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森林內
    (  第三三九回 碧檜林驚逢錦帶蛟  紅菱嶝初謁銀鬚叟
    (方端、方環、司明、裘元兒四人在林內打獵,見一怪獸,正打算往回路溜走。
    (猛地又聽一聲怪嘯,耳音甚熟,細一尋找,竟是日前所遇怪鳥。
    (方環知那鳥目光敏銳,兇猛非凡,連忙悄聲止住三人不要亂動,以防被牠警覺。
    (正在附耳低言,猛地忽聽對面怪物所盤樹身亂動,枝葉紛飛。
    (百忙中偷眼往外一看,只見對面綠樹蔭裏露出兩三點龍眼大小的星光,那怪物的一個怪頭卻從
    (死鹿腹際昂將起來。
    (接著便聽叭的一聲,死鹿落地。
    (這時四人方看清適才捲起逃鹿的是怪物的尾巴,其形狀只尾根盡頭處像一把大蒲扇,別的花紋
    (寬扁均與身體一樣。
    (那個頭卻怪得出奇,比身體還扁還闊。
    (頸間有一大包隆起。
    (因為頭薄,那三隻怪眼好似三朵星火鑲在嘴唇上面,閃閃發光。
    (怪物的身體已疾如流水般繞住樹幹,一陣旋轉,將下半身仍繞緊樹身不放,上半身卻蟠屈在樹
    (的空隙裏。
    (不時毒信吞吐,縮頸翹首,向著外面天空,似在等候敵人前來爭鬥神氣。
    (就這一轉眼工夫,鳥已飛臨怪物頭上。
    (先不下擊,只管在空中盤飛,迴旋不已。
    (那怪物卻瞪著怪眼,隨著怪鳥飛處旋轉,一瞬也不瞬。
    (相持不多一會,怪鳥想是相持得有些不耐,倏地一聲怪嘯。
    (就從水塘側那片草地的上空,束緊雙翼,隕石飛星般直擊下來。
    (眼看飛離怪物頭頂只有丈許,猛見怪物似長虹貫日般,呼的一聲張開大嘴,紅舌如焰,連身飛
    (起,朝怪鳥迎去。
    (那鳥想是識得厲害,竟然不敢挨牠。
    (猛地又是一聲怪嘯,頭昂處,兩翼微一舒展之間,朝著怪物的頭上斜飛而過。
    (兩下裏相去僅止三尺左右,彼此都撲了個空。
    (怪鳥飛勢太猛,樹木太高,耳聽枝斷柯折之聲,樹梢被牠鋼翎橫掃之處,便折落了一大片。
    (隨著兩翼風力,滿空飛舞,半晌方才緩緩降落。
    (這時四人暗中不但看清那怪物身首雖扁,那張嘴張開來竟和門板相似,大得出奇。
    (並且還看出那怪鳥除了原來一雙鋼爪之外,肚腹之間還生著一隻怪爪與人手相似,長與爪齊,
    (大有三尺,可以隨意屈伸。
    (這一場紛擾過去,怪鳥在空中盤旋了一陣,二次又復橫空下擊,那怪物也照舊抵擋。
    (怪鳥連番下擊,經過四五次沒有得利,好似暴怒起來,口裏怪叫越急。
    (末後見鋼爪傷不了怪物,竟在飛起時節,將挨近怪物左右的樹木亂抓。
    (有那低的便被牠連根拔起,高的也吃牠抓了個稀爛粉碎,僅剩樹身和一些殘枝斷幹。
    (一會,除怪物盤踞的一株參天老檜因有怪物保護,沒有多大傷損,近梢繁枝卻也被牠掃斷不少
    (。
    (這一來,雙方爭鬥越看得明顯。)
    
    
2**時間:接上 地點:樹下
    (方端、方環、司明、裘元兒見了這般兇惡聲勢,嚇得哪敢妄動。
    (怪物形象雖然可怕,看上去還有些遲蠢,並看出牠沒有樹身纏住作憑藉,不能飛躍。
    (那怪鳥卻是大半嘗過厲害,知道牠目光敏銳,越飛得高遠,越能明察秋毫。
    (方端、方環、司明、裘元兒藏身之處甚是隱秘,四人伏著一動也不敢動。)
    
    
3**時間:稍後 地點:林內
    (相持了個把時辰,除左近樹林遭殃,絲毫未分出什麼勝負。
    (那怪鳥因屢擊不中,已經情急。
    (恰巧這一次是想避開怪物正面,轉翼側擊,不想怪物目光也是銳利非常。
    (見怪鳥斜飛下投,長身旋轉屈伸之間,便似匹練拋空般迎射上去,兩下裏來勢均疾。
    (怪鳥恐被牠長嘴咬住,翼稍一側,拼命向前斜飛上去。
    (因為飛得較低,竟被側面的樹幹阻住。
    (怪鳥本不長於退飛,何況下面還有強敵,離身僅只數尺。
    (一著急,奮起神力,怪叫一聲,便衝了過去。
    (只聽卡嚓連聲,怪物左側的幾株大樹,上半截全被牠鐵翼掃斷,怪物盤踞之所越顯孤立。
    (怪鳥雖得逃走,左翼鋼翎也折落了不少。
    (怪鳥情性原本兇猛,小挫之後,越加暴烈,飛出去沒多高遠,便即飛回。
    (這時怪物附近諳大樹全部零落倒斷,大有四面受敵之勢,怪鳥照先前在空中盤旋了兩次,倏地
    (兩翼一收,又從正面下擊。
    (四人方暗笑怪鳥專攻怪物的前面,未免太蠢,誰知怪鳥卻早打好主意。
    (牠飛臨怪物頭上兩丈多高,怪物上半截長身子正在一屈一伸,蓄勢待發之際,並不再往下落。
     
    (仍照先前一擊不中,凌空逃走,往前飛去。
    (這次怪鳥飛行較高,怪物即便往上衝起,相去也有丈許。
    (因為每次都是這般方式來去,怪物以為怪鳥怕牠,疏於防範。
    (略為作勢往上起了起,見怪鳥又從頭上飛過,便又縮了下來,不做理會。
    (就這一眨眼的工夫,沒料到怪鳥預存機詐,並不往上斜飛。
    (牠一飛過怪物的頭頂,眾人方聽風聲呼呼,天際又起了一陣極細微的破空聲浪。
    (未及轉頭注視,那怪鳥已經如魚鷹投水般,猛地二次一束兩翼。
    (頭朝下,尾朝上,直往怪物盤踞的樹後投射下去。
    (三爪齊舒,將怪物下半截扁身子抓個正著。
    (怪物驟不及防,那仗以用武的上半身,迭帛也似盤屈在樹枝空處。
    (身子又是奇扁,一時轉折不便,中了怪鳥暗算。
    (因為疼痛,像兒啼般怪嘯了一聲,便將上半身轉電也似直往樹後繞去。
    (張開又長又闊的大口,朝著怪鳥便咬。
    (怪鳥雖然得勝,無奈來勢太猛,只圖傷敵,沒有想到退路。
    (怪物下半身雖然被牠撲住,三隻鳥爪全都陷入木內甚深,不易拔出。
    (加上頭下尾上,更是費勁。
    (眼看怪物回身來咬,一著急,便用盡力氣,拼命想要掙脫。
    (兩翼直扇,三隻鋼爪不住一分一挺,只扇得左近林木風湧如潮,扇上一點便都斷折。
    (那株參天古樹受了這半日的震撼傷殘,已是不支,哪再禁得起這般的神力鼓蕩。
    (不消兩三次折騰,只聽卡嚓兩聲過去,怪鳥的三隻鋼爪竟然裂木而出。
    (那株怪物盤踞高有一二十丈的老檜樹,受不住這樣絕大的暴力震撼,也同時倒了下來。
    (怪鳥鋼爪本來鋒利若刀,加上三隻都抓在怪物下半身上,脫身時節被牠用力一掙一分,當中一
    (隻鋼爪已將怪物的脊骨抓裂。
    (再被左右雙爪往下一分,爪尖便在怪物身上往橫裏劃過,立時將其裂成兩段,僅剩下爪隙裏一
    (些殘皮肉藕斷絲連般掛住。
    (那又大又粗的樹身倒了下來,恰巧壓在怪物身上,一任怪物多麼厲害,也是禁受不了。
    (牠驟負奇痛,往前一掙,立時斷處中分,疼得怪物不住怪叫。
    (下半截身子還盤繞在斷樹上面,上半截身於已是失去了憑依,暴怒之下,當時一個前掙猛勁,
    (就勢張開血盆一般大口,連身向怪鳥,穿了上去。
    (那怪鳥先時鋼爪入木,陷在樹身上面,及見怪物回身,張口來咬,一時情急拼命,使了猛力,
    (才得脫離危險。
    (偏偏身軀上下倒置,不便飛翔;前面又是斷木如排,阻障甚多。
    (剛飛竄出去三丈遠近,頭部便撞在斷木上面。
    (斷木雖被牠撞斷了幾根,那鳥頭究竟不如腹下鋼爪厲害,頭腦先已受了大傷。
    (疼痛昏眩中,僥倖可以昂著起飛。
    (那怪物恨牠入骨,必欲拼個死活,加上一股子急勁,也同時在後面斜穿上來。
    (眼見怪鳥只要被怪物又長又寬的嘴咬上,雙方都難保活命。
    (在這怪鳥、怪物兩敗俱傷之際,那天半破空之聲已是越來越近。
    (但方端、元兒等四人目睹惡鬥奇觀,都注意雙方的最後勝負,通沒注意別處。
    (怪物上身大半截憑空從斷樹空裏竄出去,下半截身子失了主體,已和散帛墜地似地掉了下來。
     
    (這時最前面的怪鳥鐵羽橫飛,恰似兩片墨雲,夾著當中一團灰霧,疾逾奔馬,釗飛疾轉。
    (那怪物又似彩練拋空,長虹貫日,電駛星投。
    (那怪鳥吃斷樹一阻一頓,未免飛翔略緩,沒有怪物來勢迅疾。
    (牠們眼看首尾相銜,越來越近,相去咫尺,就要拼命。)
    
    
4**時間:接上 地點:樹下
    (四人正盼怪物將怪鳥咬住,兩敗俱傷,不但可以乘機逃走,弄巧還可代人世間除去兩個大害。
     
    (就在四人英眸凝注,瞬息之間。)
    
    
5**時間:接上 地點:林內
    (一道半青不白的光華,恍如日隕中天,銀河瀉地一般,從橫側面碧霄中直往怪鳥怪物的空當裏
    (斜穿下來。
    (先迎著怪物只一繞,狂風中猶如兩段黃練舒捲拋落,怪物立即身首異處。
    (怪鳥也忽然似被什麼東西阻住,兩翼只管盡力招展,卻不能往前飛行一步。)
    
    
6**時間:接上 地點:樹下
    (四人忽見前面又生巨變,大吃一驚。
    (定睛往怪鳥腹下一看。)
    
    
7**時間:接上 地點:林內
    (那道青白光華斂處,現出一個身材高大,穿著一身白衣,面紅如火,頭梳抓髻,道童打扮的人
    (,一雙手已抓緊在怪鳥腹中間那對怪爪上面。
    (那怪鳥原本性野非常,身雖被人擒住,哪裏甘服。
    (翼爪鐵喙同時動作,一面拼命飛掙騰撲不已,一面施展鋼喙鋼爪,不住抓啄。
    (惱得邱槐性起,厲聲大喝道)
邱 槐:不知死活的孽畜!好意救了你的命,卻這般不識好歹,竟敢和我倔強。
    (說罷,手揚處,似有青白光華閃了一下。
    (那怪鳥便乖乖地斂了雙翼,隨著邱槐落下。)
    
    
8**時間:接上 地點:樹下
    (四小兄弟見邱槐一來,怪物、怪鳥一死一擒,哪知什麼厲害輕重,和方環首先異口同聲說了一
    (句)
裘元兒:這定是位劍仙無疑,我們快去見見。
    (一邊說,一邊往前面就跑。
    (司明也忙跟著追了上去。
    (方端最為精細,因邱槐比大人還高,裝束卻不倫不類。
    (落地時節更看出他濃眉如漆,相貌兇惡,心中正犯躊躇。
    (見三人相次追出,一把未把拉住,暗道)
方 環:不好!
    (尋機一動,便不隨他三人前進,仍在藏處偷看動靜。)
    
    
9**時間:接上 地點:林內
    (邱槐身一落地,剛取出一瓶藥物,倒了些在死怪物的身上。
    (猛聽對面有人說話,接著便見三個幼童奔來。
    (不但個個相貌清奇,資稟高厚,而且為首一人還一手持著一柄短劍。
    (那劍在日光下寒芒耀彩,流光四射,確是兩口極好的異寶奇珍。
    (再往來人腳底下一看,除頭一個持雙劍的童子步履身輕異乎尋常,彷彿練過幾天內功外。
    (餘者資質雖佳,只不過武功有些根底,並未受過高明傳授。
    (猛地心中一動,不禁喜出望外。
    (當下不俟三人走近,便迎上前喝道)
邱 槐:無知頑童,那條三眼錦帶蛟雖已被我用飛劍斬去,但是這東西奇毒無比,你們不可上前,招呼挨
    上,連肉都爛盡。
    (他一面裝作好意說話,一面又接近裘元兒下手。)
旁 白:(左側灌木叢中銀鬚叟有罵道)你這不識羞的鬼崽子,得了便宜不走,還想在我老頭子跟前假裝
    瘋魔,騙小孩子的東西。叫你知道我老頭子的厲害。
    (言還未了,早黑糊糊飛起一片東西,朝邱槐臉上打去。
    (邱槐忽聽有人答話,便猜是這三個小孩子的師長,忙緊步上前。
    (一手仍緊擎著那只怪鳥,另一隻手便往裘元兒胸前點去。
    (準備將裘元兒點住,搶了雙劍再說。
    (卻不料裘元兒雖因一時看見邱槐劍斬怪蛟,手擒怪鳥,起了敬羨之心。
    (及至見他飛奔近前,忽聽旁邊灌木內另有人出聲相罵。
    (邱槐面容驟變,滿臉兇惡之容,目光只注視在自己兩口劍上,便已有了戒心。
    (又見他手指一起,似要朝自己胸前點到,越發知道不妙。
    (剛腳底一墊勁,往後縱退開去,那片黑影已經打到邱槐臉上。
    (邱槐眼前一黑,想躲避已經不及,只聽叭的一聲,打了個滿臉花,兩眼難睜。
    (熱辣辣並不怎樣疼痛,只覺得奇臭刺鼻。
    (邱槐他張口想罵,恍似迎面又來了股軟勁,打中臉上的那一攤東西。
    (又無端塞了個滿嘴,其味鹹苦,腥臊異常。
    (只氣得暴怒如雷,恨不能立時和仇人拼個你死我活。
    (一面張口亂吐,一面忙伸左手往臉上亂抓。
    (剛剛睜開兩眼,還未及看清敵人打來的是些什麼污穢之物,猛覺心裏一陣噁心,再也忍耐不住
    (。
    (哇的一聲,連適才入口穢物和日裏所吃的酒肉,全都傾腸倒肚嘔吐出來。
    (同時手上還抓著一把又粘又膩的東西,定睛一看,也不知是什麼野獸蟲蛇拉的稀糞,顏色紫灰
    (灰,其臭直不可形容。
    (剛順手往地下一甩,猛地又覺口裏奇臭,其中穢物似未吐盡,心裏一犯噁心,二次又嘔吐起來
    (。
    (偏偏那只怪鳥也來湊趣,這東西性本猛烈異常。
    (起初被擒就不住打算掙脫,只因被邱槐禁法制住,不能飛遁。
    (及至邱槐中了暗算,怪鳥不耐奇臭,等邱槐二次嘔吐時節,忽覺禁法在無形中失了效用。
    (哪裏還肯怠慢,竟然展開鐵羽,望空便飛。
    (邱槐在氣急敗壞之際,猛覺手中擎的怪鳥用力一掙,便往橫裏展開。
    (知道禁法已被人在暗中破去,只是到手之物,還不肯捨。
    (百忙中不及行法,強忍嘔吐,使足力氣,想將怪鳥抓住。
    (那怪鳥力大絕倫,起初一則為他飛劍斬蛟威勢所震,二則又受了禁法困制,乖乖服從,單憑人
    (力如何能行。
    (就在邱槐驚慌失措之際,那一雙數丈長的闊翼已是橫展開來,同時那比刀還利的鐵喙,也向邱
    (槐手上猛啄。
    (邱槐心裏一驚,怪鳥的一雙鋼爪又跟著抓到。
    (總算邱槐也是久經大敵,起初不過驟中暗算,滿臉口眼鼻俱是污穢填塞、奇臭熏人、急怒攻心
    (、神志昏亂。
    (這時已覺出萬分不妙,還是對付仇敵要緊,不敢再加堅持。
    (忙將手一鬆,就勢將身一矮,往後一退,原打算避開怪鳥一雙鋼爪。
    (誰知那怪鳥雖是只求逃走,本無傷他之心,不知怎的,飛起時節忽然左翼低斜,往下打來。
    (邱槐以為怪鳥既脫手掌,必然朝前高飛,鐵喙、鋼爪俱已避過,萬沒料到會受對方仇敵操縱,
    (有此一著。
    (二次想躲,已經不及,被怪鳥翼梢掃在右肩上,幾乎打了個骨斷臂折,一下子跌倒在地。
    (他偏執迷不悟,忍著奇痛,縱起身來往對面一看。
    (只見那只怪鳥仍在前面,離地約有數尺,雙翼只管招展撲騰,卻似被什麼禁法制住,不能往前
    (飛行一步。
    (再仔細往怪鳥腹下一看,才看出地下還站著一個渾身穿白的矮胖粗短紅臉老頭銀鬚叟。
    (銀鬚叟穿著一身白衣,除腳底下穿的一雙多耳黃麻鞋外。
    (白眉白髮、皓首如銀、一雙大眼又明又亮、凹鼻闊口、短袖外露出兩隻又胖又白又粗的手臂。
     
    (銀鬚叟一手擎著那只三爪神鳥腹下的鋼爪,另一手卻拿著一段一分為二的樹幹。
    (上面還附著些用來打得自己滿臉開花,奇臭難聞,似糞非糞的穢物。
    (一領白道袍長只及膝,露出兩段胖藕也似的短腿。
    (渾身上下,除那一雙精光四射,烏黑如漆的眼睛和那一張其紅如火的臉外,竟是無一不白。
    (正站在那裏舉著那半片木幹,指著自己直樂呢。
    (邱槐一見銀鬚叟這般古怪容貌,這才知道厲害,不禁膽寒起來。)
邱 槐:(喝問道)你是何人?你我並無仇怨,為何對我暗算?用污穢之物傷人?
銀鬚叟:(笑罵道)不知死的孽畜,你師徒作惡多端,不久便要伏誅遭報,還敢在我這裏胡鬧?
邱 槐:我路過此地,斬去毒蛟,是與世人除害。
銀鬚叟:那錦帶蛟雖然毒重,因我在此,從未出山傷人。我原想制服了牠,替我防止俗人侵擾。這東西本
    也難得馴化,今日劫鹿吞吃,已動殺機。你無心殺了牠,就是將這鳥兒捉去,準備為你爪牙,也
    不算是冒犯我老人家。
邱 槐:那你為何壞我好事?
銀鬚叟:你貪心不足,打算用百練聚毒散將這錦帶蛟的毒水化煉,凝成精液,帶回山去害人。而且竟敢在
    我冷翠林前,想劫走我老朋友矮叟朱梅記名末代弟子的聚螢、鑄雪兩口仙劍。
邱 槐:(忿忿道)欺凌後輩,不算漢子。
銀鬚叟:你適才吃的便是那蛟拉的糞,其毒非常。這還是念你無知誤犯,再在此逗留遲延不走,惹得我老
    頭子生了氣,便叫你死也死得難過。
    (邱槐聞言,越知適才所料不差,益發心驚。
    (加上心中奇穢未消,受毒已重,急於回山醫治。)
邱 槐:看你形狀,聽你說話,莫非便是銀鬚叟麼?
銀鬚叟:(笑罵道)你這孽畜,居然倒有一點眼力。既知是我,先時又何必自作強項,我遲早尋你老鬼算
    賬,快些逃命去吧。
    (說罷將手一揚,便有千百道銀絲飛起。
    (邱槐疑是銀鬚叟動手,駭得膽落魂飛,逕直破空逃去。
    (四人眼看那千百銀絲飛入林際,朝著那錦帶蛟屍身旁邊一陣亂轉,只見砂石驚飛,銀光如雨,
    (霎時間便成了一個深坑。
    (銀鬚叟先將銀絲招回,對那怪鳥道)
銀鬚叟:孽畜還不下去,幫點忙去!
    (那怪鳥此時真也聽話,飛過去爪喙齊施,一陣扒抓。
    (頃刻間連錦帶蛟和死鹿、大樹幹,俱都埋入土內,地也填平。
    (然後依舊飛回,這番卻不棲在銀鬚叟的手上,竟在近側一個矮樹樁上落下。
    (剔毛弄翎,圓睜著一雙精光四射的怪眼,顧盼生姿,端的神駿非凡。
    (這時裘元兒等三個小孩俱都看得呆了,也忘了上前見禮。)
    
    
10**時間:接上 地點:樹下
    (方端一人躲在適才隱身的樹後,因看出那斬錦帶蛟的邱槐有異,始終沒有出來。
    (先時很代裘元兒等三人捏一把冷汗,及至銀鬚叟一出現,便分出了兩下來意善惡以及人的邪正
    (。
    (方端首先奔上前去,跪在地下見禮道)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