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傍晚 地點:村子
    (夕陽西下,幾隻鳥兒飛落在路旁的樹枝上。
    (村中有許多人家,東一家、西一家的散散住開,不甚相連。)
    
    
2**時間:黃昏 地點:農家門前
    (小丹牽著一匹馬,鐵中玉坐在上面,來到村口一家門前。
    (鐵中玉下了馬,一個人走到門口,叫了一聲,)
鐵中玉:有人麼?
    (老婆子從屋裡面走出來。
    (她上下看看鐵中玉一身打扮,忙問道,)
老婆子:相公莫非是京中出來,去看韋相公的?
鐵中玉:不是。我是要進京,錯過了宿頭,要借住的。
老婆子:若要借住,不打緊。但是窮人家,沒好牀鋪供給,莫要見怪。
鐵中玉:這都不消,祇要過得一夜便行,自有重謝。
    
    
3**時間:接上 地點:農家院
    (小丹牽馬進了院子。)
老婆子:(指了指堂屋後面,對小丹)你把馬牽到後面的破屋裡吧。
    (小丹牽馬往屋後走去。)
老婆子:(對鐵中玉)相公屋裡面坐。
    (老婆子領著鐵中玉往堂屋走去。)
    
    
4**時間:接上 地點:農家堂屋
    (老婆子倒了一碗茶,遞給鐵中玉。
    (鐵中玉喫了一口茶,放下碗,隨口問道,)
鐵中玉:你方纔猜我是京裡出來看韋相公的,這韋相公是何人?又有何事別人來看他?
老婆子:這韋相公是本村一個秀才,前年在京中遇了一個同學秀才的人家,愛他年紀小,有才學,許了一
    個親事。
鐵中玉:哦,韋相公是近日成婚?
老婆子:(嘆氣)是就好了!因他家貧,尚不曾娶得。數日前,忽有一個富豪大官府,見他妻子生得美貌
    ,倚著官勢,用強將女子擡了回去。前日有人來報知韋相公,他慌了,急急進京去訪問。
鐵中玉:(坐直身子)訪問可有結果?
老婆子:訪了一日,不但他妻子沒有蹤影,連他丈人、丈母也沒個影兒。今日氣不過,走回來對他母親大
    哭一場,竟去長溪裡投水了。
鐵中玉:(面容稍驚)難道淹死了不成?
老婆子:還不知道,他母親急了,四下央人去趕呢。
    (正說間,聽得門外嚷嚷人聲,二人忙起身往外走。)
    
    
5**時間:接上 地點:農家門前
    (許多鄉人圍護著青衣少年韋佩往村中走去。
    (老婆子見他老官兒也同著走,叫道,)
老婆子:家裡有客人,你不要去了!
    (老官兒從人群走了過來。)
老官兒:有甚客人?(忽擡頭看見鐵中玉)莫非就是這位相公?
老婆子:正是,因走錯了路徑,要借宿。
老官兒:既是相公要借宿,怎不快去收拾夜飯?還站在這裡看些甚麼?
老婆子:不是我要看,是這位相公問起韋相公的事來,故出來看看。韋相公的妻子,是青天白日被許多人
    搶了去,難道就沒一個人看見?
老官兒:怎的沒人看見?祇是他的對頭利害,誰敢多嘴管這閑事,去招災攬禍?
老婆子:果是不敢說!
老官兒:莫道不敢說,就是說明了,這樣所在,也救不出來!
老婆子:若是這等說,韋相公這條性命,活不成了。可憐!可憐!
    (說罷,就往院子裡走去。
    (鐵中玉看著眾人走遠了,冷笑道,)
鐵中玉:你們鄉下人,怎這樣膽小沒義氣?祇怕還是沒人知道消息,說這寬皮話兒。
老官兒:(急)怎的沒人知道消息?莫說別人,就是我也知道!
鐵中玉:你知道,在那裡?
老官兒:(四下看看,沒有人。)相公是遠方過路人,料不管這閑事,就說也不妨。相公,你道他將這女
    子藏在那裡?
鐵中玉:無非是公侯的深閨秘院。
老官兒:若是公侯的深閨秘院,有人出入,也還容易緝訪。
鐵中玉:難道還有什麼秘密的地方?
老官兒:這個對頭,是世代公侯,祖上曾有汗馬功勞,朝廷特賜他一所『養閑堂』,叫他安享,閑人不許
    擅入。(說著,看看天。)現在天色已晚,我們進屋細說。
    (兩人朝院子裡走去。)
    
    
6**時間:早晨 地點:農家門前
    (小丹牽馬在旁等候,鐵中玉拿了些碎銀子遞於老官兒,拱手謝別。
    (鐵中玉臨上馬時,老官兒又叮囑道,)
老官兒:相公,昨晚說的話,到京裡切不可吹風,恐惹出禍來。
鐵中玉:關我甚事,我去露風?老丈祇管放心。
    (說完翻身上馬。)
    
    
7**時間:稍後 地點:路上
    (鐵中玉騎馬在路上走著,看見韋佩在前面。
    (韋佩走一步,頓一步足,大哭一聲道,)
韋 佩:蒼天,蒼天!何令我受害至此!
    (鐵中玉忙將韁繩一提,趕到韋佩前面,跳下馬來,將韋佩肩頭一拍。)
鐵中玉:韋兄,不必過傷,這事易處,都在我小弟身上,管取玉人歸趙!
    (韋佩停步,猛然擡頭,看見鐵中玉,驚疑道,)
韋 佩:謝過長兄寬慰,但小弟冤苦深重,長兄雖是貴人,恐怕也救不得。(說完,低下頭,又欲前行。
    ()
鐵中玉:(笑道)峰蠆小難,若不能為兄排解,則是古有豪傑,今無英雄!
韋 佩:(臉上愈加驚訝,直起腰,施了一禮)小弟在困頓中,神情昏憒,一時失敬。敢問尊姓大名?
鐵中玉:(還禮)小弟的賤名,此時仁兄不必問,倒是仁兄的尊諱,與今日將欲何往,倒要見教了。
韋 佩:(聲音低沈)小弟韋佩,賤字柔敷,不幸遭此橫禍,實不甘心。今欲進京,拚這一條窮命,到六
    部六科十三道衙門去告他。(在袖中取出一張揭貼,遞與鐵中玉)長兄請一看,便知小弟的冤苦
    了。
    (說罷,又大聲痛哭起來。
    (鐵中玉接了揭貼,細細看了一看。)
鐵中玉:此揭帖做得盡情聳聽,然事關勛爵,必須進呈御覽方有用處,祇遞在衙門則是空費氣力。不如與
    小弟帶去,或許別有妙用。
韋 佩:(深深一揖)得長兄垂憐,不啻枯木逢春。可否允小弟追隨長兄馬足入城,以便使令?
鐵中玉:不必!仁兄請回,不出十日,當有佳音相報。
韋 佩:長兄情誼真是天高地厚,但恐小弟命薄,徒費盛意。
    (說到傷心處,不覺墮下淚來。)
鐵中玉:(生氣)仁兄青年男子,天下何事不可為,莫祇管做些兒女態,令英雄短氣!
韋 佩:(忙歡喜致謝)受教多矣!
    (鐵中玉說罷,將揭帖攏入袖中,把手一拱,翻身上馬,帶著小丹匆匆走了。
    (韋佩立在道旁相送,又驚又疑,又喜又感,恍恍惚惚,祇立到望不見鐵中玉的馬,方纔懶懶的
    (走了回去。)
    
    
8**時間:中午 地點:府衙(前)
    (鐵中玉到了府衙前,門大開著,門前靜悄悄,空無一人。
    (鐵中玉慌忙下馬。)
    
    
9**時間:接上 地點:堂上
    (鐵中玉走到堂上,不見一人,愈加著忙。)
    
    
10**時間:接上 地點:內宅
    (鐵中玉急走入大院,見內宅門是關的,使勁拍門。
    (管家開門,看是鐵中玉,忙道,)
管 家:大相公來得正好,老爺前日上本,傷觸了朝廷,今已拿下獄去了。快到內房去商量!
鐵中玉:(大驚)老爺上的是甚麼本,就至於下獄?
    (說著就往內房走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