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夜 地點:山洞
    (裘元兒與甄濟準備夜宿山洞,甄濟取來松枝,供作火堆。
    (裘元兒嫌那松枝太長,正拔出甄濟的寶劍劈砍。
    (偶一回身,猛一眼看見一個似人非人,渾身漆黑,長著一對綠黝黝眼睛的東西,當門而立。
    (伸著兩支毛臂,似要進來攫人而噬。
    (黑影中看去,無殊鬼魅,裘元兒不由大吃一驚。
    (因為甄濟就站在那東西的前側不遠,口裏喝得一聲)
裘元兒:大哥快過我這裏來!
    (身子早已如飛縱將過去,朝那東西當胸一劍。
    (用力太猛,覺得撲哧一聲,似已穿胸透過身中。
    (那東西負痛呱的一聲慘叫,掙脫寶劍,如飛逃去,接著便聽洞外崖下似有重東西叭的響了一下
    (。
    (甄濟雖只看見一點後影,沒有看清面目,也不禁嚇了一跳。
    (黑暗之中,哪敢出外觀看。
    (二人合力將那兩個石床和那石几移來,將門堵上。
    (將火添旺,燭也不熄。)
    
    
2**時間:次日 地點:洞內
    (甄濟、裘元兒醒來,一齊動手,將石床輕輕搬開,站上去探頭出去一看。
    (外面並無動靜,洞口已露天光。
    (才將石床放向一邊,一同走了出去。)
    
    
3**時間:接上 地點:洞外
    (未達洞口,便聽濤鳴浪吼,響成一片。
    (甄濟、裘元兒出洞一看,山下面的水已齊山腰,濁浪如沸,黃流翻騰。
    (石壁上那一股飛瀑,山洪暴發之後,分外寬大。
    (天上烏雲密佈,細雨霏霏,遙山匿影,遠帕雲低,左近林木都被煙籠霧約。
    (倒是近山一片,經昨晚大雨沖刷之後,越顯得沙明石淨,壁潤苔青,景物清華,別有一翻幽趣
    (。
    (甄濟、裘元兒見水勢未退,去路已阻,小雨還下個不住。
    (天上沒有日光,也辨不出時光、方向。
    (恐雨濕衣,又覺饑渴,便同回洞內。)
    
    
4**時間:接上 地點:洞內
    (甄濟取了個鍋,抄了一鍋水。
    (取水煮好之後,便對裘元兒道)
甄 濟:山柴取之不盡,雖說經雨濕些,好在昨兒所取甚多,足敷數日之用,不妨整日點旺。那燭要防緩
    急,只可點此一支,不可多用。虎肉不能經久,暫時還是拿牠充饑吧。
    (裘元兒先就開水將餘剩的炒米泡來吃了,然後取了一塊虎肉,到水中洗淨。
    (因嫌肉淡,打開了一簍兜兜鹹菜,將虎肉一切,放入鍋內,一同煮熟。
    (鍋小煮不得許多,又切些在火上烤。
    (甄濟、裘元兒受過方氏弟兄傳授,所攜虎肉全是極肥嫩之處,少時便都爛熟。
    (吃完煮的,再吃烤的。
    (又將昨晚取出來還未吃完的鍋魁,泡在肉湯內來吃。
    (那鍋魁連經數日,非常堅實,經這鹹菜虎肉湯一泡,立時酥透。
    (再加上湯,既鮮而不膩。
    (湯中鹹菜又脆,又帶點辣味。
    (真是其美無窮,直吃得一點餘瀝都無才罷。)
裘元兒:(笑道)往常在家裏,吃雞湯泡鍋魁,哪有這等好吃?這都是那鹹菜的功勞。那鍋魁也還有幾十
    個,擱得久,太硬了,也不好送人,今晚仍照樣吃吧。
甄 濟:照你這麼說,不再打走的主意了?
裘元兒:(笑道)你不說一半天走不成嗎?這般好的地方,如非尋師學劍,各有正事,要像往常和父親游
    山一樣,我真捨不得走呢。
甄 濟:那倒簡單,你住下來好了!
裘元兒:此去如蒙朱真人收到門下,不知金鞭崖風景比這裏如何?我如萬一學成劍術,和我姑父一樣,非
    到這裏來隱居修道不可。只可惜沒個名兒,我們何不代它起一個?口裏也好有個說頭。
甄 濟:看此洞設備齊全,所有石床、石几、丹灶、藥灶無不溫潤如玉,以前定有世外高人在此修真養性
    ,豈能沒有一個洞名?
裘元兒:它有它的,我們起我們的,這還怕什麼雷同不成?依我想,這洞背倚危崖,下臨峽水,又有飛泉
    映帶成趣,可稱三絕。
甄 濟:(搶著說道)絕字不好,況且那峽谷之水,原是山洪暴發。莫看水大,說收就收,乾得點滴俱無
    。再說濁流滔滔,也不配稱一絕。若在那飛泉上想主意命名,倒還有個意思。
裘元兒:單從飛泉著想,不能概括此洞形勝。你既嫌洞名三絕不好,莫如我們將幾處風景,挨一挨二都給
    它們起個名字,豈不是妙?記得昨日我們原是渴得心煩,到了泉水底下,水還沒到口,便覺身心
    爽快,遍體清涼。那有飛泉的石坡,就叫它作滌煩坡好麼?
甄 濟:(叫好道)這名字倒想得好,彷彿十志圖裏也有這麼一個名字,且不管它。那坡既名滌煩,那飛
    泉像半截銀龍,籠上薄絹,就叫它做玉龍瀑如何?
裘元兒:玉龍瀑倒像,也恐與別處重複。我們昨日到來,已是夕陽在山,饑渴疲乏之極,忽得佳山佳水,
    洞前那片岩石就叫夕佳岩如何?
甄 濟:古詩原有『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之句。這名字真起得好,也從未聽見過,想來不致與人重
    複,倒是這洞要想個好名字,才相稱呢。
    (裘元兒聞言,也不作聲,坐在石床上只管俯首沉思。)
裘元兒:(忽然跳起身來,笑道)有了,這洞恰好面北,就叫它作延羲洞吧。
裘元兒:語意雙關,好倒是好,自居羲皇上人,未免自大了些。長安雖好,不是久居之地。肚子已然喂飽
    ,還得設法算計出路才是。
    (說罷,二人同出洞外,)
    
    
5**時間:接上 地點:洞外
    (細雨雖止,風勢卻大,狂風怒嘯,濁浪翻飛。
    (遠近林木叢莽,被風吹得似波濤一般起伏搖舞。
    (天陰得快要低到頭上,又沒有日色,也不知道時間早晚。
    (時山禽不鳴,走獸潛蹤,耳觸目遇,儘是淒涼幽暗景色。
    (裘元兒涉世未深,雖然也有許多心思愁腸,想一會也就放過。
    (甄濟卻是身遭大變,父母存亡未卜,前路茫茫,連日歷盡憂危,又遇上這種蕭條景色,益發觸
    (動悲懷,心酸不能自己。
    (裘元兒見他雙目含淚,明知是惦記他父母吉凶禍福,但是每一勸慰,越發勾動他的心懷。)
裘元兒:我們現在為山洪所阻,不能上路。這山頂上面,昨日天黑風雨,沒顧得上去,趁此雨住,何不上
    去看看?也許能繞走過去呢。
甄 濟:反正路已走錯,此時被水隔斷,不能動身,上去看看也可。
    (當下二人便一同往上面走去。)
    
    
6**時間:接上 地點:斜坡
    (  第三三六回 棲遲古洞 半夜得奇珍  軫念良朋 穿晶歷絕險
    (這山下半截是個斜坡,越往上越難走。
    (雨後路徑又滑,沙中蓄水,時常將足陷在裏面。
    (上走還未及三分之二,忽然山頂雲生,煙嵐四合,霧氣沉沉,漸漸對面看不清人的眉目。
    (恐為雲霧所困,只得敗興回來。)
    
    
7**時間:數日後 地點:洞口
    (甄濟、裘元兒並坐在洞前岩石上,互相勸勉,談了一陣。)
裘元兒:這些天了,山雲始終未開,峽谷中的洪水反倒漲大了些。
甄 濟:這次山洪發得真怪,從哪裡來的大水?
裘元兒:你叫我省著蠟燭不用,我本來眼力就好,現在越發看得清楚了。
甄 濟:你還說哩!每次輪到你守夜,總是睡得人事不知,要出了怎辦?
裘元兒:反正門口被大石頭堵住,怕什麼?
甄 濟:為了堵門,睡在小石床上,怪不舒服的。
裘元兒:那今天用小石床堵門好了,我先睡個飽,保證晚上睜得大大的!
    
    
8**時間:夜 地點:洞中
    (甄濟睡在大石床上,小石床則立在洞口。
    (裘元兒呆坐在石頭上,滿腔心事。
    (裘元兒思潮起伏,越想越煩,便坐了起來。
    (見甄濟睡得正香,也沒驚動他。
    (想取點鍋中剩水解渴。
    (走到灶前,猛見灶那邊放小石榻的洞壁角裏,有一團淡微微的白影。
    (裘元兒心中奇怪,便將寶劍拔出刺了一下,鏘的一聲,其音清脆。
    (白影仍然未動,先還疑是劍刺石上之音,便又刺到別處。
    (誰知劍尖到處,火星飛濺,聲音卻啞得多。
    (又用劍往有白影處撥了兩下,除聲音與別處不同外,空洞洞並無一物,也就不去管它。
    (待裘元兒回到灶旁去尋水時,才想起那口小銅鍋,睡時已放在堵門的小石榻頂上。
    (方要縱身去取,忽聽地地兩聲,音雖微細,聽得極真,彷彿從那壁角間有白影處發出。
    (心中一動,決計查看個水落石出。
    (裘元兒忙往大石榻前摸著火石紙頭,點燃了一根松柴。
    (往那白影處一照,依然是一面洞壁,只那有白影處,有一個長圓形的細圈。
    (洞壁是灰白色的,獨那裏石色溫潤,白膩如玉,彷彿用一塊玉石嵌進去似的。
    (拿劍尖一敲,音聲也與別處不同。
    (裘元兒一時動了童心,想將那塊玉石取出看看。
    (叵耐玉石的周圍與石相接處,只有一圈線細的縫,劍尖都伸不進去。
    (便去取了一根燭來點上,放在地下,將劍往石旁洞石試刺了兩刺。
    (劍本鋒利,石落如粉,那玉卻是其堅異常,連裂紋都沒有。
    (想起甄濟曾說劍是家傳,能斷玉切鐵,越猜是塊好玉無疑。
    (再往石縫一看,已顯出嵌放痕跡。
    (便用劍尖照那長圓圈周圍刺了一陣,刺成了比手指還寬,深有寸許的縫隙。
    (剛住了手,甄濟已經驚醒,見裘元兒點起蠟燭,伏身地上,便問在作什麼。
    (裘元兒已放下劍,將兩手伸入縫中,捏住那塊玉石的外面一頭,隨口剛答得一聲)
裘元兒:大哥快起來。
    (兩手用足力量往外一拉,隨著沙之聲,那玉竟整個從壁中滑出。
    (捧起一看,競是一塊長形扁圓的白玉,映在裘元兒臉上,閃閃放光。
    (甄濟連忙跳起,將燭取在手內一照。
    (見那玉長有一尺七八、圍有五六寸寬厚、一頭平扁、一頭略尖、形如半截斷玉簪。
    (通體沒有微暇,只當中腰齊整整有一絲裂縫,像是兩半接棒之處。
    (甄濟將燭放在榻上,一人握定一頭,用力一扯,立時分成兩截。
    (裘元兒猛一眼看到自己拿的這一頭,中間插著兩柄劍形之物。
    (連忙取出一看,果然是一鞘雙柄,長有一尺二三寸的兩口寶劍。
    (其劍鞘非金非石,形式古樸,喜得裘元兒心裏怦怦直跳。
    (裘元兒再將劍柄捏定,往外一拔,鏘的一聲,立時室中打了一道電閃。
    (銀光照處,滿洞生輝,一口寒芒射目,冷氣森人的寶劍,已然到了手內。
    (隨著,劍上發出來的光華,在室中亂射亂閃。
    (同時甄濟裘也在元兒手內,將另一口拔出。
    (這一柄劍光竟是青的,照得人鬚眉皆碧。
    (二人連話都說不出口,互相交替把玩,俱都愛不忍釋。
    (又各將那藏劍的兩截玉石細看,甄濟拿的那一截,空無一物。
    (而裘元兒所持半截,裏面還有一片長方形小玉佩,上面刻有幾行八分小字。
    (裘元兒就劍光一照,乃是「聚螢鑄雪,寒光耀目。寶之寶之,元為有德」四句銘語。
    (另有「大明崇楨三年正月穀旦,青城七靈修士天殘子將游玄都,留贈有緣人」一行十餘字。
    (書法古茂淵淳,像是用刀在玉石上寫的一般。
    (那兩口劍柄上,也分刻著「聚螢」、「鑄雪」四字。
    (甄濟、裘元兒把玩了一會,裘元兒忽然笑著說道)
裘元兒:大哥,我的一口寶劍太不中用,那日刺虎,只一下,就斷了。正愁沒兵器用,如今難得尋見這麼
    好的兩口寶劍,就給了我吧。
    (甄濟聞言,略頓了頓)
甄 濟:這劍本是你尋著的,又是一鞘雙劍,分拆不開,當然歸你才對。天時想已不早,我們搬開石床,
    出洞看看天色,做完吃的再說。
裘元兒:那玉牌上所刻的天殘子,必是一個世外高人,仙俠之流。既留有這一對寶劍,說不定還有別的寶
    物在這洞內。
甄 濟:說得也是,索性打開洞門,再細找它一找。
    (裘元兒聞言,越發興高采烈,便說)
裘元兒:如再有寶,就給大哥吧!
    (當下將劍還鞘,佩在身旁。
    (甄濟沒有答話,二人同將石床移開,因為還想細尋有無別的寶物,也不移還原處。)
    
    
9**時間:接上 地點:洞外
    (甄濟、裘元兒匆匆出洞一看,天才剛亮不久,幾日耽擱,那虎肉所剩無多。
    (二人把它洗淨,加些鹹菜煮熟。
    (甄濟去取鍋魁來泡,發現食糧除兩包糖食外,只夠一日之用。)
甄 濟:糟了,食糧只夠一日之用了。別的事小,這食糧一絕,附近一帶連個野兔都沒有,如何是好?
    (洞外天色仍是連陰不開,崖下山洪依然未退。
    (裘元兒坐在灶旁,只管把玩那兩口寶劍,拔出來,插進去,滿臉儘是笑容。
裘元兒:哦!
    (隨口應了一聲,沒有放在心上。
    (甄濟先將鍋魁拆散,下在鍋內,然後說道)
甄 濟:元弟,我們食糧將盡,來日可難了。雖說還有些生臘肉巴,前路尚還遼遠。這水一直不退,雨還
    時常在下。吃完了飯,我們須及早打個主意才好呢。
裘元兒:(仰首答道)飯後我們先將這兩間石室細細搜它一下。
甄 濟:你以為能找到食物?
裘元兒:待山頂雲霧一開,我們只要打著一隻鹿兒,便夠吃好幾天的,怕什麼?
甄 濟:你說得好聽!這裏都被水圍住,幾曾見過一個獸蹄鳥跡?少時雲霧如少一些,我們的生機也只限
    定在上半截山頂了。
    
    
10**時間:接上 地點:洞內
    (甄濟、裘元兒除蠟燭外,又點起兩支火把。
    (先將內外兩間石室細細搜尋了一個遍,結果什麼也未尋到。
    (甄濟固是滿懷失望,裘元兒也是歉然。)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