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地面上
    (呂靈姑方由空中降落地面,眼前一晃,鄧八姑帶著卞明德隨著現身。
    (三人分別禮見之後,鄧八姑首先說道)
鄧八姑:看出有人在前飛行,是我輩一流,但用徐完之法隱身,我料是妳。我曾在江崖上遇石玉珠,彩蓉
    少時即回,我們可到崖上等她便了。
    
    
2**時間:接上 地點:灘邊危崖上
    (呂靈姑當下隨了鄧八姑回到泊舟之處,石玉珠現身出見。)
呂靈姑:師姊道法高強,請主持全局。
鄧八姑:(笑道)妳是主體,我等均是助手。到時無論如何,照鄭師叔之言行事,決無他慮。金船寶物有
    兩件最為重要,到手以後大功告成,那船自有人來料理,沒妳事了。
    (說罷,四人同坐原處,由鄧八姑行法隱了身形,閒談相候。
    (呂靈姑帶著一盒食物,擬丟到江中。)
呂靈姑:這是為彩蓉所帶,事完便須離去,就倒進江裡餵魚吧!
鄧八姑:(攔道)這些食物,我們雖不要它,別人許有用處。
    (隨向靈姑手裏要過,交給卞明德。
    (卞明德隨手接來,見有臘肉在內,油膩外映。
    (恰巧身側崖石上有一尺許大小石穴,隨手放在裏面。)
卞明德:(向鄧八姑等跪求援引)弟子誠心向道,乞請指點明路。
鄧八姑:各有機緣,強求不得,我們走後,你只守著令師所說好了。
    
    
3**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待不一會,焦彩蓉忽然飛到。)
鄧八姑:(對呂靈姑、焦彩蓉)你二人即回沉舟,我玉珠妹尚有他事,略去即回。
    (告知明德)今夜這裏便是戰場,迅雷風雨甚是劇烈。我現將你藏身所在隱去,地方不大,但可
    隨意行動進出。如有所遇,你見機行事便了。
    (說罷,便令卞明德緊貼崖石坐下,在周圍劃了一個圈子。
    (呂靈姑、焦彩蓉入水後,鄧八姑方和石玉珠隱形飛去。)
    
    
4**時間:暮 地點:同上
    (卞明德枯守崖下,到處觀聽,冀有所遇。
    (只見日色西沉,天將向暮,終無朕兆。
    (正急盼間,忽見崖上飛落一人。
    (定睛一看,乃是一個中年窮漢,生得身體瘦小,面容清瘦,穿著甚是破舊。
    (那窮漢四外望瞭望,隨在卞明德前面山石上坐下。
    (連歎了兩聲,滿臉俱是悲愁憤恨之容,若有心事在懷。
    (又見那窮漢在山石上呆坐了一會,從衣兜內取了一塊鍋魁出來,待要啃吃。
    (忽似聞見臘肉香味,仰面嗅了兩嗅。
    (那放食物的石穴就在窮漢身側,不在禁法隱蔽以內,一尋便被尋到。
    (窮漢取在手內打開一看,始而面現驚喜之色。
    (剛取了一塊想放入口,似覺食物來得奇怪,重又放回原處。
    (自將鍋魁三口兩口吃完,意猶未足,彷彿餓極神氣。
    (時而望望野景,時而望望那包食物,頗有垂涎之狀。
    (這時紅日西墜,山月已升,清光大來,正照崖上。
    (窮漢低頭尋思了一陣,逕直伸手將那包食物重取到手,解開便吃。
    (卞明德仔細觀察,不見來人有什麼異處,心中失望。
    (窮漢竟有兼人之量,一陣大嚼,全部精光。
    (吃完想是口渴,立向崖邊看了看,竟往下面縱去。
    (卞明德念頭一轉,立即跑向崖邊,探頭往下一看。)
    
    
5**時間:接上 地點:危崖
    (只見月光斜照,不能到達江面,崖上只管風清月明,江峽中仍是一片烏黑。
    (只聽江波怒嘯,深險莫測。
    (微聞歎息之聲,自離頂十餘丈的崖腰上隱隱傳來,正是窮漢口音。
    (下面藤蔓本多,疑心窮漢黑暗中投江,中途吃藤蔓綰住,上下不得。
    (絕處逢生,變了初志,正在待人救援。
    (卞明德心中一喜,忙朝下叫道)
卞明德:朋友,你在哪裏?先不要動,以免暗中失足。
    (說完,正待飛身縱落,剛在行法施為,猛覺被人夾背一把抓緊,奇痛徹骨。)
呂 璟:(喝道)你剛才在哪裏,快藏回去。
    
    
6**時間:接上 地點:危崖上
    (卞明德心方一放,跟著背上一鬆,回頭看時,哪有人影。
    (卞明德知非常人,立即依言奔回原處守候。
    (窮漢忽然縱上來,由身旁布袋內取出一把東西,挨次朝江峽上空拋去。
    (動作甚是忙碌,只沒看出所擲何物。
    (擲完又縱向身後危崖之上,待有片刻,又縱下來,仍回原石坐下,面上也有了一點喜色。
    (卞明德有心出去相見,因察窮漢動作語氣,分明與今晚之事有關。
    (及至走向前去,兩人一對面。
    (這才看出窮漢相貌清奇,二目精芒炯炯;映月生輝,生平從未見過。)
卞明德:(心中一動,連忙屈膝拜倒,口稱)弟子卞明德,守候仙師駕臨已久,望乞開恩收錄,感激不盡
    。
    (窮漢朝卞明德細看了看,笑道)
呂 璟:那包吃食是你放在那裏的麼?我只顧在此想念亡友,還忘了你呢。我已吃了你的東西,收你不難
    。(面色一變)告訴我,誰叫你在此守候的,是不是一個姓鄧的道姑?
    (卞明德一聽口氣,這人竟與八姑相識,可知也是正派中仙人無疑。
    (又見窮漢問到末兩句時,面上似有不快之色,心疑提起八姑於己有礙。)
卞明德:弟子的師父姓魯名清塵,他老人家算出今夜子時有一仙人來此,便是弟子未來師父。偏偏二蠻僧
    佔去江神廟,雇了十八名壯漢,將弟子師兄弟三人禁閉室內。弟子恐誤仙緣,正在著急默禱,多
    蒙今晚取寶的一位女仙將弟子偷偷救出,方得來此。
    (底下話還未說完,窮漢略一尋思,忽然喜道)
呂 璟:那狗蠻僧的有相神魔竟未煉成,仍須借用人力麼?今番除他,為亡友報仇無疑的了,這兩句話省
    我不少心力。
卞明德:乞請仙人收綠。
呂 璟:收你做徒弟可以,但我難期未滿,不許辟穀導引,只和常人一樣積修外功。常年都在窮苦中生活
    ,你能忍受麼?
卞明德:(大喜叩問)仙師法諱能下告麼?
呂 璟:我名呂璟,我與二蠻僧仇深似海,立誓除之已非一日。
    (忽聽呼呼風響,林木蕭蕭,聲如潮湧。
    (大半輪明月正掛中天,疏星朗秀,碧空澄潔;只西北天邊有小片浮雲緩緩遊動,不似有雨情景
    (。
    (下流頭青熒熒一點豆大的光華直射過來,落到地上。
    (嗖的一聲,立即爆散,現出一個頭梳雙髻,裝束詭異的長大道童。
    (一現身便向崖邊走去,先在沿崖往峽中窺探,見無動靜,隨又往下飛去。
    (這時風勢越來越猛,走石飛沙,山崖都似在搖撼。
    (風中隱聞蠻僧梵唱之聲,自江神廟一面隱隱傳來。
    (同時雙髻道童也從峽底飛上,側耳細聽了聽,面上頓現驚異之色。
    (倏地目閃凶光,兩道濃眉緊簇,獰笑一聲,將身一縱,仍化青光往來路飛去,來去均甚忽遽。
    (道童這裏才走,狂風忽止。
    (面前一片五色煙光閃過,現出二僧中的金獅神佛,已換了初見時裝束。
    (周身穿著火也似紅,右手握著一口戒刀,左手持著一面烈火幡幢。
    (到後先向四外巡視一番,然後對著江峽,尋一平坦之處。
    (口誦梵咒,手搖幡幢,用戒刀朝地面上亂畫。
    (畫完,金獅神佛將戒刀插向腰間,手中掐訣朝來路一揚,便見十八朵青蓮花自空飛墜。
    (花上各立著一個神將,俱都手持法器幡幢,身高丈六以上。
    (神將到後,蠻僧手朝對崖和左右面各指了指,十八神將立分三面布開。
    (蠻僧二次搖動幡幢,振臂一揮,神將腳底青蓮花突然由下而上包沒全身。
    (青光閃處,忽然無蹤。
    (蠻僧埋伏停當,就地盤膝坐定,又是一片五色煙光閃過,身便隱去。
    (一會又聽天空爆聲隱隱自遠而近,一連串五六點青光,恰似流星過渡般電駛而來。
    (晃眼臨近,相繼自空飛瀉。
    (飛到地上,仍和先見青光一樣,到地爆散,各現一人。
    (共是五個,先來道童也在其內。
    (都是頭梳雙髻,同一裝束,個個相貌獰惡,醜怪異常。
    (現身以後,為首一個大鬼向先來的道)
大 鬼:三弟,你說二狗蠻僧在此,定和我們來意一樣,不可不防,為此先期趕來,怎這裏如此清靜?
三 鬼:蠻狗就在下流頭崖後設壇行法,乘此時候還有餘空。最好尋去,出其不意,用黑狗釘破了妖幡。
    五人合力將他們除去,以報前仇,豈非絕妙?
大 鬼:狗蠻僧來去神速,來時我還防他先已到此,適才細查尚還未到。我們飛行無聲,再將那點微光隱
    去,他決難以防範,速行為是。
    (說罷,各將身一縱,星光略一明滅,便無影無蹤。)
    
    
7**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呂璟也現身出來,滿臉俱是喜容。
    (走到卞明德身前立定,將手朝外一指。
    (滿崖青蓮湧處,蠻僧所埋伏的十八名神將全部出現。
    (各自招展幡幢法器,煙光飛揚,趕將過來。
    (呂璟左手揚處,飛出一片五色煙幕,朝眾神將當頭罩下,右手取出一面權杖連連晃動。
    (眾神將想似知道厲害,急於脫逃,各自往上一躍,紛紛脫體而起。
    (雙方動作都快,這些附身神魔剛脫人體飛起,未及變化遁走。
    (那面光網早電捲一般分佈開來,往下一罩,全部網去。
    (呂璟再揚法牌朝上連指,連光網帶神魔一齊由大而小。
    (晃眼縮成拳大一個五色絲網落將下來,呂璟一手攜走。
    (附身神魔一收,那十八名壯漢也俱還了原形,如醉如癡,呆立當地。
    (呂璟隨將卞明德喚出,說道)
呂 璟:這類魔鬼通靈變幻,雖被禁住,仍要防其脫逃。我無暇兼顧,現將它們交你,懸空提在手內,不
    可使其沾土。另給你這面法牌,如網中震動把握不住時,可將此牌在網外輕拍。
卞明德:師父,這十八個人怎麼辦?
呂 璟:若此時救醒,愚人無知,諸多不便,我將他們藏向崖後僻處去。
    (卞明德見新拜門不久,師父便付以重任,又驚又喜。
    (仔仔細細將網牌接過,依言回坐,呂璟隨將十八名壯漢攝走。)
    (呂璟一會回轉,重向卞明德叮囑道)
呂 璟:徒兒好生戒備,凌真人靈符一經焚化,立生妙用,這裏外人便難存身。我二次隱身,非等二惡到
    來,任何緊要的事我都不能出現了。
    (說罷,由身畔取出一符,手彈處飛起一點火星射向上面。
    (那符立即化為千萬縷金光佈滿崖上,略閃即滅,呂璟也復隱去。
    (從呂璟到此算起,以及蠻僧和五妖人先後行法佈置來去,總共不到一個時辰。
    (卞明德一手緊握法牌,一手提著那收去蠻僧神魔的五色小絲囊,回到原處坐定。
    (那五色絲囊大才數寸,這時光煙已斂,直似一團輕雲軟霧,五色氖氫,變幻明滅。
    (也看不出裏面所收神魔形影,只是十幾點紅綠星光,螢火蟲一般在裏面閃爍飛舞,毫不停息。
    (絲囊提在手內,本是輕若無物。
    (看著看著,倏地重量驟增,往下一沉。
    (卞明德小心戒備,囊上絡索緊挽指上,一覺有異,慌不迭將法牌往上拍去。
    (法牌拍後,囊才回了原樣。
    (不多一會又生變相,時而往上輕舉,似欲向空飛去;時而內中星火突放光明,上下跳動,似欲
    (脫網而出。
    (那囊也隨同暴長,煙光煥發。
    (似這樣發生了好幾次,俱經法牌一拍便即寧息。
    (最後卞明德在百忙中瞥見適才所見那片輕雲逐漸展開,佈滿了大半天。
    (月光不時出沒隱現於密雲之中,淡無光華。
    (山風漸作,下面峽中江濤澎湃,擊石有聲。
    (見神魔變相任怎劇烈,法牌拍上去,囊內一陣火焰閃過,立即寧息,重回原狀。
    (卞明德為求穩妥,便將法牌向囊中連拍了十幾下,跟著囊內火焰便熊熊閃耀起來。
    (那一二十點星光先還在火焰圍繞中跳躍逃竄,無如像網中之魚,還能往何處逃避。
    (拍到十下以後,火焰越強,星光漸覺無力,最後直和死了一般。
    (其光色也極暗淡,不用目力細看,直看不出。
    (卞明德耳聽風濤大作,覺著前面景色驟暗。
    (抬頭一看天上,業已陰雲四合,不見絲毫星月影子,只有電閃似金蛇一般在雲邊掣動。
    (電光閃處,照得濃雲如山嶽一般,密層層簇擁滿天。
    (風也越來越大,上面拔木揚塵,下面洪濤怒湧,灘聲如雷。
    (殘枝亂幹舞空貼地,捲走不息,千里江峽齊作回音。
    (萬竅怒號震撼峽壁,似欲崩頹,令人耳聾心悸。
    (方幸身在法圈以內,風吹不到身上。
    (倏地眼前金蛇亂竄,震天價一個大霹靂打將下來,便小了許多。
    (跟著稀落落一陣雨點打向地上,滴滴嗒嗒。
    (響不片刻,由疏而密,雨點也越來越大,直似銀河決口,自空倒灌。
    (嘩嘩啦啦,連同江聲灘聲,響成一片狂喧。
    (那迅雷霹靂更一個接一個夾著電光雷火打將下來,聲震天地。
    (山勢陡峻,除臨江一面有大片平地外,後面還有崖樟矗立。
    (水自崖頂化為大小瀑布,爭先噴墜,黑影裏看去,直似無數大小白龍沿崖翔舞。
    (地上石多土少,無甚蓄水之處,雨儘管大得出奇,水僅一二尺深,勢絕迅疾。
    (再吃高處飛落下來的狂瀑一催,化為驚湍急浪,夾著風雨,吹得沙石樹枝齊向崖下飛落。
    (直墜江中,又添了無數威勢。
    (有時電光閃過,照見滿地波光流走,疾如奔馬。
    (眼神一花,彷彿連崖都要飛去。
    (端的聲勢猛惡,從來未見。
    (前面暗影中有一股金光霞彩,自江峽之下透過兩面峽崖朝空湧起。
    (跟著便見兩道十來丈長的灰黃色光華,由對面危崖朝那金霞起處電射而下。
    (兩道青虹自峽中飛上。迎著那兩道灰黃色光華,就在兩岸空處時上時下,時隱時現,往來馳逐
    (,糾結爭鬥起來。
    (卞明德正看得起勁,面前光華閃處,蠻僧金獅神佛倏地出現。
    (周身青紅光華圍繞,滿面俱是激怒之容。
    (才一現身,便將幡幢搖動,手握戒刀,口誦梵咒。
    (正待行法施為,烈火袈裟上所佩金環忽然發火。
    (金獅神佛似乎吃了一驚,略一尋思。
    (面上又轉獰容,嘴皮微動,回手用戒刀朝環上擦了兩擦。
    (隨聽遠遠歎息了一聲,金獅神佛越似情急,把牙一錯,幡幢搖處,幡頂上飛落一朵青蓮。
    (金獅神佛縱身躍上,青光包沒全身,一下隱去,也沒見往下飛落。
    (峽中銀光上映,跟著便見金獅神佛現了身形,周身仍是青紅光華圍繞,自峽底直飛上來。
    (金獅神佛到了崖頂,手指下面,切齒怒罵,那銀光隨即斂去。)
旁 白:(遙聞鄧八姑口音在下喝道)無知妖番,你那有相神魔早被對頭收去,眼看劫數臨頭,還敢猖狂
    !上面自有人來除你,我並不趕盡殺絕,你有甚法力本領,只管施為便了。
    (金獅神佛聞言,忙誦梵咒,手中掐訣,朝先前埋伏之處連指幾指,並無動靜。
    (知道不妙,不由急怒交加,不顧得再向下面還口,大喝)
金獅神:何人在此,敢與佛爺作對?
    (金獅神佛圓睜怪眼,四下察看,將手中幡幢不住搖動,立有千百道青蓮火焰四外射去。
    (四下終無反應。
    (急得暴跳如雷,一面急誦梵咒,一面用戒刀向金環連擊,口氣雖仍兇橫,神情已現驚慌。
    (同時上面江峽中金霞越發濃盛,上燭霄漢。
    (當頂天空中的黑雲都被幻映成了烏金霞彩,加上十來道青黃紅白光華在峽中飛舞盤旋。
    (照耀崖岸,麗影揚輝。
    (遙望對崖常有人影出沒,這邊只金獅神佛一人在青紅光焰圍擁之下獨立雨中,四顧張惶。
    (光焰照處,纖微畢現,越顯得風狂雨驟,聲勢浩大。
    (卞明德手持絲囊,隱身圈內。
    (囊中神魔自經適才法牌連拍,微光呆滯,久已不見動靜。
    (因見風雷大作,暴雨排空,奇光異彩閃耀天地,驚心眩目。
    (畢生未睹,未免看出了神。
    (雖覺蠻僧厲害,有相神魔是他至寶,被人收去必不甘休。
    (但幸八姑隱身法神妙,敵人不能見,囊中神魔又無異狀,便不怎在意,仍是向前注視。
    (待不一會,金獅神佛見峽中金霞越盛,料知金船已被金蛛吸出水面。
    (下有強敵,不能前往,這裏更將有相神魔失去。
    (可恨一任施為,敵人只不見面。
    (明知隱伏在側,連用惡毒禁制施展法寶,全無效用。
    (敵暗我明,為防暗算,還須行法護身,由不得手忙腳亂,焦急萬狀。
    (正急躁間,瞥見身佩金環連閃光華,不禁把心一橫。
    (立將舌尖咬破,張口噴出一片血光往四面飛去。
    (卞明德猛覺手中絲囊震盪起來,勢絕猛烈,嚇得把手一緊,慌不迭將法牌照前連拍上去。
    (勢雖大減,依然跳動不休,不似起初有甚變動,一拍即止。
    (卞明德不敢怠慢,一面將法牌向上連拍,一面定睛注視。
    (只見囊中魔光齊都變成了血紅色,在火焰圍繞之下,凍蠅鑽窗紙一般往來跳動,急遽非常。
    (待法牌略為停拍,手中分量立即驟增,手指已被勒得紅紫脹痛。
    (百忙中偷眼一看,金獅神佛業已打坐在地,口誦梵咒,密如串珠,知出全力相抗。
    (卞明德正擔心囊中魔光會不會逃去,倏地一道火焰由暴雨狂風中自空飛墜。
    (大蠻僧麻頭鬼王匆匆轉了一轉,對金獅神佛說道)
麻頭鬼:師弟停手,有相神魔已被青魚籃收去,並有一面文殊敕令從旁克制。適才你和查山五鬼互相拼鬥
    ,我已疑心受人愚弄。為今之計,只有放出此女元神,與他們講和。
金獅神:(暴怒道)花無邪那狗丫頭再有四年便形神化盡了,甘捨神魔,也不能便宜她!
旁 白:(呂璟冷笑道)狗蠻僧,你們大劫臨頭,還搗甚鬼?花道友元神已有人去解救,少時即至。我此
    時不出來見你們,便是為了等她到此,親眼見你們報應呢。
    (  第三七七回 蠻僧佈魔陣 卞明德釜底抽薪  呂璟懷至交 花無邪金蟬脫殼
    (麻頭鬼王倏地手中掐訣,向前接連幾彈,立時便有無數雷火烈焰向前打去。
    (所到之處,山石全部震碎,雹雨一般四下紛飛;同時金獅神佛右肩搖處,身後插的一面幡幢凌
    (空飛起,化為數十丈高大一幢紫焰,朝那說話之處急罩下去。
    (呂璟忽在臨江一塊突出的崖石上現身,戟指喝罵道)
呂 璟:狗蠻僧!你那魔火只能暗算別的妖人,怎能傷我?這番心機又白用了。
    (金獅神佛聞言首先大怒,手揚處,戒刀化為一道血光飛將出來。
    (呂璟出時,早放起二片青白二色的光華將身護住,一見血光飛出,立用飛劍迎敵。)
麻頭鬼:師弟且慢,容我說完了話,再行動手不遲。
    (隨說,一面止住飛刀前進,一面停法將幡幢收回。)
麻頭鬼:(笑對呂璟道)道友,你不過為友義氣,我師兄弟二人成道在即,不願仇怨糾纏,越結越深,永
    無了時。當初與令友花無邪結仇,實是她起意為敵。現與道友商量,如肯放出神魔,我便將令友
    放出;將來報仇與否,任其自便。
    (呂璟見二僧一個怒目切齒,憤恨非常;一個口中婉言商量,目蘊凶光,雙手全在僧袍以內藏著
    (。
    (因恐花無邪未出困以前,他倆情急拼命,豁出兩敗俱傷。
    (好在自己也正在等候助手到來,樂得將計就計,故作不知,挨延時刻。)
呂 璟:花道友能否出困,少時自知。閒話少說,你有妖法,只管施為好了。
    (麻頭鬼王聞言,獰笑一聲,說道)
麻頭鬼:呂道友,好說不聽,難道我弟兄二人還怕你麼?
    (隨說,雙手揚起,微微一振,身上突放出丈數長一團火焰將身圍住。
    (復又合掌一搓,朝前連揚,暗中布好的邪法立即發動。
    (平白地飛起無數血光碧焰,潮水一般,四方八面齊朝呂璟捲去。
    (光焰中更雜著千百暗赤色的火球,疾如星飛,到了空中便自爆散。
    (飛蝗也似,化為千萬條紫箭攢射上去。
    (爆音猛烈,密如貫珠,每爆散一個,呂璟便覺頭上加了許多壓力。
    (呂璟知是蠻僧所煉魔火,雖然事前作了準備,仗有法寶防身,暗中也頗驚心。)
呂 璟:無知番狗,伏誅在即,還敢暗使毒計,賣弄伎倆。我已四布羅網,少時花道友一來,你便知厲害
    了。
    (正相恃間,忽見麻頭鬼王、金獅神佛互看了一眼,各自掐訣一指。
    (通體青紅光華似電一般亂閃了一陣,平空飛出十八朵斗大青蓮。
    (緊跟著每朵蓮花中間冒起一個猙獰惡鬼,也似石火電光,全身湧現,立即隱去。
    (卻有一片青紅色,薄薄一片淡煙,如霧縠輕絹般飛到呂璟身前,當頭罩下。
    (那魔火焰光突然暴盛,來勢迅猛異常。
    (呂璟猛覺護身寶光受了重壓,似被一種大力緊緊束住,重如山嶽,動轉不得。
    (身在光內雖還無害,可是經此一來,護身寶光漸漸減退,大有相形見絀之勢。)
    
    
8**時間:接上 地點:江上
    (這時迅雷風雨仍未停歇,江峽中正邪雙方各有多人酣鬥正烈。
    (蠻僧所放魔火緊圍呂璟,又在繼長增高,上沖霄漢。
    (與峽中的精光寶氣交相掩映,滿空陰雲都被幻成異彩。
    (雨如銀箭也似,由陰雲中斜射下來,奇光耀彩,麗影浮空,彙為奇觀。)
    
    
9**時間:接上 地點:危崖
    (卞明德隱身在側,將那法牌緊壓在絲囊之上,目注前面。
    (知蠻僧邪法厲害,屏息靜立,連口大氣都沒敢喘。
    (先聽呂璟語氣拿穩,心頗忻幸。
    (及見蠻僧情急放出神魔,反客為主,敵勢驟強,不由大吃一驚。
    (無奈法術淺薄,愛莫能助,萬分憂惶,無計可施。
    (便在暗中默禱,祝告仙尊早臨,助師克敵。
    (時麻頭鬼王、金獅神佛四手齊揚,咬破舌尖,張口一噴,又發出大片暗赤色的血光飛向前去。
    (呂璟好似知道難敵,手指處,護身寶光剛將那百丈魔火蕩開了些。
    (蠻僧新噴出來的血光如奔濤電捲般飛到,與原有血焰紫箭融會,猛壓下去,焰光又增強了兩倍
    (。
    (呂璟護身寶光隨即大減,往下一沉,看去更為縮小,僅剩薄薄一層將身護住,神情甚是狼狽。
    (卞明德心料師父危機瞬息,關心太過,由不得)
卞明德:哎呀!
    (蠻僧果然聞聲回顧,朝卞明德這面看了一看。
    (手揚處,先是一片青紅色的雷火焰光打將過來,絲囊也跟著有些震動。
    (卞明德以為非死不可,一時情急拼命,便將手中法牌猛力朝絲囊連打下去。
    (才打一下,雷火已是飛近身前,落地爆散,聲如霹靂,勢頗驚人。
    (但因仙法禁阻,燒不到卞明德的身上。
    (麻頭鬼王、金獅神佛俱都急於收轉失陷神魔,心神一分,呂璟便稍鬆動。
    (卞明德見狀大喜,反正行藏已被識破,怕也無用。
    (樂得就此罵幾句,分散他的心神。)
卞明德:(高聲喝罵道)無知番狗,你們上了我們當了。你們要搶佔廟宇,峨嵋真人早在你們行法的石台
    之下埋有一道靈符,專一迷亂妖人心智。你們今日正該遭劫,所以我師父那等說法,你們卻仍在
    此等死。休說我師父道妙通玄,法力無邊。便我這區區末學新進,現時正用法寶除你們那十八魔
    鬼,與你們相隔不過十丈,你們可能侵害得分毫麼?
    (麻頭鬼王、金獅神佛二僧先見雷火朝發話之處亂打了一陣,岩石地皮儘管粉裂紛飛,敵人終不
    (現形。
    (看去那一帶又都打到,怎會無功?因恐敵人有隔地傳聲之法,聽去在側,實則用以誘敵,人在
    (遠處說話,欲下辣手;又恐徒勞分神,便宜呂璟緩和危機。
    (卞明德這一說話,正合心意,麻頭鬼王喝道)
麻頭鬼:你便是廟中小道士麼?我們當你是好人,原來是仇敵黨羽,暗算我們。晶球為你邪符所汙,怪不
    得視影時明晦無定,看不真切。今日佛爺不叫你身化灰煙,形神皆滅,惡氣難消。
    (說罷,手搖幡幢,將手一揮,圍攻呂璟的血焰魔火便分出一半,如潮水一般湧將過來。)
旁 白:(猛聽焦彩蓉在空中大喝)魔火難敵,快隨我走。
    (跟著一道青光自空飛落,直投圈內,夾起卞明德破空飛起。
    (蠻僧魔火也正飛到,見狀大怒,一指魔火,往上追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空中
    (焦彩蓉身子飛起,猛覺暗赤光華由後罩來,後心似有涼氣襲到,跟著一個冷顫。
    (知道魔火已然沾身,轉眼就要神志昏迷。
    (所有自己人均在下面江峽之中,不及應援。
    (這時人已飛抵峽邊,後面魔火星馳電掣而來。
    (二僧因隔江峽太近,遁光迅速,晃眼到達。
    (眼看危機瞬息。)
旁 白:(衛詡在對面大喝)姊姊莫慌,待我敵這番狗。
    (同時一道青光比箭還急,逕由身側飛過。
    (焦彩蓉知是衛詡冒險來救自己,剛喊)
焦彩蓉:蠻狗厲害,翊弟不可輕敵。
    (倏地人已迷糊,連同卞明德齊往江中墜去。
    (這裏二惡麻頭鬼王、金獅神佛眼看追上,正待用拿雲手法連人攝走,忽見青虹電射而來,將魔
    (火阻住。
    (所追敵人也到了江峽上空朝下飛墜,如何不恨。
    (正待朝衛詡施展毒手,又聽空中一聲清叱。
    (滿天迅雷風雨中,忽然一幢金光如釗輪電射,直飛下來,一到便直朝那滿天魔火中飛去。
    (衛詡本知魔火難敵,又關心焦彩蓉墜落,高喊一聲)
衛 詡:多蒙道友相助,容圖後報。
    (隨說,撥轉青光,便往江峽中飛去。
    (女殃神鄧八姑正和一個妖人惡鬥,剛剛得手,待向女昆侖石玉珠助戰。
    (一眼瞥見焦彩蓉去而復轉,同了卞明德由空下墜。
    (這時各妖人雖然死亡大半,還有幾個極強的與武當七女苦戰未退。
    (鄧八姑恐有疏虞,一縱銀光,忙即趕上前去。
    (衛詡已先飛到,一把由卞明德手裏將焦彩蓉奪過,道聲)
衛 詡:諸位道友,行再相見。
    (聲隨人起,破空飛去。
    (鄧八姑見是衛詡,早在意料之中,也就沒有攔阻。
    (呂靈姑老遠望見,因要守護木船,不得分身。
    (正乾看著發急,忽見金光耀空,自上直下。
    (楊瑾手執法華金輪,放出百丈金霞,釗輪電旋,所到之處,眾妖人紛紛驚竄,各收飛劍、法寶
    (,破空欲遁。
    (鄧八姑見楊瑾一來,知眾妖人伏誅在即,忙將身飛起,與雪魂珠合而為一,化成一片銀色光幕
    (罩向峽頂。
    (眾妖人去路全被阻住,無法脫身,重又怒吼返身拼鬥,如何能是楊、鄧二人對手。
    (上有雪魂珠,下有法華金輪,更有武當七女新自元江得來的青蛟鏈和各人的飛劍、法寶,四面
    (合圍,上下一齊夾攻。
    (不消頃刻,全數伏誅,一個也未被逃脫。)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