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香蘭渚
    (眾人見那八百里滇池煙波浩渺,天水相涵,湖心鶴汀鳧渚,棋布星羅,宛如黛螺點點,飄浮水
    (面,景象雄闊,清麗無侍,正在遙矚之際,忽見較遠一座小島嶼上似有一片祥光隱隱飛墜。)
    
石玉珠:(驚喜道)想不到小寒山姊妹也會在此不期而遇,以後的事想必好辦多了。
虞南綺:小寒山姊妹是何人?
石玉珠:是我兩個好友,一名謝琳,一名謝瓔,為同胞孿生。自乃師二次閉關,我和她們已有五年未見。
    
    (說罷,眾人一同隱了身形,貼水踏波而行,往香蘭渚上飛去,晃眼行近。
    (那香蘭渚地方不大,孤立水中,泉眼就在下面;逆浪排空、宛如奔雪,風濤險惡,地方又僻遠
    (,漁舟之所不至。
    (渚生著千百種幽蘭,間以奇花美樹,馥鬱蔥蘢,五色繽紛,宛如仙境,點塵不到。
    (眾人還未到達,老遠便聞見陣陣幽香。)
虞南綺:這蘭香陣陣,真個令人心神俱
石玉珠:寧真人想已知道我們要去進見,否則這近渚一帶俱有仙法禁制,早被阻住,不能前進了。
    (話還未完,人已到了池邊。)
    
    
2**時間:接上 地點:岍上
    (眾人剛剛上岸,倏地眼前一亮,由左側幽蘭叢生的危崖後面,有兩個年約十六七的淡裝少女分
    (花拂葉而來。
    (石玉珠連忙迎上前去執手相見,甚是親熱。
    (眾人見兩少女不特相貌如一,連穿著,神情俱都似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都是美秀出塵,容光明
    (麗,令人不可逼視。
    (呂靈姑和虞舜華、虞南綺本俱自顧美貌不後於人,見了也由不得生出一種天人之感,愛敬交集
    (,不等石玉珠招呼,全趕了去。
    (雙方引見之後,虞南綺便在暗中留神觀察二女言談動作,看到底有無分別長幼之處。)
石玉珠:真人出遊也未?
謝 琳:真人現在洞內等你們去進見呢,至於我姊妹的來意,暫時卻不能和妳說。並非隱瞞,也是受人之
    托,內中有點緣故,且等到時再奉告吧。
石玉珠:(笑道)琳妹還是當年天真。妳不對我說,我也不問,如何?
謝 瓔:(笑道)委實有點關礙,暫難明言。你們見完真人,可還到哪裏去麼?
石玉珠:有一新交好友要去紫雲宮遊玩,因與主人素昧平生,約同前往,代為引見。只等見完真人,約齊
    同去的人,便即起身。
謝 琳:(笑道)各人都有各人的心意,有時說早了反倒誤事,暫時不說出來最好。
謝 瓔:(笑道)石姊姊,妳素日對友銳身急難,妳那新交好友人品如何,想必甚好吧?
石玉珠:(笑道)同輩道友中,哪還蓋得過妳二位去?尤其品貌更是無人能及。不過這兩位道友也各有其
    長處。內中一個叫冷青虹,更易引人親近喜愛。但如比起道行法力,那就差得多了。
謝 琳:(笑道)石姊姊眼界素高,這樣誇她,一定美秀已極,我真想見她們呢。
謝 瓔:(笑道)早遲自會相見,忙這一時作甚?
謝 琳:(笑道)人生遇合,各有因緣運數。此念一動,便是種因,到時自然相見。
石玉珠:(笑道)想起我們在凝碧仙府初相見時,賢姊妹修道已逾百年,依然稚氣未脫。自歸忍大師門下
    並沒多年,竟換了一半性情,連吐屬也變了好些。真個士隔三日,便當刮目相看了。
謝 瓔:(笑道)石姊姊就愛挖苦人,只顧我們敘闊說笑,卻令同來諸位道友久候,快到洞中見寧真人去
    吧。
    (謝瓔說罷,領了眾人折向崖後。)
    
    
3**時間:接上 地點:崖後
    (面前突現一片平地。
    (數十株大逾十圍的參天老檜矗立其間,樹幹上各生著好些寄生蘭,葉長二三十丈,花大如杯,
    (累累下垂。
    (左邊一片危崖,更有千百種奇珍名貴的幽蘭叢生其上,異香芬郁,相與融會。
    (小寒山二女和石玉珠先往危崖上飛去。)
    
    
4**時間:接上 地點:崖上
    (眾人隨上一看,那崖高只十餘丈,自腰以下壁立如斬,通體玲瓏剔透,形勢奇妙。
    (上半一段突縮進去四五丈,現出一片平地,疏落落長著十餘株老松。
    (松下磐石上置殘棋,兩旁設有三四個石墩,似是真人平日與客對弈之所。
    (全清皆種幽蘭,獨有此片石地寸草不生。
    (那些老松俱自石隙之中怒生,盤纖磅礡,夭矯騰舞,清奇古拙,各具姿態。
    (清風過處,發為松濤,與狂波擊石之聲相與和應。
    (四望清波浩浩,天光雲影,浩無際涯,真令人有出塵遺世之感。
    (後面還有六七丈高的危崖,洞穴甚多,主人便就著原有形勝,因勢興建,闢成三層洞府,地方
    (不大,精妙異常。
    (眾人循著崖腳石級走上,二層洞內走出一個十二三歲的道童蔣翊,笑朝小寒山二女道)
蔣 翊:李哥哥嫌二位姊姊不肯同去,已賭氣回武夷山去了。家師請你們稍候,他就出來。
謝 琳:他回山最好。
    (石玉珠見謝琳說時,使了一個眼色,蔣翊便不再往下說,只笑問二女道)
石玉珠:令世弟也同來了麼?怎我先未看見?道法想必又更精進了,真是難得。是同來的麼?
謝 瓔:妳還誇他呢,都是家父愛他過甚,慣成這樣子。他和七矮最好,只要湊在一起,必有事故。去年
    和峨嵋這幾個小弟兄假名到金鐘島去看我葉姑,路過小南極無定神洲,成心找人晦氣。將黃沙老
    祖的愛子、愛妾殺死,給葉姑找了不少麻煩。
石玉珠:不是我說,黃沙老祖也真該教訓一番。
謝 瓔:今早隨便得了一點風聞,又想淘氣,來找真人借件法寶。我姊妹還是為他才趕了來的,適才說他
    兩句,還是嬉皮笑臉,賭什麼氣?不知又安甚心思呢。
蔣 翊:是真賭氣,二位姊姊不許去,師父又不借他法寶,他怎敢深入虎穴、否則我也同他去了。
謝 琳:(笑道)你也不是甚好人,定是通同作弊,想瞞我怎行?你才有多大氣候,也跟他學?遲早吃了
    人虧,再偷偷去哭吧。
蔣 翊:(笑道)漫說我不會吃虧,就吃人虧也不會哭,姊姊放心吧。
謝 瓔:如何?話漏出來了不是?小世弟真膽大包天,簡直愛他不得。
石玉珠:(笑道)妳姊妹兩個這叫其詞若有憾焉,其實乃深喜之。如非妳二位愛他,帶往小寒山,強磨著
    令師傳了不壞身法,怎會膽子越來越大?自己先誘人犯法,如今又要充好人了。
    (謝氏姊妹還未答話,蔣翊已在旁拍手笑道)
蔣 翊:這話真個通極,要不是每次出事都有二位姊姊趕往相助,小世哥還未有這樣膽大呢。我如有一位
    有本領的姊姊,也早和他一樣了。
    (說得眾人都笑起來。
    (一個相貌清臞,長身鶴立的葛衣道人,已由石級上款步而下,石玉珠忙引眾人上前通名拜見。
    ()
石玉珠:弟子石玉珠拜見真人。
    (寧一子含笑命起,說道)
寧一子:你們遠來不易,本想延入洞中小坐,盤桓些時,不料適才有人相約同往西昆侖訪一道友,此時便
    須起身,無暇接待。昔年煉有一爐靈丹,久無用處,現贈你們每人兩粒,以備不時之需。等你們
    將來便中路過,再作長談吧。
    (寧一子說罷,取出十粒丹藥,命蔣翊代為分配。
    (長袖一擺,一道白光直射空中。
    (宛如長虹經天,飛星過渡,眨眼無跡可尋,眾人各自向空遙謝了一陣。
    (裘元兒見蔣翊生相清秀,神情俊爽,想走過去請教姓名。
    (蔣翊也覺裘元年紀比他大不許多,是個好道伴,由不得惺惺相惜,對走近前。)
石玉珠:(笑道)我們只顧說話,還忘了給小主人引見呢。這是寧真人新收不滿十年的高足蔣翊。他和謝
    真人高足李洪一樣,都是三歲入門,十餘歲便得了師門心法。休看人生得似妖童,如論法力,差
    一點的異派中人都不是他對手呢。
    (隨說,又指眾人向蔣翊分別引見。)
蔣 翊:(笑道)裘師兄,休聽石姊姊的,我如何能與李哥哥相提並論呢?
謝 瓔:(笑道)翊弟不要太謙了,至不濟,你兩人淘氣愛惹事總是差不多的。
    (蔣翊聞言,朝二女扮了一個鬼臉,引得眾人都忍不住要笑。
    (呂靈姑見二女儀態大方,又聽法力那樣高深,衷心傾慕,聽說要走,好生不捨,脫口道)
呂靈姑:二位姊姊道法高深,難得有緣,不期而遇,我等正想多領教益,如何便走?
虞舜華:二位近日無事,何不去冷青虹那裏小聚數日。
謝 琳:(笑道)諸位姊妹厚愛,我豈不知?聽石姊姊說起冷青虹為人,也頗想見她。只是現在還不是時
    候,過些日我姊妹自會尋你們去,何必忙此一時呢?
呂靈姑:二位姊姊誰長誰幼?請說出來,會見時也好稱呼。
蔣 翊:朋友相交,總該彼此相識才是。她兩人偏長得一樣相貌身材,又愛一樣打扮,好些同道到現在還
    分不出長幼來,真個笑話。諸位姊姊已來了些時,怎還未分出誰是姊妹麼?
呂靈姑:看不出來。
    (虞南綺獨笑而不言。)
蔣 翊:虞二姊不說話,想是看出來了?
    (虞南綺手指謝瓔方要開口,謝琳忙道)
謝 琳:我知南妹看出來了,但這樣認法不算,我倒要考你一考。
    (說罷,拉了謝瓔,轉風車般在場中轉了幾轉,各繃著臉,同聲問道)
謝 瓔:諸位姊妹認來。
    (虞南綺見二人頰上梨渦全都未現,笑道)
虞南綺:我只看出二位姊姊相貌身材以及神情動作無不相同,只玉頰梨渦一左一右,略分長幼,但非到笑
    時仍看不出。這等寶相莊嚴,就認出來,也是碰上的了。
    (眾人聞言方始省悟。)
石玉珠:(笑道)不見二位妹子這等童心,已近十年了。今日有甚可喜之事,如此高興?
謝 瓔:琳妹天性如此,我只好隨著她些,否則又不高興了。
謝 琳:(微嗔道)沒見妳這樣老實人,自己先認了姊姊,還教人猜呢。我是妹妹,沒的教人認錯了妳,
    屈尊吃虧。這酒渦真討厭,要都生在一邊不好麼?
    (說到末句,忍不住嫣然一笑,右頰酒渦立時現出,眾人都笑了起來。)
    
    
5**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謝瓔、謝琳二女和石玉珠始終未提何日再見,又聚談了片時,作別先走。
    (呂靈姑見謝瓔、謝琳只朝眾人含笑揮手,道聲再見,跟著祥光微閃,便即無影無蹤,不知去向
    (。
    (既未見飛起空中,更未聽到甚破空聲息,心中贊羨非常。
    (眾人正要跟著起身,蔣翊忽拉裘元兒,笑指道)
蔣 翊:裘師兄慢點走,又來人了。
    (眾人隨手指處一看,兩道劍光宛如白虹貫日,在西北遙空雲影裏,夾著破空之聲,朝香蘭渚這
    (面電駛而來。
    (晃眼飛墜,現出兩個道裝少女。
    (石玉珠和蔣翊忙向眾人分別引見,才知來人乃是峨嵋派門下弟子墨鳳凰申若蘭和女空空吳文琪
    (。
    (二女見面之後問起,知道寧一子已赴西昆侖,謝家姊妹已然來過。)
申若蘭:(驚道)想不到謝家姊妹竟有如此神通,我們真慚愧極了。
蔣 翊:什麼神通?
申若蘭:我和吳師姊日前路遇一位老前輩,本命我兩人先來這裏,後去小寒山,托謝家姊妹辦一件事。因
    路順便,便先去小寒山約她姊妹。到時,她姊妹正隨侍忍大師坐禪入定,留言令我們先來,誰知
    她們竟分身神遊到此。既與寧師伯見過,此事定已有了眉目。蔣師弟可知道麼?
蔣 翊:(笑道)知是知道一點,暫時還不能說。
吳文琪:那就難怪了。(問石玉珠)你們幾位便是謝家姊妹接引來的麼?
蔣 翊:不好了!被說穿了!
石玉珠:(恍然大悟)怪不得,我還說是無意中飛到此地的,想不到謝家姊姊為我們解了大危。
吳文琪:竹山妖人運數未到,各位還是稍避鋒芒的好。
申若蘭:謝家姊妹說日內要往峨嵋相見,我們還是回山等她們好了。
石玉珠:我與二位姊姊也有兩三年不見,難得不期而遇,如何便走?二位近年已得師門真傳,掌教師尊近
    已閉關,不須隨侍。反正山居清修,出入任意,並無要事在身,何不枉駕同去敝友那裏小聚數日
    呢?
申若蘭:(笑道)這次遇見一位老前輩,命為代辦一事。近來奉命採藥的兩輩弟子已相繼回山復命,各地
    同門應交靈藥也都送到,不久開爐煉丹,就許命我二人隨同守爐,如何敢在外面逗留呢?
    (石玉珠見文琪雖只兩年不見,道氣益發盎然,宛如仙露明珠,自然流照,料知功力大為增進。
    (玉花姊妹更是衷心敬仰,自恨福薄,向道之心越加虔誠。
    (石玉珠也不再挽留,略訂後晤,便同別了蔣翊,各自分道起身,申若蘭、吳文琪二人自返峨嵋
    (。
    (  第三九四回 狂濤澎湃 駭浪翻飛 神斧撼連登
    (        大霧朦朧 輕雲驟降 仙俠訪易周)
    
    
6**時間:後來 地點:含青閣
    (石玉珠和裘元兒、虞南綺、虞舜華、呂靈姑、玉花姊妹一行七人往含青閣飛去。
    (冷青虹、桑桓、陳嫣三人此時嫌怨既消,十分投契,正在閣前平臺之上對弈,俱沒想到石、呂
    (諸人回來得這等快法,互相見面,說了前事。)
呂靈姑:勝男姊弟呢?
冷青虹:有位姓紀的道友,說奉青城山朱真人之命,要設壇祭煉法寶。恐勝男姊弟去晚了不及傳授,命來
    接往,已然走了。
裘元兒:紀師兄還說了什麼嗎?
冷青虹:有的,紀道友說勝男姊弟正是命你接引之人,又說今後行蹤隨意,尚有他人需要接引。待青城開
    山之日,自會另行通知,以便回山拜師。
石玉珠:這樣倒省事不少,陳道友如無甚事,此時便可去紫雲宮了。
    (陳嫣知石玉珠急於回山,呂、裘諸人奉命行道,也不宜多有耽延,略為盤算,答道)
陳 嫣:諸位俱都有事在身,諸荷鼎肋,已極感愧,再為妹子多延時日,心更不安。妹子意欲勉為其難,
    先去紫雲宮求來天一真水,再行相機行事。諸位道友以為如何?
石玉珠:道友元神已然凝固,無須過慮。我意磨球島遲早前往無妨,紫雲宮之行卻以早去為宜,免得夜長
    夢多。據我看來,現已有好幾位知道此事,齊、秦、周三位主者,如有一個不能裝糊塗,這水就
    不好求了。
冷青虹:倒也不急在此一時,且略洗征塵,明晚起身。
石玉珠:玉花姊妹承繼天蠶位業,也該早些去,以便安排。
冷青虹:這樣也好,我等就便款待她姊妹,遊玩全山。
玉 花:久聞紫雲水仙宮闕之勝,自恨無福,不能隨往。
虞南綺:妳姊妹不要介意,只要志切向上,此次回去正位以後多積善功,上次拜畢道友為師已然種因,遲
    早自有仙緣遇合。即或不然,我們將來如有成就,也必設法引度,使求正果。
    (玉花聽二女說得十分真誠懇切,不禁感激涕零,再三稱謝。)
玉 花:謝謝各位仙子。
    
    
7**時間:夜 地點:同上
    (當晚冷青虹、桑桓、陳嫣三人先在閣中設下盛宴款待,雖非世俗筵席上的魚肉珍饈,卻也備極
    (豐腆。
    (尤其是各種佳釀果脯,甘芳腴嫩,雋美無倫,無一不是罕見珍品。
    (眾人各快朵頤,讚不絕口。
    (連石玉珠已然辟穀的人,也隨眾飲啖起來。
    (時正月明,湖波渺渺,平勻如鏡;朵雲冉冉,浮沉碧空,影落水中,上下天光一齊流走;又有
    (那雲樓斜壁,玉棟雕梁,霞光瀲灩,金碧輝煌,與中天月華掩映生輝,幻為異彩。
    (眾人憑欄賞月,臨流把盞,直有置身瑤宮貝闕,境真天上,不似人間之感。
    (石玉珠多歷仙山靈境,舜華、南綺姊妹所居長春仙府更勝於此,裘元也曾見過,不以為意。
    (呂靈姑因境由人建,陳設器用過於華麗,覺非真修道人所宜,儘管誇好,也無動於衷。
    (玉花姊妹生在蠻荒天蠶仙娘洞府,只是清潔無塵,多陳珠玉錦繡,俱是人間之物。
    (幾曾見過這等光彩繽紛,輝皇清麗之景,豔羨非常,現於詞色。)
陳 嫣:(笑對玉花道)我和冷、桑二位道友約定,磨球島事完,一同另覓洞府清修,故居已不願再住。
    只是昔年修建這含青閣,以及到處搜掘這些器用珍玩,曾費多年心力,一旦棄卻,也覺可惜。
玉 花:仙子為什麼要另覓洞府?
陳 嫣:我正愁無人接受,適才盤算令姊妹承繼天蠶位業,山民初附,如在此居住,創立教宗。正可炫耀
    於山民,使其增重信仰,這裏居停有主,日後我們舊地重遊,也有一個東道。實是一舉三得,合
    宜已極。意欲以此相讓,不知願否?
玉 花:(驚道)這裏仙山宮闕,珍寶甚多,最易引起妖邪生心,我姊妹二人法力淺薄,如何承當得起?
    
冷青虹:這層我們已有打算,既請妳姊妹居此,焉有任令妖邪侵犯之理?只問願與不願吧。
    (玉花天性直率,心口如一,便答道)
玉 花:這是神仙住的地方,只愁沒福享受,焉有不願之理?
陳 嫣:妳姊妹不要犯愁,本山原有桑仙姥遺留的乙木禁制,一切俱早佈置停當,只須如法施為,足可自
    保。妳天資穎悟,學它不難,有這一夜工夫,由冷、桑二道友傳授,明日便能運用自如了。
    (玉花聞言大喜,眾人也都代她欣慰,樂於玉成。
    (桑仙姥所設乙木陣法本是寶物,現成設備。)
    
    
8**時間:接上 地點:湖畔各處
    (席散後同去地室,經冷青虹、桑桓二人一一指點演習,並述其中微妙。)
    
    
9**時間:接上 地點:閣中
    (到了次日,玉花全都學會。
    (冷青虹、桑桓、陳嫣三人又引眾人往閣後寶庫中去,將原存法寶取出,分別帶上。)
    
    
10**時間:接上 地點:寶庫
    (虞南綺見法寶共只十餘件,其餘珍玩、寶物之類不下千件,均是人世間罕見之物。)
虞南綺:這些好東西莫非都不要了麼?
陳 嫣:(慨然道)昔日一念貪嗔,造下許多魔孽,自遭大劫,方始省悟。這些東西,尋常人得去,反是
    禍水。諸位道友不妨隨意選取,再贈幾件與玉花姊妹,餘下的仍然埋入地底,以免留在世上害人
    。
    (石玉珠和虞舜華、虞南綺本沒把這類珍寶放在心上,裘元兒、呂靈姑更恐犯了師門戒條,俱都
    (謝卻。
    (玉花姊妹自覺得居這類神仙宮室已出非分,眾人俱不肯受,如何還起貪心,也以婉言辭謝。)
    
陳 嫣:(歎道)妹子昔年為寶忘身,千方聚斂,惟恐所得無多。今日諸位如此高潔,真出人所料。
石玉珠:這話也不盡然,海內外散仙、地仙有宮室器用之美的,也不在少數。陳道友以前之失不在藏珍,
    而在以法力強迫異類,誅求無厭,以致惹出許多事來。天地珍物,顯晦有時,沉沒千百年,既被
    道友發掘出來,也是定數,何必重又埋藏?
虞舜華:我看玉花姊妹無甚法寶,內中頗有幾件可以祭煉,不妨代選幾件。再挑幾件難得的送往紫雲宮,
    作為禮物,餘者仍用法力暫時封藏,以備日後或有用處。
石玉珠:即便無用,寶庫本來深藏湖底,又有禁法封閉,尋常異派妖邪無法攻入,並也無從知底。比另行
    覓地埋藏穩妥得多,何必多此一舉呢?
陳 嫣:妹子也是驚弓之鳥,未免多慮,以珍物大多,聚在一處,易啟妖人覬覦。我們不在此地,玉花姊
    妹力薄,縱令寶藏不被攘奪了去,也是麻煩,弄巧人還受害。
冷青虹:石道友說無礙,便仍由它在此,將來再作計較。再說相聚是緣,各位何不各取兩件,以志因緣。
    
    (眾人不願拂她盛意,各自商量,揀那稍為有用的取上一件。
    (石玉珠取了一粒夜明珠;舜華取了一隻溫涼玉環;裘元兒、虞南綺、呂靈姑三人因聽石玉珠說
    (這些珍物本質極佳,中有好幾件,如肯下功夫,俱能煉成法寶,都是一般心思。
    (無如庫中珍物過多,珠光寶氣,相互輝映,看不出哪樣合宜,又不願貪多,正在逐件摩掌忖量
    (。
    (陳嫣因這次磨球島之行一半仰仗靈姑,心存酬勞之想。
    (見三人久無中意,倏地想起一事,喜道)
陳 嫣:三位道友志切清修,這些珍奇玩好之物料難入選,不必找了。有一玉枕,中藏十九柄錢刀,形制
    奇古,精芒內蘊,幻為奇光,不是常物。我累次想加以祭煉,都不得其法,只得擱置。
    (庫中寶物,俱由陳嫣採取海中珊瑚作成各式格架,巧奪鬼工,精緻無倫,頗費了一番心思,玉
    (枕就藏在最後寶架上。
    (陳嫣隨往取出,眾人見那玉枕通體碧綠、形制古雅、看去一色渾成、並無縫隙。
    (陳嫣雙手握緊兩頭一推,忽然分裂為二,上半是蓋,下半有十九個凹槽,每槽各臥有一柄錢刀
    (,長約五寸,精輝掩映,宛如新鑄。
    (石玉珠和虞舜華姊妹俱都識貨,一望而知不是常物,好生驚奇。
    (刀雖十九把,匣只一個,不便分散。
    (呂靈姑為人謙讓,不肯收持。
    (裘元兒、虞南綺看出陳嫣意在靈姑,也不肯拿。)
石玉珠:你三人不必謙讓,此寶現尚不能運用,在誰手內都是一樣。我聽家師說青城初傳弟子共有十九人
    ,此寶恰是一十九柄,與人數恰巧暗合。我看玉枕長有尺餘,靈妹也不好攜帶,還是交與南妹暫
    時收藏,等朱真人看過,傳授用法,再作主分派吧。
    (眾人俱以為然,虞南綺身畔法寶囊本可收藏多物,不顯痕跡,聽眾人如此說法,便取來收了。
     
    (冷青虹、桑桓、陳嫣三人又選了幾件寶物,贈與玉花姊妹。
    (重又行法,將寶庫嚴行封閉,退了出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