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嵋仙蹤 - 第九十集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雲空
        (毛簫、章狸同了群邪一共百餘眾,由妖窟起身。
        (懷著必勝之念而來。)
        
        
    2**時間:接上 地點:依還嶺
        (行至中途,忽見前面現出一座仙山,定睛一看,正是依還嶺。)
    毛 簫:曾有同黨來此與敵惡鬥,我等得信趕來,怎的為時不久,就到了地頭?
        (忽聽一聲雷震,二三十個少年男女各指劍光、寶光,突然殺來,聲勢甚盛。
        (夥敵人來勢萬分神速,心念才動,突然出現。
        (數十百道劍光、寶光電射而來,簡直措手不及。
        (法寶、飛劍又都具有極強威力,一言不發,四面夾攻。
        (群邪因事出倉猝,紛紛向前迎敵。
        (而雙凶為了保持身分,並想查看敵人深淺,只由群邪和眾妖徒上前對敵,本人在後面觀戰。)
        
        
        
    3**時間:稍後 地點:雲空
        (毛簫、章狸見鬥了一陣,雙方相持不下,無論是何邪法、異寶,敵人均無懼色,一個也未受傷
        (。
        (自己這面,也是如此。
        (最奇的是,有時明明要占上風,情勢忽變,不是敵人法寶威力加強,便是忽然隱去,始終相持
        (,打個平手,越看越怪。)
    毛 簫:(對章狸道)你不覺得奇怪麼?莫不是中了敵人的暗算?
    章 狸:除了幾個老鬼,還有誰敢在我們兄弟頭上動土?
        (二人相互一說,立時警覺起來。
        (正待親自上前試他一下,又是一陣旋檀香風過處,連依還嶺帶敵人全數失蹤。
        (向前一眼望過去,空蕩蕩的,無邊無際,哪有一點山形人影。
        (知道所飛之處,高出雲上,多高的山也在下面,斷無對面迎來之理,越料受了敵人禁制無疑。
        ()
        
        
    4**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群邪正在惡鬥,敵人忽全不見,變了一片晴空,雖然驚奇,尚還不知厲害。
        (毛簫、章狸這一驚卻非小可,已知兆頭不妙。)
    毛 簫:看來此行大是不妙!
    章 狸:大哥!別忘了,那些藏珍、毒龍丸如能到手,多厲害的天劫也可避過。
    毛 簫:如今勢成騎虎,有進無退,只是小心為上。
    章 狸:三百年來,已煉成不死之身,長眉老道已死,你我還怕些什麼?
        (毛簫、章狸貪念一生,重又想起前仇,勾動殺機。)
    毛 簫:(喝止眾人)前有強敵,已被識破,你等務必聽命而行。
        
        
    5**時間:後來 地點:雲空
        (飛了好一陣,老是天風浩浩,碧空無垠,一片晴蒼,毫無跡象,重又心疑起來。
        (忽聽遠遠傳來一聲佛號,雙凶急忙戒備。
        (又隔了一會,卻無動靜。
        (大咎山已然在望,山頂魔宮卻成了一片劫灰,四山峰崖崩塌之處甚多。)
    章 狸:(大驚)那不是大咎山嗎?怎會變成這個模樣?
        (此山與寶城山、依還嶺一東一西,遙遙相對。
        (內一紅衣妖道,便是的對頭巨洪)
    巨 洪:我往月兒島尋找那火精盜寶以前,曾向毒手借魔教陰雷珠。近來才聽人說,他為兩個新出道的賤
        婢所殺,連元神也未逃出。
        (目光到處,寶城山已在前面,忙飛過去。)
        
        
    6**時間:接上 地點:依還嶺
        (剛到依還嶺前,忽見兩個少年男女同縱遁光飛來。
        (突然,那兩男女忽駕彩雲飛去。
        (接著,又有兩個長身玉立的道裝少女飛來。
        (巨洪師徒三人蠢蠢欲動。)
    巨 洪:(已先對毛簫、章狸說道)此次我師徒三人隨二位道兄效勞,藏珍、毒龍丸俱都不想分潤,峨嵋
        門下不少美女,只請容我生擒兩個回山快樂。待我試她一試。
        (說罷,不俟答言,當先飛上前去。)
        
        
    7**時間:接上 地點:
        (萬珍、郁芳蘅,一見妖雲到了山前,忽然由快轉慢,內有兩個紅衣妖人離眾飛來。
        (妖人表面看去貌不驚人,隨身妖光也不甚強,暗中卻有最惡毒的邪法。
        (來勢神速已極,照例與敵動手,人還未到,邪法、異寶已先發難。
        (萬珍、郁芳蘅二人一個飛出三花神梭,一個把師門鎮山之寶青罡劍和一粒五雷神火彈,同時電
        (射而出。
        (不料妖人更快,所施邪法乃是兩根冷焰九寒針。
        (發時無形無聲,到了人身上方始發出妖光冷焰。
        (二妖人因見二女身後沒有同伴,便有敵人相助,相隔也遠,志在生擒。
        (萬珍、郁芳蘅見身旁碧光微閃,冷氣逼人,一個寒噤打過,肩頭一麻,立有一股冷氣入骨侵肌
        (,周身冷顫,知中邪法暗算。
        (心方一驚,人已昏迷欲倒,驚慌迷糊中,似覺金霞一閃,身便凌空飛起。
        (這一面,毛簫、章狸見巨洪師徒不聽招呼,當先出戰,心方不快。
        (忽見對陣二女中了邪法,還未倒地,忽然身前飛起一片金霞,連人和所用法寶、飛劍全數失蹤
        (。)
    毛 簫:(朝巨洪師徒冷笑道)你們休要小看敵人,此中大有能者。只要你能夠勝任,休說這類美女,便
        藏珍、毒龍丸全數拿去,也無話說。
    巨 洪:敵人只是討巧,分明那二女已中了我的冷焰九寒針。
    毛 簫:先來的一批已全軍覆沒,賢師徒搶先爭奪,挫了我兄弟的銳氣,豈不冤枉?
        
        
    8**時間:接上 地點:依還嶺
        (毛簫、章狸自率群邪,駕著妖雲緩緩前進,假裝觀賞景物,暗中留神查看對方動靜。
        (忽見兩個年約十二三的短裝幼童迎面跑來,相去只有二里來路,突然出現,竟未看出怎麼來的
        (。
        (再一細看,二童火無害及錢萊全是短裝,仙骨仙根,一身道氣。
        (內中一個,身穿紅蓮雲肩戰裙,頭挽一個抓髻。
        (上頂一朵金蓮,中嵌明珠,大如龍眼,寶光四射,膚白如玉,臂腿全裸。
        (赤著一雙白足,打扮得和紅孩兒差不許多,貌相和同伴一樣俊美。
        (二目精光四射,更具英悍之氣,骨根稟賦之佳,從所未見。)
    毛 簫:(大驚)莫怪峨嵋勢盛,這麼小年紀的門人,已有如此功力。前鋒五妖人也均能手,不是敵人太
        強,怎會全軍覆沒?
    章 狸:大哥,莫長他人志氣!
        (二童已跑到面前不遠停住,毛簫下令道)
    毛 簫:眾人暫停,命那兩個娃兒上前答話,我們決不傷他,教他不要害怕。
        (火無害、錢萊,看去形似幼童,卻一個是稟真火精氣而生,修煉千年;一個是累生修為,轉世
        (不久,家學淵源,隨身法寶更多。
        (二人各具驚人神通威力,來勢疾逾雷電。
        (火無害、錢萊兩聲怒叱,一幢青熒熒的冷光和一股比電還亮的紅光帶著霹靂之聲,已由對面射
        (到。
        (相隔又是咫尺之間,毛簫、章狸心中一驚,忙施邪法,抵禦回攻,事出意料,已是無及。
        (只聽霹靂連聲,轟轟怒鳴,那比電還亮的太陽神光線和數十百團碗大的太陽真火紛紛爆炸,那
        (片紫色妖雲晃眼震散。
        (群邪和眾妖徒驟出不意,已有數人受傷,當時陣容大亂。
        (再看巨洪師徒,一個已被太陽神光線冷不防電射飛來,把人震成粉碎。
        (殘魂化為一溜黑煙,剛一飛起,吃那青色冷光一罩,便已消滅。
        (毛簫、章狸不禁大怒,凶威暴發,剛把手一揚。
        (猛又聽震天價一聲迅雷起自身後,大蓬墨綠色的光華,連同比電還亮的銀色雷火突然爆炸,殘
        (餘妖雲立被震散,一時霹靂連聲,灰煙紛飛,山搖地動。
        (毛簫、章狸雖然神通廣大,邪法高強,終因驟出不意,也亂了手腳。
        (所乘雲車和腳底那片雲光,竟被敵人猛發石火神雷震散了好些。
        (急怒交加之下,正待行法,抵禦還攻。
        (同來妖黨門人逃得稍慢,不死即傷,神情十分狼狽。
        (目光到處,瞥見敵人又是一個幼童,滿頭綠髮,生得又矮又小,相貌奇醜。
        (小童石完,剛由身後地底飛出,咧著一張怪口,揚手又是兩團石火神雷打到。
        (毛簫、章狸同聲嘯厲,二次把手一揚,各由手上飛出一條形似人手的光影,先朝後面來敵抓去
        (。
        (前面群邪本非庸手,只因變生倉猝,來勢太猛,不及防禦,才吃大虧。
        (一經遁出圈外,立施邪法、異寶,一面防禦,一面還攻。
        (毛簫、章狸百忙中再將妖光放起,又把方才紛亂形勢穩住。)
    火無害:邪法厲害,石師弟可速回去!
        (同時又急催錢萊速用太乙青靈鎧趕往相助,令其速回,以防有失。
        (石完見妖手飛來,忙往地底遁去。)
    石 完:(大喝)無恥妖孽,且叫你嘗嘗峨嵋第三代門人的厲害!如願送死,快到前面納命!
        (一道紅光,其疾如箭,正由數百丈妖光邪煙之中電射飛起,朝依還嶺上飛去。
        (語聲清越,曳空急馳,由遠而近,落向前面幻波池前平地之上,到地便無影跡。
        (毛簫、章狸平白傷了幾個妖黨,同來妖徒也有四人受傷甚重,好在祇是元神,略一用功便可復
        (原。
        (毛簫、章狸對視了一眼,毛蕭坐在雲車之上,依舊面帶詭笑,神態從容。
        (章狸因那擁護斷腳的隨身雲氣被石完一雷震散,露出兩條殘廢的禿腿,已掩不住本來面目。
        (毛蕭等群邪回復原狀,仍令從容進發,相隔嶺頭約有一箭之地停住。)
        
        
    9**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忽見對面現出一個綠衣少女申若蘭,背插單劍,腰掛寶囊,豐神英秀,美豔如仙。
        (毛簫、章狸自從方才受挫,對於敵人已不再似以前輕視。
        (又見敵人突然出現,看不出一點跡象,如是事前行法或用法寶隱形,不應如此從容。
        (那現身之處後面山石,連同左近花木,俱都看得逼真,上面五色輕煙籠護也未見有波動。
        (敵人孤身一人,年紀看去甚輕,偏是一身仙風道骨。
        (那綠衣少女是墨鳳凰申若蘭,因奉英瓊之命上前答話,以為緩兵之計,捱得一時是一時。
        (毛簫、章狸見若蘭神態安詳,若無其事,反倒生疑,或許不敢冒失。)
    申若蘭:你們哪裡來的?彼此素昧平生,也無仇怨,無故來此擾鬧,是何原故?
    毛 簫:(笑問)你師長何在?我如說出姓名來,怕你嚇壞了膽子!
    申若蘭:今早曾有僧道四人,帶了一夥徒黨來此作祟,經本山主人李英瓊略施仙法,全都傷亡殆盡。看你
        們修道多年,能有今日也非容易,何苦受人愚弄?
    毛 簫:廢話少說,快叫你的師長出來!
        (毛簫、章狸原因若蘭生得美豔如仙,容光照人,色心大動。
        (借著聽話為由,暗中運用邪法,打算將其迷倒,冷不防擒回山去。
        (及見對方神色自如,若無其事,連施攝魂邪法,毫無感覺。)
    申若蘭:我們師長閉關修練,此時幻波池在同門姊妹師徒主持之下。
    毛 簫:我兄弟從不殺無名之徒。
    申若蘭:我們均是累世修為,法力甚高。所用法寶、飛劍均是前古奇珍,仙府至寶,克制邪魔,威力至大
        。
    毛 簫:口說無憑,你還是找你師長出面為是。
    申若蘭:以兀南公法力之高,尚且敗退,別的妖邪可想而知。方才祇是我們門下弟子小有冒犯,如今事已
        過去,如聽良言,安然回去吧!
        (  第三二二回 烈火蕩妖雲 冷焰紅光誅二憾  衝煙聞鬼語 地靈天象護雙童
        (申若蘭雖然不善詞令,但是神態溫和,語聲尤為清婉好聽。
        (毛簫、章狸一個素來把穩,一個又是淫凶好色,儘管懷著滿腹怨氣而來,竟為對方容光所奪。
         
        (又以上來受挫,想由敵人口中窺探虛實,並未當時發作。
        (連經仔細觀察,除敵人突然出現,看不出一點形跡而外。
        (當地風物清麗,美景如仙,到處香光浮泛,洞壑幽奇,也不見有第二人出現,心中奇怪。)
    毛 簫:方才三個小畜生暗算傷人,那是我們自不小心。早晚擒到,自有他的受用。
    申若蘭:識時務者為俊傑,何必要走上絕路呢?
    毛 簫:(笑答)今日之事,強存弱亡。賊尼已死,池中藏珍、毒龍丸便是無主之物。
    申若蘭:我師妹李英瓊已經入主幻波池,你死了心吧!
    毛 簫:快並令李英瓊、余英男兩個賤婢隨我二人回轉東海,便可無事;否則……
        (話尚未完,忽聽連聲怒吼,數十百道金光雷火,連同先前三個敵人同時出現。
        (少女見狀,也把手一揚,一道劍光迎面飛來。
        (火無害等三人先聽英瓊之命守伺在側,本來還想多等一會,及聽至敵人要將雙英帶回山去。
        (火無害首先激怒,冷不防,把太陽真火朝雙凶打去。
        (錢萊、石完二人早就躍躍欲試,火無害一動,忙跟著發難。
        (申若蘭見三小動手,也將仙劍飛出助戰。
        (兩旁埋伏諸人見狀,一齊現身,相繼動手,各把飛劍、法寶發將出去。
        (李英瓊知道邪法厲害,十分陰毒。)
    李英瓊:(忙喝)眾人急速退往慧光之內,只用飛劍、法寶出敵。
        (隨將慧光現出。)
    火無害:(傳聲稟告)妖人邪法不能傷害弟子和錢萊。石完雖然稍弱,但有錢萊接應,仍用太乙青靈鎧防
        身,合力應戰,決可無礙。
    李英瓊:還是小心為上。
    火無害:(隨向雙凶喝道)無恥妖孽,昔年被太師祖長眉真人禁閉東海海底水眼之中,才一出困,便來送
        死。真有本領,只要將我弟兄三人擒住,連幻波池也可歸你,你看如何?
        (火無害太陽真火雖具極大威力,因憤雙凶口出不遜,專攻一處,別的妖人不曾波及。
        (邪法頗高,暗中防備又嚴,當時敵住,兩方才得打了一個平手,暫時未有傷亡。
        (毛簫、章狸見對面諸敵全是仙骨仙根,一身道氣,所用法寶、飛劍無一尋常,只是無一飛起。
         
        (正想運用玄功變化,冷不防飛身進去,挑那靈秀貌美的少女先撈上兩個再說。
        (猛瞥見眼前一亮,一團大約畝許的祥輝,突在敵人頭上出現。
        (在場敵人除火無害等三小外,全都籠罩在內,看出此是佛家降魔慧光,這一驚真非小可。
        (毛簫、章狸互相密議,還是穩紮穩打,不可急進,以免中人圈套。
        (於是一面率領群邪分頭迎敵;一面把預先準備的妖陣如法施為,指揮眾妖徒佈置起來。
        (火無害見雙凶改了方法,隨來妖徒各將身旁妖幡法物取出,往四下分佈開來。)
    火無害:(對錢萊、石完道)妖陣不久佈成,我們不如避重就輕,捨去為首雙凶,專一衝蕩妖陣。不令將
        陣佈成,也不可下手太狠,消滅眾妖徒的元神,只把凶魂擊散便罷,動作越快越妙。
    李英瓊:(對三人道)雙凶所煉本命三屍元神變化無窮,便門下妖徒經他海底多年苦煉,只要有一絲殘餘
        魂氣,立可復原。千萬小心,不要上當。
        (這時雙凶與群邪全都凶威暴發,各將邪法異寶施展出來,一面迎敵,一面佈那妖陣。
        (煙光雜遝,邪霧蒸騰,加上眾人的飛劍、法寶、太乙神雷滿空爆炸,轟隆轟隆之聲,震撼山嶽
        (。
        (火無害等三人星馳電射,穿梭也似衝行妖陣之中,此隱彼現,出沒無常。
        (而那一團團的太陽神光和錢、石二人的青靈神光、石火神雷,爆炸時銀雨橫飛,毫光萬道。
        (所到之處,眾妖徒挨著便震成粉碎,或是炸去半邊身體,各化為殘煙斷氣朝雙凶飛去。
        (這三個人來勢比電還快,防不勝防。)
        
        
    10**時間:次日 地點:同上
        (勉強苦鬥了一日夜過去,妖陣終未佈成,眾妖徒倒有一半受了傷,個個心驚膽寒。
        (毛簫、章狸越想越忿,咬牙切齒,一聲獰笑。
        (雙雙把手一揚,立有兩片黑色心形暗影,脫手飛起朝三人頭上飛下。
        (猛瞥見兩道青色冷光,帶著豆大一點如意形的紫色火焰,由幻波池中飛起。
        (來勢並不甚快,形如一朵燈花,精光熒熒,流輝四射。
        (火無害一見方瑛、元皓帶了紫清神焰、兜率火由池底飛出,立時將機就計,假作疏忽,往那兩
        (片黑影當中飛過。
        (毛簫、章狸最恨火無害,見他自投羅網,不禁大喜。
        (毛簫、章狸正指黑影往下罩去,不料紫色燈花突然飛到,情知不妙,忙即回收。
        (無如方才為防敵人逃竄,下手太急。
        (那紫色燈花來勢又極神速,如非雙凶久經大敵,識得厲害,換了尋常妖邪,還要忽略過去。
        (那團大僅如豆的紫焰到了兩片暗影之中,只聽叭的一聲,極清脆的爆音過處,紫焰突然爆炸,
        (化為億萬精芒,四下飛射。
        (毛簫、章狸合力施為的兩片暗影首被擊散,火無害已就勢遁入五色彩煙之下。
        (那一震之威,竟比敵人所發神雷、真火勝強百倍,籠罩全山,高湧天半的妖光邪霧,立被震散
        (。
        (一時駭浪雪崩,狂濤山立,由中心往四外排蕩開去,當時空出了數十畝方圓一片地面。
        (相隔較近的幾個妖黨,內有兩人當場斃命,被紫光震成粉碎,還有三人也各受了重傷。
        (幸而雙凶應變機警,見勢不佳,一面自將真氣切斷,一面施展邪法。
        (把手一揮,連身遁起,就勢把眾妖徒一齊攝了逃出正圈之外,才得免於滅亡。
        (就這樣,如非妖徒均以元神出鬥,應變神速,至少必有十來個難於保全,連殘魂也被消滅。
        (鬼臉神君章狸比較氣盛,平日狂傲驕橫,夜郎自大,一見不能取勝,自是難堪。
        (藍敕令毛蕭卻是老奸巨猾,陰柔卑鄙,這時見勢不佳,便將求救的信號發出。
        (毛簫、章狸先把所說的話說上一遍,然後行法施為,立有一股黑氣將語聲封閉在內,朝著對方
        (飛去。
        (這時,錢萊、石完二人互打招呼,猛不防,將三才圈放出。
        (那三才清寧圈乃前古奇珍,具有極大威力。
        (二人自在金石峽到手之後,共只在初煉成時,和金、石、朱文三位師長試驗過一次。
        (僅知不是尋常,匆匆起身來此,從未用以對敵。
        (這一出手,先是兩圈其亮如電的寶光套向二人身上,晃眼透出光幢之外,立時發生威力:一個
        (射出萬道青芒,一個射出無量金星,都是由小而大,電也似急向外暴長。
        (章狸恨極敵人,想把兩小生魂攝去,明知太乙青靈神光最耗元氣,仍然施展玄功變化,將獨門
        (邪法所煉三屍元神化為一條長大黑影,透身而出,猛朝敵人撲去。
        (雖將那幢冷光抱住,無莫奈對方寶光神妙,無隙可乘,絲毫不能侵入。
        (敵人石火神雷又由裏面往外亂打,換了尋常左道中人,休說這類專制邪魔的神光,不能近身,
        (單這石火神雷先就禁受不住。
        (章狸正打算拼耗真元,忍受神光侵爍,乘著雷火外射,寶光分合之間乘隙侵入。
        (只要把這兩個根骨深厚的生魂攝去,一任元氣多麼損耗也可補償,並還可得到幾件至寶奇珍。
         
        (章狸用兩條鬼手長影將冷光緊緊裹住,猛瞥見一青一黃兩圈寶光由內透出。
        (寶光強烈,不是尋常,那天地兩環寶光已帶著萬道毫光,無量星花透出冷光之外,突然暴長。
         
        (看出威力甚大,料知不妙,忙即鬆手,已是無及。
        (一任收勢極快,因為先前壓束太緊,仍被寶光猛力排蕩了一下。
        (如非應變機警,差一點連那兩條鬼手影也被震碎。
        (即便能夠復原,本身真氣經此一震,非受重傷不可。
        (心方失驚,緊跟著又是一箭青熒熒的冷光由內飛出。
        (形如一片竹葉,前頭葉尖上精芒四射,細如牛毛,又勁又急。
        (章狸動作如電,先見形勢不妙,早把本身元靈所化黑影飛回,與原身相合,遁出圈外。
        (那兩圈寶光只一閃,便長大二三十丈方圓,懸向空中,四圍妖光邪霧立被震散,空出大片地面
        (。
        (總算群邪妖徒見機得快,紛紛驚竄,不曾受傷,神情卻甚狼狽。
        (眼看快要佈成妖陣,又被寶光衝破,還失去了十來面妖幡。
        (正待行法還攻,那片形如竹葉的冷光又迎頭飛來,揚手一片紫光迎上前去。)
    毛 蕭:(疾呼)章弟,此是枯竹老怪心靈相合之物,如何大意?
        (章狸聞言,暗罵自己糊塗。
        (先見敵人防身法寶,便疑心是老怪物的傳授。
        (方才覺出冷焰侵入,威力甚強,當時已經警覺。
        (這青光形似竹葉,分明是老怪物元靈相合之寶。
        (若妄想破去,一經擊碎,為數越多,簡直無法應付。
        (就此服低,自然於心不甘,不捨掉一點精血,又無法破解。
        (愧憤交集之下,呆得一呆,竹葉已被紫光斬為數片,但未消滅,晃眼寶光反到加強,飛舞而來
        (。
        (一妖黨陶泉法力較高,見三小縱橫全陣,所向無敵,雙凶那高法力竟莫奈何不得。
        (雙方相持了兩日,同黨妖徒不少傷亡,敵人毫髮未傷,心中氣憤。
        (知道自己明來決難如願,故意雜在人叢之中,隨同應敵,一味敷衍應付,不使本相外露。
        (等到敵人對他輕視,然後突然發難,將三小弟兄除去一個,以顯他的神通。
        (這時正以全神貫注在三小身上,表面裝作膽怯不敢上前,暗中準備停當。
        (忽見火無害剛把章狸信號收去,飛向空中,一見錢、石二人受困,突又回身飛來。
        (情急救人,全神貫注在雙凶三屍元神黑影之上,別的全未顧及,來勢極猛。
        (陶泉以為有機可乘,忙由斜刺裏化為一溜碧光電射飛來,意欲迎頭下手,驟出不意,將火無害
        (用邪法擒住。
        (目光到處,瞥見青、黃兩道寶光由冷光中突然飛出,章狸立時鬆手後退,群邪妖徒紛紛驚竄。
         
        (火無害也一聲長嘯,改進為退,同時揚手發出數十團太陽真火朝群邪打下。
        (霹靂之聲震得天搖地動,石破天驚,聲勢甚是驚人。
        (陶泉見情形不妙,慌不迭抽身往旁遁走。
        (百忙中沒有看清,還有一片形如竹葉的青光同時飛出,正由章狸身前橫飛過去。
        (等到發現那片寶光被章狸所發紫光斬為四片,但未乘勝下手將其破去,反倒急收紫光飛身後退
        (。
        (急切間不知厲害,仍舊前飛,恰好撞上。
        (章狸正在舉棋不定,見陶泉側面飛來,擋向身前,正好拿他替死,故意攔住去路,往旁一偏。
         
        (陶泉見那四片大小不等的青色奇光飛舞而來,已快上身,百忙中竟會不知顧忌。
        (揚手一道叉形碧光,想要抵禦。
        (出手以後,才想起枯竹老人的禁條與此寶的妙用,心中一慌,急忙回收。
        (兩下已經接觸,那四片青光立時粉碎,化為一蓬花雨當頭罩下。
        (陶泉索性施展全力抵禦,以為也許暫時不致送命。
        (這一情急心慌,章狸又是陰險兇殘,巴不得有人替死,哪裡還顧同黨義氣,見狀大喜,不特沒
        (有相助,反而暗施邪法,擋住退路。
        (陶泉驚慌逃竄中,猛覺身上一緊,知中同黨暗算,凶多吉少。
        (那一蓬青色星花也已打向身上,當時冷焰攻心,通體酥麻,情急暴怒,把心一橫,勉強運用玄
        (功,震破天靈,化為一溜綠光刺空飛走。
        (章狸不料陶泉當機立斷,見勢不佳,元神立捨肉身破空遁去。
        (為防萬一,又把舌尖咬破,一片血光剛飛出去,陶泉元神已然遁走。
        (殘屍還未倒地,吃火無害一團真火由斜刺裏飛來,震成粉碎。
        (那大蓬星花,也隨同陶泉慘死,一閃不見。
        (章狸方在暗幸,想將所噴血光收回,以免損耗精氣,吃火無害太陽真火猛擊之下,已然震散,
        (消滅無蹤。
        (再看那兩圈寶光,敵人不知何故,得勝之後,便自收去,不曾再用。
        (仍在冷光籠罩之下,滿陣飛舞,專尋妖徒晦氣。
        (妖陣已被衝得七零八落,妖幡、法物也損失大半,妖徒多半負傷甚重,即便將陣佈成,靈效也
        (減去大半。)
    章 狸:(向毛蕭傳聲怒吼說)我二人昔年何等威勢,今被幾個無名後輩殺得大敗,本身雖未受傷,同黨
        門人好些傷亡。再不施展殺手,搶點上風,日後有何顏面見人?
    毛 簫:章弟莫急,不要中了誘敵之計。
    章 狸:(怒道)你這老鬼如再怕事,我便要獨行了。
    毛 簫:萬一仇敵事前有了戒備,若失去數百年苦功祭煉之寶,以後連想捲土重來都是無望。
        (兩人正在爭論,另一面的三小弟兄卻在朝一妖黨進攻。
        (這妖人名叫反舌神君都濤,乃巨洪的師兄。
        (因見巨洪師徒慘死,欲為報仇,本就待機欲發。
        (火無害先見妖人裝束與巨洪相同,因其不曾開口,只和李健隔著慧光,各用法寶、飛劍相持,
        (先未在意。
        (後來看出他與巨洪一黨,本想除他,未得其便。
        (恰巧章狸為破竹葉靈符噴出滿口血光,火無害看出便宜,忙將太陽真火連珠打去。
        (都濤一見敵人飛身空中,目注前面,用太陽真火連珠亂打,相隔頗近。
        (念頭一轉,由囊中取出一雙上帶鋸齒的金輪,揚手化為丈許大兩圈相連而又可分可合的刀輪,
        (便朝火無害飛去。
        (與此同時,錢萊、石完脫困之後,看出清寧圈的妙用,方欲就勢殺敵。
        (正在陣中縱橫衝突,忽見一老瘦妖人,暗用法寶想傷火無害。
        (都濤身旁本有兩件極厲害的奇珍,金輪發出以後,瞥見冷光飛來,將其敵住,三個仇敵各用真
        (火神雷一面亂發雷火,一面又將飛劍、法寶放出,三下夾攻,自己另外兩口飛劍竟非其敵。
        (再看雙凶本在追逐三小,隨同飛舞猛撲,不知何故反倒停了下來。
        (其實是雙凶心中恨極,欲下殺手報仇洩恨,因見敵人隱現無常,比電還快,以前那樣追逐只是
        (徒勞,正在商議下手方法。
        (章狸更因元氣損耗太甚,動手以前意欲運用玄功稍微準備。
        (儘管咬牙切齒,恨不能把敵人生吃下肚,暫時反倒放任,正是將發未發之際。
        (都濤以為雙凶素來陰險忌刻,故意要他好看。
        (仇敵既未中邪昏迷,雷火又極猛烈,尤其那太陽神光線威力大得出奇,一任法寶防身,飛遁神
        (速,一被打中,仍是難當。
        (情急拼命,回手一拍腰間皮囊,立有一股形如匹練的光氣,長虹飛舞,電射而出,已長了數十
        (百丈,還未放完,待朝錢、石二人捲去。
        (火無害先用太陽真火連珠亂打,打得都濤左閃右避,手忙腳亂之際,忽見他雙手齊揚,各發出
        (一股其亮如電的紅光,作十字形交叉向前。
        (剛將那一雙連環鋸輪隔斷,口呼)
    火無害:二位師弟快些下手,以防雙凶趕來作梗。
        (話未說完,百丈長虹已由都濤腰間激射出來,不禁驚奇。
        (忽聽空中連聲嬌叱,一幢彩雲電射而下。
        (還未到地,先是一蓬五色彩絲暴雨一般噴出,雙輪立被裹住,不再轉動。
        (彩雲立帶雙輪飛走,晃眼不見。
        (剛看出那彩雲是秦寒萼、司徒平所用的彌塵幡,心中大喜。
        (同時又有四五道遁光電駛飛到,當頭一個長身玉立的青衣少女,相貌與寒萼相仿。
        (手掛一根玉尺,發出大量的光圈,電也似急,轉動起無數光旋,朝下斜射。
        (那形似匹練的妖光,本來還在向外拋射,已長有一二百丈。
        (才一接觸,便被那形似漩渦的光圈裹住,風車絞索一般,其疾如飛,晃眼之間,便如神龍吸水
        (,將其收盡。
        (都濤出於意料,手忙腳亂,情知凶多吉少。
        (妄想將所發妖光收回,再行逃走,連收兩次,沒有收回。
        (覺那旋光威力絕大,再不見機,命必難保。)
    都 濤:(一時情急發怒,厲聲大喝)毛、章二位道友,為何旁觀不動?
        (一面飛身逃遁。
        (就這微一停頓之間,猛覺身上一緊,精芒電旋,耀目難睜,全身已被旋光裹住,不禁大驚。
        (剛猛烈一掙,跟著便覺周身奇痛,心神一昏,旋光連閃幾閃,都濤就此伏誅。
        (等三人看出來人均是本門師長,方喊)
    火無害:各位師伯師叔均在慧光之下,請往相見。
        (毛簫、章狸瞥見敵人來了援兵,法寶威力不比尋常。
        (章狸首先按捺不住怒火,不等與毛蕭合力施為,首先飛身上前,待下毒手。
        (迎面飛來一男一女嚴人英和周輕雲,人還未到,一道青光,一道銀光,已電掣飛來。
        (章狸見那兩道劍光宛如青虹電舞,銀練橫空,十分強烈。
        (青光更具威力,認出是昔年長眉真人所用降魔奇珍紫郢、青索雙劍之一。
        (那銀虹也是前古神物,與先前諸敵飛劍迥不相同。
        (毛蕭也已經上前迎敵,吃青光分頭擋住。
        (雙方一面存有戒心,一面不知對方來歷,意欲看清形勢下手,不敢驟然發難,各用飛劍、法寶
        (先在空中相持起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