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縉雲山一線崖石洞內
    (桓超群當時驚喜交集,出於望外,正要上前剖陳心曲。
    (忽然想起適才把鏡中人當作幻影,不特語多唐突,最後舉止尤為輕狂,她必定生氣無疑。
    (腳往前才走了一步,連忙縮退回來,心中又急又愧。
    (偷覷秋雲神色,果是玉顏微沉、滿面嬌嗔、星眸含怒、望著自己一言不發。
    (桓超群越發惶恐,無地自容。
    (她不知自己只是滿腔熱誠,鍾情癡愛,並無邪念,必當是個輕薄無賴。
    (桓超群正在悔恨萬端,不敢仰視,忽聽對面撲哧一聲。
    (急忙抬頭看時,秋雲面上梨渦初斂,似剛笑過。
    (秋雲見桓超群看她,微微歎息了一聲,便往鏡前走去。
    (桓超群已知寶鏡是她來路,看出鄙棄自己,似要走回。
    (不禁慌了手腳,不暇再顧別的,竟飛身縱向鏡前,將背朝鏡攔住去路。)
桓超群:好姊姊,我實不知是妳真身,當是寶鏡顯靈,不料冒犯了姊姊。
    (秋雲站在鏡前,掠理鬢間秀髮,也不理睬。
    (桓超群見她怒容雖斂,翠黛猶顰,不知是嗔是喜,急得不住口地求告。)
桓超群:我下次不敢了,請饒了我吧!
    (秋雲這才款啟朱唇,從容說道)
秋 雲:這都是我自己不好,把一個才見兩面的陌路人謬托知己。如今我已到了絕路,須你相助始可脫難
    。快起來,我見不慣這樣子。
桓超群:姊姊不要生氣,有什麼事只管吩咐,我是萬死不辭。
秋 雲:你且起來說話。
桓超群:我雖做錯了事,心實無他。姊姊如心存芥蒂,不把我當作知己骨肉,我寧跪死在這裏,也不起來
    了。
秋 雲:(嗔道)你明知事在緊急,這樣要脅,還說不是欺我?
    (說到「欺」字,眼淚花一轉,凝眸淒然,意頗傷感。)
桓超群:(慌不迭起立答道)姊姊千萬不要生氣,我起來就是。
    (秋雲見他惶恐之狀,也不禁破涕嫣然,微笑道)
秋 雲:你既怕我傷心,起先放穩重點多好。
桓超群:我先對鏡子求告半天,姊姊俱未聽見。單單末幾句話說得放肆一點,就被姊姊聽到了。
秋 雲:你磕頭禮拜,埋怨人的時候,我便來了。
桓超群:(高興道)姊姊既然知我心跡,可以消氣,對我好些吧。
秋 雲:人心難測,你跡近輕薄,不似正人君子所為,不能不令我心生疑慮。
    (桓超群見她薄怒輕嗔,隱含幽怨,惟恐再說下去又有觸忤,只得歎道)
桓超群:姊姊不相信我,那也無法。日久見人心,遲早總使姊姊明白便了。
秋 雲:我問你,你此來到底是為我?還是奉了桑仙之命,來尋山主,與我師父為難呢?
桓超群:我日夜思念姊姊,只恨自己是凡人,桑仙姥又不令離開一步。日前被桑仙姥看破,我婉轉陳述,
    得以獲准來此。行前她並煉了三支桑木箭,傳授制敵之法。聽桑仙姥口氣,對姊姊固是極好,便
    對姊姊的師父土仙,也非深結不解之仇。
    (說完,又將木箭取出與秋雲觀看,說了用法。
    (秋雲見了桑木箭,驚喜道)
秋 雲:師姊覺出你身有乙木精氣,怕你與師父有害。我相信你是至誠君子,否則你早將那枚金丸交給桑
    仙了。照此說來,那金丸之事桑仙至今還不知道嗎?
桓超群:姊姊放心,桑仙姥始終不知。
秋 雲:有這三支木箭,可將禁制全行破去,永無後患。但願尤師姊能見諒就好。
    (桓超群略為盤算,便對秋雲道)
桓超群:除三支木箭以外,仙姥還傳有臨難脫身之法,如被警覺,說不得只好一拼了。
秋 雲:此寶厲害,無論尤師姊怎樣逼迫,切不可傷她性命。
桓超群:姊姊作主,要如何便如何,焉有不聽之理?
    (秋雲自覺已試出桓超群對己心志專一,言聽計從,決無違忤,也頗高興。)
秋 雲:既然如此,這就同去好了。
    
    
2**時間:接上 地點:洞中
    (秋雲隨令桓超群隨在身後,自往鏡前立定,伸出一雙素手朝鏡上推了幾推。
    (隨見晶光閃閃,起了一層雲圈,鏡中一對人影便已不見。
    (秋雲把手一招,往裏一縱便已入內。
    (桓超群忙跟著追蹤,只覺四外前後煙霧冥蒙,煙光閃爍,全無阻隔。
    (遙望前面,彷彿甚深,看不到底。
    (鏡中道路本在若虛若實之間,行時好似被一種力量托住,並非實質。
    (桓超群見秋雲並肩偕行,意態親密,好生高興,一邊走著、一邊不時偷覷秋雲玉貌,飽餐秀色
    (。
    (秋雲似也覺察,嫣然低語道)
秋 雲:你這人不大好,我也是人,又不是沒見過,有甚看頭?
    (桓超群見她沒甚嗔怪,涎著臉笑道)
桓超群:我也不知怎的,看見姊姊就心裏喜歡,越看越愛看。
秋 雲:哪有此理?萬一不幸,不能常在一起,我要是死了呢?
桓超群:姊姊如有不測,我決不獨生。有人害妳,我便和他拼命;要是壽終,我便追了去。好歹死生,都
    在一起,地老天荒,決不分離。
秋 雲:(佯怒道)胡說,我明天便死,看你跟去不?
    (桓超群正要答話,忽覺語意不祥,忙改口道)
桓超群:姊姊靈根慧質,神仙中人,萬無此事。真要天地無知,神佛無靈,我必從死,以便一路投生,仍
    在一處,長相廝守。
秋 雲:死了,眼睛還看得見嗎?
桓超群:沒有眼睛,看不見,我也要跟姊姊在一起!
秋 雲:(嗔道)照此說來,你是賴定了我?
桓超群:(得意狀)是的,我是賴定了姊姊!
秋 雲:要是我變得很醜呢?
桓超群:姊姊神仙中人,不會變醜!
秋 雲:(笑道)我知道了,你是迷於美色!前面不遠便到,不要說了。
    
    
3**時間:接上 地點:甬道
    (桓超群一聽將到,初臨大敵,自是謹慎異常,立把精神振起,將三支桑木箭拿在手內。)
秋 雲:(笑道)呆子,時候還早著呢。洞底儘是戊土之寶,一個不巧,就許惹出事來。雖然你不行使,
    還是收緊些好。
    (又行不遠,突然身子往下一沉,降落有四五十丈高下,忽見前面也是一面橢圓形的鏡子。
    (秋雲一面搖手噤聲,一面領著超群走到盡頭,跳將出去,方始現出平地。)
    
    
4**時間:接上 地點:土洞
    (那地方也是一個土洞,所有頂壁都和先前土洞一樣,金光輝映,到處通明。
    (只是地方要大得多,有好些門戶,一切陳設用具均頗精美異常。
    (二人走過兩間洞室,由一甬道走出,地勢漸漸往上高起,連經了兩處門戶,均未入內。
    (快要走完甬道,秋雲忽把超群止住,引向右側一間大不盈丈,內中只有一個大蒲團的小室內。
    ()
    
    
5**時間:接上 地點:小室
    (秋雲令超群坐下,側耳聽了一聽,獨自往前面走去。
    (桓超群當她前去探道,少時即要回轉,不料等了一會未回。)
    
    
6**時間:稍後 地點:小室門側
    (桓超群不耐,輕輕掩向門側,探頭一看。
    (前面不遠是一間極大的洞室,陳設得更是富麗已極。
    (桓超群實不放心,便由小室走出,試探著往甬道盡頭那間大室中走去。)
    
    
7**時間:接上 地點:大室
    (進門一看,好似主人宴居行樂之所。
    (几榻用具固是華美,並還設有琴瑟絲竹等類樂器,五光十色,無不精雅,人卻不見一個。
    (緊靠左邊洞壁有兩個小門,俱都開著一半。
    (門厚寸許,質色均與牆壁一樣,都是獨扇,卻沒門樣,邊上各有兩個手指大的小洞眼。
    (當中還有一門關得嚴絲合縫,緊密異常,直似一片渾成的金牆。
    (上面畫著一個長方形的格線,如非左右兩門開著作比,決看不出那是門環。
    (忽聽秋雲掙扎喘息之聲隱隱傳出,不禁大吃一驚。
    (桓超群側耳一聽,似由正中門內傳出。
    (情急萬分,不暇再顧什麼兇險危難,急忙趕向前去。
    (先伸左手,用大、中二指緊掐門邊洞眼,用盡平生之力往外一拉,雖覺比東山坡洞中壁門要活
    (動些,仍是拉牠不開。
    (耳聽秋雲在裏面已帶哭聲,聲音甚細,隱約可辨。
    (那三支木箭本在右手握著,匆迫之間竟由懷中帶了出來。
    (猛然靈機一動,想到乙木之寶專能克制戊土,這裏明明是就地下泥土挖掘出來的洞穴門戶。
    (卻是堅如鋼鐵,明逾晶玉,精光燦爛,到處通明。
    (想必也是戊土精英凝煉而成,何不用手中木箭試試?
    (念頭轉完,立即如法施為,運用桑仙姥所賦乙木精氣,將兩箭交向左手。
    (右手拿了一支,朝門縫裏插去。
    (一道青氣射向門上,那麼堅厚的一扇大門,立似烈火溶雪一般。
    (隨著箭頭所指之處紛紛消溶,轉瞬由上到下殘缺了一大片。)
    
    
8**時間:接上 地點:中堂
    (堂中間有一短榻,榻上端端正正坐著一個面容俊美的道裝少年,在那裏閉目入定,榻前三面俱
    (是黃光圍繞。
    (秋雲櫻口裏含著一面三尺來長的黃幡,身子已被一片黃氣纏緊,那黃氣像有知覺一樣往回拉扯
    (。
    (秋雲把幡含在口中,勻出雙手,不住亂搓亂放,也發出一片黃色煙光相抗,身子也奮力往外強
    (掙。
    (為恐驚醒對頭,不敢高聲呼救,一味喘吁吁拼命想要掙脫,看上去神情苦痛已極。
    (桓超群見狀,早已心血沸騰,百忙中將腳一踹,那門立即踹開,跟著縱將進去。
    (桓超群人到箭到,乙木精氣早朝榻側射去。
    (秋雲纏身的黃氣,連那旗門上發出來的煙光,被青氣一撞,全部消滅。
    (秋雲見對頭尚未驚醒,好生歡喜,剛剛縱出,拉了超群要往外逃跑。)
少 年:(在榻上厲聲怒喝)大膽賤婢,竟敢勾引外賊,背叛師主,今日叫妳死無葬身之地。
    (桓超群聞聲驚顧,榻上兀坐的少年已然回醒。
    (兩股淡黃色淡煙從對面飛來,同時門前黃光一閃,那扇破門立即失蹤,無路可出,上下四外都
    (是灰黃二色光煙潮湧而至。
    (桓超群初經大敵,未免驚慌,又正拉著秋雲,不及施為。
    (秋雲忙把手上黃光放出,恰好護住全身,才得勉強敵住,未受侵害。
    (榻上少年見難取勝,怒嘯了兩聲,又由口裏射出一股黃氣圍繞上前。
    (二人立覺身外黃光受了重壓,眼看支援不住。
    (桓超群手持三箭,一見事急,還未開口,再也忍耐不住。
    (因不知木箭靈效如何,方欲取一支試試,手中木箭忽然無故震動。
    (匆匆不暇思索,照著桑仙姥所傳口訣,取了一支木箭,對準敵人發將出去。
    (一道青色光氣剛剛脫手,只聽榻上一聲暴喝。
    (瞥見煙光影裏,敵人口內又飛出一團灰色光華,將木箭擋住,不得前進。
    (桓超群頓覺身上所受重壓越緊,幾乎透氣不得。
    (再看秋雲,已是滿面淚痕、玉容悲苦。
    (桓超群一時情急,大叫道)
桓超群:我和你這狗妖怪拼了!
    (隨說隨將手中雙箭連同來時桑仙姥所傳法力全部施展出來。)
秋 雲:弟弟,快將三箭收住,莫要全上。
    (說罷急收護身黃光時,兩條青氣夾著兩道慧星般的芒尾,已然電掣而出。
    (聲如裂帛,所過之處,休說敵人煙光,連秋雲所放黃光也幾乎全部消滅。
    (就這煙消光滅,重複原狀的一剎那間,榻上少年只慘號得一聲,便沒了動靜。
    (桓超群三箭也已收回,見室中煙光盡掃,適才進來那扇破門隱而復現。
    (桓超群無意中完成了一件大功,回去見了桑仙姥桑仙姥足可交代,端的心滿意足,高興非常。
     
    (正催秋雲速走,秋雲已朝榻前奔去。
    (桓超群隨同趕過去一看,榻上少年仍是端坐如生,乍看仍似生人,只頭上命門炸開一洞。
    (用手一摸,竟如酥了一般,化成粉末,隨手倒塌。
    (秋雲前後搜索遺物,找了一會,忽由少年懷裏搜出一塊古玉符,立即驚喜道)
秋 雲:這是他多年來處心積慮暗算師父的真憑實據,他年再見師父,不愁沒得話說了。榻下有一小洞,
    內藏好些珍寶,乘著尤師姊別室參拜神光之際,全部取走。
    (說罷將手一指,那座色如黃金的土榻便已移動。
    (秋雲見榻移動甚緩,面上神情似甚焦急。
    (約有半盞茶時,才離開了臥榻原處。
    (榻下面仍是金色土地,只當中有一圓圈。
    (秋雲囑桓超群在上面少候,自己走向圈中,手掐法訣一劃,一陣黃煙冒起,人便由圈中下降。
    (地上隨陷了一個三尺方圓的洞穴,俯視煙光彌漫,什麼也看不見。)
    
    
9**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又待片刻,秋雲才滿頭香汗,慌不迭地飛身走出,喘吁吁笑道)
秋 雲:大功告成,此非善地,我們快些走吧。
    (話才出口,猛然滿室金光黃雲,耳聽一個女子聲音大喝道)
旁 白:(醜女)背師叛主的賤人,果是欲擒先縱,今日和你們二人拼了。
    (二人聞聲驚顧,竟是醜女趕來,滿臉殺氣,手持長劍,戟指怒罵不已。
    (秋雲見狀大驚,忙也放出一片黃光敵住。
    (無如醜女勢盛,二人驟出不意,應付又稍晚了一步,未免相形見絀。
    (桓超群見狀大驚,忙欲取箭抵禦,被秋雲一手攔住道)
秋 雲:尤師姊只是一時誤會,當我有心叛師,等我把話和她說明,她就放我們走了,木箭太厲害,放出
    去便不能由你心意,萬動不得。
    (桓超群只得住了。
    (  第三八九回 一念癡情 無心成大錯  兩番涉險 五遁見玄功)
秋 雲:師姊,妳先不必生氣。千萬請妳暫寬一線之路,就要處治,也等妹子把話說完以後,免妳和上次
    一樣認錯了人,事後悔恨。
    (醜女只管手中掐訣,一意施為,聞言連理也未理。
    (眼放凶光,怒視二人,似要冒出火來。
    (秋雲一面奮力抵禦,一面喘吁吁急口分辯。
    (剛說前情不到一半,醜女倏地一聲獰笑,便從千百重煙光中隱去。
    (急得秋雲力竭聲嘶,直喊)
秋 雲:妳我多年患難骨肉之交,連說幾句話不容麼?連山主尚且如此結局,我怎會害你?
旁 白:(地底醜女喝道)我已看清妳叛逆的行跡,任是說得天花亂墜,也拿定主意不再上當了。
    (桓超群聽那語聲發自地底,漸說漸遠,好似醜女正由地底往下降去。
    (及至醜女隱去,煙光儘管濃烈,身外倏地輕了許多,一點也不感到難受。
    (秋雲卻是花容失色,珠淚縱橫,神情萬分著急,好生不解。)
桓超群:(勸慰道)姊姊妳還愁苦則甚,尤師姊不聽良言,由她自去,好在日久見人心,傷感則甚?還是
    由我用木箭破去戊土禁法,衝出去吧。
    (秋雲忽把眼淚拭去,苦笑著問道)
秋 雲:我知你對我一往情深,只不知適才同生死之言是否出於肺腑?
桓超群:(急道)我能與姊姊同死,決不願一日生離,焉有假話?
秋 雲:如尤師姊不下絕情,或桑仙姥木箭威力稍次,也好想法。偏都各是絕手,只一發便不可收拾,無
    路可走,這卻怎好?
    (邊說邊哭,甚是淒慘。)
桓超群:尤師姊難道還比山主厲害?
秋 雲:尤師姊當我真是師父夙仇轉世,此時必是回到地底居室,等發動好了陣法,再來對付我二人。我
    便仗著這件法寶全力抵禦,也只能支持上個把時辰就沒命了。
    (桓超群聞言,暗罵醜女狠毒愚昧,悲憤已極。)
桓超群:(強忍怒火答道)那也不見得,我除這三箭外,還學有遇險逃命之法。姊姊不過是不願傷她,難
    道我們單逃命還不行麼?與其束手待斃,何如試他一試?
    (秋雲聞言,驚喜道)
秋 雲:難道桑仙竟肯把她本身乙木精氣傳給你麼?還是別的法寶呢?
桓超群:我來時已得桑仙姥傳授,有專供逃遁之法。
秋 雲:(忙道)趁尤師姊未來,你速行法開路逃走吧。
桓超群:往何方逃走?
    (秋雲把眼往北一看,嘴裏卻說道)
秋 雲:此時我們已入重圍,出去道路全非。我看東方為乙木正位,還是往東方逃走為是。我抱著你走,
    以免迷途。
    (說時又朝北方使了個眼色,將桓超群的手捏了一下。
    (桓超群會意,一手和秋雲互相摟緊,將三支木箭插在腰間,面向東方。
    (手掐靈訣,運用桑仙姥所賦乙木精氣,張口一噴,便有一股青色煙光噴將出來,將全身包沒。
    (倏地側轉身軀,手向北方一指。
    (青光剛剛湧起,待要斜飛上去,忽聽醜女怒喝)
醜 女:無知狗男女,已成釜底遊魂,還敢逃走,今日叫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桓超群聞聲回顧,醜女滿身俱是金光烈焰環繞,正由身後追來。
    (披頭散髮,目射凶光,神態甚是猛惡,大有不能並立之勢。
    (本來青光初起,身外黃色煙光便似奔雲一般朝前衝去,身上為之一輕。
    (醜女這一現身,倏又大盛,四外煙光又復緊緊逼近,雖不似秋雲先時抵禦那麼壓束得氣透不轉
    (,要想衝蕩開去,看去卻也不是容易。
    (醜女手中還持有兩枚金丸,秋雲知道要逃已是無望,忙將桓超群止住,返身哀告道)
秋 雲:尤師姊,此事由我一人而起,與超群無干。他還有父母,妳如能放他逃走,我便由妳處治好了。
    
醜 女:不要臉的賤人,妳既感我恩德,欲以一死明心,為何這小狗一說有逃生之法,妳便立時喜出望外
    ?還要用聲東擊西之法,改走北方相生之路?
    (秋雲不等說完,已氣得渾身抖戰,顫聲高叫道)
秋 雲:尤師姊,妳太辜負我們的好心了。我真要忘恩負義,早就教超群發揮全力了!
醜 女:無恥賤婢,還要花言巧語。有甚本領,速使出來。否則我便催動戊土禁制了。
    (說罷將手連指,那四外的黃色煙光便如山壓一般擁將過來。
    (桓超群當時氣往上撞,把心一橫,一面運用乙木精氣抵禦,一面回手取下三箭,厲聲怒喝)
桓超群:再不滾開,放我們出去,叫妳和山主一樣屍骨無存。
醜 女:你看這個。
    (隨說,金丸脫手飛出,立化為一片金黃光華,當頭罩下。
    (桓超群先將三支木箭迎面發出,木土相克,如磁引針,三道青色煙光飛向那金九,雙方一撞。
    (叭的一聲,金黃光華立化煙雲,四下飛散。
    (跟著青光在空中轉了一轉,又朝醜女飛去。
    (醜女和秋雲一樣法力有限,兩枚金丸無力並用。
    (因為恨極敵人,正待將第二丸相繼發出,見狀大驚,才知秋雲不是虛言。
    (又見箭光來勢厲害,四外戊土禁制隨著箭光轉處失去靈效,紛紛消散;同時敵人身側青光大盛
    (,不敢再用金丸抵擋。
    (醜女自料凶多吉少,滿腹悲憤,一面發揮戊土煙光抵擋,一面且逃且高叫道)
醜 女:秋雲妹子,念在以前情義,千萬不可再令妳那情人損害師父遺體法物。
秋 雲:(急叫)快收箭。
    (桓超群性剛,恨極醜女。
    (聞言故作張惶,盡力去收,暗中卻不用力。
    (本來箭光已快追上醜女,就真心收轉也未必來得及,哪再禁得起略一耽延。
    (只聽一聲慘叫,醜女在煙光中手腳亂舞,往後便倒,三箭歸一,已是穿胸而過。
    (秋雲放聲大哭,不顧命地飛撲過去。
    (桓超群也將三箭收回,因四外黃光雖散漫無力,但依然濃厚,惟恐有失,也忙跟蹤趕去,一看
    (醜女已成了一堆劫灰。)
秋 雲:(淒然說道)我以前幾次三番仗她活命,如今休說良心上說不過去,另外還有一層難處。我二人
    曾立誓保護師父法體安全,我叫你放過尤師姊,就是為了便於脫身。
桓超群:尤師姊實在欺人太甚。
秋 雲:桑仙姥的乙木正好克制戊土,你要是肯聽我言,早一點收箭就好了。
桓超群:那如今如何是好?
秋 雲:(潛然淚下)我非留下來不可,不能與你同行了。即便你想伴我,以桑仙所授法寶,遇上別的厲
    害敵人並無用處。何況你家有老親,本是偷偷出來,難於久留。
桓超群:(急道)姊姊何不一走了之?
秋 雲:我是修道人,曾發重誓,怎得不遵?
桓超群:跟我回去,我會求桑仙姥,一樣傳授姊姊道法。
秋 雲:絕不可以!今天我能棄前師,來日怎知我不會再棄桑師?
桓超群:(拉著秋雲的手逆)姊姊這些作甚?
秋 雲:(將桓超群的手一甩,面露憎色)難道你的情愛比什麼都重要?
    
    
10**時間:次日 地點:同上
    (二人談到了次日過午,秋雲終是心軟情癡,自覺超群為她捨死忘生,備歷險阻艱難,就此分手
    (,委實對他不住,迫不得已。)
秋 雲:昨來山主以前同門師弟妖道景文通,曾想搶奪先師所留法寶,逼著山主指明藏寶所在。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