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下午 地點:山谷
    (一個景物頗佳的山谷中。
    (石玉珠、虞南綺、裘元兒、呂靈姑隨與流覽。)
裘元兒:這還不如狄氏姊弟所居的高林繡野、白水碧山來得清麗。
石玉珠:如果去東山谷,越山過去正是快捷方式。
呂靈姑:索性先看看那個老頭在不在,再行盡情遊玩。
石玉珠:還是謹慎的好,即便妖人無甚法力,也免被逃脫。
    (於是各自飛起,到東山谷上空分散開來,把附近一二百里地面全都仔細搜索。)
    
    
2**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山野間除了野鹿、野羊成群遊竄外,到處靜蕩蕩的,並無人跡。
    (至於所遇事物也都見慣,無甚新奇,遠不如空中下視來得佳妙。
    (經此一耽延,日色已是銜山欲墜、倒影回光映成半天紅霞;另一半卻是深碧氤氳、澄霽如染。
    (時有片雲滯空,其白如雪,東西輝映,絢麗無儔。
    (眾人憑虛御風,飛行於碧水青山之上。
    (天風朗朗,仙袂飄飄,千百里內山巒林樹、泉石煙嵐齊收眼底。
    (眾人往日也常翱翔天空,多半因事飛行,不似此日心身閑曠。
    (且高山空際,常是雲霧溟蒙,似此下景既佳,天宇澄霽,風日晴美之時絕少。
    (不免俱覺襟懷空闊,豪快絕倫,索性撤了隱蔽,儘情欣賞。
    (裘元兒更是興高采烈,連聲稱讚,一路回翔流覽,不覺落在後面。
    (裘元兒因惜晚景無多,斜陽不能永駐,見呂靈姑、石玉珠、虞南綺三人在前並袂同飛,迎面高
    (峰矗立,勢絕雄奇。
    (裘元兒見眾人似要往峰頂上飛去,忙催劍光趕上,高呼)
裘元兒:三位姊姊請留仙馭,斜陽如此美妙,留無多時,就此放過多麼可惜。況且山北一帶還沒去過,我
    們就在空中飛行遊玩,不是很有趣麼?
虞南綺:北山正是我們來路,已見大致,有甚好景?你只覺晚景可愛,今日這好天氣,少時東山月上還更
    妙。
裘元兒:這樣就不錯了!
虞南綺:看這峰孤聳萬山之中,高幾入雲,峰頂儘是磐石古松。把勝男姊弟招來,就在峰頂延月,用松枝
    烤那鹿肉,迎風快飲,豈非佳趣?照你所說,莫非帶著鹿肉在天空吃麼?
    (眾人雖是緩飛,因相隔甚近,話未說完,早同飛到峰上。)
    
    
3**時間:接上 地點:山峰
    (峰在四山環繞的廣原中,拔地而起,幹霄接雲,峰頂約十餘頃。
    (那麼高大的峰,卻如石筍雲骨一般,瘦透玲瓏,峭拔非常。
    (通體都是碧薛肥積,上生無數古松,盤根屈幹,飛鳳翔虯。
    (大小高低,清奇古拙,千形萬態。
    (尤妙的是下半筆也似直,自腰以上忽然蜿蜒東傾,由此輪囷盤曲,時伸時卻。
    (快到頂端突作乙字形縮轉回來,峰頂又比下面較廣。
    (直似神龍怪蛇昂首伸頸,勢欲騰越,忽然受驚,又復掉頭回顧之狀。
    (峰頂萬松羅列,常受天風,幹多盤屈,大而不高。
    (中心獨生著一株古杉樹,拔地十餘丈,直立當頂,恰似龍的獨角。)
裘元兒:神龍不應獨角,這峰又通體蒼碧,莫如把峰名取作蒼虯,以備異日再續前遊。
呂靈姑:裘師兄頗有雅興。
虞南綺:他呀!雅興可多了,只是不能做啞吧!
    (憑臨片刻,斜陽已墜地平。)
    
    
4**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只見天邊半輪赤影將沒,餘光猶射出萬道紅芒,照耀遙空,雄麗已極。)
虞南綺:我去接勝男姊弟。
裘元兒:我也去。
虞南綺:(微嗔道)這也跟去。
石玉珠:(笑道)多一人幫著拿點東西也好。
虞南綺:我把梯雲鏈留一面交與二姊,再多點人物也能帶來,才不少他一人呢。
裘元兒:我是貪看晚景,想借此飛翔一會。
    (虞南綺也不理他,逕將梯雲鏈交與石玉珠一面,飛身而起。
    (裘元兒仍然涎著臉隨後跟去。)
呂靈姑:他夫妻感情這麼好,於修為上可有礙麼?
石玉珠:她們看去猶如膠漆,實則只是情好緣分,心極純正。試想朱真人視裘道友為末傳弟子,是何等期
    許,稍差一點,怎會許他二人婚姻,破例收女弟子呢?她姊人倒極好,一心想學秦紫玲,我看她
    比南妹更多情,心腸既軟,人又溫和,恐要適得其反呢。
呂靈姑:這梯雲鏈有何功用?
石玉珠:此寶乃金玉精英融會,天狐按照紫清天靈煉成。符分兩面,一陰一陽,交相感應。用時以陽符不
    動,無論相隔多遠,念動即至,足可防身避害的了。
    (說時梯雲鏈上忽有紅光映射,無故微微顫動。)
石玉珠:他們來了。
    (隨即揚手相待。
    (呂靈姑定睛朝前一看,只見側面遙空中似有一條虹影掣動。)
呂靈姑:玉姊你看,那雲霞層裏的朱虹是麼?
    (一言未畢,那朱虹已由小而大,電馳一般飛至面前。
    (紅光閃處,落下大小四人,正是裘元兒、虞南綺和大人勝男、阿莽,手上拿有不少東西。
    (同時鏘的一聲,那兩面梯雲鏈也自合一起。
    (虞南綺隨手一抬,收入法寶囊內。
    (阿莽、勝男所持多是鹿肉、酒果、用具之類。
    (到地以後,一個忙著相度地勢去支火架,一個便去撿拾松塔、松枝,準備烤吃鹿肉,痛飲賞月
    (。
    (裘元兒也將手中刀叉等物放下,跟著忙亂。
    (  第三八○回 賞月玩景 仙鶴湊興  奪書鬥法 二煞操戈)
虞南綺:你怎如此猴急,生怕吃不到嘴麼?吟風弄月原是雅事,煙火油膩已經欠雅,便放從容些也好。再
    要這麼饞相,急慌慌和山中獵戶一樣,打得野味便忙著生火,開剝大嚼,豈不俗氣?
裘元兒:絕頂憑臨,對月迎風,舒服痛快。早點鋪排坐下享受多好,反正是吃喝這些事,有甚雅與不雅?
    
虞南綺:(撇嘴道)我身上累累贅贅帶了好些東西,分你兩件都不願。適才叫你帶吃的傢伙,明明勝男姊
    弟拿得了,怎又搶著拿呢?還說不是貪嘴?
裘元兒:(笑道)南姊真冤枉人,衣包一向是我拿。多出來的東西就是蛇王廟得的那兩塊藏有道書的寶玉
    ,還有那面金蛛網。本來我要拿的,你又說我沒有寶囊,無處藏放。自從湖心洲用網破了惡蠱,
    你看出此網妙用,便越喜愛。把木架改了,隨放法寶囊內,也不交我拿了。
虞南綺:(微嗔道)我就恨你這人,甚事都愛強詞奪理,我不理你了。
石玉珠:(笑道)你兩夫妻莫拌嘴,快看那群仙鶴。
    (這時月光逐漸升高,照得大地通明、清澈如晝。
    (適有幾隻仙鶴,銀羽翩躚,由遙天空際飛來,掠峰而過,鳴聲清越,上徹蒼穹,點綴得空山夜
    (月景愈清幽。
    (虞南綺見那鶴飛行迅疾,轉瞬已遙,笑道)
虞南綺:鶴兒也這等可憎,不知忙些什麼?等我拘回來,叫牠就在這峰前峰後往來飛翔,添個夜景好麼?
    
勝 男:(笑道)大月亮下,像這類白鶴、鴻雁飛過,果是有趣。但要牠自來自去,我們無心遇上,才看
    不幾眼,聽不兩聲,便即飛去。等飛過後,由不得叫人想牠才好。真要把牠長留在此,盡飛盡叫
    ,有心做作,又無甚意思了。
    (虞南綺原是隨便說笑,聞言頗覺勝男性靈自然流露。
    (見石玉珠也在點頭,甚表贊許。)
裘元兒:(忽道)你看那鶴兒知道南姊愛牠,又飛回來了。
    (眾人回顧,果然先去五鶴又復飛轉,其飛迅疾,到了峰側,忽然繞峰飛繞了一匝,然後向來路
    (疾飛而去,晃眼無蹤。
    (因峰大高,鶴飛最近時,幾乎一躍可及。)
石玉珠:此鶴怎不避人?飛得又那麼快法?
    (勝男姊弟已將火生起,將預切好的肉片烤上,來請用餐。
    (眾人便圍著火架坐好,勝男又將自釀的百花果露挨次斟上。
    (虞南綺左手端著葫蘆做成的酒杯,見裘元兒叉了一片烤鹿肉放入口中大嚼,連聲讚美,笑道)
    
虞南綺:這麼好的酒,唇都不沾,先搶肉吃,還說你不饞呢。
裘元兒:(笑道)鹿肉烤太老了不好吃,這本不是文雅吃法。難道妳只吃酒不吃肉?
虞南綺:你今天怎麼專門和我爭吵?這是甚好東西,我就不吃。
    (裘元兒見她生氣,正待賠話,忽聽右側橫嶺上有人厲聲遙喝道)
朱 缺:虞家婢子背信無禮,速將蛇王廟中所得合沙仙長遺留的玉匣奇書帶來見我。
    (虞南綺一聽,便知是蛇王廟尋找裘元兒時,在惡鬼峽深谷中所遇怪叟,先還自恃,未以為意。
    (見裘元挺身起立,一面擺手止住,一面高聲遠喝)
虞南綺:你可是惡鬼峽深谷中受人禁制的怪老頭麼?叫什名字?
朱 缺:(厲聲喝道)無知賤婢,我便是終南三煞中的五方神叟朱缺。我因尋你已非一日,適才五雲仙使
    歸報,查見爾等蹤跡,現來嶺上相待。曉事的速將合沙奇書呈來,聽我處置,以免累及無辜。
    (裘元兒、呂靈姑入門未久,哪知厲害,聞言大怒,便欲發話。
    (石玉珠見機,急聲低喝)
石玉珠:靈妹和裘道友不可妄動,在此少候,待我陪了南妹前去會他。
    (裘元兒、呂靈姑見石玉珠面帶愁急,虞南綺更是滿面驚惶,起身欲行。
    (才知變出非常,來人不是好惹。
    (呂靈姑天生義俠,儘管心中失驚,敵愾同仇,並無退意。
    (裘元兒料知愛妻有了勁敵,急怒交加,哪裏肯聽招呼,怒喝)
裘元兒:要去都去,誰還怕他?
虞南綺:(一把揪住道)你找死麼?事不與你相干。這廝料也無奈我何,你去反而礙手,老老實實與我等
    在這裏為是,不聽話我真生氣了。
朱 缺:(喝道)你們商量好了沒有?如覺我以大欺小,可將你那業障師父朱矮子找來好了。
    (虞南綺一面強止裘元兒,心中本在盤算主意,聞言猛生急智,大喝)
虞南綺:你既有此膽子,我就通知師父一聲。
    (說罷,將身側轉,手伸到法寶囊內,暗中施為,將兩玉匣附在梯雲鏈上。
    (準備停當,重又暗囑裘元兒、呂靈姑不可妄動。
    (倏地手揚處,一道青碧光華破空而起,疾逾閃電,瞬息無蹤。
    (裘元兒聽虞南綺說過,梯雲鏈陽的一面專飛萬花山長春仙府。
    (似此手還未交,先把陽鏈飛回,必是情勢危急,萬無生路,才出此策。
    (知道明說決不讓去,只得點頭應允。
    (誰知五方神叟朱缺竟知此寶妙用,哈哈大笑道)
朱 缺:賤婢妄想將梯雲鍵送回長春府麼?你以為能逃出我的手底?你們幾人無一是我對手,休要不知好
    歹。
    (虞南綺、石玉珠也不答話,示意裘元兒、呂靈姑不要妄動,各自一打手勢,雙雙往左側嶺上飛
    (去。
    (虞南綺、石玉珠剛一飛走,裘元兒便要跟蹤隨往。
    (呂靈姑知他氣盛,攔勸道)
呂靈姑:南姊有難,我們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不過她和石姊姊都那樣說法,必有原因。石姊姊既然隨往,
    許有轉圜之望。事出倉猝,不能詳說敵人底細。相隔不遠,一望可及,與其去了僨事,不如姑且
    留此靜以觀變,相機行事。敵人真要倚勢欺人,再與他拼不遲。
勝 男:(忽然驚叫道)這廝正是昨日來的那駝背,不是阿莽在惡鬼峽遇的那怪老頭。和我們從未見面,
    誰又失過甚約來?
    (那自稱五方神叟朱缺人既瘦小,背脊朝天,又昂著一顆鬚髮稀疏的尖頭;一手拿著一根短杖,
    (乍看直與山羊等類野獸相似,相貌醜怪,從未見過。
    (石玉珠、虞南綺與他對立,雙方似在爭論,朱缺語音急促,神情暴躁,聽不十分真切。
    (石玉珠似為雙方和解,語直而恭。
    (朱缺為石玉珠所屈,不住用杖擊地,火光隨手而起,聲色皆厲,大有動武之勢。
    (不料上來把話說錯,沒嚇住人,反吃石玉珠拿話問住,惱羞成怒,益發橫來。)
裘元兒:原來朱缺並非南姊失約的谷中怪叟,還有一人!
呂靈姑:這姓朱的一定知道此事,恃威強索。
裘元兒:天下哪有這等不講理的?呂師姊要不去,我先去了。
呂靈姑:(忙答)要去,你我一路。
    
    
5**時間:接上 地點:嶺頭
    (裘元兒已縱遁光往右側嶺頭上飛去,呂靈姑只得悄囑勝男姊弟不可妄動,自己也隨即飛往。
    (虞南綺回顧二人先後飛來,不禁大驚,未容裘元兒說話,忙回身攔道)
虞南綺:此事與你們無干,趕來則甚?還不快退回去。
朱 缺:(哈哈笑道)無知小業障,真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好意留你生路,偏要自來送死。既敢前
    來,一個也休想回去。
    (石玉珠、虞南綺聞言,知對方已變臉,互相一使眼色,石玉珠抗聲道)
石玉珠:朱真人,你倚勢橫行,強要霸佔他人之物以為己有,去害自家同門,這等豈是修道人所為?我們
    不過念你與師長相識,委曲求全,你怎如此蠻橫不通情理?誰還怕你不成?
    (說時一面飛身後退,與裘元兒、呂靈姑會在一起。
    (同時早把飛劍、法寶紛紛放出,將四人全身護住。)
朱 缺:(獰笑道)無知鼠輩,敢在我面前賣弄?
    (說罷將口一張,噴出一青一黃兩股真氣,直朝四人身前射去。
    (石玉珠預將自己飛劍搶到外層,暗將元江得來的彩霓練斂去精光,藏在飛劍之後。
    (這時,見朱缺張口噴出兩儀真氣,忙把劍一收,彩霓練突地暴長,化為一片精光彩霞,擋向前
    (去,迎個正著。
    (呂靈姑見眾人劍、寶齊施,一面放起飛刀護身,以防有失;一面將五丁神斧取出待要一試。
    (一眼瞥見青黃二氣飛來,便在刀光護身之下縱出圈外,揚手一斧撩去。
    (石玉珠見呂靈姑出圈,惟恐有失,忙縱遁光向前拉回告誡時。
    (五丁神斧上神芒釗舉,青黃二氣已被絞斷大半,電一般縮退回去。
    (朱缺見眼前霞光燦爛,有異尋常,兩儀真氣竟被逼住,不得上前。
    (心雖驚異,仍想運用真氣去毀敵人法寶。
    (正在運用玄功,猛又瞥見一團銀光裹著一個黑衣少女,由彩霞後飛出。
    (跟著由銀光中飛出半輪寶月,幾股精芒。
    (這才想起兩件俱是前古異寶,知道不好,忙收真氣,已是無及。
    (那青黃二氣原是朱缺用本身真元之氣煉成,雖不同生共死,也與本身同共休戚,經此一來,無
    (異損傷不少道力。
    (朱缺陰溝裏翻船,如何不急,立即怒喝)
朱 缺:小狗男女,竟敢如此無禮。速將玉匣奇書獻出,處罰還輕,否則休想活命。
    (裘元兒被虞南綺強拉住,不得縱出,見呂靈姑破了敵人青黃二氣,甚是高興。)
裘元兒:(罵道)不要臉的老畜生,你的伎倆已然領教過了,有本領只管施展。實告訴你,那玉匣適才已
    被我姊姊送往師父那裏,你連這點都看不透,休說吹氣冒煙,便放屁也沒有用處的了。
朱 缺:那梯雲鏈麼?
裘元兒:正是,你再大本領也得不到了!
    (朱缺越想越恨,厲聲喝罵道)
朱 缺:大膽業障,我因與你師父井河不犯,來此只想取回此書,本不想傷害你們,誰知你們如此刁狡無
    禮。死運臨頭,還有何說?待我殺了你們這幾個小業障,再找朱矮子算賬好了。
    (朱缺說罷,昂首一聲長嘯。
    (隨聽鶴鳴之聲,適見五隻白鶴忽自雲中出現,回翅欲下。
    (朱缺手往四外一指,中有四鶴立即四面飛去,只當中一隻最大的停在中央。
    (那四鶴飛出半里遠近,也各按方位停住,銀羽翻風,滯空不動。
    (看去直和五隻大風箏一般,離嶺頭約有十餘丈高下。
    (跟著朱缺二次張口朝空連噴,便有五色彩煙按著五行方位朝空射去,其疾如箭。
    (初噴出時細才指許,到了空中,煙頭被五鶴銜住,立即由小而大,平鋪著舒展開來。
    (晃眼彌漫滿空,凝為一片彩幕,將眾人籠罩在內。
    (朱缺又將右手短杖併入左手,五指齊張,鳥爪般朝地猛力一抓。
    (立有五股黑煙直入地內,隨聽地底一片輕雷之聲隆隆響過。
    (呂靈姑被石玉珠拉回後,見朱缺行法部署,幾番欲出,俱被石玉珠攔住。)
呂靈姑:這朱缺是什麼人?
石玉珠:五方神叟朱缺是終南三煞中是狠毒的惡煞,現將他激怒,卻未見下毒手施為,令人不解。
呂靈姑:我適才神斧一出,他那真氣立即退去。莫非此寶是他剋星,惟恐兩敗俱傷,故以虛聲恫嚇,又想
    借此將朱真人引來,委曲商說麼?
石玉珠:(附耳低聲道)這廝不比別人,戰既不可,逃亦不能,只有守在這裏靜心待救。我的彩霓練足能
    防身,這樣萬無一失。
    (這時朱缺已然退立頗遠,四人正低語聚議間,忽聽厲聲喝道)
朱 缺:你們已入我羅網,只消略為施展,五行神雷一齊發動,爾等立成齏粉,形神全消。不過我意在取
    書,我知天狐梯雲鏈飛行甚速。朱矮子接到必來,暫容你們半夜活命,權作押頭。
石玉珠:(笑道)朱道長,你弄錯了。家師是半邊大師;這位乃大熊嶺苦竹庵大顛上人弟子;只裘、虞二
    位是青城門下。虞南綺確曾答應商道長,借合沙奇書一閱,後因遇變遺忘。就說理上有虧,所負
    乃是商道長,與道長並不相干。再者,失約已經愧對,如何再肯讓道長奪去害他呢?
    (朱缺重又勾動怒火,意欲先給四人一個厲害,使其畏服,再作計較。)
朱 缺:(厲聲喝道)無知業障、好言開導,執迷不悟,還敢任情狂吠,且叫你們嘗我厲害。
    (說罷,左手朝上一揮,天空五鶴立即隱形不見。
    (跟著那面五色彩煙結成的天幕便向四人頭上罩下,晃眼由大而小,眼看近身而來。
    (石玉珠識得五行精氣厲害,忙喊)
石玉珠:眾人不可妄動,由我抵敵。
    (說時將手一指,彩霓練倏地暴長,也化成一個形如穹廬的光壁。
    (虹光燦爛,恰將煙幕擋住,使其近身不得。
    (朱缺又是一口真氣噴出,煙幕上立即發出青黃赤白黑五色火焰,漫燒過來,四人雖仗彩霓練護
    (身,未為五行真火所傷,怎奈那光外五色火焰具有無邊潛力。
    (朱缺又在不住運用施為,重如山岳,故而只能抵住不動,突圍上升萬辦不到。
    (石玉珠原在意中,並不是驚懼。)
    
    
6**時間:晨 地點:同上
    (朱缺見持久無功,天將發亮。
    (恨到極處,不由激動平常兇狠性情,咬牙切齒,把心一橫。
    (猛伸右掌往地面上一按,四人立身的嶺腹內立起殷殷雷鳴之聲。
    (石玉珠、虞南綺俱知敵人已將地底陰火神雷發動,一會便要地裂山崩。
    (並且嶺崩以後,烈焰雷火由下而上,一齊暴湧千百丈,與上面火焰相會。
    (兩儀真火結成一體,威力大增,化為火陣,把人圍在中心燒煉。
    (即便彩霓練能夠抵禦,時久仍難承受。
    (念頭略轉,地底風雷之聲漸厲,嶺腹山石崩裂,炸音密如貫珠。
    (石玉珠知道不妙,上面又難突起,事急無計,忙囑四人聚立一處,將遁光連成一片。)
石玉珠:靈妹速將五丁神斧取出,等護身光霞微撤,稍現空隙,立將神斧伸出運用,不可絲毫大意。
朱 缺:兩儀五行真火都已發動,再如執迷不悟,我一彈指之間,你們便成意粉,悔無及了。
    (石玉珠未及答應,忽聽遙空中有人怒喝道)
旁 白:(商祝)只怕未必。
    (聲隨人墜,平空一道黃光,一幢彩雲相繼飛落。
    (朱缺用心狠毒,聽出語聲耳熟,知道不妙。
    (百忙之中,一面準備應敵,一面早把陣法發動。
    (誰知來人早料及此,比他下手還快。
    (才一落地,黃光中首先飛出一片紫光,電一般穿火而下,晃眼展布開來,將四人立身所在的嶺
    (脊全部包沒。
    (嶺腹地火恰在此時發動,爆音如潮,響到四人腳底。
    (地面已似波濤一般起伏上湧,千尋烈焰眼看就要崩山爆發。
    (紫光倏地罩在上面,晃了幾晃,便即寧息。
    (地底爆音被紫光強制鎮壓,不能宣洩,益發怒嘯不已。
    (同時黃光便和那幢彩雲會合,逕直穿入火陣,往四人身前飛來。
    (虞南綺和石玉珠先見雲幢飛墜,已覺眼熟,近前再一注視,越發驚喜。)
旁 白:(秦紫玲在雲幢中道)速將護身寶光撤去,以便出困。
    (石玉珠才想起彩霓練阻隔,來人無法近身。
    (但敵人五行真火若未破去,又恐有疏失,忙囑靈姑戒備。
    (剛把寶光微撤,外面光幢已雙雙乘虛而入。)
旁 白:(秦紫玲)快收法寶,同離此地。
    (彩雲便已展開,將四人一齊擁住,電駛星飛,衝開千尋火焰,往對峰飛去。
    (雲幢中共是三人:一是寶主人秦紫玲,一是虞南綺之姊虞舜華,一是岳雯。)
    
    
7**時間:接上 地點:山峰
    (除石玉珠全都熟識,餘者多未見過,由石玉珠匆匆敘見。
    (勝男姊弟先見隔嶺光焰千丈,正吉凶莫測,焦急萬狀。
    (忽見雲幢飛來,眾人現身,驚喜交集,也忙上前拜見不迭。
    (虞南綺覺那黃光似是異派中人,尚在火陣之內,方欲詢問。)
虞舜華:說來話長,我們且等看完熱鬧再說。
    (四人往來處一看,嶺上五色烈焰已漸減退,黃光已斂。)
    
    
8**時間:接上 地點:嶺頭
    (一個蓬頭赤足的老頭,相貌也極醜怪。
    (裝束神情俱與朱缺彷彿,只是背不駝。)
虞南綺:那才是我在惡鬼峽中遇到的怪叟。
    (怪叟先和朱缺並未動手,只各張著嘴猛吸,似和朱缺爭著收那五火。
    (朱缺收火本快,因有怪叟作梗搶收,看去好似有點手忙腳亂。
    (一會,火被二人收盡,怪叟方指朱缺大罵道)
商 祝:你這忘恩背義的叛徒,竟敢勾通妖邪叛師犯上,老三已被你害死,又想將我一網打盡。幸得青城
    朱道友令岳雯持了靈符,暗伏前面神鴉崗上空,用靈符將梯雲鏈截下,立即與我送來。
    (朱缺只是滿面獰怒之容,目閃凶光,注視商祝。
    (一任譏嘲辱罵也不答話,全神貫注。)
商 祝:我開書一看,合沙仙長已早算出今日之事,書中還附靈符兩道。我若晚來一步,你將五行真火上
    下一合,地火被你勾動。地裂山崩,烈火暴發,被困諸人有前古至寶防身,不過受一虛驚,這方
    圓千百里內的人畜生靈豈不全葬在你手?若不是天奪你魄,怎會倒行逆施,自造這麼大罪孽?
    (商祝雖較從容,口裏說著話,兩眼也和朱缺一樣,目光注定敵人,毫不旁瞬。
    (朱缺卻只管目蘊凶毒,始終不答。)
    
    
9**時間:天明 地點:同上
    (一晃天明,商祝、朱缺仍在對立相持,除上來搶著收那五火,無一動手,連那立的地方都未更
    (易。
    (嶺腹內地火熔沸,山石之聲仍如潮湧。)
    
    
10**時間:接上 地點:山峰
    (裘元兒等久立難耐,覺著無甚意思,忍不住問虞舜華道)
裘元兒:大姊,你說有熱鬧看,他們怎麼老不動手?那姓朱的妖人連聲都不回,是何緣故?
虞舜華:(笑道)你們如要看,也極容易。那姓朱的叛弒師長,殘害同門,最是可惡。你倆也受他氣,如
    等得不耐煩,不會同南妹罵他一頓出氣?
    (虞南綺較為高明,已早看出二人雖未動手,俱是蓄勢待發神情。
    (尤其朱缺神志專一,絲毫不敢鬆懈之狀,分明識得厲害,心中內怯。
    (二人表面尚未動手,實則已在暗鬥。
    (虞南綺知裘元稚氣未除,姊姊平日常喜引逗,以為又是拿他取笑。)
虞南綺:(剛喊得一聲)呆子!
    (想要攔住裘元兒。
    (忽見虞舜華微使眼色,石玉珠卻往裘元兒身側踅近,並肩而立,神情似在戒備。
    (料有原因,便不再攔。)
裘元兒:(大罵)叛徒!奸賊!駝鬼!脊背朝天!人面獸心!畜生妖孽!你昨晚兇焰何在?如何裝死裝呆
    ,連話都不敢答?是不是還想騙人家的法寶?真個忝顏無恥!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