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天 地點:四川灌縣
    (四川灌縣宣化門外,有一座永寧橋,長有二三十丈,是竹子和粗麻索做的。
    (橋下急流洶涌,奔騰澎湃,每當春天水漲,但見波濤電射,宛如轟雷喧豗。
    (人行走橋上,驚心動魄,目眩神昏,搖搖欲墜。
    (及至一過對岸,前行不遠,便是環山堰,修竹干霄,青林蔽日。
    (襯上溪流索繞,綠波潺潺,越顯得水木清華,風景幽勝之至。)
    
    
2**時間:接上 地點:裘家廠壩
    (離堰半里,有一小村,名叫裘家廠壩。
    (全村並無外姓,只得百十戶人家,倒擁有一二百頃山田果園。
    (此間人士,世代都以耕讀傳家,房數也不算多,彼時灌縣民風又極淳厚,所以全村可稱殷富。
    (近村口頭一家,是裘姓的么房,房主名叫裘友仁,妻子甄氏。
    (裘友仁有一妹,名叫芷仙。
    (甄氏幫助丈夫料理家務,對裘芷仙也極友愛。
    (裘友仁雖秉先人遺訓,不求聞達,卻是酷好讀書。)
    
    
3**時間:接上 地點:裘宅
    (裘友仁有一表弟,名叫羅鷺,是成都人,比芷仙大四歲。
    (因彼此同心,便由雙方父母作主,與芷仙訂了婚約。
    (羅鷺平時和裘友仁更是莫逆,時常你來我去,一住就是一月兩月,誰也捨不得離開。
    (裘芷仙也一年比一年出落得美麗端淑,親上攀親,好上結好。)
    
    
4**時間:接上 地點:書房
    (裘友仁穿著孝服,與羅鷺品茶聊天。
    (裘芷仙由後房進來,給二人添了茶水,低頭退去。
    (羅鷺不敢正眼相視,但二人各各點頭示意。
    (裘友仁看在眼裡,待芷仙出去了,才說)
裘友仁:(滿面歉容)不幸家父過世,倒把你們的吉日給耽擱了。
羅 鷺:大哥說哪裡話來?如今尚未立業,何以家為?
裘友仁:待我明年春天服滿,你們就來沖沖喜吧。
羅 鷺:其實不急,我父母雙亡,連姊妹通沒一個,正好先開開眼界。
裘友仁:我們雖不做亡國大夫,不必獵取功名,但讀書齊家卻不能推卻。
羅 鷺:今貪官污吏橫行,我們無權無勢,也奈何人家不得。乾看著生氣,又豈是聖賢己飢己溺的道理?
    
裘友仁:那鷺弟又待如何?
羅 鷺:何如學些武藝,既可除暴安良,又可防衛自己,這才痛快!
裘友仁:(搖頭)怪不得聽說你在家中廣攬賓客,結交豪士,小心家業化為流水。
羅 鷺:這無須擔心,父親留下一個可靠老人經管,不庸操神。
    
    
5**時間:後來 地點:羅宅院
    (羅鷺與兩個有名武師,在院中習武。
    (他本有天生神力,又經高人指點,雖只三年工夫,已練成一身驚人本領。
    (又因好客仗義,揮手千金,更得了一個俠士雅號。
    (越使他興高采烈,慨然以朱家、郭解自命。)
    
    
6**時間:接上 地點:裘宅
    (裘友仁與一羅鷺之管家鄭誠在客廳交談。)
鄭 誠:少東用錢如泥沙,近來已年有虧耗,裘爺還是勸勸他的好。
裘友仁:(驚訝)他能怎樣揮霍?
鄭 誠:少東好客,家中住了不少武林人士,一進一出都要使銀子。
裘友仁:謝謝你,讓我來想想辦法。
    
    
7**時間:接上 地點:裘家宅院
    (裘友仁在院中獨自思考。
    (裘芷仙在房中繡花。
    (裘友仁想來想去,只有趕緊將妹子嫁出去,早一點收束羅鷺的身心。
    (裘友仁年紀不大,倒頗知人情世故,便從側面想法。)
    
    
8**時間:某日 地點:裘宅精舍
    (羅鷺與裘友仁在精舍中飲酒歡敘。)
羅 鷺:怎麼,半天未見表嫂過來。
裘友仁:內人同舍妹,昨日因為長房二姊要出閣,接去幫做嫁衣了。就在村後不遠,已著人送信,少時便
    會回來的。
    (羅鷺聞言,不禁心裏一動,臉上微紅,竟泥刺刺地轉過頭去。
    (待他掉回頭來,見裘友仁睜著雙眼,覷定他的臉上,似要等他答話,只得遮飾道)
羅 鷺:表嫂幫助你照管這一大片家業,真是能幹。
裘友仁:你莫說,虧她幫忙,我才能讀書蒔花,修身養性呢。
    (話猶未了,一個長年進來回道)
長 年:大娘請得小姐回來了。
    (羅鷺聞言,便偷偷舉目往外望去,半晌不見人影。
    (耳邊似聞蓮步細碎之聲、自廳側甬道由近而遠,不禁覺得有些悵惘。)
裘友仁:(對長年道)你去對大娘說,表少爺愛吃她做的渣渣鹹菜和血豆腐,把肥臘肉也多切些蒸起。再
    挑些水豆腐,把豆花點好,就出來見客。
    (長年應聲,領命自去。)
羅 鷺:大哥何必張羅?小弟又非外人?
裘友仁:光說不算,沒成親,當然是外人!
    (羅鷺聽了,沉吟未答,裘友仁又道)
裘友仁:我真笨,離吃晚飯還早呢!既約你來賞花,倒叫你陪我悶坐!快隨我到後面竹園看菊花去。
    (羅鷺本有一肚子話和裘友仁談笑,不知怎的,覺得沒有興致。
    (聞言極為願意,便隨了裘友仁,往後園走去。)
    
    
9**時間:接上 地點:花園
    (出了甬道,二人即從一間小書房後面繞進園去。
    (斜陽影裏,只見丹楓照眼,滿園秋色。
    (一片十畝大小的菊畦裏,數百種各色菊花,在秋風寒露中爭妍鬥艷。
    (再襯著四圍的綠松,又有奇石森列,真是景物清麗,令人目曠心怡。
    (二人沿著菊畦,指點黃英,載品載笑。
    (正行之間,猛見路旁坡上花畦裏似乎動了兩動。
    (羅鷺疑是什麼野兔之類竄入,怕踐踏了名種。
    (剛將身往坡上一縱,倏見畦心一片菊花叢中,有一兩朵極鮮艷的大花朵長了起來。
    (羅鷺不禁心裏怦地一動。)
羅 鷺:表嫂表妹,怎的在此?
    (裘芷仙長袖上挽,露出一雙又白又嫩新藕一般的皓腕。
    (這時,她一手提著一個竹皮編成的花兜,裏面有十幾朵碗大的白菊花。
    (羅鷺眼睛一亮,在萬花叢中,一位佳人雲裳錦衣。
    (朱唇粉面,艷絕塵世,面露羞色。
    (時值夕陽斜射,越顯得玉膚如雪,潔比凝脂,花光人面,掩映流輝。)
    
    
10**時間:接上 地點:花園
    (甄氏荊釵布裙,手裏拿著一把長竹花剪。
    (裘芷仙歸家不久,便隨著嫂子匆匆走到花畦,華妝猶未卸完。)
甄 氏:都是大姑娘了,見到人不要忸忸捏捏。
裘芷仙:嫂子說得奇怪,誰扭扭捏捏了?
甄 氏:我先說在前,不要到時怪我!
裘芷仙:我剛回來,還沒卸妝,你拉我來採花,什麼事這麼重要?
甄 氏:你不幫忙,我一個人都累昏了!
    (忽然傳來裘友仁和羅鷺笑語之聲。
    (裘芷仙心頭著慌,打算回去。)
甄 氏:(悄說)來不及了,他們在下面看不到的,不如將身微俯,暫時隱過。等他二人走後,我們再走
    。
    (裘芷仙無法,只得依了。
    (不一會,在花縫中望見裘友仁引了羅鷺,逐漸走近坡前,芳心焦急不已。
    (誰知甄氏早打了主意,故意裝作失足,往前一滑。
    (裘芷仙素來忠厚,沒有機心,見嫂子要跌,連忙起身去扶。
    (偏偏羅鷺又誤會坡上花畦裏有了野兔,將身往前一縱,恰好碰頭對面。
    (就在彼此微一怔神之間,把裘芷仙羞了個滿臉紅霞,心頭亂跳。
    (也不顧豐草礙足,丟下花籃,折轉身軀。
    (一路抖著長袖,便往坡後邊慌不迭地退避下去。
    (羅鷺好不容易得睹玉人芳顏,果然見面就躲,好不又愛又惜,呆在那裏。
    (裘友仁見了,暗自心中好笑。
    (這時甄氏已從菊畦中款步走了出來,與羅鷺見禮。)
裘友仁:(故意埋怨她道)羅賢弟遠來,你怎麼不到廚下招呼,卻領著妹子在此剪這菊花則甚?
甄 氏:這才稀奇,事情還用你說嗎?我看豆花還沒有開鍋,天也還早,叫伙房添了幾截餉腸,又切了些
    截截菜、泡海椒,回房等鍋開。見妹子正卸妝,想起那年表弟在這兒吃菊花鍋子,說有清香。想
    做,怕一個人忙不過來,也沒容妹子把妝卸完,就拖了她走。萬想不到天都快黑啦,你們還會到
    園裏來。妹子臉皮嫩,看等一下好埋怨我哩。
    (說罷,也不俟答話,轉身對羅鷺道)
    大表弟好久不上我家來,你哥哥想你得很,這回須要多住些日子。
    (說罷,若嗔若喜地對裘友仁將嘴皮動了動,轉身便往路旁竹徑後走去。)
裘友仁:你嫂子當家過日子,門門都好,就是嘴碎一點。你看我只問她一句話,她倒嘮嘮叨叨了一大串。
    
羅 鷺:友哥一天抱死書本,同我一樣不事生產,家事誰來打理?若非嫂子賢慧能幹,有這片家業,倒麻
    煩死人哩。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