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三年後 地點:裘宅
    (裘友仁請了一個同族飽學教裘元兒讀書,竟是穎悟非凡。
    (先時認字,過目不忘,後來讀書,十行並下。
    (不消三四年工夫,便已青出於藍,神童之名,馳傳遠近。
    (可笑他書沒有老師讀得多,卻時常用書理將老師問住。
    (更奇怪的是,從羅鷺走後,一直未來,裘元兒不但始終未提,連以往那些好道行徑全收拾起。
     
    (裘友仁見他安心讀書,甚是心喜,漸把前事忘卻。)
    
    
2**時間:七年後 地點:裘宅
    (一晃七八年光陰過去,甄氏又連舉兩男:一名裘信;一名裘隱。
    (裘友仁除了日常行善事而外,有愛妻偕老,課子力田。
    (又加年豐歲足,內助賢能,宅近名山,登臨又便,自是美滿。
    (裘元兒已一十四歲,裘友仁因守祖父之訓,不要兒子去求功名。
    (見他書已讀通,也無甚出奇名師可教,便也不再延師。
    (由他隨著自己,早晚讀書寫字;或帶著出外玩耍遊行。)
    
    
3**時間:日 地點:長生宮
    (長生宮又來了兩個羽士,俱善圍棋,與裘友仁甚是投機,時常也帶了裘元兒前往走動。
    (下棋時節,便由隨去的長年和宮中小道士,帶了裘元兒在附近山中遊玩。)
裘元兒:你可曾見過一個窮老頭兒。
小道士:窮老頭兒多的是,施主要找誰?
裘元兒:有一個穿得很破,個頭很矮的。
小道士:施主愛說笑,哪個窮老頭不是這樣?
    
    
4**時間:後來 地點:山道
    (道士們都喜裘元兒聰明伶俐,先時個個願討裘友仁好,陪他去玩。
    (裘元兒渾身是勁,施展他天生的本能,攀蘿捫葛。
    (裘元兒身手捷比猿猴,躥高縱矮,健步如飛,一轉眼便跑沒了影兒。
    (那年長一點的,怕他在前跑迷了路,找不著人;更怕失足跌傷,嚇得在後面亂喊亂叫。
    (他恐斷了路頭,也就聞聲趕回。)
    
    
5**時間:次年 地點:長生宮
    (這時已是次年春暮,裘元兒已有一十五歲,恰好月底便是裘友仁父母百年冥壽。
    (設四十九天道場,僧道兩班晝夜誦經超度。
    (青城山是道教發祥之所,山中宮觀大半羽流。
    (裘友仁便決計借他的地方做法事。
    (除本宮道士外,連縣城內外各有名的僧道,差不多全請了來。
    (日子一到,裘家同族連同遠近親友,都先後得信趕來,送禮致祭。
    (裘友仁夫妻自是竭誠款待,另請了幾個近親至戚,幫同料理。
    (定了數十乘山轎,準備接送。
    (又收拾出許多屋子,款待那遠來親友。
    (甄氏帶兩個幼子和一些女眷,日裏去長生宮跪拜焚香,晚來仍回家住。
    (裘友仁父子便長住在長生宮內。
    (由三月初頭上開始,正日子在第四七的第四天。
    (三七剛做完,便忙起來。
    (直忙過了四七,客才散去。
    (同縣同村的戚友,都各自辭歸,等末天再來拜圓滿。)
    
    
6**時間:接上 地點:長生宮大殿
    (這時除裘友仁父子夫妻外,只剩兩位管賬的戚友,和甄氏一個娘家侄子叫做甄濟的,裘友仁夫
    (妻方覺輕鬆了一些。
    (雖然這次舉動是一個從俗的禮節,也含有人子追遠之心。
    (起初幾日,裘元兒見父母鎮日愀然,孝思甚隆。
    (不由激動天性,每日跟著大人跪送賓客,只有內心哀戚,並無他念。
    (及至正日一過,裘友仁要在靜室中獨跪奉經,甄氏一身兼顧兩地,忙得不可開交。
    (只閑了裘元兒一人,除早晚跪拜外,都無甚事。
    (偏那甄濟一向隨宦在外,人才十八九歲,初回不久,原想等佛事完逛山的。
    (裘元兒因他會武,見的事多,獨和他說得來。)
    
    
7**時間:日 地點:長生宮
    (這日因看父親上供時跪哭,心裏發酸。
    (吃齋時節,無心中說了來意,一句話將裘元兒提醒。)
甄 濟:傳言青城天下幽,我想佛事完了去逛逛山景去。
裘元兒:這青城山上每一塊石頭我都認得,只要我娘同意,就帶你去!
    (甄氏正在看帳,甄濟過去一說,甄氏點頭應了。
    (甄濟回來,甄氏便對裘元兒喊道)
甄 氏:你們不要去遠了,早去早回。
    
    
8**時間:接上 地點:半山
    (甄濟、裘元兒行至半路,裘元兒道)
裘元兒:你我遊山,還帶僕人,不會被人笑話麼?
甄 濟:(回頭對家人道)你且在此相候,我同他前面看看就回。
    
    
9**時間:接上 地點:山路
    (裘元兒仗著甄濟不識路,成心按照平日打聽得來的路徑,往金鞭崖走去。
    (甄濟見裘元兒在前領路,上下如飛,峻崖峭扳,一躍便過,好生驚異。
    (以為他也習過武,故意賣弄。
    (便不肯示弱,也將本領施展出來,緊緊跟隨。
    (裘元兒仍恐仙人不肯見他,總是推託路記不真,前行查看。
    (先跑出去二三十步,看不出前面有何異狀,才回身招呼。
    (裘元兒從來遊山,哪有這日任性,心中好不痛快。
    (仗著都是快腿,從早飯後出門,由辰刻到未初,不覺到了眾人所說的金鞭崖上。
    (細一考察,與裘友仁所說的林木位置,一些不差,只是仙人卻無影子。
    (以為仙人洞府,必在僻靜之處,仍在東尋西找。
    (甄濟見一路上美景甚多,元兒都不流連,只說還有更好的所在。
    (後來見他神志專一,不住東張西望,若有期待,看他必有所為。)
甄 濟:你老說前面風光更好,誰知累了一身大汗,卻跑到這兒一個略生雜樹、形勢險惡的峭崖上來。
裘元兒:真的,就在前面。
甄 濟:別唬我!你到底在找什麼?
裘元兒:好,我告訴你,可是別讓我娘知道。
甄 濟:沒問題,你說。
裘元兒:十年前我姑父說金鞭崖上有位仙人,我娘怕我出家求仙,不許我來。
甄 濟:(笑道)表弟,你真是枉叫神童了。你想神仙怎會住在這裡?羅表舅所說的金鞭崖,必是另有地
    方。
    (裘元兒聞言,不禁恍然若失。
    (回時,裘元兒仍不死心,暗中留神。)
    
    
10**時間:後來 地點:金鞭崖
    (正邊說邊走之間,忽聽裘元兒失聲叫道)
裘元兒:洞在這裏了!
    (回來一看,原來半崖藤樹交蔽中,有一塊丈許高的大石,形態甚奇,孤倚壁間。
    (壁上苔繡中,竟隱隱看出有「金鞭崖」三個大字。
    (再看裘元兒,已從那塊石根際一個兩三尺大小的石孔中鑽了進去。
    (探頭一看,裏面黑洞洞的,猛聞一股子奇腥刺鼻。
    (甄濟心中一驚,連忙一把拉住喊聲)
甄 濟:表弟還不出來,要尋死麼?
    (同時裘元兒也聞見腥味刺鼻難耐,鑽了出來。)
甄 濟:你怎麼胡鑽亂鑽?這裏頭要是什麼毒蛇的洞,哪還有你的命在?你沒聞見腥氣麼?
裘元兒:你不知道,我最能黑地裏看東西。適才我往石孔裏一看,那洞竟深大得緊,後來還想再進一步,
    被你一喊,我也聞到腥氣,人受不住,才作罷。
甄 濟:不是我說你,這種地方太危險。
裘元兒:我退出來時,無意中一推這塊石頭,竟是活的,稍用點力,便可推倒。我怕壓了你,沒有推。
甄 濟:(便說)回去吧!手邊又沒拿著兵器,快走的好。
裘元兒:我看看洞的真形就好。
    (裘元兒倏地一低頭,又往石孔裏鑽去。
    (甄濟一把未抓住,連忙趕過,伸手往孔中去扯。)
甄 濟:快出來!
裘元兒:(高喝)表哥快躲開,這石頭要倒下了。
    (那塊怪石雖然附在崖旁,並未生根。
    (要估石重,少說也有千斤,先還不信裘元兒有那麼大力量。
    (就在這一轉念間,忽聽頭上藤斷,嚓嚓作響,那石上半截已經搖動。
    (知道不好,連忙縱過一旁,抓緊壁上藤根。
    (身才立定,那塊大石已經離壁飛起,直往下面澗溝中滾了下去。
    (接著便聽山崩地裂一聲大震,眼前砂石塵土飛揚。
    (殘枝斷幹滿空飛舞,山谷回音震耳欲聾,半晌方絕。
    (裘元兒早從石後跳了出來。
    (甄濟見裘元兒雖然淘氣,竟有這等神力,不由又驚又愛。)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