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庵中
    (白兔自到庵中,越發馴善,安伺在呂靈姑身側,片刻不離。
    (尤其善解人意,靈慧無比,呂靈姑自是歡喜。
    (忽聽室外天空中似有破空飛行之聲,由遠而近,快達庵上。)
    
    
2**時間:接上 地點:庵外
    (呂靈姑連忙趕出庵外看時,由西北空中飛來好幾道劍光,晃眼落地,現出六男兩女。
    (呂靈姑看出來人俱是正派門下,忙迎上去。
    (那兩個道裝少女,一是白髮龍女崔五姑侄曾孫女凌雲鳳,一是漢陽白龍庵素因大師門下戴湘英
    (。
    (那六個男的,一是白水真人劉泉,一是七星真人趙光斗,一是陸地金龍魏青,一是凌雲鳳未婚
    (夫俞允中,俱是西藏雪山青螺峪怪叫化窮神凌渾的門下。
    (下餘二人,一名煙中神鶚趙心源,一名小孟嘗陶鈞,乃青城派教祖矮叟朱梅門下,又是窮神凌
    (真人記名弟子,更是自己未來同門師兄。
    (多半聞名已久,初次相見,當即迎進庵去。)
    
    
3**時間:接上 地點:庵內
    (眾人落座,呂靈姑奉上清泉山果。
    (呂靈姑得與各派劍仙晤聚,好不忻喜異常。
    (元江取寶之事,因來人都未深說,好似有點避諱,自己是主人,不便深問。
    (賓主歡聚,甚是投緣,尤其凌雲鳳、戴湘英見呂靈姑資稟過人,功行精進,一年工夫便到此境
    (地,甚是贊許。
    (呂靈姑自知末學新進,來客無不高出己上,更是虛心求教,敬禮周至,因此大家一見,便成知
    (己。)
    
    
4**時間:次日 地點:同上
    (第二日午後,何玫、崔綺、向芳淑趕到;跟著嚴人英、李英瓊、周輕雲、齊金蟬、石生、朱文
    (、申若蘭、秦寒萼等八人,由峨嵋後山同駕彌塵幡,由一幢彩雲擁護,電掣飛來。
    (知是顛仙得意門徒,也都非常敬重,有問必答,言無不盡,呂靈姑無形中得了許多教益。
    (呂靈姑悄問凌雲鳳)
呂靈姑:半邊老尼門下七姊妹怎還不至?
凌雲鳳:(笑道)這次元江取寶,有緣者得。武當七姊妹多半性傲,藉口路過觀光,覷機拾點便宜,已覺
    不好意思。再做不速之客,豈不更招人譏議?
    (那只苓兔,自從移植庵中,已不似前野性。
    (初見來了好些生人,還甚畏懼。
    (嗣經眾人索觀,呂靈姑開導,方始現身出來,任憑撫弄,不再藏匿了。
    (齊金蟬、李英瓊等人見牠雖比不上峨嵋的芝仙、芝馬,卻也靈慧非常,天生靈物,自是難得,
    (誰見了也都喜愛。
    (雖然客多,全庵只有靈姑接待。
    (仗著來客俱都吐納功深,斷絕煙火,除略備一些甘泉佳果外,無須料理食宿瑣事。
    (又無世俗酬應客套,終日言笑宴宴,並不顯得怎樣忙碌。)
    
    
5**時間:子夜 地點:同上
    (候到子夜,忽見歐陽霜同了兩個道裝女子,落地收了遁光,朝眾人略為見禮。)
歐陽霜:家師適才業已先回,現在後洞佈置明日之事。妹子尚須往臥雲村採取那三百株七禽樹上毒果,以
    備明日金蛛吸船時益氣增力之用。妹子道力淺薄,有勞周、李、秦三位師姊,少時同往相助如何
    ?
    (周輕雲、李英瓊、秦寒萼三人立即應了。)
齊金蟬:還有我們呢!
慕容昭:這次元江取寶,關係甚大,好些厲害妖人俱起覬覦。臥雲村取毒果,有周、李、秦三位師姊相助
    已足。諸位師兄師姊請至後洞與家師相見吧。
    (說罷,轉令靈姑與眾入後洞領命。
    (眾人知道事關機密,顛仙命往後洞相見,必有要事分派。
    (便不等周輕雲、李英瓊等四女起身,一同隨了慕容姊妹往後洞走去。)
    
    
6**時間:接上 地點:後洞
    (眾人到了庵後一看,仍是石壁排雲,苔痕繡合。
    (眾人已經立定,並不見壁上有甚門戶。
    (心方奇怪,突地一片霞光閃過,眼睛一花,定睛看時,眼前景物已變。)
    
    
7**時間:接上 地點:石室
    (存身之地是一個大約五畝的石室,當中有一石座,兩旁各放著一列蒲團,顛仙居中正坐。
    (左側立著一個丈許高下的獨角怪鳥。
    (在石几上放著一個朱漆圓盒,隱聞抓搔之聲甚是急遽,好似藏有活物。
    (呂靈姑見眾人已參拜下去,忙即隨眾拜倒。
    (顛仙含笑命起,分坐兩列蒲團上。
    (先由白水真人劉泉呈上雪山派教祖怪叫化凌渾、白髮龍女崔五姑夫婦一同具名的書信。
    (跟著峨嵋派齊金蟬和吳玫,也將各人所帶師長手書取出呈上,分別致了來意。
    (顛仙看完,笑對齊金蟬道)
顛 仙:令尊道妙通玄,明燭幾微,果非我輩所能比擬。
    
    
8**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顛仙之言化為影像)日前神駝乙道友不曾接我請柬,原封飛回,還疑他心有退避,不肯相助。
    到時我要全神貫注,監護金蛛吸取金船。眾師侄雖然近來道力精進,各有神物利器,各派妖邪難
    於攘奪。
    那雪山老魅神通機智不凡,他在雲南雪山地竅以內苦煉多年。時常運用玄機參算,知道異日難滿
    再出,有兩件元江水眼裏的金門至寶與南明離火劍是他剋星。
    金門至寶為數眾多,藏寶金盆金船有廣成子仙法妙用,又在水眼深處,取時費事費時。想取此寶
    ,第一須要深悉此中奧妙,第二要有大仙福仙緣和高深的道行法力。
    此外尚須一個修煉千年、亙古難逢的金蛛相助,等船身露出水面,便即吸住,方可施為。般般遇
    合,均須齊巧,缺一不可。
    此船升達水面,其重不下萬斤,重逾山嶽。寶庫封禁更為微妙,開取極難,步驟略亂,前功盡棄
    。從古迄今,也不知有多少散仙為了取寶,白費許多心機,終於無一成就。
    老魅知神物終究要出世,自然憂急萬分,定用全力前來擾害。他仗著多年煉就玄功,口張手指,
    便能致敵於死,不必再用別的法寶。不似其他妖人,存有貪得之念,須等我們部署停當,快完功
    時,才行下手攘奪。只要我們一開始,便阻礙橫生,決不容那金船現出水面。
    第一次元江取寶沒有成功,半途而廢,便敗在他的手內。如非齊道友屆時命余英男暗中相助,幾
    乎連那吸船的神物金蛛也為所傷。就這樣,仍仗著玄真子一道靈符,誘一假蛛被陰火燒死,才將
    他瞞過。同時英姆又命楊道友趕來。
    他見楊道友的法華金輪厲害,英男所持又正是那口南明離火劍。並以為金蛛一死,任是多大法力
    道行,也無取寶之望,方才變化逃走。金蛛雖然未遭毒手,元氣已然大傷。是我將牠秘藏山腹之
    中,調養教練好些年。
    此事本無人知,上月與諸位令師長熟商,欲借取寶良機,除去幾個妖邪,才故意洩露出去。
    為防老魅為害,雖已向楊道友借來昔年英姆所用降魔防身之寶,但我全身照護金蛛和取寶之事,
    其勢決難兼顧。老魅見我防備周密,無法下手擾害,定要遷怒,與師侄們為難。強敵當前,更有
    各派邪惡環伺夾攻,絲毫大意不得。
    而且上次取寶未成,金船下陷愈深,再過些年,便與地肺元磁之氣相接,縱有千百金蛛,也難吸
    動分毫。時機瞬息,稍縱即逝。此次再如無功,那金蛛真力已然消耗殆盡,非得金門寶藏中廣成
    子餘存靈藥不能使牠復原,從此終古永無再取之望。
    情勢艱危,正恐眾師侄不易敵那老魅,且喜齊道友已有安排,這次成功無疑的了。一切應用各物
    ,只等取那毒果人回,將那毒果、穀麥裝入法船之內,便全齊備。應在明晚亥子之交開始下手,
    相距尚早。老魅靈敏異常,更擅天視地聽之能,這裏雖有法術禁制,終以縝密為是,不等他來,
    先分派吧。
    (隨從袖內取出五張紙條,分給眾人,三五人合得一張不等。
    (呂靈姑見眾人接條之後,各自指點。
    (招呼條上所說同伴,三三兩兩聚向一旁,低語密商,多現驚喜之色。
    (呂靈姑以為自己法力淺薄,難經大陣,所以師父不肯分派職司。
    (凌雲鳳獨自一人拿著一張字條,將手向自己微招。
    (中坐師父已然入定,隱聞水聲湯湯起自坐下,忙即走過去。)
凌雲鳳:(拉手悄問)靈妹,這裏附近可有甚人跡不到的隱秘之處麼?
呂靈姑:(笑答)妹子入門不久,後洞尚是初來。姊姊如要隱秘之地,等我問慕容師姊去。
凌雲鳳:(攔道)此事不能再問別人,就你所知好了。
    (隨將字條遞過。
    (呂靈姑接過來一看,上寫  〔汝二人先期覓地藏伏。
    (            〔明晚聽金鼓之聲,可由藏處穿出江岸危壁。
    (            〔雲鳳將靈符如法施行即可。〕
    (呂靈姑看完,正在尋思,忽見手上一縷淡煙過處,字條消滅,無跡可尋。
    (再看別人所持之條,也是如此。)
凌雲鳳:鄭師叔現在正運用元神部署明日之事,我是初來,你如不知,條上決不如此寫法,你再想想。
    (呂靈姑猛想起後山桃林譚簫、焦彩蓉所居地穴,剛脫口答了句)
呂靈姑:地下好麼?
凌雲鳳:再好沒有。不要多說話,我們去吧。
    
    
9**時間:接上 地點:洞壁
    (凌雲鳳、呂靈姑一同起身,走進洞壁之下。
    (慕容姊妹看出二女奉命他去,忙搶向前去,雙雙伸手向壁間一揭,呂靈姑彷彿見有五色雲嵐向
    (側捲了一捲。)
凌雲鳳:(喊聲)快走!
    (用手一拉,身不由己,向前衝出丈許。
    (跟著一片煙光閃過,四顧懸崖高矗,星月在天,人已到洞外。)
    
    
10**時間:接上 地點:桃林
    (呂靈姑知道不宜多言,逕領凌雲鳳繞出右側的疏籬,輕悄悄往桃林中走去。
    (走到土穴盡頭,正想打算和凌雲鳳打手勢。
    (腳底突地往下一沉,晃眼現出空隙,那封洞口墜石懸在空中,更不下降。
    (料想穴中二女已經前知,心中大喜,忙拉凌雲鳳逕由隙口往下飛落。
    (身才穿入,墜石立即上升,恢復了原狀。)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