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元江
    (第三日一早,呂靈姑、焦彩蓉用顛仙水符同入江心,將五隻木船升向水面。
    (船中毒果尚存少半,所帶金蛛食量較小,算起來足夠應用。
    (二女幾經籌思,也覺有幾分自信。
    (先由焦彩蓉幻化出一些舟人,裝作販貨商客,暗中行法,催舟疾駛。
    (到了水道難通之地,再於黑夜無人時取來前途江水,隔水行舟,在空中飛渡。
    (到了與巫峽相通的江流,才行降落水面,安穩前進。)
    
    
2**時間:後來 地點:巫峽黑狗灘
    (金船落在巫峽中最深險處,地名黑狗灘,是江心一個水眼。
    (那一帶江心奇石伏礁,矗立如林,水流湍急,浪濤洶湧。
    (兩岸險崖刺天,不到中午,不見陽光,景物幽森。
    (上下舟船至此,無論大小,所有人、貨,全都搬運上岸。
    (只留一二精通水性,深知地形利害的舟人掌舵,由許多土人拉縴,奮力強拽,或是上施,或是
    (徐徐放行。
    (過險之後,人、貨方可上船再走。
    (那江水大時,往往深不可測,有時咫尺之間,水位相差達一二丈。
    (就此謹慎行舟,遇上晦氣,仍要被浪捲去。
    (撞在伏石危礁上面,碎為虀粉,端的險惡已極。)
    
    
3**時間:接上 地點:灘側
    (呂靈姑、焦彩蓉因要補辦米糧,還未到預定日期,恐怕驚動俗人耳目。
    (見灘側兩岸危崖只有縴路,上下游岸石低處才有人家,便自帶銀兩,同去採辦蛛糧。
    (等一上岸購穀,才知當地甚是荒寒,雖上下游各有一處山村,居民俱無田畝,只種著一些菜蔬
    (。
    (至於鋪店,多是為當地縴夫和路過的船客起早打尖食宿而設的小店,設備簡陋。
    (連村民所用米糧,均須遠出二三百里以外的大鎮集上才有售賣,自身常不敷用,哪有餘糧出售
    (。
    (峽民信鬼,呂靈姑、焦彩蓉容光絕世,裝飾不似常人。
    (焦彩蓉更是愛好修飾,衣著華麗。
    (荒江野店,突來兩個異言異服。
    (少女向人買米,始而群起猜疑,儘管敬畏維謹,連實話都難問出幾句。
    (呂靈姑、焦彩蓉為難了一陣,正由上流頭沿著江岸縴路往下流頭走去。)
    
    
4**時間:接上 地點:縴路
    (呂靈姑、焦彩蓉路上遇見一幫縴夫,拉著縴繩,赤膊光背,奮力前進。
    (前半身都快貼到地上,蜿蜒蛇行於危崖峭壁之間,叱喝之聲前呼後應。
    (一個個頸紅臉漲,青筋暴露。
    (喊了好幾十聲,還沒走出兩丈遠,看去吃力已極。
    (焦彩蓉見狀心動,打算助他們一臂。
    (那一段縴道上有一塊突石擋路,甚是險窄。
    (縴道壁立數仞,怒濤如雪,灘聲如雷,高危險峻。
    (稍一失慎,立墜深淵。
    (沒走過的,上去便覺心驚目眩,哪能舉步。
    (崖勢高低錯落,上下艱難,除縴夫日常走慣外,輕易無人由此通行。
    (縴夫中各有一個深悉地理禁忌的縴頭,手持木梆在前領路,按照梆聲急徐,指揮進止快慢。
    (那縴頭隔老遠望見呂靈姑、焦彩蓉走來,忙即敲梆,大喊喝令躲開。
    (偏生所行正當全程中最費力關頭,眾聲吶喊如潮。
    (呂靈姑、焦彩蓉只見前行一人縱躍叫跳,以為照例如此,各行各路,萬想不到是向自己喝罵。
    (再往前略走,又被那塊崖石遮住,雙方都看不見。
    (石側恰又有一條山徑,一方不知就裏,一方以為聞聲必已躲向另一小徑,誰知快要走到崖石前
    (面,雙方忽然迎面相遇。
    (行縴道遇婦女,本是當地大忌。
    (這類終年拿生命血汗負苦謀生的人,又都性格粗野,本來就沒好氣。
    (當這要緊費力時節,突觸大忌,並將去路擋住,勢子又稍緩不得,如何不怒。
    (幫頭首先發急,才見人影,通沒看清,便大喝)
幫 頭:(厲聲大喝)哪家野婆娘,耳聾了麼?還不快滾回去,老子就把妳們丟到江裏去喂魚了。
    (那幫縴夫本在俯身貼地,力爭上游。)
縴 夫:(厲聲暴喝)不知死活的野婆娘,公公還不打她們?
    (總算幫頭年老,較多經歷。
    (話罵出口,已看清呂靈姑、焦彩蓉氣度衣著不類常人,沒敢上前動手。
    (一面敲梆,一面仍然大喝)
幫 頭:再不退回,他們衝妳們下水莫怪。
    (呂靈姑、焦彩蓉見對方才一照面便開口罵人,也是有氣,呂靈姑首先喝道)
呂靈姑:路又不是你們家的,為何出口傷人?不看你們勞苦可憐,叫你們知道厲害。
    (說時,二女仍往前走,並未停步。
    (頭排兩名縴夫見二女越發走近,憤怒已極,連喘帶吼,直喝)
縴 夫:公公,野人狗婆娘太不要臉,我們衝她們下去。
    (後幾排跟著回應,齊聲猛噪,猛一奮力,直朝二女衝來。
    (呂靈姑因想自己是好道之人,何苦與下愚一般見識?路又奇險,一動手必定傷人。
    (原想數說幾句,走臨切近,再由眾人頭上飛過,不去理他們。
    (焦彩蓉卻看出這幫縴夫只是粗野,並非惡人,心想問他們何故如此。
    (縴夫已迎面衝來,那老縴頭讓避一旁,神色遲疑。
    (焦彩蓉知難分說,見呂靈姑待要縱起,忙喝)
焦彩蓉:靈妹且慢,我來問他。
    (說時,將手向前遙指了幾指。
    (眾縴夫情急發橫,眼看相隔二女只三四尺。
    (滿擬一下便可衝倒,就不踹下崖去,也給二女一個厲害。
    (正吶喊作勢之際,猛覺身後一緊,繩索好似定在鐵柱上面,一任拼命用力竟難移動分毫。
    (老縴頭見呂靈姑、焦彩蓉冷笑不答,又聽身後眾縴夫喊聲有異,縴板軋軋作響。
    (回頭一看,眾縴夫身已整個全俯,頭面距地不過尺許,頸項間青筋突出,全都聲嘶力竭。
    (胸前縴板已多彎曲,軋軋有聲,頗有斷折之勢。
    (這樣拼命用力,腳底卻不能移動半步,當是舟船觸礁,不由大吃一驚。
    (忙伏身崖口探頭遙望江上,所拽舟船仍然好好地浮在江心,只是不動。
    (船上橈夫不住揮手示意催行,好生不解。
    (端的形勢奇險,進既不能,退亦不可,絲毫不能鬆懈。
    (老縴頭一時情急,不由跪倒崖邊,求神默佑,望江痛哭起來。
    (眾縴夫多半是土著,只有一兩成是原船上人,當此性命關頭,也是急得連哭帶嘶聲求告神佛,
    (亂許願心。
    (同時拼命挽拽,恨不得吃奶力氣全使出來,哪還顧得再與人叫罵衝撞。
    (號哭之聲蕩漾江峽,與灘聲上下相應,越顯悲壯。
    (呂靈姑知是焦彩蓉鬧的把戲,見狀甚慘,怒氣全消,老大不忍。)
呂靈姑:(隨走向前對縴頭道)你們先時那樣兇橫,這時如此膿包,小娃兒般哭喊起來。看你們還惡不惡
    ?
    (說時前排兩個耳尖的當呂靈姑有心挖苦,身拽縴板,不敢鬆開。
    (氣到極處,就地下拾起一塊石頭,急喊得一聲)
縴 夫:打死妳這狗婆娘!
    (待要反手向上拋出。
    (畢竟老縴頭見機,聽呂靈姑一說,猛想起二女來得奇怪。
    (心中一急,恐止不住,便向手邊梆頭連擊。
    (  第三七三回 危崖立道觀 芳草步步  正殿藏犧牲 水妖連連
    (那梆頭不是遇有緊急異事或神靈顯靈,不能輕動。
    (每一敲打,所有人等全須跪伏。
    (眾縴夫聞聲大駭,紛紛跪倒。
    (自從縴繩一緊,眾人只是拼力前進,誰也不敢稍為鬆勁。
    (因是平日過信神鬼,一聽梆頭連敲,當是江神顯靈。
    (也未細看就裏,慌不迭跪拜在地。
    (中有四五個較為慎重的,唯恐身子一跪不能用力,縴往後拽,人也被牠拽倒。
    (忽覺多人雖不用力,縴繩並未後拽,也未加重吃力。
    (試略鬆勁,縴繩本被拽得筆直,已然由直而彎,仍未移動。
    (竟似下面的船定在江心,鬆了無關。
    (方始放心,跟著眾人喘息跪拜,顫聲祝告不置。
    (老縴頭敲梆以後,見眾紛紛跪拜,才想起這危急時刻,那縴繩萬不能鬆時,人已全部拜倒。
    (當時驚喜交集,連話都說不出來。
    (勉強按定心神,待向二女跪求,兩縴夫恰來問神所在。)
老縴頭:(乘機喝道)這二位便是江中女神顯聖,被我們得罪,差點沒出大亂子。還不快跪一旁聽候發落
    ,只管亂說,小心你的狗命。
    (眾縴夫先前面將貼地,只知是兩婦女攔路取鬧,也沒看清衣貌。
    (聞言一偷覷,有了先入之見,覺著果和廟中塑像差不多少,全把二女認作江中女神。
    (想起適才叫罵許多冒犯,俱都膽戰心寒,頭在石地上碰得山響,不住哀聲求告)
縴 夫:神仙菩薩饒命!
    (呂靈姑、焦彩蓉見這些愚人又可憐又可笑,呂靈姑喝道)
呂靈姑:我們不是江中女神,有話好說,快些起來,放你們船走就是。
    (眾縴夫底下話沒聽清,只當神靈不肯饒恕,叩求越急。
    (有幾人已頭破見血,一味哭喊,哪敢起立。
    (焦彩蓉實不過意,知道眾聲嘈雜,將手一指,眾人哭喊之聲全被禁住,頭也叩不下去。)
焦彩蓉:我們就是江神,難道亂磕響頭哭喊一陣船就走麼?我不怪你們,快些站起,聽我吩咐。
    (喧聲一住,方得聽清。
    (他們因平時敬畏江神太甚,小有侵犯,便恐禍臨。
    (何況當面辱罵,個個以為難邀赦免。
    (又見女神一指,口便失音成了啞巴,越發害怕。
    (心想無此便宜的事,依舊跪地,不敢爬起。
    (焦彩蓉見老縴頭跪得最近,滿臉憂惶之容,便對他道)
焦彩蓉:你可曉諭他們急速起立,我看你們可憐,不但寬容,免去罪責。還助你們容容易易過這一帶險灘
    ,減輕勞苦。
    (老縴頭看出點風色,不禁驚喜交集,首先起立舉梆一敲。
    (跟著便能張口,照話一傳,眾縴夫方始半信半疑,由地爬起,回了原狀。
    (呂靈姑、焦彩蓉見眾縴夫都是淚汗交流,泥痕滿臉,上身多半赤裸,只用麻索繫住一條破舊褲
    (子。
    (其狀甚是襤褸,戰兢兢鵠立崖邊,不敢則聲。
    (知他們生活極苦,好生憐憫。)
焦彩蓉:有話可以好好說,何故倚眾欺生,開口喝罵,還要行兇撞人?
老縴頭:(叩頭說)實是不知神仙點化,情急無禮,並非有意欺生。眾人指江為生,十分貧苦。神靈既然
    顯聖,務求大發慈悲,多加福佑。
焦彩蓉:附近有市集嗎?
老縴頭:前面有個江神廟,明日開始,便是各商幫、土人祭賽酬神之期,到時什麼東西都買得到。
焦彩蓉:我想買兩船穀子,不知能買到否?
老縴頭:神仙要穀子還不容易?他們正求之不得呢。小人少時回去一說,要多少都能獻上。
焦彩蓉:我們不是江神,穀米另有用處,只願公買公賣,照價給錢。今日的事不許對人提起,如能助我們
    將穀子買到,過些日我們還許能幫你們忙。將江中那些伏石暗礁除去,使漩渦平息,省得你們費
    力。
老縴頭:我們這些苦人全指這些漩渦吃飯,只求少費點力,並不想將牠除去。
焦彩蓉:難道你們不怕死?
老縴頭:小人自十幾歲就拉縴,今年六十三歲,看得也太多了。每一年中少說也有幾十條船到此葬送,傾
    家的傾家,送命的送命,大人哭,娃娃叫,看去太可憐了。
焦彩蓉:如果有別的生計不是更好嗎?
老縴頭:近三十年立了這座江神廟,仗著江神保佑,一到會期,江波便平,已經好多了。只是這裏出產太
    少,石頭縫裡長不出糧食來。
焦彩蓉:那到哪裡去買穀子?
老縴頭:還願的商船常帶貨來,內中就有好些米客。憑公採買也行,不過神仙不許我們走嘴,要費事些罷
    了。
    
    
5**時間:接上 地點:崖上
    (呂靈姑、焦彩蓉坐在山頭,下眺險巇,覺著行舟艱險,縴夫窮苦,兩俱可憫。)
呂靈姑:老縴頭說得不錯,平險以後,土人生活無依,也是問題。
焦彩蓉:他還說一到會期,江波便平。神明怎會此自私?反正為時尚早,不如乘暇往江神廟一探,看看是
    否妖邪作怪。歸途就便一飽鄉味,再回不晚。
    
    
6**時間:稍後 地點:江神廟
    (呂靈姑、焦彩蓉同隱身形,往江神廟走去。
    (到了一看,神廟孤孤單單坐列於半山坡上,相去附近村落約有里許。
    (當地山勢峻險,到處山石磊砢。
    (獨立廟所在,是一斜坡,廟前有十來畝平地。
    (再上十來丈,便是峻嶺排雲,危峰刺天,不可攀援。
    (那廟背依崇巒,面對江峽。
    (廟後翠竹森森,干霄蔽日,廟前種著兩行松柏,景物也頗幽勝。
    (廟址占地不過畝許。
    (當中一排是三大間神殿,殿外一個石台,上供大鐵香爐。
    (左右各有兩間道士居的偏廂,出門便是山地,並無圍牆山門。)
    
    
7**時間:接上 地點:廟前
    (雖還未到祭期,那些遠道而來的商販以及附近山民,已各在廟外隙地上支搭攤架、竹屋,搬運
    (貨物、陳設;還雜著一些賣豆花、燒臘、米酒、湯圓等飲食擔子,熙來攘往,各自忙碌異常。
     
    (吃食攤擔有四五處,呂靈姑、焦彩蓉擇了一個乾淨一點的攤子,賣著小籠蒸扣肉帶豆花飯,就
    (木凳上坐下。
    (攤販王老么見呂靈姑、焦彩蓉裝束整潔,焦彩蓉尤其穿得華美,當是遠來官眷屈尊就食,甚是
    (巴結。)
焦彩蓉:來兩小籠扣肉、兩碗冒兒頭、一大碗豆花,帶香料鹹菜。
    (王老么如言端到,笑問)
王老么:(笑問)兩位官小姐是否來還香願?
    (呂靈姑、焦彩蓉見他和氣,比上流村民開通,隨口應了,邊吃邊打聽。)
焦彩蓉:是的,還願的人多嗎?
    (忽見一個廟中香火頭領著四五個短裝赤膊山民,牽拽著一牛二羊和四口肥豬經過身側,往廟側
    (竹林中定去。
    (呂靈姑奇怪,笑問)
呂靈姑:江神還吃葷麼?
王老么:(搖手禁聲道)神跟菩薩不同,怎不吃葷?
呂靈姑:不是還有兩天才上祭麼?怎麼今天就殺牲呢?
    (王老么見別人都已吃完走開,左近各人都在忙亂,無人旁聽。)
王老么:(悄聲答道)這事莫說女客遠來不知,就小人因去年在廟裏幫過忙才得知底。人都說廟中香火盛
    ,道士發財,連廟牆都不肯修,其實他們哪知道士暗中賠墊有多少呢。且不說每月初一、十五這
    兩口豬,單是今天三牲得多少錢呢?
    (焦彩蓉聽話裏有因,便問)
焦彩蓉:這些豬牛難道道士自買,不是還願人獻的麼?
王老么:雖說羊毛出在羊身上,他們的錢也是香客給的,到底是他們得了又吐不是?老道士又不肯對香客
    們實說,照這長年私下賠墊,哪有餘錢再修廟牆呢?
焦彩蓉:那錢到哪去了?
王老么:神的食量大,每來時,江中必有黑風暴雨。來時常多在會期前二、三日半夜無人之際,先由道士
    備下三牲或是肥豬,洗剝乾淨,陳列殿上。只有老道士一人披髮赤足在內伺候,天快亮,才出來
    喚人打掃,任是多少牲畜,也只剩下一堆骨頭。
焦彩蓉:是你看到的嗎?
王老么:老道士常年吃素,人最好善,對於香客各隨敬心,從不強募。他也能和神說話商量,每次照例自
    己出錢買來牲畜,先二日上供,事後再用香錢貼補。聽小道士背後說,老道士近年說自己不久要
    死。大徒弟只能幫個小忙,不能接他,以後這裏怎麼得了?
焦彩蓉:看來老道士是個好人。
王老么:後日是正日子,今晚該當預祭。牲畜均須現殺的,神才肯用,所以這時忙著牽往竹林內燒水開剝
    。只一祭過,江中浪雖仍激,船卻平安無事。近年人心太壞,誠心的固然不少,有那好些取巧的
    商船,專乘別人把神敬好來撿現成的。
    (焦彩蓉略一盤算,又問)
焦彩蓉:神降可有一定時刻?
王老么:約在子夜前後,並無定時。
    (付了飯錢,呂靈姑、焦彩蓉一同起立,往廟中走去。)
    
    
8**時間:接上 地點:廟門
    (呂靈姑、焦彩蓉剛到石台前面,便見一個小道士由偏廂中趕出,迎問)
小道士:施主可是拜廟燒香的麼?今日不是開殿之期,師父、師兄都不在家,請後日會期再來吧。
    (呂靈姑、焦彩蓉見那小道便士年約十八九歲,神情和善,身體結實,好似武功頗有根底。)
呂靈姑:(笑答)我們行船路過,聞得江神是個女身,甚有靈驗。明早便要開船,特意來此朝拜,後日怎
    等得及?你開了殿門,容我們略為瞻仰,立時即走,多給香資總可以吧。
    (小道士見呂靈姑、焦彩蓉裝束談吐俱是貴家官眷,不敢得罪。)
小道士:(作難了一陣,才低聲悄答)今晚是廟中預祭,照例是不能容許外人進來的。既是施主遠來,難
    得路過,明早又要開船。小道瞞著師父請進,略看即走也還可以。
    (呂靈姑、焦彩蓉一一應諾。
    (小道士又輕腳輕手掩回東廂,隔窗偷覷了兩眼才行走回。)
    
    
9**時間:接上 地點:側門
    (小道士領呂靈姑、焦彩蓉由殿角繞出殿後,有一側門。
    (同進一看,殿房共隔成一大兩小三間。
    (當中塑著一個女像,神貌不美,脅有雙翅。
    (旁有四五個小神,男女不一,相貌裝飾與女神大體相似。
    (中有一個男神仿佛新塑成不久,貌最獰惡。
    (東偏室內放著不少道家用的法器和三口高幾及人的長劍,一切收拾得甚是整潔,淨無纖塵。
    (西偏一室關著,呂靈姑、焦彩蓉欲令開視。)
焦彩蓉:能不能進去?
小道士:內中是間堆東西的空屋,現時只有幾個木架,而且又髒。門經師父自內反鎖,無法打開。
    (呂靈姑、焦彩蓉見他答時面色微變,情知有故。
    (見門有縫隙,試從門縫往裏一看。
    (呂靈姑、焦彩蓉因門縫大小,方想另尋縫隙張望,猛聞到一股血腥膻穢的惡臭氣味由內透出。
    (心方奇怪,小道士已面帶惶急,因是女客不便拉扯,不住埋怨)
小道士:說好略看即走,為何失信?
    (焦彩蓉知道明說不行,不願炫法相強,便朝呂靈姑遞一眼色,笑道)
焦彩蓉:屋裏很黑,想必無甚好看,我們給了香錢走吧。我有點不舒服,出廟妳扶我兩步,有話回船再說
    。
    (呂靈姑明白她要分身幻化,入內查看。
    (將頭一點,隨取了三兩銀子作香資,小道士謝了接過。
    (快走出時,焦彩蓉故作在東偏室內丟了一條手帕,奔去尋找。
    (小道士意欲陪往,呂靈姑又故往西偏門外走去。
    (小道士恐呂靈姑、焦彩蓉將他調開,好往西屋窺探,不顧再隨焦彩蓉,忙搶向屋前,背門而立
    (。
    (這一轉身之際,焦彩蓉已將真形隱去,另幻化出一個假身走來。
    (小道士因她回轉甚快,並未入室,不以為意。
    (呂靈姑知假身不能說話,便道)
呂靈姑:手帕原來就在這裏,已然尋到,我們走吧。
    (隨即迎上,相偕走出。
    (小道士見呂靈姑、焦彩蓉要走,心才放定,相隨送出。)
    
    
10**時間:接上 地點:西屋門
    (人去以後,焦彩蓉仍隱身形,行法開了西屋門。
    (進門一看,地方竟比正殿還大,因半截向殿後突出成了方形,所以外觀不覺。
    (室中一排並列著七個木架,架前各有一個長大水糟。
    (滿屋血污狼藉,腥穢異常。
    (壁間還掛著一個黃布包裹,上面濺了不少血點。
    (焦彩蓉取下打開,乃是一迭三角形的堅厚魚鱗和一束形似水草的綠毛。
    (綠毛長約三數尺不等,比豬鬃還要粗硬得多。
    (毛上有膠,又粘又膩,奇腥刺鼻。
    (越料那江神是個水怪,這兩樣東西必與怪物有關。
    (焦彩蓉剛才包好還原,忽聽隔室有人說話,牆甚厚實,聽不清切。
    (方要走出,便聽裏牆腳下響動,跟著兩大塊並列的方磚往上一起,走上一老一少兩個道士。
    (老的是魯清塵,少的是卞明德;師徒二人俱是短裝挽袖。)
魯清塵:再有二三年,我塵緣便了。這東西近年神通越大,我已難制,何況是你。牠的子孫越來越多,每
    到祭期,供品逐漸增加,就你勉強制住,也是供應不起。將來怎麼了呢?
卞明德:上次江邊望月,曾見金光霞彩夾著霹靂之聲,直墜江心。師父回廟占算了三日,才知那是一件仙
    家寶物。不久寶主人便要尋來,怪物也應在此時遭劫。前些日還在歡喜,怎又發愁了?
魯清塵:我道行有限,所占如是世俗間事,倒能十得八九;神仙玄機,究難窺測端倪。
卞明德:那金光甚是少見,必非凡物。
魯清塵:那日虔心定慮,占算多次,取寶人算定停在烏龍嘴危崖之下。那裏危崖百丈,本非泊舟之所。今
    早天還未明,我便悄借打魚小船,沿江查訪,並無蹤影。
卞明德:可能時間未到。
魯清塵:若是仙神,要船何用?況且人只兩個,船卻五隻,太不近情理。
卞明德:仙人不來,等那些小怪物成了氣候,確是後患。我們那年所得鱗甲、頭髮還可以用好幾年。
魯清塵:一切聽天由命吧!
    (說罷,搖頭歎息不止。
    (二人邊說邊打掃室中木架,卞明德由下面地穴中取出一些法衣、法器、香蠟、水盆之類陳列架
    (前。
    (將一空竹筒放入水盆以內,旁邊放一空盆。
    (又去東室將三口高幾及人的長劍取來,點好香蠟。
    (然後披髮赤足,手持一劍,口誦法咒,行法焚符,將手中長劍朝盆一指,喝一聲)
卞明德:疾!
    (竹筒便似有人扶起,直立盆中,倏地斜著旋轉起來,盆水便由竹筒口起。
    (水箭一般時曲時直,隨著劍尖所指,朝四壁和各木架、水槽以內激射上去。
    (焦彩蓉見是旁門驅遣五鬼和小五行搬運之術,自己隱身在側全無警覺,法力實是有限。
    (適聽所說,難得旁門中會有這等正人君子,追憶出身,越起同情之感。
    (知壁間血污年久已成墨色,憑二人法力決難滌淨,有心暗助一臂,便在暗中施展淨土之法。
    (水勢立時加急,所到之處污穢全洗,煥然一新。
    (二人見狀,似出意料,各自瞪目四望,不見人跡,互看了一眼。
    (焦彩蓉見二人仍未看出自己所在,暗中好笑。
    (恐被警覺,見已沖洗得差不多,地上積水也快成河。
    (如非行法禁阻,早往地穴倒灌下去,便即緩停施為。)
魯清塵:時已不早,急速添槽收水。
    (卞明德隨又行法,舉劍一指,筒水便向後排各水槽內依次放去。
    (一會放滿,水也停止。
    (竹簡便由盆中飛出,直落地上。
    (所有污穢水又由筒口湧出,落向空盆以內,滔滔不絕。
    (流有半盆,便不往上增高,直到地上涓滴無存,仍只半盆污水。
    (這時壁間所懸藏鱗甲、怪毛的圓包早經老的取下。
    (卞明德淨室以後,便將半盆污水和原盛清水的空盆捧回地穴,換了一個中盛五穀的大缸出來,
    (放在香蠟案前。
    (另外一小壇五色米豆同放案上,打開包裹,取出六片魚鱗和六根長毛。
    (二次邁步行法,踏罡步斗,先將三口長劍相繼擲起。
    (到了空中一個轉折,各自劍鋒朝上落向缸中,不偏不倚浮立米上。
    (一切停當,魯清塵的便向正殿跑去,一會同了適見小道士,抬著一條牛進來,放在架上。)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