荊榛密佈,全無可著手足之處。
    (岩突峰高,天光全被遮住,一絲不透,終古冥冥如夜,端的險僻幽暗,似如鬼域。
    (那株小松看去不大,實則結根年久,樹幹甚粗,盤屈於峭壁之上。
    (劍光照處,形勢奇詭。
    (上官紅尋到樹後小穴,見那鎮物乃是一道符籙,上有好些惡鬼之形,畫滿在穴壁以內。)
上官紅:(笑對呂靈姑說)我當是什麼鎮物,原來是妖鬼所畫的代形邪法。請師叔稍退,待我破它。
    (隨說,由身畔革囊中取出一物,退出兩丈以外,再發出去。
    (便有一片銀光飛起,向那一帶崖壁一聲雷震,將那小松劈成粉碎。
    (煙霧飛揚,無數猙獰魔鬼剛飛起來,便吃銀光罩住,包圍成了一團,只閃得幾閃,便沒了影。
    (上官紅待把太乙神雷連發出去,妖徒見狀,知道仇敵法力實非尋常,再使詭詐,白白惹惱敵人
    (。
    (門戶所在已然說出,如被雷火攻穿進去,勢更不妙。)
妖 徒:仙姑停手,無須如此費事,鎮物已破,神幡即要飛起。請把寶光撤去,照我所說施為,門戶便可
    出現,省事多了。
    (上官紅便把銀光收回,果見松根附近磐石無故向側移動。
    (跟著晃悠悠升起一面妖幡,因是邪法已破,起得頗緩,升出原地約有丈許,停住不動。
    (幡乃黑煙凝成,中間擁著一個白骨森立的猙獰惡鬼。
    (上官紅遙指那幡,用真氣催動,剛待晃動,便聽壁中有男女聲音說話。)
旁 白:(月嬌道)外面雷聲邪法已破,必是你二人的救星到來攻這地穴。乘此時機,我將你二人放將出
    去,以免來人急切間攻不進來。照我前後行為,無論哪一方得勝,均不容我活命。只請裘表弟向
    請仙長求說,不將我消滅淨盡,就是萬幸了。
    (另外兩個男的,似在勸令同出,爭論頗急。
    (呂靈姑聽出有裘元兒口音在內,忙喊)
呂靈姑:裘師兄你在哪裡?
    (說時,幡已連連晃動,突地煙光變滅,地穴門戶便自現出。)
    
    
2**時間:接上 地點:地穴
    (對面一條極高大的甬路,裘元兒同了妖徒甄濟、鬼女月嬌在內,上官紅忙和呂靈姑同妖徒飛將
    (進去。
    (裘元兒見了呂靈姑,忙喊)
裘元兒:呂師姊,這是我表兄甄濟和鬼老的女徒月嬌。他二人以前雖在鬼老門下,乃是迫於無奈,並非本
    心,請師姊告知同來這位仙姊,不要傷害他們。
    (說時上官紅見那甄濟已受妖女暗示,跪在面前,滿身俱是邪氣籠罩。
    (月嬌雖促令甄濟跪倒,自己反而泰然站在甄濟身旁,也不逃,也不跪下求饒,若無其事的樣子
    (。
    (雖是生魂煉成的形體,相貌身材也頗美豔,只是邪氣甚重,不能倖免。
    (上官紅正要喝問,呂靈姑已引裘元兒過來相見。
    (二人匆匆禮敘之後,上官紅便問裘元兒)
上官紅:這裡當是地穴出口,裘師叔受那邪法圍困,並且穴中還有不少鬼女妖姬俱精邪法,怎得脫身到此
    ?那些鬼女妖姬何在?
裘元兒:(指著月嬌道)是月嬌姊姊冒了生命危險,將我救出來的。
    (上官紅因月嬌身在妖鬼門下多年,習染已深。
    (如放出去,是否將來不犯舊習,改行歸善,實拿不定。
    (月嬌本來昂立一旁,神情甚傲,及見二女神態和善,似無惡意。
    (裘元兒、甄濟又在旁極力代為勸說求情,不禁也起了求生之念,漸漸把頭低下,面現希冀容色
    (。)
上官紅:照妳以前的行為,自然不能免卻誅戮。但是今日之事,妳不為無功。本心放妳逃生,只恐妳在妖
    鬼門下多年,所習皆是妖法,放將出去,日後仍不免興妖作怪。妳如真心悔改,可自將所煉形體
    棄去,遁出生魂,以便投生轉世。免我突然下手,連妳魂魄擊散。就能勉強凝聚,也須受盡苦處
    ,魂氣還不堅凝。妳意如何?
月 嬌:(慨然答道)婢子生性妒忌,又極固執。自從孽緣遇合,便與甄郎成了一體,糾結不開,不許他
    人染指。從此長相廝守,地老天荒,萬劫不離。否則情願身膺顯戮,形神俱滅,無聞無見,也所
    甘心。
甄 濟:姊姊,妳只管前去投生,我回家後,決不負妳恩情,一定等妳轉世長大,再作夫妻。
月 嬌:他父母只此獨子,必強令娶妻生子。婢子殘魂得脫,為了甄郎,必不肯去投生,定要如影附形,
    暗中隨往。眼看自己九死一生救出來的心愛丈夫,與別的女子同室歡樂,妒念難消,泉台悲苦,
    長夜如年,情何以堪?
上官紅:你意如何?
月 嬌:轉不如請仙姑行法毀滅,餘氣消亡,知識全無,反倒乾淨。仙姑進來時,婢子在此靜待殺戮,不
    敢逃死,便是為此。
    (說時甄濟跪在地下,抱著月嬌雙膝哭喊)
甄 濟:難得仙姑開恩放妳,何苦要把自己毀掉呢?再不,我也願死,陪妳同往轉世,妳總放心了吧?
    (月嬌只是冷笑不答。
    (上官紅見她慷慨陳詞,不禁心動。)
上官紅:(喝道)妳此時深入情網,不能自拔,自然生死均置度外。但妳習於魔教,陷溺已深,江山易改
    ,本性難移。我不能姑息養奸,為世貽患。既然妳不知好歹,那我只好行誅。到時殘魂能否凝聚
    ,就須看妳的孽報深淺如何了。
    (說時暗察月嬌,頭又昂然抬起,並無懼色,心中好生讚歎。
    (仍想試她一試,手指處,一片紅光飛將出去,待向月嬌當頭罩下。
    (甄濟本來煉有一身妖法,先見雙方僵持不下,上官紅忽然變臉,嚇得心膽皆裂。
    (一見紅光飛起,慌不迭由地上躍起,周身黑煙籠罩,大聲疾喊)
甄 濟:仙姑饒命,弟子情願代死!元弟快幫我求一求。真要不行,便請仙姑將我和月嬌姊姊一同殺死,
    放走生魂,同去投生。
    (月嬌見敵人發作,自知無幸,本是昂首待斃。
    (因知甄濟素來惜命膽小,適才情願和自己同死的話,不過一時為己至情所感,非出本心。
    (本身又受妖鬼脅迫,惡行未著,情有可原。
    (又以裘元兒情面,對方也決不會下手殺他,即非假話,決難實現。
    (這時見他猛然飛起爭死,朝對面紅光迎去,事出意外,大吃一驚。
    (月嬌情急之下,也慌不迭飛縱上前,哭喊)
月 嬌:你家尚有父母,所生只你一人,死不得呀!
    (隨說,隨也往前爭搶。
    (男女兩人扭結在一起,互相哭喊,爭搶不休。)
上官紅:(喝道)你兩人罰罪不同,爭有什用?
    (說罷,手掐靈訣往前一揚,一聲輕雷震過後,便似有極大的神力將二人強行分開,各向兩旁跌
    (去,紅光也便收回。
    (月嬌還未立穩,落處正在妖徒身前,相隔才只尺許。
    (妖徒正打主意,忽見月嬌落向身前。
    (這等時機,如何肯放,毒口一張,首先噴出一蓬暗綠色的火焰,將月嬌全身籠罩。
    (同時由後面運足全力,猛撲上前去,將月嬌緊緊抱住,死也不放。
    (月嬌方知中了暗算,除與妖徒同歸於盡,更無幸理。
    (雙目圓睜,厲聲大喝)
月 嬌:這廝在鬼老門下窮兇極惡,無與倫比。二位仙姑不必顧全婢子殘魂,請速施展法力,一併誅戮。
    否則這太陰煉魂妖火,專一克制生魂煉就的身形。
    (上官紅、呂靈姑二女見她被陰火煉得花容慘變,周身亂抖,神情慘痛已極,不禁大怒。
    (旁邊甄濟被震出去,身剛立穩,見妖徒賈霸猛下毒手,已將月嬌夾背心抱住。
    (知道這類妖法最是毒辣,除了仇敵自行鬆手,萬解不開,月嬌必無倖免之理。
    (連急帶痛,不顧命往前縱去,也把自己陰火發出,朝妖徒身上燒去。
    (妖徒已是決意拼命,見火燒來,竟咬牙切齒,拼忍痛苦,雙手抱得更緊。
    (甄濟情急失智,無計可施,又要往二人身上撲去。
    (月嬌見狀,慘聲急喊)
月 嬌:你快不要近前,速請仙姑下手,將我與妖鬼一齊殺死為是。
    (裘元兒忙用劍光擋住甄濟,厲聲大喝)
裘元兒:表哥,你不念姑父、姑母朝夕恩念麼?
    (  第四○九回 鐵硯峰飛叉擒鬼老  紅菱嶝烈火煉梟魂
    (說時,呂靈姑也是恨極妖徒,要將飛刀放出。
    (上官紅仍想保全月嬌,投鼠忌器。
    (恐怕殺死,又恐忙中有誤,萬一妖徒元神借此遁走。
    (一面止住呂靈姑;一面把當地封閉,四面設下禁網。
    (仔細一看,月嬌吃陰火一燒,衣服已毀,身漸成了影子,將與妖徒合併。
    (慘呼求死之聲越發哀厲,不忍入耳。
    (上官紅想了想,只得仍照入洞前初計。
    (先把手一指,一片紅光射將過去,將月嬌與妖徒全身圍住。)
上官紅:(對月嬌道)妳既甘與妖徒同盡,此意我亦謂然,我也不再留妳殘魂,與他一齊消滅,成全妳吧
    。
    (月嬌還未答言,妖徒先厲聲喝道)
妖 徒:賊賤婢,妳有本領,只管放她殘魂投生,二世再去受報,無須說什麼詐語。你們這幾個狗男女早
    晚落在我的師父手中,還不是和小淫婦做一路貨?
    (上官紅性情溫厚,素來不輕動怒火,見妖徒如此好猾兇殘,怒喝)
上官紅:無知妖徒,本來我已不想保全此女,見你這等狂吠,且教你看個是非善惡。
    (說罷,將手一指,另有一線金光長約尺許,朝月嬌頭上飛去,往下一落,便又飛回;當時月嬌
    (一聲慘叫,頭上飛起一條黑影。
    (妖徒口雖如此說法,心中仍想肆毒。
    (一見月嬌生魂脫體飛出,忙一鬆手,帶走一蓬陰火,往上便抓。
    (不料上官紅先見兩人糾合一起,恐把月嬌魂氣擊散,故此遲遲下手。
    (生魂一出,便無顧忌,先前又曾上當,格外小心。
    (一面用法寶破了月嬌天靈,擊破頭上包圍的陰火;
    (一面暗中戒備,黑影一離頭飛起,禁法也已發動。
    (妖徒的手剛抬起一半,便被禁住,不能轉動。
    (同時紅光往上一合,將妖徒緊緊包沒。)
上官紅:(戟指怒喝道)你如此刁惡兇橫,此時前洞有朱真人和各位師長在彼誅邪,用我們不著,反正無
    事,且教你受點慘報。
    (妖徒初意,仇敵忿激之下,必用極厲害的法術、法寶將他形神一齊消滅,長痛不如短痛,反正
    (不免消亡,還可落得個痛快。
    (暗中正將元氣凝煉,捨大圖小,以備神光雷火下擊時,萬一邀天之幸,得有一絲空隙,殘魂餘
    (氣仍可遁逃一些。
    (及見紅光將自己包沒,聽上官紅一說本心來意,孽由自作,若不這樣橫行為惡,事情還可解免
    (。
    (自己害人,原為報仇泄忿,結果對頭受害有限,甚或因之轉禍為福,不由得悔恨起來。
    (悔心一生,壯氣便餒,越發挺不住了。
    (妖徒一見仇人用的是靈焰煉形之法,專一熔神消魄,惡毒非常。
    (身被紅光束緊,又不能動。
    (知已弄巧成拙,連忙改口疾呼)
妖 徒:仙姑開恩,求賜速死。
    (口才一張,銀光已往口內投進,跟著在七竅中穿梭也似出沒循行,漸漸通行全身要穴;當時通
    (身麻癢奇酸,痛徹心髓,不住戰聲哀號,神情慘厲已極。
    (上官紅也不去理他,轉臉一看,月嬌生魂已經飛出。
    (甄濟早撲上去一把抱住,放聲大哭,憤不欲生。
    (這時月嬌法力全部消滅,比起常人生魂只稍堅定,也強不多少。
    (甄濟抱在懷裡,也似一團雲煙,介於有無之間。
    (月嬌起初神情也頗悲慘,一會面上又帶出喜容,依在甄濟懷中,語聲甚低,也是邊哭邊訴。
    (上官紅知她重創之後,說話艱難,便走過去說道)
上官紅:你二人勿須悲泣,以妳魂氣之堅凝,此去必能擇一較好人家投生,十餘年的光陰轉瞬即可成長。
    我再略施法力,使妳元靈仍在,不昧夙因,患難夫妻再世團圓。
    (說罷,隨用法力放出一片祥光,向月嬌照了兩照,收將回去。
    (月嬌聞言,只是哀哀哭泣,叩頭不止,鬼聲啾啾,甚是悽楚,似有好多言語欲訴無從之狀。
    (甄濟也是悲泣不止。
    (眾人見了,俱都惻然心動。
    (月嬌滿面喜容,急忙上前朝上官紅、呂靈姑、裘元兒三人撲地跪倒,叩頭謝道)
月 嬌:婢子先前自知孽重,不能避免,此去投得人生,定當奮勉前修,竭力從善,以消今生冤孽。只是
    甄郎天性雖然不免稍薄;根器並非十分低下,以前曾習妖法,身上妖氣猶在。
上官紅:(笑道)不必說了,我知妳的心意。本來朱真人曾說他心術不端,現看裘道友情面,妳又可憐,
    才格外加恩,少時便知便宜他哩。
    (甄濟跪在一旁,聞言想起前害裘元兒之事好生愧悔,隨定月嬌叩頭不止。)
上官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二人不必如此,可各自起來。
    (說罷,便往妖徒身前走去。
    (這時妖徒外面被紅光包沒,內裡又受靈焰在體內遊行銷的,裡外夾攻,已不成形。
    (如是常人肉體,到了痛急暈死過去,便失了知覺,受罪還好一些。
    (妖徒是元神煉就的形體,只要餘氣仍存,便有知覺。
    (通體上下又被紅光束緊,絲毫不能轉動,只得睜著凶睛活受。
    (體內好像有一條周身帶刺而又發火的毒蛇,順著氣脈七竅在全身上下出沒遊行。
    (又麻又癢,又酸又脹,火辣辣的,比起身外火燒還要殘酷十倍,那罪孽直非言語所能形容。
    (就上官紅與月嬌說話這刻許工夫,妖徒已痛得力竭聲嘶,兇焰盡去,只是噢噢慘呼,休說毒口
    (辱罵,連哀求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上官紅原是一時之忿,及見妖徒慘狀,不禁心驚後悔。
    (忙將內外兩層神光一齊暫止,戟指喝道)
上官紅:無知妖孽,你本可脫魂,轉入輪迴,偏要執迷不悟。死到臨頭,尚逞兇謀,結局害人反而害己。
    如非平日罪惡大多,也必不會鬼使神差,使你身受慘報。此時總該嘗到滋味了吧?
    (妖徒做夢也未想到會緩這一口氣,驚魂震悸中,戰巍巍哀聲急叫道)
妖 徒:仙姑,仙姑,妖鬼知罪,悔已無及,不敢求生。只求仙姑大發鴻恩,早賜誅戮,免至多受楚毒,
    就感恩不盡了。
    (上官紅見妖徒被神光銷爍,外形已經殘毀消滅,許多已成氣體,內傷自然更重,悲號斷續,幾
    (不成聲,神情慘厲已極。)
上官紅:(聞言喝道)你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如不給你厲害,情理難容。
    (說罷,假意行法,又要施展,抽空故向呂靈姑、裘元兒二人使一眼色。
    (呂靈姑少女心慈,本來就想勸阻。)
呂靈姑:這廝苦孽已然受夠,稍為放寬一點吧。
    (上官紅乘機允諾,住手喝道)
上官紅:你這妖鬼,行為太已陰毒。今以呂仙姑大發慈悲,適才著實也夠你受的,現在勉承呂仙姑之命,
    給你一個爽快。你先已受了不少慘刑罪孽,已少可抵消。我也不再趕盡殺絕,看你自己造化如何
    吧。
    (上官紅說罷令眾退後,雙手一搓,往外一揚。
    (霹靂一聲,震得山搖地動,洞壁連晃,滿地俱是金光雷火,紅光也在同時收回。
    (妖徒全形早被震散,殘魂一片吃雷火一撞,化作萬縷千絲,一齊消滅。)
    
    
3**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甄濟、月嬌夫妻二人正在互相慰勉,纏綿不捨,忽聽甬道深處雷聲大震,知是上官紅等四人已
    (將後面鬼宮封閉,事已辦完,就要出來。
    (剛剛收淚,起立相待,又聽鬼老徒黨與青城、峨嵋兩派劍仙鬥法的前洞妖窟霹靂連發。
    (宛如天崩地裂,震得四壁亂晃,大有崩塌之勢。
    (這通往地穴鬼宮的甬道秘徑長達五里,雖經鬼老妖法修建,堅固非常。
    (但在玄門太乙神雷猛擊之下,決禁不住,何況鬼宮所設法台又被毀壞?月嬌無妨,甄濟是個肉
    (體,甬道如果倒塌,不死也必重傷。
    (偏生出口又吃上官紅行法封禁,不能跑出。
    (晃眼之間,雷聲越猛,前後兩洞相應和,甬道頂壁等處受了猛烈震動。
    (已現出好些龜裂痕跡,土石簌簌下墜,四處迸射,越往後越密,眼看就要全部崩塌。
    (月嬌邪法已去,只是一個靈鬼,無力助人。
    (恐上官紅等急於行法掃蕩妖穴,或有別事,不暇兼顧,頂壁倒塌,將甄濟埋葬在內。
    (如往後洞鬼宮迎去,甬道又長,不等到達,已經崩塌。
    (只有出口近在咫尺,只要禁法一撤,便可衝出。
    (正在心情惶急,忽見上官紅縱了遁光飛來,身剛臨近。
    (頂壁受前洞神雷猛擊餘波,連晃了兩晃,轟的一聲,震裂了四五丈大一條,兩壁也在搖搖欲傾
    (。
    (上官紅見狀,不顧和甄濟、月嬌二人說話,回手一指,先飛出一片紅光。
    (紅光剛把出口一帶甬道頂壁護住,隨聽轟隆之聲由紅光下照之處起,由內而外連珠般往甬道來
    (路一直響去。
    (緊跟著甬道深處也起回聲,忽然轟隆大響,除三人立處挨近出口三兩丈遠一段是被紅光托住外
    (,下餘全甬道一齊崩陷堵死。
    (上官紅這才轉身,對甄濟、月嬌說道)
上官紅:鬼宮正在崩塌,等這後半妖窟全數填塞,我收了法術,重加一層禁制,就引你夫妻出去了。
    (甄濟、月嬌聽了,重又叩謝一番。
    (上官紅側耳靜聽,後洞崩塌之聲已漸寧息,前洞依然猛烈,重又手掐靈訣,施展禁制,使那崩
    (塌之處所有石土堅如鋼鐵。
    (方始引了甄濟、月嬌出洞,飛身空中,又施法力,將出口封禁。)
    
    
4**時間:接上 地點:崖上
    (上官紅帶了甄濟、月嬌飛上崖去,送走二人,趕往前洞一看,妖穴已被填沒。
    (塵土飛揚,高起百丈,地軸轟隆之聲兀自殷殷未息。
    (只呂靈姑、裘元兒、虞南綺三人同在妖穴對面的危崖上注視守候。)
上官紅:三位師叔,妖窟已破,鬼老伏誅否?
虞南綺:鬼老遁往山陽神目童子邱槐處去了,師父為恐鬼老帶了陽洞法器逃往雲南,去與竹山教聯合。下
    令眾仙先去金鞭崖歇息,到了夜裡,在東北西三面埋伏,空出且退谷外銀鬚叟所設陣地一面。
上官紅:據弟子所知,銀鬚叟行事,素不喜外人參與,我等能去嗎?
虞南綺:我們三人本與方、司諸人相識,去還無妨。餘人只要鬼老師徒不由另外三面逃走,均不上前,等
    其入伏,便各自回山了。
上官紅:既然如此,弟子就回山復命去了。
    (說罷,向三人施禮,駕遁光而去。)
    
    
5**時間:稍後 地點:且退谷
    (方環、司明、雷迅三家老少見裘元脫險飛出,愈知當晚方、司諸人成功無疑,決無妨害,好生
    (欣慰。
    (雷迅見同輩弟兄曾幾何時,多已入道修真,絕跡飛行,羨慕已極。
    (老少歡敘,不覺已是戌亥之交。)
虞南綺:已是戌亥之交,該動身了。
    (裘元兒又向諸老、雷迅等辭行,互約後會,同了虞南綺、呂靈姑一同飛起。)
    
    
6**時間:接上 地點:谷口
    (仍到谷口落下,步行出谷,穿越林木陀陀,趕往方環、司明埋伏之處。
    (前已有兩人來過,知道陣地所在,照直走去。
    (火仙猿司明因時候將至,正在陣前窺探,見三人走來。
    (又有裘元兒在內,越發歡喜,忙接進去。
    (與方端,方環二人相見,略談經過。)
司 明:師父所設木火奇門陣法神妙,人在裡面儘管大聲說話,陣外的人絕聽不出。
裘元兒:(笑道)明弟說話不曾小聲過,現在可以一展雄威了。
司 明:(臉一板)大哥莫說二哥,我是好心,你愛說悄悄話拉倒!
方 端:三位新來,還是由環將陣中門戶生克變化說明,並請二弟夫婦居中護法,保定我在法臺上如法施
    為。明弟獨在陣前誘敵,呂仙姑待鬼老師徒被誘入陣,施展法寶神斧,迎頭予以重創。
虞南綺:石姊姊呢?
方 端:她隨表妹回家探親,如在事前趕到,便在左右兩翼,隨同司明誘敵。
裘元兒:明弟年紀太輕,法力有限,初次出手,便遇到這類極惡窮凶的妖人,不可令他誘敵。
司 明:(氣道)我還年輕?前些年你還不是一個人大戰妖鳥?
裘元兒:你要知道,陰洞妖窟雖毀,陽洞必還有留守的妖人黨徒殘存在內,來者決不止妖人師徒兩個。再
    說,誰是鬼老?明弟未曾見過,如何誘敵?
方 端:那你意下如何?
裘元兒:你要把握全陣樞機,四外均有禁制防護,只要寧靜沉著,不要膽怯害怕,便可無礙。有南姊一人
    守護右側已足,我見過鬼老,讓我和明弟一同誘敵。
司 明:(大喜)這麼說還差不多,這才是好兄弟!
    
    
7**時間:接上 地點:陣中
    (這時陣勢已然發動,由外望內,看不出一絲跡兆;由內往外,卻是多遠都能看出。
    (所以眾人仍然聚立一處閒談,同時仗著陣中仙法妙用,觀察動靜,稍有警兆,立即飛出。)
    
    
8**時間:稍後 地點:
    (待了一會,眼看子時將過,也無動靜。
    (且退谷外盆地,原是在鐵硯峰陽洞妖窟的西南方。
    (眾人久候無信,心疑生變。)
司 明:怎麼沒動靜?我去妖窟看看,
虞南綺:不可!我在陰洞地穴中被困了一次,鬼老妖法厲害,來去如電,說到便到。在陣前與之相遇,可
    以退回陣中,離開陣地稍遠,麻煩就大了,
裘元兒:我更慘,曾被鬼老吊在地穴中,我只陪你誘敵,但不陪你送命!
司 明:這算什麼兄弟?
裘元兒:至少是活兄弟!
方 環:這樣等下去,人都等傻了!我不去妖窟,只飛空遙望,一見妖人逃來,立刻示警。
方 端:你急什麼?還是在陣中好。
方 環:我只在陣門上空遙望,決不遠離涉險。
虞南綺:你一個人去就好。
裘元兒:我也去!
司 明:我也去!
裘元兒:不行,你要誘敵!
司 明:我們是一夥,你也一樣呀!
裘元兒:我是在空中誘敵!
方 端:好吧,不必爭了,二弟和明弟去空中誘敵,環弟就不要去了!
    
    
9**時間:接上 地點:空中
    (司明、裘元兒二人剛一飛到鐵硯峰前橫嶺危崖之上,一眼望見峰頂妖窟側面峭壁之上邪霧彌漫
    (,劍氣縱橫。煙光雜遝,電駛星飛,雙方惡鬥正濃。
    (峰左高空中一聲霹靂,一道金光夾著千重雷火,驚虹飛瀉,筆也似直朝妖煙邪霧中斜射下去。
     
    (雷火橫飛中,煙霧便被擊散了大半。
    (敵我十餘道劍光、寶光仍在相持,晃眼之間,正東、正北兩方太乙神雷相繼發動,勢甚猛烈,
    (四山皆起回音。
    (司明、裘元兒雖然退在百里以外,也覺轟轟震耳。
    (因那雷火大密,又是三面齊發,無形中成了大半圓的火城。
    (正當四山雲起,月黑星昏的暗夜,從天空到地下,都是黑沉沉的。
    (十餘道劍光吃四外雲霧遙遙圍繞,宛似無數五色飛虹在空中追逐惡鬥,上下飛騰。
    (外面再蒙上一層彩縠冰紈,已是非常好看。
    (及至太乙神雷連珠大震,當中大片山雲和妖煙邪霧雖被震散衝開,那四外積雲依然一叢叢山嶽
    (也似矗列旁空。
    (及被這金光雷火連成的大半環火城映照上去,雲仍是白的,邊沿上卻幻出一層層的異彩,越發
    (輝耀中天,奇麗奪目。
    (二人看出,妖鬼師徒剛一出洞,便被眾人截住。
    (看那金光雷火三面環攻之勢,分明迫令往且退谷這面逃來。
    (二人明知妖鬼三面逃路已斷,不久必要逃來。
    (因見夜景奇麗,司明更是出生以來初次見到,又以埋伏就在足底,不覺大意,看出了神。
    (正在彼此指點說笑,互贊眾仙法力神奇,忽見前面飛劍雷火光中現出一條鬼影。
    (因相隔在百里以外,看去竟與常人相似。
    (眨眼之間,那鬼影忽然冒著滿空雷火,往上長高,通身俱是碧綠火煙環繞。
    (相貌雖看不真切,神態獰惡已極。
    (形神更是高大得出奇,少說也有五六十丈,孤峰也似矗立空中。
    (而且還在繼續長高,並未休歇。
    (那雷火打將上去,明明看出已透身而過,震散了好些,形影殘缺,晃眼又復完整。
    (另一面,那和眾仙鬥法鬥劍的幾道灰白光華,自從太乙神雷震散妖氛以後,便已失勢。
    (只有一道較強的碧光和一道金光、一道白光分向一旁,略為馳逐,便已隱去。
    (餘者各吃眾仙飛劍、法寶分別絞緊,無力掙脫,重又相持惡鬥,互相糾結。
    (這時不知從何處飛來一圈佛光,往千餘道光華中罩去。
    (跟著一片霹靂之聲,眾仙劍光、寶光連連掣動之下,所有妖光邪火忽然全被絞散。
    (灑了一天碧螢,雷火金光再往下一擊,全都消散。
    (那惡鬼影子也不再變,似已長到了極限。
    (二人都看在興頭上,仍未覺出事機已迫。
    (遙望那圈佛光已向惡鬼影子飛去,猛聽身邊有人大喝)
朱 梅:鬼老已至,你二人還不準備,等待何時?
    (裘元兒聽出是師父青城教祖矮叟朱真人的口音,雙雙嚇了一大跳。
    (正待略為降低,準備迎敵,猛瞥見且退谷中飛起一團祥輝,照得大地山林明亮如畫。
    (同時光華映照之下,由谷中上空飛來三條黑影,其勢比電還疾,才一發現,黑影已到面前。
    (為首一人正是鬼老;有一妖人是邱槐。
    (二人想不到來勢如此急驟,又從斜刺裡飛來,未由鐵硯峰正路,不禁慌了手腳。
    (司明忙即招展神符,催動陣法,並隨定裘元兒一同用飛劍迎敵時,已然稍遲了一步。)
    
    
10**時間:先前 地點:鐵硯峰
    (鬼老當晚被眾仙在鐵硯峰包圍,二次慘敗時急怒攻心,忿無可泄。
    (陽洞殘留的徒黨,已被眾仙誅滅殆盡,只剩神目童子邱槐和一個本是凶魂煉成名叫胡堅的妖徒
    (。)
邱 槐:如今之計,只有就投奔雲南竹山教,以便東山再起。
鬼 老:只剩下我師徒三人,豈不教人看輕了?
胡 堅:師父,何不同往且退谷,殺死仇敵家屬洩忿。
鬼 老:好主意,快召集人手,走!
    (胡堅吹起嗚嗚的唿哨,只稀稀落落地來了幾個遊魂。)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