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青城山金鞭崖觀門
    (朱梅應乾坤正氣妙一真人之約,前赴峨嵋,眾弟子送至門外。
    (幾隻仙鶴也跟著在空中飛翔,直等朱梅走沒了影子,才行降落。
    (裘元兒因連日一心用功,不曾出門,金鞭崖的景物尚未仔細觀賞。
    (既送朱梅走後,站在崖前往四外一看,遠近群山都在足下。
    (雲煙浩森,大小峰巒被雲包沒,只露出一些角尖,像海中島嶼一般時復隱現。
    (真是波瀾壯闊,變幻無窮。
    (裘元兒當著天風,憑凌絕險,對著眼前奇景獨自出神。)
陶 鈞:聽師父說,才知師弟在夕佳岩絕頂古洞服了靈藥仙草,不但目光看得極遠,還能透視雲霧。今日
    雲霧濃密,你看今日雪山頂上可有什麼異狀麼?
    (裘元兒聞言,往雪山那一面看了看)
裘元兒:前日師父賜小弟上乘超觀妙法,正在練習,尚無何進境。今日雪山那一面雲霧更密,依稀之中見
    一些山巒白影,看不出有何異狀。師兄可看出什麼沒有?
陶 鈞:(笑道)愚兄雖列師門十餘年,如論資質,不及師弟一半,哪能遠視數百里之外?
    (說時,因這數日中,那兩隻大鶴每值有人談話,必在側靜立。
    (牠們偏著長頸看人,好似留神諦聽神氣,便向陶鈞道)
裘元兒:師兄,你看這鶴,每次我們說話,牠們總在旁不走,莫非懂話麼?
陶 鈞:豈但能通人言,這兩個東西壞著呢。
    (說罷,回手就是一掌,正打在內中一隻的頸上。
    (那鶴出其不意,挨了一下,偏頭朝著陶鈞連聲長鳴,振翼低飛,往觀中逃去。
    (嚇得那另外一隻大的也慌不迭地跟了飛逃。
    (裘元兒忙把陶鈞攔住。)
裘元兒:那小的一隻翼下好像有許多紅點。
陶 鈞:牠叫紅兒,曾代妖人守山,翼下面劫砂點子沒有退盡。
裘元兒:後一隻呢?
陶 鈞:叫雪兒,還略老實些。這紅兒最是可惡,專好捉弄人上牠毒當。如非師父喜牠有些靈性,上次我
    差點為牠壞了道基,恨不能用飛劍殺死,才解氣呢。
    (二人儘管問答,紀登只在旁微笑,不發一言,同在崖前閑立了一陣,便都回觀用功。)
    
    
2**時間:接上 地點:觀中
    (裘元兒在觀中一住數月,日夜苦練。
    (鑄雪、聚螢兩口仙劍雖未練到身劍合一,與陶鈞交起手來,指揮運轉,無不如意了。)
    
    
3**時間:某日 地點:
    (這日鶴糧將馨,紀登因那鶴好闖亂子,不敢解除牠們禁法。
    (仍和初收時一般,由牠們自去覓食。)
紀 登:(對陶鈞)你下山去為牠們辦糧吧!
    (陶鈞領命走後,紀登便去殿上扛坐。
    (裘元兒不敢驚動,獨自一人,持了兩口雙劍,去崖前練習劍法。)
    
    
4**時間:接上 地點:崖前
    (忽聽空際鶴鳴,抬頭一看,正是紅兒和雪兒兩個,離頭約有十丈高下,不往飛鳴盤旋,只不離
    (開山頭數里方圓以內。
    (知有師父法術禁制,不能遠走,一時閑中無聊,打算調鶴為戲。
    (裘元兒試把手一招,二鶴居然聯翩飛下,落在面前。
    (裘元兒一高興,便迎上去,撫弄二鶴身上雪羽。
    (二鶴也緊依元兒身側,甚是馴良解人。
    (裘元兒越發喜愛,頓將陶鈞前次囑咐之言忘了個乾乾淨淨。
    (調弄了一陣,忽又想起方、司兩家移居且退谷,計程不過數十里之遙,可惜這鶴不能飛去。
    (再者,自己目前每日要加緊練習飛劍,劍術未成,不能離開此崖。
    (正好用牠傳書,也可借此得一點家中父母的資訊。
    (正在尋思之際,二鶴交頸低鳴了一陣,紅兒忽然振翼飛起。
    (裘元兒以為牠又和適才一般,就在當頂盤旋,誰知紅兒飛沒多高,倏地一束雙翼,直往後山腰
    (深草樹中投去。
    (紅兒才飛去不久,雪兒也跟著飛起,只是不曾下落,僅在紅兒落處的上空不住飛鳴。
    (其音聲悲楚,迥不似先時清越嘹亮。
    (裘元兒自來此間,從未見二鶴往山下面降落,先時並未留意,後來見上下二鶴一遞一聲哀鳴不
    (已。
    (自己目力雖能視遠,偏偏後山一帶叢莽繁茂,遮住目光。
    (只見紅兒身上白羽在草樹叢中撲騰起落,似與什麼野獸之類在那裏爭鬥。
    (雪兒在上空幾次飛鳴下撲,俱是欲前又卻,仿佛有些畏懼之狀。
    (忽見紅兒飛高了些,緊接著草樹叢中躥起一條大蛇。
    (通體紅鱗,並不甚粗,卻甚細長。
    (其下半身還隱在叢樹之中,單這上半身已有兩丈長短,赤信如火,嗖嗖吞吐,看去甚是兇惡。
     
    (等紅兒一飛高,便自退落,一經飛臨切近,重又出現。
    (二鶴只管哀鳴相應,雪兒始終沒有飛落,紅兒也只虛張聲勢,不敢驟然下擊。
    (裘元兒再細往那蛇盤踞之處一看,不由又驚又怒,一縱身便往山下跑去。
    (原來那蛇幾番起落,盤處的草木被躁平,全身現出大半。
    (除上半身不時上躥,與空中紅兒相持外,下半身還纏著一隻比紅兒稍小的仙鶴。
    (那鶴雙翼已被那蛇連身束住,只剩一個頭頸在外,左右亂擺,鳴聲低微,想已去死不遠。
    (那蛇每次回身去咬鶴頸,紅兒便翩然下擊。
    (那蛇見有敵人,只得捨了到口之物,飛身上迎。
    (紅兒好似不敢與牠力敵,又不捨得那危難中的同伴,只是乘隙取鬧,使牠不能如願。
    (這樣又是兩三次過去,惱得那蛇性起,口裏發出吱吱怪聲。
    (等紅兒末次下擊,逕自捨了下半身所纏之鶴,長虹射日般往上飛起。
    (這時裘元兒正好趕到,更不尋思,將手一揚,右手聚螢仙劍飛將出去。
    (青螢螢一道光華過處,那蛇知道飛劍厲害,想逃已是不及,竟然齊腰斬為兩截。
    (下半身墜落叢莽之中,上半身帶起一股血泉,躥出老遠,才行落地。
    (裘元兒解了鶴厄,心中歡喜,以為險些被蛇所纏之鶴,定是本觀所養那只小的。
    (雖然蛇死脫險,不知能否全活,正在可惜,待要奔將過去察看。
    (忽聽空中二鶴連聲交鳴,叢莽中也有了應聲,身子還未近前,那只被束之鶴在地下略一撲騰,
    (已衝霄飛起。
    (飛得又快又高,迥不似曾受重傷神氣。
    (眨眼工夫沒入雲空,不知去向,並未往觀中飛回。)
    
    
5**時間:接上 地點:崖下
    (裘元兒仍未在意,走到死蛇落處一看,那裏草木真是又肥又綠,秀潤欲滴。
    (目光到處,叢莽圍繞中,隱隱似有一個二尺方圓的洞穴,四圍密藤蔭翳,下面隱隱有光。
    (猜是毒蛇窟穴,因護穴藤蔓上有刺,不願下去。
    (回身時節,鼻端微微聞見一股子異香,因為急於回觀,看看飛去的是否觀中那只,也未細察異
    (香來源,便往回走。
    (這時紅兒已然落下,挨近裘元兒,甚是依戀,大有感恩之態。
    (裘元兒走沒幾步,紅兒竟攔在前面,伏下身來,伸出長頸,往裘元兒胯下便鑽。
    (從崖上到崖下山陰一帶雖有陡坡,不似餘下三面儘是千尋峭壁,無可攀援。
    (但是崖危磴險,窄不容足,後山到山腰相去百數十丈,也有幾處極難走的地方。
    (及至斬完了蛇,往回路走,才看出山勢之險。
    (一見紅兒自己伏地,大有願為坐騎之意,不禁心喜。)
裘元兒:(試問道)你見我幫了你的忙,想叫我騎你上去麼?
    (紅兒長鳴了一聲,將頭連點。
    (裘元兒只圖好玩,哪還計及利害,竟然攀著紅兒長頸,坐了上去。
    (果然飛翔甚速,展翼凌空,轉眼之間已過崖頂,直上青冥。)
    
    
6**時間:接上 地點:空中
    (鶴過崖不落,不但不以為異,反當紅兒感恩心切,想讓自己嘗嘗仙家騎鶴空中飛行滋味。
    (加之有師父法術禁制,或許不過在近空高處盤旋罷了。
    (先時一味高興,不疑有他,誰知那鶴一經飛過高空雲層,竟然掉轉頭往西南方面飛去。
    (瞬息數十百里,越走越遠。
    (猛想起陶鈞以前所說,這才著起慌來。
    (裘元兒雖具異質,到底學劍日淺,尚未練到馭劍飛行地步。
    (如果上下數十丈相隔,還可冒險縱身下去。)
    
    
7**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此時天地相隔,何止萬千丈之遙,稍一失足,怕不成為虀粉。
    (自知上了大當,但事已至此,只得兩手緊握鶴的翅根,由牠背著往前飛走。
    (裘元兒有心想問紅兒為何剛解了牠的大圍,反倒恩將仇報,捉弄自己。
    (偏偏雲空高寒,罡風甚勁,劈面直吹。
    (幸是裘元兒,如換旁人,凍也凍死,哪裏張得了口。
    (又想起自己離家別親,受盡千辛萬苦,死裏逃生。
    (好容易仙緣遇合,道法尚未煉成,又遇見這種意外變故。
    (看上去,禍多福少,越想越傷心。
    (裘元兒恨到極處,本不難一劍便將紅兒殺死。
    (無奈自己安危寄在牠的背上,除了打算同歸於盡外,這東西如此狡惡,還要留神牠壞上加壞,
    (得罪不得。
    (只不知師兄明明說牠受了禁制,怎地仍能遠飛?更不解的是,紅兒得奇高,隱約中,山巒都在
    (腳下,細微得難以分辨。
    (裘元兒正在提心吊膽,胡思亂想,紅兒飛行漸緩,忽然在空中盤旋起來。
    (裘元兒低頭往下一看,只見下面雲霧甚密,慧眼透視下去,仿佛是座山谷,樹木花草甚是繁茂
    (。
    (一會,身子已隨鶴背降入雲霧之中,滿身都被包沒,水氣浸在身上冷陰陰的。)
    
    
8**時間:接上 地點:
    (轉眼飛落雲層,下面景物看得越發清晰。
    (只見滿山滿谷都是奇花異草,紅紫相間,五色競秀。
    (恍如錦繡堆成一般,奇麗清幽,平生幾曾見過。
    (眼看離地還有十餘丈光景,忽見前面靠山一片平原的萬花林中,跑出兩大三小五隻梅花鹿來。
     
    (接著又聽鶴鳴,林中又有兩隻鶴朝自己迎飛上來,裘紅兒一見對面兩隻鶴,也跟著長鳴相應。
     
    (裘元兒只顧東張西望,猛覺紅兒兩翼一抖,身子一側,倒翻過來,覺出紅兒似有惡意。
    (裘元兒因為離地已近,下面風景已好,失了防範。
    (萬不料到紅兒有此一著,一個疏神,竟然鬆手,從鶴背上墜了下來。
    (裘元兒不禁大吃一驚,忙一使身法,用了個狂花颭地的招數,飄然落地。
    (身剛站穩,紅兒和那林中飛出來的白鶴振翼飛起,衝霄而去。
    (裘元兒方自憂急,忽聽有人叱道)
虞南綺:何方膽大頑童,竟敢擅入仙山?難道不怕我虞家姊妹的寶劍厲害麼?
    (  第三四三回 無心插柳 金童誤登長春殿 有意成親 玉女質押護身寶
    (裘元兒回首一看,從先前那幾隻梅花鹿後面的花林以內,又跑出一隻半大不大的白鹿。
    (上面坐著十四五的紅衣少女,手持一支玉蕭,背插單劍,腰間還懸著一個金黃色的葫蘆。
    (花光人面,掩映生輝,越顯得秀麗如仙,容華蓋代。
    (裘元兒再聽騎鹿女子責問,益加惶恐)
裘元兒:我名裘元,因在青城騎鶴為戲,不想被牠帶到此間,拋了弟子飛走。
虞南綺:(叱道)你一個凡夫妄入仙山,見了你二公主,還不下跪求命。
裘元兒:望乞仙姊不要見怪,容我少待片時,等坐騎回來,自會走的。
虞南綺:誰是你的仙姊?快快跪下,等我審問,饒你不死。
    (說時,人、鹿已到了元兒面前,那少女睜著一雙剪水雙瞳,滿面嬌嗔,瞪著元兒,逼他跪答。
     
    (先時只因鶴已飛走,仙山難回,心中憂急,並非有什別的畏懼。
    (一聽少女口出不遜,便也生氣答道)
裘元兒:這山又不是你家造出來的,好意尊你一聲仙姊,為何出口傷人?
虞南綺:你還敢強辯?
裘元兒:男兒膝下有黃金,我也不和你計較,我偏在此不走,看你怎樣?
    (說罷,氣得小腮幫子一鼓,將頭往側一偏,裝作不愛答理。
    (暗中卻在準備,以防不測。)
虞南綺:(笑罵道)你這紅眼小賊,竟敢和你公主挺撞!這裏是萬花山長春公主的仙府,你一個無知頑童
    ,俗子凡夫,汙了仙境,還敢大膽胡言。
    (一面說,早縱下白鹿,回手一按身後的劍,一道青光,劍已出手。
    (裘元兒這時已想起時當冬初,全山卻溫煦如春,萬花競放,又有鹿鶴往來,以及少女裝束穿戴
    (,在在不似凡境。
    (少女自稱公主,必有來頭,無奈適才氣忿頭上,話已說滿。
    (對方又是少女,不好意思再和人家說軟話。
    (更因師父朱梅從不服低,自己縱肯退讓,日後傳說出去,豈不弱了師父的名望?
    (及見少女將劍拔出,勢難避免,自己人單勢孤,不知當地虛實,便對少女道)
裘元兒:我在此等鶴飛回便走,苦苦相逼則甚?再說我這兩口仙劍非同小可,要是真個動起手來,那時寶
    劍無眼,將你誤傷,豈不叫你家大人怪我?
虞南綺:紅眼小賊,贏得我,連這山都送與了你,再不拔劍,你姑娘便動手了。
    (裘元兒見少女無可理喻,不禁氣往上撞,將手一按鑄雪劍,寶器出匣,銀光射目。
    (那少女一見那劍,臉略一驚,更不答話,早一縱身,舉手中劍刺將過來。
    (裘元兒且不還手,也將身縱過,待再勸說幾句。
    (不料少女看去盈盈弱質,年紀甚輕,身法卻甚輕捷。
    (裘元兒避縱過去,身剛落地,還未站定,少女的第二劍又已縱身刺來。
    (裘元兒猛覺腦後寒風,青光晃到,知道厲害,忙使一個仙鶴盤飛的解數,就地一旋,側縱出去
    (。
    (那少女真是疾如飄風,第三劍又向元兒身側刺到,連讓三劍過去。
    (因少女劍法精奇,迅逾飛烏,不禁動了欽佩之心。
    (第三次避開時,縱得甚遠,趁少女還未追到之際,忙即回身勸說道)
裘元兒:公主你且住手,說完兩句話再打。
虞南綺:(聞言停手)你怯戰麼?既怕我,就不該說那大話,快快跪下,我便饒你。
    (裘元兒與少女一對面,看清了容貌,不知怎的,竟會有了愛好之心。
    (虞南綺見裘元兒注視自己,尋思不語,嬌嗔道)
虞南綺:你這小賊,鬼眼看人,打又不打,話又不說。要投降,快快跪下,還來得及。
裘元兒:(笑道)都是人,我跪你則甚?其實,就算我跪你一回也不要緊。不過我們打了一陣,彼此還沒
    知道名姓,我將你殺了不說,要是你將我殺了,我做鬼也知道姊姊的名兒,也不冤枉。
虞南綺:(怒罵道)你這小賊鬼頭鬼腦,也配問你公主的名姓麼?你就做個糊塗鬼吧,我又不和你結親。
    
    (說到這句,裘元兒聞言一笑。
    (本是見那少女目秀澄波,眉凝遠黛,冰肌玉骨,美秀如仙。
    (兼以薄怒輕嗔,越顯嫵媚,有些神往,並無他意。
    (虞南綺自知把話說錯,收不回來,再看他的神態,認定是故找便宜。
    (立刻把臉一沉,更不再說,劈手一劍,當胸刺來。
    (裘元兒也不再客氣,決計施展近日所學本領,將她制服之後,再與商量。
    (一見劍到,喊一聲)
裘元兒:來得好!
    (更不躲閃,把劍一橫,使了個項羽橫鞭,迎了上去,雙方各帶起丈許長的青白光芒,碰在一處
    (。
    (耳聽鏘啷啷虎嘯龍吟般響了一聲,二人俱知遇到勁敵,各自顧劍,分別縱將開去,劍上餘音猶
    (在繞耳。
    (裘元兒低頭一看鑄雪劍,依舊銀光耀目,玉芒無虧。
    (虞南綺一看自己的劍,卻已被的劍砍了一個缺口,不禁勃然大怒,罵道)
虞南綺:紅眼賊,竟敢傷我仙劍,你公主不殺你,誓不為人!
    (說罷,又縱身一劍刺來,裘元兒急架相還。
    (這時,一個是痛惜寶劍,動了真怒;一個是天生異質,真仙傳授,各把全身本領施展出來。
    (就在這花城錦障之間,虹飛電射般殺將起來。
    (裘元兒與虞南綺彼此鬥了一陣,虞南綺雖是自幼得道,畢竟不如朱梅是玄門劍法正宗。
    (再加裘元兒天資穎悟,苦心參修,雖然日淺,已是心領神會,所用寶劍又是仙遺至寶。
    (虞南綺漸漸有些相形見絀起來,還算裘元兒小心眼中,一心想和那少女做一個朋友,不肯施展
    (毒手。
    (幾次飛劍出手,未下絕情,俱被虞南綺避過。
    (虞南綺見勢不佳,自己寶劍已然受了微傷,不敢隨意抵敵,一味用巧,未免又吃了一點虧。
    (時刻一久,越發手忙腳亂,正趕裘元兒一劍砍來,虞南綺舉劍,打算橫攔上去。
    (明知敵人寶劍比自己厲害得多,不捨寶劍受傷,心神一亂,迎敵略遲了些。
    (裘元兒身手何等矯捷,這頭一劍原是個虛勢。
    (在虞南綺這欲攔未攔之際,倏地使了個龍蛇盤根的解數,手中寶劍微一翻折,轉壓在敵人的劍
    (上。
    (就勢一纏一繞,運用玄功,把真力都運在自己劍上,往回一扯。)
裘元兒:(大喝一聲)還不撒手,要送死麼?
    (虞南綺也甚機警,百忙中見敵人改了招數,方喜無須硬敵。
    (不料敵人的劍能剛能柔,不知怎地一來,竟將自己寶劍纏住,往回一奪,立時覺著虎口震痛。
     
    (對面敵人劍上白光直逼面前,耀眼生花,再不撒手丟劍,不死必傷。
    (虞南綺不得已,只得豁出,暫時將劍失去。
    (於是暗運玄功,把手一放,朝裘元兒順勢送去,想借此傷他一劍。
    (裘元兒哪會上她的當,早已防到,也不就此借勢傷她,運足一口真氣,右手朝天一放。
    (一青一白兩道光華,恍如二龍盤絞,同時衝空,飛舞而上,離地數十丈才分開。
    (虞南綺見裘元兒既已看出自己借劍傷人之意,卻沒有收劍,也不還手,反連他本人的劍一齊往
    (空飛去,好生不解。
    (誰想裘元兒成心賣弄,右手的劍才脫手,左手早同時一按身後,另一口聚瑩劍早到了他的手中
    (,一縱步,便向少女縱去。
    (虞南綺手中兵刃已失,見空中二劍分開,正想借此運氣捏訣收回。
    (不料裘元兒又將身後另一口劍拔在手中,捷如飄風般到了面前。)
裘元兒:(高喊道)公主留神,防我鑄雪仙劍誤傷了你。
    (虞南綺這時已是恨他到了極處,哪肯理他,一心想去取腰間所佩葫蘆。
    (猛覺眼前白光一亮,敵人空中那寶劍已帶起丈許長的白光,銀虹也似,疾如閃電,當頭飛到。
     
    (虞南綺想躲哪裏來得及,正在驚心等死。
    (猛地又覺人影一晃,白光忽然不見。
    (定睛一看,裘元兒笑嘻嘻地站在面前,已將空中飛下來的那口寶劍收去。
    (虞南綺才知原來他並無害自己之意,只是存心賣弄這一手。
    (再看空中自己那口寶劍,已不知去向,想已落在花叢之內,可是哪好意思去拾。)
虞南綺:(勃然大怒道)你這紅眼小野盜,傷我仙劍,定不與你甘休,有本事的,敢等我片刻再動手麼?
    
    (裘元兒見少女寶劍已失,手中空無所有,以為伎倆已窮,哪裏知道厲害。
    (見她秀目圓睜,嬌嗔滿面,更不願拂她心意。)
裘元兒:你只要不叫我下跪,由我在此,等鶴飛回便走。
    (虞南綺氣得也不還言,早把腰間葫蘆悄悄解下,口中暗誦真言,將葫蘆蓋對準裘元兒一揚。)
    
虞南綺:紅眼小賊,休得逞強,以為你便贏了我麼?少時便叫你知道二公主的厲害。
裘元兒:(笑道)公主的厲害,我已見識過了,別的可依。只我這兩條腿,除父母恩師和諸尊長外,向不
    跪人。公主有甚本領,請施展出來,使我見識見識吧。
虞南綺:(怒道)你看我用法寶取你狗命。
    (說罷,便將葫蘆蓋揭了開來,立時從葫蘆口內冒出數十道火焰,直朝裘元兒飛去。
    (裘元兒正在得意忘形,忽見少女不知何時將腰間的葫蘆摘了下來,又聽她說完那一番話,知她
    (定要賣弄玄虛,仍未放在心上。
    (一見火焰飛出,朝自己撲來。
    (裘元兒覺著火勢奇熱,心裏一驚,忙將雙劍舞動,把連日所學全都施展出來。
    (一青一白兩道光華,舞了個風雨不透,將身子護住,火焰侵不到身上。
    (先雖覺著奇熱,還可忍耐。
    (後來火勢大盛,愈覺膚炙肉痛,雖未燒到身上,再延下去,烤也被牠烤死。
    (這才知道厲害,但仍拼命強忍,舞動劍光,還想衝出火圈逃去。
    (誰知那火竟是活的,逃到哪裏,火也追到哪裏,休想逃開一步。)
虞南綺:紅眼小賊,快快跪下,賠還我的寶劍,我便饒你。
裘元兒:無恥賤婢,小少爺乃青城朱真人的門下,燒死自會做鬼報仇,要想跪你,簡直做夢!
秦紫玲:(在空中叱道)綺妹不得無禮。
    (裘元兒只聽了這一句,下文還未聽清,便覺心裏一陣麻熱噁心。
    (頭暈眼花,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9**時間:稍後 地點:草坪
    (過了好些時候,裘元兒猛覺心裏一涼,才漸漸恢復了知覺。
    (耳邊忽聞兩三個少女在身旁喂喂細語,聲如鶯簧,甚是好聽。
    (鼻端時聞異香,煩渴全丟。
    (睜眼一看,身子臥在一個長約丈許的軟褥之上。
    (面前站定三個女子,最年輕的一個正是適才用火燒自己的少女。
    (年長的兩個,看年紀俱十八九歲之間。
    (一個穿紫,一個穿黑,都生得亭亭玉立,容光照人,正含笑向著自己。
    (裘元兒猛憶前事,首先想起身佩雙劍,用手一摸,業已不知何時失去。
    (這一來比要了自己的命還要厲害,不由急身冷汗。)
裘元兒:(跳起身來脫口便問道)我的劍呢?
虞舜華:你不要著急,劍終是你的。你適才為舍妹太陽真火烤傷,不得不將你身上衣服脫去,以便醫治。
    因此將那雙劍暫時解下來,由我收過一旁,等你走時,自會還你。
    (裘元兒聞言,一摸手臉,並無傷痕,正疑那女子有些說謊,那紫衣女郎秦紫玲道)
秦紫玲:師弟休要多疑,適才你身上衣服已大半化成腐朽,須要脫光調敷。這禍既是虞家二妹所惹,只得
    從權。由她脫衣敷藥,另取新衣與師弟更換。直到此時,師弟火毒全消,才得緩醒過來。
    (裘元兒聞言,低頭一看,果然換了一身極華美的短衣。
    (也不知牠是用什麼東西織成,穿在身上,非常輕軟,這才有了幾分相信。
    (因聽秦紫玲稱他師弟,又有日後怕朱師伯怪罪之言。)
裘元兒:(問道)三位姊姊貴姓芳名、因何以同門之誼相稱?能見告麼?
秦紫玲:愚姊秦紫玲,日前得見朱師伯,說起新收弟子名喚裘元,是以得知。她姊妹二人乃散仙之女,長
    名舜華,幼名南綺。
裘元兒:(疑念冰消,起身下拜)原來是秦師姊,久仰大名。
    (紫玲連忙還禮,裘元兒又朝虞氏姊妹行禮,虞舜華也忙著還禮。
    (虞南綺卻躲過一旁,抿嘴笑道)
虞南綺:起初要肯跪我,何致有這場禍事?偏要前倨後恭,卻累我……
    (說到這裏,臉上一紅。
    (虞舜華又看了她一眼,便不往下再說。
    (裘元兒也沒聽清說些什麼,終是小孩心性,仍記前隙,見她躲過,便也不再行禮。
    (這時話已講明,裘元兒隨眾起身時節,才把四處景物看了看。)
    
    
10**時間:接上 地點:仙山
    (四人存身之處已非適才對敵之所,地方是一個廣約十畝的草坪。
    (一面靠著崇山秀嶺,奇石雲飛。
    (石隙裏掛著一條瀑布,細若珠簾,水煙溟濛。
    (相去自己臥處不到兩丈,下臨溪流。
    (泉聲淙淙、如奏笙簧、碧紋漣漪、清波粼粼。
    (溪中生著一種極似牡丹,大若盆碗的異花。
    (黑綠黃紫,三色相間,襯著翠莖朱葉,越覺豔麗無倫。
    (又見左側一面,俱是碧梧蒼松,時有玄鶴白鹿往來翔集。
    (蒼松拔地,綠蔭濃匝,清捐眉宇。
    (另一面去路,卻是一望花城,燦若錦雲。
    (再一回顧臥處,也非軟榻繡墩。
    (乃是無量數葉細若秧,花細如豆的奇卉聚生而成,無怪乎躺在上面又香又軟。
    (裘元兒置身這種麗景仙都,幾疑已在天上,非復人間。
    (裘元兒一面隨著三女往萬花叢裏穿行,一面不住東瞧西望。
    (虞氏姊妹原本在前引導,偶一回顧,見裘元兒呆看神氣,悄對舜華道)
虞南綺:這孩子枉做了朱真人的弟子,卻這般的不開眼。要住在我家,還叫他快活瘋呢。
    (虞舜華聞言,忙叫)
虞舜華:噤聲。
    (裘元兒已然聽了個逼真,猛想起自己愛如性命的兩口寶劍。
    (但見紫玲滿面笑容,只朝前走,又不好意思老問,以免顯出自己小氣。
    (不論裘元兒怎麼想,也想不出二女當時不將寶劍交還的用意。
    (再一想到虞南綺的劍,曾為鑄雪劍所傷,但她卻並無賠償之言。
    (這一想,立時心裏一驚,愁容滿面。
    (只顧低著頭,滿腹憂疑,連那生平從來未見的奇景,都無心腸再作觀賞。)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