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含青閣
    (虞南綺、虞舜華、裘元兒、呂姑、石玉珠、勝男,阿莽與主人冷青虹在樓下交談。
    (靈姑心思獨細,坐位正在石玉珠對面,她見桑桓將度厄舟送進寶庫。
    (只繞向閣後這一點水路,行時冷青虹並還囑令快回,竟去了很久。
    (冷青虹面上神色又是時驚時喜,恭倨無常。
    (再說這裏佈置陳設,無不巧奪天工,富麗堂皇,也不似真正修道人的行徑。
    (石玉珠既以假言掩飾,不與一心,必是先未想到,通了姓名,方始覺察,不得不敷衍過去,免
    (樹強敵罷了。
    (靈姑越想越覺可疑,自信這裏五行禁制雖然厲害,終是異端,不是正教。
    (對方真要居心不良,憑著眾人的法寶、飛劍和自己的五丁神斧,大概也能應付。
    (有心和石玉珠使個眼色打一招呼,石玉珠偏和冷青虹談在興頭上,裝得極為自然,始終沒拿眼
    (看自己。
    (再一回顧左側諸人,除勝男姊弟聽出了神外,南綺不知何時已與舜華易位,同裘元挨近。
    (姊妹二人裝作閑看,實則四下留意注視,頗似暗中正在戒備情景。
    (南綺見靈姑望她,又把眼皮微微一抬,靈姑心料三人已經警覺。
    (瞥見石玉珠身後似有青芒微閃,飛向外去,光微且速,其去如電,如非一雙慧目,絕難發現。
    ()
冷青虹:(笑呼)師兄快來。
    (一道青光閃過,台口現出一人,正是桑桓,帶著轉憂為喜的神色走將過來,先向冷青虹道)
桑 桓:度厄舟已還原地,這就好了。請青妹和諸位道友共同進行吧。
冷青虹:(滿面喜容道)我只顧和諸位道友閒談,佳客初臨,一點還未待承呢。你且陪坐一會,待我先進
    ,你再聽請。
    (說罷,道聲簡慢,自往閣中走去。
    (桑桓朝眾略一點首,便請一同落座。
    (靈姑見他口裏隨眾問答,目光不時注在勝男姊弟身上,知有用意。
    (先見青芒自石玉珠身後飛出,他便台口現身,先後分明是一人,不由又加了一番疑心。)
旁 白:(閣中冷青虹急喚)師兄,請客進來。
    
    
2**時間:接上 地點:閣內
    (桑桓延眾人走到閣門前面,瞥見閣內共是七間,圍成一個圓圈。
    (當中一間較大,獨作六角形。
    (各面平臺陳設那麼奇麗,閣內卻空無一物。
    (並且所有隔牆俱似精銅所制,可是每間都似透明,可以看見。
    (眾人進時,冷青虹正在當中六角房內,手上托著一座高約尺許、形如圓筒之物。
    (其精光湛湛,耀眼欲花,好似沉重非常,壓得人都站立不穩神氣。
    (眾人除石玉珠以外,餘者多覺這等情形絕非是款客之道,心疑有異,不由卻步。
    (桑桓揖客時,便挨在阿莽身側,一見冷青虹面現吃力之狀,倏地把阿莽往前一推,飛身同入。
     
    (冷青虹忙將手中圓筒奮力往上一擲,直向阿莽當頭落下,這些舉動都是急驟非常。
    (南綺、靈姑見狀大驚,更以為冷、桑二人想害阿莽,不由勃然大怒,正待上前發作。
    (說時遲,那時快,阿莽驟出不意,猛覺身子被人推入。
    (腳未立定,一團寶光已經當頂壓到,一時惶急無計,不由伸手往上一擋。)
旁 白:(冷青虹已在急喊)諸位道友請原諒,此舉絕無惡意。
    (那圓筒本是端端正正壓下,吃阿莽猛力一擋,往側一倒。
    (忽然滿閣雲霞輝煌,千萬道彩光一閃而過,晃眼之間,眼前又換了一片景象。)
    
    
3**時間:接上 地點:精室
    (閣中七間銅室已全不見,卻換了一正兩偏三間高大莊嚴的精室。
    (所有用具陳設之華美精奇,多是眾人目所未睹。
    (冷、桑二人和阿莽俱在離門不遠之處立定,阿莽自是滿面驚愕,桑桓正向他賠話。)
冷青虹:諸位道友請進,諸乞相諒。
    (石玉珠知眾驚疑,無如有好些話都難在此明說,只得一面向眾招呼,一面首先走進。
    (勝男對於諸人無不信賴甚深,見阿莽適才情形,雖也吃了一驚,卻並不疑心有異。
    (靈姑、裘元和舜華姊妹卻是疑心很重,仗著冷、桑二人收法神速,沒說出甚不好聽的話罷了。
     
    (室中左側便是冷、桑二人住居之所,眾人隨同入內一看,玉榻瓊寢、翠几瑤墩;室既高大明爽
    (,到處晶光寶氣、煥若雲霞。
    (其陳列之珍貴華麗又勝於前,直令人眼花撩亂,目不暇接。
    (桑桓先請眾人落座,冷青虹自向裏間,用四隻白玉盤裝了不少珍奇果肴。
    (另有一隻翠壺美酒和九隻古玉杯,重迭著雙手捧了出來,放在鄰近碧窗的青玉案上。
    (眾人見那玉盤大都徑尺,白膩如脂,光可鑒人。
    (盤中所盛,除了桃、梅、李、杏、梨、棗、蓮實、菱、藕、榛、栗、松仁、枇杷,葡萄、龍眼
    (、荔枝以及好些不常見的果品外,還有好些乾淨整潔的山肴野蔬,五色紛披,燦然雜陳,美食
    (美具,分外顯得好看。
    (尤其那幾隻酒杯,大小玉色不一,各有各的款式,形制古雅,精麗絕倫。
    (連舜華姊妹素富收藏,也都沒有這類東西。
    (靈姑、南綺二人以為主人賣弄神通,故鬧玄虛,心已加了好些不快。
    (及至縱觀室內,又看出兩隻玉榻並列相對,分明冷、桑二人同居一室,心裏更加鄙薄。
    (再見主人端出酒果,倉猝之間,如何能夠得到?
    (冷青虹將各人面前酒杯放好,依次斟滿,請眾同飲。
    (眾人見石玉珠首先稱謝舉杯,也各試飲一口,覺著甘芳涼滑,香沁齒頰,心神為之一爽,漸漸
    (隨著飲食起來。
    (冷青虹似覺靈姑等四人心存疑慮,笑對眾人道)
冷青虹:這些果子十九不是本山出產,並且遠近皆有,季節不一,我二人又不能出山,諸位道友可覺異樣
    麼?
石玉珠:姊姊和桑道友雖不出山,但是道妙通玄,萬里猶如戶庭,彈指可即,只出產時令不一,稍覺奇怪
    。可是預先按時行法攝取到此,再用禁法防止腐敗,因而保藏至今的麼?
    (  第三八四回 仙山福境 靈獸奇兵 樓閣中藏玄機
    (        乙木戊土 亡國陋室 桑樹裏見災異)
冷青虹:此地有一靈獸,名為五爪飛狸,有千餘年的道行。本山舊居停是位女散仙,極喜修飾洞府,陳列
    花草珍奇之物。她常逼飛狸收集地底埋藏的珍奇之物,故此收集甚多。後此狸為我所救,牠頗知
    感恩,這些都來自於牠。
    (靈姑、南綺雖見她清淡款款,語頗由衷,神情也甚誠懇,不知怎的總覺疑念未消。
    (只因那酒果肴脯無不甘芳清腴,味美絕倫,也跟著大吃起來。
    (談笑晏晏,不覺月到中天。)
    
    
4**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石玉珠:少時如何破那禁制?
冷青虹:此時未便明言,到時再行奉告。
    
    
5**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南 綺:天交亥初,快到時候了,是否該做準備?
冷青虹:諸多礙難,事前委實不便明告,但是去的人絕無兇險,請不要追問,准保萬無一失。
    (南綺、靈姑見冷、桑二人說時神色黯淡,似頗驚懼,情節又堅不肯吐。
    (便疑這半天的清談都是有心遮掩,延挨時辰。
    (因石玉珠已然應諾,不便再問,心中隱忍,暗打戒備主意。)
    
    
6**時間:子初 地點:同上
    (晃眼到了子初,冷、桑二人忽然起立,先向眾人謝了相助之德。)
冷青虹:時辰已至,請石道友與諸位道友先往外面平臺之上,如見湖水浪湧作響,便是禁法破了一半。不
    論這所樓閣和閣中人有何異狀,不要理會,即時飛起空中,不可停留。只要湖心中飛起一團黃影
    ,便是仇敵業已暗中侵入,千萬將他攔住,不可放他飛向閣內。此人法術精奇,能以幻象愚人。
    諸位只守定空中,用法寶、飛劍將閣頂護住,不令飛落,便不妨事了。
石玉珠:你前說還有一人隨往相助,究竟是誰?
冷青虹:(指阿莽道)相助我們破法的,只這位狄道友一人已足。
南 綺:(大驚)不可,阿莽毫無道法!
冷青虹:道友放心,因係先天五行禁制,無道法反而安全。
石玉珠:(拉住南綺道)有我等在此,相信不會有何事故。
冷青虹:時已緊迫,強敵密迤,諸位道友離台飛起時一個不巧,便須各自為謀。如若互不相見,無須驚慌
    ,仍照前言行事。
    (說時,桑桓已先帶了阿莽同向閣中飛去。)
冷青虹:諸勞清神,容當後謝。
    (也自飛走。
    (眾人除石玉珠知道主人一半底細,勝男惟眾人馬首是瞻,儘管兄弟被人帶走,心料不會有險,
    (餘人都是疑信參半。
    (靈姑、南綺剛一發問,便使眼色止住,不令開口。
    (待了一會,靈姑想起勝男不會飛行,忍不住悄問道)
靈 姑:石姊姊,少時我們都要防禦敵人,勝男姊姊交與何人照管呢?
石玉珠:交給我好了。
    (隨又將頭微搖,靈姑不便再問,只得令勝男站向玉珠身側,以防事發倉猝,不及攜帶。
    (靈姑和裘元、南綺、舜華三人憑著玉欄,四下眺望。)
    
    
7**時間:接上 地點:湖
    (這時月明風清,晴空一碧,湖中還有金水禁制,洪波浩浩,金輝閃爍。
    (遠望四圍山色,依舊泛紫浮青,明澈如晝。
    (再加上這座神仙樓閣,玉棟珠簾,瓊宇瑤階,聳立在萬頃清波之中。
    (金碧輝煌,朱霞瀲灩,倒影波心,上下天光交相掩映,清麗莊嚴兼而有之。)
    
    
8**時間:稍後 地點:精室
    (眾人觀賞了一陣,眼看時辰已至,閣中仍無動靜,俱覺奇怪。
    (因主人有已出不能復入之言,未便再進去探看。
    (越是靜悄悄的,越恐變出非常,各把目光四外流注,暗中加緊戒備。
    (裘元忽然手指閣內,意令眾人觀看。
    (原來閣中不知何時已變了一幅景象:上層滿被密雲圍繞,隱泛紅霞;下層先前所見房宇物事全
    (部不見,卻換回了初進門時所見的六角空房,一切牆壁間隔均可透視。
    (內中奇光閃閃,五色相間,變幻不同,只是空無一物,也不見一點人影聲息。
    (石玉珠知道那是閣底埋伏的一座極厲害的陣法,當中一間正六角形的為全陣樞紐。
    (玉珠剛打手勢令眾人留意外面,湖中忽然發出一種極淒厲的異聲。
    (跟著離台半里正中心湖波滾滾,似開了鍋的沸水一般往四外散去,金輝電耀,好看已極。
    (眾人見狀,連忙帶了勝男淩空飛起。
    (初起時,湖水沸處高僅三數尺,越往後越突起,晃眼成了丈許方圓、十餘丈高一座水塔。
    (湧著湧著,又往下落去,落處成了一個深潭,旋轉如飛。
    (眾人因有冷青虹預囑,又見除有漩渦處外,已和常水相似。
    (水中金光幻影也不再現,知禁法已被破了大半。
    (只是四處留神查看,並不見所說仇敵蹤跡。
    (湖中水塔漩渦俱在金水禁中,未破以前,先已發現。
    (當是應有現象,不像是敵人已來情景,覺與冷青虹所說並不相符。
    (眾人只顧在空中東張西望,注視外敵之來,對於湖心漩渦未免稍微忽略了些。
    (猛聽一聲極清脆的爆音,由湖心漩渦中如流星趕月般射起酒杯大小三團淡黃色的光華。
    (眾人才知敵人竟由水遁暗中侵入。
    (那黃光飛升約有百十丈高下,倏地暴長,其大如斗。
    (掉轉頭飛星下墜般往閣底飛去,眾人自然不容。
    (因那黃光並無邪氣,靈姑、舜華、裘元夫婦更對冷青虹二人疑念未消。
    (未判明對方邪正善惡以前,不想傷害來人,各把劍光飛起,將他擋住,並未進逼。
    (那黃光卻甚靈活狡獪,忽東忽西,忽上忽下,劍光一擋,立即避開。
    (似急於乘隙而下,並不和眾人劍光硬碰。
    (眾人被他引逗得越來越高,因敵人始終未見現身,光又是黃色,俱當作那是元神幻化。
    (石玉珠一邊指揮飛劍迎敵,一邊帶著勝男,先也同被瞞過。
    (鬥有半盞茶時,見那黃光永不與飛劍相接,只要相遇,不往側閃,卻往上升。
    (以至互相追引,越上越高,細一觀察。
    (那黃光除飛駛跳動靈敏異常而外,直看不出有甚威力。
    (再一尋思,忽然警覺,料知不妙。
    (念頭才動,還未及招呼眾人,靈姑、南綺也已發現一樁異事,捨了黃光,往下飛去。
    (原來二女心仍疑慮未消,老防備閣中冷、桑、阿莽三人有甚變動。
    (那三團黃光仍是兼顧,飛起也低一些。
    (正鬥之間,一眼瞥見一團黃影由腳底飛過,向下投去。
    (南綺首先警覺,知中敵人調虎離山之計,便和靈姑雙雙追去。)
    
    
9**時間:接上 地點:閣頂
    (誰知那黃影比箭還快,在離閣頂二十餘丈的高空上,似凍蠅鑽窗般撞了兩撞。
    (忽然覓到出路,流星飛瀉,直往閣中射去。
    (等二人招回劍光趕到,已是不見。
    (南綺見黃影飛下時,空中似有一層阻隔,便留了神。
    (剛緩得一緩,還未及招呼靈姑,靈姑心急,已淩空飛墜。
    (那含青閣上原有一層禁法,不知門戶生克,休想飛落。
    (這一來恰好觸動,當時湧起千百青霧,將靈姑困在裏面,腳底樓閣平臺也沒了蹤影。
    (同時南綺和裘元、虞舜華三人相次趕到,雖未妄下,也俱被那青霧擁住。
    (彼此各不相見,左沖右突,脫身不得。
    (石玉珠經歷甚多,一見黃影,便知今日鑄了大錯,敵已侵入,萬來不及。
    (因身旁帶有勝男一個累贅,空中三點黃光也未測出底細,既恐一誤再誤,又知這類禁法厲害。
     
    (眾人已被困住,如逃不出,下去也是白饒。
    (雖主人不會傷人,何苦一齊丟人,青霧一起,立帶勝男急速上升,未遭波及。
    (石玉珠又愧又急,不由對空中黃光起了敵意,不問是元神是法寶,且先擒住再說。
    (主意打定,便將青霓鏈向空擲去,運用玄功,將手連指。
    (一劍一寶,立即大展威力,化為兩道經天長虹,各向一團黃光捲去。
    (眼看就要圈住,不料晃眼之間,黃光忽然爆散,內中現出三個雞蛋大小的飛蟲向空飛去。
    (玉珠這才知敵人用的仍是幻術,這飛蟲必經法術祭煉,也非常物。
    (否則不會如此靈活,竟敢引逗到底,連飛劍都不害怕。
    (因想看是何物,以為蠢然一蟲,幻術靈效已失,還不易於擒到?便將飛劍、法寶止住,用手一
    (指,待要行法擒拿時。
    (慢得一慢,那蟲已由光隙中沖出,越過霧層,往湖中飛墜,迅若流星,一個也未擋住。
    (石玉珠正在想起有氣,忽見下面青霧紛紛消散。
    (內中沖起一團黃影,後面追隨著一道帶有五色奇芒的光華。
    (定睛一看,前面正是適才所見敵人元神幻化的黃影,影裏隱隱現出一個少年女子。
    (胸前似還抱有一物,光煙閃爍,看不真切,往斜刺裏逃去。
    (後追光華正是呂靈姑,一面禦劍急追,一面將那五丁神斧也取了出來。
    (五色奇芒便自斧上發出,蕩開了千重青煙,往斜刺裏追去。
    (跟著裘元、南綺、舜華三人也由下面青色殘煙中沖將起來,一同追敵。
    (石玉珠料定敵人業已得手,桑、冷、阿莽三人一個未見,吉凶難卜。
    (負人重托,又愧又急。
    (不顧得再搜尋那飛蟲下落,慌不迭催動劍光朝敵人攔去。
    (那黃影雖然飛行迅速,無如後面追得既緊,前面又有敵人阻路。
    (微一遲頓,便被迫近,一時情急無奈,便將所抱之物回身朝靈姑打去。
    (靈姑正追之間,遙見石玉珠一道青虹經天橫亙,擋向黃影前面。
    (知道敵人已難逃遁,心中大喜,益發加緊飛行,朝前追去。
    (眼看相去不過三五十丈,正把神斧舉起,猛見一團彩絲光華閃閃,裹住一物,由黃影中發出,
    (迎面飛來。
    (靈姑見飛來一團光華,當是什麼奇怪法寶,又因適才脫困時試出五丁神斧的威力靈效。
    (隨手一斧撩去,只見大半輪紅光放出五色精芒,飛上前去,恰好迎個正著。
    (只聽一聲微呻,那團五色光絲立即破散,由光網中墜下一條人影。
    (隨又是一幢青氣上升霄漢,內中簇擁著一個老婦般的嬰兒,朝著石、呂諸人含笑點首為禮,往
    (東方高空電馳而去。
    (晃眼高出雲表,沒入青冥,不見蹤跡。
    (同時那團黃影也已爆散,一聲悲嘯,現出一個黃衣少女,正擬往空追去。
    (眾人也都合圍追近,靈姑還待下手時,石玉珠已看出兩個俱是修道人煉的元嬰。
    (先飛升一個正是主人的師父嬰兒,黃衣少女不知何人,但也決非妖邪一流。)
石玉珠:靈妹休得造次,嬰兒已然兵解,只把這位道友擋住,不令阻她飛升便了。
    (說時冷、桑二人也由閣中飛出,桑桓面上尚有憤色。)
冷青虹:(先為眾人介紹)這位是陳嫣,與我師父亦敵亦友。
    (眾人見她明豔絕塵、秀骨珊珊、豐神俊逸、宛如珠玉照人,俱都樂與訂交。)
    (向陳嫣哀聲說道)陳仙姑,我師父受了多年苦難,依然和妳一樣不免兵解。我師父已然應了昔
    日誓言,所煉乙木真氣終非前古元金之敵,應劫而去。可知一切均是定數,何苦冤怨迴圈,永無
    終結呢?
陳 嫣:既然如此,何不早說?
冷青虹:師父嬰兒雖然煉成,但是功候不夠,難於衝破靈空天域的七層罡風劫火。必須再煉一甲子,始能
    完成正果,此時已往南海至友那裏閉洞修煉。請看我二人分上,解去這場冤孽,必有報德之日。
    
    (這時陳嫣繞身黃雲業已盡斂,現出全身,聞言冷笑道)
陳 嫣:看妳面上,解冤不難,這位道友的神斧於我恰有大用,妳如能使諸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我便依
    妳。
    (靈姑在側,因自己誤殺人師,已鑄大錯,心中惶恐,慚愧萬分。
    (也看出冷青虹好似礙於新交,不知眾人允否相助,未便輕諾之狀。
    (靈姑沒回看石玉珠神色,毅然脫口應道)
靈 姑:妹子等奉家師之命,下山積修外功,本以崇善誅邪是任。這位道友既有困難,義不容辭,只要不
    犯師規,能夠勉效微力,有何不可?
陳 嫣:(大喜)既如此,妹子先謝了。
南 綺:(笑問道)道友如今已成地仙,嬰兒前怨已解,此後仙山歲月,永享長生,怎還有甚為難之事須
    人相助?我等法力有限,何不先說出來,也好打個主意,看看能否同效綿薄呢?
陳 嫣:說來慚愧,前生自作自受,一時誤嫁奸人。因為他所惑,妄想聚煉五行真精之氣,去奪靈嶠仙府
    ,創立五行教宗。
石玉珠:五行教宗?
陳 嫣:是的,因自煉戊土,而癸水、丙火、庚金均可修煉,只有東方乙木係由自生。我訪查到靈木根源
    ,發現那靈木之精已然附在一個少女身上,孕有靈胎。
石玉珠:那一定是嬰兒了?
陳 嫣:(點點頭道)及後,我盜少陽神君之火珠不成,自身遭劫,還將我以前費盡心力,在北海萬丈冰
    窟中得來的一個赤玉球失去。此球乃前古金仙留賜有緣,為元嬰成形後煉神至寶。至今收藏在靈
    焰潭內。那潭神火厲害,非此五丁神斧斧護身不能下去。
    (這一席話說出,石玉珠便知事情並非容易。
    (連桑桓、冷青虹、虞舜華、南綺也都聞言大驚,彼此相看,做聲不得。
    (陳嫣見眾人靜默無聲,立現憂容,末了,又加上一句道)
    如蒙各位相助,去時如再能帶一滴天一真水,更是容易。
    (裘元見幾人俱不答話,覺得適才既已答應人家,萬無食言之理。
    (並且峨嵋、青城誼如一家,日前有難,齊靈雲還趕來相助,用的便是天一真水。)
元 兒:少陽神君與峨嵋交好,我們去要回赤玉球,應非難事。天一真水也不難求,祇是要上一兩滴,料
    無不與之理。
石玉珠:我們原定往香蘭渚去謁寧一子,南妹中途變計,欲助玉花姊妹除那妖童。我又為踐冷妹妹前約,
    便道來此,才有今日之事。陳道友不妨在故居小住,等我們南疆歸來,然後同去紫雲宮閒遊。只
    由陳道友說成道須此,求取一滴,想必有望。
陳 嫣:有道友一諾,我就放心了。
靈 姑:我們還須到雲南接人,事畢再來。
陳 嫣:時間還早,一定來得及。如果各位方便,隨時都可成行。
    (靈姑等人原以石玉珠馬首是瞻,這時都望著玉珠,等她拿主意。
    (石玉珠知道事有礙難,早在心裏著忙。
    (石玉珠交情在先,雙方還是由她引見,自然說不出拒絕的話。)
石玉珠:這樣吧,我們找到玉花姊妹,再去寧師叔處,事完再回此地。紫雲宮不妨同去,若能討得真水,
    就赴磨球宮取藥,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眾人俱允,虞舜華也無話說,就此定局。
    (這一來,冷青虹和那陳嫣都欣喜非常,桑桓也把忿容斂去,化敵為友,三人先向眾稱謝了幾句
    (。)
冷青虹:妹子適才並非藏頭露尾,內中實有難言之隱。所幸石道友定已先知苦衷,想能鑒諒。現時劫報均
    完,冤仇已解,無須再有禁忌。但說來話長,且請諸位道友仍回含青閣內,容妹子一述經過,便
    知妹子情非得已了。
    
    
10**時間:接上 地點: 台上
    (說時,眾人早把飛劍、法寶收去,剛隨三人飛落臺上。)
南 綺:阿莽姊弟呢?
桑 桓:狄道友基稟至厚,只因勞累了些,已給他服了丹藥,正在養神。
    (南綺等人聽了,才放了心。
    (冷青虹搶向前去,略一施為,全閣便複原狀,迥不似先前倒轉禁制那樣難法。
    (晃眼之間,一座神仙樓閣重又現將出來。
    (除左側玉石闌干,因靈姑追敵匆忙,劍芒掃著一點,裂斷了一截外,餘者俱是好好的。
    (碧海青天,瓊樓玉宇,無邊仙景依然如故,直看不出一點別的痕跡。
    (桑桓揖客入門,仍到先前室內。
    (冷青虹重整酒果,請客入座,將前事說了一遍。)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