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
    (眾人各將法寶收去,會合一起。)
玄 殊:(語帶歉意)方才貧並非道故弄玄虛,委實仇人太過厲害,事先不便明言,尚各位恕過。
朱 文:除魔降妖,本係我等之職責,道友不必客氣。
玄 殊:依還嶺勢固緊急,我細加觀察,才看出山前設有一種極微妙的禁制。此事奇怪,必有一位老前輩
    ,以極高法力暗中相助呢。
朱 文:方才曾聽一位老人家傳聲指點,頗似大荒山南星原盧太仙婆。
    (玄殊聞言,剛露驚喜之容,忽聽一老婦傳聲說道)
旁 白:(盧嫗)玄殊乘此閒暇,何妨到我南星原一晤呢?
    (眾人聽出果是盧嫗,早同下拜。
    (玄殊聽完前言,首先喜問道)
玄 殊:聽盧老前輩語音,頗與三百年前弟子在紫金山所遇那位以元神神遊濟世的前輩女仙相同。彼時曾
    蒙指示玄機,約有三百年後當圖再見,不知是否一人?
旁 白:(盧嫗)你倒記得,你只照我傳聲方向直飛,到了東海盡頭落滌邊界停下相待,自有人來接引。
    
    (五人忙望空拜謝。)
玄 殊:(對三人道)各位後會有期,我且拜謁盧老前輩去了。
    (說罷,立時辭別,與林映雪一同飛走。)
    
    
2**時間:接上 地點:依還嶺
    (玄殊去後,四人定睛一看,全山已成了一片火海,不禁吃了一驚。
    (同時身邊傳音法牌忽發信號,忙即行法收聽,竟是莊易在依還嶺側面小峰之上發出。)
旁 白:(莊易)妖陣將成,邪法厲害,已有數人受傷。我與林寒奉令在峰側設有法台,專為接應救護受
    傷同門,不幸被雙凶看破。為此用法牌傳聲,請諸同門量力往援,但須避開依還嶺正面,由西南
    方隱形繞去,以防有失。
    (三人應援心急,匆匆起身,往嶺側小峰飛去。)
    
    
3**時間:接上 地點:峰側
    (轉眼飛近,正值東海雙凶命兩新來的有力妖黨,帶同幾個妖徒,上前夾攻。
    (林寒、莊易幻化出幾座法台,時東時西,忽隱忽現,一座接一座,迷亂敵人的目光。
    (新來二妖人俱是和尚打扮,身材矮短,大頭圓臉,相貌凶醜。
    (所穿袈裟短只齊膝,上面滿佈翠綠色的魚鱗,宛如千百隻怪眼貼在上面,齊射凶光。
    (也未見有遁光隨身,凌空蹈虛而來,遠看直似兩個身發亮光的怪人。
    (身後還帶著幾個妖徒,卻是黑煙滾滾,隨身騰湧,比先來幾起敵人勢更厲害。
    (又是迎面直飛,仿佛法台已被發現神氣。
    (金蟬等三人隱形飛到,老遠望見莊易在前面峰頂,用本門太清仙法隱蔽法台。
    (正以全力防禦,滿臉憂急之容。
    (林寒剛由峰壁小洞飛出,也是面有愁容。
    (相隔里許的危崖上,也有一座法台,矗立當地,正受妖人邪法攻打。
    (剛看出那是幻景,忽見二妖僧由依還嶺那面率數妖徒橫空飛來。
    (那些妖徒都是一般打扮,身材高矮也差不多。
    (三人將各人飛劍、法寶差不多全使出來。
    (二凶僧無異盲人瞎馬,半夜驚竄,前臨萬丈懸崖,一味猛衝過去,毫未看出。
    (任是多高邪法,也難施為。
    (而那雙環、一圭,全是邪魔剋星,等到驚覺,已被寶光吸住。
    (二凶僧首先被天心雙環寶光裹住,一聲怒吼,便已伏誅,連元神也全消滅。
    (同行妖徒本來也全入網,一個飛得最前的,已隨妖僧被天心環寶光裹去。
    (金蟬、朱文二人看出妖僧頗具神通,打著擒賊擒王的主意。
    (一見落網,惟恐逃遁,忙將寶光合攏。
    (經此一來,自現形跡。
    (余英男對於同門,素來謙退,始而想讓金、朱二人下手,自己專斷敵人逃路。
    (後見雙環合攏,尚有二敵在後,又起貪心,想要一網打盡。
    (一面發動神圭;一面把南明離火劍化為一道朱虹電馳飛出。
    (那南明離火劍具有驚人威力,二妖徒雖得遁走,元氣大傷,不能當時復原。
    (兩條妖魂化作四股殘煙,逃了回去。
    (另一面,還有兩個妖黨同兩妖徒,本朝幻影攻打,剛覺是詐。
    (回顧二妖僧率眾飛來,忽有兩圈心形寶光,和一幢玄紫二色、中具五彩,精芒變幻不停的奇光
    (同時湧現。
    (凶僧和同來妖徒轉眼之間傷亡殆盡,內一妖人識得此寶來歷,不禁大驚,忙喝同黨速退。
    (余英男一指朱虹南明離火劍,當先飛到。
    (朱文手中天遁鏡又發出數十百丈金霞,電射過來。
    (另外加上一粒乾天一元霹靂子,一聲迅雷,紫火星飛,震得天搖地動。
    (沙石塵霧高湧中,內一妖人首被炸死,下餘又有兩人為雷火、飛劍所傷。
    (金蟬又指天心環和霹靂雙劍,紅、紫兩道劍光帶著風雷之聲,長虹經天,夾攻而來。
    (群邪心膽皆寒,連聲慘嘯,怒吼逃去。
    (林寒、莊易二人便招呼三人同在法台降落。)
    
    
4**時間:先前 地點:幻波池後洞
    (癩姑、李英瓊在後洞剛用完功。)
癩 姑:(憂形於色)群邪不久來犯,為首妖人,乃昔年被長眉真人禁閉在東海泉眼中之東海雙凶。我們
    既要防守五宮根本重地,又須分人出鬥,算來算去,都覺不夠。
李英瓊:我方才在後洞用功時,曾見朱文來尋,神情匆遽,想必有什話說。
    (忽見門外紅影一閃,知是火無害在外。)
李英瓊:(笑問道)火賢侄麼?有事只管進來。
    (火無害自從拜師,便改了服裝,和石完、錢萊一樣打扮。
    (三人高矮差不多,情分也最厚,行止常在一起,聞聲立同走進。
    (見石完、錢萊剛由地底現身,笑道)
癩 姑:你們有事只管進來,為何鬼鬼祟祟,在自己洞府中也用地遁做什麼?
火無害:我與錢萊、石完發現後洞地底有一奇景,特來稟告。
癩 姑:你們曾見余師叔他們麼?
火無害:(接口答道)師父被金、朱二位師伯約往魔宮應援,已先走了。
    (李英瓊一聽金蟬等三人私自離山,去往魔宮應援,不禁大驚。)
李英瓊:走了多久?
癩 姑:我接到眇師姊心聲傳語,說日內有人離山,到時邀得幫手自回。但有一件奇遇應在你的身上,今
    夜子時必須前往。
李英瓊:後洞乃紅兒昔年所行故道,有何奇景?
癩 姑:火賢侄,你法力頗高,更多識見,既然發現後洞有此奇景,可知底細麼?
火無害:只那地方正對後洞出口不遠的兩路分歧之處,壁間現一圓門影子,上有金門鎖鑰四個朱書古籙。
    壁中聖姑留音發話,須李師伯今夜正子時帶弟子等三人前往,方可入內。
    (  第三一六回 傳語寄心聲 迢遞關山 眷懷倫好
    (        玄功增智慧 繽紛花雨 獨秀英雲)
癩 姑:(忽然喜道)我明白了,想是聖姑真神尚留洞內不曾飛升,守護著一件法寶或是貴重之物,到時
    面交瓊妹。
李英瓊:(詫道)聖姑真神還在洞中?
癩 姑:我只是猜想,今夜無人則已,如有人來,決非庸手。後洞出口,必關重要,我意令竺氏三姊弟用
    本門隱形之法暗中埋伏,相機應付。反正人不夠用,莫如就令他們試上一下,你看如何?
    (還未及答,忽見新收愛徒竺聲匆匆飛進。
    (手捧一塊大如鴨卵,具有五色奇光的美玉,進門行禮,笑說)
竺 聲:方才有位姊姊手持此玉,說是師父前在莽蒼山所得萬年溫玉,特來奉還。
李英瓊:(大喜,把溫玉接過)那位姊姊是誰?
竺 聲:她說本當入府求見,代師拜謝,因所騎神雕乃白眉老禪師恩借,尚有要事,必須飛回,說完就走
    了。
    (那溫玉已非紅色,形體也比前小,托在手中宛如一團五色靈焰,光彩晶瑩,奇輝四射。
    (用太清仙法一試,竟是大小由心,好些妙用。
    (萬珍、申若蘭一干男女同門也由各處趕來,互相傳觀,全都讚美稱奇不置。)
癩 姑:我方才心靈上有了警兆,群邪不久來犯,一交亥初,便須各守陣地,不得擅離。
    (眾人聞言,各照所說分頭去訖,癩姑則在中宮法台主持。)
    
    
5**時間:接上 地點:各宮
    (眾人各用本門仙法,防守五宮要地、甬道入口和依還嶺、靜瓊谷各重要所在。)
    
    
6**時間:接上 地點:後洞
    (癩姑對竺氏三姊弟道。)
癩 姑:你們三人埋伏後洞口外,鋼羽如回,可和袁星升空巡察,如在亥初以前回轉,先來一見。
    (竺氏三姊弟去了。
    (癩姑又對英瓊道。)
    你帶了火無害、錢萊、石完巡行全洞,上下策應,以防萬一。
    (李英瓊帶火無害三人領命而去。)
    
    
7**時間:亥末 地點:後洞石室
    (李英瓊候到亥末,便帶火無害等三人往後洞飛去。
    (到後一看,當地原是一條形如螺徑的長甬道,只中間一帶有幾間石室。
    (右首一間,便是昔年上官紅被聖姑引入洞中,巧得道書因而學會乙木仙遁之處。)
火無害:李師伯此舉必有仙緣遇合,請自下手。弟子等奉命在外守候護法,可有吩咐?
李英瓊:今夜之事必關重要,我全仗你相助了。
火無害:(恭答)弟子蒙師伯看重,感恩不盡。弟子等三人全力以赴,許能勝任,師伯只管放心。
    (李英瓊先向前面洞壁下拜通誠,敬求慈悲默佑,並望明示仙機,祝罷起身。)
    
    
8**時間:接上 地點:各宮
    (前洞五宮藏有五行仙遁,禁制重重。
    (而後宮要地,又有金門、金屏和西方神泥阻隔,比起前面來路更難攻進。
    (火無害與石完守在後洞出口。
    (錢萊則守在李英瓊前面。)
    
    
9**時間:稍後 地點:石室
    (忽聽壁中雷聲殷殷,外有祥光湧現。
    (李英瓊忙朝對面圓圈盤膝坐定,將定珠升起頭上,發出一圍銅錘大的慧光。
    (祥輝四射,與洞壁上面光華相對交映。
    (待了一會,時已子初,並無異兆。)
    
    
10**時間:子初 地點:同上
    (待有一盞茶時,聽出洞中風雷已止。
    (試探著運用定珠朝壁間衝去,慧光到處,壁上祥輝暴湧,將那團慧光托住。
    (收回容易,要想衝破禁制卻甚艱難。
    (眼看子正將到,前面玉壁依舊完整,看不出絲毫異兆。
    (但卻發現雙方所發祥輝相同,互相吸引,似已融會一起。
    (心靈上也有了一種微妙感應,猛觸靈機。
    (李英瓊重又潛光內視,返虛生明,漸覺本身真神與定珠合為一體,連人帶珠,一同往對面飛去
    (。
    (那麼堅厚的洞壁,仿佛根本無什阻隔,前面便是一條大路神氣。
    (人到壁間,先是一片祥光湧上身來。
    (李英瓊已通玄悟,毫未在意,仍由心靈運用往壁間飛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