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海天
    (虞南綺、裘元兒、桑桓、石玉珠、陳嫣五人結伴同飛。)
虞南綺:石姊姊此次何往?
石玉珠:我本還有事,急於回山,只因靈妹五丁神斧尚在我手,此寶關係她的安危,實少不得,必須送往
    。我到玄龜殿交還此寶,便回武當,參見家師去了。
虞南綺:(笑道)展、王二位道友一向隱居仙島,決不會再和我們同往中土。石姊姊必須回山,陳、冷、
    桑三位須覓仙山修煉,只剩我們三人在一起了。
石玉珠:(笑道)南妹情長,喜聚惡散,看來不利修為呢!
虞南綺:難得萍水相逢,便成莫逆,才共完了患難,忽然之間風流雲散,從此天涯海角,不知何時可得再
    見,以後難免想念。
石玉珠:(笑道)其實,我比南妹更難放下!
虞南綺:陳、冷、桑三位道友尚無一定處所,更連尋訪都難。還是請石姊姊出個主意,約個時間、地點,
    能夠聚首才好。
石玉珠:再見之事,暫時實難說定。峨嵋三次鬥劍在即,算起來,大家前往青城相見,比較好些。
虞南綺:還有紫雲宮那好地方和宮中諸位先進師姊,都是令人難捨。只恨功力太淺,海宮仙府不易擅入,
    空自望洋興嘆,沒法親近罷了。
陳 嫣:紫雲三位道友也由修煉而來,何況峨嵋、青城誼如一家,都是玄門正宗,上來根基先就紮得堅固
    。不比我們開基已舛,根骨緣福又差,累劫之餘,始得悟徹玄機。仍要費上許多心力,也只地仙
    有望,難期天仙位業。
虞南綺:(笑道)昔年聽家父說,峨嵋門下那十幾位最負盛名的後輩,福緣遇合之奇,真是從來未有,我
    們怎能與他們比呢?
石玉珠:此話未必盡然,機緣遇合,原是因因果果。據家師談起,峨嵋肩負除魔降妖之重責大任,待三次
    峨嵋鬥劍後,群邪就戮,仙蹤即隱。自後貴派當興,因彼時一些群邪就殲,大孽已消,貴派福緣
    深厚,從無大災。再一甲子後,仙道潛蹤,諸緣皆盡了。
虞南綺:這麼說來,後人再想求道,也已無門可入了?
石玉珠:我也問過,家師只說,物極必反,陰陽互易,後事尚須問後人了。
裘元兒:南妹,少時到了玄龜殿,大家便須分手。我們和呂師妹俱無什事,往何處去呢?
虞南綺:(笑道)我們下山行道,師父命引渡同門、積善修功,試問同門何在?修積了些什麼?前在湖心
    洲消滅惡蠱,助大家出了點力,那還是搖旗吶喊,因人成事,此外更無微勞。天下不平的事盡多
    ,受苦受難人尤為不少。我們既要修積,還怕找不出事來做麼?
裘元兒:因大家分手之後,我們三人沒有一定去處。前在長春仙府和妳所說,我未上青城拜師以前那幾個
    患難至交,久未相見,彼此互無音信。除方二哥家居事母外,餘人當已各有遇合,不知修為如何
    ,說不定恩師所說的同門就是他們呢。
虞南綺:是又如何?
裘元兒:我們從玄龜殿出來後,先去尋訪二方、司、雷諸道友下落,並訪查甄表兄與妖鬼蹤跡。師父如在
    ,便去稟告,與諸位師兄姊領了機宜,誅戮妖邪,不就有事做了麼?
    (虞南綺正要答話,石玉珠道)
石玉珠:我早聽家師說,鬼老師徒惡貫滿盈,數限將終。若能將其除掉,倒是一件莫大功德。
虞南綺:我想到哪裡行道都是一樣,前半就依元弟,先往訪二方、司、雷諸友下落,然後看機行事。好在
    那些地方都是離青城山不遠,我們回山與否,均是兩可。
    (諸人一路談笑飛馳,次日一早,便飛到了玄龜殿。)
    
    
2**時間:接上 地點:平台
    (韋青青和展舒、王嫻、冷青虹、呂靈姑四人早得易周預示,已在殿前平臺之上迎候。
    (大家見禮,一同入內,先往參見易周、楊姑婆。)
    
    
3**時間:接上 地點:玄龜殿
    (眾人入內,易周、楊姑婆在主佳上欠身相迎。)
石玉珠:晚輩路過,前來參謁,請領教訓。
易 周:(對裘元道)怪道齊道友對你獎勉有加,今後應努力修為。
    (楊姑婆又賜了裘元兒三個連成一副的玉連環,傳了用法。)
楊姑婆:此寶乃是我當年常用之物,名為三才環,專禦陰煞之氣。遇到妖氣分割,只要把自己人聚在一起
    ,取環如法施為,立有三道光華將人環繞,便可仗以防身,衝出險地。
    (裘元兒大喜,連忙跪謝領教,隨著眾人一同拜辭出去。)
    
    
4**時間:稍後 地點:居亭樓
    (先後去往韋青青和林明淑、林芳淑三人所居亭樓之中,談宴歡聚了一日。
    (王嫻、呂靈姑,已經復原如初。
    (石玉珠還了呂靈姑五丁神神斧,急於回山,首先告辭,林明淑、林芳淑、韋青青三主人挽留不
    (住,只得送她上路。)
韋青青:家翁告知,展、王二恐赤臂真人連登尋他報復,最好留著暫避。南妹記掛姊姊,間知秦道友留她
    在紫雲宮小住,欲待面上晦紋退去,或是應了災劫再走。
虞南綺:(笑道)有齊、秦諸位師姊相伴,就算記掛,也微不足道了。
韋青青:其餘各位無事,不妨再留三日。
    (  第四○五回 選勝盡勾留 愛玩煙霞遲遠路  思親拼獨往 飛翔險阻急心歸)
冷青虹:經過此行經歷,我二人決心投身正教門下,只不知緣歸何處?
韋青青:若是此事,我倒可稍洩天機。
冷青虹:(急道)
韋青青:我偶聞家翁談起,青城朱師叔門下十九人,今日倒來了六人。
    (大家一數,都望著陳嫣、桑桓、冷青虹三人,無不代他們歡喜。)
虞南綺:(大喜笑道)若是六人,韋、森三位道友除外,也差不多了。
裘元兒:(笑道)下山時,大師兄曾吩咐,說要接引幾個同門。我天天猜來猜去,偏沒想到就在身旁,這
    一來,去就交差了。
冷青虹:裘道友說得容易,休說根骨福緣,很多修道人累世修為,連正教門牆都難得一見呢!
裘元兒:周師伯絕不會無的放矢,只三位是否願意了。
    (虞南綺本因自己入門日淺,又不知三人是否願意,便接口道)
虞南綺:我們青城十九人,雖無峨嵋之盛,但彼此緣份與共,常時相聚,豈不是好?
陳 嫣:既是南妹如此說,他們兩位又是非投正教不可,能入青城自是理想不過。唯我所習本是玄門正宗
    ,只是外功未立,今後覓一淨地,努力虔修即可。
韋青青:家翁惜言如金,此次談及各位,係因素與少陽神君交好,磨球島一事,涉及魔道消長,與峨嵋三
    次鬥劍有關。是以各位上次來此,家翁避不見面。
陳 嫣:我當時也覺來此不便,孰料果真令尊翁為難。
韋青青:如今陳道友喜得靈藥,尚須時日修煉,以便元神凝聚。來日青城開山,將煉天河大陣,陳桑冷三
    位道友身負先天土木樞鈕重任,不可或缺。
陳 嫣:(大喜)既有此仙緣,我三人求之不得。韋道友言之極是,我必須覓地修煉,尚請冷桑二位為我
    護法,待朱仙師寵召,我等再赴青城不遲。
    (眾人聞言俱都大喜,隨商妥聯絡方法,陳嫣、冷青虹、桑桓三人便即告辭。)
陳 嫣:諸位道友前途珍重,行再相見,恕我三人先走一步了。
    
    
5**時間:接上 地點:雲天
    (裘元兒、虞南綺、呂靈姑三人、離了玄龜島,向中土飛去。
    (虞南綺背著一個大包,看去非常沉重。)
裘元兒:韋道友真真熱情,聽我說要返家探親,光食物禮品就送了一大堆。
虞南綺:(笑道)反正又不要你動手,抱怨什麼?
裘元兒:(氣道)我抱怨什麼了?我想推辭,一想這些仙家物品,我父母終生實難一見。
虞南綺:是呀,還有司家、方家呢!再說下去,怕不把玄龜殿給揹來?
    (裘元兒氣得把臉一扳,靈姑忙打岔道。)
呂靈姑:近日來仙山勝水看得太多,我想回到人間,步行沿途遊賞,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虞南綺:休看山中居民多是山野之人,一樣也是生靈。還有好些左道妖邪,多喜潛伏在這類蠻荒偏僻之地
    ,魚肉山民,作威作福。師父本命我二人步行,正好沿途留意,訪察人間疾苦,加以救援。
    
    
6**時間:稍後 地點:山野
    (在一處山野,裘元兒、虞南綺、呂靈姑三人降落。
    (裘元兒童心未退,天性又厚,一半是想探望舊友,實則本心是想就近乘便省歸父母。
    (因恐南綺不願往世俗人家居住,說他戀家,故未提起。
    (先聽眾人允回青城一行,益發歸心似箭,恨不能當時插翅飛回。
    (這一步行,便途中無事,一路急趕,山路遙遠,也非十天八天所能趕到,自是不快。
    (無如南綺說話有理,性又嬌慣好勝,主意一定,強她不得。
    (一賭氣,便不再言語,暗中卻打點好,如走得慢,獨自回家一行,當時也未再說。
    (虞南綺見他悶悶不語,笑道)
虞南綺:對朋友好的也不是沒有,沒聽說一想到就要見面,連十天半月都等不得的,真是小孩子脾氣。也
    不想想,我們出來是為什麼?偏不依你,你有本事,你便自己一個人去。
    (虞南綺和裘元兒雖是神仙眷屬,不作琴瑟之好,但都是天生情種,彼此相親相愛。
    (及至下山以來,日夕相對,患難與共,自然情愛更深。)
裘元兒:南姊料我不能自走麼?過兩天,我偏一人走給你看。
    (虞南綺存心嘔他,把櫻口一撇,微笑道)
虞南綺:誰不知道你現在絕跡飛行,頃刻千里,多遠的地方俱都能去。只是梯雲鏈必須帶上一副,當心又
    遇見你那位好親戚啊。這裡不比昔日青城乃是熟路,到時再遇鬼老門下妖徒擒了去,害我無法救
    你呢。
    (裘元兒一樣年輕好勝,背著人,對虞南綺雖是愛極生敬,讓她時多。
    (這時聽她當著靈姑之面一說,老大不是意思。
    (便低頭前行,一言不答。
    (虞南綺見裘元兒滿面通紅,想起他素來好勝,不應當著人如此嘲笑,必已生氣,頗悔失言。
    (便不再往下說,表面仍和呂靈姑指點煙嵐,暗中留神查看。)
    
    
7**時間:稍後 地點:山野
    (裘元兒仍是獨個兒在前行走,低著頭悶悶的,似在想什麼心思。)
虞南綺:元弟,走得那麼快作甚?這花兒開得多好。
    (隨說隨湊過去,借看花為由,笑問道)
    你生了氣麼?
    (裘元兒知她是來賠話,心想一交言便不好意思再走,答道)
裘元兒:我不敢。
    (虞南綺見他仍板著臉,當著靈姑,又不便多言撫慰,也賭氣道)
虞南綺:由你,只要你真敢走。
    (呂靈姑怕二人真的吵將起來,正好發現左側有一美景,便喚道)
呂靈姑:快來看,這裡景色不錯。
    (虞南綺見裘元兒把臉偏向一邊,也是有氣,便一個人走向呂靈姑身邊。
    (裘元兒只裝不見,仍然隨著同行,暗中盤算主意。)
    
    
8**時間:後來 地點:山路
    (呂靈姑、裘元兒、虞南綺三人腳程都快,雖然沿途流覽,也比常人快上十倍。
    (遇到卑濕荒寒、晦寒陰森之區,又多是飛身越過,時光沒到黃昏,便走出六七百里的山路。
    (三人雖然能耐多日饑渴,有可吃的,仍是照常食用,未絕煙火。
    (呂靈姑因未由來路出口,改作穿山而行,前途更要轉入別的荒山。
    (所經之處,紅樹青山,景物又是絕勝。)
呂靈姑:我們已然走了一天,前行恐入蠻區,景致絕沒有這裡好。我們還有韋道友所贈的食物和禮品,先
    對著夕陽晚山吃上一頓,也可減輕點重量,把前面無人荒山趕將過去。
虞南綺:靈姊說得極是。
    (隨即擇了一個山頭平坦石地,分別趺坐,一同食用。)
    
    
9**時間:夜 地點:石地
    (呂靈姑、裘元兒、虞南綺吃完已是東山月上,夜景清幽。)
虞南綺:(對呂靈姑道)妳看我們今日這等走法,沿途還有流連,已走了這麼多山路。明日起,自然走得
    更快,這還能有多少天的耽擱?
    (裘元兒會意,知虞南綺話已當眾出口,不便改轉。
    (但心念父母,只得狠一狠心腸,佯笑了笑,仍不答話。
    (虞南綺看出他假笑,不由也犯了小孩子脾氣,決計不俟裘元兒服輸,決不再和他說話。
    (呂靈姑也漸覺出二人神情有異,因知二人夫妻同門,恩愛異常。
    (又不知為了何事,不便插口勸問,就此忽略過去。)
    
    
10**時間:稍後 地點:山路
    (夜色蒼茫,呂靈姑、裘元兒、虞南綺再走三四十里,越過一片危崖峭壁,前途景物頓變。
    (沿途深山林密,叢莽荊榛,山巒雜遝,時見蛇獸竄伏,月下遊行,虎嘯猿啼,四山遙應。
    (再要走到危崖幽谷之間,每一說話,空谷傳音便往迴響。
    (到處黑影幢幢,彷彿有山鬼弄人,遙與應答。
    (呂靈姑想打開小夫妻的僵局,笑對虞南綺道)
呂靈姑:我自小便遭世變,常隨家父往來各地,所行都是荒山野嶺,比這裡還要幽險怕人的地方不知經過
    多少。最可怕的是我獨自一人,趕往大熊嶺拜師。途經莽蒼全山,最幽僻深險,慣藏蛇獸鬼怪之
    物,一路之上也不知遇見多少奇怪兇惡的影子。最後遇到一個由妖鬼徐完門下逃出的姊妹,惹了
    一場兇險,才得一同逃往苦竹庵去。
虞南綺:他是貴公子出身,最好終日守在家中,享受人間俗福。這山野之中,如何走得慣?自然就覺著路
    途辛苦,不願意了;在他以為谷暗崖幽,景物陰森;在我卻以為山高月小,景物清寒,博大雄深
    ,迥絕塵俗。且比城市人家用人工矯揉造作的園林,強得不可以道裡計呢。修道之人講究犯險吃
    苦,要圖舒服,回家多好。
    (裘元兒方想爭辯,說她只顧挖苦人,文不對題。
    (自己只隨便一說,既非膽小畏苦,更談不到求安逸的話。
    (側顧虞南綺,一雙妙目似嗔似喜,望定自己,似知必有回答。
    (話到口邊,又復忍住,只微笑了笑。
    (虞南綺見他始終閉口不言,引他不理,不由又添了氣,忍不住方說了句)
虞南綺:算你狠!以後再理我是小狗。
    (忽然一陣山風吹過,沙石驚飛,林木呼呼有聲。
    (呂靈姑最熟山中氣候,忙道)
呂靈姑:快變天了,如若下雨,下得必低。我們往高處去吧,不特可以避雨,並可一看月下雲海呢。
    (遙望前面,正有一座山峰高出眾山之上,矗立雲表。
    (忙縱遁光往上飛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