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五日後 地點:魔陣
    (鳩盤婆眼看對方年紀不過十七八歲。
    (不特仙根仙骨,靈慧異常,並還美秀入骨,仿佛美玉明珠,自然流照,人和冰玉鑄成一般。
    (由不得越看越愛,竟連先前斷指之仇,都幾乎忘掉。
    (一面起了憐才之念,一面又想這等仙骨仙根的少女,不知幾生修為,才有今日。
    (豈可葬送在自己手內,自來逆天不祥,況是天劫將臨之際。
    (心中遲疑,正不知如何是好。
    (鐵姝數中註定是鳩盤婆的魔障,天性兇殘,和乃師一樣,不知利害。
    (剛愎狂傲,復仇心重,更有過之。
    (先見師父有些怯敵,看神氣直恨不能化敵為友,才對心思,早就大憤。
    (幾次想要勸說,但知乃師剛愎殘忍,有己無人,言如律令。
    (這時見雙方相持已好幾天,費了許多事,毀悼好些神魔異寶。
    (只將敵人師徒暫時隔斷,並未占著一點上風,九子母天魔不曾放出,好些厲害魔法均未施為。
    ()
鐵 姝:恩師遲不下手,可是算出敵人還有後援,想要一網打盡麼?
    (鳩盤婆念頭一轉,凶心頓起,朝著鐵姝冷笑說道)
鳩盤婆:此女對師忠義,來此犯險,一時憐才,意欲保全。至於易靜賤婢,只為看她師父份上,又因此女
    前生所受委實甚慘,難怪懷恨。近年我又不願多開殺戒,想使悔禍,遲了幾天。妳既不耐久候,
    可去代我主持中央神壇,我先給她一個厲害。
    (鐵姝看出乃師說話時,面色格外陰沈。
    (想起以前處治門人之慘,那九子母天魔,便有幾個以前得意同門在內。
    (不禁嚇了一跳,當時諾諾連聲。)
鐵 姝:弟子遵命。
鳩盤婆:(對易靜道)我所煉九子母天魔尚未發動,道友能有今日,也非容易,就算前仇深重,道友不經
    此劫,何能轉禍為福?事須三思,免勞後悔。
易 靜:(笑罵道)老魔趙長素,引我來此。仇人相見,本就放妳不過。我早知有此二十四日耽延,當我
    難滿之時,你的劫運也自降臨。如有本領,只管施為,誰還怕你不成!
    (鳩盤婆聞言,心中恨極,表面仍不露出,陰沉沉笑道)
鳩盤婆:妳既不知好歹,難怪我不看妳師父情面。妳那愛徒上官紅,實是美質,可惜隨妳一同葬送。特容
    你兩師徒一見,免其死不瞑目。
易 靜:(冷笑答道)老魔鬼,你那邪法毒計,我全知道。見否在你,如有神通,無須鬧鬼阻隔。
    (鳩盤婆也未答話,冷笑一聲,重又不見。
    (易靜畢竟老謀深算,見多識廣,情知仇敵不懷好意,持久無功,必下毒手。
    (眼前倏地一花,先前密佈陣中的血焰魔光,連同百萬金刀、烈焰、飛叉,全數不見。
    (上下四外,只是一片黃昏暗赤色的沉沉霧影,只不見一絲天光。
    (卻在東南角上,現出大片金光霞影,定睛一看,正是愛徒上官紅,在一朵金花之上盤膝而坐。
     
    (她身外本有飛劍法寶金光籠罩,外層又有乙木神光籠罩其上,無數巨木光影,排列若城。
    (把人圍在其內,青霞湛湛,時隱時現。
    (本就戒備重重,魔光血焰,決難侵害。
    (那菊花形的金光,再由外而內,往裏合攏,看去恰將三四層寶光一齊包住。
    (光華雖然強烈,人卻看得逼真,看出不是幻象。
    (心中大喜,知道無害。)
易 靜:(試用傳聲笑呼)紅兒,可能看見我?
    (上官紅安穩垂簾,端坐金花之上,靜守待援。
    (忽聽師父傳聲相喚,忙即抬頭一看,師父靜坐兜率寶傘之下,身外光芒萬道,寶氣騰輝,更比
    (平日所見要強得多,光幢卻不甚高。
    (上官紅見師父並未被擒,心中歡喜,只覺寶光太小,忙用傳聲回問。)
上官紅:(傳聲)看得見,我能過來麼?
易 靜:(忙道)紅兒,魔法厲害,千萬不可妄動。只為命中該有此難,不能避免,在此坐候,並非真個
    被困。現已數日,至多二十天內,援兵一到,老魔便即伏誅。
    
    
2**時間:接上 地點:陣外
    (鳩盤婆因覺敵人師徒所用法寶均具極大威力,急切間決難兼顧,意欲準備停當,再以全力施為
    (,一舉成功。
    (一面指示鐵姝機宜,一面暗中佈置。
    (滿擬仇敵師徒情重,只一見面,必想合會。
    (稍微行動,便可驅遣神魔暗算。
    (不料對方一個久經大敵,見多識廣,一個素來謹細,心有成見,竟不上當。
    (雖然誤入幻境,聞聲見人,並未妄動。
    (跟著上官紅便奉師命,專心防守,以待時機。
    (等到鳩盤婆魔法佈置停當,覺出敵人各自靜守,直如無事,心中奇怪。
    (試一查看,上官紅目注前面,櫻口微動,一字也聽不出。
    (鳩盤婆這才想起峨嵋千里傳聲之法,一時疏忽,忘了禁制。
    (易靜又是行家,必命愛徒靜守,陰謀已難成功。
    (重又急怒交加,忙施魔法時,最關緊要的幾句,敵人已然說完。)
鳩盤婆:(朝上官紅冷笑道)無知女娃,我已成全妳的心志,許妳師徒見上一面。再不見機降順,就來不
    及了。我先給妳嘗點味道。
    (說罷,把手一揚,立有一條魔手,看去比血還紅。
    (由左臂上飛起,晃眼加大,佈滿空中,朝上官紅當頭罩下。
    (但那手似被金花寶光猛力衝起,彈了一下,便自飛回。)
    
    
3**時間:接上 地點:魔陣
    (上官紅先覺金花寶光強烈,魔手難侵,尚自心喜。
    (因奉師命,不令言動,也未出聲發話。
    (猛覺那帶著大蓬黑煙的血手只空抓了一下,便自撤回,不知怎的,心旌搖搖。
    (神魂似欲飛越,離體而去,暗道不好,忙運玄功鎮攝。
    (端坐花中,用本門心法入定起來。
    (上官紅聽遠遠鬼哭之聲,十分淒厲刺耳,若遠若近,慘不忍聞,聽去似在呼喊自己名字。
    (剛寧靜的心神,重又起了震悸,老想朝那哭聲奔去。
    (料知仇敵正用呼音攝神之法,意圖暗算,忙用本門心法,潛光內視。
    (不令心神稍受搖惑,一切付之不聞不見,果然要好得多。
    (可是那血手魔影和那鬼嘯呼名之聲,由此起伏迴圈不停,此去彼來,不勝其擾。
    (易靜受有神尼指點,意欲借此減消夙孽,並想試驗自己的道法定力。
    (拼受十餘日痛苦,準備以身啖魔,誘那九子母天魔來犯,到時將其困住,以待最後成功。)
    
    
4**時間:後來 地點:魔陣
    (上官紅靜坐陣內,也不知過了多少天,忽聽有人怒喝)
旁 白:(李洪)鳩盤婆魔鬼,妳惡運已終,還敢害人,今日叫妳知我厲害!
    (一聽有人呼喝,當是援兵到來,忙即睜眼一看,不禁心神皆顫。
    (原來易靜仍在神光寶光籠護下,端坐兜率寶傘之下。
    (只是上半身衣服已全毀去,身上釘著九個拳大死人頭顱,都是白髮紅眼,獠牙森列。
    (不知何時被其侵入寶光層內,將前後心和左右膀一齊咬住,二目凶光四射,口中呼吸有聲。
    (寶光層外,更有一幢時碧時紅的血光,似一口大鐘,連人帶寶光一齊籠罩在內。
    (易靜頭上,似有一圈淡微微的金光將頭罩住,和畫上佛光一樣。
    (但是眉頭緊皺,咬牙切齒,滿臉均是痛苦之容。
    (李洪裹著一片白色仙雲,手指一道朱虹,口中喝罵,正朝易靜身前趕去。
    (上官紅這一驚真非小可,心中悲憤,情急欲起。
    (  第三一一回 蓮心禦劫 九鬼陷神嬰  地底傳聲 雙俠援幽女)
李 洪:紅兒不可妄動,妳師父雖然受難,因禍得福,只管放心。如今老魔師徒正在當中魔壇之上鬧鬼,
    妳往東南方一看,便能看出。只等日內鐵姝離壇飛起,忽然不見,便到緊要關頭。此時萬動不得
    ,否則,我素不服人,看妳師父受罪,豈能置之不問麼?
上官紅:(忙問)李師叔怎得到此?九鬼啖生魂之言已驗,師父何時出困?
李 洪:易師姊再有多半日,待老魔天劫到來,便可脫難了。
    
    
5**時間:次日 地點:魔宮
    (鳩盤婆行法觀察,面前兩強敵各在寶光防身之下。
    (此刻易靜面上痛楚神情已減去了一大半,口角上反現出一絲笑容。
    (鳩盤婆本就有氣,再一細看,易靜仍是好好的。
    (這些日來,痛苦雖似受了不少,元神卻不曾搖動,真氣也似無大損耗。
    (照此情形,對方必有極高法力的人暗中主持,待機發難。
    (否則,決不至於如此顛倒。
    (這一驚真非小可。
    (始而料定敵人前言不差,天劫不久即至,又急又怕,把鐵姝痛恨入骨。
    (鳩盤婆把心一橫,先用傳聲把金姝、銀姝喚來。)
鳩盤婆:(神情慘然)妳姊不聽我話,專與正教中人為敵,以致引鬼上門。如今好些強敵作梗,凶多吉少
    。
金 姝:師父不必憂心,我姊妹法力雖不濟事,但尚能一拼!
鳩盤婆:若祇是峨嵋小輩倒不值憂心,為師已有預感,今午天劫將至,恐有不測。
金 姝:弟子願為恩師分憂。
鳩盤婆:妳兩姊妹根骨人品無一不好,雖然性太仁柔,不能盡得我的傳授,但我對妳姊妹仍是極愛。
銀 姝:師父恩重如山,弟子等當塗腦以報。
鳩盤婆:乘此勝負未分、天劫未臨以前,妳姊妹速速遁走。以免萬一不幸,玉石俱焚。
金 姝:(抗聲道)師父說哪裡話來?我姊妹早已準備妥當,足可一拼!
銀 銖:我姊妹已對本命神魔發誓,絕不臨退卻。
鳩盤婆:(長嘆一聲)我已將妳二人本命神魔禁制撤去,乘我一念之茲,急速走罷。
金 姝:(跪下叩首道)師父,弟子不願離開師父。
鳩盤婆:(面容淒然)傻孩子,快走!
銀 姝:(跪下,哭道)師父,弟子沒有犯過、違命,為什麼要趕我們走?
鳩盤婆:此事與你二人無關,為師天劫將至,自顧不暇。
銀 姝:(哭道)師父不過是因天劫到來,適逢外敵,我姊妹怎能置身事外?
鳩盤婆:妳姊妹平日便喜結交正教中人,此去任妳們心意行事,便改投正教,也是無妨。
    (金、銀二姝想起師門恩義,好生依戀,不禁放聲大哭起來。)
銀 姝:結交同道是師父授意,弟子怎敢違命?
金 姝:(哀聲求告)如果師父願意,弟子可向對頭求情解和。
鳩盤婆:(冷笑道)妳姊妹隨我多年,難道還不知我性情?再不快走,就沒命了。
金 姝:(剛說)弟子捨不得恩師。
    (鳩盤婆陰森森一張醜臉上,突發獰笑,二目凶光閃閃,注定二姝,冷冷地說道)
鳩盤婆:我師徒之情已盡,少時莫要怪我心狠。既然如此忠心,且借妳二人元神一用。
    (隨說,一隻缺了拇指,形似鳥爪,瘦硬如鐵的怪手,已緩緩揚起。
    (手臂上碧光隱隱,一條碧森森的魔手突然出現,也快飛起。)
銀 姝:弟子身受師恩,粉身碎骨,均非所計,願為恩師效命。
    (說罷,不等魔手來抓,首先施展魔法,待將元神遁出,往前撲去。)
金 姝:(哭喊道)弟子等寧遭百死,不願辜負師恩,只請把這兩具肉體保存,暫勿毀損便了。
銀 姝:(回顧哭道)姊姊,既拼百死千災,以報師恩,本命元神尚拼葬送,這副軀殼要它何用?
    (二姝說時,連用魔法,元神竟難出竅,好似被什法力禁住。)
鳩盤婆:(厲聲喝道)妳二人既不怕死,再好沒有。
    (鳩盤婆將手一揚,一片慘碧色的魔光電掣飛出。)
    
    
6**時間:接上 地點:霧中
    (二姝剛把雙目一閉,聽其所為,猛覺身子懸空,電馳而起。
    (四顧茫茫,除身外一片暗綠色的陰影而外,什麼都看不見。
    (反正無幸,姊妹二人對看了一眼,猛然觸動悲懷,不禁抱頭痛哭起來。
    (滿擬轉眼之間,更遭慘死,師父勝了還好,萬一失敗,就許形神俱滅,同歸於盡。)
旁 白:(鳩盤婆遠遠喝道)妳姊妹委實真誠忠義,連我這樣殘忍狠毒的心腸,也會被妳們感動。無如惡
    念已生,偶發天良,可一而不可再,為此於百忙中將妳二人送往千里外,在我禁制之下,歸路已
    迷。以妳二人心性,本不應在我門下,便我不死,也無須回來見我。
    (金姝、銀姝二人相擁而泣,一臉茫然。)
    
    
7**時間:接上 地點:魔宮
    (鳩盤婆原是強忍憤怒,遣走二姝之後,滿腔怒火,立時上攻。
    (她這裏運用玄功,剛把本身元神二次飛起。
    (忽聽東南方天空中起種異聲,隨聽李洪暗中喝道)
旁 白:(李洪)無知老魔,還敢生心害人,可知天劫已臨,就要伏誅,形神俱滅了麼?
    (鳩盤婆本就覺那異聲來得奇怪,聞言心動,情知凶多吉少。
    (雖然咬牙切齒,痛恨仇敵,臨此危機瞬息,生死繫于一髮之際,也由不得心膽皆寒。
    (不顧再尋仇敵晦氣,匆匆遁回神壇,忙將先前準備好的魔法一齊發動。
    (瞬時立有一朵金碧蓮花離地飛起,射出萬道光芒,當中擁著一個血紅色的光球,將人籠罩在內
    (。
    (又把手一招,魔陣立收,萬丈血焰,立似狂濤湧來,將那金碧蓮花緊緊圍住,當時成了一個百
    (餘丈的大血球,停在空中。
    (那血球看似實質一般,由裏到外,不下數十百層之多。
    (那殘餘的二十幾面血河妖幡,同時暴長,環繞在外,時隱時現。
    (一時光焰萬丈,剛現出來的天空,立被映成暗赤顏色。
    (這類天劫,來勢比電還快,甚或無影無聲,說來就來,任是多高法力,也難防禦。
    (異聲起自天邊,經有半刻之久,未見動靜?
    (聽去好似由遠而近,就要到達,偏看不出絲毫跡兆。
    (時候一久,鳩盤婆更加生疑。
    (再看眼前敵人,仍分作三起,望著自己面現喜容,大有幸災樂禍之意。
    (易靜身材矮小,除頭以外,全身幾被神魔釘滿,連經多日圍困,直如無事。
    (眼看日色已快當午,那九個白骨骷髏咬緊敵人身上,一個個目射凶光,厲聲怒吼,與前些日神
    (情迥不相同。
    (猛想起天劫不久降臨,這九子母天魔如何忘了收回?照此心神慌亂,顧此失彼,決非好兆。
    (心中一慌,忙用玄功回收,竟無回應。
    (初意九鬼貪吸修道人的元精,不願回轉,還不知道已被寶光隔斷。
    (後來連收三次,不曾如願,只見鬼口狂噴毒煙,凶睛怒突,不住怒吼,全不聽命。
    (鳩盤婆只得把極厲害的魔法禁制施展出來,迫令回轉。
    (同時準備把本身精血損耗一些,去喂神魔,免其事急之際,懷恨反噬。
    (鳩盤婆剛把魔鍾一搖,如法施為,惡狠狠猛伸魔手,朝胸前所懸三角晶牌拍去。
    (九鬼受了魔法催動,立捨易靜,怒吼飛起,仍吃寶光隔斷,不能飛回。
    (鳩盤婆見狀大驚,這才覺出敵人寶光威力神妙。
    (本身元靈雖與九鬼應合,那九個多年苦功祭煉而成的白骨骷髏,乃是有質之物。
    (已被寶光隔斷,休想收得回來。
    (同時又聽天空異聲,仍和先前一樣,由遠而近,聽去來勢神速,始終不見飛到。
    (細一觀察,恍然大悟,自知中計,越發急怒攻心。)
鳩盤婆:(忍不住厲聲喝道)易靜賤婢,我不將妳化煉成灰,形神皆滅,誓不為人!
    (說罷,突由千重血焰中射出幾根細如遊絲的五色魔光,直朝易靜射去。
    (到了寶光層外,看似擋住,不知怎的,那九個拳大骷髏竟受了感應,連聲怒吼,同時暴長。
    (一個個大如車輪,又朝易靜撲去。
    (易靜深知仇敵陰毒,永遠一張死人臉子,說話陰沉沉的,似此厲聲怒吼,分明憤怒已極,早就
    (防她情急拼命。
    (易靜剛運玄功,待要抵禦。
    (這次鳩盤婆看出空中異聲,乃是敵人虛聲恫嚇,雖然疑慮未消,恨毒之下,竟施全力。
    (那九鬼二次來攻,並不上身,只作一環,將人團團圍住。
    (五官七竅,同噴毒煙,四面激射。
    (易靜方覺厲害,暫時雖能勉強抵禦。
    (時候稍久,便本身元靈在佛光環禦之下不致受傷,元氣也必損耗。)
旁 白:(謝瓔笑道)易姊姊經這多日的九鬼啖生魂,反更見出道心堅定,法力高深,可喜可賀。我姊妹
    實忍不住,略施小技,惹得老魔鬼手忙腳亂。待我為她叫破,妳等天劫降臨,如法施為便了。
    (易靜聽出是小寒山二女口音,心中一喜。)
旁 白:(謝琳在空中嬌叱道)無知老魔鬼,妳上我的當了。本來妳在秘魔神光與諸般魔法異寶防身之下
    ,妳那九子母天魔所附骷髏,雖被易姊姊寶光隔斷,不能由心運用,到底還能抵禦些時。如今你
    將本身元靈分出了一半,妄想增加九鬼凶威,不料反害自身。先前以假為真,如今天劫卻真降臨
    ,再想逃命已無及了。
    (因為先前上當,異聲已住,碧空如洗,白日當空,靜蕩蕩的,哪有絲毫影跡。
    (知道敵人機智絕倫,以為又是詭計,把兩隻碧光閃閃的鬼眼注定發話之處,冷冷地說道)
鳩盤婆:你是何人?怎不出來見我?
謝 琳:老魔鬼轉眼形消神滅,不必鬧鬼。我乃小寒山忍大師門人謝琳,曾習絕尊者滅魔寶籙,專除妳這
    類邪魔,如非另有因果,早就容妳不得。妳這類鬼眼搜魂的魔法,豈能傷我?如當假話嚇妳,妳
    只往當空一看,就知道厲害了。
    (鳩盤婆原因恨極敵人,人還未見,便將秘魔六賊消魂大法施展出來。
    (照例這類魔法凶毒無比,對方只要目光一對,元神立被攝去,比先前對上官紅的還凶得多。
    (小寒山二女也已現身,立在易靜旁邊,目注空中,微笑不語。
    (鳩盤婆抬頭向空一看,天色仍是好好的,只日中心有一黑點,似在移動。
    (仔細一看,不禁大驚,顫聲道)
鳩盤婆:謝道友,你是陳仙子門下麼?昔年曾與令師一面,可曾聽她談起此事?
謝 瓔:(喝道)我師父說你不納忠言,忘了前誡,今日該遭惡報。如非念在昔年香火因緣,曾下嚴命。
    三日前我姊妹來此赴約,見你用九鬼欺我良友,早用七寶金幢加上滅魔寶籙,將你師徒一齊煉化
    成灰,和毒手摩什一樣,臨死還受許多苦痛,連鐵姝也同伏誅了。
鳩盤婆:(怒吼一聲)罷了!
    (洪烈淒厲,四山皆起回應,令人聞之心悸。
    (易靜一面運用玄功護住心神,強忍惡鬼所噴魔焰焚身之苦;一面準備靈符,待機而動。
    (日光中那粒黑點剛出現時,大只如豆,看去無奇。
    (鳩盤婆手忙腳亂,驚怖已極,不住手掐魔訣向外連指,同時朝胸前三角晶牌連擊不已。
    (待不一會,黑點已由九天高處日光影裏冉冉飛墮,也只數寸方圓,降勢並不甚快,但似含有一
    (種不可思議的吸力。
    (鳩盤婆身外魔光儘管大如山嶽,竟似被吸住,不能移動。
    (鳩盤婆急得口中連聲厲嘯,頭髮已全披散,神情越來越恐怖。
    (後來黑點離地漸近,似知無幸,竟朝小寒山二女悲鳴求告)
鳩盤婆:二位道友,請憐老身修為不易。暫且作個調人,向易道友求和,將神魔放回,容我一試,免得兩
    敗俱傷。
謝 琳:(笑道)老魔鬼,妳做夢哩!我們斬除了你的孽徒,替你清理門戶。再來此地,見易姊姊身受九
    鬼啖魂之慘,恨妳入骨。無奈恩師嚴命,易師姊災難未滿,不得不愧負良友,看她受罪。此時妳
    惡貫滿盈,自作自受,有何伎倆,只管施為,誰還怕妳不成?
    (鳩盤婆聞言,自知絕望,怒吼一聲,立時咬破舌尖,朝前噴去。
    (九鬼突然暴長數十百倍,立將寶光撐滿。
    (易靜見勢不佳,手往胸前那片金貝葉一按。
    (金霞一閃,人先脫出光層之處,隨即將手連指,寶光也自隨同加大。
    (鳩盤婆滿擬施展魔法,震破光層,連敵人一齊粉碎。
    (不料敵人仗著佛家靈符護身,九鬼剛一施威,便已遁出寶光層外。
    (寶光也隨同鬼頭往外加大,急得九鬼不住怒吼厲嘯,衝逃不出。
    (眼看黑點越降越近,身外血焰全被那無形潛力吸緊,黑點已成了尺許方圓一個黑球,四面烏光
    (隱隱,映得日華幻為異彩。
    (鳩盤婆估計還有半盞茶時便要形神俱滅,突然一聲悲嘯。
    (頭下腳上,倒立金碧蓮花光球之中,不住亂轉。
    (跟著身邊現出十八個玉雪一般的男女幼童,隨同倒立魔光之中,舞蹈急轉起來。
    (李洪見狀,知道老魔已與九天煞火生了感應,至多仗著魔法抵禦片刻,已不能再肆凶毒傷人。
     
    (於是一面現身與小寒山二女相見;一面招呼上官紅同往會合,各照預計行事。
    (眾人聚在一起,忽聽天空中殷殷雷鳴之聲,密如擂鼓。
    (抬頭一看,那團黑光離頭不過千丈左右,待往下落。
    (突由千層血焰包圍的金碧蓮花心裏,激射起九股魔光,將其托住。
    (在空中星丸跳動,電漩急轉,時上時下,滯空不降。
    (再看鳩盤婆,以頭著地、雙腳朝天、八字開張、射起九股魔光;那十八個男女嬰兒已然不見,
    (九鬼越長越大,與外層血焰相接;時鳩盤婆七孔流血,各有一絲血光朝前飛射;九鬼悲鳴厲嘯
    (之聲,也越來越急。
    (不多一會,空中黑球接連滾轉了數千萬次,突發奇光,烏油油比電還亮,精芒四射,耀眼欲花
    (。
    (鳩盤婆越發情急,突取出一把金刀朝胸刺去,立有一蓬血珠,暴雨一般朝外打來。)
謝 琳:(忙喝)姊姊留意,我二人不便出手,速將法寶收回,免為所毀。
    (易靜將手一招,把防身七寶連同飛劍一齊收回,又把手中法訣往外一揚,胸前金貝葉立化佛光
    (,擋在眾人身前。)
李 洪:(同時喝道)無知魔鬼,教妳知我厲害!
    (揚手一片明霞電掣飛出,二次將那九個魔鬼籠罩在內,往裏收縮,晃眼擠成一團,隱聞鳩盤婆
    (悲歎之聲。
    (就這同時發生句把話的工夫,忽聽空中轟轟之聲大作,雷電交鳴,震得山搖地動。
    (黑球突然由黑而紅,由紅而白,射出萬道奇光,朝下壓來。
    (上官紅見那光芒強烈,恐遭波及,忙往後退。)
李 洪:這類九天煞火專除惡人,我們氣機不與感應,你只留神老魔鬧鬼便了。
    (這時那團煞火已朝血焰打下,先前九股魔光也早收去。
    (只見煞火光球在血焰中連起落了三次,光焰萬丈,魔影縱橫,一串悲嗚慘號之聲。
    (先是山嶽一般的血焰,全被煞火煉盡,化為烏有。
    (跟著金碧蓮花上面停著的光球也被壓緊。
    (鳩盤婆已成了血人,咬牙切齒,神情慘厲,看去恐怖已極。)
    
    
8**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一會,鳩盤婆忽然一聲怒吼,全身躍起,倒跌蓮花之上,震成粉碎,成了一灘,血肉狼藉。
    (花上煞火往下一壓,那合攏的花瓣,連同花心中的血球,一齊震散。
    (叭的一聲驚天大震,千萬道銀芒,迸射如雨,連煞火帶蓮花,同時消滅,一閃不見。
    (就這煞火魔光一閃之間,先是一線黑煙,由煞火中激射而出,晃眼暴長。
    (上官紅知是鳩盤婆的殘魂,忙把金花一指,百丈金光剛將黑煙裹住,現出鳩盤婆的魔影,吃金
    (光一裹,便已消滅。
    (煞火、碧蓮剛一消滅,又有八九股同樣黑煙,分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易、李二人各指飛劍、法寶正追過去,內中李洪的金蓮神座、如意金環最為神妙。
    (晃眼便被迫上了好幾股,佛光照處,一聲慘號,消滅了一多半。
    (易靜連施牟尼散光丸、滅魔彈月弩,又打滅了兩股。
    (上官紅見狀情急,忙指金花追上。
    (正趕內中一股被李洪急追過來,迎頭攔住。
    (忽聽一聲悲嘯,那股黑煙倏地化為二,一股迎面衝來。
    (中現鳩盤婆的魔影,周身碧光亂爆,張牙舞爪,來勢如電,獰惡非常。
    (上官紅深知仇敵厲害,以為元神逃出天劫,有意拼命,心中一驚。
    (忙指金花迎上,略一疏忽,另一股黑煙已朝地底射去,已是無蹤。)
謝 瓔:紅兒不要緊張,鳩盤婆老魔雖然伏誅,原應有一化身逃走。此事愚姊妹早有安排,現已將她化身
    送往小寒山了。
易 靜:依大妹子所說,莫非老魔婆還有後患?
謝 琳:(搶著說)那倒不是,這事妳得問我。
謝 瓔:(一瞪眼道)妹子忘了師父的話了?
謝 琳:(把舌頭一伸)有妳在,我想忘也忘不了。
謝 瓔:說正經的,這兩處魔宮有不少侍者和許多被魔法禁制的生魂,雖然這類多是凶魂厲魄,在我佛法
    仍是一體超度。愚姊妹雖然帶有恩師貝葉靈符,也只能將其制住,想要感化使其歸善,仍非一日
    之功所能辦到。只得暫時收下,事完帶回山去,再作計較。
    更有鳩盤老魔殘魂也要淨化,他日才能重返正途。她因對付天劫,曾苦練祕魔元經,元神已與天
    魔合一。今九子母天魔雖除,但元神餘毒猶在,必須妥善處理。現且將這兩處魔宮封閉,以免日
    後妖邪發現,或是鐵姝回來盤踞,死灰復燃。
易 靜:這次妹子雖然大仇得報,然勞師動眾,於心難安。再說我已離山日久,實不放心。請賢姊妹與干
    家夫婦相助掃蕩魔窟,收那凶魂,我和各位師弟門人先回幻波池去。
謝 琳:(笑道)幻波池形勢雖然緊急,決能渡過,妳既心急,就先回去吧!
    
    
9**時間:接上 地點:
    (幻波池眾人自從易靜一去不歸,李英瓊人最俠義,又和易靜、癩姑情勝同胞,本就關心太切。
     
    (正談話間,回顧上官紅不在,忙即追出尋找,哪有蹤影。
    (知道此女對師忠義,一聽有難,定必不顧命趕去。
    (這一急真非小可,本來當時便要追去。
    (這時方瑛、元皓由外飛回,不等開口,便將英瓊攔住說道)
方 瑛:易師姊涉險之事,師長明示她師徒命中該有二十餘日劫難,此是易師姊成敗關頭,去必壞事。幻
    波池不久便有事情相繼發生,妳和癩師姊最關重要,一個也離開不得。
    (李英瓊近年已不似以前那等自恃輕敵,暗想幻波池根本重地,委實不能遠離,空自著急,無計
    (可施,只得隨同回洞。
    (朱文主意早已打好,本來堅執非去不可,偶一回顧,見癩姑始終微笑不語,若無其事。)
朱 文:(便問)癩姊姊怎不開口?莫非心有成竹麼?
癩 姑:(笑道)自來修道人都不免於險阻艱難,何況易師姊累世修為,今生方有成道之望。如該遭劫,
    師父怎會命她當此大任?果真遇到危險,性命關頭,她早用法牌傳聲求助了。
    (  第三一二回 靈石築 二女話玄機  小琳宮 三仙防後劫)
    
    
10**時間:幾天後 地點:
    (光陰易過,一晃七八天,毫無音信。)
朱 文:(金蟬說)易師姊現受危難,我輩同門患難至交,萬無坐視之理。即便定數難移,也應盡心。聽
    各位師長說,我們這幾個男女同門仙福均厚,又有幾件至寶奇珍,一任仇敵多麼厲害,均能自保
    。似此枯守,實非良策。
齊金蟬:姊姊說得甚是,我只要跟姊姊在一起就好。
朱 文:(笑道)我知你的心思,無非又說你我前幾世經歷的事罷了。自來一回香,二回臭,三回四回臉
    皮厚。我都早厭了,你偏說個沒完,有什意思?
齊金蟬:(笑道)姊姊哪裡知道,佳釀越陳越香呢!
朱 文:要去就多約兩個師兄妹,石生弟呢?
齊金蟬:(笑說)我這兄弟真好,以前和我一起,片刻不離。自從開讀仙示,有了名分以後,只一知我尋
    妳,他必藉故避開。
朱 文:這麼大一個人,虧你沒羞。就算你我奉命同修,終非世俗夫妻可比。沒見你除卻每日用功,老跟
    在人後頭,和影子一樣。
齊金蟬:是影子哪點不好?
朱 文:石生弟比同胞骨肉還好,不也是幾生良友?
齊金蟬:(笑道)你我前兩生分別太久,想起痛心。現已名正言順,苦盡甘來。我們又非塵世兒女,姊姊
    索性放大方些,和周師妹一樣,多麼好呢!
朱 文:(微笑道)我再要和你一樣厚臉皮,更叫人笑話了。
齊金蟬:笑笑總是好事,近日為了易師姊的事,誰也笑不出來。
朱 文:近日我才看出瓊妹表面勸住大家,內心甚是憂急,似有難言之隱。英男心直口快,和我交厚,欲
    往探詢,以定行止。
齊金蟬:(笑道)英男師妹最信瓊妹的話,倒是她那新收弟子火無害,和我很談得來。他人擅長天視地聽
    之法,必知一二。
朱 文:好極了,那我們分途行事吧!
齊金蟬:(笑答)妳我一同上去,到了靜瓊谷外,再行分手如何?
    (朱文似嗔似喜,白了金蟬一眼,便同起身。)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