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湖心洲湖濱
    (碧霧收盡,畢真真、石明珠、呂靈姑一同飛降。
    (呂靈姑將盒蓋揭開,眼看比栲栳還大形如蜘蛛的怪物倏地縮小,飛入盒內。
    (眾人見畢真真臉上似乎蒙著一層油光,等到碧蛛收後,畢真真和那兩個女子俱伸手向臉上一揭
    (,才知三人臉上俱蒙著一層薄如明絹的面網。
    (虞南綺一見石明珠,不禁大喜,不等近前,便飛身上去迎了下來,接了來人一同飛下。
    (虞南綺手拉著石明珠,正要和眾人引見,石明珠忙道)
石明珠:南妹先不要忙,你們禍患尚未除盡呢。
    (說時目注玉花姊妹,似有疑異之容。
    (虞南綺已猜知就裏,便道)
虞南綺:石姊姊是說這些妖蠱的劫灰麼?
石明珠:這些惡蠱雖然伏誅,如被風吹散去,其毒甚烈。此時不設法消滅,這附近千里以內生靈無噍類了
    。這兩個山女身上也蒙有這類惡蠱,怎會在此?
虞南綺:姊姊放心,這兩個山女姓聶,一名玉花,一名榴花,原是妖女的門人義女,如今已改邪歸正。她
    們也說是惡蠱劫灰久必為害,正想法聚在一處,用壇子裝好,尋一隱僻處所埋藏呢。
石明珠:埋藏地下,終是不妥。幸得帶有金蛛在此,除牠不難。只是收集這東西,卻非她本門的人不易收
    得乾淨。可命她姊妹二人先助一臂之力,我自有用處。
玉 花:我姊妹劫後餘生,此時正如大夢初覺,此事當得效勞。
    (說罷,先在地下畫上一個大圈,然後將頭髮披散,禹步立定,兩手連招帶舞,行起法來。
    (只見四面八方那些五顏六色的灰星彩光耀日,齊往玉花姊妹所畫的圈中飛落。
    (不消頃刻,成了尺許方圓一堆。
    (丈許以內,奇腥刺鼻欲嘔,眾人俱都掩鼻退避不迭。
    (玉花姊妹收蠱之際,眾人已分別引見。)
呂靈姑:(對虞南綺道)我是呂靈姑,家師苦竹庵鄭顛仙告以我是青城尚待入門弟子之一。因奉師命,拿
    了朱盒中的神物金蛛,去往巫山牛肝峽下吸取金船。事畢來此與裘元兒師兄、虞南綺師姊會合。
    
虞南綺:(大喜)我就是虞南綺,(指裘元兒)他是裘元兒。我們原奉命來此引新同門,原來是呂師妹,
    
    (紀光見愛孫兀自呻吟未醒,知是兩位仙人,忙上前伏地求救。)
呂靈姑:(將紀光攙起道)我這盒中金蛛食量甚大,令孫所中蠱毒非牠不救,但是用牠一次,須給牠一些
    吃的。難得有這一大堆惡蠱的屍屑,且等她們收集齊了再作計較。
    (紀光稱謝不置。
    (一會,玉花姊妹說是蠱已聚齊,並無遺漏。
    (石明珠和靈姑略一商量,從身上取出一迭薄如蟬翼,形似輕紗的面罩。
    (分給眾人,吩咐蒙在臉上避毒。
    (眾人才往臉上一蒙,便即貼皮粘肉,和生成的一般。
    (石明珠等眾人蒙好,又給紀異蒙上一片,將餘下的藏入懷中。)
石明珠:師妹動手吧。
呂靈姑:(對玉花姊妹道)妳姊妹身藏有蠱,金蛛出來,大為不便。少時見了金蛛不可害怕,有我們在此
    ,決不傷及一根毫髮。不過退身要快,只要我的劍光一經飛起,急速抽身,自無妨礙。
    (玉花姊妹概然應允。)
呂靈姑:(又對花奇道)請抱著他,隔那一堆蠱灰十丈遠近,尋一塊山石坐下。各位有法力的請自行準備
    ,其餘的人則請退往遠處觀看。
    (畢真真、裘元兒、虞南綺、石明珠四人各自準備飛劍法寶,等靈姑一聲招呼,速將劍光飛上前
    (去阻住金蛛,以防萬一傷了玉花姊妹。
    (分配走後,呂靈姑一手持朱盒,一手掐訣,走向紀異身後。
    (命花奇將手放開,頭偏一旁,露出紀異受傷之處。
    (呂靈姑將手一指盒蓋,喝一聲)
呂靈姑:開!
    (蓋略微升起,飛出適才所見渾身碧綠、滿是金點、形似蜘蛛的怪物、大才如拳。
    (一出盒,先在靈姑頭上盤飛了兩轉。
    (呂靈姑口誦咒語,一指紀異的傷處,那金蛛便落在紀異的背上,一口咬定受傷所在,略一吮撮
    (。
    (傷處原本紫腫,墳起如桃,立時消平下去。
    (呂靈姑知道毒已被吸盡,忙嘬口一嘯。
    (金蛛聞聲立即飛起。
    (花奇早有準備,更不怠慢,將口中噙化好的丹藥吐在手中,往紀異傷處一按。
    (接著一縱遁光,抱了紀異便向畢真真等身旁飛去。
    (那金蛛飛起,見呂靈姑手上並未備有牠的食物,再見人已飛走,口裏連連怒聲怪嘯,身子便長
    (大了好幾倍,張牙舞爪,待要往下撲去。
    (  第三六六回 顛仙賜神物 靈姑葬慈父以出山  冥聖戀春風 紅蓮出污泥而不染
    (呂靈姑早取出一根精光射目的紅針指著金蛛喝道)
呂靈姑:前面那一堆,不是你的犒勞麼?再向我發威,看我用火靈針刺你。
    (玉花姊妹聞言,忙將禁法一撤,那金蛛逕隨呂靈姑手指之處飛去。
    (禁法撤後,那堆蠱灰靠前的一面,被風一吹,剛剛有些蕩漾散動。
    (恰值金蛛飛到,相隔十丈以外,便即停飛不動,只把血紅怪口一張,箭也似噴射出數十道綠氣
    (,將那堆蠱灰罩住。
    (只數十道綠氣,化成一條筆直斜長的濃煙,裹住那五顏六色發光的灰星。
    (像雨雪一般,往怪物口裏吸去,轉眼淨盡。
    (玉花姊妹知道這東西是蠱的剋星,厲害無比,再一親見這等兇惡之狀,益發有些膽怯。
    (那金蛛一口氣將蠱灰吸完,意猶未足,一聲怪嘯,便朝玉花姊妹當頭撲去。
    (玉花姊妹剛待逃命,呂靈姑早將劍光發出追來,眾人的劍光也相繼飛起,阻住金蛛去路。
    (玉花姊妹驚魂乍定,耳聽呂靈姑大喝道)
呂靈姑:喂不飽的孽畜,難道今日你還不足意麼?
    (說著,將手中火靈針一揚,針尖上便射出千百點火星,將金蛛裹住。
    (嚇得金蛛連聲怪叫,電也似往呂靈姑手中朱盒飛來。
    (呂靈姑連忙收針,將朱盒一舉,盒蓋微微升起。
    (呂靈姑等那金蛛飛入盒中,才行合攏朱盒,上前與眾人相見。
    (畢真真不意遭此挫敗,來救的人又是虞南綺舊交,老大不是意思。
    (虞南綺也未做理會,大家一同相率進屋落座。
    (大患已平,紀光從此可以高枕無憂,自是欣慰。
    (眾人落座之後,玉花、榴花忽然雙雙走來,朝著石明珠、呂靈姑、畢真真、虞南綺等跪下,含
    (淚說道)
玉 花:弟子幼喪父母,受人欺凌,一時氣忿,投入旁門。雖然不曾居心為惡,卻已造孽不少。此番自投
    羅網,多蒙諸位大仙不殺,又加護衛,才得免死,恩同再造。只是師娘和一干同門無一倖免,各
    地養蠱之人甚多,知道此事,必要為仇。務懇格外施恩,准許弟子等拜在諸位仙姑門下。
    (說罷,痛哭起來。)
石明珠:妳姊妹兩個起來,我有話說。
玉 花:如若仙姑不允,我二人寧死在當場。
石明珠:南疆百十種土人,養蠱之人甚多,惟有因勢利導,乃為上策。適才見妳二人資質心地均屬不惡,
    意欲令妳姊妹繼汝師娘,為南疆百蠱掌教之主。
玉 花:諸位仙姑不肯收錄,弟子等自知愚昧,想是無此仙緣,但何敢再三瑣煩。但煉蠱之人勝過弟子等
    的有四五個,我等縱有此心,卻無此力。
石明珠:你們只要好自修為,我等當從旁隨時相助,料無妨礙。
玉 花:同門中最厲害的,名叫火蜈蚣龍駒子。因奉師娘之命,領了七個道法高強的同門。用師娘新煉成
    的鐵翅蜈蚣神蠱和四十九條天蠶蠱,前往竹龍山桐鳳嶺,去尋無名釣叟的晦氣了。
呂靈姑:(接口問道)妳說那個龍駒子,可是一個頭大頸胖、面赤如火、髮似朱砂、身背黑竹筒的矮子麼
    ?
榴 花:正是此人,仙姑怎得相遇?
呂靈姑:(微笑道)不但他一個,他還帶有五高兩矮。身背竹簍,手執火焰長叉,形容醜怪的七個赤足土
    著同黨,俱都死在我火靈針下了。
紀 異:(忙搶問道)照此說來,妳定是從桐鳳嶺來的了,但不知無名仙師可被惡蠱所傷了麼?
呂靈姑:我們如不打桐鳳嶺來,還不知你們在此有難呢。如今八惡伏誅,玉花姊妹繼為教主,決無人敢為
    難,多慮則甚?
石明珠:你二人且先回去,安撫眾心,有事不妨來此。
    (玉花姊妹聞言大喜,感激自不必說。
    (忙在地下朝上叩了幾個頭,匆匆起身而去。)
    
    
2**時間:接上 地點:院中
    (大家說起來,又都有些師門淵源,雖是初見,頗為投契。
    (紀光祖孫又去備辦了極豐盛的酒食,出來款待。
    (這時又當圓月初上之際,碧空雲淨,湖水波澄,比起前昨兩晚月色還要皎潔清明。
    (眾人圍坐在湖岸磐石旁邊,對月飛筋,越說越高興。
    (虞南綺又是喜事好問,大家談來談去,漸漸談到呂靈姑的身世。)
    
    
3**時間:先前 地點:莽蒼山
    (呂靈姑年方十五,與父親呂偉隱居在莽蒼山陽。
    (莽蒼山綿延數百公里,高寒荒涼,除了這一帶是個狹谷,山勢低緩,氣候宜人外。
    (其餘不是野獸群集,就是毒瘴遍地,往往數百里不見一人。
    (這日呂偉偶感風寒,竟一病不起。
    (一個孤單無助的弱女,面對空山窟洞,一時之間慌了手腳。
    (只急得呂靈姑呼天搶地,搗土為香,向上蒼叩頭禱求不止。)
    
    
4**時間:接上 地點:金鞭崖
    (矮叟朱梅心血來潮,掐指一算,已知究裏。
    (便以飛劍傳書,請顛仙加以援手。)
    
    
5**時間:接上 地點:莽蒼山
    (顛仙為了考驗呂靈姑,便寫就一頁仙柬,指示靈姑於葬父後,速來元江大熊嶺苦竹庵拜師。
    (並將自己所用的飛刀和一枚火靈針盛在一玉匣中,連同仙柬,夤夜放在呂靈姑身旁。
    (呂靈姑醒來,見了玉匣仙柬,先是大驚失色,待至看完仙柬,又不禁悲喜交集。
    (再看視身旁父親,肢體已涼,氣息全無。
    (痛哭之餘,好在那飛刀神異,輕輕鬆鬆,就在地上挖了個坑,將父親埋了。
    (仙柬寫得明白,呂靈姑按圖索驥,直奔元江大熊嶺而來。
    (顛仙的飛刀,出手便是一道耀目的白光,無堅不摧,而且可以脫手飛出,收發如意。
    (呂靈姑知是仙術,自是膽識大壯。
    (元江源自橫斷山脈,經哀牢山,下游與紅河相匯。
    (兩岸山峻水秀,叢巒如翠,洞窟鱗比。
    (呂靈姑隨父遨遊,見識頗豐,雖是稚齡,一則有仙師垂青,二則有仙劍隨身,哪知利害。
    (一路上恨不得找個妖物怪獸,效法父親的俠勇,一試身手。)
    
    
6**時間:接上 地點:山洞
    (正走在一處羊腸小徑,猛聞一聲慘叫,呂靈姑一驚,立時寶刀出匣,向前掩去。
    (在一株纓絡珠垂的大樹後,有一斷崖,崖上有一山洞。
    (洞門口站立一個女尼,正手指一股黑氣,向洞中射去。
    (呂靈姑連忙攀上斷崖,一指飛刀,精光閃閃,大喝一聲)
呂靈姑:何方妖孽!還不住手!
    (那女尼非常識貨,知是正教飛刀,連忙閃身一旁,急呼道)
焦彩蓉:道友請勿誤會,賤婢是白髮龍女崔五姑的記名弟子焦彩蓉,在此修煉。
    (呂靈姑一聽,也不知白髮龍女是何方神聖,但又不便多問,便道)
呂靈姑:既然如此,怎會害人?
焦彩蓉:(忙指向法台道)我雖拜師,尚未正式入門,但這法台卻是仙師所設,道友不妨查看。
    (呂靈姑見了,也不明究竟,又見地上跪著一人,又問)
呂靈姑:他又是何人?
焦彩蓉:(嘆道)說來話長,實是一言難盡。
    (呂靈姑收了飛刀,故作大人狀,便道)
呂靈姑:那就長話短說罷。
    
    
7**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焦彩蓉之言化為影像)我出身名門宦裔,俗家姓焦名彩蓉。
    因是庶出,父親死在雲南大黎府任上。嫡室悍妒刁惡,運柩回籍時,用計將我母女二人遺棄,流
    落大黎。生母貧病交加,不到兩年,活活急死。
    時我年僅十一歲,經鄰友相助,葬母之後,孤苦無依。仗著聰明,學得一手女紅。
    
    
8**時間:以前 地點:鄉間
    (這日正值清明,焦彩蓉弄好了紙錢麥飯,隨著祭伴去往母墓祭掃。
    (到了墓前,想起生父在日服用奢侈,何等珍愛。
    (如今流落至此,眼看年事漸長,前途茫茫,何日是個了局?
    (越想越傷心,不由放聲號叫,哭暈在地。
    (那墳地極僻靜,一個隨便搭伴的窮家女孩子,誰也沒有留意。
    (各人祭完早都回去,竟把她落下。
    (等她哭醒轉來一看,紙灰零亂,殘霞將殘。
    (她心中一驚,連忙趕向高坡往下一看,四野空曠,晚景荒寥,哪還有個人跡。
    (地既僻遠,天復昏暮,自己又不認歸路,如何回去?
    (天色愈晚,又當下弦,沒有月光,山野之間,到處暗沉沉的。
    (孤鹿奔竄,怪烏飛撲,嗚聲嘯嘯,入耳淒厲。
    (一個孤苦無依的弱女,處在這等淒涼悲苦,陰森怖人的境地,怎不魄悸魂驚,心膽皆裂。)
    
    
9**時間:夜 地點:同上
    (入夜以後,光景越發黑暗,走石飛沙,聲如潮湧。
    (緊隨著狐鹿吼叫,一條條大小黑影徑由身側竄過。
    (焦彩蓉偷眼往側一看,前面幾幢大影搖搖晃晃,若遠若近,似要走來,恍如鬼物將至。
    (嚇得連忙止住悲泣,緊緊抱住墳頭,不住低聲默祝娘快保佑,哪裡還敢出口大氣。
    (待了一陣,無甚動靜,二次偷眼一看,繁星滿天,風也漸住,才看出適才所見乃是幾個樹樁。
    (心情稍定,又勾起悲懷,哀哀哭訴起來。
    (焦彩蓉哭有個把時辰,微聞身側又似笑又似哭地歎息了一聲。
    (扭頭一看,彷彿有灰白色的人影站在身旁。
    (淚眼模糊,又當悲憤傷心之際,死生已置度外。
    (不似起初膽怯,只當又是鳥鳴樹影,沒再細看,仍自悲哭不止。
    (又哭了一會,猛聽身側有人說道)
徐 完:不要傷心,隨我享福去吧。
    (焦彩蓉驟出不意,倒被嚇了一跳。
    (忙拭淚看時,那人一身白衣道裝,星光之下看不清面目,想是在旁窺伺已久。
    (起初哭得緊時,還不覺得異樣。
    (這一轉臉對面,不知怎的,只覺冷氣侵人,周身毛根直立,由不得害怕起來。
    (那道人看出她害怕,介面說道)
徐 完:小姑娘,不要害怕。妳的心事,我已盡知。只要肯隨我去,包妳無窮受用,還幫妳報仇雪恨,多
    好。
    (焦彩蓉一聽,道人要她隨行,知道就是人,也非善良之輩。)
焦彩蓉:(驚顫)我不……
    (道人怪笑一聲,袍袖展處,一陣陰風,身子似被道人抱住,騰空而起。
    (焦彩蓉知道遇怪,連急帶怕,又復暈死。)
    
    
10**時間:後來 地點:宮殿
    (待焦彩蓉醒來一看,是一所極華麗的宮殿以內,適見道人居中正坐,兩旁侍立著幾十個男女。
     
    (除女的多半美貌年輕外,大都奇形怪狀,面目獰惡。
    (裝束也不一樣,僧道俗家都有,每人兩鬢下都垂著一縷白穗紙條。
    (行動往來若沉若浮,腳都離地,不類生人。
    (焦彩蓉心方畏悸,道人已命人將她喚至座前跪下,問道)
徐 完:此乃地仙宮闕,我便是此間教主。我帶你回來,收為弟子。如若倔強,我就取妳生魂祭煉法寶,
    受盡折磨,永世不得超生了。
    (焦彩蓉這時方看清楚道人面如陳屍,又瘦又白,不見一點血色。
    (兩目碧綠,開合之間凶芒外射,令人望而生畏。
    (宮殿像是在山洞以內,甚是高大,陳設佈置窮極富麗。
    (可是滿殿碧光,一派陰森氣象,若在鬼域,明知已落在鬼怪手裏,知道逞強不得。
    (焦彩蓉把心神略定,假意喜拜在地道)
焦彩蓉:弟子孤苦無依,多蒙仙師憐愛,收為弟子,哪有不願之理?
    (道人聞言,鬼臉上立現喜容,便命行了拜師之禮,與諸同門一一禮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