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海面
    (陳嫣、冷青虹、桑桓、石玉珠、呂靈姑、裘元兒、南綺、展舒、王嫻等九人。
    (離了紫雲宮海面,便同駕遁光往西海進發。
    (兩處都在天地極邊,一南一西,相隔遼遠。
    (如由上空循海飛去,是個弧形,下面天水相連,漫無際涯,不知其幾千萬里。
    (除不時發現大小島嶼,宛如點點翠螺飄浮水面外,只是一片汪洋,直到天邊,什麼也看不見。
    ()
    
    
2**時間:夜 地點:同上
    (飛行多時,正當上弦之末,眾人功候不齊,遁光有快有慢。
    (一彎蟾魄漸漸升起,海上月明風靜,並無狂波巨浪。
    (月光底下只是一層接一層的尋常細浪,浩浩蕩蕩,直向天邊湧起,一眼望不到邊。
    (這次眾人因由南繞西,走的不是原來的路向,相隔紫雲宮數千里。
    (海域空曠,波光雲影,天水相涵,更看不見一個島嶼,分外顯得海波壯闊。
    (等飛行到了半夜,漸見下面島嶼群列,俱不知名。
    (許多都是林木蓊翳,形勢奇秀。
    (空中下視,宛如大小千百個碧筒翠螺,星羅棋佈,浮沉於無限波濤之上,景物越發清麗。
    (先見半彎明月也漸往圓處長復,清光流照,朗耀中天。)
裘元兒:這半日夜工夫,月亮怎會長圓了?
虞南綺:(笑道)虧你還是青城門下高弟,修道的人,連這日月運行之理都不曉得。這還要問?雖只半日
    夜的工夫,可知飛行多遠了麼?東盈西虧,本是相對,我們正朝它圓滿的地方走,怎得不圓?再
    往前飛,還要和十五六的月亮一樣,更圓了呢。可是再往前走,又要由盈而虧了。
    (裘元兒這才省悟,笑道)
裘元兒:難怪妳挖苦,我只貪看月色,見它長圓奇怪,意忘了計算走了多遠。怪不得今夜也格外夜長呢,
    原來我是和嫦娥姊姊同路走的。
虞南綺:這裡有六位,你是指哪一個?
    (大家一數,果然有六位嫦娥。)
呂靈姑:(笑說)他是指姊姊,至少不是我。
    
    
3**時間:稍後 地點:海島
    (裘元兒一直看著海面,又問)
裘元兒:下面這些島嶼一片青綠,景致想必極好,不知也有修道人在上面隱居麼?
展 舒:(笑道)這條路,愚夫婦昔年曾經走過,島上滿是森林茂草,榛莽縱橫,塞途蔽野,更無隙地。
    前行海天無際,除卻磨球島,便是西極五島,多不喜外人登門。
    (眾人只是隨口閒談問答,遁光並未停住,照舊向前飛駛,不消片刻,便把那群島嶼過完。)
    
    
4**時間:稍後 地點:汪洋
    (前行更無尺土寸地,海面益發空曠壯闊,將墜的月光也逐漸將要圓滿。
    (海水甚清,與別處所見不同,映月生輝,作金銀色。
    (眾人又飛行了些時,方始月落日升。
    (回顧身後,那朝陽先只像一個金月牙,在東方天邊海天相接處出現,漸現漸大。
    (及至現出半輪,又似一個金饅頭,浮沉在碧天盡頭海波之上。
    (一會現出全形,變成一個極大金輪,離水而升,紅光萬道,上映晴空,下照碧海,半天文霞散
    (綺,麗景流光,端的絢麗雄偉,莫與比倫。)
虞南綺:(笑道)這日出奇景竟這等好看。
王 嫻:我們走的是天樞直線,一東一西,恰好正對。今日天色分外晴朗,所以格外顯得壯麗。有時遇到
    明月已升,斜陽未瞑,半天紅霞映襯著碧海青天,暮靄蒼茫,還更好看呢。
    (眾人又飛行多半日,遙望前面海天邊際鬱鬱蒼蒼,露出一片島嶼陸地,氣象甚是雄秀。)
石玉珠:磨球島已然在望,展、王二道友人所去的青門島還在島的西偏,須要繞過。二位不必同往,最
    好就此別過。
王 嫻:你們自去辦事,我們可以暫候。
石玉珠:道友不知,我等此去難免和少陽神君門下惡鬥,恐對你二人不利。
王 嫻:果如此,我們怎能置身事外?
石玉珠:二位法力雖高,但因不知底細,反而礙事。
展 舒:道友放心,我們擅長隱形飛遁之術,可以等候一旁,待你們磨球島事完,再行分手。
石玉珠:(想了想)那麼,二位且和裘元兒、南綺隱身上面接應,以備不虞。待陳姊姊與我現身通詞,再
    會合靈姑、冷青虹、桑桓一同下去。
    
    
5**時間:稍後 地點:磨球島
    (眾人飛行漸近,磨球島全形已在前面呈現,相隔只數十里,晃眼便到。
    (眾人見大敵當前,不論如何下手,都不敢怠慢,便把飛行放緩,徐徐前駛。
    (那島形勢甚奇,方圓約有六七百里,前面一片大海灘,幾占全島面積十之六七;地面不甚高,
    (幾與海水成了平面;除卻當中數十里平沙,兩面俱是森林,鬱鬱蔥蔥、一片蒼綠。
    (前半海灘過完,忽又現出十餘里寬,與島等長的海面,一水中分,將全島隔為兩半。
    (當中有一道長堤,將兩面陸地連接。
    (過堤以後,山勢忽自平地高拔起千百丈,除卻山腳一大片淺灘外,全是山地。
    (山勢也極雄詭,山頭向外突出,自頂以下逐漸向裡傾斜,正將那淺灘罩住,似欲傾墜。
    (因是坐西向東,淺灘上花木甚多,雖在高山危崖陰影籠罩之下,一點不顯幽暗。
    (尤其是斜日將墜,夕陽影裡,所有山石林花均泛奇光,景色分外鮮妍。
    (山雖險峻,上面卻多平坦之處。
    (另有十餘處奇峰秀嶺,飛瀑清溪分佈其間。
    (到處仙山樓閣,金碧輝煌。
    (那有名的離朱宮便在山頂中央一個形似圓球,大約百畝的天生玉石崖上。)
    
    
6**時間:接上 地點:島上
    (眾隱形下降,山上淺草如茵,甚是平曠。
    (疏落落十幾株形似玉蘭的花樹,大都十圍以上;鐵幹挺立、虯枝盤纖、宛如天花寶蓋、奇芬馥
    (鬱;臨海數株最為高大,花也最繁。
    (樹下設有三席,肴酒上陳,人卻不見。
    (再過去又是一片花木鮮明的草原,一條白玉甬道,當中豎著一個十餘丈高的黃金牌樓。
    (再過去,走完甬路,便到達圓崖之下。
    (崖並不高,只有二十餘級寬大石階,上去便是那用紅晶砌成的離朱宮前面大白玉平臺。
    (這時全島不見一人,乍看天色晴明,水木清華,一片空靈之境。
    (及至定睛細看,那玉石牌樓之下連同草原花林之間,均似有淡煙微嫋,情知有異。
    (裘元兒同了虞南綺、呂靈姑在前,見島宮景物清麗,氣象萬千,不禁失聲說道)
裘元兒:想不到磨球島景致也有這麼好。
    (一句話脫口,前面數十縷輕煙忽地暴長,晃眼工夫,濃煙滾滾,宛如潮湧,對面捲來。
    (展舒、王嫻等六人一聽裘元兒失口,便知不妙,互相一打手勢,仍照前策。
    (展舒、王嫻二人搶上前去,拉了裘元兒、虞南綺,忙即往後暫退。
    (石玉珠、陳嫣、冷青虹、桑桓、呂靈姑五人見蹤跡已露,敵人早有覺察,埋伏已然發動,也忙
    (將隱形法撤去。
    (正準備就勢現身拜島,向對方述說來意,相機行事。
    (她們這裡剛撤去隱形法,敵人也已紛紛現出身來。
    (只見黑煙匝地中,現出五個身材高大、相貌奇詭的道裝童子、各持拂塵,分立在花林前面,俱
    (都面帶怒容。
    (這時五人由陳嫣為首,正駕遁光下落。
    (對面濃煙本如潮水一般湧來,及至五人身形一現,那五道童好似有些驚訝,為首一個火面鳶肩
    (的將手中拂塵一指,滿地濃煙便已止住。
    (陳嫣不等對方開口,忙迎上前躬身說道)
陳 嫣:貧道陳嫣,同了四位同道,來此拜謁神君。煩勞道友通稟,不知可否?
道 童:神君家師外出未歸,須要三兩個月才回。各位既能見機,以客禮來謁,我們也不再為難。如想生
    事,有甚希圖,也可照著前例行事。如似來時那樣鬼祟行徑,必定自找無趣。
    (眾人聽他語氣傲慢,心都不快。)
陳 嫣:貧道此來自然有事相求,只因來路與西極山相近,恐與彼教中人相遇,故將遁光斂去。貧道等實
    為那靈焰潭底靈藥而來。若諸位道友不能作主,也祈明言。
道 童:(冷笑道)我弟兄五人,便是神君門下初傳弟子五火使者,神君不在,一樣可以作主。
陳 嫣:聞說神君靈焰潭靈藥並不禁人入取,貧道等初入寶山,途徑潭址有何禁忌,俱都茫然。
道 童:那靈焰潭深達數千丈,中隔百千丈烈火神焰,有無邊神妙。數百年來,從無一人憑了自己法力即
    能得手。我引你們前去不難,只是你們自己還要度德量力,不可冒失。
陳 嫣:(笑答)我等五人久聞神火威力,明知厲害。但是潭底靈藥關係自身成道,又承諸位道友不計艱
    危,鼎力相助。良友盛情厚意,說不得只好冒險,勉為其難嘗試一下了。
道 童:我因見你們修煉不易,好心相勸。既然不聽良言,那也無法,可隨我走。
    (說罷,各把拂塵一擺,滿地黑煙忽然盡行斂去。
    (隨即轉身,引導眾人同行。)
    
    
7**時間:接上 地點:離朱宮
    (先順玉石甬路走到離朱宮前,再繞左面曲徑往宮後走去。
    (陳嫣暗中查看那五火使者,為首一人身材較高,目光如電,生得格外威猛;下餘四人也都是火
    (面鳶肩,鷹胸虎頸,只略為有點胖瘦之分。
    (相貌俱差不多少,裝束更是一模一樣,直似五個同胞孿生兄弟,分不出甚長幼。
    (五人乍看生相雖極詭異,可是個個道氣盎然,造詣甚深,決非庸常散仙、修士一流。
    (尤其是每人除身佩一個朱紅葫蘆而外,腰間還有一個式樣靈秀、質地柔細的魚皮寶袋,精光內
    (蘊,隱隱可見。
    (陳嫣偷偷朝眾人暗打個手勢,邊走邊道)
陳 嫣:五位道友神光內瑩,有如良玉明珠,自然流照,果然話不虛傳,幸會之至。貧道道行淺薄,隱居
    荒島,潛修多年,僅脫軀殼。此次承諸位同道至交相助,專程拜謁,求取靈藥,以為成道之用。
    幸蒙五位道友鑒察愚誠,憐我修為不易,俯如所請,盛情已甚感謝。少時萬一僥倖,貧道自不能
    不感大德,以後難免再上仙山,不時求教,不知五位道友可能折節下交麼?
    (陳嫣是道家元神修煉成形,宛如一個十歲左右的女嬰童。
    (生相既極美麗靈秀,說話又那麼謙恭得體,聲如出谷乳鶯,本易動人憐愛。
    (  第三九八回 火使易見 開潭洩機延佳客  仙人難為 烈火毒焰入靈閣
    (五火使者又都是高亢耿直性情,見來人都是一身仙風道骨,不是左道妖邪一流,嫉視之心已減
    (去了大半。
    (只不過覺著靈焰潭神火厲害,就此時不與為難,讓他們帶了回去,結局也是徒勞罷了。
    (陳嫣問答溫婉,一味謙和,人又那麼嬌小美秀,五使者由不得生了愛憐之心。)
道 童:(笑答道)同道交往,有何不可?我等也知道友元神受傷,初凝未久,需此成道。無如家師法令
    素嚴,不能更改,至多僅能略效綿薄,稍減火勢而已。
陳 嫣:感謝不盡。
    (好生欣喜。)
    
    
8**時間:接上 地點:靈焰潭
    (靈焰潭偏居離朱宮後西北方,離眾人降落山頭約有三四十里。
    (雖不甚遠,因隨五火使者步行前往,又以雙方逐漸化敵為友,談話投機。
    (眾人自信成功十居八九,不但不想求快,反欲借此結納,可以得他們助力,就便還可觀賞沿途
    (仙景,一路流覽前去,一點也不心急。
    (石玉珠暗使眼色,陳嫣自然機警,也覺早點成功可以放心。)
陳 嫣:(笑問)靈潭還有多遠?
道 童:我因諸位道友初次寵臨,少時萬一不濟,潭中真火發動,便難再留。欲陪諸位略為遊覽,再往靈
    潭取藥。道友如若求藥心急,可先去吧。
    (走到中途,五火使者為想指導客由後山正西方繞過去,這一岔道,比和起身處還要稍遠。
    (經行之處名為火珠坪,三峰環峙,一水旁流。
    (左邊清波浩浩,里許寬一條廣溪,與紅湖相連,蜿蜒如帶,通向後山;右邊一片平地,既寬且
    (長,與廣溪平行。
    (溪上有千百株異樹,高約十丈、大都四五抱以上、鐵幹翠條、綠葉如掌;枝上開著大碗公大小
    (的紅花,重台迭瓣,鮮豔無匹;花蕊形如五朵火焰聚在一起,當中蕊上結著五粒手指大小的珠
    (子。
    (斜陽映處,燦如紅霞,加上碧水青山一襯,分外色彩鮮明,耀眼生穎。
    (那地形寬長,坪上並不儘是這類火珠林,還有不少樓臺館榭,依山傍水,矗立其間。)
    
    
9**時間:接上 地點:小亭
    (五火使者請眾人到路側小亭之內落座,說道)
道 童:今與諸位道友一見如故,前緣可想。
    
    
10**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道童之言化為影像)本島這類小亭共有四十五座,表面點綴風景,實則暗設禁制。
    每一小亭均可飛行移動,為全島禁法樞紐,也是最厲害的埋伏。
    諸位下去,烈火已經愚兄弟故意挪移,諸位既敢深入,當能抵禦。
    但是潭中尚有丙火之精孕育的兩條靈蛇,萬一引動,卻非小可。
    不問得手與否,上來時萬一靈蛇不能抵禦,再不小心觸動潭底禁制,這四十五座小亭齊化烈火。
    前有重重火山,後有靈蛇追趕,諸位如往空中遁走,不死必傷。
    最好認準此亭形狀,一見火山阻路,認準方向,由西面衝入。
    身一入亭,立即清涼無事。
    諸位再將這亭心所懸火焰形的法器扭轉,使焰頭正對來路,以火禦火,去阻後面靈蛇,趕緊由東
    方遁出,然後上升,便可無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