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岡上
    (虞南綺情知不是易與,不由吃了一驚。
    (忙暗中準備,決定和他先禮後兵。)
虞南綺:(便問道)請問道長,可曾見有一個青衣少年到這裏來過麼?
    (怪叟先仔細端詳了虞南綺一陣,然後怪聲怪氣地答道)
怪 叟:你是那胡蠻子的妹子麼?我昨日指點了他的明路,又借法寶與他,往蛇王寺去盜那大人的一塊玉
    石和一面萬年金蛛結成的金絲網。他卻一去不來,不知何故?
    (說罷,不住獰笑,大有得而甘心之意。
    (虞南綺聞言,知他把自己錯當作了昨晚盜玉妖賊的妹子,正好將機就計,便答道)
虞南綺:你說那玉中奇書,可是兩塊寸許厚的碧玉,上有四個朱文古篆的麼?
    (怪叟聞言,驚訝道)
怪 叟:那藏書玉石,經過仙法封鎖,非仙家干莫至寶,不能開取。他那口劍,無非頑鐵煉成,怎得取出
    ?
    (虞南綺心念裘元兒下落,忙又搶回道)
虞南綺:這且不說,我只問你,昨日他走之後,直到今日,可有別人來過?
怪 叟:(怒道)如今玉、網既都被他得去,必然欺我暫時不能離開。你來了正可代他為質,那網還不打
    緊,那玉中奇書如不送來與我一看,你也休想回去。
    (說罷,嘴皮亂動,似在行法。)
虞南綺:(大喝道)不知死活的鬼老頭,哪個是那妖賊妹子?他昨晚盜玉,已為我飛劍所斬。快把那玉中
    奇書與蛛網的來歷用處說將出來,饒你不死。
    (言還未了,肩搖處,劍光直朝怪叟飛去。
    (那一見,大吃一驚,忙停了念咒,手一指,先飛起一團黃光將劍光擋住。)
怪 叟:(口中喝道)那女子且慢動手,如惹翻了我,休想活命。那兩塊玉石既到你手,如能與我一看,
    不但解了我的大難,還助你得一部仙家奇書,豈非兩全其美,彼此有益麼?
    (覺著這怪叟所發黃光頗有力量,便減了一半勇氣。)
虞南綺:我有一位道友,劍斬妖賊後,無心把玉石斬斷。因不知它的來歷,隨後揣入他法寶囊內。今早他
    獨自出遊,便沒回轉。你既居此多年,想必知道這裏還有什麼旁門左道。
    (這時怪叟也將黃光收去,聞言答道)
怪 叟:你哪知我的來歷?適才見你頗似旁門中人,又錯把你當作胡蠻的妹子。後來見你放出來的劍光,
    卻是嵩山二老中朱矮子的傳授。我的姓名遭遇,異日如見朱矮子,你提起此事,他自會對你說。
    
虞南綺:既是前輩,尚請指示我同伴的下落。
怪 叟:你那同伴必是誤走惡鬼峽,被胡三蛾用迷神法術困住,她非你敵手,但下手要快,事畢急速來此
    ,將兩塊碧玉交我,我便代你將玉中奇書取出,只看一眼,仍然還你。
虞南綺:看前輩法力高強,為什麼要假手他人呢?
怪 叟:我受了師門法術禁閉,在此受罪多年,只有合沙道長這兩部奇書有解。來否在你,快去救人,休
    被淫魔毀了真光,悔之晚矣。
    (虞南綺聞言,將信將疑。
    (因為這說裘元兒正在危境,不禁心慌,匆匆問明路徑,說了一聲)
虞南綺:果如道長之言,必不違命。
    (便自起身,照他所說方向往惡鬼峽飛去。)
    
    
2**時間:接上 地點:惡鬼峽
    (劍光迅速,頃刻之間,便即到達。
    (一看,那惡鬼峽藏在兩座崇山之間,四外都是高崖峻壁圍著,又有藤莽封蔽,終年不見天日。
     
    (地勢卑濕,到處都是毒嵐惡瘴、彩霧蒸鬱、映日生輝。
    (崖壁叢草之間,蟲蛇亂竄,見人昂首追噬。
    (果是個極險惡的所在。
    (有一處空隙,直下千尋,峽底雖然陰晦森森,地面卻大,到處滿長著極鮮豔的花卉。
    (因為到處山崖都由下往上收攏,許多大小瀑布俱是憑空直落,又沒有風吹動,宛如數十根晶柱
    (銀條筆直下垂。
    (虞南綺一路留神搜索前進,眼看峽徑將完,除形勢險惡陰晦外,並無人跡。
    (正在焦急,忽見盡頭處似有天光斜照。
    (探頭一看,上面好似一個大有畝許的天窗,四周圓壁上滿生著藤蘿異卉。
    (翠葉丹莖、交相盤結、紫花朱實、累累下垂。
    (那形勢也是越往下越顯寬大,地底比所行峽徑還要深下百餘丈。
    (因怪叟曾說,人如被困,必被淫女胡三娥深藏在千尋谷底。
    (虞南綺細看谷底前左右三面,水石花樹,盡有奇景,人仍未見一個。
    (因腳下一面有藤蔓遮住,看不甚清,對面無可著足,自己業已深入,索性飛身下去,看個仔細
    (。
    (下時因三面景色俱已看過,只剩腳底下這一面,便照這面飛落。)
    
    
3**時間:接上 地點:谷底
    (  第三五○回 天火勾動地火 火山爆發 人慾難遏性慾 慾望招禍
    (離底還有一半,剛剛去了藤蔓遮蔽,便看出下面一片燦如雲錦的花樹林中有人影閃動。
    (那地方已離天窗老遠,天光照不下去,也不知哪裏來的光亮,竟比上面光明得多。
    (再降下十餘丈,看得越真。
    (人影竟是個美女,雪膚花貌,掩映生輝,坐在一株繁花盛開的大樹下石榻上面。
    (她身側有兩個壯男正在指著前面,媚聲媚氣說話。
    (再定睛往他所指之處一看,不禁大吃一驚,更不尋思,將劍光往下一沉,急如流星,往下飛去
    (。
    (原來虞南綺所見之處,乃是一片花林中的空地。
    (一團彩霧,千絲萬線裹住一人,隱隱見有兩道光華閃動,認出是裘元兒的聚螢、鑄雪兩口仙劍
    (,知定是元兒被困在內。
    (胡三娥困住裘元兒,用盡方法,裘元兒只是不肯投降。
    (胡三娥一時性起,剛要另施邪法取裘元兒性命,奪那兩口寶劍,正在全神貫注前面,準備下手
    (之際。
    (虞南綺駕著一道青光,有如閃電一般,從空中直朝自己坐處飛來。
    (一聲慘叫,青光過處,內中一個最心愛的面首業已身首異處。
    (胡三娥方在悲痛憤恨,那青光更不稍停,只一轉,又朝自己飛來。
    (胡三娥看出那女子所用劍光與適才被困少男同一家數,而且一見面就動手,知是同黨。
    (又加心愛的人身遭慘死,不由恨怒交集,把牙一錯。
    (先從身繫紫囊內取出一物,直朝對面打去。
    (虞南綺記著怪叟之言,知胡三娥妖法厲害,本想出其不意將她殺死。
    (不想敵人甚是機警,一聞破空之聲,連頭也未敢抬,逕直縱避開去。
    (只劍光掃處,殺死了一個無用的臭男子。
    (擒賊擒王,也懶得再殺那一個。
    (這時胡三娥將手一揚,飛起一團粉紅色的光華,將虞南綺飛劍敵住。
    (同時回手身後,去掏取寶物。
    (虞南綺知她邪法異寶甚多,裘元兒業已被困,一個閃失兩人便要同歸於盡。
    (因此不敢怠慢,忙把身佩葫蘆取在手裏,揭開頂蓋,將葫蘆口朝外一甩。
    (青紅紫橙黃綠藍七色混合的數十個透明的彩彈,各帶著許多縷彩絲飛將出來,直朝胡三娥打去
    (。
    (數十道彩煙夾著彩彈,疾如星飛打到。
    (胡三蛾取出一面寶幡,百忙中便舉幡連展,立時黑霧騰湧。
    (誰知虞南綺葫蘆中彩彈乃聚太陽真火煉成,不怕邪汙。
    (說時遲,那時快,那數十個彩彈挨著黑煙,立時叭叭連聲,紛紛爆散開來。
    (接著轟的一聲,化成一團畝許大小的火雲,將胡三娥全身罩住。
    (胡三娥看出不妙,想要脫身,已是不能。
    (那柄幡早已燒掉,先放出去的一柄飛劍也被南綺劍光絞斷。
    (胡三蛾本人雖然運用玄功拼命支持,當時沒被火燒死,身上已被火烤傷了許多處。
    (再遲片刻,便要化為灰塵。
    (胡三娥明知這峽谷底下與別處不同,儘是地火窟穴。
    (因為危機已迫,萬般無奈,只得用旁門地行遁法,往下鑽去。
    (虞南綺眼見火雲中胡三娥忽化一道黑煙,往地下鑽去,知她衝不出火層,想用地行道法脫生。
     
    (立刻將手一指,那團火雲得縫便入,也跟著胡三娥的黑影往地下鑽去。
    (虞南綺雖然追敵情切,卻沒忘了裘元兒,早飛向裘元兒被困之所。
    (她也想不出什麼破法,先用飛劍去破那包圍裘元兒的五色氛層,卻衝不進去。
    (想起適才敵人放出來的黑煙一遇火便化成淡煙消散,何不試它一試?
    (便將手一指前面,將追敵的火雲分出一股,飛向五色氛層之中。
    (神火果然見效,火一到,便聞見一股奇腥之氣,嘶的一聲燃燒起來。
    (接著一道光華閃過,裘元兒連人帶劍飛將出來。
    (正在四下觀望,忽聽地層隆隆之聲四起,四外山崖地面都似有點動搖。)
裘元兒:南姊,這地要震了,莫又是那鬼丫頭鬧什麼虛玄吧?
    (虞南綺側耳微一靜聽,這時地下轟隆之聲越大。
    (這才想起所放真火有許多顧忌,不宜在峽谷深處發放,如將地火勾動,一發不可收拾。
    (環顧四處形勢,忙喊)
虞南綺:元弟快先逃上去,待我來收那火。
    (裘元兒剛在張惶欲起,南綺已聽出地下有了炸音,忙把葫蘆口朝下,手掐收訣,準備將火收回
    (。
    (誰知這峽谷底下本是千萬年前一座火山的出口,地下潛蓄的火勢甚是強烈。
    (這次追敵心切,深入地底,那太陽真火已將地火勾動,連成一片。
    (本在地下磅礡排蕩,就要噴湧而出。
    (一股火雲剛從地面上升起,緊接著紅雲後面又夾著一股青煙,粗約數尺,冒將起來。
    (虞南綺一見那煙,益發知道不妙,忙駕遁光,往天窗上面穿去。
    (身剛飛近天窗,猛聽震天價一聲巨響,山鳴谷嘯,震耳欲聾。
    (昏眩中剛覺著身上奇熱,手上似被什麼東西扯住,連身下墜。
    (猛地虎口一痛,手中葫蘆再也把握不住,直往下面墜去。
    (這才身子一輕,急不暇擇,往上飛去。)
    
    
4**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身剛出口,那座天窗四周的危岩已經震塌下來。
    (且喜裘元兒事先聞警,早已逃出,在空中相候。)
    
    
5**時間:接上 地點:火山地
    (下面岩石紛紛崩炸,陷成許多穴口。
    (數十股烈焰大小不一,從穴中騰騰勃勃,衝霄直上。
    (山石爆烈之音,響成一片。
    (在烈火下,都被燒成溶液,往低處滾流下去。
    (頃刻之間,數十個大穴經強烈火勢震燒之後,紛紛坍塌。
    (地上草木在鍛燒後,化成一股粗約數十丈,高齊天半的衝天火柱。
    (滿天空都是紅雲彌漫,黑煙飛揚,火勢越發強大。
    (地底更轟隆不休,全山都有震動之勢。)
虞南綺:阿莽兄妹尚在蛇王廟中,我們快去搭救。
    (二人彼此一打招呼,便往蛇王廟飛去。)
    
    
6**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彌天紅焰中似見有兩三道黃光從斜刺裏往惡鬼峽火地裏飛去。
    (忽聽頭上隱隱有破空之聲,抬頭一看,一道青光其長經天,高出二人頭上約數十百丈。
    (那光帶著慧星般的芒尾,星飛電駛,正從空中橫越過去,甚是迅速。
    (二人俱以為是本山隱居的異人,因為火山炸裂,存不住身,不是趕去救援,便是覓地遷居。)
    
    
    
7**時間:接上 地點:廟後殿
    (虞南綺、裘元兒二人飛身後殿一看,石榻依然,哪裏還有阿莽兄妹蹤跡。
    (心中驚訝,四外細尋,並無絲毫可疑之兆。
    (大鐵鍋中還煮著大半鍋米飯,蒸有睫臘,殿中絲毫不現零亂痕跡。
    (虞南綺、裘元兒二人先以為是勝男見火起地震,恐怕波及,扶了阿莽覓地躲藏。
    (四處飛身尋找不見,只得回到殿中石榻上坐定等候。)
    
    
8**時間:先前 地點:空中
    (虞南綺、裘元兒二人互談經過,裘元兒果是把阿莽之言記在心裏。
    (因見虞南綺心愛那玉,想去尋見那怪叟,問個就裏。
    (誰知照阿莽所說的方向路徑,並未尋到。
    (正要改道尋覓,忽見遠遠飛來一道粉紅色的光華,直向身側裏許的山坳之中落下。
    (一時動了好奇之念,飛身過去一看,粉紅光華已是不見。
    (細看山坳裏還隱著一條夾縫,藤蔓糾結。
    (從空隙裏望下去,綠森森望不到底。
    (裘元兒正在遲疑欲下,鼻中聞見一股異香吹來,接著便聽身後有人哧的笑了一聲。
    (回頭一看,面前站定一個容色甚是妖豔,媚眼流波,含笑說道)
胡三娥:這裏慣出豺狼虎豹,毒蛇怪蟒,你年紀輕輕的,跑到這裏來作甚麼?
    (見那女子神情舉止蕩逸飛揚,穿著又那般華麗,估量不是個好人家女子。)
裘元兒:(便正色答道)我在此閒遊,關你什事?快些住嘴,免得自討無趣。
胡三娥:我好心好意問你,你卻出口傷人。什麼叫不關我事?我名胡三娥,這底下惡鬼峽便是我家。你賊
    頭賊腦在此窺探,意欲何為?
    (說完抿口微笑,似喜還嗔地又遞了一個媚眼。
    (見聞本淺,先並未想到別的,及聞女子道出「惡鬼峽」三字,不由心中一動。)
裘元兒:(喝道)你到底是什麼妖邪?快快說出實話,饒你不死;否則,小爺飛劍定要取你狗命了。
胡三娥:(怒道)瞎眼小賊!你姑娘見你長得伶俐,才和你說話,竟敢放肆,口出不遜。快快跪下,隨我
    一同下去,有你好處;不然,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罷手一揚,便有一道黃光隨手飛起,直取元兒。
    (裘元兒疑心一動,早有防備。
    (一見女子劍光飛來,也將鑄雪、聚螢雙劍先後放出手去。
    (這兩口仙劍,三娥如何能敵得住,才一交接,便覺不支。
    (轉瞬之間,黃光被元兒一青一白兩道光華繞住,只一絞,便成粉碎,化成萬點黃星,映著日光
    (,紛紛墜落如雨。
    (胡三娥見黃光剛一絞碎,早慌不迭地化成粉紅色光華,直往峽谷底下遁去。
    (裘元兒初生犢子不怕虎,大勝之餘,見胡三娥逃走,以為伎倆已窮。
    (既看出是妖邪一流,如何肯捨,便緊跟追蹤下去。)
    
    
9**時間:接上 地點:危崖口
    (裘元兒追了一陣,見前面粉紅光華飛至盡頭,忽然不見。
    (到了一看,危崖四合,僅有一畝許大小的天窗,比起上面峽谷,還要深廣得多。
    (裘元兒知是妖邪的巢穴,仗著膽大,略一端詳,便飛身而下。)
    
    
10**時間:接上 地點:崖下
    (裘元兒見到處都是繁花異卉,水木清華,景物甚是幽麗。
    (正在四處尋覓妖蹤,忽聽前面花林中有男女笑語之聲。
    (飛進林中一看,適才所見妖女業已換了裝束。
    (身上只裹著一領薄如蟬翼的粉紅紗片,坐在花叢中一塊平齊圓滑的大石上面。
    (一個男子,正捧著她一隻腳在那裏捏弄。
    (再襯著石旁的落英繽紛,花光人面,相映生輝,嬌滴滴越顯妖豔。
    (胡三娥見飛進林來,絲毫也沒做理會,反而笑嘻嘻地對那少男說道)
胡三娥:我說的雛兒便是他,你看好麼?
    (裘元兒少不更事,見了這般形狀,一些也沒有戒備,大喝一聲,便將劍光飛出手去。
    (眼看飛到,三娥忽從石上縱起,周身仍是粉紅光華圍繞,往花林深處走進。
    (裘元兒不知是誘敵之計,只管追逐不捨,轉眼工夫,追到一片櫻花林內。)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