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三年後 地點:紀宅
    (裘元兒、虞南綺聽了紀光以上的講述,方知就裏。
    (紀異匆匆寫了一個紙條,到院中用手一招,四燕便即飛落。
    (將紙條綁在大白爪上,悄聲說道)
紀 異:你們快往雪山,去把我兩個姊姊接了回來。快去!
    (說罷,眼看四燕衝霄飛起,方行回屋。
    (過了一陣,裘元兒忽然覺得心裏有些煩惡,因為不甚厲害,並未向眾人說起。
    (約有半個時辰過去,方覺好些。
    (過不多時,又犯,並且較前略微加重。)
裘元兒:(問虞南綺)我心裡有些煩惡,你呢?
虞南綺:我也一樣,只是還能忍受。
    (紀光聞言,仔細看了二人的脈象道)
紀 光:好一個狠毒的丫頭,想是看出二位不是尋常之人,連她本命的惡蠱都施展出來了。幸而二位是仙
    人門下高徒,根基深厚,又服了靈丹,所以還不十分難耐;若換常人,早已腹痛欲裂了。
虞南綺:這樣嚴重?
紀 光:蠱毒業已深入二位腹內,她那裏行法一次,二位這裏便要難受一回。除非向她降伏,甘為奴僕,
    否則永無休歇。
裘元兒:太可惡了,南姊,我們找她算帳去!
紀 光:那蠱毒與她心靈相通,二位這裏能否忍受,她那裏已知大概。現在子時已過,如不驅遣惡蠱前來
    ,必然另有陰謀。
虞南綺:我等怎能坐以待斃?
紀 光:這圍著沙洲十丈方圓以內,早經我布下奇門遁法。真的要去,也等到了天明,我將新藥製成,將
    二位所中蠱毒化盡,再去不遲。
    (裘元兒、虞南綺聞言,只得作罷。
    (紀異忽想起近日忙著迎客,還忘了給銀燕鹽吃,匆匆和二人一說,捧了一大包粗鹽粒便跑出去
    (。
    (裘元兒、虞南綺對於那些銀燕,原本一見就愛。)
    
    
2**時間:接上 地點:湖上
    (紀異奔出,室外那些嘉木繁枝上面,滿都是白羽仙禽棲止。
    (紀異一出去,剛抓起一把雪白的鹽粒往上一灑,那些千百成群的銀燕聲如笙簧,齊聲鳴嘯,紛
    (紛飛翔起來,就在空中盤旋啄食。
    (落光之下,紅星閃閃,銀羽翻飛。
    (樹頭碧蔭,如綠波起狀,分外顯得夜色幽清,景物奇麗,令人目快心怡。
    (這時雲淨天空,月輪高掛,光輝皎潔,照得對岸山石林木清澈如畫。
    (有兩道紅線長約數尺,一前一後,像火蛇一般。
    (正從山口那一面蜿蜒飛來,似要越湖而過,業已飛達湖面之上。)
    
    
3**時間:接上 地點:紀宅
    (裘元兒一見,大叫)
裘元兒:南姊,那是什麼?
    (虞南綺看了看,道)
虞南綺:這定是山女蠱法,我們還不將她除了?
    (裘元兒、虞南綺剛要動手,紀光攔道)
紀 光:此乃玉花姊妹真靈,二位且慢。近沙洲處已下埋伏,她未必能到跟前,等到事真不濟,動手不遲
    。且留著她與二位看個奇景。
    (裘元兒、虞南綺依言,暫行住手。)
    
    
4**時間:接上 地點:湖上
    (自從這兩道紅線發現,千百銀燕齊回樹上,立時萬噪俱息。
    (紀異也被紀光喚進屋來,手握寶劍,準備迎敵。
    (除了湖面上千頃碧波被山風吹動,閃起萬片金鱗,微有汨汨之聲外,四下裏都是靜蕩蕩的。
    (眼看那兩條紅線飛近沙洲,約有十丈遠近,先似被什麼東西阻住,不得近前。
    (一會又聽發出兩聲極慘厲的慘嘯,在空中一陣急掣亂動。
    (眨眼工夫,由少而多,分化成了四五十道,俱是一般長短粗細,紛紛往沙洲這一面分頭亂鑽,
    (只是鑽不進來。
    (那近沙洲的湖面上變幻了無數紅影,其線上下飛舞,果然好看已極。)
    
    
5**時間:稍後 地點:紀宅
    (約有半盞茶時,紀光笑對裘元兒等三人道)
紀 光:我起初看她姊妹身世可憐,只打算使其知難而退,她們卻執意和我拼命。且容她入伏,取笑一回
    。
    (說罷,回手將架上一個滿注清水的木盆微微轉動了一下,取下了一根木針,轉手又復插上。)
    
    
    
6**時間:接上 地點:湖上
    (那數十條紅線果又近前數丈,仍是飛舞盤旋,不得上岸。
    (只不過這次與先前不同,彷彿暗中有了門戶道路阻隔一般,不容混淆,只管在那裏穿梭般迴圈
    (交織,毫不休歇。
    (過了一會,惡蠱好似知道上當,發起急來,兩種怪嘯,一遞一聲,哀鳴了一陣。
    (不知怎的一來,又由分而合,變為兩條,益發竄逐不休。)
    
    
7**時間:接上 地點:紀宅
    (大家正看得有趣,忽聽身後一聲炸響。
    (紀光連忙回身,架上木盆正在晃動,盆沿一物裂斷墜地,不由嚇了一跳,忙即掐訣行法整理。
    ()
    
    
8**時間:接上 地點:湖上
    (同時湖面上也轟的一聲,一根水柱平空湧起百十丈高下,立時狂風大作,駭浪橫飛。
    (就在這風起濤飛之中,那兩條紅線竟然衝破埋伏,往空中飛去。)
    
    
9**時間:接上 地點:紀宅
    (虞南綺回身看時,紀光已將木盆上面放置的禁物擺好,然後一一取下,這才放了點心。
    (再看裘元兒因見敵人逃走,業將劍光放出追去。
    (誰知那紅線來時不快,去時卻速,只在空中略一掣動,便即隱去。
    (裘元兒只得將劍光收轉。
    (紀光出乎意外,變起倉猝,雖然仗著傳授高明,應變沉穩。
    (對方當時尚無傷人之心,沒有發生禍害,這一驚也是非同小可,口裏只稱)
紀 光:好險!
裘元兒:(尚不明就裏)惡蠱無非逃走,沒有擒著罷了,有什麼險?
虞南綺:(笑道)紀老先生所施埋伏乃是玄門秘傳太虛遁法,適才敵人已然走入休門,眼看成擒在即,忽
    然來了他一個厲害黨羽。差點破了法,立時湖水倒灌,這座沙洲怕不崩塌淹沒。
紀 光:我還是焚香求救的好。
虞南綺:(攔道)少時她如來犯,我等抵禦不住,求救不遲。
    (紀光明知破法之人,除玉花姊妹的師父天蠶仙娘外,沒有別個。
    (心中憂急,想將無名釣叟請來,好早為防禦。
    (聞言雖不知虞南綺、裘元兒二人深淺,但是不好不依,只得停手。)
紀 光:玉花姊妹的師父天蠶仙娘,號稱南疆蠱仙,厲害無比。
虞南綺:老先生放心,就讓我們見識見識蟲仙吧!
    
    
10**時間:晨 地點:同上
    (好些時過去,東方有了魚肚色,並無動靜。)
紀 異:外公,我看他們不敢來了。天已快亮,等我去往後岸洞內,將菌毒涎取來,和上藥,與裘叔叔去
    了蠱毒吧。
紀 光:(搖頭道)仙娘來時多是黎明後和黃昏以前,你且將菌涎取來,治了蠱毒,再打主意。
    (紀異取了一個玉匙,提劍自去。
    (紀光先取出兩丸丹藥,請虞南綺、裘元兒二人服下。
    (一會紀異取來菌涎,紀光從藥鍋中取了些膏子,抹在布上,剪成四張圓的,請二人貼在前胸和
    (尾脊之上。
    (吩咐盤膝坐定,不要動轉。
    (這時虞南綺、裘元兒剛覺腹痛煩惡漸漸發作,比起先前還要厲害一些。)
裘元兒:貼了膏藥以後,心腹脊骨等處麻癢,甚是難耐。
紀 光:務請忍耐片時,便可化毒除根了。
    (虞南綺、裘元兒只得強忍。)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